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薰衣草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從小就愛文字,愛看書,直到自己也走上了言情創作之路。希望自己越寫越進步,也希望可以帶給大家一場又一場動心的愛情故事~~

 
         薰衣草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從小就愛文字,愛看書,直到自己也走上了言情創作之路。希望自己越寫越進步,也希望可以帶給大家一場又一場動心的愛情故事~~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浪漫情話 >> 溫柔陷阱

點閱次數: 3640
   溫柔陷阱
編號 :004
作者 薰衣草
繪者
出版日 :2013/8/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耳鬢廝磨間,她交付了身心,唇齒相依,原來幸福也是如此的容易。
曖昧的氣息裏,他們合二為一。

下個樓梯扭到腳,遇上個美男子,她的春天終於來臨。
不是要犯花癡,而是這個總裁大人太太迷人了。
「愛上你,沒道理」──
她沉溺在他給的溫柔裏,滿腦子都是對未來的美好考慮。
可是,當真相揭開,愛情是有目的,
她還能再繼續笑著去牽他的手,笑著聽他細數的溫柔嗎?

外表溫軟謙和,性子薄涼之極。他是謙謙君子更是女人眼裏心中的白馬王子。
本應該是逢場作戲,不自覺地就當了真。
原來那個小女人的眼淚真就那麼有魔力,
輕而易舉地就打破了他所有的防禦,終於讓他潰不成軍……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對不起小姐,我們招聘的是有經驗的工作人員,要不請您再到別處試試?」
這句話,已經是慕容雲聽到的不知第幾次拒絕了。是,她是沒完成學業,是,她是沒有工作經驗。但是不就是一個小小的文秘,難道就真的勝任不了?接過工作人員遞回來的簡歷,慕容雲垂頭喪氣地往外走。
唉,又失敗了。對於這種赤裸裸的鄙視,她已經連憤慨的力氣都沒有。
今天的陽光很好,空氣也很清新。望著和美國不一樣的台北的天空,慕容雲輕輕地嘆了口氣。
加油,她已經不是那個無憂無慮的留學生了,為了姐姐和自己,也得奮鬥。
三個月前,在美國讀書的她趁著假期回家。從小父母早逝,多虧了相依為命的姐姐努力賺錢,她們姐妹才能有今天而沒有流落到孤兒院去。
想到姐姐,唉,忍不住就黯然神傷了。她回來的時候正好碰上姐姐也渾身是傷的從澳洲回來,聽說還是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暫時不能出去工作不說,還看到她經常神情恍惚的樣子。
後來在姐姐做惡夢的隻字片語中,慕容雲猜測出,姐姐應該是遭到了壞人的強暴。當時的她幾乎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去求證的時候,性格一向倔強的姐姐哭了,摸著她的頭說,「小雲,你一定要好好的。」
那是慕容雲第一次嘗到了心碎的滋味。在姐姐為她鑄就的象牙塔下生活得很好,突然就遇到了這樣殘忍的事情。慕容雲的難過都不是用語言可以形容的,學費無法繳納,也為了能更近地照顧姐姐,她只有選擇了休學。
可惜沒有想到的是,她居然都找不到一份可以養活自己和姐姐的工作。
原來這些年,姐姐養她,是這麼的辛苦。
八十三層高的杜氏辦公大樓,玻璃幕牆在陽光的反射下非常的耀眼。慕容雲抬頭望上去,那麼高,那麼的奢華,可惜的是,和自己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這已經是她的第數不清次的應聘失敗,房租馬上就到期,姐姐那邊也需要她拿錢過去買點補品養身體,可是她卻只能沒用的站在這裏。姐姐,姐姐,想起姐姐對她的好,以前的點點滴滴,慕容雲忍不住就悲從心來,紅了眼眶。到最後乾脆在台階上蹲下來,嚎啕大哭。
為了不讓姐姐擔心,她說早就找到了工作,為了不讓姐姐難過,她忍著不敢在姐姐面前掉一滴眼淚。就算是沒有和姐姐住在一起,她也習慣了回家的時候把憂傷放在門口,可是現在,突然就好脆弱,所有的壓力瞬間傾瀉而下,眼淚忍都忍不住。
忍不住就不忍了,要哭哭個痛快,完了再繼續找工作去。但是慕容雲是哭得痛快了,卻為難了大廈門口的保安。
堂堂的杜氏辦公大廈門口,有一個女人坐在門前哭,你說讓來來往往的人怎麼看?怎麼想?當下就黑下臉走過來準備攆人。
杜氏的年輕總裁杜凡,就是這時候出現的。
一身做工考究的高檔西服,穿在他身上顯得格外合身,輕輕地揮了揮手,就打發走了要打擾慕容雲發洩心中鬱悶的保安,然後杜凡就站在陽光下,饒有興致地看著慕容雲哭。
因為是低著頭的,所以一開始的慕容雲並沒有發現異常。直到擦眼淚的時候眼角的餘光看到投在地上的陰影,才抬起了頭。
唇角掛著若有似無微笑的杜凡,就這樣走進了慕容雲的視線裏。
慕容雲沒有想過,一個人還可以笑得那麼好看的。朗眉星目,杜總裁長得本來就很英俊,加上自己是蹲著的,頭頂太陽的關係,所以站在她前面的杜凡抬頭看上去,像是天神。
直到許多年以後,慕容雲還記得自己當時的囧樣。
「怎麼了?為什麼哭?」不僅人長得好看,杜凡的聲音也充滿著磁性,帶著溫和,一看就是個絕美好男人。「還是在杜氏門前,杜氏惹到你了嗎?小姐?」
「那個,抱歉哈,我……我都沒有注意,一時難過就……」慕容雲努力克制住流鼻血的衝動,一邊結結巴巴地解釋,一邊站起身,結果因為蹲的時間久了,起身又太猛, 眼前發黑一陣眩暈襲來,人就直直往地上倒。身邊的杜凡適時伸出了自己堅定有力的臂膀。
那是她第一次被一個男人抱進懷裏,淡淡的香水味道很好聞,杜凡的懷抱也很寬厚溫暖,感覺很安全。慕容雲的臉很不爭氣地就紅了,一句沒經過大腦的話也就脫口而出。
「你長得可真好看。」
「謝謝,也是第一次有人……這麼直白的誇我。」說一個男人長得好看而不是說他氣度非凡什麼的,算不算是誇獎?反正杜凡是笑了,露出潔白的牙齒,眼睛亮亮的,像天上的星星,慕容雲覺得自己陷了進去,再也走不出來。
「那麼,小姐是否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哭了?」
「如果,如果我說,我已經第N次應聘失敗,你會不會笑話我?」慕容雲這話說的很像小白兔,柔順中帶著小心翼翼。
這個迷人的男人啊,可不能一開口就給嚇走了。
「嗯?」淡淡地揚揚眉,也沒有多少疑惑,杜凡就放開還在愣著發呆的慕容雲,轉身向著辦公樓走去。
心底,莫名的就是一陣失落。如果這是邂逅的話,可真是一場美麗的邂逅。可惜的是,慕容雲沒有看見杜凡在轉身的瞬間陰沉下來的臉和異樣的眸光。
有豔遇是好事,不過也得生活不是?從杜凡給予的震撼中回過神,慕容雲後悔的跳腳。
剛才那位帥哥叫什麼名字?怎麼就沒有打聽一下?看那身值錢的衣服,就知道一定是精英人士。杜氏的金領?算了,還是繼續回去找工作吧。
掏出鏡子把臉上整理乾淨,背好包,繼續……
「小姐,慕容小姐,麻煩你等一等。」
有人叫她?慕容雲詫異回頭,見到了之前對自己笑得客氣而嘲諷的之前接待了自己的招聘人員。
「呃?有事?」
「麻煩你給我一下你的資料,慕容小姐。你被本公司錄取了。」這客氣的態度,和幾十分鐘前得那種隱藏的傲慢簡直就是天壤之別啊。怔愣過後就是狂喜,慕容雲趕緊掏出自己的履歷表遞了過去。
老天開眼啊!終於有人發現了她慕容雲的價值。但是,為什麼又突然的轉變了態度?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抱了自己的那位帥哥。會是他幫的忙?不知道。不過跟著進去以後,就再沒有見到他。

於是慕容雲就成了杜氏的一份子,在上班的第二天也知道了,自己遇上了一個怎樣的人。
杜凡,杜氏總裁,年齡二十八,長相俊美氣質非凡,性格很溫和。人很潔身自好,沒有什麼花邊新聞供媒體和辦公室的女人們八卦。
這麼優秀的男人,怎麼可能會沒有女朋友、床伴?經過一系列的偵查分析,綜合他的溫柔性格,辦公室那群總能在繁忙的工作中擠出時間發揚八卦精神的女人們得出了一個結論,這位讓她們迷戀不已的總裁大人很有可能就是基友一族,還是一隻很柔軟的受。
這個結果,令剛進公司的慕容雲跟著一群白領腐女們一起,小心肝華麗麗地碎了一地……
GAY?晴天霹靂啊,這麼殘忍的結果,直接劈死自己算了。

「慕容,你怎麼還不進去?都遲到了。」冷不丁地被人拍了一下肩膀,慕容雲才發現自己還站在辦公樓下臆想而不是坐在自己的格子間裏整理檔,望了眼前面蹬著十二公分高的恨天高還跑的穩當的同事,抬手看看自己的腕表……打個冷顫。完了,她居然遲到……
唉,只要一提起發呆的這事,慕容雲就覺得自己是相當的丟人。遇到杜總裁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很多天,而每次站在公司的樓下,她都會想起那天的情景,今天可好,直接發起了呆。
花癡,噁心的花癡,還是一個對GAY犯花癡的噁心的花癡。

儘管慕容雲覺得自己已經很低調了,但是鑒於她進來公司的緣由,還是讓大家覺得很不舒服。
裙帶關係,走後門。走的還是總裁的後門。純屬意外下,她也就只有努力工作來證明自己是有實力這件事情。沒想到三個月來的良好成績就毀於這一旦……
「你居然給我遲到?慕容,你太讓我失望了,我明明那麼看重你,本來打算下個月就給你加薪的……」精光四射的小眼睛透過鏡片看著眼前一臉悔過的女孩子,主任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痛心疾首模樣。
主任,加薪的事情你從上個月就說到現在了,也沒見有個動靜的。當然這話只能在心裏說說,慕容雲面子上還是很乖巧的。
「主任對不起,我保證再也不會有下次了。」
就差舉手發誓了,慕容雲的乖巧很得人心,順利取悅了主任挑剔的眼,「嗯嗯,知道錯了就好,去工作吧。對了,有幾份檔等你中午下班的時候複印整理好,等我下午上班給我。」
「好的。」這是變相壓榨。
垂頭喪氣地走回去,同事小美已經在那裏等著她了。
「慕容,挨老姑婆的批了吧?你和總裁關係那麼好,不去找找他?」
知道小美是善意的調侃,慕容雲也不生氣,笑笑就坐下開始工作。
自討沒趣,小美起身離開。不過怎麼都不明白,長相那麼現代,一看應該是個前衛大膽的女孩子怎麼思想就那麼保守?居然還帶著像是鄉下人才有的那種淳樸。好吧,她承認那其實是叫純淨的氣質。
好歹也在美國待過一段時間,怎麼看起來就是不像呢?小美斜著眼懷疑,慕容雲不會還是處吧?
事實上,慕容雲還真就是。從小受父母的影響,羡慕那種純淨的愛情,所以就算去了美國,一切只要有心,也會不變的。
和總裁關係好?什麼時候的事情?她怎麼不知道?現在顧不上感慨這些,工作重要。還有一大堆的事情等著她去做呢。
一上午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抬起疲倦的眼環顧四周,人已經走的七七八八的,已經中午了嗎?看看表,下班的時間已經過了。
「你不餓啊?去不去吃飯?」小美收拾好轉身問慕容雲。
餓啊?怎麼不餓。但是……勉強笑笑,慕容雲出聲拜託小美,「我工作還沒有做完,你要是方便的話,幫我帶一份吧?」
「唉,就沒見過你這麼拼命的。」小美搖著頭踩著高跟鞋走了。

主任桌子上的一厚遝檔,成功地讓慕容雲垮下了臉。這麼多?她今天中午甭想休息了。打定主意,以後打死也不再遲到。
複印間在不在這層樓,在上一層。因為是只離著一層的關係,也懶得乘電梯,慕容雲就直接走上去,當是鍛煉了。複印完,和原件加起來的高度,抱著都到了下巴的位置。微微顫顫地踩上樓梯下去的時候,慕容雲還是後悔了。
你說她沒事逞什麼能啊?有著電梯不用非要爬樓梯,天生就是做苦力的命。現在連視線也不大清楚,要是不小心崴了腳……
「啊……」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小心小心的還是出錯。一腳踩空,伴隨著慘叫,慕容雲華麗麗地,眼看著就要臉著地。
完了,本來就沒有多少錢,現在還要籌整容的費用了……預感中的疼痛並沒有到來,而是跌到了一個懷抱裏。
好熟悉的感覺,好熟悉的味道。慕容雲抬頭,撞進了一雙漆黑的瞳孔裏,在那裏面看到了一個小小的自己,心,不由自主地就慢了一拍,繼而狂跳起來。
那個人也對著她溫柔一笑,頓時如沐春風,百花盛開。慕容雲抑制著自己的激動,聲音也結結巴巴的,「總……總裁,您怎麼也在這裏?」
難道總裁大人沒事幹,也心情很好地在爬樓梯?
看著再一次撲到在自己懷裏的小女人,杜凡似笑非笑地反駁,不著痕跡移開慕容雲的疑惑,「怎麼?我不能在這裏?」
「不……不是。」尷尬地乾笑著起身,視線一轉,慕容雲頓時哀嚎一聲。
樓梯上鋪滿了白色的紙張,就像是下了一場雪一樣。那雪,就是之前被自己抱在懷裏的檔。
這下子,想不叫主任罵死都難。也顧不上再理睬杜凡,趕緊彎腰去撿。和對著總裁大人臆想比起來,還是飯碗重要。要是他不是受,喜歡女人的話,或許還能來個誘惑什麼的……噝……打個冷顫,慕容雲自認為還真不是那塊料。被抱一下都會臉紅的人,色誘,估計此生都與她無緣了吧?
自己就這麼被忽視了?杜凡也不生氣,抱著胳膊靜靜地看著蹲在地上撿東西的人,瞇著的眼睛裏極快地閃過一絲隱晦。
「呼,終於撿完了。」深呼吸抬頭,慕容雲綻開的笑容滯了滯,疑惑地問道:「咦?總裁你怎麼還在這裏?」
現在這個社會,還能有笑得沒有心機的女孩子?杜凡可不相信。不過這並不妨礙他的微笑,「等你。」
「等我?」小嘴微張,疑惑更深了。
忽然之間,杜凡就很想逗逗她,看看她臉紅的樣子,就算是假的。
「是,」點點頭,杜凡的語氣不像在開玩笑,「再怎麼說你都對我投懷送抱了兩次,我想請你吃頓飯,應該還是可以的。」
投懷送抱?慕容雲急了,「總裁,不是,那只是意外而已,不是……」
「我想你不會拒絕吧?」溫和地打斷慕容雲的解釋,杜凡上前,很自然地攬住她的腰就走。
這個動作?慕容雲的脊背僵了一下,為難地看著手中的東西。
「給我。」杜凡伸手接過來,快步過去放下,又過來拉慕容雲,「走吧。」
被杜凡拉住的小手,不安地握起,然後悄悄地抽離。這是在杜氏,慕容雲還是沒有忘記的……
感覺到她的動作,杜凡也不勉強。掃過去一眼淡淡一笑,由著慕容雲跟在自己身後走。
奇怪了,坐上杜凡的車以後,慕容雲才反應過來。總裁大人看起來那麼隨和的一個人,說話的語氣也很溫柔,但是為什麼就令人無法拒絕?好像帶著一些看不見的霸道呢。
裝潢考究的西餐廳,慕容雲看著面前半生不熟的牛排微微蹙起了眉頭。
「怎麼了?不合你的胃口?」把慕容雲的表情看進眼裏,杜凡淡笑著問道。
「沒有沒有,我很喜歡。」搖搖頭,慕容雲拿起刀叉開吃。
這並不是一次愉快的進餐經歷,也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因為不熟,又是自己的老闆,慕容雲的話很少,幾乎就是杜凡問一句她才回答一句,也不主動挑起話題。
杜凡也不在意,用餐的同時,將慕容雲照顧的很好,適時遞著水杯過去,沒有不耐煩,臉上始終都掛著神情自若的笑意。
「以後不喜歡什麼就明說,不要勉強自己。」吃完飯回公司,在距離大樓還有一條街的時候,杜凡出聲說道。
「那個,其實我很少吃西餐的,還是習慣家裏的味道。」
「那你在美國是?」杜凡有了點兒疑惑。
「我自己做啊。」提起做飯,慕容雲終於有了自豪。
「你還會做飯?」可真叫人感到意外。「這年頭會做飯的女孩子已經不多了,什麼時候嘗嘗你的手藝?」
「好啊。」慕容雲應的很隨意,想著總裁大人整天那麼忙的,怎麼有時間吃她做的飯?
「那麼,我還有事,你就在這裏下車,行嗎?」眉眼帶笑,風度翩翩的,這樣的男人可真有讓人犯花癡的資本,可惜人家喜歡的不是女人,好可惜哦。
「好的。」慕容雲極快地回答,解開了安全帶。
其實她也不想讓同事們看見自己是坐著總裁的車回來的,否則他們肯定會誤會。不是矯情,而是不想給自己惹一堆麻煩。雖然只是吃了一頓飯,傳到人家耳朵裏未必就是這樣。人言可畏的道理,她懂。幸好中午走的時候公司沒人。就是小美那邊怎麼解釋?多一份飯菜她是無論如何都吃不下去的。早知道就不請她帶了。
因為一直在想事情,所以慕容雲走的也多少有點心不在焉的。
目送慕容雲離開,杜凡的臉上帶著莫名的笑意,伸手用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敲上了方向盤,一下,兩下……
一輛跑車徐徐開動,與慕容雲擦身而過的瞬間失了控猛然加速,於是慕容雲就在杜凡的笑眼裏被車帶倒……

已經在醫院躺了三天了,慕容雲悶的直嘆氣。轉動眼珠拿住手機,照著記憶將一個並沒有存在手機中的號碼撥了過去。刻意壓低聲音講著電話,「喂?姐,我這兩天有點事情可能過不去了,嗯對,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慕容雲的姐姐慕容凌,三個月以前回來。渾身是傷不說,還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所以她到現在都不能露面,在一個朋友的小公寓裏躲著,只有妹妹知道。並且現在她的身體也已經真的不方便了。掛上電話沉思,慕容雲不明白究竟是個怎樣的人,忍心將姐姐傷成那樣?照片她見過,一雙冷酷的眼,即使上了相,也散發著冷酷的寒意……忍不住有點傷感,聽到有人推門進來,連忙掩掉臉上的神傷,掛上了笑臉。
那天自己出了車禍,剛好杜凡在場。所以便義不容辭的送自己來了醫院。那天的她沒有昏迷,清晰地聽到在醫院的走廊上,杜凡抱著她跑動時候的心跳,還有看到自己的血染紅了他的白襯衫……
其實不嚴重,只不過是被刮傷的。腿上裂了一道口子,骨頭沒事。慕容雲本來想要回家去休養,愣是給杜凡強留在了醫院。用的是義不容辭的語氣。只好在醫院住下。姐姐不方便露面,所以照顧她的任務,杜凡便自動抗起,一連著幾天,送水送飯外加抽空陪她聊天,慕容雲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呢。
望著杜凡的側臉,想了又想,還是開口問道:「總裁,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其實這個問題,她之前也有問過的。杜凡說,是因為他的失誤才令她躺到了醫院,所以想要彌補。
彌補嗎?如果真是彌補,為什麼這麼用心?
將保溫杯裏的粥細心地舀到小瓷碗裏,杜凡的唇角溢著柔和的笑。把碗遞給慕容雲的時候順道用手試著她額頭的溫度,笑著說道:「你怎麼這麼多問題?這是你昨天說過的那家店的粥,再不吃可就要涼了。」說著話,人也在慕容雲身邊坐下,替她順著亂了的髮。
這些動作,從第二天醒來,杜凡第一次做的時候,就很自然流暢。帶著些小曖昧,老是惹的慕容雲忍不住臉紅。
會曖昧,會記得自己喜好的食物,這樣的舉動,真的只是在彌補嗎?慕容雲分不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病中格外的脆弱,所以杜凡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溫柔,她拒絕不了。
「還發呆?還是我餵你吧,可真不讓人放心。」順手在慕容雲的頭上彈了一下,接過碗舀起一勺,杜凡放在嘴邊很認真地吹著。
調皮地吐了一下舌頭,慕容雲含住了唇邊的勺子。
已經餵過很多次了,也已經是習慣。慕容雲總覺得,很久以前她應該就認識杜凡的,不然哪有人剛認識就會這麼有默契的?她一念叨他就會出現,她想吃什麼他總會幫自己買到。而且就連她的愛好,杜凡也知道好多。
想很多的女孩子一樣,慕容雲的心裏也藏著一個關於王子公主的夢。知道是夢也不當真,反正做夢也不犯法的。浮上甜甜的笑容對著杜凡傻傻的笑,「總裁,我已經請了三天假,不會開除我吧?」
杜凡卻一本正經地遞給她一張紙巾,「看看你的口水流的,趕緊擦擦。」
「啊?」沒這麼糗吧?伸手摸摸,慕容雲嬌嗔,「哪有?」
還是忍不住笑出了聲。還真有人這麼可愛的。挑動著眉眼,杜凡開口,「當然會開除了,連句我昨天說的話都記不住,工作起來肯定誤事。」
「不是吧?」昨天?努力想努力想,慕容雲眼睛一亮,明白了。為了保住工作,拼了。小心翼翼開口叫了一聲,「杜凡?」
這就是昨天杜凡說的話,讓她以後不用再叫他總裁,直呼其名就好。
這算不算是特例?還是沒有叫總裁來的順口。慕容雲這麼想著也就是這麼說的,「這個名字,是你的朋友們叫的吧?」
「難道我們不是朋友?」杜凡反問,拍著慕容雲的腦袋,「好好學,學會了再上班。要是叫的順口就給你加薪。」
慕容雲黑了臉,怎麼人人都拿加薪的事情和她說事?好像她是財迷似地。不過有個總裁做朋友,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吧?值得慶幸。
醫院躺了一個月,杜凡就細心照顧了一個月。直到醫生再三保證已經沒事的情況下,杜凡才允許慕容雲出院。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裏,慕容雲時時被杜凡溫柔儒雅的笑容所迷惑,心率經常失常。腿是好了,可是這小心肝……唉,一想起自己剛進公司那陣子聽到的關於杜凡是基友一族的傳言,慕容雲就覺得以後的日子簡直是暗無天日。
再次回到公司上班,什麼都沒變。職位還是那個職位,工作還是那個工作。唯一變了的,就是慕容雲的心情。時憂時悲,老是望著天空發呆,要嘛就自顧自地低頭淺笑,很有中風偏癱的前兆。把辦公室主任氣得更年期提前發作,看著門外發呆的慕容雲,很有一腳踹她走路的欲望。
總裁一個電話下來,主任的怒火瞬間煙消雲散。能叫總裁大人親口致電照顧的人……嘶……打個冷顫,從此主任對慕容雲的態度那是格外的好。
這件事情慕容雲自然是蒙在骨子裏的。每天照舊上班,帶著忐忑難熬的心和望眼欲穿的期盼。
以前杜凡從來都不會在慕容雲所在的這一層停留的,他的時間從來都是屬於高層的決策。從慕容雲出院以後,也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他破例會來這裏轉轉。有時候一天兩次,有時候兩天一次。這樣等同視察的轉悠,就成了慕容雲的春天。還是一個明明知道永遠不會開花的春天。
當然,也成了整個樓層半邊天的春天,從杜凡第一次來來這裏以後開始,閒談磨滑少了,對鏡理妝的多了。在主人奮力的監督下,整個辦公室的工作效率是噌噌地往上漲,還很榮幸地拿到了年終獎。
這是後話。
在慕容雲眼前晃悠的時候,意料之中的見到雙眼癡迷的她,杜凡只是冷笑。那抹冷藏在心底最深的地方,誰都看不見。
女人,都一樣。

「慕容,老是交代,是不是戀愛啦?」同時小美曖昧地貼上來,一言驚醒正在發夢的人。
「戀愛?」慕容雲猛然一愣,腦海中晃過的就是杜凡俊美的笑臉,自己的臉也跟著紅了一片,趕緊搖頭,「哪有?」
「沒有?沒有那你做出這幅思春的樣子給誰看?」小美顯然不信。
「這麼明顯?」
「相當的明顯。」
完了。幹嚎一聲,慕容雲沮喪異常。自己居然莫名地喜歡上了一個GAY?你說那麼一個溫柔體貼,多金英俊的優質男人,怎麼就是個GAY呢?多傷人心。
要是他不是GAY,估計也輪不到自己什麼事情。有最初的相見,他口中的兩次投懷送抱開始,到後來的住院照顧,再到現在偶爾遇到以後兩人相視一笑的默契,慕容雲已經分不清這份懵懂的情愫是來源於一見鍾情還是感動了。
總之,就是動心了。美美地做一個獨屬於自己的美夢。
不過現在……深吸一口氣,想想滿目悲傷的姐姐,打氣精神,工作。你丫的要是在犯癡我拍死你。
有了動力,暫時把杜凡擱諸腦後解決民生大計。可惜某人顯然不是跟著這麼認為的。剛剛送資料回來的慕容雲聽到辦公桌上的電話響。接起來餵了一聲,徹底愣住。
「慕容,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醇厚深沉充滿磁性的男聲,不是杜凡又是哪個?木木地應了一聲「哦。」慕容雲的腦子有點轉不過來。
這是杜凡第一次給她打電話,雖然是辦公電話。也是從醫院回來以後兩人的第一次獨處的見面吧。忽然之間,慕容雲感覺自己很緊張。
他找自己是什麼事情呢?慕容雲可不認為,他是為了和自己這個小小的基層人士談工作的。搭著電梯到了頂層,在總裁秘書們職業化的微笑下敲那扇門的時候,慕容雲覺得自己有點腿抽筋。
「進來。」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好聽。
慕容雲進去的時候,杜凡並沒有坐在那張寬大舒適的老闆椅上,而是背對著慕容雲站在落地窗前,望著樓下如蠕動的螞蟻般來來往往的車流人潮,繁花似錦。周身沉靜一片,是一種慕容雲看不懂的情緒。
或許,他也是寂寞的吧?
這個念頭一出,連她自己都覺得有點匪夷所思。擁有這麼多的他,也會寂寞?
「總裁。」
所有的情緒散去,杜凡轉過身,臉上已經掛上了招牌式的溫柔笑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見過了他剛才的樣子,還只是一種錯覺,在慕容雲的眼裏,那笑容,怎麼就那麼假?
「中午陪我一起去吃飯吧。」
杜凡一開口,就說出了對慕容雲來說不亞於炸彈的消息。心中有瞬間的狂喜,一開口卻拒絕了。「那個,總裁,對不起。我中午還有加班,沒有時間的……」
「我問過你們主管了,今天中午你不加班。」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杜凡很不留情地揭露了慕容雲的謊言,然後看看表,「時間差不多了,你也不用回去,等我兩分鐘我們一起走吧。」
如果說拒絕是因為理智的話,那麼此刻選擇不和他一起走就是更加的理智了。面對杜凡隱形的霸道慕容雲非常的氣短,可是這份工作就面前對她來說還是滿意的。事情少待遇好,糊口之後還能有點小小的積蓄,暫時沒有換的想法。
明天以後可就說不準了,要是今天和杜凡一起出這個門,估計明天她就能給同事們的口水淹死。
杜凡笑容裏的不可抗拒告訴她不能拒絕,但是……最終還是妥協了,慕容雲勉強笑笑,「總裁,下班以後我在公司車庫等你。」
目送著慕容雲關上門離開,杜凡淡笑表示滿意。這個女人,懂得妥協和適可而止,倒是省去了他不少的麻煩。
比起上一次共同進餐,這一次和諧了很多。從公司出來的杜凡又好像回到了那個在醫院時候的他,很隨意地和慕容雲聊天,就像他們真的是朋友一樣。
還是上次那家餐廳,杜凡拿起紙巾為慕容雲擦掉唇角醬汁,然後看著她迅速呆掉,臉上的笑容大了許多。
「總裁……哎喲……」慕容雲的前兩個字剛出口,腦袋上就挨了一記爆栗,語氣幽怨地抱怨,「痛。」
「活該,誰讓你記性不好的?這是下班時間,我不是你的上司。」杜凡喝水,表情無辜。
「好吧。」慕容雲皺著小臉再次妥協,喝口水掩飾著自己的不安,「杜凡,你為什麼請我請飯啊?」
「為什麼?」轉頭盯著慕容雲的好奇,眸色漸漸深沉下去,帶著異樣的色彩諄諄開口,「就是想了,成不?」
慕容雲嗆了一下,剛到口中的水噴了杜凡一頭一臉,連帶著桌子上的食物也沒能倖免。望著杜凡陰沉下去的臉,慕容雲很心虛尷尬,小臉迅速漲紅,「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是……咬牙切齒地看了眼自己的狼狽,杜凡深呼吸之後從牙齒間溢出一句「沒事。」就去了衛生間。
乘著杜凡不在,慕容雲趕緊捂著胸口大口的喘氣,不得了,總裁的眼睛居然會放電?剛剛就是給電到了呢。
等到杜凡收拾好回來,慕容雲已經替他換了一份餐飯,剛剛有注意到他沒有吃多少的,連桌子上也收拾了一邊,已經看不出之前的狼狽了。杜凡眼神一閃,沒有說什麼就坐下。埋頭吃了幾口,抬頭看著慕容雲,「你怎麼不吃了?」
「我吃飽了,看著你吃。」慕容雲瞇著眼笑,已經恢復了正常。
不自覺地,杜凡的眉頭就蹙起,「怎麼吃那麼少?」
慕容雲只是笑笑,也沒有再說什麼。
吃完漱口,杜凡衝慕容雲伸出手。慕容雲明顯愣了一下,然後拉開包,取出自己的錢包乖乖遞了過去,心裏卻想著,不是你請客?怎麼成了我付賬?
看著手中唐老鴨造型的粉紅色錢包,杜凡啼笑皆非,很想再彈彈那顆小腦袋瓜子,瞅瞅她到底在想些什麼?帶她一起出來吃飯還要用她的錢?他杜凡也沒有窮到那種地步吧?不過慕容雲可憐兮兮的樣子……還是算了。把錢包還回去,開口重申:「把你手機給我。」
「是要手機啊?我還以為……」有點發囧,伸手再掏。
「你以為什麼?我會要你付賬?」杜凡接話,可是一點兒都沒客氣。
「呵呵,」乾笑著應對,拿手機換回錢包,「你別見怪,我這人,笨。」
「笨?」杜凡揚眉,很認真地點頭,「還真是。」
要不要這麼誠實的啊?
按下一串數字,悅耳的手機鈴聲從杜凡口袋中響起。勾唇淡笑,還回手機,杜凡很自然地囑咐,「這個我的號碼,有事可以打給我。」
怎麼莫名其妙的就留號碼?這個,應該還是屬於私人的號碼吧?慕容雲邊看邊嘀咕,「就是沒事不能打,是吧?」她一個小小的員工,有什麼事情能找大總裁啊?
「當然,要是你想,沒事也可以打。」淡笑不變,杜凡的眼眸深沉難測,話也說的頗有深意。
慕容雲別過眼不敢看他,怕再次被蠱惑。臉上不由自主地就浮現出了害羞的神色。
窗外陽光燦爛,晴雲萬里。這樣的天氣,讓人忍不住就想笑。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