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蝶舞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蝶舞,宅配到腐的一隻愛幻想的貓,只要是故事通通可以從我的腦海裡生出來,如果你愛我的書,就會愛上我的人,我喜歡熱鬧,一刻都停不下來,所以粉絲團每天都在跳樓大贈送,最喜歡讀者拿信來砸我了!是個標準的雙子座,我只是個小作者,不是神也並不偉大,所以請不要叫我蝶大,叫我小蝶舞或是阿蝶、阿舞都可以唷!


  著作:
  繫情上卷-情鎖白蛇
  繫情中卷-夢斷三國
  繫情下卷-梁祝奇緣
  帥哥死神來敲門
  惡魔王子的調教日記

  蝶舞的華麗之天 www.wretch.cc/blog/imsorry78
  蝶舞的粉絲團 www.facebook.com/loveDeWu
  寫信給蝶舞 [email protected]
  還有蝶舞的手機小說免費看唷! 
         蝶舞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蝶舞,宅配到腐的一隻愛幻想的貓,只要是故事通通可以從我的腦海裡生出來,如果你愛我的書,就會愛上我的人,我喜歡熱鬧,一刻都停不下來,所以粉絲團每天都在跳樓大贈送,最喜歡讀者拿信來砸我了!是個標準的雙子座,我只是個小作者,不是神也並不偉大,所以請不要叫我蝶大,叫我小蝶舞或是阿蝶、阿舞都可以唷!


  著作:
  繫情上卷-情鎖白蛇
  繫情中卷-夢斷三國
  繫情下卷-梁祝奇緣
  帥哥死神來敲門
  惡魔王子的調教日記

  蝶舞的華麗之天 www.wretch.cc/blog/imsorry78
  蝶舞的粉絲團 www.facebook.com/loveDeWu
  寫信給蝶舞 [email protected]
  還有蝶舞的手機小說免費看唷!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天堂鳥系列 >> 霸王的禁忌姬

點閱次數: 3705
   霸王的禁忌姬
編號 :001
作者 蝶舞
繪者
出版日 :2013/1/2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他擁有一切天下都想要的先天優異條件,外貌到身價,甚至是長生不老。
唯獨缺少的,就是愛情這個感情。
他掌管人世罪惡根源,從盤古開天之後就一直看著人類,他不愛任何人,只因他無七情六慾。
然而,卻在血泊之中救了這麼一位浴血佳人,他那不曾跳動的心,竟然活了起來。

她是他的禁忌,讓高高在上的龍族愛上的女子,雖稱不上國色天香,但也是小家碧玉。
本以報答之名待在白龍身邊,背負著家族的仇恨,等待報仇的大好機會降臨。
豈料,還未找到適當的時機下手,她的心就這樣一點一滴地賠了下去……
在情與義兩難的情勢下,她得在死亡之間做個決定,決定殺死他抑或是自刎……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楔子
雪白的長髮悠悠的飄灑在空中,忽高忽低的擅自玩弄著。男子輕輕將額頭移動半吋,髮絲便就此歇息,尾梢停留在男子細白的手臂上。
男子的雪白,羨煞了不少女子,那吹彈可破的肌膚,或許比女人更潔白。但是雪亮的眼晰中,還是不少些許沉重,畢竟,掌管人間是非多年,看遍世間百態,不想沉穩都很難了。
「白龍!」一道曙光,打破了男子優雅的氣氛。
敢打斷他歇息的人不多,就連眾神來訪,也要小仙接見,他放下手邊的書冊,等待著這膽大的來人。
越來越近的聲音,也現出了聲音的主人。有如赤焰般的血紅色,威風凜凜的紅龍從天而降,而尾隨於身後的黑光,也隨之現身。
「焰龍?闇龍?」對於這兩個冒失鬼,白龍並沒有很大的吃驚。
挑起了眉,對他們的到來感到疑惑。但隨後又不以為意的,繼續打理著他的長髮,對於這兩個不速之客,他倒對方才放下的書卷比較有興趣。
威風琳琳的盤旋在空中,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到達地面便停了下來,口中不斷說著神秘咒語,此時出現兩道白光,解下神秘面紗,兩條龍變成人形。
焰龍調皮的在原地轉了幾個圈,一會兒理理衣服,一會兒又玩玩髮梢,方才的威武頓時化為烏有。
「別貪玩了!定好!」闇龍定住了他的身子,烏黑的長髮四處飛揚到了焰龍身上,特有的香味也因此傳到了她身上。
「你們來做什麼?」白龍正因為他們打斷他的優閒而皺起了眉頭,說明了他的不悅;但是他的眼神並沒有施捨給他們,依舊停留在書卷上。
「咦?人家好心來看你耶!怎麼著?不行呢?」焰龍不甚高興的噘起了嘴,賭氣般的跺了跺腳。
「呵!說你是貴人多忘事,矇忘了,現下已經過了三甲子,該是我們下凡查看人間的時候了,你都忘了吧?」闇龍明白的說明了這次的來歷,摸了摸焰龍的頭,安撫著她的不悅。
「時間又到了?」白龍似乎更加厭煩,算了算,天上一天,便等於凡間一年,這剛好又是該下凡的時間。他長長嘆了口氣,嘆出了無奈,還有疲倦。
「我可是想好了這次下凡的名字了呢!我要叫楊紫煙,而且是富家千金,然後家財萬貫,還有……。」
燄龍已經為自己想好了所有的身分,連出身都交待的清清楚楚,對於每次下凡,都是她玩樂的好時機,那種煩悶的查看就交給這兩個大男人就好了!她呀!只負責大吃大喝,放肆的玩就是她的最終任務。
「闇龍呢?」水汪汪的大眼睛對上了他,她或許不知道,這舉動已經讓闇龍的心跳慢了半拍子。
「莊風浩,我的名字。」他只簡單的帶過去,希望能掩飾住自己的緊張。在她的面前,他總有無數的情感無法顯露出來,但他卻又是個不擅於隱藏的拙手,明眼人可以很輕易的看穿他心思。
但唯獨這個燄龍,過了幾甲子都不曾發覺過他滿滿的心意。
「風浩?真是普通的名字,不過還可以啦!白龍呢?」這回她可又忘了方才的氣憤,拉住了白龍的衣袖,興喜的問道。
「我?」白龍再次挑挑眉,思考了半晌。
「白龍。」他很肯定的說出了這兩個字,平平淡淡,沒有任何的語調。
「什麼?都幾千年了,你都不肯換名字?拜託!別那麼無趣嘛!每次下凡就是要換個有趣的名字呀!」
焰龍不依的搖了搖他的手,要求他再換一個。
「不!白龍。」他還是那麼的肯定,因為他討厭麻煩。
「呿!你這個老古板!」
「你也認識我幾千年了,歷年我都是這樣,又何必問?」白龍淡淡的述說著,將手中的書卷給放了下來。
「要是水龍在就好了,你們這些男生都不懂的女孩子的心事!」焰龍小聲嘟嚷著,深怕引起兩人的不滿。
但沒想到,這已經讓白龍龍顏大怒了。
「我警告過你,別再提到那個女人!他已經不是龍族!!」白龍惡狠狠的自牙縫中擠出最後的警告。
那個為了凡人而犯天條的女人,只是讓龍族羞恥!
焰龍吐吐舌,轉頭躲在闇龍身後,這是她犯錯事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走吧!午時了,該是啟程的時刻了。」闇龍輕撫著她,這些年頭,她就是長不大。但也或許是這份純潔,吸引著他吧!
白龍鬆了鬆筋骨,一派輕鬆的說道。
「老規矩,你們兩個一起,我一個人走。」
燄龍向他吐了吐小舌。「誰想跟你走啊?討厭鬼!闇龍,我們走。」語畢,便拉住了闇龍,跳下了炫彩雲端。
在消失之際,闇龍投以感激的眼神。
白龍嘴角上揚,並沒有太大的反應。
「兄弟舉手之勞嘛!我怎忍心破壞你們的美好時光?」說著說著,隨後他也跳下雲端。
這世紀或許也有值得讓他回味的東西吧!

第一章
飲馬渡秋水,水寒風似刀。
早沙日未沒,黯黯見臨洮。
昔日長城戰,咸言意氣高。
黃塵足今古,白骨亂蓬蒿。
王昌齡 《塞下曲》
「娘…小如…好怕阿!」小女孩躲在母親的懷抱中,目賭在血泊中悲慘呼救的聲音,她更顯害怕。
「小如乖!不怕!不怕!我們躲在這裡,便沒有人可以傷害我們了!乖!別怕!」婦人又何嘗不希望這揮之不去的惡夢囈語能早日退散呢?
她躡手躡腳的用指間輕開了小櫥櫃的門縫,在一絲絲光芒中往外看去。
「走了嗎?」她擔憂的繼續往外再瞧了瞧,抱著孩童的手還持續發抖著。
「抱歉,夫人,讓您失望了!」董卓凌冽的笑容出現在門縫前,任憑尖叫跟血跡一同出現,他還是狂笑著。
四周的殺戮聲和濃重到令人噁心的血腥味,無情的廝殺將村子毀於灰燼,董卓的大刀又再度揮下,村婦驚恐的臉落了地。
他,滿足的狂笑著。
「殺吧!把判賊曹操拿下者,冊封為侯!」董卓忙碌的手揮舞著,但也不忘放聲大喊。
「這裡…沒有曹操啊….他不在這,求大爺您高抬貴手呀!」無辜的村民只能在地上苦苦的哀求,但似乎無半點功效。
「哼!寧可錯殺一百,也不放過一個。給我殺!」
一語出口,頓時更添加了村民的屠殺,不仁道的對待,讓一旁的呂布也略帶著無奈。
「……。」呂布聽從命令,無情的殺害。
※  ※  ※
白龍站在毀壞的村莊中,看見了血流成河,那攀延在山路上的小徑,都是橫屍遍野,村子內無一活口,眼前不堪入目。
白龍大步的走著,希望能在這堆堆屍骨中尋找到生還者。
皇天不負苦心人,才出村口外的長道,便發現一女子渾身是血的昏迷於路中,一襲白衣,卻令人觸目驚心。
白龍上前確定了女子尚有一口氣在,便將其扶起。
他仔細的瞧了瞧懷中嬌弱的身子骨,眉頭緊鎖,害怕的神情還未除去。
「人類….何智之舉?」
白龍長長的嘆了口氣,施力將女子抱起,眼神也再次飄落在女子清秀的臉頰,那是一股脫俗的氣息慢慢的自女子的體內發出,雖血色略染了她的烏髮蟬鬢,但細腰雪膚的她還是惹人憐惜。
彷彿是個不識人間煙火的花朵,讓白龍看的著了迷。
半晌,他理了理頭緒,拋下這奇妙的想法,抱起女子便長揚而去。
※ ※ ※
「爹!…不要!」
女子的哭喊聲讓白龍包紮的手停留了一會兒,看著她背部的刀傷,深狠的傷口烙在她白皙的肌膚上,相信….也割在她的心海中。
他聽見她在哭的聲音,是心在淌血的哭泣聲。
「她的心…跳的好複雜。」白龍異人的耳力清楚的聽見了女子的心跳,而此話一出,似乎驚動了睡夢中的她。
「…. …。」
女子慢慢甦醒過來,而眼睛卻還是緊緊的闔上,淚水不斷的滑落下來。
「妳醒了?要點糧食充飢嗎?」白龍貼心的遞上了床邊的乾糧,但她似乎無動於衷。
「…. …。」
女子依舊默默的留著淚水,不發一語。
「人死不能復生,節哀吧!」白龍輕聲安慰著,並為她穿回了外衣,深怕他單薄的身子受不住風寒。
女子這才坐起了身子,睜開她淚眼汪汪的明晰,閃爍燈光下的明晰流盼,是讓人如此不捨。
「多謝公子救命之恩….。」女子緩緩的道出自己的謝意,但神情依舊尚未恢復。
女子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扶著牆壁站立起來,走到白龍的跟前,緩緩的跪下。
「小女子身無分文,不知如何報答公子….」
見狀,白龍立即上前攙扶,絲毫不敢鬆懈,深怕她再度昏厥過去。
難道什麼禮數就比命重要嗎?人類到底是用什麼來思考的?白龍獨子在心理怒罵著。
「姑娘言重了,舉手之勞,何需掛齒?方才為了幫姑娘療傷,才斗膽褪去姑娘的衣裳,望姑娘海涵。敝姓白,單名龍。」雖不喜愛被禮數拘縛,但白龍避嫌的向她做了說明。
「先生何出此言?大恩大德,沒齒難忘。小女子…..閨名伶芸,家父姓顏。」顏玲芸想起身,但因拉到了傷口而痛吟了聲。
「公子救命之恩,無以回報。願為公子之侍,以報答恩惠。」語畢,顏玲芸又再度跪下了身子。
「快快請起,此事,白某心領了,但白某一生漂浮不定,四處為家,無法給顏姑娘妥善的照顧。」白龍扶起了顏玲芸,小心翼翼的讓她回到床上。
真該死,她就是要一直這樣虐待自己嗎?
白龍不悅的皺起俊眉。
「公子….請收留芸兒吧!要不,芸兒便無處可去了…。」顏玲芸說到此痛處,淚水又再次崩潰,如洩洪般的潰堤。
「顏姑娘,在下不會在妳受重傷時離去,我可以答應妳,等妳的傷養好了,再去別的村子給妳找戶好人家收留妳,好嗎?」
白龍誠懇的說著,畢竟人龍有隔,他要去哪裡,以他的龍形不一會兒功夫便飛到了,若帶上一位弱女子,難以擔保是否可以完成他這次的巡視。
更何況,他可不要一下凡就惹上一個大麻煩!
「既然公子如此堅決,那芸兒也不勉強了。」顏玲芸眼底的悲傷又濃上一愁,這看在白龍眼中,心不知為何揪在一起,百般不快。
這是什麼感覺?這般滋味他千年來從未有過,現下卻一絲絲的侵襲著他的腦海,讓他不知所措!
白龍為此俊眉糾結在一起,這疑惑讓他迷惘。
「公子?是否有心事困惱?」顏玲芸出聲引住了他的注意,並溫柔的伸出雙手溫暖了白龍的手掌。
這個舉動讓白龍的心跳再次漏了半拍,他連忙收起了手,但他明顯的知道自己正在慢慢淪陷在這小女人的魅力下。
看著顏玲芸的朱唇皓齒,白龍身子起了莫名的震撼。
「公子,既然不能服侍公子…。」顏玲芸看了白龍的舉止,也略猜到他的想法。
「芸兒無以回報…唯有以身相許…。」
顏玲芸起身,將剛穿上的衣物再次褪去,上身只剩下單薄的肚兜,跟一簍小裏褲。
「不!」白龍大聲喝止,這讓顏玲芸嚇的退了半步。
「顏姑娘,白某並非此等人渣敗類,姑娘似乎誤會什麼!」白龍隨手抓起地下的衣物,一股腦的塞到了顏玲芸手中,蓋住了大數春光。
「是芸兒自做聰明…望公子見諒…。」顏玲芸似乎也讓方才的大喊驚嚇住,說話也小聲許多。
「顏姑娘好好養傷吧!白某就不再打擾了。」給予她憐惜的眼神,自白龍最大的極限。
他決定自行離開了房間,留下一個空盪跟衣衫不整的顏玲芸衾寒孤枕。
※ ※ ※
方才要是他稍稍把持不住,也許便釀成大禍,他氣憤的往自個身上賞了一拳。
「別忘了,這只是工作。」他再次提醒了自己,她只會是個麻煩!
但雖嘴上如此,他的心卻還是背叛了他,一點、一點的留戀在房裡不肯出來…。
這種微妙的感覺,停留在她的豐姿豔麗,而才離開白龍的視線沒多久,他竟想起她的嫣然一笑。下回,在對上她秋波微轉,自己是否還能做出此種理智決定?現下,連他自個兒都不知道了。
上天怎麼跟他開了這麼大個玩笑?一下凡就給他碰上個左家嬌女,還直搗他原本鐵石的心窩,在裡頭亂攥。
也許,這是上天賜給他的新考驗吧!他定能夠平安過關!
這是他心中給的說詞,他不怕誘惑。
※  ※  ※
「爹,女兒不孝,未能保護您…讓你老人家含怨逝世…望您能原諒女兒…。」
顏伶芸眼中泛淚的看著窗邊皎潔的明月,一陣心酸又上了心頭。
「女兒苟存於世…,白公子為人正直,並非貪財好色、貪生怕死之輩。爹…你就放心吧!女兒會過的很好的…。族人的仇恨…女兒會竭盡所能…。」
顏伶芸繼續對著月亮說著,只希望能讓天國的爹爹能夠早日安息。
族人的仇恨呢!她真的可以完成此次族人給予的任務嗎?顏伶芸的心有些背叛了背負的使命,偷偷的開始小小幻想,那個敲她心門的公子…。
※ ※ ※
調整自己的心韻後,白龍不忘正事,他必須要好好的調查一番,這個世代,到底如何的世界?爲什麼到處都是戰爭?
換上了夜行衣,將俊俏的臉龐隱藏在黑暗的頭巾之中,如同黑夜著的閃電,快速的屋簷上移動著。
董卓軍營
「貂蟬,不愧是我的愛妻呀!哈哈哈哈!」
董卓粗魯的笑聲傳遍了整個軍營,這個暴政之下,唯獨只有他在主帥營享樂著。
貂蟬一身青絲羽衣,在董卓面前翩翩起舞,婀娜的身采,優雅的舞姿,輕盈的跳耀在紅布毯上,彷彿一尾美麗的燕尾蝶在花叢間飛舞著。
她的一蹬一跳都顯得性感撫媚,引著董卓性慾大漲,難以自治。
董卓一把將貂蟬抱到懷中,藉著酒意,絲毫不顧身旁的侍女、守門兵,粗暴的撕開貂蟬的青絲外衣,酥胸便若隱若現的暴露在他面前。
董卓似乎還不滿足,污穢的嘴便到了貂蟬潔白的肌膚上吸允,留下一道道明顯的吻痕。
侍女都在一旁看的於心不忍,對貂蟬投於同情的眼光。但貂蟬卻毫無閃躲,任憑他粗魯的在自己身上留下任何記號,她依舊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而目光早已失焦。
這種暴君,如果能給她個願望,她真想受暴殘害下的犧牲品只有她一人。貂蟬閉上了雙眼。
「君上!呂布求見。」自營帳衝出個不速之客打斷了董卓的動作,但這並未讓他不悅,董卓的笑臉依舊。「讓他進來。」他放下了貂蟬,不給予任何命令,只隨心的拿起木桌上的酒杯,添上幾杯。
「連對自己的女人都這般殘忍,這人真是禽獸不如。」白龍在帳棚上窺視著,並低聲咒罵董卓的不仁道。
「小姐…。」侍女適時拿出一套完整的外掛,批覆在貂蟬的身上。貂蟬撿起方才被撕碎的衣料,露出了被抓紅的手臂,令人憐惜十分。
入門進來的呂布見狀,萬般不捨的看著她,但是此種神情在見到董卓同時,消逝了。
「奉先兒!過來!」董卓對他大聲的召喚著,手上拿著裝滿酒的杯子,對他熱情招手。「蟬兒,你也過來!」他像看透什麼似的對他們兩笑了笑,那邪佞的嘴臉,讓人看了便覺得噁心。
「白公子怎會來董卓的軍營?」正在他們飲酒做樂之際,一道來自黑夜中的影子,毫無預警的來到白龍身邊,並輕輕拍了白龍的肩膀。
白龍驚訝的拿起手中匕首,架在黑影的的脖子前,龍的本性也顯示出來。白龍的眼神凶狠的看著黑衣人,而眼珠也變了赤,毫無溫度的瞪著。
「白…白公子…。」顏伶芸細小的聲音自黑巾下傳來,帶著無比的害怕,來自白龍變化。
「玲芸…為什麼你在這?」白龍再次為同一個女子吃驚,也因她的聲音讓白龍的變化消失,回覆平常。
「我方才見你出了門,隨後便跟了上來,想要看看公子是否有芸兒可以幫上的地方…於是芸兒就偷偷跟了上來…。」
顏玲芸露出了鮮嫩欲滴的臉頰,張著水汪汪的大眼,無辜的向白龍看去。
「你會功夫?」看著她弱不經風的小小身軀,壓根沒想過她竟然會武功。
「芸兒會一點點皮毛,但多少不會成為公子負擔的,請公子放心。」她笑咧咧的說著,彷彿方才的苦痛已經過眼雲煙。
這般莞爾,又略打動白龍的心房,但馬上白龍又板起臉孔想到下一個問題。
「但你受了重傷,還這樣四處溜達,拿生命說笑?」略帶責備的語氣說著,緊皺的眉頭說明了他的擔心。
「公子就別擔心芸兒了,芸兒也擔心公子才尾隨的嘛!」顏玲芸嘟起小嘴,耍起小任性,純真的氣息讓白龍再次心動。
「公子,怎麼著?芸兒的臉上有什麼異樣嗎?」顏玲芸睜睜圓亮的大眼,好奇的再看一看。
「不!沒事。」白龍甩開自己怪異的想法,將思緒又拉回吵雜的帳棚下。
該死,怎麼顏玲芸總是可以輕而易舉的打亂他思緒?
白龍重重的甩甩首,再次認定這只是無聊幻覺。也許是太常來凡間了吧!連凡人的七情六慾都惹上身了!
貂蟬舉起了青銅打造的酒壺,為董卓添上一杯醇美的女兒紅,嬌滴滴的三寸金蓮走到了董卓跟前,遞給董卓。
「丞相,讓奴家為您敬上最後一杯吧!」貂蟬屈身跪著,將酒杯盛重的奉上,如同方才的粗暴對待不在,她將自己視為魁儡。
「一杯怎夠?今夜不醉不歸呀!哈!哈!」半醉的董卓帶著濃重的酒氣說著。「愛卿!來!待愛妻為你添上一杯!」他肥壯的手舉起酒杯,因醉酒而掉落在貂蟬的衣襬上。
貂蟬將杯子撿起,盛滿了酒,一樣拿給了呂布。
但在兩人相碰之際,呂布夾帶情感的眼神濃濃的看向她,貂蟬忍辱負重的嘴角拉了拉,給予她輕輕的微笑。
「義父,待兒敬上一杯。」
呂布一飲而盡,反舉杯子見證了他已喝盡。
「來,喝!哈!哈!」董卓笑不龍嘴的飲著醇酒,臉上盡是得意。
恕不知這份得意是多少破碎的家,血流成河的村莊換取而來。
呂布將水酒高舉,一飲而盡,見了底,瞬時提起那跟隨他多年的方天畫戟,向董卓龐大的身軀刺去。剎時,血腥的染紅了杯中的女兒紅,更染紅了貂蟬身上輕薄的羽衣,引起侍女的一陣喧然。
「….呂布….你….。」
董卓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在拔起方天畫戟那刻,血濺四方,婢女驚嚇的跑出軍帳。
「義父,得罪了。」呂布向董卓跪下,慎重的磕了三聲響頭,隨後抱起癱軟在一旁的貂蟬,想要長揚而去。
「哈哈…..哈….死了…他終於….死了,死了,死了…。」貂蟬崩潰般的嘶吼了數聲,無力的癱著。
「…………。」呂布不忍的緊緊摟住她,用身體施予她溫暖。邁向大門之際,董卓的最後一口氣,用肥胖的手臂擋去了他的去路,呂布卻一點都不再留情,用腳重重的踢開了他。
這一踢,使董卓的血往上濺起,剛好落在顏玲芸的眼角上,使的她一時機驚慌,叫喊出聲。
「阿!血…。」
白龍及時掩住她的嘴,但卻已來不及,呂布敏銳的耳力早已聽見,奮力拿起沾滿血跡的方天畫輯,往帳篷上刺去。
顏玲芸一陣驚慌還未醒,根本來不及閃躲,便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武器往自己刺來。
「快走!」白龍施力將她推開,摀住被刺穿的腰際,但血還是如噴泉般的湧出。
「公子…!!!!!」顏玲芸眼淚不聽使喚的自行滑落下來,奮不顧身的擋在白龍身前,勢死抵擋。
「來者何許人也?」呂布目含凶光的瞪著他們,又見兩人不肯答話,怒氣再起,又提起了武器奮力刺上。
「發什麼呆?快走!」從一旁緊急趕來的楊紫煙一揮衣袖,便領出一團團煙霧,掩護著兩人離開。
「賊人!哪跑?」呂布向前蹬了步,不料貂蟬因驚嚇過度而昏旋過去,呂布即時再緊抱了她。
「蟬兒!」
顧不得其他,呂布只有個想法,就是把貂蟬送回休憩,其他的都已不重要。
※ ※ ※
白龍居
「你真是……去董卓軍營做什麼呀?找死啊!這個朝代三國頂立,我們又不能串改歷史,你也別做調查了,別忘了我們的任務,就是找出萬惡源頭,並幫助無辜。如今我們要做的,就去照顧些在戰爭下的犧牲者。」楊紫煙為白龍包紮著傷口,並用繃帶緊緊的拉住,引起白龍身體一陣疼痛,瞪起了紅眼。
這個多管閒事的老古板,這回一下凡就學會人家捏花惹草了,看你這個大麻煩怎麼收拾!楊紫煙幸災樂禍的竊笑著。
「這種傷有何好包紮?明天天一亮,傷口就會消失了,何必多此一舉?」
楊紫煙不顧他的反對,又將繃帶狠狠的拉緊一綢。
「白龍先生,你現在在凡間,你想讓外頭那個美麗的小姑娘知道你是一條活生生的龍,嚇倒不成?」楊紫煙半威脅的說著,得意的邪笑著。
欺負我嘛!看我怎麼報仇!
楊紫煙報仇心態,乎緊乎鬆的玩弄著白龍的傷口,讓白龍痛的狠狠的怒吼了一聲,眼睛也變成血紅色的令人害怕。
但同為龍的楊紫煙不痛不養的向他吐吐舌頭,調皮的辦了個鬼臉。
「你可不要恩將仇報,要不是我跟風浩及時趕到,你的小美人怎麼可以得救呢?還不快快向你的恩人磕頭謝恩!」她可得意了,幾千年相處下來,都讓白龍佔上風,今天可變她偉大了呢!
「想的挺美!快叫風浩將你帶走!!離開我的視線!」白龍毫不領情的對她大聲下逐客令,絲毫不憐香惜玉。
「你確定?」楊紫煙挑挑柳月眉,懷疑的問道。
「當…。」白龍止住了原本要說的話,這鬼靈精怪的丫頭,有可能就此罷休?他懷疑起這個可能性的多寡。
果然他的懷疑奏效,楊紫煙突然大聲哭喊,引起屋外的莊風浩、顏玲芸的注目。
「哇…嗚…。」
「你…給我閉嘴!」白龍想制止,但為時已晚了,關注的兩人已聞聲而來。
「公子!你沒事吧!!」
顏玲芸雖是聽見哭聲而來,但是滿心只有憂心白龍的她,上前扶住了床上的白龍,關心問道。
楊紫煙見沒人理她,又放大了哭喊的音量。「白龍他欺負我啦!救他還要趕人家走!!嗚…。」
莊風浩笑著搖搖頭,輕撫著她的長髮,輕聲安慰著。
「白公子…這姑娘跟這位公子是…?」顏玲芸好奇的提出了問題。
「莊風浩、楊紫煙。」白龍靜靜的說了兩個名字,不願再多做解釋。
顏玲芸起身,對兩人行了禮。「芸兒見過莊公子、楊姑娘,感謝方才的救命之恩。」
「不用謝!不用謝!」耳根軟的楊紫煙一聽到客套話,心花朵朵開。「咱們從小一起吃飯,一起睡覺,還一起洗澡呢!」她笑冽冽的說著。三條龍在湖裡戲水,就算是洗澡了吧?反正龍形也沒穿衣服阿!說洗澡不為過。
「一起…洗澡?」顏玲芸聽的目瞪口呆,她頭一回聽到這荒唐的對話。
「別聽她胡扯!」
白龍冷冷的瞪了她一眼,提醒她別再開口說話。這番話兒,任憑誰都會想入非非吧!這個笨蛋,竟拿這個當話題,壓根兒不想活了!
「我又沒胡說,反正以後我們在一起的時間還久的呢!」楊紫煙口不遮言的繼續說著,毫不忌諱。
「紫煙,別說了,讓白龍休息吧!我們先回去,待空暇之時再登門造訪。」莊風浩替白龍解圍,適時拉開了楊紫煙。
「顏姑娘,他的傷勢不嚴重,只要休養幾日便可恢復,在下先行告退了。」楊紫煙本想掙脫他,但始終掙脫不了莊風浩強而有力的手,只得任由被抓走的命運。
「芸兒,你別只擔心我的傷,你自己背上的刀傷比嚴重多了,怎麼今晚還追上我?你可知道我多憂心?」白龍不捨的撫摸她雪白的背部,但奇蹟似的發現已經不像稍早那般明顯,而且已結疤。
「多謝公子勞心,芸兒身上有祖傳的藥方,只要不是攻心的傷口,不用幾個時辰便可以結疤。」因為白龍的貼心關懷,使顏玲芸紅潤了雙頰。
「是嗎?那便好。」白龍安心的閉上了雙眼,腰際上的繃帶讓他感到不自在,他活動活動了筋骨。
這該死的楊紫煙,公報私仇,看回去他要怎麼收拾她!
「呂布竟然殺死了自己的義父,彼此利用,竟落如此下場,無辜依然是百姓。」顏玲芸眼角衘著淚,為百姓所不忍。
「芸兒別哭了,呂布也不會有好下場。」不善溫柔的他,如今卻被她的善良打動。
顏玲芸輕搖了搖頭,低頭私語。三國分裂還在的一天,百姓都不會有好日子…。」
善心如她,顏玲芸爲百姓擔憂著。
「不管如何,往後你都不會是一個人。」這句話才剛開口,白龍就被自己的言語給驚住,略帶懷疑的心態問著自己的失常。
「公子…我…我…。」顏玲芸欲言又止,面有難色。
「有何事?但說無妨。」白龍不喜歡麻煩,只輕聲描述了句。
「公子…。」
顏玲芸激動的跪在白龍面前,淚水又跌了下來。
「公子,芸兒求求你,讓芸兒陪在公子身邊服侍您吧!不管多麼辛勞,芸兒一定會跟隨公子到天涯海角。所以…求求您,讓我跟著您吧!」
白龍微皺了眉頭,他不懂,為何千年來都沒有的情感,會一時之間全在她身上找到了?
也許是真的跟凡人相處久了,連他天上的書卷,也都是盜竊…不,凡間借閱而來。害的自己學了些不該學的東西。
「起來吧!」白龍似乎投降了,他不能將思緒從顏玲芸身上取回,只得選擇一個讓自己覺得麻煩的選擇。
「以後就麻煩妳了!芸兒。」
對於這個決定,他沒有再多言語,話中平淡冷漠,就像是例行公式般的說明著。
也罷!就算在天上,也有小仙服侍他,現在下凡來,多個侍女應該也不為過吧!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