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梨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魔羯
喜歡的食物:甜食,肉(汗,雖然如此,仍在天天喊著減肥的口號)
喜歡的藝人:哥哥
喜歡的漫畫:灌籃高手,浪客劍心,網球王子
喜歡的顏色:綠,白,淡粉
喜歡的耽美作品:汗,太多了,數不過來
最開心的時候:看眾多妹妹們給我留言的時候
 
         梨花 的所有作品: 
   


 


                        VALLEYHU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魔羯
喜歡的食物:甜食,肉(汗,雖然如此,仍在天天喊著減肥的口號)
喜歡的藝人:哥哥
喜歡的漫畫:灌籃高手,浪客劍心,網球王子
喜歡的顏色:綠,白,淡粉
喜歡的耽美作品:汗,太多了,數不過來
最開心的時候:看眾多妹妹們給我留言的時候
 
         VALLEYHU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萌戀系列 >> 至死不休上

點閱次數: 8852
至死不休上
編號 :013
作者 梨花
繪者 VALLEYHU
出版日 :2012/12/10
 
冊數:1冊 
簡介:
羅逸怎麼也沒有想到,只因為一時的好心,卻讓自己落入了一個惡魔的手中,
被他強暴,凌虐,囚禁,甚至難堪的在對方的調教下發現自己不為人知的無恥放蕩一面。
費盡心機終於得以逃脫,卻不料繼父為了四百萬,將他賣了個乾淨。
無論如何,不想再被囚禁,不想去為了一段虛無縹緲,
可能根本就不存在的愛情輸掉一輩子的尊嚴和自由,
所以,他最終選擇了與不肯放手的程旭魚死網破。
羅逸贏了官司,可程旭卻沒有一敗塗地。
遠走異國不過一年,他以程少的身份風光回歸。
而此時的羅逸,卻被好賭的繼父賣進了地獄中。
SM俱樂部的房間門口,面對曾經愛得發狂的人的無助求救,
程旭最終無情離去,因為那一段愛戀,已經成為曾經。
所以他不曾知道,曾經心愛的人在那一夜遭受了什麼樣的悲慘命運。


網路優惠價:25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羅羅,下班後要不要一起去KTV唱歌?我請客。」

更衣室裏,大華換好了衣裳,有些期待的看著旁邊正在換衣服的男孩,視線貪婪的落在光滑白皙的上身,他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不了。」

羅逸微笑著拒絕,將寬鬆的T恤套到身上,然後把雪白的襯衣和西裝疊好,放進更衣櫃中。

「你不要總是這樣無趣啊,我有幾個朋友都想認識認識你。」大華垮下肩膀,卻不想放棄努力。

「你知道我性格有些內向,不喜歡去那些地方的。」羅逸轉過身,向大華抱歉的笑笑。

大華看著那張漂亮的面孔呆呆出神。他和羅逸一起在這家西餐廳做侍應生半年多了,可是直到現在,他還是沒辦法對羅逸的臉完全免疫。

羅逸是個非常非常漂亮的大男孩,雖然已經二十六歲了,但是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個剛出學校的單純少年,他很容易害羞,每當害羞的時候,白皙漂亮的臉頰上就會染上幾絲紅暈,然後低頭微微一笑。彎起的嘴角好像是春風中綻開的最美的那枝花朵,清澈明淨的大眼睛裏也好像是灑落了滿天星光。

大華沒有什麼學問,這是他能夠想到的對羅逸最浪漫的讚美了,還是翻了好幾本言情小說才學到的。

一句話:羅逸就是那種能讓男人女人都為他失了魂的漂亮男孩兒,最重要的是,他身上有一種乾淨澄澈的氣質,怎麼不讓人趨之若鶩。

但是這個男孩的神經卻是遲鈍無比的。大華和他暗示了好幾回,但他好像到現在也沒弄清對方是GAY,大華的幾個朋友求了他無數次,一定要帶羅逸去一次KTV,即使不做什麼,能把他灌醉睡著了,讓他們對著睡夢中的羅逸打一次手槍也好。

想到這裏,大華心中就莫名添了幾絲心虛,他原本覺得羅逸長這麼漂亮,一定就是同道中人,而他也只能做一個小受,這樣漂亮柔軟的男孩子,怎麼可能是小攻呢?

但是明裏暗裏試探了幾次,卻沒發現羅逸有半點這方面的傾向,現在連大華都懷疑是自己的火眼金睛出了錯。

「算了,不去就不去吧。」大華歎了口氣,暗道不去也好,不然一旦自己和哥們兒的那些齷齪心思暴露了,他還要怎麼在羅逸面前抬起頭做人呢?

「那我先走了,華哥拜拜。」羅逸套上毛衣,又拿起自己的單肩挎包背在肩上,向大華微笑著揮揮手,接著轉身走出了更衣室。

「這個和大白兔一樣的男人,他媽的有哪個女人敢要啊?長得比大明星都漂亮,我操。」

大華看著羅逸單薄纖細的身影消失在門外,忍不住踢了一腳身前的櫃子,神情鬱悶的嘟囔了一聲。

羅逸家條件很不好,母親早逝,他和弟弟跟著繼父一起生活。

繼父對他們當然也不可能會有什麼感情,有時候打罵也是少不了的,但總算還給他們一口飯吃。所以母親去世後不久,當羅逸念完中學,就很自覺的將重點高中錄取通知書撕了個粉碎,獨自離家在城市裏打工闖蕩。

一轉眼就是十多年過去,靠著堅強的毅力,羅逸用自己打工的錢硬是把弟弟送進了大學,因為是他賺的錢,所以繼父也沒有話語權,雖然他的言談中透著不滿和對這一筆錢的心疼,不過羅逸常年不在家裏待著,耳不聽為淨,更何況現在弟弟都念大學了,也不用在家裏待著,他就更不會在意了。

不過繼父的生活費還是要給的。羅逸走到提款機前,將口袋裏的銀行卡插進去,熟練的操作了幾步,然後螢幕上出現了一串數字。

這個月的工資已經打進卡裏了,於是他直接往繼父的銀行卡裏轉了一千塊,剩下的兩千塊,有五百是他這個月的生活費,另外一千五是給弟弟攢的學費錢,他還有兩年就畢業了。一想到弟弟在自己面前意氣風發的樣子,羅逸就覺得生活雖然艱苦,但是充滿了希望。

回到社區,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這裏是城市的老街區,住的都是貧民一類的人物,雖然三教九流複雜,但好在物價要比市中心便宜得多,連帶著房租也很便宜,羅逸現在住的那個三十平米的筒房,每月只要八百塊,今年過年的時候,他用西餐廳發的獎金就交了一年的房租。

舊式的公寓都沒有電子門這種玩意兒,只有那種開放的樓道,如同一張張巨大的獸嘴張開著,幸虧公寓門前都有路燈,雖然光芒很微弱昏黃,但總算是一絲光亮,可以讓人心安。

已經看到了路燈和樓梯口,羅逸加快腳步向前走去,大概走得太急,他也沒有注意腳下,鞋子猛的絆到了什麼東西,他整個身子都往前撲倒。

「啊……」羅逸驚叫一聲,關鍵時候用胳膊撐著地,才免去摔成狗吃屎的命運。

「什麼東西啊?」羅逸站起身,轉回身瞪大眼睛使勁兒看著,然後他猛的叫了一聲,身子也往後退去,因為那個絆倒他的「東西」看上去竟是一條人的胳膊。

「是……屍體嗎?」羅逸哆哆嗦嗦的自語著,小心走上前,忽然耳邊傳來一個微弱的聲音:「救……救救我……」

「還活著。」羅逸鬆了口氣,立刻加快腳步,順著伸展的胳膊看過去,就見在黑暗的小巷中,一個女人正慢慢坐起來。

「你……你是誰?怎麼會在這裏?」羅逸扶起女人,藉著遠處路燈微弱的光芒,他看到對方竟是一個十分美麗的女孩兒,不由得更是不解。

「有人……有壞人在追我,求你,讓我躲一躲……我……我藏在這裏,已經兩天沒吃飯了。」

女孩兒可憐兮兮的說著,看到羅逸狐疑的眼神,她忙翻起自己的衣袖:「你看,我……我就是被他們打的,他們……他們逼我去做那種事情,我……我好不容易才逃出來的。」

「怎麼會這樣?還有沒有天理了?」羅逸的正義感瞬間破表,別看他生活中安靜內向,但是心裏倔的很,是那種堅信邪惡不能戰勝正義的標準好青年。

扶著女孩兒回到家裏,她的腿不知是在哪裡摔壞了,腳踝腫起老高。羅逸翻出藥酒給她上了,又做了一鍋麵條。

看得出來,女孩兒的確是餓壞了,一口氣吃了兩大碗,這讓羅逸對她纖細苗條的身材很是佩服驚奇。

此後幾天,女孩兒就住在羅逸家裏,腳踝稍微好了些後,她就幫羅逸收拾家務,這讓羅逸有些不好意思,不過看得出來,大概女孩兒也是怕出去會露了形跡,所以在刻意的討好他,這讓羅逸更不能說出請她離開的話。

原本想著等女孩住上兩三個月,外面那些抓她的人洩勁了,再替她在附近租一間房子,看看為她找個工作什麼的。但是不到半個月,羅逸就發現自己還是太低估這女孩兒惹到的那些人了。

這天羅逸剛從西餐廳回來,就發現破舊的公寓樓前有幾個陌生人。

這一帶都是老街區,在這兒住著的大多數都是那些上了年紀的老人。羅逸在這裏住了兩年多,和他們都非常熟悉了,就連各家的親戚,他也有一大半是認得的。但是這幾個陌生男人,他卻可以篤定自己沒有見過。

這些男人身上的氣質明顯和貧民窟格格不入,身體筆直行動俐落,羅逸想起那些電視上演著的大人物的保鏢就是這樣的,不由心裏一寒,低下頭快步向樓洞口走去。

「兄弟,和你打聽個事兒。」

一個陌生男人攔住羅逸:「最近有沒有看見過一個穿著黑色連衣裙的女人在這裏走動過?」他一邊說,一邊掏出一張照片:「呶,就是照片上這個女人。」

「沒看見。」羅逸勉強鎮定著心神,斬釘截鐵的回答。然後他不再看那陌生人,就匆匆走進樓道。

「這小子有點古怪啊老何。」另一個陌生男人湊上來:「雖然他裝的很鎮定,可那神情明擺著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嘛。」

「沒事兒,一切等到少爺來了再說。」老何揮揮手,於是其他人又繼續散開了。

「小雪,你快走。」

羅逸衝進屋裏,第一件事就是幫助李雪收拾東西。

「怎麼了羅逸?你……你要我去哪裡?」李雪咬著嘴唇:「我……我孤身一人,根本就沒地方可去。「

「你的仇人大概找上門了,剛才在外面,他們拿著你的照片問我認不認識你。」羅逸話音剛落,李雪的臉色就變得一片慘白。

「正門是出不去了,你從這個窗子跳到李嬸家的陽台,她們家靠著後樓梯,那裏是常年沒人走動得地方,你就從那裏下去,伺機逃走。」

這是一些老樓的特點,不但裏面有樓梯,外面也有,但是現在看來,這種設計只是方便了小偷而已,雖然他們這種地方就連小偷都不願意過來。

李雪驚慌的點著頭。羅逸迅速收拾出了兩件衣服,然後從口袋裏掏出所有的錢放在衣服中遞給她,李雪這裏剛剛爬上窗台,就聽見外面響起了擂鼓一樣的敲門聲。

「來了,來了。」羅逸假裝在屋裏喊著,一邊示意李雪快跑。

李雪的身影剛從窗外消失,羅逸便立刻關好窗子,接著跑到門邊,還不等開門,就聽「咚」的一聲,門從外面被一腳踹開。

雖然不是什麼豪華高級的防盜門,但這門好歹也是鐵的,沒想到就讓人這樣一腳踹開,羅逸的心「咯登」一聲,不由自主就往後退了兩步,戒懼的看著邁步進屋的一群人,結結巴巴道:「你們……你們要幹什麼?」

最先進門的是一個二十三四歲左右的青年。

青年的面貌十分出色,高級的手工西裝在他身上十分熨帖,襯托出他挺拔高大的身材,只是這張英俊如雕刻般的面孔此時陰沉著,一雙明亮的眼睛中雖然是平靜的目光,但卻似乎正在醞釀著一場風暴。

不知為什麼,這個看上似乎是修養良好的貴公子般的青年,卻帶給羅逸很大的壓力,讓他心裏不自禁的就在想著這一定是個暴戾得人。

「你們這是私闖民宅,到底要幹什麼?」強忍心中的害怕,羅逸很鎮定的退到沙發邊,冷冷問了一句。

青年陰鷙的視線在屋裏一掃,他身後已經有幾個人迅速的衝了出去,轉眼間,這一室一廳的小小房間便被他們搜了個遍。

「李雪在哪裡?」

青年在看到那些人衝自己搖頭後,終於開口,第一句話就是直奔主題,以他的身份,根本用不著和羅逸這樣螻蟻一樣的小老百姓囉嗦,雖然這個面前這個男孩長得像瓷娃娃般的出色美麗。

「我……我不認識什麼李雪。」羅逸立刻否認,但是他眼中的那一絲慌亂,卻沒有逃過青年的眼睛。

「正義感爆棚嗎?」青年冷笑一聲:「勸你還是老實告訴我,李雪到底去了哪裡,不要抵賴,我的人已經調查清楚了,她這些日子就住在你家。」

羅逸不禁向青年身後那個沉穩的中年人看過去,心想混蛋,既然都調查清楚了,還跑來問我幹什麼?難道是再確定一次?但他想對方完全沒這個必要吧?如果不是他們打草驚蛇,自己還真未必會這樣及時的送走李雪。所以,剛才這個人其實是在詐自己嗎?

「你最好告訴我,不然的話,我完全可以將你告上法庭。」青年再度開口,帶著一股冷酷和高高在上的倨傲。

羅逸的火氣「蹭」一下就躥起來了,心想這還有王法嗎?一群人私闖民宅,損壞了自己的鐵門,如今竟然這樣咄咄逼人的問自己被他們拐賣的女孩子到底在哪裡?A市什麼時候出現這麼霸道的黑社會了?

好像看出羅逸是在想什麼,青年哼了一聲,冷冷道:「忘了告訴你,我叫程旭,李雪是我的妻子,而我,是她的丈夫。」

「什麼?」

羅逸這次是真的驚叫出聲了,他不敢置信的看著程旭:「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是李雪的丈夫?她明明說自己是被拐賣的。」

話音未落,羅逸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知道自己說漏嘴了。

程旭面上露出冷酷的笑容,輕聲道:「我沒必要騙你,她不但是我的妻子,當初還是她哭著鬧著主動要求嫁我的,並且以自己懷孕了相要脅,所以我才會娶她。」

「怎麼……怎麼可能?她……他怎麼可能會哭鬧著要嫁給你?如果是這樣,她為什麼要逃出來?」

反正也說漏嘴了,羅逸索性也豁出去了,哼,看程旭那副高深莫測的樣子就不爽,他以為他在扮演電視劇裏的豪門公子啊?一副臭屁的模樣,切,今天自己就要用行動告訴他,別以為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這世間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正義好青年還沒有死絕。

「這些事情你沒必要知道,現在你只要告訴我她在哪裡就行了。」拋棄了畏縮怯懦挺直了腰的羅逸讓程旭眼睛一亮,慢慢走到對方面前,他盯著羅逸清澈的眼睛,一字一字道:「不說的話,你會後悔的。」

「我……我有什麼可後悔的,你……你說他是你妻子,有證據嗎?結婚證帶了嗎?」

程旭的氣魄壓人,卻激起了羅逸骨子裏那股不服輸的勁兒,他把腰板挺的更直,面無懼色的和程旭對視著,如果讓西餐廳的那些同事看到此時的羅逸,不知道會跌碎多少眼鏡。

「好!好樣的。」

程旭嘴角邊的笑容擴大:「我已經很久很久都沒遇到過這麼有骨氣的人了,打起來一定很爽。」

話音未落,羅逸就覺得眼前一陣風掠過,下一刻,他的胸口挨了重重的一拳,「咕咚」一聲,身子撞在沙發上,然後慢慢滑落在地。

「咳咳……」羅逸痛苦的蜷成一團,但是隨即,他的領子就被對方揪起,看著程旭那張笑的猙獰的臉,怒氣在羅逸的胸膛中累積著,他伸出拳頭就想把剛剛挨的打全部還回去。

「啪」的一聲,臉上又挨了一巴掌,這一次羅逸整個人都跌進沙發中,眼前一陣陣金星亂冒,嘴裏有一絲腥甜,似乎是有一道液體在嘴角邊蜿蜒流下,他想自己大概被打的吐了血。

「行啊,還想打我?想反抗?」程旭兩隻拳頭相互捏著,發出「啪啪」的爆響聲:「你也不看看,就你這副小白臉的模樣,也配和我動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吧?」

他說完,就又上前一步,揪著羅毅的毛衣就把他提起來,看到對方嘴角邊那道鮮豔的血跡,緩慢流淌在白皙嫩滑的肌膚上,竟是美豔的驚心動魄。

一時間,程旭彷彿是受了蠱惑似的,慢慢靠近羅逸,在他震驚而略帶恐懼的目光中,伸出舌頭緩緩舔上去,直到將那道血跡舔乾淨,他才收回舌頭,彷彿品著什麼美味似的慢慢動著嘴巴。

「你的血很甜。」做了一個吞嚥的動作之後,程旭竟然又伸出舌頭在唇上舔了一圈,好像意猶未盡似的,看到羅逸目瞪口呆的表情,他的心情莫名大好起來。

「你……你這個變態……」

羅逸忍不住大罵著站起身來,伸出手抹去殘留在自己下巴上的口水。

下一刻,肚子又猛的挨了一拳,劇烈的痛楚襲來,讓他整個人再度跌進沙發,原本漂亮白皙的面孔,瞬間就佈滿了冷汗,一片慘白。

「說,李雪在哪裡?」程旭逼近了羅逸:「如果不說,就由你來代她受這些罪。」

「混蛋,我就是知道,也不會告訴你。」羅逸倔強的瞪著程旭,一邊從沙發上站起來,只不過穿著牛仔褲的腿卻不停發著抖,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胸口和胃部痛的他幾乎撐不住自己的身體。

「啊……」後背和肩膀再度挨了狠狠的兩拳,旋即,烏黑的髮絲被揪起,程旭滿臉都是暴戾的表情,「啪啪」又甩了他兩個耳光,在看到羅逸嘴角邊流下的血跡時,他好像餓狼一樣撲上去,將對方摁在沙發裏,整個身子都壓上他,再次將那道甜美的血液舔乾淨。

「變態,放開我……」羅逸使勁兒掙扎著搖頭,可是他全身都被制住,根本沒力氣反抗程旭的掠奪。

劇烈的掙扎中,程旭的舌頭猛然碰倒兩片柔軟的東西,眼前掠過兩瓣粉紅色潤澤的薄嫩雙唇,那顏色美好的彷彿誘人採摘品嘗的玫瑰,他想也不想,猛然就欺了上去。

「唔……」羅逸猛的瞪大了眼睛,怎麼也沒想到這個變態竟然會真的變態到這種地步,自己是男人,他竟然也要親嘴。他嚇得魂飛魄散,拼命推拒著程旭,可是胸口和腹部傳來的痛楚卻讓他積攢不起一絲力氣。

緊閉的唇齒被撬開,一條滑溜溜的舌頭帶著鮮血腥氣闖了進來,在口腔中掠奪翻攪著。羅逸連氣也喘不上來,驚叫都被堵在喉嚨裏,可是程旭好像還不滿足,伸手揪住羅逸的頭髮迫使他的頭抬起,以方便他吻的更加盡興投入。

羅逸家裏雖然窮,雖然繼父也會時常打罵,但是他從小到大,卻沒受到過這樣的侮辱毒打,一時間恨怒一齊湧上來,想也不想,他向那條四處肆虐的舌頭狠狠一咬。

「啊……」程旭大叫一聲,狼狽的退開身子,然後他反手又是一巴掌,將羅逸整個人都打倒到地上。

羅逸瘦弱的身子蜷成一團,在沙發前艱難的移動著,但是隨即,背上也傳來鑽心的疼痛,原來是程旭的拳頭又落在他的後背上。

「我最後一次問你,告訴我,李雪在哪裡?不然的話,你就再沒有機會了,明白嗎?」

一頓暴打之後,程旭將羅逸的領子提起,扯住他的頭髮逼他再次面對自己。

羅毅的嘴角微微腫了起來,血液流出,眼淚在眼睛裏打著轉,應該是痛的厲害,可是他卻倔強的不肯讓淚水流下來。

太美了……

程旭的拳頭緊握著,他彷彿聽到自己的心在擂鼓似的跳動著。這樣被凌虐後的男孩實在是太美了,美的讓他這個從來不玩男人的人都抑制不住這份強烈的佔有欲和上了他的衝動。

「我……不……知道。」

被毒打後的羅逸依然熱血不減,他憤怒倔強的瞪著程旭:「你……你以為自己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嗎?我會去控告你的,混蛋你等著。」

「你沒有這個機會了。」

當羅逸的答案出口後,程旭不但沒有一絲失望,反而興奮的幾乎要跳起來。

天知道他是多麼害怕羅逸在被毒打後變成軟骨頭,會告訴自己李雪逃到了哪裡,那樣他就不得不遵守諾言放過這個美麗的讓他頭一次起了佔有欲的男孩子,他甚至都後悔自己下手下的太重了些。

但是羅逸沒讓他失望,不但沒讓他失望,對方那倔強和不服輸的眼神,簡直就讓他愛到了骨子裏,這樣漂亮的面孔,漂亮的眼睛,漂亮的鼻子嘴巴,還有一定是美妙非常的身體,這是老天賜給他的絕世珍寶,一定是的。

「你……你想幹什麼?我警告你,現在是法治社會……」

羅逸心頭的憤怒終於轉變成恐懼,在看到程旭那雙宛如嗜血的狼一般興奮的眸子和不住伸出來舔著嘴唇的舌頭後。對方這幅模樣,就好像是一頭殘忍的狼正要獵捕他看中的獵物。

他不由自主的坐在地上往後退,卻見程旭轉眼間恢復了高高在上的穩重陰沉表情,只不過眼睛中嗜血的興奮並未減少。

「我想幹什麼?哼哼……」

程旭優雅的笑了笑,襯托的他英俊的面孔越發出色耀眼,可是看在羅逸眼中,卻只讓他心膽俱寒。

「你放跑了我的妻子,難道不應該賠償點什麼嗎?」他彎下腰,伸手挑起羅逸的下巴:「可是就算把這整棟樓賣了,你也賠不起,既然這樣的話,就一人換一人,把你自己賠給我算了。」

「你這個瘋子……」羅逸怎麼也沒想到程旭打的竟是這樣的主意,拼命大叫著想掙扎逃離,但是下一刻,程旭鬆了手,讓他倏然又跌回地上去。

「把他帶走。」

程旭掏出手帕抹了抹嘴巴,一直在房間中如同雕像般靜靜看著這場凌虐戲碼的手下們忽然間動了起來,他們上前將痛罵不休的羅逸架起來,然後用幾塊手絹堵住了他的嘴巴,接著就在他用盡力氣的掙扎中把他拖了出去。

 

 

 

 

第二章

 

 

 

 

 

「唔唔唔……唔……」羅逸的雙腿拼命蹬著,看著那輛在夜色中停靠的勞斯萊斯,他知道,自己一旦被拖進去,就真的完了。

這群人顯然不是一般的富商,他是在掙扎中碰到一人的腰間,察覺出那是一把手槍時,才倏然有了這個認知的。

這個社會雖然是法治社會,但是它總會給一些人開綠燈,毫無疑問,程旭應該就是屬於那種被開綠燈的人,或許他是某高官的兒子,或許他身後的勢力是一個豪門世族,又或許,他乾脆就是掌控這個城市的黑道頭子。

但不管是哪一種身份,都是羅逸根本惹不起的。這樣大的動靜,他的家門甚至還大開著,可是這種情況下,卻沒有一個人敢走出來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羅逸絕望的看著黑暗幽深的樓道口在自己的視線中越來越遠。

在被塞進車裏的一刻,他拼盡全力的扒住了車門,咬牙發狠的不肯鬆開,這是他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了,就是死也不能鬆開。他在心裏這樣告訴自己。

程旭冷冷看著幾個手下企圖扒開那隻手,他忽然冷笑一聲示意手下們走開,然後親自走上前去,從腰間拿出一把手槍,用槍柄在那隻白皙修長的優美右手上狠狠砸下去。

「唔……」羅逸被堵住的喉間發出一聲悶悶的慘叫,他的手指顫動了一下,但是隨即就又緊緊抓住車門。可是下一刻,程旭就眼也不眨的又用手槍柄重重砸了下去。

「唔……」十指連心,羅逸痛的終於流下了眼淚,晶瑩淚水流淌在發紅的面頰和微腫的嘴角上,被車內燈光一照,更為他秀美的臉龐添了幾絲悽楚,看上去真是楚楚可憐。

程旭的下身在一瞬間就硬了,他的眼光再度狂熱起來,槍柄暴戾的砸下去,優美的手很快紅腫,白嫩的皮膚破了,滲出一絲絲血跡。

羅逸幾乎痛的昏死過去,他的手終於再也握不住車門,軟軟垂了下來,然後他整個人都被兩個人高馬大的保鏢給塞進了車裏。

程旭揮揮手,那兩個保鏢立刻離開,然後他坐進車裏,其中一個保鏢坐到了前面座位上,關上車門後,程旭悠然吩咐道:「去柳灣別墅吧,帶幾個人回去收拾一下,這段時間我就住在別墅裏。」

「是。」前座的保鏢木然答應一聲。程旭低下頭,看到羅逸蜷縮在車門邊,戒懼的看著自己。他沒想到當這雙美麗眸子中的倔強退去,換上軟弱和驚恐之後,竟然也是這樣美的讓人心動不已。

「小子,我給過你機會的,是你自己不要。」

程旭一把將羅逸拽過來,然後伸手抓住他烏黑柔亮的髮絲,他很喜歡對方的頭髮,那柔滑的感覺在指間,就好像是最上等的絲緞一般,簡直是一種享受。

「可……可我真的不知道她會去哪裡,我……我只是讓她從後窗逃走。」

羅逸想著現在的李雪應該已經順利的跑遠了,所以實話實說,現在這種情況,他也不得不為自己考慮了。

可是程旭卻只是冷冷一笑,伸手撫摸著他微腫的面頰,輕聲道:「沒關係了,這些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經替代了她,呵呵,你放走了她,這就是你該為她承受的。」

「可我……可我是男人,你這種身份,可以娶李雪,但……但總不能娶一個男人做老婆吧?」

羅逸結結巴巴的回答,在西餐廳做了那麼久,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同性戀這種事?他只是衷心希望程旭不是這種人而已,畢竟他都和李雪結婚了。

「男人或者女人又有什麼關係呢?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去荷蘭結婚,反正和李雪離婚不成問題。」

程旭邪邪的笑著,然後他貼近羅逸的臉:「我從來沒玩過男人,不過為了你,我可以破例,你真的很漂亮,像你這樣的男孩子,竟然還能等到我來採摘,這真是天賜的幸運……」

羅逸被程旭嚇的全身都僵硬了,他瞪大眼睛,看著這個無比英俊的男人用電影中那種狂熱而迷戀的聲音對自己喃喃自語,他必須承認,自己的膽子都被嚇破了。

「放……放開我……我不是那種人……我也真的不知道李雪在哪裡……程旭,你……你放了我……你會找到李雪的……」

羅逸這一次是真的哭出聲音來,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平生第一次為正義出頭,竟然就會落得這樣的下場,被毒打,甚至被殺死都沒什麼關係,可是……現在他被一個變態綁架,很可能會被囚禁起來,成為對方發洩性欲的玩物,這個認知幾乎令他崩潰了。

「沒關係,我也不是那種人,可是我遇到了你,我都不介意了。你也不會介意的……」

程旭邪惡的笑著:「嗯,或許你會介意,我很期待把你綁在床上,身上被我剝得精光,一絲不掛的接受我的調教,你知不知道?一想起那個畫面,我幾乎快興奮的發瘋了。或許,如果我心情好,我可以告訴你我和李雪之間是怎麼回事。」

羅逸的頭因為被他控制著,正好在他的兩腿中間,後腦可以清楚感覺到某個部位所發生的可怕變化,他一開始還不明所以,當想明白那是什麼東西的時候,他嚇得幾乎彈跳起來。

程旭將他翻過身,讓他趴在自己的腿上,然後狠狠把他的頭摁在自己腿間,輕鬆笑道:「反正最後也要是要做的,不如你現在好好熟悉熟悉它的形狀,我很喜歡口交的。」

「唔……唔唔唔……」

羅逸拼命的掙扎,可是他的腦袋被程旭用力按著,這點掙扎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額頭,鼻子,眼睛,甚至被堵住的嘴巴都從那個已經將褲子頂起來的東西上蹭過,到最後,根本就是程旭惡意用自己發硬發燙的性器隔著褲子在戳他的臉。

「唔……嗚嗚嗚……」

泥人也有三分土性,何況羅逸,被這樣的侮辱激起了心底全部的火氣,他不知道從哪裡爆發出來一股巨大的力量,因為手腳並沒有綁住,所以他撐著胳膊從座位上坐起,這個時候他的理智幾乎都喪失了,以至於第一時間不是去開車門,而是掄起拳頭劈頭蓋臉的向程旭砸下去。

程旭眼中的興奮光芒更加閃亮,羅逸的拳頭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力量。不過眼看他這樣瘋狂的砸下去,萬一有個什麼閃失,例如撞到哪裡受傷了的話,那就不太好,他只喜歡看自己給獵物製造出來的傷痕。

於是程旭伸出手,一隻手將胡亂揮舞著的雙臂抓住,然後一個手刀,正好劈在羅逸的脖頸上,讓他連一點掙扎都沒有,身體便軟倒在自己懷裏,徹底的昏迷過去。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