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風過無痕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我是水瓶座的,很喜歡自由!
我寫耽美的原因很簡單:就像一個肚子餓的人,到處找吃的!可是廚師做菜的速度跟不上我吃的速度,又或者有些不太合我的口味,所以決定自己動手下廚房做點小菜!
如果我燒的小菜能合大家胃口,一起分享也是一件美事~ ^ ^ 
         風過無痕 的所有作品: 
   


 


                        菲斯娜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我是水瓶座的,很喜歡自由!
我寫耽美的原因很簡單:就像一個肚子餓的人,到處找吃的!可是廚師做菜的速度跟不上我吃的速度,又或者有些不太合我的口味,所以決定自己動手下廚房做點小菜!
如果我燒的小菜能合大家胃口,一起分享也是一件美事~ ^ ^ 
         菲斯娜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迴夢系列 >> 口是心非之別想逃

點閱次數: 3977
   口是心非之別想逃
編號 :181
作者 風過無痕
繪者 菲斯娜
出版日 :2012/9/26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一個分手電話引發的糾纏。
霸道又小心眼的霍家二公子怎麼也想不通,
他一個「高富帥」怎麼會莫名奇妙輸給一個「矮拙窮」的死GAY?
好吧,就算他長得還算順眼,性格也算溫順,菜燒得也非常好吃。
可是被傷的自尊怎麼能因為這些就輕易了事?
「給你個忠告,任何時候都不要想玩弄別人。」米灝澤拍了拍霍煥曦,
「以我對你的瞭解,你雖然智商很高,可是情商根本就是負數。別太自以為是了。」
「我沒想和他談戀愛,所以這種時候不需要情商。」霍煥曦淡定地回答。
事實證明越是鐵齒的人往往踢到的鐵板越是堅硬。

季絡石不是他的!季絡石居然還不是他的?季絡石怎麼可以不是他的?

不管是因為以前的報復或者是後面的追求,霍二公子既然決定了要糾纏,
那麼親愛的,你就乖乖等著,再也別想逃走了!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霍煥曦接到女朋友分手電話的時候,他正在和星匯公司簽合同。聽到鈴聲的時候,他第一時間按下了通話結束,神情鎮定的在文件上簽下自己的名字。緊接著短消息就過來,只簡單地寫著三個字:「分手吧」。看完他依舊神情未變,和星匯的負責人微笑握手。
陸璐是陸家大小姐,他們從小認識,交往不過是最近兩三年的事。陸璐人長得漂亮,能力也不錯,關鍵一點是性格獨立。不用他一天到晚想著怎麼哄。如果不出意外,他是有心和這樣一個女人結婚的,沒想到竟是莫名地被甩了。
離開星匯之後,他拔通了陸璐的電話,「怎麼了?」
「就像我剛說的,我們分手吧。」陸璐在電話那頭說。聲音不大,但是態度十分堅決。
霍煥曦點了點頭,「好」字還沒來及時出口,電話那頭又傳來一句,「我愛上別人了。」
男女之間聚散本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可是「愛上別人」,這對霍煥曦而言,顯然是相當沒有面子的事。他霍煥曦是誰?霍家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二公子,不想繼承祖業,自己出來創業也有聲有色,如今身價百倍,當得上本地最具價值的鑽石單身漢。居然敢在他手裏搶女人?對方是何方神聖?
「哦?愛上誰了?」
「只是一個普通人。和你完全不一樣。」
一個普通人居然敢和他霍煥曦搶女人?那深深刻在骨子裏的大男子主義和見鬼的自尊心頓時集體跳了出來。
「我今天會飛去你那邊……」
「你不用來了。我們已經分手了。」
「你以為分手是你一個人的事嗎?」
「霍煥曦,你不像這麼死纏爛打的人。有必要嗎?」電話裏陸璐的聲音高了起來。
「有沒有必要是我的事。」說完這句話,霍煥曦掛斷了電話。
如果陸璐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她多講了那一句「我愛上了別人」,她一定十分後悔自己當時的脫口而出。
兩個小時之後,霍煥曦準時踏了上飛機。他倒要看看,敢從他手裏搶女人的人是個什麼玩意。四個小時之後當他到達陸璐家樓下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這裏的房子他三年之間來的次數並不多,他們會在外面約吃飯,偶爾看個話劇,看場電影,除了送陸璐回家,他真正進出來的次數少得可憐。
霍煥曦抬頭看著陽台,一時之間心裏湧過些許不捨。畢竟是三年的感情,而且像陸璐這樣無論外貌家世或者性格都和他相配的女孩子不多,正因如此,他對那個敢在他手裏搶人的傢伙更加厭惡。
說曹操曹操就到。正在霍煥曦思緒紛亂的時候,陽台上突然出現了一個男子的身影在那裏收衣服。距離很遠,霍煥曦只看到他身材纖細,每一個動作不緊不慢,仔仔細細,十分有耐性的樣子。
居然已經登堂入室了?這速度夠快的!霍煥曦冷笑著提著行李走進大樓,一路直奔電梯。
門鈴響了幾聲之後,開門的是陸璐。她一見到霍煥曦立刻神情戒備,「你來幹什麼?我們已經分手了。」
「我說過了,這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的事。」
「霍煥曦,你這樣太難看了。堂堂霍氏的二公子,「燃」的創始人有必要這樣死纏爛打嗎?我可沒發現你有這麼愛我啊?」
「這和我愛不愛你沒有關係。」霍煥曦站在門口不動如鐘。
「只是因為我先提出分手傷了你的自尊心?你這樣只會讓我看不起你。」陸璐越說越生氣,可是依舊壓低了聲音,似乎生怕他們之間的爭吵被房間裏的那個人聽到。
看她如此討好「姦夫」的樣子,霍煥曦越發覺得氣不打一處來。對那個陽台上人身影也越發感興趣了。
「我沒想挽回我們之間的關係。只是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人能從我手裏搶人。」霍煥曦冷笑著。
「我們的事與旁人無關。」
「有沒有關係也不是你說了算。」
「好!你要發瘋我陪你,我去拿衣服。我們到外面去談。」
「為什麼要去外面?」
「我說了,我們的事與別人無關。」
「我也說過,有沒有關係不是你說了算。」
兩人正吵得不可開交。突然一句溫柔的聲音插了進來,「陸小姐,這是你朋友嗎?」
霍煥曦立刻毫不遲疑地推門進去,「你好。」
「你好。」
借著客廳明亮的燈光,霍煥曦終於看清了眼前的男子:比自己矮半個頭,身材削瘦,皮膚白皙。長相也不是多帥氣,頂多只能算是清秀。只有一雙眼睛黑白分明微微上挑,睫毛又長又密,越發襯得目光清澈,水汪汪的,十分勾人。
「霍煥曦。」
「你好,霍先生。我叫季絡石。」
互通姓名之後,季絡石指了指手裏的衣服,「你們慢慢聊。陸小姐衣服我替你疊好了,先放在這裏,你記得拿回房間。」說完衝霍煥曦點了點頭,走進房間關好了門,擺明瞭不想打擾他們。
「你現在看到了,可以回去了。」陸璐說得咬牙切齒。
霍煥曦在沙發上坐下,伸長腿架上茶几,笑得高深莫測,「他叫你陸小姐。」
「那又怎麼樣?」
「如果不是我對你有一定的瞭解,我真要懷疑你是不是故意編了這樣一個人出來想向我逼婚。」
「你還能再自戀點嗎?」陸璐狠狠瞪著他,不甘心地說,「他不知道我喜歡他。」
霍煥曦再也忍不住笑出聲音,「你再開什麼玩笑?這小白臉有什麼地方值得你癡迷的?你居然因為暗戀他而甩了我?」
陸璐不甘示弱地回他,「喜歡一個人不是什麼好笑的事。你就是永遠不懂什麼叫愛。」
「我不懂那麻煩你給我解釋一下,他到底哪裡討你喜歡?就當給我做個參考。」
「你再好,如果我不喜歡那就沒有用,相反只要我喜歡,他哪裡都是好的。」
※※※※
離開陸璐家的時候霍煥曦只懂了一個道理:那就是永遠不要和女人講道理。
可是輸給那樣一個還要借住在女人家裏的男人他真是「死不瞑目」。他倒要看看,這個季絡石到底有什麼地方有致命的吸引力,能讓一向獨立冷靜的陸大小姐說出那樣毫無理智的話。伸手攔下一輛計程車,「去附近的酒店。」
和公司通過視頻電話,事情的進展還算順利,就算他現在晚一點回去也沒什麼問題。霍煥曦靠在沙發上一邊往嘴裏塞麵包,一邊看著剛剛請人查出來的資料。
「季絡石,二十三歲,孤兒。」霍煥曦一邊看著資料一邊喃喃自語,「沒有家世背景。」再翻到下一頁,上面寫著季絡石的簡單情況,從哪個學校畢業,有些什麼朋友,目前在哪裡工作等等,「高中輟學。虹酒吧的調酒師。還打著一些臨時散工?工作也很一般嘛。」
「學 歷、家世、工作全都普普通通。他到底哪一點討人喜歡啊?」扔下資料,霍煥曦用雙臂作枕,靠在沙發上百思不得其解。在如今這樣一個物欲橫流的社會,居然會有 女人喜歡這樣沒錢、沒車、沒房子的「三無」男人,而且還是陸家大小姐這樣的「鑽石新娘」。這個世界真是瘋了!越想越煩躁,他索性站起身去房間的吧台給自己 倒了杯酒。走過地毯的時候踢了那份調查資料一下,隨附的照片露了出來。這私家偵探攝影技術不錯,照片拍得清楚又十分唯美:季絡石穿著簡單的襯衫牛仔褲,臉 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眼神看著遠方,沐浴在清晨金色光暈之中清新而脫俗。
霍煥曦用腳趾來回調整了一下資料的角度,「顏長得還不錯,勉強算個花樣美男吧。」可是……
他抬頭看著鏡子裏的自己,論起英俊瀟灑,他霍煥曦只怕要甩這傢伙好幾條街吧?比起季絡石弱雞一般的身體,自己這種從小就游泳練出來的標準身材難道不才是真正MAN的表現?
「現在的女人審美真他媽的畸形。」
一口氣飲盡杯裏的酒。霍煥曦隨手拿了件外套穿上。他要去季絡石工作的那個地方好好看看,到底這傢伙有什麼他所不知道的魅力所在。
※※※※
根據資料顯示,晚上季絡石會在一家酒吧當調酒師。從高中輟學開始他就一直在這家店裏工作。現在白天又兼職在一間咖啡館裏當服務員。
「就算打兩份工又能賺多少錢?」霍煥曦看著眼前的咖啡店,不由心裏嘲諷,「只怕還不夠人家陸大小姐買個包什麼的。」
「歡迎光臨。」
走進咖啡館,霍煥曦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吧台裏沖泡咖啡的季絡石,於是挑了吧台斜對面的一個位置坐了下來。從這個位置他可以清楚地看著季絡石的一舉一動卻不會被發現。
「請問你喝點什麼?」長相甜美的服務生小妹遞上餐單。
「我先看看。」原本以為只是簡單的套餐,但是功能表上圖片卻拍得十分誘人,看來攝影好愛者不止他請的私家偵探一個啊。
「有什麼推薦?」霍煥曦索性合上餐單問道。
「這些全都超級好吃哦。」服務生小妹誇張地推薦道,指著季絡石,「這是我們老闆的朋友。好不容易才請來的燒飯超級好吃的大廚。」
「大廚?我以為大廚不是應該在五星級酒店的嗎?」霍煥曦嘲諷道。
「五星級酒店也做不出我們季大廚做出來 『有家的感覺』的超級好吃的料理。」服務生小妹一臉崇拜的表情。
「小妹妹,你沒去做節目主持人真是浪費了人才。你太能說了。」
「多謝誇獎。」
霍煥曦腦門上幾乎生出三道黑線,誇獎?女人思考回路果然有問題,無一例外。
「來一份三杯雞套餐,再來一杯藍山。」
「沒問題,馬上就給您送到。」
霍煥曦看著季絡石手法熟練地泡制咖啡,他身材修長纖細,一雙手生十分漂亮,一舉一動都很賞心悅目。公平地說,加一分。
做好的咖啡先送了過來。霍煥曦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味道還真是挺不錯的。好吧,再加一分。
很 快三杯雞套餐也送來了。只是簡單的套餐食物能好吃到哪裡去?可是打開蓋子的一瞬間,霍煥曦又不得不承認,色香味裏的「色」字做得似乎還不錯。一份尋常的三 杯雞卻被他做得色澤誘人,噴香撲鼻。再加一分?他心思有些複雜地想著,可是腦海裏閃過的念頭頓時被自己否定了。還沒有品嘗過味道呢,光看著好看聞著香有什 麼用?
拿起筷子嘗了一口,霍煥曦默默地放下筷子,神情越發複雜地看著吧台裏正在忙碌的男子。好吧,味道真的非常好吃。雞肉肥而不膩,柔嫩多汁,輕 輕咬上一口好吃的味道就四溢進整個口腔,而且最關健的一點是,這食物不僅好吃,更多的是讓人不知不覺感覺到做菜人的用心。那個服務生小妹說得一點也沒錯: 讓人有家的感覺。——好吧,再加一分。
賞心悅目、會泡咖啡外加做菜好吃,這三項除了第一項還能達到之外,後面兩樣對於家事白癡的霍煥曦而言,完全沒有可比性。操作難度絕對是S級。不過,咖啡可以請秘書,做菜可以請廚師。這兩個優點完全不是什麼非學不可的技能嘛。只要有錢還不是輕鬆搞定?
※※※※
晚上,霍煥曦又跑去了季絡石打工的酒吧。和白天安靜的咖啡館不同,夜晚的「虹」簡直是另一個世界,熱鬧而淫糜,時時透著一股醉生夢死的味道。
舞 池裏到處是發瘋舞動的人群,各式各樣的香水味激發著每一個人的荷爾蒙。霍煥曦皺著眉看著這一切,這裏明顯是個男性顧客多過女性顧客的地方。這裏應該就是俗 稱的GAY吧!抬眼看去,季絡石所待的吧台裏除他之外還有兩個調酒的服務生。那兩個穿得花枝招展不算,整個身體也隨著音樂如同水蛇一般的扭動著。
「師哥,有沒有興趣請我喝一杯啊?」從旁邊插進來的男孩子畫著濃濃的眼影,如同一隻無骨頭的貓一般湊過來問道。
霍煥曦頭也不抬的直接拒絕,「沒興趣。」
「死相,來了GAY吧不泡弟弟,難道是純喝酒的?」來人不死心的繼續拋著媚眼。
「我來找他。」霍煥曦指了指吧台裏季絡石的位置。
「哦。」男孩子一副瞭解的表情,拖長聲音點了點頭。「又一個被小季迷住的癡情種子。」
「和他很熟嗎?」霍煥曦伸手叫了杯酒遞給男孩子,「和我說說他。」
「想從我這裏套小季的情報,一杯酒可是不夠的哦。」
霍煥曦冷冷地盯著他,「你還要什麼?」
男孩子絲毫沒有被他冰冷的目光嚇到,反而露出越發癡迷的神情,「你這樣看著人家,人家都要被你看硬了啦。」
霍煥曦站起身準備離開,被他一把拉住,「好了,只是開個玩笑嘛。大帥哥!」
「趕緊說。」霍煥曦重新坐了下來。
「你這霸道的樣子真討人喜歡。」小男孩又發了會兒花癡,才緩緩開口,「小季是這個酒吧的調酒師。」
「我有眼睛會看。」
「這麼性急不好哦,帥哥。我聽他說從高中開始就已經在這裏打工了。」
「這個我也知道。」霍煥曦皺眉,他開始懷疑自己在這裏聽這些沒用的情報是不是浪費時間。「我還知道他高中輟學就在這裏打工。你如果知道些什麼麻煩快點講,我的耐性可是非常有限的。」
「那你知不知道他高中為什麼輟學?」
「為什麼?」
「據說是因為打工的事被學校發現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酒吧賣的事也被學校知道了。」
「賣?賣什麼?」
小男子「吃吃」地笑了起來,「帥哥,你到底是純情還是在和我調情啊?還能賣什麼?聽說小季是個孤兒,一個孤兒沒有錢在GAY吧這種地方你說能賣什麼?」
霍煥曦一時之間簡直如同被人打了一記悶棍。搞了半天季絡石不僅是個GAY,還是個鴨子。他居然輸給他這樣的人?
「你 別胡說,小季根本不是那樣的人。他被學校開除是因為他和學校的學長戀情被人揭發出來了。那個軟蛋為了自己脫身把過錯全推給了小季,才害得小季被人開除。」 不知什麼時候突然插出一個身材健壯的男人,對著剛才的小男孩大聲斥責,「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你為什麼老是要在這裏抹黑小季?他搶你男人了還是欠你錢 了?」
剛才還風騷得不得了的小男孩一見那男子,頓時露了怯,小聲辯解道,「我也,也是聽別人說的。」
「你給我滾,這裏不歡迎你。」身材健壯的男子橫眉倒豎,「以後別再來虹了。」
小男孩罵罵咧咧地走了。那男人在剛才他坐過的位置上坐了下來,衝霍煥曦點了點頭,「別聽那小賤人胡說八道。小季是我見過最乖巧、最潔身自好的孩子。儘管生活困苦但是從來沒想過出賣自己。」
霍煥曦看了他一眼,「你也是他的追求者?所以替他說好話?」
「我才不是他的追求者呢。」那男子頓時急紅了臉,「我是這裏的老闆,小季的事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了。」
「哦。」霍煥曦點了點頭,但是神情之中並沒有流露出多少信服。
「我真的不是他的追求者。我講的全是實話。我和他兩隻受,我追他有什麼用啦?」那男子輕輕眨了眨眼睛,與他健壯的形象完全不符的拋了個媚眼,「我叫秦偉宏,大家都叫我阿宏。」
霍煥曦只覺得渾身一寒:這到底是個怎樣妖孽的世界啊?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