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米洛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米洛──音譯自Mirror,鏡子,喜歡鏡子的獨特,呈現出任何東西真與虛的一面。
就像在文章中恣意馳騁時,雖是構造的世界,卻又能感到無比真切的情誼。
而能在這「鏡海」中遨遊,是我最大的心願。
 
         米洛 的所有作品: 
   


 


                        伯虎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米洛──音譯自Mirror,鏡子,喜歡鏡子的獨特,呈現出任何東西真與虛的一面。
就像在文章中恣意馳騁時,雖是構造的世界,卻又能感到無比真切的情誼。
而能在這「鏡海」中遨遊,是我最大的心願。
 
         伯虎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迴夢系列 >> 情獵冒牌總裁

點閱次數: 5195
   情獵冒牌總裁
編號 :104
作者 米洛
繪者 伯虎
出版日 :2008/2/25
 
冊數:1冊 
簡介:
陳卓銘只是一個小小的駭客,和豪宅跑車上流社會完全絕緣,一次失手,卻被對方要求假冒五星級酒店的總裁,接待一名來自歐洲的貴客。
條件很誘人,過一周奢侈的生活,不過天上果然不會掉餡餅給他。

「你開出那種條件邀請我來龍晟,結果只有這樣的覺悟嗎?」
「那、那種條件?」陳卓銘呆呆地眨了眨眼睛,「什麼?」
從西裝口袋裏拿出一支純黑色的錄音筆,林翰毅不慌不忙地按下播放鍵——
「……只要你願意來這裏,我的身體,隨你怎麼使用都可以。」

這個變態,臭Gay,虐待狂,登徒子!把他吃乾抹淨之後,還大言不慚,視他為私有!
……好吧,他承認林翰毅這個傳媒業大亨是有點帥,不過有錢怎麼了?就可以高人一等,翻臉比翻書還快?

陳卓銘黯然神傷,他是冒牌總裁,可不是說,他的心就不會受傷了啊……

原價:200元  
網路優惠價:20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楔子
「這個駭客叫什麼名字?」
「陳卓銘,師大電腦系畢業,喜歡動畫和CS(注1:反恐怖精英是FPS第一人稱射擊遊戲),今年二十三歲。」
「父母是做什麼的?」
「父親是航空公司的技師,母親是教師,已經退休,他現在是一個人住。」
「他是獨生子嗎?」
「是。」
「有沒有其他背景或者靠山?」
「沒有,是一個很普通的家庭。」
「……好吧,就是他了,把他帶來。」
「是,總經理。」男人畢恭畢敬地收起桌上的調查資料,走出了房間。
第一章
什麼是駭客,就是為了發現系統漏洞而幾天幾夜不睡覺,為了入侵站點,控制電腦而不吃不喝,陳卓銘從十五歲起就是一名駭客,他入侵過成百上千個站點,包括美國五角大樓,他是個獨行俠,在虛擬世界裏獨來獨往,本事高超,很受其他駭客崇拜,但是他卻在陰溝裏翻船。
假日,為了和女友在五星級的龍晟酒店裏親熱,他入侵了酒店的電腦系統,偽造個人身份資訊和信用卡入住高層套房,這等於用『空頭支票』付賬,他以為這麼做不會被人發現,反正只是住一晚,可是他低估了酒店的保全系統,結果被一大票保全『捉姦在床』。
女友憤怒地甩了他一個耳光後,揚長而去,他被軟禁在豪華套房裏,饑腸轆轆,直到第二天下午,才保全被帶去見龍晟酒店的總經理,一個西裝筆挺,文質彬彬,卻皮笑肉不笑的男人。
「偽造信用卡詐欺要判幾年?你知道嗎?」男人淡淡地說道,打開桌上的檀木雪茄盒,拿出一支英國製的頂級雪茄。
「不就是十年嘛!」陳卓銘窩在黑皮椅子裏嚷道,不過氣勢稍顯不足。
「是啊,十年,出來後你就是三十三歲,還有案底,使用電腦會被警方監控,既沒錢也沒工作,你的前途可以說是一片黑暗。」男人拿起金色的打火機點燃雪茄,抽了一口,慢慢地吐出青灰的煙霧。
陳卓銘張開嘴,卻說不出反駁的話,心裏七上八下。
「現在,有一個機會讓你贖罪,看你是要坐牢,還是選擇做他的替身?」男人將面前的文件夾丟給他。
陳卓銘狼狽地接住,打開一看,頓時愣住了。
檔夾裏是一張放大的彩色相片,相片上的青年西裝革履,春風得意,正在和市長說話?!而相片的背景好像是龍晟酒店那金碧輝煌的大廳。
青年的五官和他長得極像,只是兩人的氣質截然不同,他是整天蓬頭垢面,穿著睡衣,光著腳蹲在電腦螢幕前面,而照片裏的青年,顯然是上流社會的精英,受過良好的教育。
「他叫席振羽,你應該聽過他的名字。」男人的手指夾著雪茄,看著他說。
「當然聽過,」陳卓銘啪地闔起檔夾,酸溜溜地說,「社會十大傑出青年,操四國語言,畢業於那個什麼瓦片管理學院,二十六歲就是大酒店的總裁,對嗎?」
陳卓銘雖然不知道席振羽長什麼樣子,但是對他的名字卻是如雷貫耳,經常聽到。
席振羽是精英中的精英,從小就跳級念書,十五歲就考上重點大學,在S市轟動一時,十七歲從炙手可熱的經濟系退學,轉而留學荷蘭學習酒店管理,在社會上又鬧得沸沸揚揚。
在普通人眼中,所謂酒店管理就是端盤子,疊毛毯,是低聲下氣的工作,但是在席振羽留學的五年中,隨著亞洲旅遊業,博彩業的興盛,大型星級酒店也紛紛建起,酒店高層管理人才奇缺,席振羽學成歸國,各大星級酒店向他拋出橄欖枝,擺出優厚條件,希望能夠邀他成為酒店管理人員。
席振羽選擇了S市的五星級酒店龍晟,一開始是前廳部經理,然後升任副總經理,總裁秘書,二十六歲時受到龍晟酒店全體股東的推薦,榮升為酒店總裁。
席振羽身上圍繞著無數個光環,多少父母希望能生出這樣優秀的兒子呀!
「記住,是荷蘭萊瓦頓國際酒店管理學院。」男人皺眉,仔細地糾正他,「我要你下一個星期,做他的替身。」
「什麼?我做他的替身?!」陳卓銘瞪大眼睛,「你開玩笑?!」
「不是玩笑,」男人冷冰冰地說道,在煙灰缸裏撚息雪茄,「你不願意,就只有坐牢。」
陳卓銘的手指猛掐進黑皮椅子的坐墊,末了,很不情願地問,「你先告訴我,為什麼要我做他的替身?」
「因為他死了。」
陳卓銘驚得差點從椅子上摔下,「死了?!」
「對,上個月……他去日本出差的時候遇到了車禍,車子爛成了廢鐵,他被緊急送進東京都醫院,現在還躺在深切治療部裏昏迷不醒。」
「那不是還活著嗎?」陳卓銘愕然。
「那個樣子能叫活著嗎?!」男人咆哮,那發紅的眼角嚇了陳卓銘一跳!
「他能躺在那裏不死不活,龍晟不可以,凱悅大酒店已經下定決心,和澳門的賭場聯手,搶歐洲遊客的生意,所以我們龍晟要出奇招。」
「奇招?」
「你知不知道米其林?」
「F1賽車隊嗎?」對於賽車,陳卓銘倒興致勃勃,「和FIA(注2國際汽聯)叫板的那個?」
男人銳利地瞪他一眼,不滿地說道,「米其林是餐飲行業的權威鑒定機構,評審極其嚴苛,能夠得到米其林的肯定,在歐洲是一種很高級別的榮耀,意味著很多歐洲旅行團,將爭先恐後地預約龍晟。」
陳卓銘眨了下眼睛,不明白,「那又怎麼樣?」
「現在歐洲有一本很流行,米其林也認可的旅遊雜誌,它的內容以酒店,美食為主,我們想邀請雜誌的主編,林翰毅來做客。」
「哦,讓他採訪酒店,寫篇報導是吧?」陳卓銘終於懂了,「可是,這和我做替身有什麼關係?」
「亞 洲新興的酒店,是很難請動林翰毅的,他熟悉酒店運作,懂室內裝潢,也是歐洲傳媒的權威人物,他非常挑剔,很毒舌,會把他討厭的酒店批得體無完膚,席振羽用 了半年多的時間,每天和LING雜誌社聯繫,才說服他來這裏看看,他下個星期一就會入住龍晟酒店,我們給他提供了頂層的總統套房,還有獨立別墅,勞斯萊斯 轎車,而他的要求是,想見席振羽一面。」
至此,陳卓銘已經明白大半了,問道,「你的意思是,讓我假冒席振羽,去騙那個林翰毅嗎?」
男人點頭。
「被拆穿了怎麼辦?」他可不會四國語言。
「林翰毅只來一星期,安排好的話,不會被拆穿,他是華裔,你用中文和他溝通就可以。」
「可是我不懂酒店管理啊?」
「酒店的運作和管理,由我負責,一些基本常識和注意事項,我已經讓秘書放在你的辦公桌上了,把它們背熟就可以,你的記憶力應該不錯吧?」
「馬馬虎虎吧……」陳卓銘小聲嘀咕。
「總之,如果你願意做替身,我們不僅不會起訴你,還會給你總裁應有的月薪,兩萬美元,如何?」
「兩萬美元?!立刻給嗎?」 陳卓銘猛地抬起頭,一個星期就可以拿兩萬美元,天啊!這是從天上掉餡餅下來啊!
「今天可以先付你五千美元,一星期後付另外的一萬五千美元,」男人不緊不慢地說,「你表現好得話,會多加五千美元。」
「好!成交!我簽了!」 陳卓銘怕他反悔一樣,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反正萬一被拆穿了,倒楣的是這個冷冰冰的男人,又不是他!
「好,」男人從辦公桌抽屜裏,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檔,說道,「我得先告訴你,酒店行業,和別的行業不一樣,我們所生產的商品只有一個,就是服務,無論林翰毅提出什麼要求,你都必須積極地滿足他。」
「知道啦,沒問題!」腦袋裏只想著怎麼花這兩萬美元了,CS武器模型,魔獸世界手錶,海盜船記憶體……這些東西他想買很久了,但是錢包空空,現在只要假扮席振羽一個星期就能得到,太簡單了!
簽好文件,還在名字下方認真地按上手印,陳卓銘把文件還給他,男人仔細地看了一遍,把檔收好,站起來說道,「我叫展峰,龍晟酒店的總經理,從今天起,你就是席振羽,千萬別忘記。」
看著展峰慎重其事地伸出手來,陳卓銘也趕緊伸出手,用力地握了一握。
「很好,」展峰對他的反應似乎很滿意,「現在帶你去總裁辦公室,遇到不懂的事情就問我,席振羽是八點才下班的。」
「哦……」
「還有,席振羽的日程表是安排得很滿的,他是個冷靜幹練的人,所以,沒事不要在酒店裏閒逛,會讓人起疑的。」
「別人都不知道我是假扮的嗎?」陳卓銘不禁問道。
「除了我,其他員工都不知道,龍晟的大廳,走廊,電梯,廚房,這些地方都裝有監控攝像頭,你要小心一點。」
「哦……」似乎,也不是很輕鬆的工作啊。
「走吧。」展峰邊說邊走向門口。
「好。」陳卓銘只得跟在他身後,誰叫他有把柄被他們抓住,就算被他們大卸八塊賣掉,他也只能認栽。
※ ※ ※

龍晟酒店在S市商業區中心,依山傍海,山景和海景房得天獨厚,而酒店的裝潢像歐洲的皇宮,是五星級的大酒店。
酒店共有一千兩百套房間,五棟獨立的別墅,從標準房,商務房,豪華房,到總統套房,可謂應有盡有。
從酒店出發,五分鐘就可步行至私人海灘,而其他配套設施,像恒溫泳池,推拿室,電影院,健身房,高爾夫球場等等……都絲毫不比國外的星級酒店差。
突然從駭客變成總裁,龍晟酒店的富麗堂皇,讓陳卓銘驚訝得嘴巴都合不攏。
龍晟酒店還有一個著名的景觀,就是五米長的水族館隧道,波光粼粼的拱型鋼化玻璃後,展示的是色彩斑斕的熱帶魚,甚至還有情侶在這裏舉行潛水婚禮。
龍晟酒店在亞洲其實頗有名氣,但對歐洲的遊客來說,就有點陌生了,他們更習慣入住外資酒店,比如希爾頓和凱悅。
陳卓銘參觀完酒店,也看過桌上的資料,便懶洋洋地坐在旋轉椅裏,一腳擱在超大型的辦公桌上,玩著手邊的遙控器。
一會兒,是大型投影儀螢幕降了下來,一會兒,是音響震耳欲聾地響起,好像是巴赫的音樂,再撳下一個鍵,什麼反應都沒有,陳卓銘不禁納悶,反復按了幾次,哢嗒一聲,在他左手的方向,一堵米黃色的牆板突然緩緩收起,露出一堵電視機牆。
陳卓銘好奇心旺盛,左右看了看,反正辦公室就他一人,他站起來,走向那堵電視機牆,這些小小的液晶電視機沒有聲音,只有畫面,好像監視著某些房間,像保全室,地下發電機室,酒店後門,還有……
陳卓銘看到展峰坐在總經理室裏,一手拿著鋼筆,在講電話,不知道是什麼事,展峰雙眉緊蹙,有些激動地滔滔不絕。
右下角最後一個螢幕,顯示的是室內泳池,四季恒溫的泳池裏,有一個白晃的人影在練習踢水,陳卓銘再定睛一看,發現那是一個全身赤裸的男人,而且他不是在踢水,而是用力X著身下另外一個男人!
像是突然噎住了,陳卓銘臉色發青,慌亂地猛按遙控器,電視牆倏地全黑了,他的心還是怦怦劇烈跳動,呼吸急促,酒店……果然是妖魔縱橫的地方。
外遇,同性戀,一夜情,出軌的富豪和搔首弄姿的女明星,酒店是八卦雜誌最喜歡蹲點的地方,難怪席振羽的辦公室裏會有電視機牆,這些畫面要是給別人看到……
唉,算了,關他屁事!無聊的時候肚子餓得更快,陳卓銘走回辦公桌前,拿起桌上的內線電話,逕自訂了龍蝦,鮑魚,金牌魚翅等等粵菜,外加一瓶七零年的紅酒,反正有人買單,不吃白不吃。
『匡』地一聲重重地坐在旋轉椅上,環顧這偌大的總裁辦公室,陳卓銘又轉過身子,望著落地窗外的景色,海景就連接著碧波蕩漾的泳池,白色的躺椅像貝殼一樣做著點綴,高大濃綠的棕櫚樹下,兩個穿比基尼的外國女人在聊天。
咚咚,門被敲響了兩下,餐飲部的經理,親自將裝飾著百合花的餐車,恭敬地推了進來。
※ ※ ※

陽光在發絲上輕輕地跳躍,臉朝下,趴在大床上呼呼大睡的青年,讓展峰走神,在他的腦海中,幾乎可以看到,席振羽在耀眼的陽光下睜開眼睛,朝他微微一笑,然後摟住他的脖子,給他一個早安的親吻。
席振羽是美男子,這個五官與他酷似的青年,自然也很漂亮,可是,席振羽是不會流著口水睡覺的,他的一舉一動都像一個王子。
而陳卓銘——光溜溜的肚子下壓著一個枕頭,睡褲褲腿高高卷起,腳底還踩著雜誌,純白的羽絨被就被他踢到了床下。
展峰歎氣,為什麼容貌相似的兩個人,差別會這麼大,瞄一眼手錶,展峰沒好氣地踢了陳卓銘一腳,「喂,起床了,林翰毅已經下飛機了。」
「唔……誰呀……不認識!」抓起軟綿綿的枕頭抱緊,陳卓銘慵困地說,他昨天吃了許多東西,酒也喝了好幾杯,結果半夜鬧起肚子,跑了四、五趟洗手間,快天亮的時候才勉強睡著。
真是爛泥糊不上牆!展峰暴跳如雷,更重地踹了他一腳,「快點起來!全身都是酒臭,你是龍晟的總裁,不是天橋底下的乞丐!」
對龍晟兩個字有反應,陳卓銘拉下羽絨枕,很費力地睜開眼睛,他的眼角佈滿血絲,還有一點黑眼圈。
天天窩在電腦前打遊戲,日夜顛倒,陳卓銘好不容易才適應了『倒時差』,伸了個懶腰,撓撓頭,哈欠打得能吞下一個西瓜。
「已經天亮啦……」
「少廢話,快去洗澡,刷牙,剃一剃鬍子,我給你十五分鐘,西裝在衣帽間裏找,第三排第一套,不准穿白色襪子,領帶用A4格子裏那條,香水用Givenchy,領帶夾用銀色的Gucci,手錶隨便,但不要拿黑色的,皮鞋在衣帽間最下面一層,拿第四雙。」
連珠炮似地講完,展峰把還很瞌睡的陳卓銘,像丟垃圾似地扔進浴室,砰地關上玻璃門,逕自回到樓下客廳。
席振羽的住家,是一棟兩層別墅,樓上是臥室、浴室和衣帽間,樓下是客廳,書房和車庫,窗外的景色是高爾夫球場,這棟別墅其實也屬於龍晟酒店,為了上下班方便,同時也為了擁有自己的私人空間,席振羽才買下這棟別墅。
臥室裏的空氣很糟糕,充滿了酸臭的氣味,展峰才來到客廳,哪知道屁股一坐下,就壓扁一罐薯片,臉色鐵青地拿出來一看,竟然還是洋蔥味的!對酒店服務人員來說,洋蔥、大蒜、咖喱、這些口味重的東西可是大忌!
他明明已經提醒過陳卓銘,不准吃零食!
展峰騰地站起來,卻一腳踢翻一瓶啤酒,酒液汩汩倒出,來自澳洲的羊毛地毯徹底完蛋!
不僅如此,白色的沙發上沾著番茄醬,茶几下面掉著薯片,魷魚絲……只有垃圾才會吃垃圾食品,還丟得到處都是!展峰狠狠地踹了桌子一腳,肺都要氣炸,這樣的人,能代替席振羽嗎?!
林翰毅可不是傻瓜!會眼睛脫窗到分不清真假!展峰煩躁地揉按著太陽穴,在客廳裏踱來踱去,穿好西裝的陳卓銘從樓梯上走下來,一邊還在打領帶,展峰不耐煩地轉身,一時愣住了。
前 一刻還很邋遢的男人,現在卻精神颯爽,一副幹練而睿智的樣子,Prada收腰西裝十分合身,像特意定做的一樣,顯示出他修長挺拔的身材,刮掉了下巴難看的 胡碴後,臉孔也顯得更加清俊,淡紅色的嘴唇線條分明,眼瞳像淺褐色的玻璃珠浸在清水裏,充滿靈氣,展峰現在才發現,在陽光下,陳卓銘的瞳仁是淺褐色,而席 振羽是黑色的。
「喂,領帶怎麼系呀?」陳卓銘歪著頭問道,一開口,形象就急轉直下!
「打王子結。」展峰注視著他的眼睛。
「那是什麼?」記憶裏,只在拍畢業照的時候打過一次領帶,還是請女生幫忙系的,他討厭這種麻煩的帶子。
展峰沒說話,走過去拿下他手裏的領帶,翻起他的襯衫衣領,熟練地替他系領帶,陳卓銘低頭看著他麻利的動作,突然問道,「你是不是和席振羽很熟?」
「嗯,」展峰睨視他一眼,「他是我上司。」
「可是……他有什麼衣服,這條領帶在哪一格你都清楚,你也住在這裏嗎?」陳卓銘這樣問,沒有別的意思,只是突然想到而已。
展峰卻臉色一沉,猛地將領帶抽緊,死死卡住陳卓銘的脖子,陳卓銘被他勒得透不過氣,掙紮著,「放手,你幹什麼?!」
「記住!別讓我重複第二遍,他的私事,你他媽的少問!」展峰的目光兇狠又陰鷙,低聲恫嚇,在陳卓銘臉孔憋紅的時候,才粗暴地推開他,整理著自己的衣袖。
「凶什麼凶?!咳……不問就不問,有什麼了不起,」陳卓銘咳嗽著,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你以為你是誰啊!
「已經八點了,」展峰很不耐煩地說,「今天是星期一,九點酒店有例會,然後九點半到門口迎接林翰毅,對了,叫秘書準備好漱口水,你的嘴巴臭死了!」
看見他那麼排斥地擰起眉頭,陳卓銘忍不住向掌心哈了口氣,認真地嗅了嗅,沒有啊!
「還不快走!」展峰拿起車鑰匙,大步邁向門口,陳卓銘只好急急忙忙地跟上。
酒店的例行會議,商量的是每日的瑣事和工作安排,有展峰在場,陳卓銘只是隨聲附和而已,其他經理一點都沒察覺到異樣,一刻鐘就結束了,然後,展峰和他,還有副總經理,前廳部經理,禮儀小姐,浩浩蕩蕩二十人,來到酒店的金色旋轉大門前,等候林翰毅的房車。
一輛銀灰色的,今年最新款的勞斯萊斯房車駛進酒店花園,在大門臺階前徐徐停下,門僮立刻上前,恭敬地拉開車門。
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步下車,陳卓銘的眼睛陡然瞪大了。
印象裏雜誌社的編輯,應該是皮膚曬得很黑,露出一口白牙,隨時挎著一隻大帆布攝影包的人物,但面前的男人,實在是……
剪裁合身的深色阿曼尼西裝,襯托出他高壯魁偉的身材,帥氣逼人的臉孔,有些不羈的漆黑色頭髮,隨意地往後梳攏,看起來十分性感。
男人左手腕上戴著石英手錶,右手中指戴著盾形的戒指,他穿著西裝,黑色條紋襯衣,卻沒有打領帶,隱隱露出厚實的胸膛。
人與人之間產生的好惡,決定於見面的頭七秒鐘,而陳卓銘的石化狀態,是因為他想起來,在哪里見過這張面孔。
像野獸一樣英俊又健碩的男人,總是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當那個男人在做一些原始運動的時候,那強烈的荷爾蒙即使透過電視機螢幕也能讓人感覺到。
他是那個在泳池裏激烈做愛的人……
簡直可以用晴天霹靂來形容這種震驚,陳卓銘呆呆地站在那裏,直到對方走到他面前,伸出手,直接用法語向他問候,「你好,我是Ling雜誌社的社長兼主編,林翰毅。」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