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潮聲漸喧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潮聲漸喧 的所有作品: 
   


 


                        蒼狼野獸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蒼狼野獸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萌戀系列 >> 妖禁Ⅰ

點閱次數: 6916
妖禁Ⅰ
編號 :005
作者 潮聲漸喧
繪者 蒼狼野獸
出版日 :2011/8/15
 
冊數:1冊 
簡介:
離曜,魔界五皇子,在大哥溪羽的照顧之下,無憂無慮地長大,
可是天魔大戰,魔界大敗,離曜和弟弟紫宵被帶到天界為質。
從高高在上的魔族皇子淪落為卑微低賤的質子,離曜收起冷厲的鋒芒,
韜光養晦,一切,只為了保護年幼的紫宵。
質子生涯苦不堪言,最難忍耐的卻是對大哥溪羽的思念,疼痛也甜蜜。
離曜癡癡地望向窗外,背後的紫宵也癡癡地望著他,
炙熱的視線像恨不能將他焚燒。
紫宵的要求,離曜從來捨不得拒絕,便連那種「難堪」的事,
只要紫宵高興,他也願意咬牙妥協。
可誰知道,便是這點妥協,遭致大禍!

洛宸,天界少君,對魔人恨之入骨,一次偶然,
竟然撞見那個魔五皇子同他弟弟在郊外野合!
果然是骯髒的魔人,絲毫不知羞恥為何物,
光天化日之下行亂倫苟且之事,卻是一臉坦坦蕩蕩,直叫人咬牙切齒。
呵,他正愁找不到法子折騰那個離曜,這人卻自己撞他面前,
很好,就讓他好好地來教教他,何為禮儀,何為倫常!


內附彩色插圖
八月底前同時購買萌戀005、006,將加贈番外特典一本。


網路優惠價:25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伏城。
門被輕輕敲了兩下,男子進來後,恭恭敬敬地半跪在地,「兩日前,有人在伏城發現了魔后的蹤跡。」
洛宸並未抬眼,仍舊在那仔細地擦拭手中的「斬雲」,手腕處那朵血蓮,映襯著劍光,妖異奪目。
「殿下,你打算如何?」站在一邊的月華輕聲問。
這次出來,洛宸身邊只帶了月華和幾名護衛,月華平時像個透明人似的,很少開口。洛宸看他兩眼,沒回答,反而繼續問男子:「離曜他們走到哪了?」
「不出意外,半日可到伏城。」
擦劍的手微微一頓,洛宸眼裏閃過絲不易察覺的微光,細長的手指緩緩摩挲過劍柄,彷彿在安撫某些躁動的東西,「繼續監視。」
「是,殿下。」
報信的男子退出去後,月華歎了口氣,「你不是來追人的。」
他說得肯定,洛宸也不動怒,只道:「你怎知我不是來追人的?」
「根 據我們這幾個月零零碎碎查探到的消息,離曜為了復活紫宵,讓紫宵的魂魄入了重桓身體,而溪羽也因為中毒的原因昏迷不醒,雖然絕夜也在附近,但絕夜是敵非 友,也就是說,離曜一行,離曜是唯一的戰鬥力。」月華的聲音淡淡的,「我們先他們一步到伏城,若是立刻上冥龍宮抓住冥龍的大弟子弘黎,控制冥龍宮,守株待 兔,抓住離曜,應該是件很簡單的事。」
「他就在天界,就在我的眼皮底下,又孤立無援,不但不敢向妖界尋求幫助,還得避開妖族的人,要抓住他,是很簡單。但是,我抓住他又如何?在矽宣面前,我可以大義凜然地
說為了抓人,才不得不親自跑這一趟。可在你面前,我不想騙你。我父王死了,我最恨的人也死了,我今年三千三百歲,如果一生平安,要過六千多年才會死去。」洛宸閉了閉眼,「月華,你說,六千多年,得有多長……」
「有些時候,是很長,有些時候,一轉眼就過了。不過,殿下,無論是長是短,離曜,都不會陪著你。」
洛宸哈哈大笑,笑著笑著笑聲突然變得陰森可怖,手中的「斬雲」被刺激到,嗡嗡嗡地發出嗡鳴,他猛地起身,一劍將月華旁邊的桌子斬成兩半。劍氣吹起了月華臉邊的頭髮,他卻面不改色,無奈搖頭,「殿下,你與我說實話,我也與你說實話,僅此而已。」
伏城說是城,其實不過是冥龍宮下的小鎮,但在北荒這種地方,也已經算很多流放人士的避風港。紫宵一邊小心地往四周查看一邊提醒離曜,「哥哥,北荒的人都是窮兇極惡之徒,我們儘量不要得罪他們,實在不行給他們一些銀兩就是。」
離 曜點頭,這些他自是懂得,這段時間洛宸的人緊追不放,顯然已經發現了他們的蹤跡。兩人是生面孔,自入城後,各種不懷好意的視線便盯在兩人身上,除此之外, 離曜總覺得有個人的目光,若有若無地跟蹤著他,等他四處尋找,那目光又立刻不見。離曜緊了緊手中的馬韁,小心謹慎地跟著紫宵穿過人群。
「麻煩要兩間上房,再備幾樣小菜端上來。」向客棧的侍者交代了兩句,紫宵回身卻見離曜一臉警惕,心中不由跟著一緊,「哥哥,怎麼了?」
「大概洛宸的人還跟在後面。」
「這洛宸也是好笑,追了我們半月就沒見他派個高手,他難道真以為光憑那些烏合之眾,就能捉住我們不成?」
說話間幾人已經被侍者領著進了房,離曜抱著溪羽當先進去,溪羽睡得很沉,安安靜靜的,像個精美的瓷器。
紫宵懷裏的樓影哭了起來,卻原來是尿了尿,紫宵一張臉都氣紅了,離曜倒是輕聲笑了起來,「是你自告奮勇要照顧他的。」
「是,是,我自討苦吃行了吧,早知道隨便把他扔雪地上,讓洛宸撿回去。」紫宵惡狠狠戳了戳樓影額頭,「再尿,再尿我就打你屁股。」
「宵兒,明日我一人上山,你看如何?」
紫宵看了看昏迷的溪羽,又看了看樓影,心知要帶這兩人上山絕對是負擔,而離曜又定然不肯將溪羽單獨拉下,只得不甘不願道:「那大哥你萬事小心,千萬別提認識我。」
離曜苦笑,若是讓冥龍宮裏的人知道他是紫宵哥哥,怕是會拿掃帚打他吧。
第一日,離曜連弘黎的面都沒見到,就被冥龍宮的宮人以各種理由趕了回去。第二日,離曜偷偷潛進宮,只見到了紫宵其餘幾個師兄,唯獨沒有弘黎。
「大師兄可能採藥去了。」
「天寒地凍的,他還去採藥?」
紫宵挑了挑眉,「我大師兄是個醫癡,這點寒冷他並不懼怕。說起來,如果不是家裏得罪了人,大師兄受到牽連被流放到此,他現在大概已經是天界數一數二的醫官了。像以前非雲殿那個待我們很好的雲逸,醫術與我大師兄,也是沒法比的。」
「你大師兄醫術越好,能救溪羽的可能性也就越高。」離曜望向窗外,大雪鋪天蓋地飛揚而下,「我只怕,他是被……」離曜搖搖頭,打斷自己的胡思亂想,「我明日再上去一趟。」
「兩位客官。」客棧的老闆推開門,背後的侍者端著美味佳餚魚貫而入,老闆一邊吩咐侍者將菜肴端上桌,一邊堆著臉笑道,「這是有位公子為兩位點的,兩位慢用。」
「等等。」離曜半瞇起眼,斜斜看了眼桌上的菜肴,冷笑道,「你總得告訴我們,那人長什麼樣,我和我弟弟,日後也好感激他的『恩情』。」
他說得極慢,威壓如冰雪蝕人,老闆額頭當即滴落一滴冷汗,膽戰心驚地道:「那位公子戴著斗篷,扔了一百金便走,讓在下好好照顧兩位客官,在下只看到他背影,模樣,實在不知啊。」
在北荒,很多人一輩子都沒見過一百金,也難怪這老闆也不管對方是誰立刻聽從了命令,離曜與紫宵對視一眼,「出去吧,另外,添兩個暖爐進來。」
「是,是,公子。」
「哥哥,沒毒。」一樣菜一樣菜地試了後,紫宵皺起眉,「會是誰?」
「不管是誰,都不會對我們好。」
「也是,這天界危機四伏,誰會好好待我們,怕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紫宵聳了聳肩,查看離曜一番臉色後,道,「哥,會不會……是洛宸?」
離曜臉色瞬間一白。
「也不對。」紫宵趕緊道,「天帝死了,我們卻沒有聽到洛宸繼任天帝的消息,那麼顯然洛宸是有意隱瞞,這個節骨眼上,他應該坐鎮天宮處理大局才對,哪裡會不分輕重地來追殺我們?我看,最多在矽宣和月華中挑一個。」
「我是擔心他們先我們一步,捉了你大師兄,這樣就難辦了。」
「我們在天界,本就是如履薄冰,大不了見招拆招,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紫宵挑了一筷菜,吧嗒吧嗒嘗了兩口,「哥,不吃白不吃,你還呆著做什麼?」
「笨蛋宵兒,就知道吃。」
紫宵愣了下,忽然含著滿嘴的菜,湊上去親離曜,離曜哭笑不得,卻沒有躲開,任那張油膩膩的嘴,堵住了自己的呼吸。
外面風雪大作,緊閉的窗戶被吹得啪啪作響,連屋裏明黃的油燈都跟著跳躍起來。
弘黎思索半晌,終於在棋盤上落下一子,「大皇子千里迢迢來找我,應該不會只為解藥之事吧?」
「是父王想請先生。」
「妖王陛下?」弘黎搖頭,「雖然師尊是龍人,但在下對妖界並無嚮往之情。何況,在下被囚北荒,如果貿然去妖界,恐怕殿下對天宮,不好交代。」
「這點先生不用擔心。」絕夜捏了捏棋子,「不知先生,有沒聽說過『神子』?」
「據說,是最有希望成為神的五界之人。」
「為了得到『神子』,洛宸他們幾個將離曜虜了回去,逼迫他為他們生子,但先生有沒想過,如果天界真的得到『神子』,會如何?」
「生靈塗炭。」
「是啊,就像當年『血薩妖王』那個年代一樣,無人可擋!」絕夜瞇起眼,緩聲道,「天界要孕育『神子』,我們也不能就這樣落於人後。」
「殿下在打離曜的主意?」
「呵!對於他,我們妖界可沒那麼多興趣。」絕夜冷冷地抽了下嘴角,臉上露出譏諷的笑,「我們感興趣的,是『血薩妖王』。」
「那位不是已經死了十萬年了嗎?」
「是死了十萬年,不過骨骸還在,一直保存在妖宮裏。聽說先生對『煉化』這種奇術,浸淫頗深?」絕夜抬起眼皮,仔仔細細地看著弘黎,目光灼灼,「先生有沒興趣,讓『血薩妖王』……再度現世?」
弘黎猛地起身,「在下要回宮了。」
「風雪正急,先生明日再回也不遲。」
男人低沉的聲音從門外傳來。門打開,弘黎往門外看去,進來的男人披著黑色的罩衫,面容模糊不清,目光卻如刀鋒般銳利。
「父后。」絕夜微微低下頭。
弘黎眼皮一跳,「妖后殿下。」
妖后反手關上門,「實話告訴先生,妖王的功力一直無法突破,怕是再過一千年,也及不上天宮那位,所以……」他的聲音驟然冷了下去,「對於獲得『血薩妖王』的神力,我們是勢在必行。」
「妖后是要逼迫在下?」
「先生此言差矣。我的表哥,冥龍,對先生誇讚有加,先生滿腹才華,怎麼可以就這樣消磨在北荒?」妖后微微一笑,「先生不必著急,你還有一夜的時間可以慢慢考慮。來人,帶先生回房。」
被兩名妖族侍從帶到門邊,弘黎忽然回頭,「妖后殿下,絕夜殿下,在下無牽無掛,你們沒有什麼可以逼迫我。」
「自由。」妖后胸有成竹地反問,「離開北荒,出去看看,出去走走,先生摸著自己心口問問,真的,一點都不想?」
「父后,你看弘黎會答應嗎?」
「會。」妖后邊說邊解下罩衫,「我現在擔心的,是『煉化』途中,會不會出什麼岔子。」
絕夜跟著皺起眉。說起來,他們也只是從與冥龍的來信中得知,這個弘黎研究出了「煉化」的法子,可以將對方的骨骼與筋脈,徹底吸納進自己身體,但成功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期間又會有什麼突發狀況,誰也不清楚。
一切,都是未知的。
「父后,你怎麼突然來伏城?」
「小桓陷在天界,我和你父王並不放心。」
絕夜埋著的臉上瞬間閃過一絲憤怒,「說白了,父王父后是不放心我才對。」
妖后端起面前熱騰騰的茶,淺淺抿了口,「當年天帝要帶走小桓,你二話不說就將弟弟放上天帝的馬車,可有此事?」
絕夜別過臉。
「小桓也在這個城裏?」
「是。」
妖后面色不變,「哪家客棧?」
絕夜頓了很久,才道:「據我和手下人的觀察,小桓,看起來有些奇怪。」
紫宵打著哈欠,一臉困倦地跟離曜下樓,「樓影太能鬧騰了,整整哭了一夜,哥哥,小孩子都這樣嗎?」
「怎麼不是,」離曜笑著搖搖頭,「你小時候也好不到哪去。」
紫宵不服氣,落座後腦袋直接歪在了離曜肩上,「昨晚因為那混小子,我一夜沒睡好,哥哥你得補償我。」
時候尚早,客棧的大堂裏只兄弟兩人和幾名零零星星的侍者,離曜搖了搖紫宵,沒把那顆腦袋搖開,也就由著他任性,結果這個喜歡得寸進尺的弟弟趁著侍者還沒走過來,飛速地在他嘴角啄了啄,末了,笑得像隻偷了腥的貓,睫毛一顫一顫的,眉飛色舞的姿態。
離曜裝作沒事,點了些粥,又點了些清淡的小菜,「框」的一聲,門忽然被吹開,漫天的飛雪當即飄了進來,「雪還是很大?」
「是啊。」候在一邊的侍者接話道,「北荒一年四季都是雪,伏城還算好的,要是再往北走,那簡直能凍死人。呵呵,兩位公子是新來的?」
「嗯,來找人。」
「客官,請進,請進,小四,貴客來了,快過來招呼。」
客棧老闆扯著嗓子在吼,離曜不由把視線瞄了過去。
進來的一群人當先者竟是披著玄黑的罩衫,要知道,在天界除了天帝和少君,任何人著黑色,都是對天宮的不敬,然而此人面色自若,周身氣勢渾然天成,和著外面呼呼的風聲,給人一種極大的壓迫。
他身後的人跟著他走進客棧,認出是絕夜,離曜條件反射地按上桌上的劍。
敏銳的老闆立刻意識到什麼,也不再招呼新來的貴客,默默地退到後面,靜觀其變。
「絕夜旁邊那個穿青色衣服的。」紫宵死死皺著眉,低語道,「就是我大師兄,弘黎。」
終究還是晚了一步……對於自己的壞運氣,離曜早就習以為常,如果弘黎輕輕鬆鬆讓他找到,又輕輕鬆鬆的救了溪羽,才會奇怪吧……暗自自嘲了下,離曜站起來,跨前一步,將紫宵擋在身後,頭微微埋了下,「離曜見過妖后殿下……魔、魔后殿下。」
「五弟那麼生分做什麼?」絕夜皮笑肉不笑地道,「小桓,父后特意來天界尋你,你怎麼躲著不肯見人?嗯……小桓?」
妖后慢悠悠地在離曜對面坐下,手指在桌上輕輕扣了起來,他扣得很有規律,指端與木頭桌子發出清晰的悶響,自始至終,他沒有說一句話,迫人的威壓卻讓離曜和紫宵同時汗流浹背。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