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端木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端木焱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浪漫情話 >> 偷得美男心

點閱次數: 3820
   偷得美男心
編號 :009
作者 端木焱
繪者
出版日 :2013/9/9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從小,她就是他的研究對象,
  只要是他給予的,她都無條件接受。
  夜晚的「懲罰」,白天的霸道,隨時隨地對她的掌控。
  但她是運動神經障礙,又不是感官功能障礙,
  他動不動就讓她「下不來床」,到底為了哪般啊?
  
  他是智商超高的天才,年紀輕輕成就非凡,
  但他是為了誰才這麼努力的?
  他是不是太寵她了?所以她都看不到他的愛,一個勁的自卑,
  難道她看不到他的眼裏只有她嗎?
  他只想親她,抱她,佔有她,讓她永遠下不來床……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清晨,如水的陽光自淡粉色的窗簾照進來,傾瀉了一室的柔和明亮。
  佈置溫馨可愛的房間內,淺粉紫薰衣草薄被下,何田田嬌小纖柔的身子彎得如蝦米,裹得如蠶繭,連小小的頭都完全覆在了被子下,讓人無從窺視她的容顏。
  「叮……」歐式床頭櫃上的鬧鐘剛響了一聲,白皙如玉的手臂就飛快的從蠶繭裏伸了出來,準確而狠辣的按住鬧鐘,將剩下的聲響全部秒殺。
  重新恢復安靜的臥室裏流淌著寧靜而安詳的氣息,美好的只讓人覺得歲月靜好,希望時光凝住。
  只除了……悄無聲息打開的房門,以及站在門口面無表情望著床上蠶繭的男人。
  他很高,有一張英俊好看的臉,鏡片後狹長的鳳眼深黑的好像無底黑洞,要把人吸進去一般,鼻樑挺直,帶著歐洲貴族般的優雅,薄薄的唇透著淺紅的色澤,雖然緊抿著,卻有著勾人的魅惑。他看起來有些瘦削,但骨架勻稱好看,長手長腳,就算是簡單的白襯衫和黑色牛仔褲穿在他身上也好看到爆。
  此時他一手插在褲袋裏,斜倚在門邊,半點兒聲響也不露的看著床上,心裏默默的想著這丫頭下一步會有的行為。
  先是懶懶的蠕動,活脫脫就是一隻毛毛蟲。側著身子,將被子裹得緊緊的,向左側蠕動幾下,又翻個身,向右側蠕動幾下,然後躺平,不動了。幾分鐘過後,一聲細細巧巧還帶著睡意的模糊聲音響起:
  「起來吧?」
  安靜。幾分鐘過後,又一聲:
  「起來吧!」
  同樣安靜。再幾分鐘過後,細巧的聲音仿佛下了決心般,「起來吧。」
  依然安靜。床上的人依然維持著平躺的姿勢不動,但靜的連心跳聲都能聽到的室內,卻漸漸的響起細細的卻清晰的鼾聲。
  原來,她竟然又睡熟了!
  門邊的男人深黑的眸子裏湧出一股笑意,眼角微微上勾,融化了臉上略顯冷硬的棱角,竟帥氣的如這清晨的陽光,讓人不敢直視。
  在確定床上的小人兒根本無意起床後,他伸手重重地在門板上敲了敲,然後挑高眉看著床上人兒的反映。
  突然響起的聲音讓床上的人兒受到驚嚇,猛一下直直地挺腰蹦了起來,滑落的被子下露出一張白皙勻淨的臉蛋,帶著些許嬰兒肥,卻粉粉嫩嫩的像剛剝出來的水煮蛋,讓人忍不住想上前去掐一把。
  男人敏感的發覺手指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識般,蠢蠢欲動的想要爬到那張小臉上。因為它們清楚地記得她肌膚的觸感,光滑,柔細,幼嫩,每每讓他捨不得放開。
  「怎麼了怎麼了?地震了嗎?」何田田根本就沒清醒,睜得大大的眸子渙散,黑亮亮的瞳仁裏帶著水光,充滿了茫然與不解,有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她圓潤小巧的鼻頭紅通通的,飽滿的唇紅潤而水光致致,帶著初睡醒的茫然微微張著,仿佛在邀請人品嘗。
  男人只看了一眼,深黑的眸子便猛地一縮,連身體都陡然繃緊了幾分。該死的,她一定不知道自己這幅模樣有多麼誘人!要不是跟約翰博士約好了治療時間,他一定會讓她知道誘惑他的下場!
  「地震倒沒有。」男人濃黑的眸子緊緊地攫住她,薄唇吐出的字清冷,但語音卻沉沉如暮色低垂,華麗妖異,「但你要是再不起來,我就讓你一天都起不來!」
  被瞌睡蟲附身的何田田瞬間回神,瞪大的眸子裏有著不容錯認的強烈指責,「連奕棠,你故意的!」每次他準備欺負她威脅她的時候,就用這樣詭異華麗的聲音嚇她,讓她整個後背從脊椎骨一直麻到腦門。
  今天才剛起床就被嚇得渾身麻軟,是不是表示這一天都不會太順?嗚嗚嗚,就算是地震了,她也應該繼續睡的,反正睡著了就沒有知覺。
  男人,連奕棠依舊站在門口,連曲起貼在門上敲擊的手指都沒移動一分,看著她的目光專注而冷沉,「你可以繼續賴床,看看我是不是故意的!」
  滿意地看到她打了個冷顫,認清了他不只是威脅她而已,他才勾了勾唇角,命令自己轉身下樓,順便丟下時間限制:
  「十分鐘,如果你沒出現在餐廳,連明天你都不用下床了!」
  眼角餘光瞥見枕頭軟軟的砸了過來,隨之響起的是她響徹整棟樓的慘嚎:「連奕棠,你個大混蛋!」
  連躲都不用躲,連奕棠步履沉著穩重地下樓。在她看不見的臉上,綻開一抹稱得上愉悅的笑。
  嗯,十分鐘,夠他做好蛋餅,熱好牛奶了。
  
  清新自然的歐式田園風餐廳裏,除了花花公子連奕軒外宿未歸之外,其他的連家兄妹都已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享用早餐了。
  看見連奕棠下來,連奕忻微笑抬頭,帶了幾分無奈,「大哥,你又欺負田田了。」雖說何田田是連家父母收養的孩子,但畢竟是與他們一起長大的,他和二哥都當是親妹妹般疼愛,小的時候大哥也是很疼愛田田的,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大哥變得開始喜歡欺負起田田來了。
  說起這個大哥,連奕忻都覺得有些與有榮焉的驕傲。可能因為是長子的緣故,大哥連奕棠從小就穩沉持重,各方面都優秀的讓人咋舌,一路升學毫無壓力,25歲就取得了美國麻省理工大學博士學位,如今才剛剛三十,就已經是台大醫學院的博士生導師,有自己獨立的研究室,並在美國北卡羅納州開設分研究室,成績傲人。
  怎麼看,他都看不出優秀的大哥到底哪根筋不對,偏偏就愛欺負一根筋的田田,這麼幼稚的行為可真不像是連奕棠的風格。
  連看他一眼都沒,連奕棠自顧自拿了鍋熱牛奶,開始做蛋餅。
  連奕忻早已習慣自己大哥的冷淡,低了頭繼續吃自己的豆漿油條。
  而小妹連奕柔則安靜的喝著自己的鮮榨橙汁,視兩個哥哥如無物,在連奕棠第一個蛋餅出鍋時,她不聲不響的伸了盤子過去,被連奕棠無視,她也不惱,依然伸著手,等第二個蛋餅如願落進她盤子裏,她才滿意的回到座位上,繼續吃自己的早餐。
  何田田下樓時看到的就是這幅兄友弟恭融洽美好的畫面。
  只除了她位置上那一大盤目測足夠餵豬的蛋餅,和一大杯看到就飽的熱牛奶。
  「三哥……」站在桌邊醞釀了半天,田田還是沒有坐下幹掉早餐的勇氣,只能很沒骨氣的求助。
  連奕忻看了眼大哥陰沉的臉色,猶豫了一下,抱歉的一笑:「田田,早餐很重要,你乖,快點吃吧。」
  田田一噎,清楚的感覺到兩道不悅的目光掃過來,驚得她後背一麻。但她已經下定決心減肥了,絕對不要再被當成豬一樣餵,所以她再接再厲的看向連奕柔,「小妹,幫姐姐一把吧。」
  見連奕柔面無表情的喝光最後一口果汁,準備起身,她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聲帶祈求:「你看看我的臉,你再看看我的腰……不不不,你直接看看我的胳膊!」
  粉紅色雪紡襯衫的袖子被卷起來,露出白皙幼滑的手臂,肉肉的,軟軟的,在晨光下透著一層瑩瑩的珍珠白,讓人連目光都捨不得移開。
  連奕忻瞟了一眼,很自覺的趕緊低頭,眼觀鼻鼻觀心的吃早餐,不敢引起旁邊那頭猛獅的注意。
  自何田田下樓,連奕棠的目光就沒從她身上離開過。粉紅色的雪紡襯衫是,胸前的木耳邊飄逸華麗,粉藍色的蛋糕裙層層疊疊,齊肩的穗發輕薄柔順,襯得那張粉粉嫩嫩的小臉更加水潤誘人,黑亮的眸子閃爍遊移,每次剛一碰到他就飄開的樣子,逗得他心裏癢癢的,恨不得把她逮回房間好好的欺負一番。
  而此時,那條光裸裸的手臂就這麼擺在眼前,讓他目光忍不住一縮,瞳仁更是黑得如幽潭水,放出懾人的光。
  可惜,某人沒有自覺,依然拉著連奕柔訴苦訴的沒心沒肝:「你看你看,比你的手臂快粗了一倍了,我都沒臉見人了!人家不要肥死啦!好小柔,幫我吃一半吧。」
  冷冰冰的目光默默的從那個「粗一倍」的白嫩手臂移到自己小麥色的手腕上,連看都不用看,連奕柔已經感覺到自己後背被大哥如刀的目光切割得血肉模糊了。她堅決的將自己的手臂從何田田手中抽出來,誠懇的道歉:「抱歉。」決絕地轉身而去。
  不是她不想幫她,實在是,要頂著大哥沉重的目光壓力,她沒有那個承受力。
  何田田愣住,「怎麼這樣?」回頭,只看到連奕忻的背影,而那個一心一意將她當豬養的傢伙倒是好神在在的坐在桌邊,篤定的眼神看得她心頭一把火。
  「我不吃了!」耍脾氣她也是會的,轉身就要走。
  「哦。」連奕棠的聲音平靜溫潤,沒有一點起伏,「上一次你不吃早餐是什麼時候了?我都忘記了。」
  田田心裏一寒,腳再也邁不出去了。使勁地吸了吸鼻子,鼓了鼓勇氣,最終還是很沒種的回身,窩到椅子上,猛喝了一口牛奶,唔,溫度恰好,熱熱的,不燙,口腔裏美好的感覺讓她又喝了一口,才拿起叉子狠狠地將蛋餅戳了個稀爛,順道瞪某人一眼。
  哼,他會忘記才怪呢!
  還記得那天是她十八歲生日,三哥告訴她家裏準備為她辦一個生日趴,二哥特意提前一天請假帶她去買小禮服,但她一連看中三套都穿不進,要麼就是腰那麼差一點點,要麼就是胳膊太緊了,最後她咬牙讓二哥買了那套粉紫色露肩長禮服,決心早餐和中餐都不吃,至少晚上能把衣服穿進去。
  早餐時連奕棠倒沒說什麼,只是用目光凌遲了她八百遍,她咬牙頂住硬是沒鬆口。中餐是在學校吃的,連奕棠管不著。雖然餓的頭暈眼花,但晚上她如願穿上了漂亮的禮服,高興地都快飄起來了。
  但所有的開心都僅限於生日趴結束前。
  她清楚的記得當最後一個客人前腳剛踏出大門,連奕棠就抓了她回房,推開她房間的門,直接一把就將她拋到床上,摔得她頭暈眼花。還沒回神,這傢伙又不知道哪根經不對,直接整個人壓上來,她一口氣喘不上來,直接就暈了過去。
  再醒過來是被食物的香味勾引的,清甜的桂花粥,香軟爽滑,連奕棠坐在床邊一口一口的餵她,溫熱的食物落到胃裏,讓她心情大好,壓根兒就忘記了連奕棠之前的惡劣。
  但她忘了,某人卻沒有忘記跟她算賬。
  一碗桂花粥喝完,確定她恢復了體力與精力,連奕棠便開始了對她慘無人道、氣得她說都說不出來的折磨。
  是的,他不只欺負她,他還折磨她!
  他撕爛了她的禮服,撫摸了她從未有人碰過的身體,撩撥的她迷迷糊糊的,將他也摸了個遍,又逼著她擺出羞人的姿勢,用手幫他解決了欲望。這些也就算了,最令她惱火的是,她都累癱了,以為這事就這麼結束了,他卻翻過她光裸的身子,結結實實的揍了她屁股十巴掌!
  打完了還逼著她認錯,她哭的稀裏嘩啦的,他卻興致很好的拉著她的手又釋放了一次!
  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她就是沒膽啦,就是不敢挑釁他啦。他那樣弄的她渾身難受,一會兒好像上了天堂,一會兒又好像下了地獄,好像她的生死全由他做主的感覺太可怕了,她連回想起來都覺得四肢無力,渾身發軟,心臟陡然跳得像要衝出胸膛,臉頰更是燙得都要燒起來了。
  「乖乖吃飯,瞎想什麼!」他的聲音依舊清冷,卻暗沉低啞了些,透出隱隱的壓抑與隱忍。
  他知道她在想什麼!
  田田渾身一顫,連抬頭看他的勇氣都沒有,埋頭拼命解決盤子裏的蛋餅,再也不敢有半句抗議與抱怨。
  是有多怕他突然獸性大發啊!
  
  連奕棠的實驗室位於台大醫學院東南邊的實驗大樓裏,樓層頗高,地段極好。
  週末的早晨,除了晨練的人,校園裏靜謐安寧,空氣好得有如在郊外野遊。何田田伸展四肢,閉上眼,使勁深呼吸清晨的清新空氣與青草的氣息。
  睜開眼卻看見連奕棠斜倚在幾米外的樹上,微微仰了頭看著她身後不遠處晨練的老人,神情專注,黑亮如墨玉的眼眸在鏡片後閃爍著她看不懂的光。
  清亮的陽光照在他身上,生出一層金色的光暈,融融的,那張英俊好看的臉就多了些別樣的神采,融化了他的棱角與冷硬,讓他看起來如阿波羅神般俊美無儔。
  她只覺得心裏一陣一陣發緊,口乾舌燥,慌不迭的想要移開目光,卻被他逮個正著。
  連奕棠目光一閃,唇角勾出一抹魅惑的笑,嗓音華麗,「看我看呆了?」
  田田呼吸一滯,瞬間羞的無地自容,他似笑非笑的帥臉怎麼看都是在嘲諷她,便越發的惱羞成怒了,隨手指向他身後晨跑的某男:「才不是在看你,那個帥哥可比你帥多了!」
  連奕棠回頭,著T恤短褲帶著耳麥陽光帥氣的大男生一邊跑步,一邊沖著何田田吹了聲口哨。連奕棠的臉瞬間陰沉,連身上披著的陽光都陡然陰冷了幾分。
  他回頭看她一眼,目光沉沉,轉身往實驗室走去。
  何田田被他那一眼看的心驚肉跳,脊背生涼。忍不住在心裏哀嚎,她就是對美男沒有抵抗力啦,這又不是什麼錯,人家愛對她這個肥妞吹口哨又不是她能管得著的事,他到底在生氣什麼?
  哀嚎歸哀嚎,眼看著他高大的身影越來越遠,她還是認命的抬起腳追過去。
  「哎喲!」
  還沒跑出五步遠,她明明分得很開的左右腳不知怎麼地又打結到一塊,她根本來不及反應,便結結實實的摔倒在路旁的草坪上,還很給力的打了兩個滾,半點不負她對自己圓潤身材的評價。
  她真的快被他餵成球了!
  驚叫聲剛起,前面的身影便陡然一僵,極快地回頭,正看見她讓人不忍目睹的慘狀。幸好她今天穿的蛋糕裙是緊身款,只是外面綴了一層一層的蕾絲做出層次感,免去了曝光的危險。
  看著她在草坪上掙扎了半天,也沒能好好的把自己給撐起來,連奕棠歎口氣,大步過去,伸手將她拉起來攬在懷裏,隨手整理她因為掙扎而微微散開的襯衫領口。
  她的骨架很小,即便是他將她餵的肉肉的,看起來也只是比一般同齡女孩稍微有肉了一點點,但抱著的感覺卻好得不得了,柔軟馨香的觸感能瞬間撩撥起任何男人的欲望。
  他墨玉般的眸子黑不見底,收斂心神專心幫她整理衣衫,手指下是她筆直性感的鎖骨,在一片白皙肌膚的映襯下好看的讓他恨不得一口咬下去。
  難怪那陽光男孩連步都不跑了,站在一旁看她掙扎來掙扎去呢!
  連奕棠咬牙,攬著她的手又用了幾分力。那小子他認識,有選修他的課,哼,不當掉他他就不是連奕棠!
  何田田感覺自己的腰都要斷了,他堅硬厚實的胸膛溫熱,壓得她胸前隱隱生疼,她整張臉埋在他胸前,壓得太緊連呼吸都不順暢了,而他渾身散發的陰冷氣息給她很不好的感覺,她忍不住掙扎著要推開他。
  「放開我啦!」
  他這次是想要用她的命來讓她認識到惹火他的下場嗎?她不要啦,她還想活著!何田田努力推他,身體拼命扭動想要多爭取一些空間。
  她的力道對他來說是小CASE,反而她的磨蹭卻讓他心裏生出一股暗火,隱隱的燒得他身體緊繃。
  可是時機和地點都不對。
  咬咬牙,他依舊將她輕鬆的攬在懷裏,再次舉步,一邊抵抗身體的反映,一邊漫不經心的安撫她:「安靜點!」
  腰上的手威脅性的一緊,她只覺得眼前一黑,徹底喘不上氣了,一直努力壓抑的脾氣便控制不住了:「連奕棠,你放開我!」
  她的嗓音一直都是細細巧巧的,帶著幾分稚氣的童聲,說話總帶著幾分撒嬌的味道,幼軟好聽,每每讓他忍不住逗她,逗得她又急又氣,罵人卻又嬌又軟,搔的他心裏癢癢的舒服。
  這麼一愣神,她使足了力氣終於推開了他,大大的呼吸了幾口空氣,才又轉頭怒瞪他:「你想憋死我嗎?我知道我運動神經傳導障礙很丟人,走個路都會跌倒受傷,讓你時常被人笑。就算你真的很討厭看到我,也不到想要我死的地步吧?」
  連奕棠愣住,她圓潤的眸子裏盈滿水光,透著委屈與自卑,撲閃遊移的眸子怯弱的不敢直視他,似乎害怕從他眼裏看到她害怕的鄙視與嘲笑。
  她真的以為他剛才覺得太過丟人,所以是要憋死她作為懲罰。
  她完全沒有大腦的思維和荒謬的想法讓他想笑,但她透出來的那股認真卻讓他隱隱生怒。
  他,怎麼會捨得憋死她?他,又怎麼會討厭她?他在她眼裏就是如此不堪嗎?
  鬱怒讓他一句解釋也不想說,再一次轉身離開,丟給她冰冷的兩個字:「跟上!」一邊卻又放慢了腳步配合她的速度,讓她可以慢慢的調整步伐,不至於再次摔倒。
  然後他更加鬱怒的發現,這小傢伙竟然完全不理他的好心,埋著頭使勁往前沖,在他眼前又一跤跌倒。
  連奕棠及時伸手攬住她,張嘴就要呵斥,卻在看見她水光盈盈的眼眸和抿得緊緊的小嘴時愣住了,不知道為什麼,心裏的鬱怒竟然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了滿滿的心疼與不捨得。
  這丫頭,他被她吼了,罵了,他都沒覺得委屈,她在委屈個什麼勁兒?連眼淚都出來了,是存心要讓他心疼的嗎?
  到底,他該拿她怎麼辦才好?
  
  約翰博士是個和藹親切的小老頭,他們到實驗室的時候,他早已在視頻的那一邊等著了。連奕棠的遲到沒有只得到他一個意味深長的挑眉。
  從十二歲發現有運動神經障礙的毛病以來,何田田幾乎每個月都會與約翰博士視頻一次,早已熟的不能再數了。不知為什麼,看著小老頭那副要笑不笑的神情,她竟然覺得滿心的尷尬難堪,好像自己剛才那些丟臉的事兒他都知道了似的。
  「小丫頭,又摔跤了吧?」果不其然,小老頭一開口就直戳她的心窩子。
  田田圓嘟嘟的小臉通紅,想再向方才般耍耍脾氣,目光瞥到連奕棠,他黑沉如墨玉的眸子微微眯起,靜靜看著她的樣子,充滿了威脅與壓迫感,竟讓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開始吧。」穿上白大褂,連奕棠抽出早已放在桌上的病歷,神情專注,眼神銳利,精英醫學博士的風範盡顯。
  小老頭笑眯眯的看看連奕棠,再看看全身不自在的何田田,也拿過手邊的病歷,與連奕棠討論起來。
  而何田田,只能乖乖的走到專為她準備的器械設備前,坐下,熟門熟路的將那些看起來高深無比的資料線連接到自己的關節處,等著連奕棠跟約翰博士討論完之後過來為她治療,提取資料。
  是的,從十二歲起,她就成了他的病人。因為她的病症特殊,連奕棠竟然一路研究著她的病症,靠著她詳細的生理資料和試驗資料,研究生畢業,然後順利考入麻省理工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然後又因為在神經傳導研究領域有突出表現而被台大醫學院聘為教授,開設目前最先進的神經傳導實驗室。
  哼,沒有她,他能有今天嗎?還覺得她給他丟人,還敢給她臉色看,她今天絕對不配合他,就算一會兒痛死了也不告訴他具體是什麼感受!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