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冰雪漪夢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我是冰雪漪夢,酷愛看小說,學生時代總往租書店跑,最後愛上創作。
一直以來想寫一篇令自己滿意的小文,可是每次都會寫脫線,
曾有一度很頭疼,筆下的小受全是溫潤的小白兔樣…

個人較擅長虐心文…熱衷美攻與妖孽受,
目前的理想是繼續挖坑,努力填平,
希望有一天能寫出一個絕代妖孽受!

希望大家能喜歡我的文~^_^ 
         冰雪漪夢 的所有作品: 
   


 


                        蒼狼野獸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我是冰雪漪夢,酷愛看小說,學生時代總往租書店跑,最後愛上創作。
一直以來想寫一篇令自己滿意的小文,可是每次都會寫脫線,
曾有一度很頭疼,筆下的小受全是溫潤的小白兔樣…

個人較擅長虐心文…熱衷美攻與妖孽受,
目前的理想是繼續挖坑,努力填平,
希望有一天能寫出一個絕代妖孽受!

希望大家能喜歡我的文~^_^ 
         蒼狼野獸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萌戀系列 >> 色劫難逃

點閱次數: 6516
色劫難逃
編號 :012
作者 冰雪漪夢
繪者 蒼狼野獸
出版日 :2012/9/30
 
冊數:1冊 
簡介:
歐陽瑞家世不凡、風度翩翩、英俊非凡,甚至花心、外加下流色胚。
雲慕華相貌普通、還有點孩子氣,因一不小心醉酒,他把自己送到了狼口……
「我要你做我的充氣娃娃。」
充滿誘惑的嗓音,狂野的夜,無休無止的愛欲糾纏,兩人曖昧不明的關係,令雲慕華陷入苦惱,他想做歐陽瑞的唯一。
而在那些旖旎夜晚的背後,歐陽瑞對雲慕華究竟是愛或者是玩具?這一切,雲慕華自己也一無所知。
因為誤會,分別一年,雲慕華已成家立業,歐陽瑞是一個備受矚目的律師。
兩人再次相見,一如當年那般,歐陽瑞把雲慕華折騰得渾身虛軟,三五不時的就把他拐上床肆意侵犯。
他真是瘋了,才會心軟跟歐陽瑞破鏡重圓,繼續下去他一定會被玩壞掉,剩下的理智告訴他,快逃吧……
可是,他根本無法逃離歐陽瑞撒下的『色誘陷阱』……
當他慢慢感受到了歐陽瑞潛藏在心底的濃濃情意,夜幕之下,放縱而激情的性愛已經失控……
對於雲慕華來說,如果歐陽瑞是劫數,那麼他這輩子註定『色劫難逃』……



網路優惠價:25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秋日的天氣格外涼爽,雲慕華下了車,休閒式的外套掛在手臂上。這樣的天氣令他回想起過去曾與某人一起念高中的日子,記憶中的某人最愛秋季。

  輕揚的音樂,環境優雅的茶室。不起眼的角落裏,早已等候多時的雲慕音倚靠在沙發上,雲慕華薄唇緊抿,心情欠佳的入坐。

  「有什麼事不能在電話裏說?非要約我出來。」雲慕音挑起眉,拿起一杯龍井。

  「我要離婚。」

  「噗.....」一口溫熱的茶被她毫無形象地噴了出來,有少許濺到雲慕華臉上,順著他的下顎一點一滴流到地上。

  「你這是什麼反應?」雲慕華蹙起眉,趕忙拿出紙巾擦去臉上的茶水。

  「離婚?有沒有搞錯?你上個月才結的婚!」雲慕音先是不敢置信,而後一臉恨鐵不成鋼,「早就跟你說了,別娶那種女人!你就是不聽 !你想氣死我還是氣死爸媽?!」

  雲慕華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去,受不了她的嘰嘰喳喳,「我今天找你出來可不是為了聽你上教育課。」

  「什麼事?」雲慕音簡直要被這個弟弟活活氣死。

  「幫我調查一個人。」雲慕華神色懊惱地看著她。

  「誰?」雲慕音的柳眉再次一挑。

  「蘇涵的情夫。」雲慕華咬牙切齒地說。

  雲慕音詫異,「這才結婚多久!她就不要你了!」

  雲慕華不耐煩地問,「這事你到底幫不幫?」

  「幫!弟弟有難,做姐姐的當然義不容辭!不過,你不觉得你越来越过分了吗?爸媽送你出國留學,還沒畢業你就灰溜溜的夾著尾巴跑回來了,連個交代都沒!你今年才二十三岁啊!叫你不要急著結婚!好歹也把大學畢業了再说?你一年前到底在國外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姐!大庭廣眾的你能不能轻点?」雲慕華受不了她的火爆脾氣,捂住了耳朵。

雲慕音唉聲歎氣道,「哎...算了,你也就這點出息了。怪不得都說富不過三代,雲家呀怕是要不行了。」

  雲慕華狠狠白了她一眼,「你哪壺不開提哪壺!」

  雲慕音聲音嬌慵地說,「說吧,你要查的那人叫什麼名字?」

  「不知道。」

  「那他是幹什麼的?」

  「不知道。」

  「那他長什麼樣?」

  「不知道。」

  「那他有什麼特徵?」

  「不知道。」

  「那他...」

  「不知道。」

  「一問三不知叫我怎麼查?!當我福爾摩斯呢你!」雲慕音撇了撇紅唇,纖纖玉手毫不留情的用力揪上雲慕華的耳朵,「你說我們爸媽怎麼也是出自名門受過良好教育的,怎麼就生出你這種要氣質沒氣質,要才華沒才華,要長相沒長相的三無產品呢?」

  「你自己不還是...」雲慕華小聲的嘀咕。

  「雲慕華!你找死!再說我就不幫你查了!」雲慕音曲起雪白的手指,給了他一個重重的暴栗。

  

  三天後

  人流不息的大街上,雲慕華拿著張便條紙站在一家律師事務所樓下,瞄了瞄紙上的名字、地址,又疑惑地抬頭望瞭望眼前的大樓。

  真是莫名其妙,雲慕音說順著這個地址就能找到蘇涵的情夫,可地址下的落款為:歐陽先生。

  雲慕華氣得把手裏的紙條揉成一團,連地址都能查到,鬼才相信老姐居然查不到那人的名字。難道還要他客客氣氣地喊情敵一聲歐陽先生?有沒有搞錯?雲慕華挺胸抬頭,像極了一個即將趕赴前線的將領,走進事務所,他可不能讓那個姓歐陽的家夥看扁了!

  「你好,我要找歐陽先生。」雲慕華火藥味十足的詢問前臺小姐。

  「請問您是雲先生嗎?」

  她怎麼知道他名字?更知道他要來?雲慕華愣了一下,「是的,沒錯。」

  「歐陽律師在裏面等您,您可以進去了。」

  雲慕華的嘴巴張得老大,沒想到暢通無阻,這麼容易就進去了。

 

 一走進這位歐陽先生的辦公室,眼前一亮,一系列歐式的辦公傢俱映入他的眼簾。地上鋪著長毛地毯,整個辦公室的設計簡約不失大方,這樣的風格讓雲慕華再次想起記憶中那個人。

  當坐在皮椅上的男人,慢慢轉過身,雲慕華終於看清所謂的歐陽先生為何方神聖時,整個人都傻掉了。

  都說情敵見面分外眼紅,可連五分鐘的時間都不到,他恨不得掉頭就走。

  所有的氣勢一股腦的泄了氣,雲慕華把頭壓得低低的,懊悔自己怎麼不多留個心眼,竟然就這麼冒失的中了雲慕音的『詭計』。

  雲慕華此刻穿著普通的外套,牛仔褲談不上光鮮,至少也整齊。但一瞧坐在高檔牛皮轉椅上的人西裝筆挺,就覺得自己被比了下去,硬是輸了一大截。怎麼就那麼倒楣啊,橫躲豎躲,躲了他一年,竟然又碰頭了!

  「慕華。」歐陽瑞笑笑,「好久不見。」

  歐陽瑞很英俊,他有一頭黝黑的頭髮,皮膚因日曬呈古銅色,給人一種說不出的溫暖感覺,一絲不苟的西裝穿在身上卻有幾分玩世不恭的味道。

  雲慕華有些嫉妒。如果他是女人,也會毫不猶豫地投入歐陽瑞的懷抱。很快,雲慕華皺了下眉,蘇涵的情夫竟然是歐陽瑞!見個鬼,誰要跟他好久不見!一見就搶他老婆!

  歐陽瑞仍低笑,「請坐。」

  歐陽瑞的態度讓雲慕華實在惱火,他根本就不想坐下來,但他已經輸了氣勢,不能再輸了風度。

  「找我有事?」歐陽瑞低沉的嗓音猶如醉酒,讓人渾身舒暢。

  明知故問!雲慕華在心裏暗罵,這個裝無辜的混蛋!究竟在搞什麼!

  「歐陽瑞,你到底在玩什麼花樣?」

  「什麼花樣?你至少得先告訴我事情的來龍去脈,我才好幫你。你說對不對?」歐陽瑞說話的模樣若無其事,黑眸明亮的透澈。

  明明在說謊!可這男人的眼睛怎麼可以這樣清澈!唉……雲慕華不自覺得歎了口氣,歐陽瑞簡直就是他的剋星,每次碰到歐陽瑞,他總是自亂陣腳。

  雲慕華不甘心地說,「你還出現在我的面前做什麼?」

  「不幹什麼,我只是想看看你過得好不好。」

  屁!只會說得好聽,雲慕華不屑地看他。

  歐陽瑞露出非常友善的笑容,去握他的手。

  一陣電流立刻由被握住的手掌竄向四肢百骸,雲慕華立刻甩開他的手,這樣太危險了,但歐陽瑞緊握著他不肯放。

  「一年沒見,我們依然還是朋友,對嗎?」

  「誰要跟你做朋友!」雲慕華忿忿地說。

  歐陽瑞不以為意,笑望著他,「難道我們不是老朋友嗎?」

  「我根本就不需要你這種人做朋友!」

  「那你怎麼還跟我做了那麼多年的朋友?」

   「閉嘴!」

   「何必這麼見外呢?」歐陽瑞的語調故意呢呢噥噥,令雲慕華頭皮發麻。

   「我結婚了。」

  「我知道。」歐陽瑞點點頭,拿起辦公桌上的咖啡,再度開口,「因為蘇涵從小就跟我青梅竹馬,所以,你跟她結婚是故意的。」

  從高中時代起,雲慕華對瑞歐陽瑞的感情從友情轉變成深沉的愛戀。歐陽瑞的一舉一動總是能輕易在他心底激起巨大漣漪,讓他心悸。但一年前的雲慕華,放棄了這份愛,給它草草收了尾。為了報復歐陽瑞的花花腸子,他任性地選擇跟蘇涵完婚。

  「抱歉。」歐陽瑞歉意一笑,擔心到自己剛才的直白可能『嚇』到了他。

  「你用不著抱歉。認識你這麼久,你的脾氣我知道。」直白、自大、我行我素、還有些小心眼。

  歐陽瑞笑著說,「我對一件事非常感興趣。」

  「什麼事?」雲慕華不得不得承認,這個男人笑起來就是這麼的蠱惑人心。

  「為什麼要急著結婚?」他的口吻裏有幾分質問的意味。

  「不要你管!」依然記得自己回國的前一晚,那副失魂落魄的樣子,現在想想,他愛歐陽瑞的那顆心早在那時就已支離破碎。

歐陽瑞調侃他,「慕華,你是不是有點饑不擇食?你明知道蘇涵與我青梅竹馬,她會跟你在一起,完全是因為蘇氏企業周轉不靈,還依然跟她結婚?」

  「你自己不也是?」雲慕華暗諷他,「身邊的女伴那麼多。」

  「是啊…………」曾經是,但現在沒有了。

  「總之!你勾引了我老婆!」雲慕華沒好氣地哼了聲。早該明白愛情對於歐陽瑞來說一點都不重要,只要是對方是雌性生物,估計歐陽瑞都會參上一腳。」像你這種風流成性的男人,是怎麼都不可能安分的!」

  「有嗎?我跟她本來就是青梅竹馬,我回國找她敘敘舊也不可以嗎?」在收到雲慕華結婚喜帖的那刻,歐陽瑞真想親手掐死他。

  「你為什麼要回國?」雲慕華氣呼呼問。

  「不為什麼。」歐陽瑞笑笑,很紳士的邀請,「作為老朋友,一起吃個飯吧。」

  「不。」雲慕華不想理他,覺得可笑。他早就就和歐陽瑞分道揚鑣,不再是朋友。去他媽的朋友關係!他才不想跟歐陽瑞做什麼朋友,他要的東西像歐陽瑞這種花花公子根本就給不起!所以他看透了,看穿了,寧願休學選擇回國,也不要再看到歐陽瑞這副花花腸子。

  歐陽瑞略帶惋惜說,「沒關係,還有下次。」

  雲慕華不滿地挑眉,「下次什麼?」

  「當然是下次一起吃飯。」歐陽瑞聳聳肩,「不然你還期望著什麼?」

  「我什麼都沒想!」雲慕華惱羞成怒,「鬼才要和你一起吃飯!還有別再纏著我老婆!」

  「對不起。」歐陽瑞無辜地回答,「是她纏著我。」

  「那你會愛上她嗎?」一句不經大腦思考的話,流露出一股淡淡的醋意。

  「你覺得可能嗎?」那副欠扁的神情彷彿雲慕華問得是一個愚蠢的問題。

  答案,當然不可能。雲慕華認識他這麼多年,見他留戀花叢,卻還沒見他對哪個女人認真過,還不是今天和JANE約會,明天和ROSE約會,大後天和NAICE約會,好像還有個女人叫ALICE吧?

  雲慕華又想爆粗口了,為什麼歐陽瑞的女人那麼多!數都數不過來!真是氣死人了!想他連個女朋友都不曾交過,初戀對象竟然還是歐陽瑞?為什麼他的初戀這麼慘?喜歡個男人不說,居然還最老土的搞暗戀?

  「你現在表情有點心虛,我猜你還愛著我。」歐陽瑞靠近他耳際,微瞇起眼,竟然敢一聲不吭地跑回來閃電結婚!欠教訓!

  「誰……誰心裏有你……」灼熱的氣息,幽幽的落在耳邊,還被戳中心事。雲慕華耳根一紅,死不承認,心裏恨得牙癢癢,「滾!歐陽瑞,你少自戀了!」

  「你這張嘴真是越來越不可愛了。」害他兜了這麼一大圈,再跑回來追他。

  「要你管!」雲慕華紅著臉,瞪向他。

  好可愛的表情,讓人想一口吃了他。心動不如行動,歐陽瑞也直接這麼做了。

  「唔……」雲慕華悶哼一聲,腰即刻被歐陽瑞的臂膀扣住,然後不可置信地睜大眼睛。

  這是個很綿長很激烈地吻,雲慕華在他漆黑幽深的眸子中顫抖著。

  可惡的混蛋!雲慕華二話不說勾起一拳打了上去,幸虧歐陽瑞手快,一把擒住他的手。

  「這麼凶做什麼?一點情趣都沒。怪不得你老婆要跟別人跑,像你這樣沒情調的男人,哪個女人會喜歡?」

  「總比你風流成性好!」

  「好重的酸味。如果是我遇到了自己的初戀情人,我一定會立刻邀請他吃飯。」

  雲慕華後退一步,「不知道你在胡說什麼,再說像你這種人也會有初戀情人?」

  「只要是人都會有。」甚至不用思考,歐陽瑞立刻脫口而出。

  被歐陽瑞炙熱的黑眸緊鎖著,久違的悸動再次湧上雲慕華的心頭,令他漸漸迷失…………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