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薰衣草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從小就愛文字,愛看書,直到自己也走上了言情創作之路。希望自己越寫越進步,也希望可以帶給大家一場又一場動心的愛情故事~~

 
         薰衣草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從小就愛文字,愛看書,直到自己也走上了言情創作之路。希望自己越寫越進步,也希望可以帶給大家一場又一場動心的愛情故事~~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浪漫情話 >> 惹火嬌妻

點閱次數: 3438
   惹火嬌妻
編號 :002
作者 薰衣草
繪者
出版日 :2013/7/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作為香水業的大亨,北冥震是一個比女人更瞭解香水和欲望的男人
他利用香水來操控女人的心,每每看見女人為他的香水而瘋狂,眼裏只有嘲諷。
當慕容凌以意外的方式出現在他面前,他立刻被她倔強的性格所吸引。
只是心在逐漸沉淪的時候,她身份竟然是如此驚人,她待在他的身邊也是別有用心。
說不清是愛,還是恨!
北冥震將她困在房內,日夜糾纏在床上。
身體上的癡迷,言語裏的譏諷,是愛恨交織的糾結,也是對心愛女人的報復。
日以繼夜的愛慾,只為能夠聽到慕容凌那一聲最真實的告白。

可是,倔強的人不只有他一個人而已,這該死的女人,寧可被誤會,卻什麼也不說。
最後,當真相擺在面前,心愛的女人,已經遠走他鄉,帶球偷偷跑掉。
「女人,妳是我的,怎麼可以帶球落跑?」
北冥震展開全球追捕,只為尋得內心的女人香,只為再續那令人無法忘懷的情緣。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高雄市的機場門口,黑色的法拉利正在等它重要的主人。
隨著期待中的飛機落地,北冥震邁著優雅的步伐,從梯子上慢慢走下。
雙眼如寒星,貌如邪魅的魔王撒旦,身穿剪裁完美的墨黑色西服,每一處都散發著致命的誘惑,王者的霸氣。
「總裁……」為首的黑衣人,對著北冥震彎下腰,身後的跟班也一個個彎下身子。
不理會面前的這幫人,北冥震來到座駕的旁邊,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他一直喜歡獨來獨往,不喜歡身邊有任何人在。
「轟」的一聲,強力的馬達聲在四周響起,車子便隨著聲音的出現,離開機場門口,也開啟他在台北生活的日子。
※※※
「最新消息,台灣香水大亨,全亞洲最帥氣的黃金單身漢北冥震,今日搭機回國。這次,他帶來最新的產品,夢幻般的維多利亞。據說,該產品配方十分神秘,未上市就已經以每毫升三十萬美金的價格,被各個社交名媛,名門望族影視明星所購買……」
車內的車載收音機,正放著跟他有關的消息。
聽到這,北冥震冷冷一笑。
從他的父輩開始,整個台灣香水行業就已經被他們北冥家族所壟斷。到了他這一輩,更是成功走上世界級的殿堂。
與許多家世界有名的香水製造公司達成合約,在提供香料和互相合作上,取得更大更多的利益。
正當北冥震洋洋得意的時候,一個黑色的影子忽然出現在車頭的前方。
「吱……」的一聲,車子雖然被緊急停下,但是還是撞到了忽然出現的人。
「該死。」低低的咒罵一聲,北冥震打開車門,黑著面孔走下車子。
慕容凌右手抵在車頭的位置,眼中閃過晶亮的目光,聽見身旁逐漸靠近的腳步聲,突然就哎呦呦的叫出聲來。
「不長眼睛……哎呀疼死我了……」慕容凌哀嘆的也如林黛玉一樣,嬌滴滴的讓男人見了好不捨得。
然而,北冥震可不是一般的男人。見到慕容凌躺在車頭前,首先做的不是將她扶起來,而是皺了皺眉頭,重新回到車內。
慕容凌見到北冥震的舉動,心裏有些驚訝。
糟糕,不是想要從我身上開過去吧!
「啪……」的一聲,一疊疊鈔票從她的頭頂砸下。
「這些錢給妳,趕快滾開。」北冥震不客氣的說道。
慕容凌原本在心裏已經預見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因為當初雇主給她資料的時候,上面清清楚楚的寫了這個人的性格。霸道,冷酷,目中無人,特別是對女人。
然而,卻是這樣的人,居然研製出全台灣乃至全世界女人都迷戀的香氛,結果不禁令人唏噓。
「喂,說話客氣些。是你撞到我了,還這麼大言不慚。」慕容凌沒好氣的瞪著北冥震,見到他目光裏的不屑頓時就怒火中燒起來。
掙扎得從地上站起來,瞪著水亮的美目,來到北冥震的面前。
「你,不要看不起別人。混蛋……」忍不住內心想要咒罵的欲望,慕容凌還是說出了口。
以為北冥震會生氣,然後就可以找到機會下手,將需要的東西偷來,但是面前的他只是冷冷一笑。
「你笑什麼?」瞪著北冥震,見到他伸手掏兜的動作,眼神又暗了幾分。
「拿去,低賤的女人。」十分不客氣的說道。北冥震從兜內拿出一張無密碼的信用卡,裏面可有五百萬的新台幣。
慕容凌呆愣的站在原地,看著黑色的法拉利從身邊呼嘯而過,看著北冥震帶著不屑厭惡的目光,消失在視線裏。
拳頭,緊緊的捏在身體的兩側。
「好樣的北冥震,我就是不要錢完成這項任務,也要將你的混蛋自尊打壓在沙灘上。」對著已經消失的車子大聲喊道。慕容凌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朝著道路的另一方,快步離開。
今天發生的事情,沒有任何人知道。除了蔚藍的天空……

只是,當蔚藍的天空,漸漸被黑色的夜幕取代,漫天的星光掛滿漆黑的任何角落裏,城市的每一處,也與天空交相輝映起來,披上奢靡的華燈。
高雄市最大的夜店,此刻也開始正式營業。
身穿暴露服飾的服務小姐,手中拖著銀色的盤子,裏面放了幾杯顏色鮮豔的雞尾酒,晃著性感的身子,路過一個個神色猥瑣又裝正經的人們身邊。
慕容凌看著屋子正中間的閃亮水晶燈,臉上露出哀嘆的表情。
「哎,妹妹身體不好,單靠那些賞金,沒辦法維持她在醫院的治療費。」慕容凌陷入回憶,早早失去父母的她們,一直都是相互依靠的生活著。然而,妹妹慕容幽卻在幾年前被查出得了白血病。
這個病,非但難治,而且治療費用也很昂貴。
所以,她不惜走上商業間諜這條道路,時而她是清純可人的公司小妹,時而她是幹練優雅的女強人,時而是外表嬌豔的女秘書……
但是不管身份是什麼,她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為給錢的雇主,偷得他們需要的東西。
最近任務比較少,為了一筆昂貴的透析治療費用,她接了商界歷史上最難,最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偷得夢幻般的維多利亞。
「哎……」想到這,慕容凌又嘆息一聲。北冥震的性格,簡直就是宇宙級的災難。
「小凌,快……這邊要酒。」不遠處的媽媽桑,對著一身白衣的慕容凌喊道。
這個女孩是她在三年前遇見的,她與妹妹投親無門,最後就硬著頭皮來她這裏幫忙。好在,這個叫慕容凌的丫頭十分勤快,她也沒有為難她,只讓其送送酒而已。
可是,慕容凌的容貌,終究令男人垂涎欲滴,想到她的未來,自己也忍不住在心裏嘆息。
「媽媽,給。」慕容凌甜甜一笑,將盤子裏的酒放在桌子上。
「喲,陳媽媽,這姑娘誰啊?一直藏著不讓我們見,是不是……」男人吸了一口雪茄,眼裏猥瑣的目光,從上到下的審視著慕容凌,最後將目光定在她高聳的渾圓上。
慕容凌忍著想要打他的欲望,微笑的看著被叫做陳媽的媽媽桑。
「媽媽,沒事我就下去了。」轉身想要離開,但是身後一陣讓人噁心的風飄過,慕容凌機敏的跳過襲來的肥胖身體,一雙眼裏閃過陰寒的目光。
不遠處黑暗的角落裏,帶著冷笑的魅惑男子,舉著手中閃著金光的酒杯,看著這裏的一舉一動。
「果然是個伶俐的美人。陳媽媽開價,這個女人,我要了。」男子擦了擦手掌,暗紫色的舌頭滑過肥厚的雙唇。
「抱歉啊!劉少爺,這個女孩不是我們這裏的。」陳媽不想慕容凌被這個花心大少欺負,出聲替她解圍。
「啪……」的一聲,鮮紅的五指印開在陳媽右邊的臉頰上。
「混蛋,我管她是不是妳們的人。我跟妳要,是給妳面子。只要本少爺想碰的女人,沒有一個能逃開我的手掌心。」劉少爺噴著口水對陳媽喊道。他看上的人兒,怎麼可能會被輕易的丟掉。
慕容凌白天受到北冥震的羞辱,現在又被這個叫劉大少的男人欺負,心裏十分惱火。如果不是為了陳媽,她可能就讓面前的人好看。
剛才還在樂曲鼓動,人聲鼎沸的大廳內,頓時就安靜下來。沒有人替慕容凌出頭,畢竟這個叫劉大少的男人,經常出入聲色場所,家裏也十分殷實。而這個叫慕容凌的女孩,只是這裏的送酒小妹。
「我的小可愛,怎麼跑了!」北冥震拿著酒杯靠近慕容凌,右手則扭過她雪白的玉頸,落下帶著酒香的唇。
慕容凌還來不及反應,雙唇就被覆蓋住了。
柔軟的舌,挑開光滑雪白的貝齒,勾纏住有些僵硬麻木的丁香軟糯。
這是什麼情況?
慕容凌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前的人就是白天讓她十分生氣北冥震。而這個目中無人的男人,現在居然在吻她。
「混蛋,妳是誰?」劉大少見到心儀的美人,被別的男人擁吻著,憤怒的大吼一聲。
「啵。」的一聲,北冥震鬆開臉色潮紅的慕容凌,眼裏閃過戲謔的意味。
「呵,妳又是什麼人?」放下手中的酒杯,不顧慕容凌的反對,摟著她纖細的腰肢,目露不屑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什麼人?我是本市劉氏海運企業的老總的兒子,劉一君。」劉一君得意的說著。只是耳邊忽然傳來陣陣的笑聲,正想發怒的四下尋找,卻見到笑著的人,就是面前的男人。
「我當是誰,一個暴發戶,有什麼好炫耀的?」北冥震冷聲說道。十分不把面前的劉一君放在眼裏。
「你說什麼?」劉一君生氣極了。從他步入高雄市各個夜店以來,還沒有人敢這麼跟他說話。有誰不會給他老爸面子。
「我說什麼難道你聽不明白嗎?小暴發戶……」冷笑著轉身,北冥震摟著慕容凌向自己的包間走去。
慕容凌忍下內心的好奇與憤怒,覺得這是個完成任務的好機會,但是心裏也清楚的知道,北冥震不是好惹的人,所以她安靜的跟在他的身旁。
「給我站住。」忽然腳步聲密集起來,慕容凌餘光瞥見身後的人多了起來。
劉一君得意的看著面前想要離開的兩人,只要他們動一動,手下的人就會衝過去。
「什麼事,暴發戶?」北冥震回過身,眼中閃過暗夜之主的光芒。頓時剛才還靠近的一群人,慢慢的退後了腳步。
慕容凌發覺北冥震身上確實有一種讓人懼怕的氣勢,彷彿在他的周圍有無數的黑色氣體,保護著他……
「你……你想怎麼樣?把女人留下,我就饒了你。」想著能跟自己叫囂的人,來路也一定也不小,劉一君吞嚥下口水,忍著身上的寒意慢慢說道。
「留下?這是我的寵物,怎麼是你的呢?」摟緊身旁的慕容凌,她身上的柔軟和帶著香味的髮絲,讓身下的火熱有些不受控制的跳動。
該死,這女人是妖精嗎?在心裏感嘆道。北冥震忽然見到面前的人似乎有些動作要做……
「老闆……」比面前的人更多的黑衣人出現在大廳內,剛才已經安靜的四周,瞬間又爆發出一陣陣驚訝的聲音。
慕容凌當然知道北冥震的身份,所以見到這樣的場面,還算鎮定。
劉一君卻被面前的景象嚇得有些站不住腳了,額頭上泛出大量的汗珠。明明是涼爽的室內,他卻覺得身處在火熱的地方,只想快些逃離。
「怎麼,還要她嗎?」唇邊再次滑過慕容凌的髮絲,北冥震邪魅一笑。
「不不不……您的,您的……」劉一君現在可顧不及什麼面子了,只想快些離開。趁著大家吃驚的時候,就帶著一群人跑開了。
多金的男人,總會吸引女人的目光。
跟著北冥震來到包間,慕容凌已經被後面跟上來的各色女人,擠到小小的角落裏。
北冥震也彷彿不理會她的樣子,明明剛才還仗義相救的模樣,現在就露出不屑的表情,伸手摟著各色女人,在她們凹凸有致的身子上,來回撫摸著。
「切……」小聲的鄙夷道。慕容凌想著離開,但是剛走到門口,身後讓她惱火的聲音,就蓋過屋內嬌媚的發嗲聲,出現在耳畔邊。
「怎麼,利用完我,就走了?」
慕容凌停下腳步,不懂北冥震這話是怎麼來的。
「先生,我沒有利用你。」初吻被北冥震奪走,她還沒有發話,而這個該死的男人,竟然就先發出質問了。
「是嗎?利用沒利用,眾人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不過,女人妳的味道很好,要不要考慮陪陪我?」
慕容凌聽見北冥震羞辱人的話,頓時就想到白天被撞的事情。
雖然那場車禍是她計畫好的,但是北冥震的性格卻是計畫之外的。
「不了,先生。這裏的女人很多,總有適合你的。」伸手握住門把手,不管她怎麼使勁,面前的門就是打不開。
抬起頭,一隻寬大的手掌出現在頭頂的位置。
北冥震帶著好奇的心裏看著身前的小個女子。在他的印象中,任何女人都沒有辦法逃開他的誘惑。要錢有錢,要長相有長相的他,什麼時候竟然被一個女人,如此不屑一顧。
「哦!我非得想要妳呢?」右手摟住慕容凌纖細的腰肢,北冥震無法控制身體內的悸動,下身一熱,竟然情不自禁的靠近,陷入誘惑的溝痕間。
身後被一個堅硬物體所頂著,慕容凌頓時一羞。以前她化作嬌媚小秘書,這類的事情,還是知道的。所以當北冥震也對她做了這樣的舉動,心裏居然有失落的感覺。
「收起你那一套。」撞開身後的北冥震,慕容凌只想離開。忽然想起兜內還放著今天北冥震甩給她的錢和信用卡,頓時臉上閃過一絲冷笑。
「對了,有個東西忘記給你了。」慕容凌掏出兜內的金錢和信用卡,撒向身後的北冥震的方向。
頓時還在後座看著這裏情況的女人們,大叫著跑到北冥震的身後,全然沒有淑女形象,一個個撿著地上的錢。
慕容凌推開包房門走了出去,她的臉上是淡淡的憂傷。
「女人,就算再嬌美如花,也沒有辦法逃開金錢的誘惑。」慕容凌有些肉痛,本來她是想用這筆錢,給妹妹用了。但是現在,卻因為她的尊嚴,棄妹妹於不顧。
「哎,我真混蛋。」拍了拍腦袋,慕容凌走到門口,忽然面前就多了一幫黑衣人。
「小姐,請跟我們走一趟。」
慕容凌看著面前的一群黑衣人,他們的身上全部穿著阿瑪尼今年最新的入夏裝束。本來她是看不出這群人,是誰的下屬,卻聞到他們的身上,有一種若隱若現的香水味道。頓時,就明白了。
為了慕容幽的醫藥費,她已經因為自私的想法錯過一次機會,現在,她絕對不能放過第二次的機會。
「哎,我一個小女子是打不過你們的,走就走。」隨著他們上了車子,漆黑的夜色中,她沒有辦法看見這裏是哪裡。
但是她卻在路燈的指引下,來到本市最豪華的富人區。
「小姐,請下車。」黑衣人十分尊敬的打開車門,將慕容凌從車上帶下。
慕容凌看著眼前一棟外表豪華卻又顯得沉靜的別墅,心裏有些發怵。
這裏,真的是北冥震的宅邸?但是資料上顯示,他並不是住這裏的啊!
既來之則安之,壓了壓有些慌亂的心情,抬起腳就向屋內走去。
「妳來了!」北冥震看著慕容凌,眼裏閃出玩味的目光。
慕容凌見到是北冥震,心裏頓時噓了一口氣。剛才還以為是那個該死的劉一君,現在見到他,心裏不免還有些欣喜。
「找我有什麼事情?」故作不喜的問道。慕容凌看了一眼屋內的四周環境。
畢卡索的名畫掛在牆面上,還有梵古的名畫,每一幅都是價值連城珍世名作。可惜……別的東西她都看不懂,除了這些畫作。
「在看什麼?」見到慕容凌發呆的模樣,北冥震靠近她的身體。剛剛才洗過澡的他,身上帶著淡淡的沐浴香波味道。微濕的髮絲,俏皮的在空氣中,隨著呼吸抖動著。
「沒什麼。」慕容凌轉過身,忽然撞到北冥震的身上。剛想離開,身體就被困在他火熱的懷抱中。
「你要做什麼?」想要逃開這禁錮的懷抱,但是北冥震似乎很不悅的模樣,雙手死勁的困住了她的身體。
「做什麼?妳做這麼多,不就是為了吸引我的目光,現在我給妳這個機會,只要妳乖乖的躺在床上。」伸手挑起慕容凌的髮絲,北冥震雙眸裏全是濃濃的欲火。
慕容凌本想給北冥震一個面子,也想為這次的任務留一個緩和的餘地。但是北冥震的這些豪言壯語,著實讓她的心裏竄出更多的怒火。
「先生,請你不要用自己的思想,來評價別人。」冷聲說道。慕容凌已經感覺自己的怒火就快爆發出來了。
「是嗎?那妳怎麼又在車禍後,出現在夜總會?」
「那是因為我在那裏打工。你以為我是為了見你?」慕容凌在原地跺了跺腳,墨黑的頭髮因為身體的動作,在空中俏皮的跳起。
「我們根本就不認識,你也不知道我的名字,難道對於陌生人……」
北冥震還不等她說完,就伸手捏住她的腰肢。
「只有陌生人,才夠刺激。妳也會得到,想要的東西。」吻住慕容凌還在噴著怒火的唇。北冥震感覺到柔軟在口唇間化開,手也忍不住內心的欲望,來到豐滿的胸前,揉捏著亂跳的小白兔。
慕容凌雖然以前做任務的時候,也有過被揩油過的經歷。但,那無非是被摸摸手指,捏捏大腿而已。被人這樣強吻,還是第一次……
「唔……不要……」慕容凌忍著驟然升起的酥麻感,倔強的動著身子。
然而,她卻不懂得,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軟玉在懷,還是如此倔強的小野馬類型。
北冥震感覺到火熱已經迸發而出,粗壯的雲頭,已經被刺激的露出點滴的露水。
「女人,妳真是個妖精,乖告訴我,妳叫什麼名字?」北冥震瞇著雙眼問道。忽然腳下一痛,低頭一看,一隻小小的腳掌正蓋在他的腳上。
嘴上的控制被鬆開了,但是身體上的束縛還沒有解開。
「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字。」慕容凌在心裏想好了,應可多接幾個任務,也不要接關於北冥震的任務。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