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月光物語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懶散星人,最大的夢想每天能睡到自然醒,當隻幸福的小米蟲^^
喜歡異想天開,唯一遠大的目標就是用文字記錄下自己所想的故事與大家分享,為此不斷的在奮鬥ING 
         月光物語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懶散星人,最大的夢想每天能睡到自然醒,當隻幸福的小米蟲^^
喜歡異想天開,唯一遠大的目標就是用文字記錄下自己所想的故事與大家分享,為此不斷的在奮鬥ING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天堂鳥系列 >> 黑貓偷了心

點閱次數: 3375
   黑貓偷了心
編號 :002
作者 月光物語
繪者
出版日 :2013/1/2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司徒雪玲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沒擔當又自大的男人,
結果這個男人兩樣全佔齊了!
原本以為不會再和這個性格惡劣的男人見面,
卻沒料到命運竟然把他主動送到她面前。
但是他們之間的孽緣也太深了吧!
他不只明面上是她老闆,現在暗底下又成了她最新的保護目標?!

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展旭傲就覺得司徒雪玲雞婆又愛管閒事,
讓他忍不住一再故意的與她爭鋒相對。
然而在越演越烈的鬥爭中,他卻好像不知不覺受到吸引……
還來不及釐清自己的心情,身邊的危機卻已經到來!
在一次追殺中,展旭傲終於發現了身邊易容成男人的保鑣竟就是雪玲!
既然她都自己送上門了,那麼就別怪他緊緊抓住不放手!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說起美國的夏威夷,人們就會想起陽光,沙灘與美女,這裏是度假的絕佳選擇。
一間位於海灘旁完全由木頭所搭建出來的度假小木屋被喧鬧聲所包圍,可小木屋內卻十分安靜,一個黑發藍眸的混血美女正坐在椅子上,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看著電腦螢幕,十指飛快的在鍵盤上舞動。
停下手中的動作,女子舒展了一下筋骨,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冰水喝了一口,剛準備去屋外放鬆放鬆就聽見消息傳進電腦的鈴聲響起,無奈只好再次坐到椅子上,查看起消息。
原本不耐的表情在看見這則消息後消失不見,女子冷漠的臉變得有些凝重。
抬頭望了眼正在屋外沙灘上做日光浴的少女,女子的唇角勾起無奈的苦笑。
這下要被頭兒給念死了。
不出女子所料,當她走出屋子把這則消息告訴夥伴們之後,就收到了一片聲討聲。
「我們現在在度假,蘭,你就不要接什麼鬼任務了啦。」躺在涼椅上的黑髮少女司徒雪玲摘下臉上的墨鏡,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
「如果可以拒絕,我早就拒絕了。」羅思蘭無奈的告知。
「到底是哪個不識相的傢伙!」雪玲皺起眉,嘟囔道。
「進來再說吧。」發現周圍走過的遊人都在看他們這群外表出色、各有特色的夥伴後,羅思蘭知道這可不是談話的好地方。
「OK。」雪玲帶頭起身,其他人緊隨其後走進屋子。
J.K傭兵團,以代號為黑貓、獵鷹、靈狐、飛虎、狂獅、豺狼的六人組成,是現今最具傳奇色彩的傭兵團,至今無人知曉他們的真實容貌與身份,出道至今無一失手的完美戰績全是人們所津津樂道的事情。
但此時這六個具有傳奇色彩的人正毫無形象的坐在小木屋裏邊吃刨冰,邊聽羅思蘭說明任務。
吃完最後一口刨冰,六人的首領司徒雪玲舔了舔唇,隨口道:「簡單來說,就是一群恐怖份子綁架了一群科學家,然後向FBI的人索要三億贖金,而那群大叔自己沒本事救出科學家們,所以要我們出手咯?」
「就是這樣沒錯。」羅思蘭點頭。
「無聊。」雪玲明顯不感興趣。
「接吧。」六人中最沉默的雷影哲竟然主動開口要求。
眨了眨眼,雪玲掃了雷影哲一眼道:「影哲,你發燒了嗎?」雷影哲可是六人之中最討厭麻煩的人哎。
「我很正常。」雷影哲有些哭笑不得的回答,「那群恐怖份子手上有一種我很感興趣的炸彈,我想弄一顆回來研究一下。」雷影哲不但是J.K傭兵團的成員,還身兼軍火商。
「既然你想去,那就去玩玩咯。」司徒雪玲很爽快的答應了。
雖然她討厭在夏天活動,但這是夥伴的請求,那也只好忍耐一下。
和FBI取得聯絡後的半小時內,六人就搭乘自己的私人直升飛機來到研究所。
走下飛機時,六人已用不同的與他們代號相符的半截面具掩蓋了他們的半張臉,這麼做一來是因為他們太過年輕,不想讓人產生不可靠的感覺,二來是因為他們希望自己除了傭兵團成員這個身份外,還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生活,所以每次出任務他們都不會以真面目示人。
和人打交道的事他們一向由代號飛虎的馮來處理,這次當然也不例外。與FBI局長握了握手,馮說道:「您好,我是J.K傭兵團的飛虎,我們願意接受你們的委託,並保證一定會完成任務,但我們有一點要求希望你們能答應。」
「請說。」
「我希望在未來的半小時內,你們的人能全部待在外面並且不要有任何舉動。」
「沒有問題。」FBI局長爽快的答應了,反正只要能把這些科學家救出來,別說一個要求,就算一百個他也全部答應。
「好。」點點頭,馮向夥伴們打了個眼色,幾人聚到一旁開始討論作戰計畫。
雪玲鋪開羅思蘭取得的這個研究院的總建築圖,指著上面的幾個點道:「這裏是電腦室,蘭先潛進去控制這個研究院的所有監控設備,然後找出科學家們被關押的地方。」
「瞭解。」六人中專門負責情報收集的電腦天才羅思蘭點頭。
「科學家們估計已經受到不小的驚嚇,貿然闖進去,想必也無法保證他們不慌亂,馮和蜜兒,你們就負責安撫他們的情緒,不要讓他們四處亂跑,保護好他們直到任務結束。」
「OK。」馮是六人中脾氣最好的一人,而瑟蜜兒則被譽為擁有天使微笑的女人,所有這個任務由他們兩人做,最合適不過了。
「艾倫,影哲,你們就負責掃蕩那些小嘍嘍們,而我,則去會會他們的頭頭,還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眾人齊聲道。
「好,行動。」一聲令下,六人潛入了研究院。
司徒雪玲雖然是六人中最年輕的一人,但她所擁有的天才頭腦和矯捷的身手卻是所有人都比不上的,雖然平時會像個普通的小女孩一樣和夥伴們撒嬌,但關鍵時刻,她卻是最可靠的指揮者,對於司徒雪玲,所有人都給她予無條件的信任。
無聲無息的潛入研究院根本就不用花費他們多大的力氣,成功潛入之後,幾人就按計劃分散開行動。
正在監視著整幢樓中一舉一動的恐怖分子們完全沒有注意到身後的門被人輕輕推開,一個女子正邁著貓一樣悄然無息的步伐靠近他們。
直到其中一人聽見身邊的夥伴發出一聲悶哼,他剛一轉頭,就輪到自己被手刀劈暈摔倒在地。
一切都照著司徒雪玲的計畫進行,羅思蘭很輕易的就控制了電腦室,把暈倒的三人拖到一旁的角落,她便坐到控制台前,聯繫了夥伴們。
「一切搞定,放手幹吧。」
「OK。」早就等待得不耐煩的其他人立刻展開行動。
做清理工作的艾倫揮出一拳,又一個倒楣的小嘍嘍倒地,邊打他還邊抱怨。
「真是無聊,他們真的是恐怖份子嗎?怎麼這麼不禁打。」
「是你下手太重了。」雷影哲抿著唇道,乾淨俐落的解決了自己對手。
我下手重?艾倫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一拳打倒一個的人有資格說我嗎?
而另一邊,馮和瑟蜜兒也順利的完成了他們的任務,安穩的待在房間裏保護科學家們,等待事情結束。
獨自待在房間裏的馬克突然感到到了一絲不安,抿了抿唇,他從視窗望向外面,FBI的人依舊老實的等候在那裏,沒有再採取什麼貿然進攻的舉動,而約定的時間也只剩下半小時,明明這一切都按著自己所想的走,可為什麼他總覺得有些不安呢?現在的一切彷彿都像暴風雨前的寧靜一般。
思考了片刻,馬克還是決定去關押科學家的房間看看。
誰知剛打開門,他就看見了一個頭戴黑貓面具的男子站在門口
「嗨。」舉起手,黑貓男子笑著打招呼道,而外面,馬克全部的手下都倒在了地上,處於半昏迷的狀態。
微愣過後,馬克恢復了鎮定,詢問道:「你是誰?」
不錯,夠冷靜。雪玲面具下的臉上浮現起了滿意的笑容。
「我是黑貓。」
黑貓……馬克想他知道破壞他完美行動的人是誰了,J.K傭兵團,這下輸得也不算冤了吧?
「投降吧。」雪玲有些欣賞馬克,所以開口勸說道。
「很遺憾。」搖了搖頭,馬克立刻出手攻擊了雪玲,「我拒絕。」
反正橫豎都是一死,死在黑貓的手下也值得,總好過逃回去受到大長老的懲罰,一想起那個俊美男人的狠毒手法,馬克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果然是很遺憾呀。雪玲也搖了搖頭,回擊絲毫不留情。
一個掃腿,馬克拉開了他與黑貓之間的距離,趕忙從口袋裏掏出槍對準了黑貓。
「這是耍賴的喲。」雪玲站穩後,笑道。
「為了能活命,適當的耍些手段也是必要的。」原本已經抱有必死心理的馬克突然想到如果他能殺了黑貓的話,那他就能將功補過了,在這種生死關頭,人的求生意志都非常強烈,只要有一絲希望,就會緊緊抓住不放。
「我也這麼覺得。」聳了聳肩膀,雪玲以極快的速度抽出槍,射擊。
放在扳機上的手無力再扣下,馬克瞪大著眼,看著雪玲倒在了地上,他直到死都想不明白為什麼有人開槍的速度能有這麼快。
「其實我很討厭槍械的,硝煙味真難聞。」皺了皺鼻子,雪玲轉身和夥伴們匯合去了。


奢華的豪宅內,一個俊美的男子滿臉慈愛的餵著懷中宛如瓷娃娃般可愛的女孩子吃飯,臉上始終掛著溫和的淺笑,可和男子待在同一客廳裏的其他人則渾身都在冒冷汗。
將一碗飯全部餵完後,男人細心的拿出手帕為女孩擦了擦嘴,然後伸手將她抱在懷中,撫摩著女孩柔順的長髮,男人抬眼掃向眾人,所有人都抖得更厲害了。
「都已經做了周密的佈局了,竟然還會失敗,嗯?」男人的嗓音很有磁性,但此時在其他人耳中聽來卻如同惡魔的聲音一般。
「對,對不起,白長老,是我們的失誤,我們沒有料到FBI竟然會請J.K傭兵團的人前來幫忙。」總負責這次行動的人一邊擦著額頭上的汗,一邊解釋道。
「我不想聽解釋,我只要結果,既然失敗了,你就該受到懲罰。」白洛的眼神異常冰冷,「查姆。」
「是。」始終站在男人身後的查姆向房間裏的其他保鏢使了個眼色,他們就走上前架走了男人。
「不要,白長老請再給我一次機會,求求你了!」男人淒慘的叫聲響起。
「好吵。」白洛皺起了眉道。
保鏢領會,一個手刀把男人給劈暈了,其他人看著被帶走的男人,都不忍地低下了頭,他們都明白一旦失敗了,面臨的將會是什麼。
「好了,不用擔心,只要你們不失敗,那就不會有這種下場,明白嗎?」白洛笑道。
「明白。」
「下去吧。」不想再看這群臉色鐵青的廢物,白洛揮了揮手。
一得到特赦,眾人都以最快的速度逃離了這個大廳。
像白癡一樣,白洛冷冷的看著眾人狼狽的樣子,哼了一聲。
「長老,威裏斯先生來了。」一個僕人報告道。
「讓他進來吧。」
「是。」
白洛的目光落到桌上的報紙,有些不耐煩的把報紙揮到了地上。
J.K傭兵團嗎?這次就算了,下次如果你們再敢防礙我,我就要你們好看,現在,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察覺到有人走進大廳,白洛抬起頭,露出了溫和的微笑。


完成任務後就回到夏威夷度假木屋的幾人第二天一早就聚集在客廳裏,馮手裏拿著一份報紙宣讀道:「神秘的J.K傭兵團再闖奇跡,完美解決恐怖危機。」
「記者真是群無聊的人。」雪玲坐在餐桌旁,一臉滿足的吃著瑟蜜兒準備的早餐,對這種無聊的新聞表示鄙夷。
「的確是這樣沒錯。」其他夥伴也附議。
「雪玲,你準備什麼時候回去?」馮隨手將報紙扔到一旁,看著司徒雪玲問道。
馮是六人中年紀最大的人,他一直都將年紀最小的雪玲當做妹妹般照顧與疼愛。
「再過段時間吧,等快開學了再回去。」二十歲的司徒雪玲還是在校大學生。
「說起來,雪玲,你這學期就該實習了吧?」因為瑟蜜兒也曾在中國讀過書,所以對中國的教育制度還算熟悉。
「嗯,是啊。」點點頭,雪玲喝了口牛奶。
「畢業後有什麼打算嗎?」馮問道。他倒不是擔心雪玲之後的生活,反正她銀行裏的存款也已經多如天文數字,馮只是不希望雪玲畢業之後無所事事,畢竟她還這麼年輕。
「不知道,先實習了再說吧。」聳聳肩,雪玲表示不用擔心,「放心吧,馮,如果我畢業後沒事幹,我就去你公司給你當小工。」
「你說的哦。」馮被逗笑了起來。
「當然。」認真的一點頭,雪玲表現的誠意十足。
「我們下午就要走了,你自己小心點。」羅思蘭叮囑道。
「放心啦,放心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雪玲撇了撇嘴抱怨道。
「在我們眼裏,你永遠都是個小孩子。」伸出手揉亂了雪玲的頭髮,馮溺愛的說道。
雪玲笑了起來,她真的很高興能有這樣一群夥伴,雖然她是孤兒,但對她來說,他們就是她的家人。
當天下午,馮等人就陸續離開了度假木屋,留下雪玲一人。
當偌大的屋子裏只剩下雪玲一人後,窩在沙發上的她把電視的聲音開到最大,只是孤獨的感覺還是無時無刻的縈繞在她身邊,雪玲忍不住苦笑,真是的剛才才放了大話叫他們不要擔心,可結果自己還真不爭氣。
抓了抓頭髮,雪玲起身關上電視,拿起外套,就朝門外走去。
與其一個人待著,還不如出去散散心吧。


司徒雪玲很喜歡買東西,可她從來不買女人喜愛的衣服與首飾,而總是買一堆在別人眼中看起來異常奇怪的東西,可雪玲對此卻樂此不疲,才外出一會兒,她手上就拿滿了戰利品。
感覺有些累了,雪玲就在一家露天咖啡館坐下,點了杯咖啡,休息起來。
五點多的夏日街頭,太陽才剛剛開始落下,夕陽籠罩在天際,雪玲微微瞇起眼,欣賞著這美麗的景象。
突然,女人的尖叫聲在大街上響起,雪玲下意識的轉頭望去,只見一個小女孩為了撿皮球而跑到了馬路中間,而此時正有一輛黑色轎車快速駛來。
雪玲想也沒想就立刻衝了出去,一把抱起小女孩,往一旁滾去,車在她們面前一米處停下,刺耳的剎車聲刮得雪玲耳膜生疼。
一陣沉默之後,司機慌亂的打開車門走下車,來到雪玲和小女孩面前,緊張的問道:「對,對不起,你們沒事吧?」
「沒事,你開車小心點。」本來也是這孩子不對自己跑到了街上,所以雪玲也不好意思多責怪司機,更何況對方的態度這麼好。
「齊格,我們要遲到了。」車內突然響起一個冷冰冰的聲音。
「可是,先生,我想帶她們去醫院看一看。」齊格有些為難的請求道。
「既然對方都說沒事了,你也不要多管閒事了。」車內的人明顯更不悅了。
齊格看了看車內,再轉頭看了看雪玲和小女孩,眼中滿是歉意。
「你去吧。」雪玲也不想讓這個好人為難,開口道。
「謝謝。」齊格感激的說道。
「不必客氣,你總好過某些有錢的冷血男人。」雪玲有些嘲諷的看了眼車內。
齊格一聽此話,臉色變得煞白,趕忙上車想要離開,卻不想車內人的動作比他更快一步,打開車門走了出來。
男子一出現,就引起周圍人的騷動,這個男人長得實在是太英俊了,剪裁貼身的手工西裝使他的身姿看起來更加的挺拔,端正的五官整合在一起只有一個帥字能夠形容,而此時他性感的薄唇緊抿在一起,透露出淡漠之意的黑色的雙眼正緊盯著雪玲,渾身散發出一種不容靠近的氣勢。
「先,先生,我們快離開吧。」齊格不希望這個女孩被遷怒,趕忙勸說道。
「閉嘴。」男人的語氣很差。
「是。」閉上嘴,齊格憐憫的看向膽敢與男子對視的雪玲。
展旭傲上下打量了一下站在自己眼前的少女,即使見慣了美人的他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少女擁有驚人的美貌,精緻的臉上透露出一絲不馴,一頭黑髮因其中挑染的幾絲紫發而顯得更加能襯托出她個人的風格,但最吸引人的卻是她一雙生動的眼睛,彷彿能把人吸入其中的眼睛,即使此時看起來如此狼狽,她也有著吸引人目光的資本。
但很可惜,雪玲的美貌並沒有引起展旭傲的憐惜,他依舊冰冷的嘲諷道:「如果你要醫藥費就請直接報數字,不要在這個裝無賴。」
我,我裝無賴???雪玲一聽此話,險些沒氣暈過去,她司徒雪玲是誰啊!需要為這麼點小錢在這裏裝無賴嗎?雪玲覺得自己被嚴重侮辱了。
看著雪玲氣得發抖的樣子,展旭傲突然覺得很有趣,但表面上卻依舊冷漠。
「你這個混蛋,不要這麼看不起人!」雪玲大吼。
「既然不要那就算了。」不耐煩的看了眼手錶,展旭傲知道不能再耽擱了,轉身準備上車離開。
「你這個傢伙,不要這麼目中無人。」雪玲擋在了展旭傲面前,不讓他離開。
受了侮辱不討回公道,這可不是她司徒雪玲的作風。
「女人,你很煩。」展旭傲冷冷的掃了雪玲一眼。
「男人,你很沙豬。」雪玲也冷笑了起來。
展旭傲細長的黑眸瞇了起來,眼中隱約有了些怒意。從來沒有人敢罵他是豬!
雪玲當然也不甘示弱的回瞪了過去,一時間,街上的人都看著這對俊男美女對瞪的樣子,雖然他們之間的氣氛很緊張,可在周圍人眼裏看來,這卻是一幅賞心悅目的畫面。
「先,先生,我們真的要遲到了。」齊格無奈的提醒道。
「走。」展旭傲忍住了火氣,秉性好男不和女鬥的準則,轉身準備上車。
卻不料雪玲竟然出人意料的踹了他小腿一腳,隨後揚起得意的笑容逕直從展旭傲的面前離開。
被她踹了一腳的展旭傲有些驚訝,這個女孩子的速度好快,他竟然沒躲過去?微微皺起眉,展旭傲的心中升起一絲戒備。
「先,先生?」發現展旭傲一直盯著雪玲離去的方向看,齊格膽顫心驚的喚了一聲。
希望你只是一個意外。展旭傲勾起唇角,彎腰重新回到車上,不然的話,我很高興的告訴你,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不過……你也需要付出一些代價。

第二章


短暫的休假結束後新的學期就來臨,即將畢業的司徒雪玲開始尋找實習公司,運氣不錯的她被分配到『旭日』工作。
說起『旭日』如今可是商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傳奇公司,它是在四年前突然創立的,僅短短一年時間就成為電子資訊產業的龍頭老大,之後開始涉足其他產業,都取得不俗的成績,現今在多個國家都有分公司。
當然『旭日』那年輕有為的總裁更是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據說他今年只有二十八歲,『旭日』是他白手起家獨自創立的,能力超群已足夠讓他成為眾多女性心目中的金龜婿,更別提他那宛如電影明星一般出眾的外表,公司中的許多女職員當初都是衝著他來應聘的。
但以上這些八卦內容和司徒雪玲完全無關,她只是準備當個乖小孩完成學校的課程罷了,並沒有打算趁此機會留在『旭日』工作,所以在面試的當天,她也沒有和其他同學搶好的職位,而是主動提出要去最輕鬆但也最沒前途的資料室實習。
其實雪玲真的要工作的話她也只會考慮去馮創立的『嚴東』,反正她不缺錢,工作只是用來打發時間罷了。
進入『旭日』才短短一個星期的時間,雪玲就和資料室的所有人打成一片,大家都十分喜歡這個有著甜美笑容,長相得更是漂亮的女孩,最重要的是她的個性十分討人喜歡,即使大家並沒有要求,雪玲也會每天早上來辦公室,做好打掃工作,並為每個人泡上咖啡,有什麼工作也都積極主動的做。
總之,資料室的眾人都很高興來了個這麼可愛體貼的實習生。
「小玲,能麻煩你幫我倒杯水好嗎?」TIME歉意的笑了笑,她一手拿著紙巾擦鼻子,一手捂著發燙的額頭。
「TIME姐,你還好嗎?感冒似乎很嚴重啊。」雪玲走到TIME的辦公桌前,關切的問道。
「沒事啦,吃過藥就好了。」TIME笑了笑。
「那你等等,我幫你去倒水。」拿起TIME桌上的杯子,雪玲朝茶水間走去。
從茶水間走出來時,一行人正好從走廊的另一邊走來,雪玲意外的發現為首的男人正是自己在美國遇見的討厭男人,挑了挑眉,她露出一抹壞笑。
迎面走上去,雪玲在經過展旭傲身邊時,失手把杯子打翻了,水全部灑在了展旭傲那件名貴的手工西服上。
正在與其他高層人員討論事情的展旭傲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打斷了,低下頭,他看見了一個隻到自己肩膀處的少女。
「對不起。」慌亂的道歉,雪玲拿出紙巾想要為他擦乾淨衣服上的水,卻不想紙巾白色的碎沫殘留在了黑色的西服上,顯得十分可笑。
「夠了。」展旭傲忍不住抬起手阻擋了雪玲的動作,天知道再被她這麼擦下去,他這套西服就要報廢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雪玲抬起頭看著展旭傲,滿臉無辜。
在看見這張漂亮的臉蛋後,對雪玲印象深刻的展旭傲微微瞇起了細長的黑眸。
「你怎麼會在這裏?」
「總裁,她是這次的實習生。」負責安排雪玲等人工作的人事部經理趕忙回道。
人事部經理對這個漂亮的少女印象很深刻,畢竟她是唯一一個來到『旭日』卻不想爭取好職位的人。
「哦,原來如此。」展旭傲別有深意的掃了雪玲一眼,一次是意外,兩次的話……看來這個人的確有目的。
雪玲依舊掛著一副無辜的表情看著展旭傲,天知道她暗底裏早就笑翻了。
「沒事了,你離開吧。」展旭傲並未多為難雪玲。
雪玲有些意外這個小氣的男人竟然沒有為難自己,不過一想他是公司的總裁,身邊跟著這麼多人,肯定不好意思表現出自己的本性,於是也就釋然了。
「謝謝總裁。」
目送著雪玲離開,展旭傲的目光變得幽深。
「總裁,會議快開始了。」展旭傲的秘書提醒道。
「走吧。」
來日方長,小女生,我有的是時間和你慢慢耗。隨意的拍掉殘留在衣服上的白色紙沫,展旭傲勾起唇角,他十分期待後面的日子。


隔天,雪玲就收到人事部的調動命令,她竟然被調到了總裁秘書室!收到這個人人羡慕的消息後,雪玲的反應卻是無力的趴在桌子上呻吟。
天啊,早知道這樣她就不去惹那個小氣的男人了!
還是辭職算了,這個念頭在雪玲的腦中一閃而過,不過想到如果自己就這麼灰溜溜的逃走了不就代表自己怕了那個男人嗎?
哼,我倒要看看這個男人能拿我怎麼樣!下定決心之後,雪玲整理好自己的東西,鬥志昂揚的前往總裁秘書室報導。
踏進總裁辦公室外的半敞開式工作區域,雪玲有些意外在這裏工作的竟然是兩個三十多歲的成熟女性。
難不成這個男人喜歡年紀大的女人?雪玲暗思,不過眼前這兩位渾身散發著知性美的精明女性的確不是外面那些花瓶可以相比的。
察覺到雪玲的到來,兩位女性都停下手中的工作,抬頭看她。
「你們好。」雪玲一邊笑著與兩人打招呼,一邊暗暗觀察兩人,猜測她們是否容易相處。
「你就是司徒雪玲?」顧蘭笑著詢問,與她精明能幹的外表完全相反,顧蘭是個很溫柔的女性。
「是的。」點點頭,雪玲高懸的心稍微放鬆了一點。
「我是顧蘭,她是蔣玉。」顧蘭的笑容很溫和似乎想要安撫雪玲的不安。
「你好啊,小姑娘。」蔣玉爽朗的一笑,向雪鈴揮了揮手。
「蘭姐,玉姐好。」雪玲也笑了,她看出這兩個應該都是很好相處的人。
「不要怕,雖然這裏是總裁秘書室,但你是實習生,不會有太難的工作給你的,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問我們就好。」蔣玉拍了拍雪玲的肩,說道。
「嗯。」重重地一點頭,雪玲最後一絲顧慮也沒了,她想她接下來的工作日子一定會過得很開心吧。
但展旭傲特地把雪玲調到自己的身邊,自然不是為了給她舒服的日子過。環抱著雙臂,靠在門邊展旭傲冷哼道:「我請你來可不是叫你來聊天的。」
討厭的男人!看見展旭傲閃過惡劣笑意的細長黑眸,雪玲有些惱,但不管怎麼說他現在也是自己名義上的老闆,只得勉強自己揚起笑容詢問:「請問總裁需要我做什麼嗎?」
「那些檔,下班之前全輸進電腦整理好給我。」展旭傲揚了揚下巴,三人順著他的目光望向擺在角落裏的辦公桌,只見整張桌上堆滿整了檔,大家下意識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任憑誰都能看出,展旭傲絕對是在找司徒雪玲的麻煩,但顧蘭和蔣玉都不懂為什麼展旭傲要找一個小女孩的麻煩,在人家第一天來報導的時候就給她下馬威,在她們的印象中他可不是一個這麼閒的人啊。
「總裁……」顧蘭忍不住開口想要替雪玲求情。
「顧秘書如果想要替她求情的話,我可以容許你幫她忙,不過你同時也要完成你自己今天的工作。」展旭傲堵住了顧蘭的話。
「我……」顧蘭還想說什麼,就被雪玲打斷了。
「我做。」
「很好,那就好好努力吧。」展旭傲轉身回自己辦公室。
「司徒……」顧蘭和蔣玉擔憂看著她。
「沒事啦,我一個人能行的。」雪玲露出自信的笑容,要兩人安心,「可不要小看我喲,這種小事我很快就能搞定的。」
「如果實在不行,一定和我說。」顧蘭知道雪玲是不想連累她,也只好接受她的好意。
「好。」點點頭,雪玲坐到辦公桌前,開始忙碌起來。
忙碌的時間總是一晃而過,當顧蘭和蔣玉忙完今天的工作後發現早已過了下班的時間,沒辦法誰讓自家上司是個工作狂,為了這個薪資豐厚的工作她們也只好賣命。
「雪玲,還剩多少沒做完?」顧蘭走到雪玲身邊問。
「快好了,蘭姐玉姐,你們忙了就先回家吧。」雪玲答道,目光始終盯著電腦螢幕,十指在鍵盤上飛快的敲動。
「真的不需要我們幫忙嗎?」第一天就讓雪玲加班,顧蘭覺得很過意不去。
「真的沒問題,我很快就能搞定,明天見,蘭姐。」
顧蘭還想說什麼,卻被蔣玉拍了拍肩,回頭見她在對自己搖頭後,歎了口氣:「明天見。」
「好好幹。」蔣玉向雪玲做了個加油的動作,她看出雪玲是個很要強的女孩,既然她覺得自己能搞定,那她們就應該尊重她。
感激的衝兩人笑了笑,雪玲低頭繼續工作。
顧蘭和蔣玉離開沒多久後,展旭傲就打開辦公室的門走了出來,看見還在電腦前奮戰的雪玲,他的眼中閃過一絲得意笑意。
「司徒秘書,要一起去吃飯嗎?」展旭傲走到雪玲的辦公桌前問,雙眼緊盯著電腦螢幕的雪玲的臉上寫滿了認真二字,使得她明豔的容貌摻雜了一絲凌厲的美感,讓人感覺驚心動魄,展旭傲的目光一下子竟無法從她的臉上移開。
「不去。」雪玲頭也不抬的從口中吐出兩字。
開什麼玩笑,和他一起去吃飯,到明天早上她都別想把工作完成!而且這個小氣的男人提出這個要求肯定是別有用心,她才不會上當呢。
「不去就算了。」展旭傲聳聳肩,轉身離開。
這麼輕易就算了?雪玲抬頭望向展旭傲遠去的背影,閃了下神,不管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等他出招再說!定下心來的雪玲重新投入到工作之中。
一個小時後,展旭傲拎著一袋食物回來,路過雪玲面前時,他發現她依舊維持著他剛才離開的模樣拼死打字。
關上辦公室的門,展旭傲隨手將袋子丟到桌子上,走到書架旁抽出兩本書,拿出放在後面的錄影機,播放了起來。
確定在自己離開的這一個小時內雪玲並沒有進來過之後,展旭傲閉上眼沉思起來。
是她太有耐心了,還是我搞錯了呢?或許要換個法子來試試了。打定主意後,展旭傲拿起裝食物的袋子走了出來。
「給你。」
「幹嘛?」雪玲用充滿戒備的目光看著展旭傲。
「吃吧,我可不想背上虐待員工的罪名。」
雪玲想了想,接過了食物,反正他也不可能在食物內下毒,不吃白不吃。
將吃的給雪玲之後,展旭傲並沒有離開,而是拉了把椅子在她身邊坐下。
「你到底想幹什麼?」雪玲感覺渾身難受。
「你為什麼這麼討厭我?」展旭傲直言不諱的問道。
我嘞!這個男人是想當知心姐姐嗎?掃了坐在自己身旁一臉冷漠的男人一眼,雪玲怎麼看怎麼感覺違和。
確定他得不到答案是不準備離開後,雪玲直言不諱的說道:「因為我討厭小氣又記仇、還愛裝模作樣的男人。」
聞言,展旭傲的眼角抽了一下,她還真敢說!都不怕他這個當老闆的辭退她嗎?第一次被人當面說小氣又記仇還愛裝模作樣的展旭傲內心一陣惱火,恨不把這個無法無天的小丫頭抓起來揍一頓,他在心中深呼吸一口氣,強壓下怒火,一語不發的站起身走進辦公室。
捧著粥喝的雪玲有些詫異的挑了挑眉,竟然沒當場爆發?
幾分鐘後,展旭傲再次從辦公室內走了出來,隨手丟了把鑰匙給雪玲。
「明天一早我來檢查工作,記得鎖門。」扔下這句話後,展旭傲便轉身離開。
雪玲呆了呆,回過神後在心中狂叫,可惡啊啊啊!雪玲怒瞪著展旭傲遠去的背影,眼中幾乎要噴出怒火,這個小氣的男人竟然把她一個人丟在這裏加班!!!


將工作全部完成的時候已經深夜12點了,雪玲一走進家門就直接倒在沙發上躺平,打了一天的字弄得她的兩隻肩膀是又酸又痛,完全都不想動彈。
突然急促的門鈴聲響起,雪玲本不想理會,可無奈對方始終鍥而不捨,被煩得頭疼的雪玲只好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跑去開門,打開門後她竟見到一個意外的身影——J.K傭兵團的夥伴,代號狂獅的艾倫,本職工作則是一個明星。
「艾倫?你怎麼來了?」
「先讓我進去休息一下再說。」艾倫摘下墨鏡,一臉疲憊的說道。
雪玲側身讓艾倫進屋。
一進屋子,艾倫就完全不顧形象的癱倒在沙發上,哪裏還有世界級明星的樣子。
「喂,沒事跑到我這裏來睡覺幹什麼?你不是有很多美人窩可以供你休息嗎?」從廚房裏走出來的雪玲伸出腳踢了踢艾倫,滿臉戲謔的說道。
「別提了,前兩天分手的羅絲竟然把我的窩也捅了出去,現在我家門口擠滿了記者,所以說人太紅也是種罪過啊。」艾倫開口怒氣衝衝的話語到了最後竟然變得十分自戀,讓雪玲忍不住搖頭苦笑。
「這次要住多久?」雪玲把手中的杯子遞給了艾倫。
「不知道啊,反正我已經和馮聯繫過了,等他找到了合適的房子我就離開。」接過水杯猛灌了一口,艾倫依舊覺得睡意難耐,便起身上樓。
「就天塌下來也別叫我,我現在只想睡覺。」
目送艾倫腳步虛浮的爬上樓,雪玲也忍不住打了個哈欠,抬眼瞟了下掛在牆上的鐘,雪玲抓過放在沙發旁矮櫃上的電話,撥通了羅思蘭的電話。
「喂?」嘟了幾聲之後,一個清冷淡雅的嗓音從電話另一頭傳來。
「蘭嗎?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展旭傲,你就等著收到的禮物吧。掛上電話,雪玲的眼中閃過惡作劇的壞笑。


第二天一早,雪玲就驗收到了成果,看著兵荒馬亂亂成一團的公司,雪玲勾起唇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蘭果然是最棒的!
「總裁,公司的電腦全部癱瘓了。」顧蘭衝進了總裁辦公室,焦急的彙報道。
『旭日』的工作都是通過電腦操作的,如今不能工作是小事,怕就怕公司的機密文件流落到外面,那就糟糕了。
瞇起了細長的黑眸,展旭傲沉下臉思考了片刻後,說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不用擔心。」
「是。」見展旭傲都這麼說了,顧蘭稍微放鬆了一點,跟在展旭傲身邊這麼多年,顧蘭自然相信展旭傲的能力。
待顧蘭離開後,展旭傲撥通了一個電話。
「嗨~是誰想念我這個萬人迷啦。」
電話一接通,另一頭就傳來一個讓展旭傲感到極度不爽的聲音,忍住想要掛電話的衝動,展旭傲耐著性子說道:「是我,展旭傲,半小時內到我公司來。」
「呵呵呵呵~是小傲呀,瞭解,明白,收到,我馬上來。」
半小時後,一個打扮得光鮮照人的外國青年坐在了展旭傲面前。
「這麼急著找我有什麼事呀?外面怎麼弄得人仰馬翻的?」一想到剛才進來時所看見的一片混亂場景,麥斯就忍不住想笑。
抿了抿唇,展旭傲一臉陰沉的說道:「電腦程式被人入侵了。」
吹了聲口哨,麥斯的眼中閃過興奮的光彩,『旭日』的電腦程式可是他親自設計的,不是他自誇,全世界能破這個程式的人不出五個,這麼有意思的挑戰怎麼能不讓麥斯興奮呢?
他與展旭傲交換了座位,立刻忙開了。
展旭傲也沒有打擾他,而是按下電話,叫顧蘭送杯咖啡進來,誰知走進來的卻是司徒雪玲。
看見雪玲,展旭傲忍不住皺了下眉,還未等他開口讓雪玲快點離開,正在忙的麥斯剛好抬頭,果然一看見雪玲,麥斯立刻就展露出了花花公子招牌式的笑容。
「美麗的小姐,不知我是否有幸能知道你的名字?」
果然……展旭傲暗自歎氣,伸出手揉了揉眉心。
雪玲愣了一下,她剛把咖啡放在這個外國青年的面前就被他拉住了手,但隨即她笑了起來。
說實話,麥斯長的真的不錯,淡金色的微捲及肩中短髮,水藍色的眼睛以及迷人的笑容,無一不是迷倒女性的最佳利器,只可惜雪玲帥哥看得太多,已經麻木了,不過雪玲並不討厭麥斯,因為他給她的感覺就像夥伴艾倫。
「對不起呀,先生,我並不認識你啊。」雪玲故作為難狀的說道。
「我叫麥斯,你看,我們現在不就認識了。」一見有希望,麥斯馬上露出了更具殺傷力的笑容。
「我叫……」
「好了,我叫你來是工作的,不是調戲女職員的。」展旭傲直接打斷了雪玲和麥斯的對話。
一看見展旭傲那雙細長的黑眸中所透露出的寒意,麥斯就立刻縮回腦袋,老實工作了起來,他最受不了被展旭傲這麼冷冰冰的盯著了,彷彿就像是在看死人一樣,可怕極了。
「你也該回去工作了。」展旭傲冷淡地看了雪玲一眼。
展旭傲的態度沒由來的讓雪玲感覺不爽,沒看見展旭傲因公司電腦全部癱瘓而驚慌失措的樣子就已經讓她夠失望了,而如今他竟然還用一種「你不懂事,你真不懂事」的目光看著自己,這讓雪玲感覺自己在他面前就好像一個正在無理取鬧的小孩子一樣,不由得讓她感到十分惱火。
冷哼一聲,雪玲轉身甩門而出。
麥斯探出頭看了那似乎還在晃動的木門一眼,無奈的搖頭。
真不愧是小傲,能把高貴的鬱金香變成帶刺的玫瑰。
「好好做你的事。」似乎看穿了麥斯心中的所想,展旭傲瞟了他一眼。
「是是是。」聳聳肩,麥斯這回總算老實了。
經過一天的奮鬥,麥斯終於把問題給解決了,並做出了一套更為完善的防禦系統,動了動僵硬的肩膀,麥斯抱怨道:「小傲,你得罪什麼人啦?別人竟然這麼整你。」
挑了挑眉,展旭傲不解的看著麥斯,等待著他的下文。
「破壞系統的人只是讓公司不能正常運行罷了,他另外還做了一套保護系統來保護公司的機密檔,純粹只是在整人,想要看人出醜罷了。」麥斯解釋道,疑惑的目光飄啊飄的飄到展旭傲身上,很好奇他到底得罪了什麼人,別人竟然這麼整他。
低頭沉吟了片刻,展旭傲在腦中搜索起了可能做這種事情的人選,但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是誰,突然雪玲的臉在他腦中一閃。
會是她嗎?展旭傲沉思片刻後,道:「麥斯,幫我查一個人的資料。」
「Who?」
「司徒雪玲。」
「不認識。」
「就是你剛才看見的那個女生。」雖然不想讓麥斯知道雪玲的名字,但現在也沒辦法了。
「哦,原來是那朵鬱金香呀。」打了個響指,麥斯壞笑了起來,「怎麼,春心大動了?」
回應他的是展旭傲幾乎能凍死人的視線。
真是沒情趣,撇了撇嘴,麥斯又坐回到電腦前,十指飛快的在鍵盤上舞動起來。
走到落地玻璃窗前,展旭傲剛好看見下班回家的雪玲坐進了一輛寶馬車上,眸光微微閃動了一下,一絲不明的情緒在黑眸中沉澱。
司徒雪玲,你到底是誰?真的會是那人派來的嗎?手摸上了還綁有繃帶的手臂,展旭傲的眼底一片冰冷。希望你不是吧,不然……
當天際完全被黑暗所籠罩,展旭傲獨自一人坐在辦公桌前,他盯著放在自己面前的兩份資料發呆,不知在想什麼。
放在他面前的兩份資料都是麥斯今天查出來的,一份平凡到幾乎讓人挑剔不出任何錯誤的資料,但或許是太過完美,反而讓人感覺這份資料的虛假。
而另一份,只有寥寥數語。司徒雪玲,女,20歲,孤兒,五歲那年被某人領養,直到16歲進入某高中讀書,但在她六歲至十六歲期間的一切資料都成謎,完全查不到任何線索,彷彿那十年裏司徒雪玲這個人就像憑平空消失了一樣,麥斯甚至連收養她的人是誰也查不到,沒有任何記錄。
這才是真的資料,麥斯是這麼告訴展旭傲的。
手指輕敲桌面,展旭傲閉上了眼。
你果然有秘密,司徒雪玲。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