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墨染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墨染,雙子座宅女一枚,喜歡看書,愛好碼字,宅居動物,喜歡安靜簡單的生活,偶爾也會人來瘋。  
         墨染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墨染,雙子座宅女一枚,喜歡看書,愛好碼字,宅居動物,喜歡安靜簡單的生活,偶爾也會人來瘋。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浪漫情話 >> 美人香(全)公子戲情系列之一

點閱次數: 3498
   美人香(全)公子戲情系列之一
編號 :001
作者 墨染
繪者
出版日 :2013/7/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她是琉玉樓首席製香師,也是西池國一等一的謫仙美人,一滴美人香曾讓河中的魚兒都迷醉了。只是她天生一副孤傲清冷的性子,日日面罩白紗,無數王孫公子慕名而來卻都難見她真容。
他是桀驁不馴,愛玩胡鬧的紈絝世子,卻不料驚鴻一瞥後,便改了心性,一顆心全撲在了她的身上。
為了北邙國的百匹良駒以及男人的好勝心,他立下賭約,哪知他還未騙到美人芳心,就輸了自己的心。夜夜只想纏著她,吃乾抹淨。
愛上了獵物,他進退兩難。
為了男人的尊嚴,他不肯認輸,卻不料心愛的她輕信了他的謊言,不僅乖乖送上門讓自己吃個夠,還背著他準備奉獻自己捨身救情郎。
真相大白,她心死情滅,竟看破紅塵,欲掛牌接客。
大庭廣眾之下竟然就薄衫輕解,玉體橫陳……

他唯有一擲千金,只想夜夜在床上守護住他的女人。
就算拋盡家財也要護住心愛的她,只是她哪裡又會讓他如願呢……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楔子
人皆道,西池國美在玉溪,玉溪城美看琉玉。
這琉玉所指不是西池皇宮的琉璃玉瓦,也不是都城玉溪的豔陽美景,而是坐落在玉溪河旁的花樓——琉玉樓。
人人都說琉玉樓的曲嬤嬤了不得,不知道從哪裡搜羅來的姑娘,一個個賽天仙般地漂亮,尤其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四大美人」更是豔壓群芳,各具風流,引得無數愛花之人,蜂擁而至,散盡千金只為能見得四美一面。
只可惜,這四大美人各有各的性子,任憑你是王孫貴胄,富甲一方,只要入不得美人的眼,連遠遠的望上一眼也是妄想。
越是得不到,便越是想念得緊。坊間關於四大美人的傳說越來越精彩,這琉玉樓四大美人的名氣也越來越大。更有風流倜儻的知名才子賦詩一首,以抒心底難以壓抑的思慕之情:
水袖輕揚遮月華,金針飛舞落蝶霞。
奇香引得池魚醉,一曲遙和仙庭花。

第一章

帝都玉溪,本已繁華至極,這日也不知為何,竟然到了掌燈時分,街道上還是熙熙攘攘。亭台樓榭上彩燈高掛,滿城街巷花紅柳綠,攤販商賈,叫賣聲喧。街道上人們三兩成群逛著夜市,道路兩旁掛滿了明晃晃的燈籠,燈火通明,好一派繁榮景色。
人群熙攘中,四位年輕的公子徐徐而來,身後沒有隨從小廝,可是舉手投足間卻自有貴公子的風流。
為首一位,一身紫衣,身材頎長,面若冠玉,眉目間透著一股英氣,卻又帶著幾分慵懶,似乎對塵世的一切都漠不關心,卻似乎又對一切都了然於心。
他身旁的一位黑壯漢子,肌膚如蜜,劍眉入鬢,雖然穿著西池國的衣衫,可是明眼人一瞧就知道他絕非西池國人。
黑漢子身後半步,是一位精壯的男子,肌膚勝雪,眉目清秀,雖然手執摺扇,可是右手的虎口處卻布了一層厚厚的老繭,一看便是習武之人,恐怕功夫還不弱。
四人當中,屬第四位公子最為俊俏,雖然他與紫衣公子眉眼中有幾分相似,可是卻自有一股風流勾人心魄。尤其是一雙丹鳳眼,顧盼流離間不知灑下多少柔情。一路行來,四人身後的女子越來越多,倒是有一大半是衝著他來的。
俊俏公子倒也不在意,一路侃侃而談,向三位兄長介紹著這街上的美景。
許是周圍的脂粉香氣太過刺鼻,黑壯漢子一連打了幾個噴嚏,有些不滿地揉了揉鼻子,「我說恒世子,玉溪城難道夜夜都如此熱鬧嗎?」他第一次來玉溪便見到如此繁華的夜市,不免有些好奇。
手執摺扇的公子搖了搖頭,「想我三年前離開西池時,卻也沒有這般熱鬧。」
紫衣男子微微一笑,神色間頗有自豪之色。
俊俏公子沒有看到紫衣男子的神色,只是哈哈一笑,「難道幾位兄長沒有發現,這街道上女子多,男子少嗎?」
紫衣公子微皺眉頭,摺扇公子略一思索,手腕一翻,摺扇輕輕地打在了自己的頭上,「莫非是一年一度的琉玉盛會。」
「哈哈,想不到楚兄身在邊關,對都城煙花之地也瞭解的這般清楚。」
楚梵天臉上一紅,手上的摺扇搧得倒是快了許多,「也不是,只是聽人說起琉玉樓四大美人的名號,尤其是月柔姑娘的舞姿簡直驚為天人。只是,這幾位姑娘平日輕易不見人,只有一年一次的琉玉盛會才能同時看到四位美人,故每次盛會都是人山人海,一票難求。」
「四大美人?」黑壯漢子眨了眨眼睛,「莫非是古人說的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四大美人不成。」
「哈哈,肅漠王子,別說,您還真說對了。不過琉玉樓裏的四大美人可不是僅有美貌,這歌舞琴技可是各具特色,而且性子孤傲得很,跟一般的花樓女子可不一樣。」一提到美人,南宮恒的話,不由地便多了起來。
「怎麼,恒弟是常客?」紫衣公子終於開了口。
「別別,九哥,您可別亂說。我可就偷偷溜進去瞧了一次,我爹的脾氣,您還不知道嗎。」南宮恒話一出口,其他人不由地都笑了起來。
「好,那今夜咱們便去湊個熱鬧,也算好好招待一下遠道而來的肅漠王子。」
既然連九皇子南宮寂都開了口,其他人自然樂意前往了。南宮恒也不知用了什麼法子,居然不出片刻,便弄到了琉玉樓裏最好的位置。
四個人在琉玉樓保鏢的護送下,穿過了門口的人海,大搖大擺地走上了二樓正中央的雅席。
琉玉樓依玉溪河而建,推開窗子便能看到波光粼粼的河水,微風吹過,淡淡的荷花香氣便飄蕩在鼻端,樓中掛著五顏六色的薄紗隨風輕舞,宛若一層層花海漣漪。
南宮恒四人是最後到場的客人,見廳裏已經擠得連蚊子都飛不進來了,琉玉樓的曲嬤嬤一揮紅帕子,琉玉樓四扇雕花朱門便「哐啷」一聲關上了。
與此同時,大廳裏的燈光瞬間全都熄滅了,正中央的舞台上一片黑暗,周圍靜悄悄的沒有任何聲響,眾人都屏氣凝神,等候著四大美人的出現。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待南宮恒僅存的一點耐心就要被耗光時,一抹淡淡的聲音輕輕柔柔地響起,彷彿雪白的宣紙上,一滴朱墨滴落,漸漸地渲染開去,最後竟然彌漫了整個世界。
原本一直掛著漫不經心笑容的南宮寂,此刻渾身猛然一震。他素來愛這鸝音婉轉,在宮中時,也常常聽父皇御用的伶官唱曲,他從前以為自己已經聽到了最美的歌聲,可是如今卻才知曉什麼叫做天籟之音。歌聲時遠時近,起伏婉轉,宛若一抔清泉,滌蕩去心中的紅塵煩憂,整個人、整顆心似乎在一瞬間忘卻了一切,彷彿天地都已消失,唯留下這輕揚優雅之音。
眾人還沉浸在仙音中時,一聲清脆的琴音響起,舞台上出現了一絲光亮,可是空見一張古琴,卻不見佳人。又是一聲琴響伴著歌聲婉轉,卻只見金光一閃,仍不見佳人面。
肅漠王子不由地好奇起來,他雖然在偏遠的北邙,可是卻素愛音律,尤其喜歡古琴。雖然僅聽了兩聲琴音,可是他卻百分百地肯定,這位琴師絕非一般人。
燭光下,古琴上金光忽明忽暗,宛如圍繞著螢火蟲一般,琴音驟急,歌聲越發嘹亮,又一個高聲喝唱之後,一道身影從天而降,舞台上忽然燈火通明,掛在半空中的大紅燈籠齊齊點燃,將舞台上下籠罩在一片嫣紅之中。
「月柔,是月柔姑娘。」人群中一聲驚喜的尖叫。
人們這才發現那團嫣紅中的一抹俏麗的身影。只見她曼舞輕揚,一副水袖在她手中宛若被賦予了靈魂一般,時而嬌豔如花,時而婉轉婀娜。月柔的臉上洋溢著溫婉的笑容,那笑意隨著她的舞姿,沁入每個人的心頭,隨之蕩漾。她柔弱無骨的身子,不知道引得場內多少人想入非非,連素有定力的楚梵天,都有些把持不住,不斷地灌著茶水。
當眾人都被月柔的舞姿所吸引時,燈光忽然間又暗了,這一次熄滅的不僅是舞台上的燈火,連台下的和二樓雅座上的所有燭火都統統熄滅了。
「怎麼回事,曲嬤嬤,怎麼這快就結束了。」驚慌的聲音一個壓著一個,生怕這場盛宴就這般結束了。
可是還沒有等到曲嬤嬤回答,一陣香氣迎面撲來,清雅的蓮香過後,便是濃郁的百花香氣,大廳裏亮起點點星光,南宮恒幾人驚訝地發現,自己桌上空著的瓷瓶裏一瞬間盛開了許多鮮花。
一時間廳內香氣四溢,灼灼其華。濃郁的花香撩撥著每個人的心弦。燈火漸明,一個蒙著面紗的白衣女子手扯紅綢,從天而降,身後彩蝶紛飛,落在她的素白衣裳上,宛若一身靈動的雲裳。
「是綺香,聽說她製的美人香,曾經讓玉溪河裏魚兒都迷醉不醒。」楚梵天驚呼道,「果然是琉玉樓第一製香師,真是技藝非凡。」
「哼,她遮著面紗,肯定是奇醜無比。」南宮恒雖然驚嘆於綺香的高超製香術,可是卻依舊不肯稱讚一聲。
「聽說綺香性子孤傲,之前尚書獨子帶著絕世珍寶求見,都被她拒之門外呢。」南宮寂一向不關心這些坊間謠傳,也只有楚梵天能講自己所聽所聞講給大家聽聽。
「那又有什麼,不過是妓子的雕蟲小技,以退為進罷了。」
南宮恒這句話故意說得很大聲,眾人正沉醉在香氣中,安靜的大廳裏,他的話格外刺耳。
台上的綺香抬頭輕輕地看了一眼南宮恒。突然,衣袖一收,彩蝶紛紛飛出窗外,百花香氣漸漸散去,留下的淡淡清香,猶如雨後春筍般沁人心脾。
廳內的燭火漸漸亮起,一片通明。
沉寂了許久的琴聲此刻才又響起,只見一位俊俏的男子手舞著金針銀絲,以針為指,撥弄著琴弦,三位美人緩步走到台前,又合作一曲。
「想不到,這四大美人裏,居然有一名男子。」肅漠沒想到這落雁美人居然是一位公子,更想不到他竟然能以針代指,將古琴彈奏的出神入化。不過,許多花樓裏也會有一兩個男倌,供一些有龍陽之好的客人戲耍,但是如此清秀的男倌,肅漠倒是頭一回見。
「果然都是美人。」南宮寂點了點頭,「只是,這綺香似乎真的如梵天所言,冷清得很,到現在都不肯揭下面紗。」廳內已經有無數人叫嚷著,想要一睹芳容,可是綺香卻偏偏跟沒聽到一般,無動於衷。
幸好有曲嬤嬤在,讓羽瑤再吟一曲,才撫慰了眾人。
「倒是有趣。」肅漠王子摸了摸下巴,突然起了玩心,「九殿下,不如咱們打個賭如何。」
「哦?王子請說。」
「我以北邙百匹良駒為賭資,若殿下三人中如有人能俘獲這冷美人的芳心,我便雙手奉上。九皇子意下如何?」北邙部落的馬匹乃是難得的良駒,就算兩國素來交好,每年北邙也不過只賣給西池國五十匹罷了。
南宮寂自然知道這裏的好處,可是他一向不涉足風月,對這等遊戲也沒有興趣。不過,南宮寂倒也不小氣,頃刻間便加注了五百兩黃金,「怎麼樣,恒弟,梵天,不如你們二人試試?」
楚梵天的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一般,「九殿下,您就別拿我尋開心了,我一個帶兵打仗的粗人,怎麼懂得這些呢。」
「得了吧,玉面將軍,誰不知道你可是無數大家閨秀所期盼的如意郎君啊。我看呀,你就是怕左丞相家的千金找上門來吧。」左丞相與楚老將軍早有結成兒女親家的意思,故而南宮恒便拿楚梵天打趣起來。
「既然二位哥哥都如此謙虛,那不如就讓小弟獻醜了吧。若是小弟真的奪得美人心,還望哥哥們不要食言哦。」
不過是一位花樓裏的雅妓,他南宮恒可是風流倜儻的恒世子,怎麼會怕。
「好,那是自然,那我們就等著恒世子的佳音嘍。咱們一月為限。」楚梵天伸出手掌,四人擊掌盟約。
二樓雅座上傳來的笑聲,讓舞台上的綺香再一次看了過來,正對上南宮恒黑漆漆的眸子,她只覺得那雙眸子彷彿一潭秋水,深沉又隱藏著可怕的漩渦,似乎下一刻就要將她吞沒了。她急忙收回目光,隨著姐妹們一起謝幕。
雅座上,南宮恒緩緩站起身來,邪魅一笑,「今日就讓三位哥哥先看看彩頭吧。」
說著,他掠起衣擺,足尖輕點,從二樓飛身而下,宛若一隻覓食的雄鷹,直奔獵物。
琉玉樓內一片驚叫,台上的幾位也嚇呆了。
南宮恒足下用力,幾個翻身就落到了綺香面前,還未等綺香反應過來,她面上的白紗已經落在了南宮恒的手中。
「哇!」大廳內齊刷刷的一聲驚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沒想到,雪白的面紗下,竟然是一張傾國傾城的嬌容。
原本,眾人一直以為,月柔便是四美中最漂亮的人兒,可是卻不料這綺香竟然比月柔還美上十倍,與她一比,其餘三位佳人只能說是容貌出眾罷了。
近在咫尺的南宮恒也不由地看傻眼了,他想到綺香可能會是個美人,卻沒想到居然美得如此「離譜」。
「放肆。」綺香梨花般的面龐泛起了嫣紅,她抬起素白的手掌打向南宮恒,卻不料手還未到身邊,便被南宮恒一把抓住了。
「真香呀。」南宮恒低頭嗅了嗅,鼻尖險些便蹭到了綺香的柔荑。
「放開。」一抹金光,毓秀手中的金針飛出,險些刺到南宮恒。綺香趁機一轉身,躲到了毓秀的身後。
「哎呦呦,這位爺,您怎麼下來了,這,這不合規矩呀。」曲嬤嬤三步並成兩步登上台來,眼神一瞟,暗示四人趕快下台。
「慢著。」南宮恒一個轉身便擋住了四人的去路。
「這位公子,這是做什麼。」月柔笑吟吟的說著,可是眼神裏分明也有幾分不悅。
「在下唐突,只是想將這面紗還給綺香姑娘。」南宮恒側身而立,修長的手將面紗遞到了綺香面前,「在下一時被姑娘身上的香氣所吸引,失了分寸,還請姑娘見諒。」
他話語中隱有調戲之意,大廳內響起了笑聲,綺香怒瞪著杏眸,恨不得下一刻就將他生吞活剝一般。
「噢,是在下口誤,應該是姑娘製的香。」南宮恒收斂了玩世不恭的姿態,認真地說著。
這種冷傲的姑娘只可智取,不可強奪。南宮恒自認為自己認真起來,還是能迷惑不少美人心的。
「哼。」綺香冷哼一聲,不願與他多做糾纏,她一把奪過面紗帶上。她從小便不喜歡別人看她的那種赤裸裸的眼神,故而一直帶著面紗,如今這是第一次再眾人面前露出真面目,她豈能不惱。
隨著綺香的動作,一股幽香便飄蕩了出來,南宮恒微閉雙目,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好香……」
也不知道,他是說綺香好香,還是綺香製的香好香。
待他再睜開雙眼時,四位佳人已經走遠了,他貪婪地嗅著鼻子,極力捕捉空氣中殘留的那抹幽香,他從未聞過如此沁人心脾的味道,似乎連心跳都漏了一拍。
「果然是個妙人……妳,定是我的了。」
南宮恒揚起嘴角,那燦爛的笑不知道醉倒了樓裏多少的姑娘。

琉玉盛會後,琉玉樓的招牌更亮,名頭更響了,綺香儼然成為了四大美人之首,慕名而來的客人們,差一點就把琉玉樓的門給擠破了。每天被曲嬤嬤小心翼翼哄走的客人,就不下百人,門廳外堆得白花花的銀子更是數不勝數。
曲嬤嬤每日被一群大爺包圍著,簡直頭疼欲裂。
「各位大爺,各位大爺們,我再說一次,綺香只是琉玉樓的製香師,不見客。」曲嬤嬤被圍在人群中,不得動彈。
「都是琉玉樓的人,見不見還不是妳曲嬤嬤說了算。曲嬤嬤,我願出一百兩銀子,只求見綺香姑娘一面。」
「我二百兩……」
「三百兩……」
曲嬤嬤還未表態,按耐不住的男人們已經爭相喊起了價來。
坐在大廳中央的南宮恒,緩緩地喝著茶,面帶微笑,一雙眸子輕睇了一眼放在桌上的三個錦盒。
曲嬤嬤眼尖,以為南宮恒在笑話她,心中也有些氣悶。若不是這個不知哪裡冒出來的小子無禮地扯下綺香的面紗,又怎麼會有今日的亂子。
「喲,這不是恒公子嗎。」南宮恒刻意隱瞞自己的身份,所以曲嬤嬤也只知道他姓南,單名一個恒字。
「是啊,我來等綺香姑娘。」南宮恒淡淡一笑。雖然他也在人群裏看到了幾位熟悉的官員和世家公子,可是那些人也知道他的脾氣,若他不說,那些人是斷斷不敢主動說出他的身份來的。若是被家裏的父親大人知道他來了琉玉樓,估計還不得氣死。
「聽見了嘛,聽見了嘛,這恒公子已經在這裏等了三日,排了頭一號。若是恒公子見不到我們綺香,你們都得在後面排著,這可是咱們琉玉樓的規矩。」曲嬤嬤揚著手裏的紅帕子,一臉的無奈。
人群中爆發出不甘的聲音,「曲嬤嬤,我可以多出些銀兩,只求見綺香姑娘一面。」
「是啊,聽聞綺香姑娘會製香,我是特意來求綺香姑娘賜香的。」為了見朝思暮想的美人一面,已經有人開始說謊話了。
「哎呀,我們綺香除了給樓裏的姑娘製香,外人的生意可是一概不接的呀。更何況,咱們恒公子也出了不少銀兩呀,是吧,恒公子。」曲嬤嬤一臉壞笑。
南宮恒似乎早已料到,他一伸手便從衣袖裏拿出一疊銀票,「白銀一千兩,不知道曲嬤嬤覺得夠不夠。」
「一千兩!」人群中譁然一片。
琉玉樓四大美人可是個個賣藝不賣身,你若是想聽聽曲,看看舞都可以,但你若是想找麻煩,那對不起,不光是曲嬤嬤不答應,光是玉溪城裏四大美人的愛慕者就能把你打扁了扔到玉溪河裏。可饒是如此,作為琉玉樓頭牌舞伶,身價最高的月柔已經破天荒的達到了五百兩,沒想到,綺香這次的價碼竟然整整超過了月柔的一倍。
一直在二樓看戲的毓秀,撇了撇嘴,看來這次曲嬤嬤又要樂開花了。
果然,曲嬤嬤笑得花枝亂顫。她忙伸手將南宮恒手裏的銀票拿了過來。說來也怪,曲嬤嬤別看已經快四十歲了,可是一雙手卻還是白嫩的如同二十歲的姑娘般,由此可見,琉玉樓果然名不虛傳呀。
「好說好說。」曲嬤嬤用她的小手捏了捏銀票,嗯,果然夠厚。
「這樣說來,我可以去見綺香姑娘了?」南宮恒理了理衣袖。
「額,這個嘛,我,我要去問問綺香的意思,恒公子也知道,咱們琉玉樓的姑娘脾氣都大得很,我這個嬤嬤也管不了呀。」脾氣大的也就是四大美人了,其他的姑娘還是很聽話的。不過,這可是被她曲嬤嬤慣出來的。
南宮恒自然明白這其中奧秘,只是他也不願揭破,「那就有勞嬤嬤了。」
「好說好說。」曲嬤嬤揣了銀票起身就往後院走。四大美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樓,就在琉玉樓的後院內。
可是曲嬤嬤還沒走幾步,一個小丫頭便快步走了進來,手裏還拿著一張紙箋。
「嬤嬤,我們姑娘說了,誰都不見。」果然是綺香的小丫頭,年紀雖小,可是說起話來還是一樣的傲氣。
「啊,可是靈兒,這……」曲嬤嬤掂了掂袖子裏的銀票,還真有點捨不得。
那小丫頭似乎看穿了曲嬤嬤的心思,小手一伸,將那張紙箋塞到了曲嬤嬤手中,「我們姑娘說了,這張紙上寫著驅蚊的方子,按照方子製出來的香料肯定比外面賣的蚊香要好上許多,不僅香氣醉人,而且可以做成香囊放在身上,保管蚊子近身不得。這張方子拿出去,想必還是能賣的上一千兩的。」靈兒邊說著邊瞪了南宮恒一眼,似乎這個討厭的人給她家姑娘惹了多大的麻煩一般。
「哦,好,好。」不用退銀子是最好的,至於南宮恒拿到這方子能不能製出一模一樣的香料來,那可就不是她曲嬤嬤可以管的事情了。
曲嬤嬤將方子往南宮恒手裏一塞,樂呵呵地下了逐客令,「恒公子,你看我們綺香也說得很清楚了,不如恒公子這就回去吧,若是哪天綺香身子好了,想見恒公子,我再派人去請您。」
南宮恒拿起薄薄的紙箋,放在鼻端一嗅,滿臉的陶醉,「果然好香……也罷,既然綺香姑娘不想見我,我這就離開了,反正我還有要事要做。」
南宮恒轉身一走,身後自有一個青衣小廝從角落裏出來,將桌子上的三個錦盒拎好跟了上去。
其他人見南宮恒都走了,又自覺沒戲,自然而然也就散了。
可是他們哪裡知道,這南宮恒前腳離開了琉玉樓,轉身又偷偷地從小門進了琉玉樓的後院。
有錢能使鬼推磨,又怎麼能打不開區區一道後門呢。
穿過小湖泊上的九曲廊橋,越過柳樹依依的花叢,就看到了一座靜雅的院子,四座小樓遙遙相望,看著親近,可實際上卻隔有一段距離。
四座小樓外觀看起來一致,一時間根本看不出哪一個小樓才是綺香的閨樓。
南宮恒雙眸微瞇,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如玉般的臉龐泛起了淡淡的笑容。他伸手拿過小廝手裏的錦盒,揮揮手,便讓小廝先行離開,自己則朝著離湖邊最近的小樓走去。
細細一瞧,湖邊垂柳上,果真落了許多蝴蝶。
「果然好香……」南宮恒再一次聞了聞手中的紙箋,足下用力,朝著二樓的窗子飛奔而去。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