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梨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魔羯
喜歡的食物:甜食,肉(汗,雖然如此,仍在天天喊著減肥的口號)
喜歡的藝人:哥哥
喜歡的漫畫:灌籃高手,浪客劍心,網球王子
喜歡的顏色:綠,白,淡粉
喜歡的耽美作品:汗,太多了,數不過來
最開心的時候:看眾多妹妹們給我留言的時候
 
         梨花 的所有作品: 
   


 


                        VALLEYHU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魔羯
喜歡的食物:甜食,肉(汗,雖然如此,仍在天天喊著減肥的口號)
喜歡的藝人:哥哥
喜歡的漫畫:灌籃高手,浪客劍心,網球王子
喜歡的顏色:綠,白,淡粉
喜歡的耽美作品:汗,太多了,數不過來
最開心的時候:看眾多妹妹們給我留言的時候
 
         VALLEYHU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萌戀系列 >> 至死不休下

點閱次數: 8853
   至死不休下
編號 :014
作者 梨花
繪者 VALLEYHU
出版日 :2012/12/10
 
冊數:1冊 
簡介:
懷著對羅逸的深深誤解和刻骨仇恨,再見到境遇悲慘的過去愛人時,程旭的表現既瀟灑又無情。
只是,在那份用錢撒出去的侮辱之下,真的就沒有一點柔情嗎?程旭不知道答案,更不敢去想答案。
但他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會在不經意的時候,看到了羅逸真正的狀況,那個殘廢了又被毀容的青年,真的是他曾經漂亮乾淨的愛人嗎?
心神被擾亂,仇恨卻依然不能消逝,所以程旭選擇了離開,逃離那個令他心神不受控制的可憐人。
重新出現在輝煌俱樂部,當關於羅逸的真相全部揭開,向來冷酷的程旭,是否能夠抵擋住那份錐心的痛悔和煎熬?



定價:250元
字數:約8萬字
規格:繁體直排
出版時間:11月底
同時購買萌之戀013至死不休上,贈送番外特典一本〈贈完為止〉。



網路優惠價:25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春去秋來,轉眼間就是半年過去了。

從那一夜之後,程旭再沒去過輝煌俱樂部。

他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心裏雖然告訴自己是因為忙,因為那裏並沒什麼好玩兒的,但是這個藉口,就連他都知道沒有任何說服力。

也許,只是因為那裏有羅逸在,也許,他只能用這樣的藉口自欺。只是,這是在他潛意識裏的想法,他根本認識不到,更不敢去深想。

「程少,聽說濱江路有家特色飯莊,各種魚都有絕活兒,您喜歡吃魚,要不要去試試?」

「哦?有這樣的好地方?怎麼我都不知道?」

和助理一起走出公司大門,看了看天色,正是夕陽西下,也是該吃晚飯的時候兒了。

「他家才開業一個多月,我也是聽了許多人都說好,這才敢推薦給江少,這陣子公司的專案多,我也沒時間去實地考察呢。「

助理孫擁半開玩笑的說了一句,然後走到自己的車前替程旭拉開車門。

「我自己開車,你前面帶路吧。」程旭說完,就向前走了幾步,打開火紅色的法拉利跑車車門,鑽了進去。

兩輛車子在「漁火人家」酒店前停下來,程旭和孫擁走出車門,卻意外的發現這裏竟然停了不少高級車。

「看來口碑的確不錯,不然這些眼高於頂的傢伙也不會過來。」

程旭微笑,他已經看到了幾輛熟悉的車子。有一個瘦弱的身影,穿著很土的一件軍大衣,正跪在一輛車前仔細的擦拭著。

「這家的擦車工服務還挺細心的嘛。」

孫擁笑著說了一句,現在飲食業競爭激烈,許多大酒店都增加了免費擦車的業務,只不過那些車童不過是虛應故事,很少有這樣仔細認真的。

孫擁說完,才發現身邊的程少動也不動,就好像是看見了什麼奇異的景象似的。他忍不住又向那個方向看了一眼,除了幾輛跑車和那個擦車工,沒看見別的什麼啊。

「你在這裏等一下。」

忽聽程旭匆匆說了一句,接著他便大踏步的向那個方向走去。

「怎麼?又嫌棄輝煌俱樂部的工作太辛苦,所以賺不了那種皮肉錢嗎?」

第一眼,程旭就認出了羅逸,是的,雖然只有一個背影,還是包在軍大衣裏,但他就是認了出來,連猶豫都沒有一個,他是完完全全的確認。

腳下的身體似乎僵硬了一下,擦拭的動作停止了,但是很快的,他便又用手去擦著車子前面的車牌部位。

「是啊,那裏的錢也的確不好賺,有的過激的客人,可能一不小心就會把人弄殘廢呢。」

聽不到回話,但是從那發抖的身子中,程旭已經得到了快感。

「是見到殘廢的例子了嗎?所以嚇的跑出來。只不過以你的能力,似乎也用不著過來做這樣的工作吧?還是你工作的地方都已經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再不肯要你了,迫不得已才來做呢?」

身下的人仍然沒說話,只不過雙手的五指好像緊了一緊。

「也行啊,總算是個工作,對不對?而且你做得這麼仔細,小費一定不會少的,我那些朋友可都是一擲千金的主兒。」

程旭掏出皮包,隨意抽出幾張百元大鈔,扔在羅逸腳下,輕聲笑道:「好好幹,上次和我一起的那幾個傢伙中,有人對你有興趣呢,要是覺得這活又髒又累,就想辦法傍上去吧。」

他說完就冷笑著離去,然後和疑惑的孫擁一起進了酒店華麗的大門,從始至終,他都沒看到羅逸抬頭,不過這有什麼?那個賤貨哪還會有臉來面對自己?他最醜陋最虛偽的一面,全都讓自己欣賞到了呢。

早春裏難得沒有風的天氣,幾張粉紅色的百元鈔票靜靜躺在那裏,過了一會兒,忽然有水滴落下,接著又是一滴。

淚水落在鈔票上,很快就暈染出一大團濕痕跡。好半天,有一隻好像是一層皮緊緊包裹在骨頭上的手去默默將它們撿起來,那隻手好像是沒什麼力氣,撿了好幾次,才將鈔票一張一張的都撿拾起,認真仔細的放進衣服裏。

程旭吃完飯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夜幕低垂,藉著酒店外明亮的路燈光芒,他看到那個刻骨銘心的身影還在那邊,只是這一次他站起身來,正彎腰擦著車門。

程旭沒有過去,他覺得自己不需要表現得那樣看重羅逸,好像仍然是對他念念不忘似的。

但是他從此後就很喜歡去漁火人家吃飯。

每次總是傍晚去,總可以在門前停著的眾多車輛中一眼就看到那個身影,每次都看到他低著頭,似乎很費力的擦拭著車子,程旭心中冷笑,暗道真想不到,竟然還挺狡猾的,故意做出這副吃力認真的樣子,騙著人多給小費吧?明明車子擦得又不是十分乾淨。

他來吃過這麼多次飯,車子也被擦過,所以當然很清楚這一點。可是這樣想著,他卻還是每一次都會扔下幾百塊錢再揚長離去。

這一天有個髮小從H市過來,程旭知道他喜歡吃海鮮,於是破天荒的中午抽時間和對方一起來了漁火人家。

這一次他坐了朋友的車,本來是要盡地主之誼的,但是荊湛這個傢伙為了炫耀自己那親手改裝後的酷炫跑車,怎麼也不肯坐他的車,他也只好從善如流了。

在車子裏就看到了那個熟悉的人影,仍然是蹲著的,程旭就指著羅逸道:「看見了嗎?那就是之前差點害我身敗名裂的傢伙,現在落魄成這樣,不過不要誤會,這可不是我害的,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他故意主動挑起這個話題,用這種行為表現出自己是真的已經不在乎羅逸了。

「我操,這麼慘啊?」作為他的髮小,荊湛對他當初發生的事一清二楚。

程旭笑了笑,就打開車門,還不等往前走,他就看到遠處的羅逸站了起來,然後他單腳蹦了兩步,從那輛剛擦完的車子後面取出一對木拐,拄著一步一步的向下一部車走過去。

「真是報應,害你不成,自己個兒還遇到車禍。」荊湛冷笑一聲,正要招呼程旭,就見死黨的臉色已經變成了鐵青,然後慢慢蒼白。

「哎,程旭……程旭……」

荊湛喊了兩句,見程旭頭也不回的快步向那個方向走去,知道喊不回來人,不由得嘟囔道:「切,這不還是挺在意的嗎?裝的好像一副橋歸橋路歸路的樣子。」

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羅逸有些奇怪,可還不等他回頭,一個人就從他身邊跑過,然後在他的面前停了下來。

羅逸抬起頭,那張熟悉的英俊面孔就在離自己不到三米遠的地方,嚇得他不由自主就後退了兩步,幸虧有拐杖,不然非摔在地上不可。

對面的程旭也嚇了一跳,不敢置信的看著那張近在咫尺的醜陋面孔。

是羅逸沒錯,可是……可是羅逸明明是那麼漂亮的,怎麼可能……他的臉上什麼時候多了兩道這樣猙獰的疤痕?

程旭一瞬間就覺得自己的神經好像有些錯亂,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腦子裏在想些什麼。

對面的羅逸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他慌亂的垂下頭去,讓過長的頭髮完完全全遮住了那張可怕的臉。

「怎麼回事?你這是怎麼弄的?是誰幹的?」

程旭忽然逼前一步,見羅逸還是垂著頭不說話,他猛的捏住羅逸的下巴,逼他抬頭看著自己,就像他曾經對羅逸無數次做過的動作一樣。

羅逸看著他,目光裏一片哀傷,但他的表情是木然的,雖然從額頭到嘴角,他原本漂亮的臉被兩條醜陋的猙獰「X」疤痕佔據,但是程旭就是知道,他此刻沒有任何表情。

牙齒咬得咯咯響,好半天也沒有等到羅逸回話,甚至那雙眼睛裏的神色都是漠然的了。程旭猛的就鬆了手,重重一點頭,冷哼道:「好,你不願意說我也不逼你,反正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我根本沒有必要,更沒有義務為你難過。」

他說完,就怒衝衝的轉身離去。

一直到他和荊湛進了漁火人家的大門,羅逸才抬起頭,他怔怔看著那熟悉的背影消失在門後,從那雙被疤痕破壞了的已經不再漂亮的眼睛裏,滾落兩顆晶瑩的淚珠。

「怎麼了?那個人的腿是怎麼斷的啊?」

看著程旭吃的心不在焉,荊湛在想他大概一直都不知道對方的腿殘了吧?所以今天驟然看到,對好友來說就是一個衝擊。

「不知道,也沒必要知道,也許是在俱樂部裏被那些人弄的吧。這有什麼?他既然去做了,就該知道後果,有這樣的結局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程旭不耐煩的說著,伸筷子夾了一塊梭魚肉,放在嘴裏咀嚼了半天:「嗯,這梭魚做得不錯,你嘗嘗。」

「我已經吃完一條了,這一條也吃了一半。」荊湛哭笑不得:「程旭,難道你沒看見我往這梭魚落的筷子是最多的嗎?」

「是嗎?」程旭有些驚訝:「今天店家怎麼這麼大方?這道清蒸梭魚平時一盤子裏都只有兩條的。」

「我的天。」荊湛一拍額頭:「程旭你腦子裏都在想什麼啊?服務員剛剛端進來這盤魚的時候,明明說過今天因為經理過生日,所以每一桌都會多送一條魚,這第三條清蒸梭魚就是多送的了。」

「哦,是……是嗎?我沒注意。」

程旭有些尷尬,為了掩飾,他連忙替荊湛夾了一筷子菜:「那個……喝酒喝酒……」

「我操你這傢伙已經神經錯亂了嗎?喝什麼酒啊?我吃完飯還要開車啊,再說咱們倆要酒了嗎?程旭你看清楚,這是一杯果汁,果汁啊,不是酒……」

程旭怔怔看著那杯果汁,忽然無力地垂下頭,喃喃道:「我最近,經常會來這裏,每次看到他,都會給幾百塊錢。到現在,總有七八千塊了吧,我認為,他就算再落魄,這個工作,也不適合他。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這工作對他來說,竟然這麼艱難,既然這樣,他為什麼不辭了它?如果怕沒有生路,他可以每個月都來這裏等我啊……」

「程旭,人都是有尊嚴的,也許……他並不像你想像的那樣無恥。」

荊湛歎了口氣,拍拍死黨的胳膊,他知道,程旭根本放不下那個看上去瘦弱的風一吹就會倒的男孩。

「他有個屁的尊嚴。他要是有尊嚴,能為了欲望跑去那個俱樂部?是,也許最開始和我在一起時,他有尊嚴,因為我對他太好了。但是現在,他的尊嚴早就蕩然無存了,他就是個賤貨,真真正正的賤貨。」

程旭發狂般的大喊。荊湛靜靜的看著他,淡淡道:「如果他是賤貨,那麼現在為了這個賤貨激動發狂的你,又算是什麼呢?」

一句話就讓程旭安靜下來。

好半天,他頹然坐在椅子上,好像是要擺脫什麼似的揮手道:「算了算了,你吃沒吃完?要是吃完了,我帶你去個好地方,我也該散散心了。」

驅車來到輝煌俱樂部,雖然只來過一次,但程旭已經是這裏的貴賓會員。對他這樣的人,俱樂部是二十四小時恭候的。

因為是陪著荊湛一起,又是半下午,所以他們沒急著進貴賓房間,而是在十樓的KTV找了一個包間,點了幾個漂亮的歌女作陪,一邊漫無目的的聊著,一邊偶爾聽女孩兒們唱幾首歌。

歌女是不負責性和SM方面的服務的,但這並不代表她們知道的八卦少,相反,正因為她們每天陪客人唱歌,聽著各種各樣的聊天,所以這輝煌俱樂部裏發生的所有事情,都逃不過這些女孩的嘴巴。

荊湛聽著她們說的俱樂部的事,心中忽然就是微微一動,拿眼看向程旭,卻見他漫不經心的喝著茶水,他便好奇道:「有一個男孩,可能是在你們這裏被打斷了腿,臉也被毀了容,當然,也有可能不是在你們這裏,程旭,他叫什麼名字?」

「啊,先生說的是羅逸吧?」一個女孩忽然驚叫,程旭心中猛烈一跳,拳頭不自禁的握緊,眼睛緊緊盯在那個女孩的臉上。

被女孩提醒,其他女孩子也都是恍然大悟的模樣。先前那個叫雯雯的女孩子便笑道:「先生你說毀了容,又斷了腿,我就知道是他了。不過他身上的傷,可遠遠不止是您說的這些。聽說他左右手的骨頭也都被生生弄斷了,他從1608抬出來的那一天,簡直把好多工作人員都嚇傻了。」

「1608?」

程旭猛的站了起來,如果不是一貫超常的定力,他覺得自己可能會發瘋。

雯雯卻正說在興頭上,還沒察覺到他的異樣,仍然扭頭對荊湛道:「說起來,羅逸真夠倒楣的,那天是他第一天接客呢。沒想到就接了那麼恐怖的客人。真是的,平時就聽人說那個林少殘暴,只不過在咱們這裏,總算還恪守著分寸了,誰想到他那天晚上怎麼就像一個瘋子一樣,羅逸被他折磨的差點兒死掉,經理看到他的時候,他只剩了一口氣。」

另一個女孩子也連忙附和道:「是啊是啊,太殘忍了,這是我們俱樂部從開業到現在最慘的一次事件了。我有個表姐就在羅逸住院的那個醫院,據她說,那男孩子送去的時候,簡直慘不忍睹。比滿清十大酷刑還要慘。他的聲帶也受了不小的損傷,就是被折磨的時候慘叫到失聲,連聲帶也損害了。」

「程旭……程旭……」

荊湛忽然發現程旭的異樣,他連忙站起身,就見好友雙手在胸前緊緊揪著那件做工考究的西服,如同離了水的魚一般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息著。豆大的汗珠從他額上滾落下來。

「程旭……OK,程旭,你要冷靜,冷靜……這是他自願的,和你無關……」

荊湛拼命拍打著程旭的肩膀,心裏暗暗後悔自己多嘴,早知道這樣,問羅逸的事情幹什麼啊?

「他才不是自願的哩。」另一個女孩子插嘴:「我聽說,他是被人逼著給他那個賭鬼繼父還債,才不得不過來賺錢,不然那些人就要去找他的弟弟……」

或許是都為羅逸抱不平,第三個開口的女孩終於補齊了這個悲慘故事的最後一個真相。

程旭「咕咚」一聲坐在地上。

「啊……」

忽然他仰天大叫了一聲,頓時就把女孩子們嚇的噤若寒蟬,卻見他猛的衝到雯雯面前,一把抓住她的衣領道:「你說,那一天是羅羅,不對,是羅逸他第一天來上班的日子,他……林宇航……那個畜生,為什麼要把他折磨成這樣?」

「我……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雯雯嚇得要哭了。這時候就聽另一個叫做麗麗的女孩子怯怯道:「我有一次聽幾個少爺聊天,好像……好像是羅逸在為林少口交的時候咬傷了他。他們還說,之前他向自己以前的情人求救來的,但是那人沒理他……」

麗麗說到這裏,就猛然住口,他看著程旭慘白的面孔,忽然像是知道了什麼,不由得一個身子也嚇得抖了起來。

程旭忽然轉身就衝出房門。荊湛急忙從口袋裏掏出一疊百元鈔票,隨意往桌子上一扔,便也追了出去。

半下午的漁火人家,吃飯的人總算不多。門口星星點點幾輛車子,羅逸已經擦到了最後一輛。

「啞巴,你也擦得乾淨一點啊,不僅僅是為了小費,已經有好幾個客人說車子擦過就和沒擦過一樣了,再這樣下去,老闆總不能白養著你吧?」一個男孩蹲在羅逸對面,口氣裏全都是恨鐵不成鋼的無奈。

羅逸的面孔漲紅了,似乎羞愧的無地自容,服務生站起身,無奈的拍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道:「我們知道你可憐,但是可憐歸可憐,別因為這個就偷懶耍滑,拿可憐當本錢,你也不想想,咱們老闆做這樣大的生意,那是眼裏能揉的下沙子的人嗎?我也是好心才勸你兩句,反正,你好自為之吧。」

服務生說完就走了,所以他沒看見那輛好像是發瘋般衝過來的跑車。

幾乎是迫不及待的從車上跳下來,程旭覺得自己這一輩子也沒這樣用力的奔跑過。那個明明在不遠處的身影,雖然在接近,卻怎麼還是夠不到?他真恨不得自己能有翅膀,一下子就能出現在羅逸面前,將他緊緊擁在懷裏。

他想起自己對羅逸的那些嘲笑。他嘲笑他是因為忍受不了肉體的空虛,才把自己賣到那種俱樂部,又可以爽到又可以賺錢,真是一舉兩得。卻不知他是被人用弟弟脅迫著去賣身。

他想起羅逸拽著他的衣襟求救,他卻微笑著祝那個林宇航有一個愉快的夜晚。的確,那個畜生是有了一個愉快的夜晚,可他的愉快,是踐踏著羅羅的鮮血得來的。

他想起自己之前瞧不起羅逸耍的小心機手段,以為他是故意做出賣力的樣子騙客人小費,明明車子擦得並不乾淨。卻不知道他只是因為左右手的骨折,在手術後沒辦法用力才會這樣。

他不停地想著……悔恨和愧疚帶來的痛苦如同洪水般將他淹沒,讓他沒辦法呼吸,整個胸腔裏都燃著一團火——怒火,對自己的怒火。

「羅……羅羅……」

程旭終於奔到了羅逸的面前,可是他卻停住了腳步,或許是近鄉情怯的緣故,他竟然不敢去擁抱羅逸。

恰好羅逸剛剛站起身子,一隻腳虛點著地面,看樣子是要去取放在車後的拐杖。

聽見程旭的呼喚,羅逸的身子僵了一下。

羅羅,有多久沒有聽見程旭這樣叫自己了?這個稱呼,代表著他曾經加諸在自己身上的痛苦和折磨,也代表著他曾經對自己的關愛和呵護。

羅逸沒有轉身,他看到程旭慢慢從後面走上來,於是他垂下頭,用頭髮遮住自己的臉,他不想讓程旭看到現在自己醜陋的模樣,即使……已經都被他發現了。

「羅羅……」

程旭的聲音彷彿是在哭,手掌被一雙熟悉的大手握住,然後慢慢拉向前。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