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草莓甜心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吃貨一枚,最愛的水果是草莓,最喜歡的冰淇淋是草莓聖代,最大的願望是能寫出像草莓一般可口又誘人的愛情小說,可以打動讀者的心^^ 
         草莓甜心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吃貨一枚,最愛的水果是草莓,最喜歡的冰淇淋是草莓聖代,最大的願望是能寫出像草莓一般可口又誘人的愛情小說,可以打動讀者的心^^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浪漫情話 >> 榻上歡

點閱次數: 3984
   榻上歡
編號 :006
作者 草莓甜心
繪者
出版日 :2013/8/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都說春宵一刻值千金,但是聽著曖昧的嬌喘,那個承歡身下的女子卻不是自己。
謝煙雨酒醉舞劍,想著對她很好、發誓要娶她的子辰哥哥,如今卻娶了她的妹妹。
殊不知,她的憂傷,她的情惑成了雷擎天眼中的魅惑。
他不僅教壞自己,哄騙著破了她的清白。
更翌日提親,只為日夜欺負她於床榻之上。

「你是誰?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我是誰?我將是你謝煙雨一生的主……」

只是,當真相被揭穿,已經淪陷在雷擎天愛欲之中的謝煙雨,
是該停在滿心詭計的夫君身邊,還是回到曾經深愛的李子辰懷中?
望著謝煙雨眼中的失落,一直以朝廷重任為己任的邪魅王爺,又該怎麼做?
是如以前一樣霸道,將她禁錮在金絲籠中,還是任由她悲傷的離開?

這是一場關於朝廷陰謀而產生的愛情,是關於男人對女人的爭奪。
當帳幕落下,一場風花雪月的往事,在樓亭煙雨中,被人們漸漸憶起。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雷澤國十二年──
煙雨四月,謝家大女兒呱呱墜地,謝家老爺看著窗外的綿綿細雨,就景取名,故而名為謝煙雨。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她,卻沒有千金小姐的架子,自小喜歡十八般武藝。人長得美麗,而且十分聰明。從十二歲那年起,提親的人就踩破了門檻。
但是謝煙雨卻只鍾情於李氏錢莊少主李子辰。兩人相遇那年,恰巧是煙雨季節,又是在爹跟娘定情的煙雨閣,所以謝煙雨覺得,這是上天的決定。她拒絕了很多有名望有權勢的貴族,只等著李子辰過來提親。
然而,這一切都隨著爹爹將外面的女人和女兒帶回家,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謝煙雨的娘親死得早,爹爹長久在外面忙著生意,所以在外面有了一個女人。在謝煙雨四歲那年,外面的女人生了孩子,卻一直礙著謝老老爺的面子,沒有娶回家中。直到謝老老爺離開人世,謝老爺才將外面的女人和女兒帶回家中,給予三千寵愛於一身。
謝煙雨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只知道李子辰終於來提親了,但是新娘子卻不是她。
※※※
紅色的綢子纏在柱子上,飛舞在人們的視線裏。謝煙雨冷眼看著緩緩步入大廳的兩個紅色的身影,心裏的疼痛就更加明顯了。轉身離開了這裏,她的背影是那麼的淒涼。而在她離開後,原本是新郎的李子辰,身子微微的晃了一下。

充耳不聞響徹在房子裏的歡呼聲,謝煙雨推開房門,目光凌厲的看了一圈。最後把眼神定在了掛在牆上的冷劍,走過去,將劍拔出劍鞘,步伐快速的走到院落裏。晃動身姿,在院子裏一直舞劍,不知不覺中就已經天黑了。
不知道是不是妹妹故意的,將洞房花燭夜的房間,放在了她院落前面的房子裏。
昏黃的燈火,忽然曖昧的閃了一下,前面的屋子就暗了下來。當初她提出過,要在這天換房子住的。但是可惡的二夫人,也就是謝煙瑤的親娘,堅決不讓她換,說這裏的房子不夠用了,你換了客人要住哪裡。
爹爹還算疼她,說要給她換房子。二夫人一聽,馬上就不高興了。說老爺只會亂疼女兒,一個女孩子的閨房,若是讓別人住了,傳出去還了得。
謝煙雨懊惱的看了前面的房子一眼,聽見裏面傳來的嗯嗯啊啊的叫喚聲。
「噁心……」謝煙雨將劍扔在地上,走進房間裏,桌子上放著的是好幾瓶的玉壺春。點亮燭火,就著已經冰涼的小菜,將所有的酒通通喝下。
「嗯……相公……輕點……」
謝煙雨從小習武,所以聽力非常的好,當妹妹淫蕩的叫聲,一點點傳入她的耳朵裏,突然感覺到身體變得非常的燥熱。
「好熱。」櫻桃小口淺淺的說出聲來,藉著酒勁,謝煙雨將外面的衣服脫下,只留了一個裹胸在身上,下身穿著的是暗紅色的繡花布裙,腳步凌亂的走進院落裏。銀白色的月光照在謝煙雨的身上,她媚眼如絲的看著前面黑色的房子,聽見裏面的歡叫,感覺整個屋子都在晃動。
看著看著,謝煙雨嘴角勾笑,撿起地上的劍,重新舞動起來。身上的香汗隨著動作飄落在地上,她卻沒有注意到身後的房頂上,身穿黑藍色蟒袍的男子,正在喝著酒,目不轉睛的看著。
「討厭,討厭。」黏膩的汗水和火熱的身軀讓謝煙雨很不舒服,內心一想,覺得她的院落不會有人過來,看了一眼空曠的四周,猛的扯斷了身下的紅裙。
雪白的大腿隨著聲音露了出來,屋頂上的男子,被謝煙雨的舉動嚇得噴出一口酒。但是見到謝煙雨玲瓏的身子,眼睛卻瞇成了一條縫。
嗖的一聲,雷擎天從房頂上落下,他發出的聲響令謝煙雨轉過頭來,見到一位妖豔男子,臉上帶笑的望著她。
「你……是誰?怎麼會……出現在我的院落裏?」謝煙雨醉了酒,看著面前陌生的男人,並不清楚他是誰,卻被他好看的面容吸引,並沒有因為男子的忽然出現,產生反感情緒。
雷霆天微微一笑,見到她雪白的大腿和豐滿的胸脯,小腹處有一種暖流,慢慢向胯下襲去。
「咦,你……怎麼了?」藉著明亮的月光,謝煙雨迷離著雙眼,看見男人的胯下,忽然鼓了起來,笑嘻嘻的走過去,一下子抓住了雷擎天敏感的位置。
「嘶……」火熱的分身被酒醉的謝煙雨抓住了,雷霆天再也沒有控制住慾望,久在花叢中過的他,還沒遇見過這樣火辣而又純真的女子。
「謝煙雨,想不想玩點更舒服的事情?」雷擎天胳膊摟住她的小蠻腰,手掌在渾圓的翹臀上,來回的撫摸著。
酥麻的感覺,讓謝煙雨站不住身子,柔軟的軀體滑落在雷擎天的懷抱裏。

「把燈點燃,我怕黑……」謝煙雨被雷擎天抱回屋內,此刻正躺在床面上,男人的眼睛好像是閃爍的夜明珠,在漆黑的房間裏,放出晶亮的光芒,但是她還是覺得很害怕。
雷擎天微微一笑,將屋內的燈光點亮,快速的來到謝煙雨的身邊,在她的面前,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脫下。
「你幹什麼?為什麼脫衣服?」見到男人光裸的身子,謝煙雨一下清醒過來,推開靠近的雷擎天,驚然發現胳膊舉在半空中,不能動彈了。
「謝小姐什麼意思?舉著胳膊,是要歡迎我?」邪眼一笑,雷擎天忽然捏住她半裸的渾圓,見到她微張的小口,一下子就親了過去。
濕滑的舌尖勾住倔強的小唇,甜蜜的蘭花汁,一點點的吞噬著雷擎天的神經。
「真甜……」雷擎天感歎道,見到謝煙瑤羞紅的臉色,心情突然大好,臉上也出現玩味的神色。
謝煙雨被點了穴道,現在動不得也說不得,只好任由身上的男人,一點點欺負著她。
紅色堅挺的果實露在了空氣中,雷擎天一口含住了左邊的乳頭,右手的指尖撥弄著另一顆漂亮的果實。
幽幽洞口,在雷擎天的愛撫下,流出點點清泉。前面房子裏謝煙瑤的喘息聲,並沒有停止,相反變得更加厲害。雷霆天看著身下的謝煙雨聽著這樣淫蕩的聲音,下身的火熱已經脹到了極致。
「寶貝,開始會有一點疼,一會就好了。」雷霆天握著堅硬的火熱,來到謝煙瑤的洞口,看著粉嫩的花蕊,他的眼中竟是濃濃的情慾。
謝煙雨不知道面臨的,是否就是男女成親時即將面對的。但是有些自暴自棄的想著,既然李子辰負心娶了妹妹,那她為什麼不能將身子,送給一個陌生的男人。
雷擎天忽然見到謝煙雨妥協的目光,心中就燃起濃濃的怒火。
他明面上以本地王爺的身份,來參加江浙大商謝家和全國富商李家的聯姻之禮。暗地裏,卻是以皇兄特使的身份,調查李子辰壟斷雷澤國經濟命脈的事情。
所以,雷擎天知道李子辰和謝煙雨的過往。更知道,李子辰是迫不得已娶了謝煙瑤,並不是真的喜歡那個外表嬌俏,內心惡毒的謝煙瑤。
而謝煙雨對李子辰的感情,雷擎天也是知道的。
所以看著謝煙雨現在放棄反抗的目光,雷擎天理所當然的想到了李子辰的身上。
「嘶……」的一聲,雷擎天帶著怒火將火熱灌入謝煙雨的體內,卻因為她體內的緊窒和奇怪的吸引力,忍不住呻吟出聲。
這謝煙雨的體內,好像有無數個會蠕動的小蟲,不斷摩擦著他的火熱。雷擎天只覺得堅挺捨不得離開謝煙雨了,可能品嘗過她之後,就再也無法理會別的女人。
謝煙雨被這忽然傳來的疼,弄得額頭上溢出晶亮的汗水,瞪著雙眼,看著身上的陌生男人。他的眼中似乎帶著淺淺的怒火,只是在隨著莫名的情愫,漸漸流逝……
雷擎天看著身下面色慘白的謝煙雨,她紅潤的小口,似乎很想說話的樣子,微張微合的動彈著。但是,他也明白,一個女孩子的名節是多麼的重要。
他不能為了聽一時的魅惑呻吟,就解開謝煙雨的穴道。但是雷擎天卻忘記了,謝煙瑤也是會武功的。她在被欺負的同時,一點點化開身上的穴道封鎖。
雷擎天感覺謝煙雨似乎不那麼疼了,開始在緊窒的花穴內,慢慢律動起來。
「你真是個妖精,不但人長得美,連那裏都是那麼的迷人。」雷擎天看著謝煙雨因為羞澀或者是怒火染成緋紅色的臉蛋,情不自禁的用手掐了一下。
雪白的渾圓,跟著雷擎天律動的動作,上下劇烈的晃動著。以往安靜的女兒床,也因為雷擎天劇烈的動作,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
謝煙雨很想衝開穴道,好好給面前人一個教訓。雖然開始的時候,她真的妥協了。但是,當身體被刺痛的那一瞬間,她忽然醒悟過來。
為了一個不愛自己,還毀約的男人,失掉了清白的身子,真的是一個很愚蠢的行為。
但是,現在一切似乎都晚了。
女人家最在乎的東西,已經被不認識的男人給破了。想到這,謝煙雨目光裏已經充滿了恨意。
雷擎天一時沒有看見,只想著身下的小女人真的很美好。看著上下起伏的雪白雙乳,在燭火之中跳動出勾人的畫面。
忽然害怕這兩團雪白,會被燈光吸了過去,更擔心謝煙雨會就此消失。雷擎天伸手握住其中一枚,感受到掌下的豐盈,粗壯的火熱,又在謝煙雨的體內粗壯了一點。
「混蛋……」謝煙雨終於衝破體內的穴道,對著雷擎天怒喝一聲。但是她卻不知道怎麼把體內的東西弄出去,猛的從床上坐起來,伸出玉臂想要給雷擎天一個教訓,卻忽然覺得,粗壯的物體,更加刺進了她的花穴。
「啊……」謝煙雨媚叫一聲,雙手抵在雷擎天的小腹部,抗拒著越來越深的進入。
「真好聽,好喜歡。」謝煙雨的手在抵抗著,但是他的手卻很閒著。
因為謝煙雨的忽然起身,雷擎天鬆開握著豐盈右邊的手,開始抓住她纖細柔滑的腰肢。
「沒想到你習武,身體還是這麼柔滑。」雷擎天嗅著謝煙雨身上的淡淡香氣,感覺這味道,就像雨後的小路,十分的清新。
「住嘴,你這個登徒子,快點從我的身體裏離開。」謝煙雨壓低著聲音,瞪著身前面容邪魅,壞笑中的男人。
「噓,我不叫登徒子,我叫雷擎天。記住我的名字,從今以後,它將陪伴你一生。」
雷擎天想的很簡單,等擁有了謝煙雨,就去跟她的父親提親。以他的身份,就算討謝煙雨做側王妃,謝家老爺也會燒高香感謝。
「我不管你叫什麼,我命你馬上從我身體內離開。」謝煙雨瞪著雷擎天,但是這個男人似乎很壞的樣子,嘴上說著離開,卻慢慢的在她的身體內律動起來。
「呀……你做什麼?」謝煙雨羞紅著小臉,這個姿勢正好看見體內有個粗壯的紫紅色東西,進進出出在泛著水花的秘密之園內。
一時間,謝煙雨忘記了發火,目光被粗壯物體吸引住了,甚至看見它上面帶著她紅色的血液,也沒有收回好奇的目光。
看著謝煙雨單純可人的模樣,雷擎天知道她好歹是什麼事都沒經的深閨千金。就算跟著謝老爺拋頭露面的做了些生意,也不懂得所謂的男女之事。
恐怕,連破處這種事,也不懂得!
「想不想知道,你到底怎麼了?或者說,你想知道李子辰,現在跟你妹妹幹什麼呢嗎?」
雷擎天的一句話,讓謝煙雨忘記了反抗,忘記了惱怒,卻想起李子辰曾經對自己的好,現在卻如數將這好,全部給了她的妹妹。
謝煙雨不想哭,可是想著過去,眼角還是流出晶亮的淚花,看著眼前的雷擎天,忽然閉上了雙眼,將吻落在他薄而性感的雙唇上。
「你……」雷擎天只是剛剛說出一個字,就被謝煙雨的吻,弄得醉了。她的小巧紅唇內,還有著甜甜的酒香。雷擎天的理智,也在酒香的味道裏,漸漸迷醉了。
「吧嗒吧嗒」的唇瓣相交聲音,伴隨著裸露的下半身,配合著發出好聽的聲音。一屋子內,忽然顯得很亂,亂的讓人分不清,到底是什麼再響。
雷擎天咬著謝煙雨粉紅的乳頭,柔軟的舌頭適時出現,給挺立的乳頭放鬆休息的機會。但是他的火熱卻沒有一刻停歇,在柔軟的花穴內,瘋狂的衝撞著。
「嗯……啊啊……」謝煙雨魅惑的叫喊出聲,明明知道謝煙瑤和李子辰就在前面的房間裏顛鸞倒鳳,可她還是忍不住現在身體內的快感,瘋狂的呻吟出來。
雷擎天十分滿意謝煙雨現在的表現,抬起她雪白的大腿,為了能讓兩人之間的結合更為緊密,開始貼緊花心,慢慢的在裏面蠕動。
粗壯的火熱,在花心內摩擦著肉壁,謝煙雨顫抖得渾身都起了小小的雞皮疙瘩,張著紅唇,希望雷擎天給予更多的侵襲。
「啊……舒服……」謝煙雨渴望的看著雷擎天,花穴已經沒有剛才那麼疼了,取而代之的是無止盡的酥麻感。
「舒服嗎?這才只是個開始!」雷霆天翻轉過謝煙雨雪白的身體,讓她的渾圓的雪白之臀對準火熱。她粉紅色的花穴,帶著香甜的蜜汁慢慢的靠近火熱。
「唔……給我。」伴著酒醉,謝煙雨主動從床上起身,張口含住雷擎天薄而性感的雙唇。小巧的舌尖笨拙的劃著雙唇的輪廓,雖然動作顯得青澀,但是對於雷擎天來說,這才是最要命的誘惑。
「妖精……」雷擎天將謝煙雨挪開,看著她迷醉的雙眼,晶亮的眸子好像天空中的星子。
「要不要幫你報仇?」帶著邪魅的笑容,雷擎天問著謝煙雨,見到她似乎有些迷惑,但是雙眼裏卻透著濃厚的興趣。
「嗯?」嬌媚的聲音,從紅潤的小口中溢出,謝煙雨感覺身體離開了床面,不多時就感到一陣涼風吹過。

這裏是別院外面,前面的房子裏早就沒了謝煙瑤呻吟的聲音。
「你要做什麼?」謝煙雨啞著嗓子,小聲的問著雷擎天,見到他臉上的微笑,心跳猛地劇增。
「馬上你就知道了。」抱著謝煙雨來到院子裏的桌子邊,將她放在青石頭做成的桌子上。
隨著身體接觸到冰涼的石桌,謝煙雨卻覺得好舒服,不但這涼涼的感覺趕走了身上的黏膩,也讓處於激情中的身體,對雷擎天的火熱,更加迫切。
「開始了!」雷擎天知道李子辰也是會武功的,所以用內力灌輸在蓬勃的火熱上,使其變得更為粗壯,和謝煙雨冰涼的花心接觸時,內力也化成動力,摩擦著裏面的褶皺肉壁。
「嗯……好……厲害……」謝煙雨媚眼如絲的看著雷擎天,雙手握在石桌的邊上,很怕被他這麼猛烈的撞擊著,身體會掉在地上。

另一個房間內的李子辰,忽然張開了雙眼。他的耳朵,在黑暗中微微的抖動著。聽見隱匿在空氣中,熟悉的說話聲。
這聲音,是屬於謝煙雨的。
然而,這聲音太過於曖昧,讓人聽了渾身發熱。這應該不是他熟悉的謝煙雨,她雖然性格很像男孩子,有點大大咧咧的,不過就他的瞭解,不會做出這麼大膽的事情。
屋內的紅燭忽然隨風晃動了一下,李子辰卻再也沒了心思休息。因為看著滿屋的紅色,他才想起來,今天是他的成婚之夜。
床邊,謝煙瑤閉著雙眼,沉沉的睡著,看樣子似乎很累了。
「哼……」輕輕的冷哼著。李子辰從床上起身,想要去謝煙雨那裏看個究竟。
最愛的女人,永遠是謝煙雨。他不會忘記,煙雨之季,那個站在雨中舞劍的女人,是何等的美麗,吸引著他的整顆心。
可是,他也記得,當拿著幾十箱珠寶上謝家提親的時候,謝煙雨眼中的期待,和對謝煙瑤提親後,她眼中的失落和悲傷。
穿著淡藍色的袍子,李子辰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啊……嗯嗯……」謝煙雨雪白的身子,在月光下是那麼的美麗。黑色的長髮,從石桌上洩了下來,雙手看似無力的抓著桌子的邊緣。在她的身上,是本朝王爺,也是他暗地裏的對頭,雷擎天。
李子辰捏緊著拳頭,他沒想到謝煙雨會這麼做。但是他也沒有什麼責備她的理由,從一開始毀掉誓言的人,是他而不是在承歡中的謝煙雨。
可是心裏真的好難受,那個女人還是心中的最愛,現在卻被死對頭奪走了。

雷擎天感覺到一股冷意,雙眼冷冷的向前看著,發現躲在黑暗中的李子辰,臉上是無盡的憂傷與恨意。
發現李子辰,雷擎天一隻手忽然抓起謝煙雨的纖細腰肢,將她雪白的玉背對著李子辰,不想懷中的美色會被這個人看去。然而下身的粗壯,還在花心之中進進出出,好像很享受被包裹的感覺,雙唇中也溢出性感的呻吟。

李子辰憤怒的轉身,重新回到屋內,看見床上沉睡的謝煙瑤。紅燭下,這個女人臉上倒是有幾分謝煙雨的樣子。
「嗯……夫君你幹什麼?」謝煙瑤還在睡著,忽然覺得身上很疼,張開惺忪睡眼,看見李子辰臉上的陰冷,心頓時怕了!
「幹什麼?既然你當初設計勾引了我,讓人看見我們的事情,現在為什麼又不勾引我下,讓我們的事情,被所有人知道!」李子辰冷冷的說著,隨即將蓋在謝煙瑤身上的被子扔在地上,拖著她的身體,來到房門口,不理會她的驚恐模樣,將盛怒中的火熱,刺入她乾涸的花穴內。
「啊……好痛……不要……」謝煙瑤張口乞求道。卻沒有得到李子辰的同情,看著他將房門用奇怪的力量打開,心裏的怕,變得更濃烈了。
李子辰想要讓住在謝家的人知道,他們口中溫柔賢良的謝家二小姐,是個多麼淫蕩的女人。精壯的身體在謝煙瑤的身上劇烈的晃動著,李子辰沒了理智,腦海裏的恨,迫使他將謝煙瑤的花穴弄得出血,看著蜜汁和血水從洞口中沿著火熱溢出,心裏的恨才減少一些。
※※※
外面的石桌上,雷擎天抱著謝煙雨在月光下,歡快的愛著,直到地面上,滴下白色濃稠的精華,才彼此喘息著,從對方的身體上離開。
謝煙雨光著身子,站在月光下喘著氣。胸前的渾圓,隨著呼吸,微微的抖動著。
「你還想誘惑我嗎?」雷擎天笑得邪惡,剛想靠近謝煙雨,見她忽然彎下身,撿起扔在地上多時的利劍。
「怎麼,想殺了我?」微笑的走近謝煙雨,雷擎天臉上沒有一絲害怕。不斷靠近雪白的身體,卻發現謝煙雨沒有想要後退的意思。
帶著汗水的寬大胸膛,被劍頭頂在了胸口。謝煙雨雙眸猛地縮緊,看著鮮紅的血液,從皮膚上流了出來,結合著銀白色的月光和古銅色的肌膚,居然會讓她覺得好看。
「女人,你弄疼我了!」雷擎天伸出手,突然捉住胸口的冷劍,猛地扔向一邊,將謝煙雨抱在懷中。
謝煙雨覺得很暖,有一種第一次被人呵護的感覺。即使當初喜歡上李子辰的時候,他也總是給人一種若即若離的感覺,總讓她覺得靠不近他的心。
胸膛,被溫熱的鮮血所溫暖了。謝煙雨聽見有力的心跳,正隨著血液慢慢的侵蝕著她的身體。
「你不疼嗎?」情不自禁的問出口,謝煙雨聽見從雷擎天的口中溢出淡淡的笑聲。
「你說呢?不過,我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雷擎天抱著謝煙雨走向房間,她手中的劍,再次掉在地上。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