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萱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作者:萱萱
血型:B
星座:射手
興趣:瘋狂迷戀真人同人文……
擅長的事:睡覺,吃
夢想:得到天下掉下來的禮物^^

 
         萱萱 的所有作品: 
   


 


                        九遙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作者:萱萱
血型:B
星座:射手
興趣:瘋狂迷戀真人同人文……
擅長的事:睡覺,吃
夢想:得到天下掉下來的禮物^^

 
         九遙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迴夢系列 >> 笨蛋的戀愛史

點閱次數: 5145
   笨蛋的戀愛史
編號 :191
作者 萱萱
繪者 九遙
出版日 :2013092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你這人太孤僻了,好了,我好心的和你做朋友吧!」明君浩拍著胸脯豪爽的說。

虞景瑞心想,誰想和你做朋友,整一個笨蛋,還是個麻煩精!

「哎,你這麼喜歡我,我考慮看看要不要接受你的告白吧!」明君浩頗為苦惱的說。

虞景瑞腦門抽筋,這個二愣子,誰喜歡他了,誰跟他告白了,他是不是有妄想症啊!

「哎!你對我這麼用心,這麼這麼愛我,我們交往吧!」

虞景瑞整個人都抽筋了,他幹嘛和一個男人交往啊!

不過這傢伙的嘴唇挺甜的,唔,其實某些時候二愣子也挺可愛的,
好吧,他勉為其難接收他這個麻煩精吧!
這是一個冰山寡言攻和一個有點二有點自戀的小呆受之間,
關於暗戀這個真假命題的故事!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這句話用在明君浩身上,虞景瑞覺得太合適了。
T大這所百年名校東西兩個校區中間隔著C大這所二流本科院校,話說當年T大只有東校區,C大建校伊始就是想借著這緊鄰的地理位置沾沾T大的光。後來T大知名度越來越高,只一個校區已經不滿足於學校的發展,於是就想再見一個西校區。據說那時候,T大是想收購C大的,但C大領導班子死活不同意,他們借著T大這顆大樹的陰涼發展的也很不錯,從一所專科院校一直發展到現在的本科院校。
T大沒有辦法,只能在C大的西邊又建了一個新校區,於是就形成了現如今C大被T大東西包圍的獨特地理形勢。C大的招生簡章上就說了,本校直插T大腹地,並與T大多有交流,兩校學生更是親如一家人!
虞景瑞不費吹灰之力考上了T大,而明君浩使出吃奶的勁考上了C大。虞景瑞是B市人,明君浩是南方人,抱著一個遠大而不切實際的幻想來到這座繁華的大都市。明君浩喜歡唱歌,打小就愛唱,穿開襠褲的時候跟他不正經的老爸學會了一首情歌,見人就顯擺,人家只管捂著嘴笑,說孩子唱的不錯,長大以後是當歌星的料,於是小明君浩深深記住了這句話。
「兒子,當不成歌星就回來,爸爸媽媽給你買房子,給你娶媳婦!」明媽媽送兒子來B市上學的時候含著淚說。
「媽!您和爸留著錢自己花吧,我不用你們給買房子,更不用你們給娶媳婦!」明君浩頭上火車的時候如是說。
他這句話倒是料準了,不用買房子不用娶媳婦,只是用明君浩的話來說,老天爺就是跟他開了一個大玩笑!
明君浩這孩子有點轉向,繞著學校外面轉了一圈,最後從側門進去了。這學校真漂亮啊,他好像直接走進了花園裏,處處亭臺樓閣,小橋流水,透漏著古樸美。遠處的挺拔的教學樓掩印在綠樹叢中,腳下的路一直延伸到很遠很遠……
這孩子被他媽養的壯實,再加上喜歡戶外運動,人高馬大外加皮膚黝黑,看著跟東北大漢似地,一點也不像南方人。只是再壯實,拖著跟小山一樣的行李下火車找公交再找校門也累夠嗆了。
明君浩拖著小山往校園裏走了一段,最後實在挺不住了,尋了一個木椅癱坐在上面,一邊喘氣一邊四處打量。
虞景瑞沒打算住校,他爸給他在學校附近買了一套兩居室的小公寓,他今天過來只是報名,完了就回家。騎著新買的山地車正往校門口走,不想突然出現一個攔路的,兩腿一叉兩條胳膊大張攔住了他的去路。
虞景瑞緊急剎車,虧得新車性能好,前車輪緊貼著那人的下劈給停住了。虞景瑞瞇眼看向攔路的人,黑乎乎的一團,牙很白,笑得傻乎乎的。
「同學,請問男生7號宿舍樓怎麼走啊?」明君浩笑得一臉和氣的問,問完這句話又加了一句:「同學,你長得真好看,給我簽個名吧,沒準你哪天當了明星,我這張簽名就值錢了!」明君浩很幽默的開了一個玩笑,但對方明顯不買賬,只冷著一張俊臉看著他。
這哪來的二愣子?虞景瑞很不耐煩,他怎麼知道男生宿舍怎麼走,他又不住校!再說,他偏偏走側門,正門不是有大二的接待麼!
「那個……你不想說就算了……」明君浩撓撓頭,心想北方人都這麼不友善嗎?
虞景瑞看著眼前人直來氣,大熱天的,「讓開!」
「啊?」明君浩呆愣愣的瞅著虞景瑞。
虞景瑞瞪了明君浩一眼,把車子往前一推,二愣子嗷嗷叫著讓開了。明君浩捂著被撞疼了的下體,夾著腿退後幾步坐到木椅上,臉上發燒,氣呼呼的瞪向虞景瑞。
虞景瑞正打算騎上車子就走,但突然想到了什麼,再次把目光放到明君浩身上打量。
「看什麼看……」明君浩覺得眼前這個男生的目光很具有攻擊性,反正他是真覺得的,於是挺起胸脯,「雖然我普通話說得不標準,但我們都是中國人,你這是……這是仇外!」
虞景瑞嗤笑一聲,「這是T大,C大在對面!」
「啊?」明君浩愣了一下,大眼睛眨巴眨巴,終於明白虞景瑞話裏的意思了,於是哀叫一聲站起身,「真的嗎?我走錯了?不是吧?」
虞景瑞不打算再理會這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黑熊,騎上車子往外面走,只是沒走多遠,就聽到身後的黑熊在大嚎。
「同學,謝謝你啊,雖然你很不友善,但還是好人!」
虞景瑞差點沒馬失前蹄撞到門欄上,話說他是怎麼知道黑熊走錯路了呢,就他那傻乎乎的樣子能考上T大?
虞家在B市是富人中的富人,真正的名門望族,虞家從清朝發家,經歷了舊社會解體,新社會建立,仍舊屹立不倒,並且一代比一代發展更好。虞家傳到虞景瑞父親這一輩,已然是一個龐大的家族了,家族裏分從政和從商的,相輔相成。得益於虞家家訓,整個虞氏家族各個分支都很團結,共同致力於虞家長足的發展。
虞景瑞父親這一輩有四個兄弟兩個姐妹,兄弟四人兩人從政兩人從商,兩姐妹也是一人嫁給了政界中的名貴,一個嫁給了商家的翹楚。虞景瑞父親是家裏的老大,繼承了家族的企業,也是這一輩中的大家長。
虞景瑞是父母老來得子,他上面還有兩個哥哥,從小備受父母和哥哥的寵愛。大哥在家族企業協助父親,已經能獨當一面了,二哥在外面創辦了自己的娛樂公司,背靠大山,已然是國內娛樂圈裏數一數二的大公司。他是家裏最小的,父母對他不像對兩位兄長那麼嚴格,只要他開心就好,想幹什麼也由著他的興趣。
所幸虞景瑞也算懂事,沒有養成富家子弟驕奢的通性,聰明睿智,有自己的想法,雖然性子冷了一點,但用他媽的話說就是我家老小酷斃了,那言語中頗為得意!
虞景瑞剛出校門,手機就響了,是二哥娛樂公司的公關經理給他打過來的。虞景瑞直接騎著山地車就過去了,一進公司,公關經理薛洋和新男子團子經紀人林煒竟趕緊迎了過來。
「小少爺,總經理在外地出差,沒法親自回來主持大局,他讓我們給您打電話。」薛洋趕忙解釋說。
「行了,說事吧!」虞景瑞一邊往電梯裏走一邊說,他幫二哥搞定公司裏的事也不是一兩次了,有些事不是這些人就不能做,而是需要一個做主的人!
「新團闖禍了!」這次說話的是林煒竟,「昨晚結束訓練,他們一夥五個人去了酒吧,還磕了藥,酒後駕車被員警給逮住了。現在網上流出很多不雅的照片,對新團的形象影響很大,而且他們現在還都在公安局裏!」
虞景瑞直接去了二哥的辦公室,坐到二哥的座椅上,一手翹著桌面思慮著。
「這事得趕緊給外面一個說法,不然公司花這麼多錢包裝出來的新團,可能就得毀了!」薛洋焦心的說,他們公司考慮到藝人的形象,對他們管理很嚴,這種事一般不會發生,但難免也會有漏洞。
「捨棄一個,主導輿論把錯歸咎到他身上,其餘的成員公開道歉接受公安局處理!」虞景瑞說。
「小少爺,或許能捂住……」林煒竟有些慌亂的說。
「捂住?你想讓公司的形象也受損?」虞景瑞冷冷的看向林煒竟,「這事一部分錯在你,做為他們的經紀人,你管教失職!」
「是!是我的錯!只是捨棄一個……」林煒竟有些不舍,「訓練他們這麼久了,而且默契也已經形成,他們每個人都很努力……」
「林煒竟,他們之中哪個各方面比較弱?」虞景瑞沒有林煒竟那麼多顧慮,他只考慮公司的得失。
「伍子謙……他本不是學音樂的,沒有其他成員那麼厚的功底,而且人也比較冒失一點。之前也闖過一些小禍,外界對他比較不看好!」林煒竟歎口氣說。
「那就他了!」虞景瑞敲板,「薛經理,接下來就是你的事,記住,這種事不要捂著,坦誠錯誤。我們要給大眾這樣一種暗示,新團體這些人還只是孩子,容易受到蠱惑,但本質很善良,也很有擔當,他們會記住這次的教訓,並以此為戒,甚至於他們願意充當反面教材來警示那些遊走於邊緣地帶的孩子們!」不成熟的孩子,總比大人比較容易獲得原諒,而且足夠的坦誠,也是平息風波的有效手段,總比有目的的人一個一個的揭露真相要好!
「是!」薛洋應道,小少爺一向這樣,果決冷靜狠戾,只是那個來承擔責任的男生倒楣了。
之後一段時間,公關部努力運作,終於解除了新團體的危機。雖然他們的人氣還是受到了重創,但之後爆出要出新專輯的事,再加上頻頻的公益活動,人氣總算回溫。
這天,虞景瑞剛從辦公室出來,迎面一個人就揮著拳頭過來了,他當即偏過頭,一手捉住他揮過來的胳膊,往後一退,然後一腳踢了過去。事情發生的突然,林煒竟和薛洋來不及阻止,等到虞景瑞把伍子謙撂倒了,他們趕緊跑過來縛住了倒在地上的人,並且喊了保安。
「是你!是你把錯都推到我身上!你這個混蛋!」伍子謙情緒激動的衝著虞景瑞大罵,他努力了這麼久,還有他的夢,就這麼簡單的被虞景瑞一句話給打碎了!
「怎麼回事?」虞景瑞皺眉看向林煒竟。
「小少爺,對不起,是我沒處理好!」林煒竟趕緊道歉,「子謙,不是小少爺的錯,你先離開,我稍後會給你一個解釋的!」
「伍子謙是吧,你懂不懂一個詞叫做優勝劣汰,如果你是最好的,你不會被捨棄,所以要怨就怨自己不爭氣!」虞景瑞居高臨下的說完,然後不再看伍子謙一眼,徑直往電梯方向走去。
自己沒本事就不要怨天尤人,這是他的處事標準。
自此見到明君浩是在T大的籃球場,當時虞景瑞正騎著山地車往校門口走,一個籃球突然砸了過來,堪堪順著他的鼻尖滑了過去。虞景瑞停下車子,冷著臉看明君浩氣喘籲籲的跑了過來,停在他面前,大手揮了一把汗。
「那個抱歉啊!嘿,是你啊!」明君浩一瞅這不是那個開學時候見到的美人嘛,當即就跟籃球場上宿舍的幾個兄弟招手,「我說的美人就是他啊,可不是吹牛,你們過來看看啊!」
虞景瑞當即臉就黑了,他就說誰能這麼二呢,原來是黑熊。不過說黑熊有點冤枉他了,這小子養了兩個月,皮膚白了不少,總算能忽略一臉黑整體瞧瞧他的面貌了。這小子長得還算湊合,一張臉相較於接近一米八的身高有些顯小,五官柔和,唯有一雙大眼睛很招人眼球。如果給黑熊打分,一百分勉強能及格,虞景瑞是誰啊,自己本身就長得好,再加上整天去他二哥的娛樂公司,大大小小的明星見的多了,審美觀也就提升了!
總算其餘的幾個人沒這麼二,只遠遠的往這邊瞧著,並且讓明君浩趕緊拿球回來。
「你跟我們一塊打球吧?」明君浩熱情的招呼虞景瑞。
虞景瑞依舊冷冷的看著明君浩,那雙上挑的桃花眼射著寒光,整個人的氣場都冰冷著。明君浩努力笑著,笑著,最後笑不出來了。撓撓短刺毛,尷尬的去撿球,回頭見虞景瑞還在原地,還瞇著眼打量著他。
明君浩打了一個冷顫,「那個……我去打球了……」
虞景瑞微皺眉頭,「這裏是T大,不是C大!」
「我知道!這次我沒走錯,呵呵……」明君浩乾笑兩聲,「你們T大場子大,我們那邊都占滿了,所以經常過來利用一下你們的資源!」
虞景瑞不再說什麼,正要騎車離開,傻大個突然又攔住了他。虞景瑞是真有些惱火了,三番五次害他急剎車,這是在考驗他技術還是在考驗他車子的性能啊?
「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我叫明君浩,他們都叫我浩子,你也可以……」
「有必要嗎?」虞景瑞不耐煩的說,「我不認識你,也不想要認識你!」
「你這人怎麼這麼孤僻啊!你一定沒交到朋友對不對?你這幅德行老得罪人了,我這麼好脾氣都有些受不了!我跟你說啊……」明君浩這邊正要展開長篇大論,那邊宿舍裏的小榔頭同學跑過來了。
「浩子,那邊有人跟我們搶場子,說咱們不是T大的,不能在這裏打球!」小榔頭同學原名王朗,因為頭大顆,所以大家親切的喊他小榔頭。
「屁啊!你跟他們說,咱們是跟T大的人來打球的,是被邀請過來的!嘿,個大男人婆媽個什麼勁,你到底叫什麼啊?」明君浩轉頭問虞景瑞。
虞景瑞挑眉,被女生追著問名字,他倒還可以理解,這傻大個是怎麼回事?
「嘿!虞景瑞,一起過來打球啊!」
虞景瑞沒回答,有人替他回答了,原來趕明君浩他們的人和虞景瑞是一個班的,看到這個冰山帥哥在,於是招呼著他一起去打球。
「嗨!哥們,咱跟景瑞是朋友,你們既然也是他朋友,咱們就交個朋友唄,打一場友誼賽?」明君浩衝著那邊的人喊。
「行啊!誰怕誰啊!」
虞景瑞抱著肩膀看著明君浩,這人臉皮得多厚啊?
「那啥,你該幹嘛就幹嘛去吧!」明君浩衝虞景瑞一揮手,扯著小榔頭興沖沖的往籃球場跑去了。
「明君浩……」虞景瑞喃喃念了一聲,看著他的背影,嘴角扯出一個陰險的笑,「是你招惹我的!」
第三次見面,是在T大的食堂裏,很久之後,虞景瑞就問明君浩了,你怎麼總是往我們學校跑啊?嘿,你不懂,每次挺直腰板走進你們學校,就好像我也是T大的學生似地,那種感覺飄飄然的舒服!
「嘿,哥們,那辣椒辣不?」明君浩拍了拍在前面排隊的學生問。
虞景瑞回過頭,四目相對,黑熊有白了,一張小臉白嫩嫩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有神。
「嘿,虞景瑞,真巧啊!這麼多人,我都能拍到你,我們這就叫有緣千裏來相會!」明君浩露著一口的白牙倍兒得意的說。
「不辣!」虞景瑞冷淡的吐出兩個字,然後轉過頭。
「啊?」明君浩愣了一下,才明白虞景瑞是回答他先前問的問題,雖然只有冷冰冰的兩個字,但見識過虞景瑞眼刀子的明君浩覺得今天的虞同學太友善了!
「聽我們宿舍的狗子說,你們餐廳一樓的拉麵可好吃了,這不我就來嘗嘗!你們學校真大啊,從東門那兒進來走了二十多分鐘才到餐廳,你說吃一頓飯容易麼?哦,對了,你有車子,我也該買一輛,用著方便。對了,你那山地車看著真酷,什麼牌子的啊,貴不貴?我媽每個月給我的生活費是固定的,省不出來多少,這要是攢夠得多久啊,嘖嘖,看來我還是買一輛二手的吧!」明君浩也不管虞景瑞搭不搭理他,只管突突的說個不停。
虞景瑞臉色又陰沉下來,所幸他很快拿到面了,加了兩勺辣椒直接走人。
「嘿,你加這麼多不辣啊?」明君浩看虞景瑞那兩尖勺辣椒傻傻的問,可惜虞景瑞根本就不理他。輪到他了,明君浩想著虞景瑞說不辣,於是也照著他加了兩勺。端著面,四下張望了半天,終於找到了坐在角落裏的虞景瑞。
「你怎麼總是一個人啊?」明君浩端著面坐到虞景瑞對面,「其實我們南方人不大吃面的,但自從來了這裏,我感覺麵條真是人間美味!」
虞景瑞差點沒噎住,麵條是人間美味?虞景瑞往明君浩碗裏瞅了一眼,紅紅的一層油,他自己是特能吃辣的,而且這家以辣椒辣而出名!
明君浩一邊說著一邊吸了一口,「咳咳……」然後猛的咳嗽起來,第一口就被嗆住了。嗓子著了火,鼻子那個難受,兩眼汪汪的冒眼淚。
虞景瑞繼續不溫不火的吃自己的面,他可沒騙明君浩,他是真覺得不辣!
「咳咳……辣死人了……咳咳……水水……」
明君浩往嘴裏搧風,四下想找水喝,看到虞景瑞邊上有一瓶脈動,趕緊拿過來擰開蓋子往嘴裏灌。
虞景瑞皺起眉頭,那是他喝過的,這頭笨熊!不過看笨熊小臉通紅,大眼睛水汪汪的樣子,他心情還不錯。
「這面沒法吃啊!」明君浩緩過勁來以後苦著臉說,「虞景瑞,你故意的!」
「我是覺得不辣,真的!」虞景瑞板著臉說。
「真不覺得辣?哇!你真厲害,肯定比四川人都厲害!」明君浩崇拜的說,「我跟你說啊,有一次我爸媽帶我去吃四川火鍋,人家問我們要清湯還是點點辣還是微辣還是辣還是特辣,我們就要了點點辣,好傢伙那上來了漂著一層紅油。我們就說要的是點點辣啊,人家說這就是點點辣,沒看就一點點辣椒麼,嘖嘖,不能吃辣的人可不能去吃四川火鍋去!」
虞景瑞撂下筷子,看向明君浩,他真相看看這傢伙大腦是怎麼構造的,是缺根筋還是大腦沒摺子啊,他們很熟?他們到底有多熟讓他在他面前總是廢話啊?
第四次見面,是T大的階梯教室,那是一堂專業課。虞景瑞照例去了最後一排,一張冷臉讓愛慕他的女生們不敢輕易跟他說話。只是他剛坐下,明君浩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一屁股就坐到了他旁邊。
「嘿,虞景瑞!」
虞景瑞看到明君浩那傻乎乎的笑臉覺得有些頭疼,這種感覺不好,好像有什麼糟糕的事要發生似地。虞景瑞本想趕明君浩走的,可傻大個一溜煙跑到前面,跟一個男生說了什麼,然後拎著一大袋子零食興沖沖的又跑了回來。
第二章
「給你吃啊,不用客氣!」明君浩把袋子裏的牛肉幹魷魚絲堆到虞景瑞面前,「胡軍說你們金融學老師快五十了還懷孕了,我不信,他非要拉著我過來親眼看看!你知道這事嗎?」明君浩撕開一袋牛肉幹,拿給虞景瑞幾顆,然後自己剝開一顆放到嘴裏嚼。「味道還不錯,你也吃啊!」
胡軍就是上次跟明君浩他們打友誼賽的虞景瑞同學,這孩子沒什麼本事,自來熟絕對算一個閃亮點,於是一來二去,他跟胡軍幾個成了朋友!
虞景瑞攤開書,任他自說自話,反正他不搭理了。
不多一會兒,金融學老師過來了,明君浩盯著人家的肚子仔細瞅了半天,得出結論,這老師肚子上的贅肉太大塊了!閑來無聊,轉過頭看虞景瑞,發現人家聽得門認真,什麼期貨什麼股票什麼貨幣政策啊之類,反正在他聽來是天書,但虞景瑞卻很專注。人說認真的男人最好看了,認真的虞景瑞,能迷死人!
虞景瑞一直被某人盯著,實在忍無可忍了,回過頭冷冷的瞪了明君浩一眼。
明君浩摸摸鼻子,看的有點太專注了,無聊啊,本來下午沒課打算跟宿舍兄弟去網吧廝殺的,最後意志不堅被胡軍忽悠到這兒來當乖學生了,真作孽!最後挺不住了,趴在桌子上睡大覺,可兩眼剛迷瞪就出事了。
「坐在最後面那一排左邊的那個高個,對,就說你呢,別到處張望了!」金融學老太太拱了拱眼鏡框,衝明君浩抬了抬手,示意他站起來。
明君浩這一下囧了,慢吞吞的站起身,不會讓他回答問題吧,他能知道個屁,鐵定丟人!
「我是不是講的太無聊了,所以你當成催眠曲了?誒?你不是我們班的學生吧?」金融學老師看明君浩一副呆樣,了然的接著問:「陪女朋友來聽課的?」
「不是不是!」明君浩趕緊揮手,「我是和男朋友一起!」明君浩說完,還特意瞅了虞景瑞一眼。
這一下全班都驚了,齊刷刷的往明君浩和虞景瑞這邊看,那眼神跟金剛鑽似地,恨不得在他們身上鑽個洞。先是小聲的議論,此起彼伏,然後變成大聲的議論,最後有尖叫的有悲鳴的還有笑得癲狂的……
「我說了什麼嗎?他們怎麼這樣?」明君浩撓著頭不解的看向虞景瑞問,這一看不要緊,他的小心肝差點沒嚇出來,虞景瑞正眼冒寒光的瞅著他,一張臉白了黑,黑了青的。
「你個二愣子!」虞景瑞咬牙罵。
不到一天,全T大的學生老師都知道了,為什麼虞景瑞那麼難追啊,因為人家已經有愛人了,還是男生。
「虞景瑞那麼漂亮,肯定是小受!」
「什麼啊,你看那高個呆愣愣的,咱們虞美人那麼聰明,肯定是冰山腹黑美攻對呆萌受!」
「唉!現在優良的男人都去搞基了,咱們只能撿渣子了!」
虞景瑞一路走來,聽到各種各樣的議論,都是關於他和那個二愣子的!他是不是應該跟二愣子斷交啊,靠,他們什麼時候交上的?這個問題已經不值得考究了,二愣子單方面決定了他們是朋友,誰管他願意不願意啊!
週五下午沒課,虞景瑞像大多數本市學生一樣往家裏趕,不同的是別的學生都背著一包髒衣服,而他背了兩本書。他和大哥虞景越前後腳進門,剛跟他媽打了一聲招呼,還沒來得去樓上看他爸,就把大哥給抓進書房了。
「瑞瑞,你給大哥瞅瞅這份合同,公司的律師看了說沒問題,但我總覺得不會這麼好賺,你看看有什麼漏洞沒有?」虞景越把一份幾十頁的合同遞到小弟手裏。
虞景瑞不發一言,拿了合作坐在沙發上翻看,沒看幾頁就開始拿紅筆勾畫。虞景越一看,果然是暗藏陰謀,幸虧沒衝動的簽了,話說公司養那幾個律師有屁用啊!
一份幾十頁的合同,虞景瑞一個小時就看完了,然後扔到大哥面前。「我用紅筆勾出來的地方都有漏洞,你讓公司的律師再明確一下!」說完,虞景瑞伸伸懶腰。
「瑞瑞,你總幫大哥看合同,大哥送你一輛跑車好不好?」虞景越看著小弟,不禁滿心的寵愛,他比這個弟弟大十五歲,幾乎就是他同父母一起把小弟帶大的,能不寵著麼!
「不要,我現在是學生,不適合開跑車!」虞景瑞拒絕,「大嫂和京京什麼時候回來?」她大嫂是個閒不住的,帶著小侄子滿世界的亂跑,多次想拐帶他一起,但他不受誘惑!
「昨天打電話說在非洲淘金呢,我打算派幾個人過去把她押回來!」虞景越無奈的說。
「大哥要行動就快點,以大嫂那一身本事,不得帶領人家進行一場工業革命啊!」虞景瑞難得開玩笑說,他大嫂號稱百科全書,就沒有她不懂的,而且她還和某人有一樣的特質,自來熟外加二愣子!
「沒錯沒錯,我現在就派人過去,什麼工業革命,那裏面的事黑著呢,她個沒腦子的!」虞景越趕緊拿起手機打電話。
虞景瑞笑笑,從大哥的書房出來,剛出來就聽他媽在樓下廚房喊他。慢悠悠的過去,他媽迎面喂了他一口湯。
「瑞瑞,媽媽總覺得這湯少了點什麼,味兒不太正,你覺得少了什麼?」虞媽媽巴巴的望著小兒子問。
虞景瑞就著湯勺又喝了一口,「把上面那層油給濾出來,味兒再重點,有點膩!」
「好好!」虞媽媽聽完建議趕緊行動,「瑞瑞啊,你一個人在外面住習慣嗎?自己能照顧自己嘛?要不還是搬回家來住吧?咱家離學校也不遠,不然媽媽搬過去照顧你?」
「媽,說了多少遍了,我自己可以照顧自己!」有什麼是他不會的?虞景瑞心想,他都快全能了,還不是拜他們所賜,或許不能照顧自己的是他們!
他這邊正跟他媽說話,那邊他爸又喊他了,老爺子從一線退了下來,安享晚年呢!原來他爸今天跟老朋友下棋輸慘了,所以叫他上來,讓他一邊陪他下棋,一邊講講高招。
虞家老二虞景恒在外地出差還沒回來,視頻與家人吃了一頓飯,順便向小弟討教了一下最近股市的動盪問題。
「你讓我現在就出倉,我這兒還沒賺呢!」虞景恒跟小弟說了最近買的一隻股票,結果小弟只給了他一個建議,那就是儘快出手,不然很有可能套牢。
「我只是猜測,二哥可以不聽!」虞景瑞不鹹不淡的說,「我也買了這支股票,不過前兩天就賣了!」
「啊?那你……沒賠?」
「放長錢釣大魚,這支股,我兩年前買的,當時認股價格很低,這兩年也一直走低,最近才開始漲高的,很有可能是作手哄抬,所以吃到甜頭就趕緊賣了!」虞景瑞說。
「可是……」這兩天勢頭不錯啊?
「瑞瑞說的永遠都是對的!」虞媽媽如是說,虞爸爸和虞景越隨即符合,「沒錯沒錯,瑞瑞的決策從來都沒出過錯!」
虞景瑞翻了一個白眼,「我可沒十足的把握,你只當我的話做建議吧!」
「那我趕緊出手,瑞瑞說的絕對沒錯!」老二說完這句話,趕緊關了視頻,估計是忙活著股票出手了。
在家待了兩天,解決完各種疑難雜症,然後在大家戀戀不捨的目光下出門,手裏拎著他媽塞給他的補品和做好的菜。虞景瑞有些無奈,這種被人高高抬起的感覺真不怎麼樣,無形中也是一種壓力!
虞景瑞騎著山地車返回公寓,從家到公寓需要經過T大和C大中間的那條小路,先是上坡然後下坡。不想剛下坡的時候,有人衝出來劫道,他反應再快也來不及了,車子徑直朝那人撞了過去,好賴他自己動作俐落先棄車子而躲了。
明君浩和車子一起摔到地上,有些沒反應過來,話說虞景瑞技術一向好啊,怎麼這次就沒剎住閘?
「你想死在我車子下麵?」虞景瑞背著大包站在一旁,居高臨下的看著明君浩問。
「啊?」明君浩滿臉疑惑的看著虞景瑞。
「欺負我騎的是自行車是吧?」虞景瑞冷哼一聲,「明天我開車過來,你說個地段說個時間點,我保證你能死成功!」
「啊!不是不是……」明君浩趕緊從地上起來,「那天的事,我得給你解釋啊,可你這兩天總是躲著我,我好不容易看到你,當然不能放過你了!」
「我躲著你?你不放過我?」虞景瑞氣得想笑了,「你那腦回路是怎麼得出這樣的結論來著?」
「那天金融課上那事,回頭胡軍把我整明白了,那可是天大的誤會,你怎麼可能是我男朋友?」明君浩怕虞景瑞走人,扒著他的胳膊胡亂的解釋著:「我的意思是你是我的男性朋友,絕沒同性戀那意思啊,他們全都誤會了,你也一定誤會了,所以我得給你說清楚,我喜歡女生,真的,我上大學之前還談過一個呢!唉,現在的人都怎麼想的啊,這麼曲解別人的意思……哎!虞景瑞,你別走啊,我還沒跟你說清楚!」
虞景瑞想甩開明君浩抓著他胳膊的手,但這傢伙蠻力大,而且進出校門的學生都往他們這邊看,有認識的已經開始竊竊私語了,這個二愣子還怕別人誤會不深?沒辦法,虞景瑞只能用狠招了,反手掙脫明君浩抓著他的胳膊的手,再他再次抓住的時候,先抓住了他的胳膊,然後下身一腳踢中他的腹部。
明君浩摔在地上,愣頭愣腦的坐起身,然後傻傻的看著虞景瑞扶起車子,揚長而去。
「你打我?」明君浩紅了眼,「虞景瑞,你等等,你是不是不信啊,我真沒那意思啊!」見虞景瑞騎著車子越走越遠,明君浩趕緊起身,捂著肚子追了過去。
「虞景瑞就是傲嬌受傲嬌啊!別看小攻呆頭呆腦的,肯定犯了原則性錯誤,不然虞美人怎麼會這麼生氣,還不顧優雅的風度動手了!」
這世界上怎麼會有一個明君浩,他爸媽是怎麼把他生下來,怎麼把他養大的?虞景瑞這個鬧心啊,偏偏這二愣子就纏上他了,他是有多倒楣?
虞景瑞到了公寓樓下,停下車子,回頭就見明君浩捂著肚子,一臉痛苦的追了過來。他剛才那腳用了幾分力,估計他疼的不輕,可還是跑了二裏路跟過來了!
「虞景瑞,你別不信我啊……啊……好疼……」明君浩捂著肚子蹲下身,疼的眼淚在眼眶裏打轉,「虞景瑞……你好像……踢壞我了……」
虞景瑞皺眉,他沒這麼不經踢吧?想是這麼想,但看他疼的厲害,還是有些擔心了,明君浩就二了點也不是大惡不赦的人,他真踢壞了他,心裏難免愧疚。
「好疼……」明君浩抬頭看向虞景瑞,兩顆大淚珠不爭氣的滾了下來,沒辦法,他從小就怕疼!
「你想跟我上去吧,能不能走路?」虞景瑞皺眉問,好像真的下腳重了。
「你扶著我點啊……」明君浩難得有脾氣,「你這人怎麼這樣……」
「行了,再多說廢話,就怎麼來的怎麼滾!」
明君浩已經夠高了,但虞景瑞比他還高一點,但不若明君浩那麼壯實,他那是精壯,常年健身房訓練出來的。虞景瑞力氣大,明君浩半個身子靠著他,他也沒覺得多吃力,而且背後還背著一個如小山一樣的背包。
虞景瑞住在三樓,到了房門前,讓明君浩靠著牆,然後拿出鑰匙開了門,再把人扶進去。
「哇!你自己住啊?嘶嘶……真疼……挺乾淨的啊,一個大男人不容易啊……你扶我坐下,站著扯著腸子疼……這裏挺寬敞的啊,一個人住多浪費……」明君浩一邊疼的齜牙咧嘴一邊新奇的打量著這兩室一廳的房子,裝修雖簡單但顯得大氣,客廳很寬敞,尤以靠窗那邊的大書櫃顯眼,裏面的書擺的整整齊齊滿滿當當的,粗略估計不下一千本!
「你一定很愛看書,對了……嘶……有沒有武俠啊,我借幾本看看?」明君浩本來打算捂著肚子過去瞧瞧的,但剛一起身就疼得受不住了,靠進沙發裏只想打滾,「虞景瑞……好疼……你真把我踢壞了……」
虞景瑞本來還煩他話多,但看他疼成這樣,趕緊卸下背包,走過去把人壓到沙發上,撩開上衣,沒看到有青腫,再解開他的褲腰帶,剛想往下扒,被明君浩兩手捂住了。
「你幹什麼……你流氓……」
虞景瑞一巴掌拍在了明君浩頭上,然後稍稍扒下他的褲子,仔細看了看他小腹處,也沒看到有傷啊!
「你不要看……」明君浩一邊疼的全身顫抖一邊還忸怩的扭著腰……
虞景瑞嘴角抽了抽,話說這小子身上的皮膚倒是挺白的,細膩光滑,摸上去的手感不錯。再往下看,那鼓囊囊的一塊埋在黃色的內褲裏,有黑色的陰毛從內褲邊緣露了出來。
「你內褲上的圖案是什麼?」虞景瑞突然冒出這一句話。
「唐老鴨……」明君浩想也沒想就回答了,「我去專賣店買的,好看吧?唔唔……好疼……虞景瑞……我好像要死了……」
虞景瑞乾咳一聲,他怎麼會突然有想把他褲子拔下來的衝動呢?把人扶起來,他倒是自覺的趴進他懷裏,給他提上褲子,扣上腰帶。感覺脖頸間有些濡濕,把他的頭捧起來,發現這個傻大個居然哭了,大淚珠一顆連著一顆的往下掉。
「我感覺腸子斷了……嗚嗚……我要死了……」
「我送你去醫院!」虞景瑞也不敢耽擱了,如果因為自己那一腳出了大事,那可真就不妙了。
這時候明君浩已經疼得全身發軟了,虞景瑞只能抱著他下樓,然後照了一輛出租去了最近的醫院。在車上,明君浩趴在他懷裏,死死轉著他的衣擺不放,一邊哭一邊喊疼。虞景瑞出於內疚,沒有推開他,任他把自己的衣服都哭濕了。平時看著挺血性的男生,現在哭得一抽一抽的,還死死的抱著他,虞景瑞那個彆扭!
「別給我哭了,再哭把你扔下去!」虞景瑞忍無可忍的說。
「我疼啊……混蛋……你來試試……嗚嗚……你等著……我好了以後要報仇……虞景瑞……好疼……」明君浩哭著抱住虞景瑞的腰。
「我還真沒見過這麼能哭的男生,給他擦擦吧,別把我座子給弄濕了!」司機從前面遞過來一盒紙抽。
虞景瑞冷著臉接了過來,一連抽了四五張望明君浩臉上一拍,他的眼淚跟黃河氾濫似地,反正把他給淹了,就別再連累人家司機了。虞景瑞有些粗暴的給明君浩擦了一把,拿開紙巾,懷裏的人的仰著紅紅的臉,濕漉漉的大眼睛還等著他給擦呢!
到了醫院,付了司機錢,把人從車上抱下來,然後再抱去了急診室。饒是虞景瑞力氣大,也累夠嗆了,結果醫生一番檢查之後說是急性闌尾炎,讓他去繳費,然後馬上動手術。
虞景瑞很想說他跟這人沒半毛錢的關係,但瞅見明君浩哭著看他,那委屈的模樣,他這句話又給咽進肚子裏去了。交了費,拿著單子回來,很快明君浩就被推進了手術室。虞景瑞攔住醫生問:「他這病跟踢一腳沒關係吧?」
醫生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只當他在說胡話,趕緊進手術室了。
「明君浩……」他怎麼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他和明君浩會糾纏的越來越深……
虞景瑞本來是打算等明君浩從手術室出來,給他安排個護理就走人的,他不怕花錢但怕麻煩,尤其明君浩還是個麻煩精。只是千算萬算,他沒算到這麼一個意外,他媽居然火急火燎的趕來了。
「虞氏的一個員工看到你到這家醫院了,於是就告訴了他們部門經理,他們部門經理告訴了你大哥的秘書,你大哥的秘書告訴了你大哥,你大哥告訴了我,於是我想著你不會出什麼事吧,就趕緊過來了!」虞媽媽撫著胸口一邊順氣一邊說,「不過看你應該沒什麼事,你怎麼會來醫院啊?」
虞景瑞剛要開口,那邊手術室的門打開了,醫生從裏面走了出來,開始交代術後的護理。也不管他聽沒聽,說完了就走人,之後護士推著明君浩也出來了。
「你男朋友膽子不大,還沒打麻藥就嚇暈了,等他醒了,你好好安慰一下他吧!」小護士笑著跟虞景瑞說。
「男朋友?」
「男朋友?」
第一句是虞景瑞問,第二句是虞媽媽,小護士依舊笑得愉悅,「剛打麻藥之前,我偷偷問他來著,他跟我說的!」
虞景瑞撇過頭瞅了瞅昏過去的明君浩,想著這小子在那種情況下犯二,也不是多不能理解的!醫生護士把明君浩推到了病房,虞媽媽失魂落魄的跟在小兒子身後,她就說啊,小兒子對女生一向不冷不熱的,長這麼大都沒談過戀愛,原來是……喜歡男人!
「媽,你又搖頭又歎氣幹什麼?」虞景瑞轉頭看他媽問。
「瑞瑞啊……」虞媽媽握住虞景瑞的手,「你知道的,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們沒指望你能成就什麼大事業,只要高高興興就好!你這麼多年一直冷冷冰冰的,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媽媽能諒解,媽媽只是還需要一點時間……」虞媽媽說完,哀戚的離開了。
虞景瑞皺皺眉頭,突然想到小護士剛才說的話,不禁又歎了一口氣,這事怎麼就說不明白了?他給明君浩請了一個護工,交足了費用就離開了,那二愣子醒來不定還要鬧出多少事,他可不想再丟人了。
這事過了四五天,沒有明君浩的圍追堵截,沒有他在耳邊聒噪,虞景瑞覺得自己的世界終於清靜了,正為此欣喜的時候,他媽傳來了噩耗。
「你這孩子再忙也不能把浩浩一個人扔在醫院啊,雖然割闌尾是個小手術,但也要精心護理的。浩浩從南方過來,身邊沒親人照顧,你身為他戀人做的可不夠格!我這幾天在醫院照顧,但總有不方便的時候,你現在馬上過來!」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