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聖者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hierophant是塔羅牌第六張牌,中文的意思就是大祭司、聖者的意思。選擇這個名字作為筆名是因為……比較酷!……老實說是因為這個名字比較長,一般註冊的時候都不會有重名的現象,而且這張代表知性與道德的牌正是我所憧憬的。

剛剛大學畢業就移民到了美國,第一次找工作的經驗就這樣奉獻給異國他鄉,從此過著彷彿吉普賽人的生活,每一座城市都不會居住超過一年。家人們更是聚散無常,上個月大家還在一起,下個月也許就各奔東西了。這樣的生活給我很大的……樂趣?應該這樣說吧,我看到了真美國。  
         聖者 的所有作品: 
   


 


                        天娜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hierophant是塔羅牌第六張牌,中文的意思就是大祭司、聖者的意思。選擇這個名字作為筆名是因為……比較酷!……老實說是因為這個名字比較長,一般註冊的時候都不會有重名的現象,而且這張代表知性與道德的牌正是我所憧憬的。

剛剛大學畢業就移民到了美國,第一次找工作的經驗就這樣奉獻給異國他鄉,從此過著彷彿吉普賽人的生活,每一座城市都不會居住超過一年。家人們更是聚散無常,上個月大家還在一起,下個月也許就各奔東西了。這樣的生活給我很大的……樂趣?應該這樣說吧,我看到了真美國。  
         天娜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花語系列 >> 情傾武皇

點閱次數: 7587
   情傾武皇
編號 :135
作者 聖者
繪者 天娜
出版日 :2014/06/25
 
冊數:1冊 
字數:約14萬字
簡介:
沈家一定是被詛咒了,
為什麼兄弟們都跑去找男人來相親相愛?
沈家難道就要絕後了嗎?
可是眼前這個男人真的是非常優秀,
不撿來配實在可惜啊。
他身為沈家的家長,沈家最後的希望,
現在面臨著抉擇……

身為武皇要錢有錢要權有權,
可是誰又知道他的寂寞與無奈?
他終於遇到了讓他心動的人,
希望可以照顧他一輩子……
可眼前這小人兒強得不需要他照顧!
照顧人是他唯一知道的愛人方式,
可九九最不需要的就是他的照顧,
究竟他要怎麼做,才能打動九九的心?

原價:320元  
網路優惠價:32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傳說金璧皇朝自開國以來就有武皇文帝之稱,歷代君主之所以自稱 爲帝而不是皇,原因是在金璧皇朝中還有一位武皇統治著江湖,與統治著國家的帝王一暗一明共守天下。

爲什麽說是傳說呢?因爲誰也沒有親眼看到所謂的武皇究竟 長的什麽樣子,可是若說沒有著一回事偏偏就三不五時的有江湖人接到來自武皇的命令,如果想把它當作玩笑置之一旁那他必將會受到懲罰,嚴重的甚至抄家滅門, 最可憐的是一點線索都沒有死的不明不白,唯一留下的就是一張寫著他被殺的理由的黃絹紙。

久而久之江湖人對這個來無影去無蹤的武皇的人或者是一個組織都抱著 敬畏的態度,寧可按著他的要求去做也不願惹禍上身。


座落在明德大道的沈府一大清早就雞飛狗跳,一起床就被請到前庭的沈家九爺沈擎久意外的看到了一個他不該看到的人——三年前「嫁」到北方雷家牧場的二哥沈擎日。「咦?這不是潑出去的水嗎?怎麽回來了?」
聽到這句諷刺的話,沈擎日放下手裡的茶杯,賭氣的嚷道:「這是我家耶,我回家有什麽不對?!還有我是男的,什麽叫潑出去的水!」
「你還知道你是男的?」就是因爲他帶頭,沈家男孩彷彿是受了詛咒,一個個不是娶了男妻,就是嫁了出去,沒有一個乖乖的娶個女人生個孩子。「雷錦呢?他怎麽沒有跟你回來?」環視一周居然沒有看到娶了他二少爺的雷錦,九九才覺得真的有點有些反常。
「別提那隻大色狼!」沈擎日受不了的搖了搖頭。
九九看著二哥不尋常的態度估計兩個人是鬧彆扭了,不過能讓他們鬧彆扭的理由到是不多,雷錦本身是一個徹頭徹尾只愛男人的人,而沈擎日更是從頭到尾就被雷錦吃的死死的。從這一句「大色狼」來分析……「你該不會是因爲他縱欲過度受不了逃跑回來的吧?」
一 句話正中紅心,沈擎日豔麗的臉上瞬間佈滿紅雲,支支吾吾的說道:「什……什麽叫逃跑,我……我只是回家來看看。那匹只用下半身思考的大色狼總有一天會腎虧 而死的,我可不想跟他陪葬。」越說越生氣,反正大家心知肚明雷錦那個傢伙是對欲望從來都不知道節制的人,性致來了也不管什麽時間什麽地點就讓人退下,然後 就折騰他大半天,最誇張的是有一次雷錦讓他足足一個月沒有離開過床,要不是有一樁大生意非得雷錦親自去,他還不知道什麽時候可以恢復體力。這一次就更過分 了,說是要休假好好陪陪他,用膝蓋想也知道,雷大色狼一休假肯定就是拖著他在床上消磨時間,剛巧知道青龍在附近,於是他嚇的連夜跑到青龍那裡,跟著商隊跑 回家避難。
「呵,雷錦知道你回來了麽?」有的時候能力太高也是一個煩惱,二哥這一跑雷錦怕是要把北方翻過來了。
「我跑的時候他在睡覺,,我跟他說我要起夜,就偷偷的從後門跑去找青龍了。」沈擎日有些得意的說,自從他知道青龍在北方辦貨他就打算讓青龍護送他回來了。「九九,你也別告訴他我回來了。」
九 九看著二哥有些發青的眼圈,好笑的想,可憐的雷錦,睡到半夜老婆跑了還不知道,恐怕現在還在煩惱老婆是被挾持了還是掉到茅坑裡了,不知道這一次會有幾個賊 窩被挑。算了爲民除害也算是功德一件,正好發洩一下不滿的欲求。不知道他什麽時候可以想到到沈家打聽一下,估計好面子的雷錦不到最後是不會讓人知道老婆跑 掉的事情。「好吧,青龍!」他對站在一邊待命的青龍吩咐道:「封鎖二少爺回家的事情,對外一概以“不知道”爲答案。」
「是!九爺。」青龍領命正要離開,就聽到沈擎日叫到:「唉,青龍,順便趁著聖德王上早朝把小風叫回家。」小風,既是沈家六子沈擎風,當朝皇上的弟弟聖德王親親愛人,也是有名的神醫。
青龍一豫,擡頭看了看九爺。開玩笑,誰敢跟聖德王搶六少爺?惹了這位爺不高興可真的會死人的。九九也很驚訝:「叫六哥回來做什麽?」
「我請他幫我配一點藥。」反正都是男人,沈擎日也不怕被笑話:「我決定給雷錦下藥讓他不舉,這樣我才能得到真正的休息。」
下藥?不舉?雷錦果然夠可憐,有好戲可以看的九九決定承擔聖德王的怒氣,棺材臉想殺他還得看六哥讓不讓。「青龍,你順便請六少爺回府,就說家裡要吃團圓飯。」
「能不能也給我一點?」門口傳來輕輕的聲音,一張仙人般出塵的容顔出現在前庭的門口。
「丁哥哥?你說什麽給你一點呀?」看到來人是三哥伴侶丁紅緋,九九連忙打招呼。也爲他沒頭沒尾的一句話感到奇怪。
「就是……你們剛才……說的那種不……不舉的藥……」到底是外來人,比不上沈家的厚臉皮,就這麽一句話就讓丁紅緋的臉就像他的名字,如同火燒。
「呃?……可憐的三哥……」九九喃喃的歎息。
很 難得今天的午餐沈家兄弟都到齊了,逃回家的二哥,來找「老婆」的三哥,被請回來的六哥,回家拿東西的七哥,正打算到邊關視察所以回來收拾行李的八哥,九九 很高興的讓白虎找來手下最好的廚師做了一頓超豪華的午餐。男人們聚在一起自然要喝一點酒,一喝酒就會忘了時間,這樣下來這一頓飯一直吃到了日落西山,一直 吃到了發現親親愛人不見了而殺過來的聖德王出現在飯廳。
一片狼籍的飯廳裡除了沈家兄弟以外還有原本就在這裡的丁紅緋和等沈家老七沈擎剛拿東西給 他卻久等不至而尋上門來的當朝宰相劉文彥,此時此刻這位平時嚴於律己,斯文有禮的宰相大人已經醉到了毫無形象可言,坐在沈擎剛的懷裡摟著他的脖子嘟嘟囔囊 的數落他平時有多可惡,沈擎剛自然心滿意足的軟玉溫香抱滿懷,並且毫不放棄的繼續灌他酒,一看就沒安好心!其他人更是又嚷又吵又起哄的歡迎沈家又多了一個 被拐來的男人……其中當然不包括滿心失望的九九。就在這一團混亂中聖德王找到了在衆人刻意的灌酒之下早已經醉的分不清東南西北的沈擎風,與沈家其他兄弟相 比僅可稱得上清秀的沈擎風,此時酡紅的雙頰使得平凡的臉上憑添了幾分豔色,讓原本板著臉來興師問罪的聖德王頓時心猿馬意起來。
久經酒場早已練就千杯不醉的九九清醒的看到聖德王眼中毫無掩飾的欲火,心知這場宴會該是結束的時候了,他站起身來攔住正要去拉起沈擎風的聖德王:「王爺大駕光臨恕草民未能遠迎!」
看著眼前巨大的障礙物,聖德王眉頭一挑眼睛一立,沈聲說道:「不敢!誰不知道國舅爺(沈家長女貴爲當朝貴妃,太子的生母。)事務繁忙,我家擎風打擾了。」
什 麽叫你家擎風?!九九一聽就氣不打一出來,本來六哥都同意要娶妻了,就是這個傢伙,自己不信任女人還不許別人成親,硬是以暴力手段讓他最親愛的六哥走上了 男男不歸路!最過分的就是還把「他、的、」六哥當成私人財産霸住不放,害的六哥三年來回家的次數十隻手指都數的過來。「六哥是沈家的人,就算是將來娶妻生 子也還是沈家的人,經常住在王爺的府上才是不妥,今天我二哥回來正好我們兄弟好好團圓一下,六哥這些天就不便打擾了!」六哥跟我們家才是名正言順,你沒名 沒份的才是該滾蛋的人。
「我以爲擎風是我專署御醫,隨侍在側才是他該做的事情!」聽出九九話中的意思,聖德王眉頭一斂,眼中露出野蠻的光芒。
「看王爺身體安康,氣色如常,六哥請幾天假想必王爺是死不了的。」死棺材臉!早知道五年前就讓你被毒死了,經過六哥這個大神醫這麽多年的調養還敢裝虛弱?
「哼!看來今天你是不讓我帶擎風回去了?你真是好膽量!」聖德王也不打算客氣了,上一個跟他做對的人墳上的草都一人多高了。
「你說對了,今天以後六哥就住在他自己的家裡了,至於王爺的御醫我會請皇上給你找一個更好的。」回頭就跟皇上姐夫說這件事。
「你以爲皇上會聽你的?」聖德王輕蔑的說道,他的人誰敢動?
「皇上或許不會聽我的,但是他一定會聽我姐姐的!」世界上最硬的莫過於枕頭風,看看誰比較厲害?
「你是打算跟我做對到底了?」聖德王暗自提氣,決定乾脆把這小子一掌打死算了。
九九可不是傻瓜,也並非毫無還手能力,只不過他有更好的解決方案。只見他向後一躍,鑽到沈擎風的背後一邊抵住沈擎風的後背運功替他散去一些酒氣一邊用符合他年齡的聲音叫道:「六哥!他欺負我!」誰讓棺材臉在他心情最不好的時候出來,六哥一定要留下安慰他。
酒 氣被散去而清醒過來的沈擎風一擡眼就看到了準備下毒手的聖德王:「洛瑭,住手!你要對我弟弟做什麽?」九九一出生他親娘就因難産去世了,只有一個孩子的沈 家三夫人也就是沈擎風的親娘自然而然的就負擔起照顧九九的責任,在所有沈家兄弟姐妹中兩個人的感情最好,小的時候幾乎是形影不離的。
聖德王金洛瑭不滿的放下手,對沈擎風命令道:「過來,我們該回家了。」
「這裡才是六哥的家!」九九最不滿的就是聖德王那種一副沈擎風是他的樣子,對聖德王厭惡的看了一眼轉頭對沈擎風撒嬌道:「六哥,我的心情非常不好,人也不舒服,今天留下來陪我吧。」
「你不舒服?怎麽不早說?」一句話成功的讓沈擎風將聖德王遠遠的抛在腦後,完全忘了他的存在,仔細的開始替九九把脈。
「留下陪我好不好?」九九趁機要沈擎風的承諾,氣死棺材臉最好了,然後他要給六哥找一個最好的女人,六哥值得天下最溫柔的女人的愛,而不是這個動不動就傷害六哥的野蠻人
「你有一些操勞過度,唉,怎麽這麽不愛惜身體?這幾天我留下給你好好調養一下身體吧。」是他這些做哥哥的無能,偌大的家業只能給幼弟操心,才十幾歲身體就有操勞過度的現象,怪不得他今天有些黏人。九九從小就這樣,身體一不舒服就開始黏他娘後來是他。
「危宿!送王爺!」聽到六哥的回答,九九連忙趁熱打鐵吩咐二十八星宿中身爲影衛的的玄武七宿中的危宿趕聖德王出去。(玄武七宿分別是鬥宿、牛宿、女宿、虛宿、危宿、室宿、壁宿)。
一道黑影憑空出現在聖德王的背後,聖德王目露凶光狠狠的瞪著一臉挑釁的九九:「很好!我們走著瞧!」然後對沈擎風說道:「你真的不回去?希望你不要後悔!」
聞言沈擎風瑟縮了一下,九九連忙對六哥加強心理建設:「六哥不要怕,你儘管呆在家裡好了,他沒有能耐突破影衛的保護。」三年前因爲雷錦的潛入,九九知道一般的護院根本沒有用,所以全部換成了原本負責暗殺工作的玄武手下的人,命名爲影衛,交給玄武的危宿負責。
也 是該讓洛瑭習慣他不在身邊的時候了,洛瑭現在越來越依賴他,這不是好現象,沈擎風暗想,習慣沒有他的日子是洛瑭必須的,因爲他也有他要過的生活,行醫天下 遍覽名川的計劃已經被他耽誤了三年,不能就這樣下去了,想到這裡他對站在那裡等著他答案的聖德王說道:「洛瑭,我不回去了,我要在這裡住一段日子,你先回 去吧,明天還要早朝呢。」
很意外沈擎風會拒絕他……其實也不算意外,每一次跟這小子扯在一起的事情,擎風的態度似乎就會變得堅決起來,甚至不惜反抗他,他早該知道他最大的敵人就這眼前這個笑得很欠扁的小鬼,看來該是解決他的時候了……野蠻的紅色再次蒙上了金洛瑭的理智。
第 二天早上沈家後院的回廊上出現了一個步履蹣跚的人影,宿醉的頭疼的像幾百個小人在敲個不停,渾身上下好像被馬踩過了一樣從骨子裡疼到了外面,尤其是腰好像 折了一樣酸疼得直不起來,還有那裡……那個身體裡最隱秘的地方因爲某些原因摩擦過度而紅腫不堪,每邁一步就火辣辣的疼痛不以。劉文彥一手扶著頭,一手撐著 腰遮遮掩掩的想要趁著那個昨晚不知道要了他幾次的惡魔不在的時候逃出生天。
可惜就在他以爲神不知鬼不覺的時候,一道清朗的少年聲音在他左面不遠之處響起:「劉相爺,你起來了?怎麽不多休息一會兒?」
劉 文彥聞言頓時呻吟出口,無奈的回過頭看見回廊的左面正好是一個小花園,花園的中間有一個精致的小涼亭,有四個人正散坐在涼亭中似乎正在品茗。出聲的那個人 正是昨天在席間沈擎剛介紹的他最小的弟弟,今年才十六歲的商業鬼才沈擎久,小名九九。人家打招呼裝作沒聽見,實在不是他劉文彥的作風,更何況這個人還是他 腳下這片土地的主人。「九公子,不好意思我起晚了,實在抱歉。」
「劉大哥,不介意我這樣稱呼你吧?」九九抱著認命的態度決定接受這位「七嫂」,其實基本上他是不太介意哥哥們娶回來的人是誰,只要他們幸福快樂就好,當然女人是最好了,比較不能接受的是哥哥會「嫁」出去的。
「不,這樣就好了,反正九公子也不是朝廷的人,稱我官名本就不合適。」這位九公子雖然是皇上親封的國舅爺,但是卻從來沒有參與過國事,僅是掛著虛名,甚至並沒有領國家的俸祿。
「不要叫我九公子啦,憑劉大哥跟我七哥的關係,你還是稱我九九就可以了。」九九乾脆就挑明瞭說出自己支援的態度。
「呃……我……我跟沈尚書只是同殿爲臣……我們……不是那樣的啦。」劉文彥的臉騰的一下紅了起來,支支吾吾的否認兩個人的曖昧關係。
「喔?是嗎?」難道七哥還沒有搞定他?說話間九九已經穿過花園來到劉文彥的眼前,他戲謔的指了指劉文彥脖子上掩不住的吻痕說道:「這個該不是沈家的蚊子咬的吧?」床都上了還嘴硬?
劉文彥連忙捂住脖子,想起今天早上在鏡子裡看到自己全身上下的青紫,連最隱秘的大腿根的內側都有,想到這裡他的臉已經紅到了紫色,什麽話也說不出來了。
九九歎了一口氣拉起劉文彥的手,拖著他來到了涼亭中,回頭吩咐暗處的影衛:「去搬來一個躺椅,多加幾個軟墊,還有到廚房端一碗醒酒湯來。」
片 刻的功夫,九九吩咐下來的工作就被來無影去無蹤的影衛辦好了,他把羞愧難當一直低著頭的劉文彥推倒在躺椅上,並且將醒酒湯遞給他,說道:「別忙著走了,七 哥已經給你請假了,並且將你的工作已經攬過去了,一時半刻是不會回來的,你休息一下醒醒酒,回頭我吩咐馬車送你回去……如果你想回去的話。」
剛 剛叫囂著要休息的身體在接觸到躺椅上柔軟的墊子以後舒展開來,再也不聽他這個主人的堅持,一旦休息下來如果不到一定的程度是起不來的,而且劉文彥聽到沈擎 剛不會突然出現,從心理上也放鬆下來,也就乖乖的接過醒酒湯,回道:「謝謝你九九。」擡頭對亭子裡其他的三個人點點頭,開始小口小口的啜飲起那一大碗醒酒 湯來。
三個人回給他一個笑容,繼續剛剛他們的話題。這三個人正是沈擎日、沈擎風還有丁紅緋。就聽到沈擎日說道:「小風,你到底能不能做出來?」
沈擎風放下茶碗認真的思考了一下,回答:「應該沒有什麽問題,不過有必要嗎?」
「怎麽沒有?你不知道雷錦有多誇張,一天到晚就想著做那檔子事……對了,難道棺材臉都不碰你?」沈擎日好奇的問道,同是天涯淪落人,沒有什麽好遮攔的。
「噗……咳咳咳咳!」聽清楚他們在說什麽的劉文彥一口湯噴出來,一邊咳嗽一邊用看怪物的眼光看著沈家大小,這可是光天化日之下耶。
沈擎日回頭對他笑了笑,說道:「做都做了,害怕說?」反正在座的除了九九是小孩子其他的都是欲望的受害者,本來就應該團結起來,找一個解決之道。
劉文彥尷尬的不語,他確實沒有立場說什麽,無論是說與不說都抹煞不了他與男人上床的事實,尤其他還是在下面那個被……的人,那個詞太羞人了他連想都不敢想。
沈擎風習以爲常的淡笑一下,回答哥哥道:「洛瑭並不是一個縱欲的人,而且我也不是什麽美人,所以我們在一起大部分的時間只是相擁而眠,他只是有的時候爲了懲罰惹他生氣的我或者是真的有欲望了才跟我做,一個月不會超過十次。」誠如二哥說的,做都做了說有什麽關係。
「才十次?喔……你呢?丁丁小月一個月碰你幾次?」沈擎日推了推身邊的丁紅緋,因爲沈擎月不許他們叫丁紅緋的名字,他們只好乾脆給丁紅緋起一個小名。
丁紅緋的臉沒有比劉文彥的白多少,紅暈始終在臉上褪不去,他小聲的回答:「每天一次……這是在他不保鏢的時候,如果保鏢很多天回來,第一夜就會很多次……」說完他舉起茶杯裝作喝茶,遮住害羞的臉。
「哇,小月能力也很高嘛……你呢?我家小剛怎麽樣?」沈擎日轉過頭問在一旁裝作什麽也沒有聽到的劉文彥。
劉文彥頓時僵如石像,好半天才用蚊子大小的聲音斷斷續續的說道:「沒……沒有啦……他……很少……有機會。」
「那昨天晚上呢?」沈擎日毫不放棄的問道,他可不管什麽叫作隱私。
「呃……記不太清楚。」其實劉文彥心裡很矛盾,這種隱私的東西是在是不應該說出來,可是人就是這樣,有些秘密總是覺得說給一個人聽才舒服,眼前的這些人跟他的處境都一樣,他不怕驚世駭俗也不怕有人會笑話他……感覺很好,無怪那些女人都喜歡在一起說些有的沒有的。
「那是很多次嘍?」看剛才劉文彥走路的悲慘模樣也知道小剛沒有手下留情,很徹底的愛了劉文彥一夜。
「我 家雷錦根本就不分日夜,常常是白天做完了,晚上還要做!小風,你說一個人基本上有多大的欲求算是正常?」沈擎日受不了的說起他家那匹不知道節制爲何物的大 色狼,雖然說做拿檔子事也很快樂,但是這不是指沒日沒夜的縱欲過度,他可不喜歡每日渾身酸疼睡眠不足的躺在床上。還是問一問眼前的這個大神醫,他的話算是 比較權威的。
「因人而異,基本上隔一天一次是很合理的,不過不管怎麽樣雷大哥的確算是欲求比較強的了。」怪不得二哥要跑掉,沈擎風保守的說道。
「那你就做一種隔一天才能做一次的藥給我好啦,最好是吃一次可以保一年,因爲我不確定我能騙雷錦很多次。」沈擎日打著如意算盤。
「呃……那種東西我沒有試過,不過你要一直都不能做的藥我可以明天就配給你。」還真是高難度考驗,魚與熊掌可以兼得嗎?
「一 直都不能做我還要他做什麽?」開玩笑這樣就要換他欲求不滿了,身體經過雷錦調教了三年多已經離不開男人了,「好嘛,幫幫忙,就當是一種挑戰,你什麽時候做 出來這種藥我什麽時候回去。試驗品可以找小月或者小剛當,我想丁丁和劉……嗯小彥不會介意的。」沈擎日什麽都計劃好了,說他自私也好,反正這個問題一定要 解決。
「呃……這樣可以嗎?」沈擎風詢問試驗品的主人的意見,他是不怕會有什麽後遺症,這一點他還是可以控制的。
丁紅緋猶豫了一下點點頭,表示同意。而劉文彥的態度就很堅決了,他說:「最好沈擎剛一輩子都不能用!」
在一旁不好插嘴卻不想離開六哥的九九看著眼前這四個人心理暗自道:「最毒不過婦人心,看來嫁過人的男人也不差嘛……唉,可憐喔。」他不會想到不久的將來他也會坐在這一群人裡面努力的算計某個「可憐」的人。
九 九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這樣閒過,那天晚上六哥召集青龍、白虎、玄武、朱雀以及能找的到的管事深刻的懇談了一番,鄭重的詔告這些人九九的身體究竟有多糟糕。什 麽用腦過度、血虧、肝火上升、胃潰瘍(想不到比較古意的詞了,大家就湊合吧)、消化不良等等,好像身上的這點零件沒有好的了,說起來怪嚇人的,其實他自己 道是沒有覺得什麽,就是有的時候頭暈、胃疼、拉肚子而已。唉……總之,六哥這麽一宣佈大家頓時當他是搪瓷做的娃娃,不許做這個,不許做那個,真不知道誰才 是主子。最最恐怖的就是從此以後六哥居然很殘忍的一天三頓飯的給他喝什麽十全大補湯,雖然說還有劉大哥陪著他受苦,但是那個補湯也太難喝了!九九做了一個 噁心狀。
今天趁著補湯還沒端上來他就跑了,一路沒有目的的閒逛居然無意識的逛到了沈家旗下最賺錢的酒樓——「聚星樓」。不愧是業績長紅的酒樓才 巳時初(上午11點)酒樓裡面就已經高朋滿座了。看到聚星樓的招牌,九九的肚子忍不住叫了起來,今天早上爲了躲避補湯連早飯都沒吃,好想吃聚星樓的招牌四 味水晶包呀!想到這裡九九毫不猶豫的走進酒樓,水晶包!我來了!
「這位客官,不好意思,已經沒有座位了,您是要稍等一下還是要……呀!九爺!您怎麽來了?」忙得暈頭轉向的小二看清來人不禁驚叫了一下,頂頭大老闆來了,怎麽能讓人不緊張,雖然這個老闆很年輕也一點架子也沒有。
「小虎子,別緊張,我只是來吃包子的,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我去跟張叔打個招呼。」九九輕快的說道,他能準確的叫出所有員工的名字,這也是他受手下愛戴的原因之一。
「掌櫃的在後面忙著呢,您慢慢走。」小虎子對於這個比他還小的漂亮老闆能記住他的名字感到十分的榮幸,畢恭畢敬的請九九到後面去。
九九對他點點頭,穿過櫃檯向後面的房間走去,人還沒到就高聲的叫道:「張叔!張大掌櫃的!九九來了。」這個張大掌櫃的算是沈家元老級的主管了,可以說是看著九九長大的,早就將九九當作自己的子侄來疼愛了。
「小九?不是說讓你在家好好歇著嗎?怎麽跑出來這裡?」正在埋首算賬的一位五旬老人,看到挑簾進來的少年驚訝了一下。
「我 是來吃包子的,六哥不是讓我多放鬆,多吃,多喝最好能像豬一樣嗎?我來吃包子你還不高興?」九九帶著自嘲的調侃自己,這次的禁令還下的真徹底,連賬本的邊 也不讓他摸,以前他絞盡腦汁讓沈家的米蟲們幫幫忙都沒人搭理他,結果這一次所有的事情都讓這些人給攬去了,二哥、丁大哥幫忙看帳,三哥幫忙談生意,六哥把 家裡打理的每個人都開始監視他有沒有好好休息,還有被七哥強行留下的劉大哥陪著他吃喝玩樂。他現在每天除了吃就是睡,無所事事的特別頹廢。這算不算是塞翁 失馬?
「你這孩子,大家還不是爲了你好。唉,先前是我們疏忽,忘了你才十幾歲,把你當成個鐵打的金剛。要不是六少爺告訴我們你的身子骨有多糟 糕,我們還不知道咧。才十六歲還不如我這個六十歲的老頭子硬實呢。」張掌櫃的當真是把九九當兒子疼,好似父親般的嘮叨起九九來:「前些年是你爹去的突然, 幾個少爺都不打算接攤子,你突然說要挺起來,我們就像撈著個救命草似的,都沒有爲你想想,虧你還叫我一聲叔叔……」
“我咧!我又不是要死了,就 是身子虛了點,幹什麽如臨大敵似的”九九想,當然想歸想他可不敢說出來。看著眼前的老頭子還有繼續下去的樣子,他連忙打斷說道:「好好好,我都聽你們的, 好好休息,好吃好喝好睡,爭取一個月胖十斤!張叔,我現在的肚子好餓,我要吃王師傅做的四味水晶包。」正好肚子很配合的叫了起來,加強他的話的效果。
「好好好!你等著,我這就讓廚房去做。」聽到小寶貝的肚子真的餓了,張掌櫃的連忙扔下手中的筆,站起來。
「不了,你忙你的吧,別爲我這個閒人耽誤正事,快月底了,你對帳要緊,我也不是什麽客人,我自己去廚房找吃的去。」九九連忙阻止,他要是真的在張叔的眼前吃,一定會被當成填鴨塞個不停的,到時候再美味的東西也會讓人吐的。
「這個……」張掌櫃的低頭看了看帳本,的確抽不開身,而且九九最討厭因私廢公的人,雖然自己是他的長輩,但是他也是自己貨真價實的老闆。「好吧,你儘量多吃一點,別在乎價錢,聚星樓是吃不垮的。」
「好的,我一定多多的吃,吃最好的東西。」九九爽朗的笑了起來,連忙退出了房間向廚房走去。
王 師傅名字叫王大順,是九九八歲的時候從一群流氓手中救出來的,當時他的妻子病重,使他不得不向高利貸借錢,結果因爲還不上錢被流氓追殺,帶著一家大小逃離 了家鄉來到京城,每天過著心驚膽戰的日子,空有一身手藝而沒有辦法賺錢。九九因爲一次躲雨來到他位於貧民窟的家裡,好心的王師傅請他吃了一個包子。九九一 下子就發現了這塊璞玉,不但幫他還了錢還治好了他妻子的病,並且招攬他進了聚星樓,從此聚星樓又多了一道招牌菜。王家一家大小對九九感激不盡,就差給他立 長生牌位了。
廚房裡當真可以用水深火熱來形容,四五個大廚師和幾個水案忙得團團轉。九九還是人沒到聲先到:「王師傅,我是九九,我來吃包子了。」
正在包包子的王師傅一擡頭就看見自己的救命恩人,連忙說道:「九爺,您咋來了?好長時間沒來吃包子了,咋的不喜歡老王的包子了?」
「誰說的?我這不是來了嗎?我餓死了,有沒有現成的,快給我兩個。」到了廚房被滿室的菜香一熏,不覺得更餓了。
「有有有!有你最愛吃的四味水晶包,還有我這陣子新做的鮮蝦包,你沒嘗過,來嘗嘗。」王師傅手腳利落的從還在冒熱氣的籠屜裡撿出幾個水晶包和用一整只大蝦做的鮮蝦包用盤子盛著遞給九九。
九九迫不及待的丟了一粒包子進嘴裡,口齒不清的贊道:「嗚……好燙……嗯……好吃,好吃。」
王師傅心滿意足的看著吃得很快樂的九九,一邊從身後的大鍋裡盛出一碗燉的濃濃的雞湯,在九九被噎住的時候遞給他。其他的廚師看到九九來了,也抽空拿出最拿手的好菜給九九吃,九九可是這些老人心中的寶貝呀。
一會兒的功夫就吃飽喝足了的九九,也發現今天似乎特別忙,他漱了漱口擦了擦嘴,環視一圈問道:「今天怎麽這麽忙?鐵牛呢?」鐵牛是另外一個店小二,今天本來人就多,少了一個人顯得更忙了。
「鐵牛他娘病了,昨天他請假說今天要帶他娘去看大夫了,沒成想今天的客人這麽多。」一個師傅抽空回答他,不希望九九怪罪鐵牛。
「嗯,應該的,還是娘比較重要。」自小就失去親娘的九九對孝子特別喜歡,他看了看掛在牆上屬於鐵牛的制服突然靈機一動:「我來替他做半天小二吧。」
「唉?這可不行!九爺是金枝玉葉咋能做這種粗活。」王師傅連忙阻止,沒有辦法想眼前的這個貴公子變成小二的樣子。
「沒事兒,好玩,就當消化食了。小二的工作也不是什麽下賤的工作,那也是要靠真本事的。」九九脫下自己的外衣套上這身藍白相間的小二服裝,將一頭黑緞子一樣的長發放到帽子裡,一瞬間從一個嬌貴的公子哥搖身變成一個機靈可愛的小二哥。
「怎麽樣?像不像回事兒?」鐵牛的身材顯然要比九九壯碩一些,這身制服穿在九九身上有些肥大,把九九顯得越發的嬌小惹人憐愛。
廚房裡面的人看著九九興致勃勃的樣子不忍忤逆他,想到反正也是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地盤上,不會出什麽危險的,他想玩就讓他玩吧,要不然就算是他們反對要是九九堅持的話,他們也不能再說什麽了。衆人互相點點頭,吩咐另外的兩個小二照應著一點兒主子。
沒想到做小二也很好玩嘛,看來沈家如果破産了我也能靠這個工作混口飯吃。九九送走了又一桌客人,看著客人因爲被哄得很開心特意打賞的銀子心裡想,當然沈家破産的可能要比金璧皇朝亡國的可能性還要小,所以說他想要做店小二的理想只能是一個笑話。
待會兒用這些打賞的錢買些好酒請王師傅他們喝吧,九九一邊收起銀子一邊想。這個時候三樓雅間又上來四個人,他連忙上前鞠躬說道:「歡迎光臨,客官裡面請。這間靠窗子的雅間,視野開闊,通風又透氣,幾位大爺喜歡嗎?」
領 著四個人來到靠窗子的單間裡,看著爲首的那個人點點頭,他連忙將一旁早已經準備好的茶水和開胃小菜擺到桌子上,順便不著痕跡的打量這四位客人。爲首的是一 個穿著銀灰色文生袍的青年,二十三、四歲左右,從他走路下盤很穩來看似乎會武功,而且舉手投足都帶著一些貴氣,顯然是出身很好,俊美中帶著斯文,不過九九 直覺那種斯文是刻意的,那青年給人的感覺更像是一把入鞘的劍,斯文的外衣如同劍鞘將內在冰冷的銳利掩蓋住了。沒有太仔細看青年的長相,只是覺得很俊美,可 惜他們沈家最多的就是各種帥哥美女,他已經有很強的免疫力了。
隨後他利用轉圈斟茶的動作看了其他的三個人,其中兩個人顯然是保鏢、侍衛之類的,壯碩的身材,鼓鼓的太陽穴,都顯示出他們的武功不錯。剩下的那個人年紀比較大一些,有三十出頭,平凡的長相掩不去雙眼睿智的光芒,就像六哥,九九頓時對這個人多了一些好感。
斟晚茶,九九將菜譜雙手遞到年紀比較大人身跟前說道:「各位客官您先喝口茶歇歇腿,然後看看有什麽愛吃的菜,我們聚星樓可是百年老字型大小,味美、價廉、分量足,包准讓您滿意。」
對 於菜譜被遞到自己的眼前,平凡人有一些詫異,隨即想到可能是因爲自己年紀最大的緣故被當成了爲首者,他看了一眼那個年輕人,接過了菜譜。就在他想要將菜譜 遞給年輕人的時候,就聽到年輕人開口問道:「不知道聚星樓都有什麽菜,小二哥爲我們介紹一下可好?」沈穩的聲音,帶著磁性,聽的九九突然有些顫慄,一種說 不出來的感覺貫穿整個脊髓,就像是某種預兆。
「咳,當然可以,不知道客官喜歡什麽口味的菜,清淡一些還是重一些?」九九清了清喉嚨回答,決定一會兒讓朱雀查一下他們的底,他不會疏忽自己第六感的警告。
「都說一些來聽聽。」年輕人擡起頭直盯著九九的眼睛,目光中透著一些玩味和……溺寵?他一定看錯了,九九對自己說。
「如 果是清淡一些的有清湯荷花蓮蓬雞、魚龍淩雲、鴛鴦戲水遊飛龍……盤珠鴨子、虹橋贈珠;口味濃一點的有釀蹄筋、梅花繡球裡脊、玉鳳還巢……蘭花裡脊餅、烏龍 繡球;還有海鮮也不錯有芙蓉蝦仁、雪花蟹鬥、彩蝶魚翅……梅花釀魷魚、鳳腿海參;您要是想要嘗嘗山珍這裡也有蘭花熊掌、繡球雙珍、紅燒果狸……桂圓蛇羹、 彩球鹿筋,客官要是不喜歡葷的,咱們聚星樓還有素菜,比方說長白長壽猴頭菇、蓮蓬豆腐、吉祥麥穗卷……紅梅竹香、龍眼冬瓜。」一口氣九九報出了好幾十種 菜,就像一個專業的小二,心裡想這樣總該可以了吧?
其實要點菜看看菜譜就完全可以了,聚星樓的的菜譜每道菜後面都標注了主要用料,一看就一目了然,除非不識字否則根本就沒有必要讓小二這麽報菜。年輕人嘴角含笑雙目微垂彷彿正在聽人唱歌而不是一個小二在報菜,那種悠閒的神態讓人不確定他到底又沒有認真聽。
哇!說的太多了,口好乾,九九吞了吞唾液,瞪著年輕人,用眼神催他快一點點菜。誰知道年輕人反而端起眼前的茶杯對九九說:「過來,說多了口渴了吧?喝一點水吧。」
呃?不是點菜嗎?再說我這麽渴也是你害的,又不是不識字,做什麽讓我報菜名。幸虧我過目不忘,看一遍菜譜就都記住了,不然今天就要出醜了。九九心裡想著,嘴上說道:「謝謝客官,您點完菜我到廚房去喝就夠了。」
「你不喝這水,難道這水有問題?」年輕人把玩著茶杯,輕輕的說道。此話一出口,其他三個人立刻放下手中的杯子,一股殺氣瞬間彌漫在小小的雅間裡。
九九一愣,看來今天要是不喝這水,就要被砍死在這間屋子裡了。無奈的走上前去伸手要接過青年人手中的杯子,誰知道青年人大手一撈將九九的兩隻手收在手裡,說出了讓九九吐血的話:「你的手好小呀,像女孩子一樣。」
「我是男的!」九九黑著臉伸長脖子讓他們看自己的喉節,強調自己的性別,「不要說我像女孩這種話,我可以認爲這是一種侮辱。」
「哈哈哈,好好好,你是男的,不過只是一個小男孩。」不知道是什麽話取悅了這個青年,他沒有禮貌的大笑起來。不過大概是很少見,他的三個伙伴都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放開我!我不喝水了。」明顯的被嘲笑,九九的孩子氣冒了出來,他就是小孩子,他就是沒有這些人高又怎麽樣?總有一天他會長成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看到九九的眼睛都要噴火了,青年人也識趣的停下大笑,將手中的茶杯遞到九九的唇邊,說道:「喝吧,很渴了吧?」
「我自己喝就好了……」九九試圖將手從年輕的人手中掙出來,但是卻被握的更緊了。
「喝!」命令的聲音在耳邊暴喝,嚇了九九一跳,從他爹死了就沒有人用這種命令的口氣對他說話了,不知怎麽的他居然有些懷念。
「喝 就喝嘛,凶什麽凶。」九九嘴裡嘟嘟囔囊說道,乖乖喝下了青年人手中的茶。我這個樣子像不像被客人騷擾的侍女?只不過人家是被灌酒我是被灌茶,九九一邊喝一 邊想,突然覺得有些好玩,畢竟他是高高在上的沈家九爺,沈家的所有者,當今皇上的小舅子,這樣的經驗實在是絕無僅有的。其實以他的武功要想掙脫是很簡單 的,但是基於不想惹麻煩和自己也沒有什麽損失的思想,他還是決定遵從這個奇怪的客人。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