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米洛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米洛──音譯自Mirror,鏡子,喜歡鏡子的獨特,呈現出任何東西真與虛的一面。
就像在文章中恣意馳騁時,雖是構造的世界,卻又能感到無比真切的情誼。
而能在這「鏡海」中遨遊,是我最大的心願。
 
         米洛 的所有作品: 
   


 


                        蕭風古道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米洛──音譯自Mirror,鏡子,喜歡鏡子的獨特,呈現出任何東西真與虛的一面。
就像在文章中恣意馳騁時,雖是構造的世界,卻又能感到無比真切的情誼。
而能在這「鏡海」中遨遊,是我最大的心願。
 
         蕭風古道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迴夢系列 >> 黑道情人(再版)

點閱次數: 7129
   黑道情人(再版)
編號 :074
作者 米洛
繪者 蕭風古道
出版日 :2014/7/25
 
冊數:1冊 
簡介:
中城警局反黑組的刑警荷風,是一個正直、勇敢、為自己的信念和目標堅定不移的人。
可同時,他又是韓國最大的黑社會組織,金佚組的養子。
長兄如父,荷風還真有些怕這個冷靜睿智,又霸道無情的大哥,不許夜不歸宿,不許抽煙喝酒,不許衣冠不整,動輒罰抄家規,甚至還被禁足。
他可是刑警耶!俗語說道不同不相為謀,一番你來我往的暗戰,卻使未來更加危險,更撲朔迷離。

一次臥底,陰差陽錯,荷風竟成了大哥買下的Money Boy,眾目睽睽之下,
他不得不和那專制的暴君上演熱情的男寵戲碼, 可是……為什麼大哥的眼神那樣認真?不是演戲而已嗎?
纏綿的吻越來越熱,反抗的雙手卻被牢牢按住,要命!究竟有沒有人來喊Stop?

網路優惠價:20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我叫荷風,今年二十三歲,一百七十四公分,黑髮,黧黑的眸。

我生在首爾,父親是中國人,從小習武,十幾歲的時候,他為賺錢偷渡到韓國,做有錢人的保鏢。

我的母親是韓國電視劇演員,她長著一張東方芭比似的臉孔,皮膚雪白,翦水的瞳仁,分明的輪廓,但是運氣不好,只拍過一部有名的電視劇,現在已經被人遺忘。

聽說我出生四個月時,母親受不了生活的貧苦,還有整日的提心吊膽,毅然決定離婚,然後和一個劇作家再婚,完全拋棄了我和父親,我是由父親一手拉扯大的。

我七歲的時候,父親在業界越來越有名,於是被韓國最大的黑社會幫派——金佚組,請去保護他們的組長,我父親生性耿直,做事很拼命,有子彈、有飛刀來他就挺身而出,完全不顧別的。

於是在一次幫派惡鬥中,我失去了我的父親。

欲哭無淚,內心的悲痛無法形容,我站在墓碑前,臉色慘白,難以相信這灰暗冰冷的石碑下,躺著的竟是父親?!

「你好,我叫朴志宗,你的父親就是為了保護我而死的,我很感激,亦很內疚,可以的話,請讓我補償你,做你的養父吧。」

誠懇萬分的表白,一字一句都深深地敲進我哀慟的心裏,我不禁轉頭,看著這個朝我下跪的黑西裝男人,還有他身後那三個緊緊凝視著我,動也不動的男孩……

終於,我輕輕地點了頭。

那年年底,一切手續就緒,我成了叱吒風雲的金佚組組長第四個兒子。

養子難做,更何況上面還有三個漂亮、優秀的男孩,我是低著頭,小心翼翼地走進那座軒昂大宅的,可讓我意外的,三個哥哥都對我很好,他們完全把我當作親弟弟疼愛,一有空就跟我玩。

養父很尊重我,他奉守對我的承諾,給我所想要的一切,不讓我受一點委屈,以致於幫內幫外的人,都認定我其實是他的私生子。

豐裕優厚的生活,融洽歡愉的家庭,我的哀傷隨時間一點點消逝,我變得開朗,和哥哥們打成一片,可不是說我就忘記了父親,只是隨著我長大,我知道了什麼叫做諒解,懂得珍惜眼前所擁有的情誼。

時光飛逝,我的大哥朴景毅,接任因膝關節炎而隱退的父親,擔任金佚組第四代組長。

他負責管理首爾大大小小的幫會事物,經營賭城、夜總會、遊戲廳、酒吧、影院等娛樂場所,旗下正式組員據說有一千兩百多。

我的二哥朴正煥,比我大五歲,留學美國主修金融管理,拿到碩士學位後負責管理金佚組在國外的產業,還有幾條一直被國際員警盯住,卻始終抓不到確實證據的走私路線。

二哥已經拿到美國綠卡,去年和一個大學同學在三藩市結了婚,可回家的次數一點也沒減少。

我的三哥朴元錫,只比我大四個月,因為年齡相近,小時候玩在一起的時間最長,我們念同一所小學、中學,他極聰明,運動神經又好,年年捧獎盃回來。

三哥越級念完四年大學,然後協助大哥管理幫會事物,我知道他管理信貸公司,也就是放高利貸,是洗黑錢能手,很多人都怕他,得罪他或阻礙到金佚組的人,通常不會有好結果。

而我……

「你要做員警?」

高中畢業前的某日,我們一家坐在面對中庭的內客廳裏吃晚餐,我說出了考試志願。

養父手捧著青瓷茶碗,一雙威嚴的眼睛直直地,或者說無法置信地瞪著我。

「是的。」我放下筷子,跪坐著後退一步,堅定地點頭。

「胡鬧!」大哥朴景毅,驀然挺直背脊,剛硬冷峻的臉孔泛著鐵青。

「這真是……意外啊。」二哥輕歎著,白皙的手指托了一下略微下滑的眼鏡。

「我不准!小風,絕對不行!!」坐在我隔壁的三哥,一把拽住我的胳膊,沸騰的怒火清晰地刻在他俊逸、帥氣的眉宇間。

「但這是我最想做的事啊!」手臂被抓得很疼,我用力想扳開他,「元錫哥……」

「你敢做員警就別叫我哥!」他氣勢洶洶地大吼。

「元錫,放開弟弟。」養父及時出聲,「想打架嗎?太難看了。」

「爸爸,您難道由他……我們是黑社會耶!」三哥放開我,餘怒未消地看著他父親,「太可笑了!」

我吞咽了下口水,忐忑地抓緊黑色校服,我知道我是這世界上最不適合做員警的人,可是……

點著木燈籠的庭院裏,忽然傳來昆蟲低啞的嘶鳴,養父側身看了看那暗幽蔥翠的花圃,緩緩喝盡碗裏的綠茶,「小風,你想做員警是因為你父親嗎?」

被說中了,我默默地點頭。

「你恨我們嗎?」養父這樣問的時候,旁邊那三雙晶亮的眼睛,緊張而犀利地盯著我看。

「不!」我趕緊搖頭,「在我心裏,您們是最重要的親人。」

養父放下青瓷茶碗,似乎是鬆了口氣,「那就好……我准你考警校。」

「太謝謝您了。」沒想到真能通過,我驚喜萬分,綻出笑容。

「爸爸!」三哥仍不滿地大叫。

「元錫!」大哥喝住三哥,「聽爸爸的。」

「可你們都不生氣嗎?」三哥驚異地瞪著眼睛。

「這是小風想做的事吧?」二哥微笑著,夾起面前的菜,「而且父親都同意了,有什麼好生氣的?」邊說著,他邊看向斜對面的大哥。

大哥正喝著百年老店釀的米酒,他好像已經平靜下來了。

「還是說,元錫,你怕被小風抓住把柄嗎?」二哥露出那招牌似的嘲諷笑容。

「怎麼可能?我才不會輸給他!」三哥目光灼灼地盯著二哥,全身彷彿燃燒著鬥志。

「我們也不會。」二哥笑吟吟地應著,優雅地拿起勺子,開始喝面前的紫菜湯來……。

然後,我考上了春川(地名)的員警學校,因為從小就練跆拳道和擊劍,身手出色的我,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後來又被分配回了首爾,現在是中城區警視廳反黑組刑警。

十一月初,中城警局——

陽光耀眼,薄薄的雲絮點綴著遠方湛藍無垠的蒼穹,這是郊遊的好季節,人也應該心平氣和才對,可站在我面前的金永旭課長,臉龐陰沉得就好像判官。

「荷風!你怎麼搞的?!警告過你對方是韓議員的兒子,還敢踢上去?!」

「他出言不遜,妨礙公務,我很抱歉在公共場所動粗,但是……」 我深吸一口氣,盡可能地保持平直的視線,「下次見到他,還是會踹上去的。」

「荷風!你要氣死我是不是?!」 金永旭課長惱火地大吼,竟連玻璃也微微顫動。

「我只是實話實說。」我蹙攏眉頭,小聲地說。

「真是……」 金永旭課長扯掉領帶,重重地坐下,「忍一忍不行嗎?你這種性格,究竟是怎麼培養出來的?」

我想到了我去世的父親,咬住嘴唇。

「罷了,」課長瞅我一眼,歎道,「你也算是我們中城局破案率不錯的刑警,李局長應該會幫你說話,但你也別太得意了,好好做事!」

「是!」我急忙立正、敬禮。

「叫鄭彬進來。」 金永旭課長清了清喉嚨說道,鄭彬是我在警校時候的死黨,他也是很優秀的畢業生,我們兩人現在是搭檔。

我走到緊閉的玻璃門邊,拉開門,比我高半個頭的鄭彬探進身子,附耳嘀咕,「颱風過了?」

「連檢查也不用寫。」我聳聳肩膀。

「哼,」金課長乾咳一聲,我們倆以極快地速度,在他面前站定。

「槍械走私那件案子……」金科長面帶不滿,卻又無可奈何,他打開桌上厚厚的檔案袋,「調查得怎麼樣了?」

「這兩周一直在跟進,買家是金昌鎬,我們掌握了大部分的證據,至於賣家,懷疑是俄羅斯黑手黨,」一提到案件,我就十分地認真,「上個月馬加派在釜山港活動頻繁,入境處驅逐了兩名非法入境的俄國人,他們在限制入境的名單上面。」

「哦?」金課長挑起粗黑的眉毛,「具體一些?」

「這兩個人都是馬加派高層負責人,可惜我們抓不到他們交易的證據,」 鄭彬應道,「交易分了兩個地點,香港交貨,韓國收錢,和以前的碼頭買賣不一樣,我們和國際員警合作,可是線索一深入到香港就斷了,聽說交貨是在漁船上,但是臥底接近不到負責人,也不知道是哪一艘船,所以……」鄭彬深吸了口氣,「調查現在很困難。」

金課長神色凝重,沉吟著,「一年前的軍火走私案,也是卡在了香港,五名加拿大籍嫌疑犯,在押解途中橫遭車禍,其他證據又不夠定罪,檢察院只好撤案。」

「那現在?」我著急地問。

「過了規定的偵查期限,只能不了了之吧?國際員警那邊,我會聯絡的。」

「就這樣算了?」鄭彬很不服氣,忿忿地一拳擊中自己的掌心。

「鄭彬,你是第一天當員警嗎?」金課長皺眉瞧著他,「沒有證據,就算他炸了國會大廈,我們也不能拘捕他。」

金課長往前坐正身子,拿起金色鋼筆在報告尾頁刷刷地寫下了結案詞,然後,他闔上文件夾,又從桌邊拿起另外一份,「知道最近崛起的杉木組嗎?」

我和鄭彬對視一眼,點點頭,說道,「為首的男人叫李翰,三十九歲,獨身,原來是釜山慶歟組的副組長,後來和當家的鬧了矛盾,自己組織了人手,到這裏來發展了。」

「嗯,不錯。」

金課長翻開文件夾,「兩個月前他買下了一家歌舞廳,就在明洞(地名,繁華商業街),有個女孩逃出來報案,說他們利用信用卡借貸拐賣未成年少女,這件案子本來一直由二課負責,可是派去做臥底的女警暴露了,二課不得不撤她回來,現在,他們需要我們一課協助。」

「我們能做什麼?」全組沒有一個女員警,我不解地眨眼。

「明洞那邊的舞廳,除了坐台小姐,還有男公關。」

「哎?!」 我的臉部肌肉頓時抽緊,「課長,難道要我……」

「別這麼驚怪,荷風,放眼我們警局,能找出比你更漂亮的嗎?」金課長理所當然似的大聲說著,「凝雪皮膚,大大眼睛,我那六歲的小女兒一直叫你『姐姐』呢!」

鄭彬低下頭,拼命忍住笑。

「但是我從來沒當過臥底。」如果不是當著課長的面,我真想狠狠地踢鄭彬一腳。

「你既然受過警校的臥底訓練,就沒問題,再加上,我們和線人聯繫好了,臥底的警員都在你附近,鄭彬會潛進去當酒保。」金課長邊說邊按下電話免提鍵,「叫二課的人進來,」然後抬頭,「準備好後,今晚七點就開始行動吧。」

「啊?!這麼急?」為了槍械走私那件案子,我已經兩天都睡在局裏,養父還好說話,大哥一定……

「荷風,愣著幹什麼,拿資料啊。」鄭彬這時催我。

「哦,是。」現在可不是心驚肉跳的時候,我跨前一步,無奈地接過課長遞過來的文件。

十點半,明洞,Dark House 歌舞廳——

等了兩個多小時,目標人物還沒出現,被震耳欲聾的Disco音樂,震得快要發瘋的我,趴在人頭攢動的吧台一角,喝著鄭彬倒給我的淡啤酒。

「振作點啊,荷風,你可是今晚的頭牌。」鄭彬俯下身說道。

「頭你個鬼!」我白他一眼,「你怎麼不來試試,我全身都是香水,難受死了。」這究竟是什麼餿主意?

「對了,你有香水過敏。」他伸手翻開我真絲襯衫的衣領,「好像起疹子了。」

「我絕對要申請特別津貼,那個刻薄老頭!」我抱怨著,一口喝下剩餘的啤酒。

「課長才四十歲哦,你呀……」鄭彬苦笑著,正想拿過我面前的空酒杯,秘密耳機突然響了。

「他們來了。」鄭彬的臉孔一下變得嚴肅,「……今晚這裏有盛宴呢。」

「嗯?」我挺直背脊,為了方便接近李翰,我今天沒有帶任何竊聽設備。

「他邀請了首爾最大的黑社會組織,為了在這裏站穩腳跟,賣力得很呢!」鄭彬壓低聲音說道。

「最大的……金佚組?」我不覺冷汗涔涔,緊張地抓住桌沿,不會這麼倒楣吧?

「當然,你要小心,金佚組一向視我們為眼中釘。」鄭彬拿起酒杯,往中間走去,因為他已經站在這裏很久了。

天哪……看著鄭彬離去的身影,我哀歎著,團團抱住自己越來越低,幾乎要貼住桌面的腦袋。

古板嚴厲,不容任何違逆和反駁,大哥很照顧我不假,可他像後媽一樣的苛刻性格,讓我十分害怕。

——不許我夜不歸宿,不許我抽煙喝酒,不許我衣冠不整,甚至不許我說粗口,稍微遲一點回家,都要打電話說明具體理由,否則,將要被罰在後院的跆拳道場裏踢腿一百次,抄寫家規二十遍。

讀警校前,我身邊還有他專門指派的職業保鏢。

「怎麼辦?」心臟劇烈地跳動著,感覺襯衫都被冷汗浸濕了,轟鳴的音樂,如群魔亂舞的晃眼燈光,讓我像沒頭蒼蠅似的,更加無措!

「對了!」躲到廁所裏去吧!既然不能擅自離開……

我如夢初醒,慌急地抬頭、轉身——「哇啊!」

我看見一雙我非常非常熟悉的銳利眼睛,正透過舞池又唱又跳,叛逆打扮的少男少女,慍怒地緊盯著我。

我霎時動彈不得,嘴唇缺氧似的微微張開,我想我一定是面無血色。

二十八歲當上金佚組組長,比養父更要威嚴和卓然,短短四年,金佚組的勢力大到連警察局長都要小心謹慎地說話,我惶惑地望著他,一貫的高高在上,一貫的如豹般給人壓迫和忐忑感,他冷寂地站著,一身筆挺的黑西裝,四個保鏢默契地立在旁邊。

「小少爺?」我看到有人反射性地動了下嘴唇,即刻又噤聲。

都是看著我長大的人,我很尷尬,因為我頭上噴了金色的染發劑,身上穿著薄如蟬翼的黑色襯衫,褲子是低腰的,如果知道他們要來,打死我也不會穿得這麼「變態。」

我心虛地移開視線,看到穿紅襯衫的李翰就站在大哥側面,大廳一根立柱遮去了他大半的身形,但從他大幅度的動作來看,是在喝令身後的小弟給大哥鞠躬。

大哥轉過身,不冷不熱地應著李翰的話。

然後,李翰恭謹地領路,似乎要帶他們去最裏面的豪華包房。

看大哥一行消失在裝點著霓虹燈管的走廊拐角,我深深地蹙起眉頭,既不快又擔心,責任感使然,如果證據確鑿,我決不會放走一個罪犯,可另一方面……

比想像中更要矛盾,事情一旦牽涉到個人感情,便會複雜許多許多,胸口沉甸甸的,彷彿梗著無數堅硬的冰凌,我有些茫然。

「荷風,喂!叫你哪。」

身後突然傳來鄭彬急促又低啞的叫喊,我回過神來,看見跟前站了一個把板刷頭染得花花綠綠,混混模樣的青年。

「什麼事?」我問他。

「老大找你,在貴賓房。」他不耐地說,「真是的,快點走啦!」

「找我?」我張大了眼睛,被他拉著跌跌撞撞地穿過拼命舞動,情緒正激昂的人群,大哥應該儘量避開我才對,怎麼會找上門來?

「對,對,你走運啦,第一天上班,就被老大們看上!」他邊說邊轉過頭,「聽說你原來在明太哥底下混,不好過吧?」

不好過?我微怔,旋即揚起眉毛,不好過的是他吧?強姦、藏毒、襲警,被我狠踹了一腳,正躺在拘留所裏哼哼。

「跳槽到李翰哥這裏,算你聰明,做一次有一半的提成呢!」他露出齷齪的不懷好意的笑臉,我頓時火冒三丈,差一點就將他摔過肩。

可我最終咬牙忍了下來,「混蛋!第一個就銬你進去!」我惱火地想。

「這裏就是,機靈點。」

他像個老鴇似的,著急地推我進一扇挺俗氣的紅豔大門——

「生意就是要這樣做,哈哈!金佚組的兄弟都是貴客,來,喝酒。」

「呵……大哥喝酒嘛。」

……房間裏很昏暗,煙霧繚繞,酒味、香水味彌漫,兩排靠絲絨牆壁放的沙發上,坐著七、八個男人,男人們中間,又坐著幾個濃妝豔抹、嗲聲撒嬌的女孩。

「你就是那個新來的?」坐在最外邊的高大男人,上前搜我的身。

我點點頭,他恐怕有兩米多高,擋住了我的視線,我沒看見大哥,倒注意到旁邊,生澀地坐在李翰膝蓋上的女孩。

細瘦的肩膀,稚氣未脫的淺褐色臉龐,這個女孩,怎麼看也只有十五、六歲。

「過去!」

她側著頭,我想看得更清楚些,卻被那高大的男人拽了一下,他示意我去裏面的沙發。

大哥就坐在那裏,他的手臂擱在沙發背上,架著腿,看似閒散,他在家裏總是正坐的,我從沒見過他這副模樣。

慵懶、無謂,但仍是猛獸,他黑而晶亮的眸子裏,冒著陰鬱的火焰。

離他兩、三步遠的時候,我有點裹足不前,絞盡腦汁地想著托詞,他忽然伸手抓住我的手臂,力量大得驚人!

「哇!」我幾乎是摔進沙發的,大哥側過身體,嚴嚴實實地封住我,沙啞的問,「你在這裏幹什麼?」

「工、工作啊。」被抓住的手臂痛並不痛,卻像鉗子一樣讓我抗拒不得,「大哥,放手。」

「穿成這個樣子?!」他惱怒又激動的低吼,我瑟縮起脖子,「臥底嘛。」

「查什麼?」

「拐賣未成年少女。」迫於他駭人的氣勢,我脫口而出。

「哼!」他稍稍鬆開我,可臉色還是非常的難看,「查這傢伙嗎?要多久?」

「找到證據為止。」我低低地囁嚅。

「還有明天?!」他頓時加重困住我的力量。

「都說是工作了……」如蚊子般慘兮兮的低喃,自己都覺得沒用。

他重重地謂歎一聲,蹙著眉峰,想說什麼卻遲疑著沒說。

「朴組長,您喜歡這種嗎?」李翰這時大聲說道,厚實的嗓子粗啞輕佻,好像已有醉意,「他是新來的,不懂事!我再給您叫幾個。」

「不用。」大哥略微轉過身,冷漠地說。

「大哥?」當他再轉回來時,靠得我非常近,他的手臂摟住我的腰,胸膛幾乎要貼住我的,我馬上聯想到親密依偎在一起的情人的場景,不自在起來。

被包圍著,身體四周充斥著他冷峻強硬的氣息,我緊張得透不過氣,向後仰起頭。

「啊,」軟軟的觸感,香煙的澀味直沖進我的嘴巴,我僵著脖子,瞪著那突然的「大特寫」,可謂五雷轟頂,一下怔住!

動也不動的嘴唇被輕咬著,爾後一個溫熱濕軟的東西,緩緩地伸進我的口腔,它牽住我呆滯的舌頭,逗弄著、舔著,見我遲遲沒有反應,它越來越狂野,激烈地纏吮。

「吻……?!」我不適地驚醒!這是在……接……

我慌恐無措,想開口卻發不出聲音,因為實在太震驚了。

大哥穩穩地抓著我,不放鬆,也不用力,態度是那樣地坦然自若,我脹紅著臉,急促的心跳有如呼嘯隧道而過的列車!

「組長,電話。」這時,坐在沙發最右側的保鏢,匆促打斷大哥持續的親吻,將一寶石藍精緻的手機遞了過來,「是賢姐。」

大哥鬆開我,他當然知道保鏢將一切都看在眼裏,可他面不改色,從容冷靜地接過電話,「什麼事?」

我大口呼吸著,臉孔由窒息激動的紅轉變為畏懼混亂的白,我倏地想站起身,但大哥環在我腰間的手,極其迅捷地縛住我,「去哪?」

「廁所。」我的聲音是顫抖的。

他認真地看著我,謹慎地壓低音量,「是你自己決定要做員警的吧?」

「什麼?」我不太明白。

「那就不要逃。」他結實的手指扣住我低腰褲的金屬褲環,「既然敢做臥底,怎麼能吻一下就慌成這樣?」

「我不知道你是同性戀,而且你還是大哥……」我驚魂未定,有些胡言亂語。

「你反感我喜歡男人?」他直白地問,一邊俐落地闔上正傳出催促聲的手機。

「不,」我搖頭,「那是大哥的自由。」

「如果你抓住我犯罪的證據,會告我嗎?」他緊接著問,表情並沒有太多變化。

「我想……會。」我喃喃地避開視線。

「不是你想,是肯定會吧?我還不知道你的性格!」他毅然地說,放下電話,伸手從黑得發亮的長方形茶几上,拿起一杯起斟滿的紅酒,沉著地喝了一半。

「我犯罪,你會抓我,你做男公關,我就不能吻你嗎?只有你可以公事公辦?太任性了吧?」

我睜著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是大哥會對我說的話嗎?

「黑白兩道,水火不容,你連這點常識都沒有,憑什麼當的員警?興趣?一時衝動?你有做員警的責任感嗎?」

他咄咄逼人的話,忽然間不依不饒的神情,讓我完全傻住,啞口無言。

他放下酒杯,緊緊地擷住我的下頜,「你根本無法反駁吧?」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