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薰衣草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從小就愛文字,愛看書,直到自己也走上了言情創作之路。希望自己越寫越進步,也希望可以帶給大家一場又一場動心的愛情故事~~

 
         薰衣草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從小就愛文字,愛看書,直到自己也走上了言情創作之路。希望自己越寫越進步,也希望可以帶給大家一場又一場動心的愛情故事~~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浪漫情話 >> 邪少的俏女傭

點閱次數: 3954
   邪少的俏女傭
編號 :008
作者 薰衣草
繪者
出版日 :2013/9/9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黎小水從小就天真可愛,是歐陽夜最寵愛的小女傭。
青梅竹馬到成年,黎小水終於被吃乾抹淨。
直到被歐陽家族的人發現,
身為小女傭的她該如何克服兩人身份的障礙在一起?

因歐陽夜的一次錯誤決定,失望的黎小水決定帶球逃跑。
歐陽夜足足思念了五年,海邊的重遇,讓他再次捕到了他的小女傭。
「小女傭往哪跑?!快還我五年相思之苦。」
面對霸道的索取,嬌弱的黎小水只能夜夜承受,
又一次乖乖的成了他的人……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春風乍暖,綿長的海岸線上,四處都是穿著比基尼的豔麗少女。
豐滿的渾圓,誘惑的身姿,與起起伏伏的海浪交相輝映著,儼然形成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一把大大的陽傘下,俊朗的少年,帶著墨鏡看著不遠處的白衣少女。薄而性感的雙唇,
勾起微微的弧度。
「呀,討厭……」黎小水被好友潑了一身的海水,頓時被冰冷的海風激起一身疙瘩。小
小的乳房被冷水激到,露出曖昧的小凸起,也惹得一直看向這裏的歐陽夜惱怒起來。
「該死。」咒罵一聲,歐陽夜從躺椅上起身,拿起身旁放著的浴巾,快步走到黎小水的
身旁,用大大的白色浴巾包裹住,她小巧的身子。
還在玩鬧中的黎小水,突然被一股溫暖所包圍了。她好奇的轉過頭,見到歐陽夜眼裏的
怒火,頓時沒了主意。

「少爺……」小聲的說道。但是黎小水,卻聽見歐陽夜的一聲冷哼。
其他的人,也停下玩鬧的動作,看著歐陽夜與黎小水之間的互動。
歐陽夜是誰?他是臺灣涉海業大亨,歐陽陌塵的兒子,更是海邊娛樂城年輕的總裁。不
過,大家都心知肚明,現在的歐陽夜雖只是個掛名的副總,但是他的能力卻是大家有目共睹
的。年紀輕輕的,就創造了很多海邊娛樂的項目,現在是全臺灣女人心中的理想的結婚伴侶。
每天明著暗著的有很多千金名媛過來告白。
連最漂亮的富家千金,富由美都不惜放下矜持,天天往歐陽家大宅裏跑,只為討好歐陽
家的兩位老人,甚至連兩個老人去了國外度假,都會獻媚的陪同。
但是,歐陽夜卻對這個富由美不感興趣,每天都看著他的小女僕,黎小水。
「給我回去。」怒聲喝道。歐陽夜看著黎小水,頹喪著表情,從海邊離開,朝著歐陽家
的海邊別墅裏走去。
冷冷的看著周圍,頓時剛才還在看熱鬧的其他人,立刻轉身離開了歐陽夜的周圍。
對於他們來說,歐陽夜雖然年紀輕輕,但是卻擁有著他人沒辦法擁有的霸氣,和寒冷的

性格。除了黎小水,任何人都沒想走近他的身邊。
不過,大家的心裏也不免有些擔心。歐陽行和夫人,現在身在國外。並不清楚,歐陽夜
已經與黎小水這麼親近了。
如果,歐陽家的長輩們知道兩人現在的情況,不知道會不會讓他們分開……
看著歐陽夜朝著別墅內走去,身為下人的僕人們,深深的為黎小水這段灰姑娘般的感情
祈禱著。
黎小水剛剛走進別墅內,屋內一個人也沒有。
因為大家都在海邊玩著……
想起前段時間歐陽夜說,犒勞大家在歐陽家辛苦工作一年,所以決定去歐陽家產業下的海邊娛樂城玩。但是,她卻從歐陽夜的眼中讀到了對她的佔有欲望。
多少次,歐陽夜都想擁有她。
不過她的年紀還小,覺得這樣的事情還是等到成年的時候再說。不知不覺中,今天就是她十八歲的生日了。

雖然,歐陽夜好像並沒有想起來,但是她已經察覺到不對勁了。
因為歐陽夜對她的控制越來越強烈,除了一些要好的朋友,其他的人都別想在她的身邊,超過三分鐘。
「在想什麼?」歐陽夜走進屋內,見到黎小水站在大廳內發呆,立刻走到她的身後,抱住她小小的身體。瘦弱的身體上,還有著冰涼未乾的海水。忽然想到剛才,看見小小凸起的那一刻,一股暖流瞬間來到小腹處。
「少爺……」黎小水掙扎著離開歐陽夜的懷抱,背對著他,感覺到屬於欲望的目光,射穿了她冰涼的後背。
「上樓去換衣服。」冷聲說道。歐陽夜清楚,黎小水現在的抗拒,完全是因為對他的懼怕。
看著黎小水上樓的背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逼的太急的原因,莫名的覺得,她正在遠離
身邊。
「我不允許。」陰冷著聲音,出現在黎小水消失在眼前的那一刻。歐陽夜邁開步伐,向樓上走去。
黎小水來到房間,將身上潮濕的衣服脫下,走進屋內的浴室。
然而,也就是她剛剛邁進浴室的那一刻,房門被歐陽夜打開了。
歐陽家的海邊別墅很大,黎小水進入房間的時候就發現,這裏的奢華是她一輩子都忌憚的。
從小第一個認識的男人就是歐陽夜,那時候他們都太小,什麼也不懂得。即使在那個年代,兩人玩著過家家親嘴睡覺的遊戲,也會被大人們和歐陽家的長輩忽視。
現在,他們到了如花的年紀,家裏的大人卻去了國外。這裏,成了歐陽夜的天下,而她的天下裏,卻只有一個叫歐陽夜的男人。
正當黎小水扭開水龍頭的時候,歐陽夜推開了浴室的房門。
帶著溫度的清水,在浴室內激起白色的水霧。
若隱若現的夢幻中,歐陽夜看見黎小水青澀卻十分誘惑的身子。
「咕咚……」吞嚥下口水,也是這個聲音,在竟是水流的浴室內,激起一陣不小的震動。

「呀……少爺,你怎麼進來了。」黎小水捂著胸前,卻發現下身也在歐陽夜的視線裏。
一時間,她不知道怎麼辦了,羞憤的看著歐陽夜。
「這裏沒有別人,為什麼還叫我少爺?」歐陽夜很生氣,不理會黎小水的羞憤,走到她
的面前,伸手抱住她顫抖的身體。
雙手中,是自己喜歡了十幾年的黎小水。
他記得從小時候見到這個可愛的女孩後,心裏就已經認定,這個人將是他一生的守候。
不管將來會有多少個男人與他爭搶,這個女人都將是他的。
「夜,拜託不要這樣。」祈求著歐陽夜,黎小水臉色羞紅。然而,她的顫抖身體,漸漸
勾起了歐陽夜的欲望。
「小水,還記得你答應我的嗎?」邪魅一笑,抬起黎小水的小臉,歐陽夜就吻住了她的
粉嫩雙唇。
被吻得有些醉了,不過黎小水也想起以前答應歐陽夜的事情。
那時候,他們還是小孩。兩人過完家家,一起走進屋內,想著去找僕人去弄些清涼的飲品。但是卻沒想到,見到一場活的春宮圖。
管家將一個女僕的裙子撩得很高,扯下的雪白小褲,掛在女僕右側的大腿上。然而,最為讓人奇怪的事情,就是他粗壯的肉棍,在女僕的雙腿中間,用力的進進出出。
當時,兩人看得認真,連歐陽夫人靠近都沒有發現。
管家和女僕受到了嚴厲的懲罰,他們卻被這一幕深深的吸引到了。
多少個夜晚,兩人躲在被子裏,想著那一幕,卻臉紅的不想跟對方說話。直到前幾年,已經到了青春期的歐陽夜,抱著黎小水說,要擁有她的時候,心裏才想清楚,這件事情,是多麼的可怕。
於是,他們約定,在她十八歲的時候,將所有都交到歐陽夜的手中。
「不……不,小夜哥哥,你不能這樣,我害怕……」推著歐陽夜的身體,黎小水慌亂的
轉身,想要拿架子上的浴巾。但是她的步伐剛剛邁開,身後的歐陽夜已經因為眼前的這一幕,亂了心智。
一時間,誰也不知道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被水流澆注的兩個人,慌亂的接吻起來。
黎小水有些上不來氣,晃動著腦袋,抗拒著被撕咬唇上的疼痛。
「唔……唔唔……」小小的呻吟聲,在浴室內響起。黎小水專注著親吻,沒有注意到,歐陽夜的衣服已經脫下來了,並且還抬起她的一條腿。
粗壯的火熱來到黎小水羞澀的縫隙間,上面剛剛長了為數不多的黑色毛髮,在上面的摩擦感覺就好像有幾隻俏皮的螞蟻,在皮膚上來回動著。
「哦……這樣的感覺真好,我終於明白那些人,為什麼要在女人的這裏,做這樣的事情了。」
歐陽夜的一句感歎,讓黎小水有些小小的惱火。
「小夜哥哥,你說的這話是什麼意思?那些人……你……你跟別人……」黎小水可憐的望著歐陽夜,見到他有些慌亂的模樣,心裏更為難過起來。
面前的人,隨著年齡的增長,已經知道他們的差距在哪裏。就算歐陽夜去找了別的女人,做了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她又有什麼權利阻止和抱怨呢!

「不准胡思亂想,我只是看了一些碟片,根本就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情。」歐陽夜激動起來,很害怕他的小水花誤會了什麼。
「沒事,就算你做什麼,我也不會生氣的。」黎小水違心的說道。
「是嗎?那好……」歐陽夜心裏生氣極了。他一直禁欲到現在,沒有與別的女人發生任
何關係,即使那個富由美來到他的房間,故意做跌倒,或者脫下衣服的舉動,他連看一眼的想法都沒有。
現在,他所做的一切,竟然被黎小水這麼輕易的否定掉了。這怎麼能讓他不生氣……
將火熱直接放入小小的縫隙內,借助水流的潤滑,忽然將雲頭的一點,放入進去。
「啊……」黎小水痛苦的大叫,她沒想到歐陽夜居然會這樣做。
「乖,一會就不疼了。」其實歐陽夜也沒有什麼經驗,一切都是因為好奇,通過碟片看見的。但是卻沒有人告訴他,女人的第一次是痛的。
「不要了,不要了。求求你小夜哥哥,放過我吧!我真的很疼……」黎小水晃動著身體,兩片花瓣卻死死的包裹住歐陽夜的粗壯,在她的晃動中,摩擦出諸多的晶亮液體。

剛才還緊致咬人的花穴,頓時就被弄的濕滑起來。雖然有血液順著粗壯,從黎小水的花穴中流出,不過很快就被從頭頂沖下來的水流,沖走了。
「小水,你看下面已經濕滑了,讓我動一動可以嗎?」歐陽夜出聲請求道。
黎小水緊咬著雙唇,雙眸中全是濃濃的水意。看著歐陽夜臉上的動情,身體微微的顫抖著。
許是等待答案太久了,一直想要得到黎小水的歐陽夜開始慢慢的律動起來。
花穴帶給他的感覺,比那些碟片內的豐滿少女來得真實。
黎小水的身體很青澀,被歐陽夜每觸碰一下,下身就會流出大量的液體。胸前的小花果也在痙攣中,一起顫慄。
「嗯……啊啊……小夜……哥哥……」黎小水感覺現在很怪,雖然已經不怎麼疼了。可是比疼痛更讓人難熬的痙攣居然出現了。
「啪啪……」在歐陽夜曖昧的動作中,浴室內響起肢體互相拍打的聲音。水花,也因為歐陽夜的動作,越來越勇猛,飛濺的高度也很高。

這畢竟是歐陽夜的第一次,很快黎小水的體內,就被火熱的白灼灌得滿滿的。
關上了水流,黎小水跌坐在地上,下身很快溢出大量的腥甜味道液體。
「嗚嗚……小夜哥哥……」一滴兩滴的淚水,從黎小水的眼眶內奪出,看著歐陽夜有些愧疚的模樣,心裏的委屈才降低一些。
「小水,抱歉。」將黎小水從地上抱了起來,用白色的浴巾給她擦了擦身子。歐陽夜從來不說抱歉兩個字,但是見到黎小水難過的模樣,心裏真的愧疚起來。
來到床面上,因為疼痛,黎小水不敢翻動身子。
剛才就是她的第一次嗎?為什麼是痛並快樂著的……可是身體現在太累了,經過了海邊嬉鬧,經過了浴室肉欲,她漸漸的有了倦意。
「小水,我去弄些喝的。」剛才在浴室內弄得太熱了,歐陽夜想要下樓去弄些冷飲。
從房間裏離開,歐陽夜來到樓下弄了一些冰牛奶和冰汽水。
但是回到房間後,屋內的美人兒,卻讓身體裏更加燥熱起來。
因為勞累,因為疼痛,黎小水漸漸睡去。並不知道歐陽夜已經拿著冷飲回到屋內,而她
卻忘記了蓋上被子,裸身在床面上睡著了。
瘦小的身子上,有了女人的味道。
黎小水的魅惑,是天然的。與別的女人不同,不用刻意去吸引,就會把男人的魂勾去。
就這樣的女子,他怎麼可以一直留著等她為別的男人盛開。
猛地喝了口冰汽水,歐陽夜來到床邊,在床上輕輕的坐下。
歐陽夜看著黎小水疲倦中的模樣,心裏在愧疚的同時,也因為身體上的突然騷動而狂亂的跳著。
「小水,你知道不知道,從我們互相記住彼此的那一天,我就想這麼擁有你了。」指尖輕點著黎小水的臉蛋,見到她的眉頭一皺,歐陽夜下身一緊。
這該死的感覺來的真快,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火熱就已經抗議的立了起來。
黎小水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了,但是唇邊好像被什麼東西輕輕的舔著。身體上也有個堅硬的物體,在摩擦著她的身體。
很想張開雙眼,但是似乎是太疲憊的原因,嘴邊想要有話出來阻止,卻被軟糯的東西堵住了。空氣越來越少,迫不得已黎小水張開雙眼就見到閉著雙眼,動情親吻她的歐陽夜。
「小夜哥哥,你在幹什麼?」黎小水感覺胸前的乳頭被歐陽夜的雙手抓住了,臉上頓時被火焰點燃了。
「小水,一次怎麼能夠。」歐陽夜邪魅一笑,將黎小水的雙腿分開,想到她才剛經歷了人事,刺入的時候,沒有用很大的力氣。
雖然歐陽夜的動作還是很柔和的,但是也讓黎小水難過的叫了出來。
「啊……小夜……小夜哥哥,我好痛……」那裏才被歐陽夜的粗壯闖入過,現在又要來一次,她怎麼可以忍受。
「我這次不會再衝動了。」歐陽夜說的是實話。因為剛才與黎小水歡愛的時候,覺得她喊痛是與碟片裏的女人一樣,是在故意那麼說的。
直到剛才,看見黎小水疲憊的模樣,才明白,她是真的痛。
火熱慢慢的進入花心內,在靠近入口的位置,慢慢的摩擦著肉壁。
歐陽夜的動作很小心,卻因為他的小心,火熱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

「好奇怪……這次怎麼不痛了……」黎小水感到很奇怪,剛才那裏還很痛,與第一次被刺入的感覺不相上下。但是現在被歐陽夜這麼一摩擦,身體內就有一種渴望的感覺。
「不痛了?」歐陽夜彷彿聽見了最美麗動聽的話語,在看見黎小水點頭後,立刻在她的體內律動起來。
小小的肉臀,因為歐陽夜的拍打,開始與床面發生碰撞。那曖昧的砰砰聲,讓歐陽夜的粗壯變得異常火爆。
這是黎小水與他意義上真正的肉欲癡纏。
摟著黎小水纖細的小腰,將她的花心不斷的拉向根部。看著晶亮的液體從縫隙間,飛出曖昧的幾滴,忽然就沒了力氣,趴在黎小水的身體上,咬著她粉嫩的耳垂,在柔軟的身體上,快速的蠕動著。
「啊啊……小夜哥哥求你不要這麼……折磨我了。」黎小水出聲乞求道。體內好像有上萬條的小蛇,在皮膚下快速的遊動著。她很想躲開,但是下面好像有個花核,總被歐陽夜的每次頂撞刺激的無法脫身。

「小水,很快了。別動……」歐陽夜本想快點將火熱釋放出來,擔心黎小水會受不了。
但是她居然自作主張的動了動圓滑的小屁屁,裏面的褶皺也在動作中,變成了帶著愛液的漩渦,緊緊的咬著他的火熱,不准離開,不准提前釋放出滾燙的白漿。
「壞蛋……」咬住黎小水的肩膀,歐陽夜無法在控制內心的渴望,將她的身體翻轉過去,從後面直搗黃龍。
「噗哧,噗哧……」的聲音,因為這個體位變得異常響亮。
黎小水媚叫的聲音,與身體內的水聲交相輝映著。不多時,同樣青澀的歐陽夜,再次將滾滾濃泉釋放在黎小水的體內。
將與花穴黏連的火熱拿了出來,歐陽夜看見最美麗的粉色花朵中,那美麗的白色清泉。
「嗯……」下身一陣痙攣的感覺襲來,黎小水將雙腿向胸上靠攏,下面的白液從小小的洞口中,大量的外露出來。
「小水,現在你是我的人了。」歐陽夜微微一笑,將黎小水摟在懷中,十分高興心中的期盼終於變成了現實。

然而,黎小水卻擔憂起來,兩人的事情如果被歐陽家的長輩,還有她的爸爸知道了會是怎麼樣的情景。
時光飛逝,從海邊失身到現在已經整整一年的時間過去了。
歐陽家的長輩從國外回來,將在臺灣的一半產業交給歐陽夜歷練。為了能讓他與心儀的未來兒媳婦,富由美在一起。
兩大家族心照不宣的共同投資了一塊海邊產業,交給兩個年輕人一起去管理。
「夜,你去哪裏?」富由美看著歐陽夜的側臉,內心一陣歡喜。她沒有想到,從小一直喜歡的歐陽夜竟然真的會近在咫尺。
不但在同一個辦公室內辦公,而且靠得這麼近。
「我去哪裏用得著跟你說嗎?」對富由美冷冷的說道。歐陽夜可不想在她這耽誤時間,因為他可愛的小女僕黎小水今天就要從學校畢業了。
「可是……」富由美還想說什麼,但是面前的房門卻已經關上了。
歐陽夜從來沒有喜歡過她,她是知道的。但是這個人是她從小就喜歡的男人,論家世沒

有任何人能忽視她的家族,論樣貌她富由美也是眾人競相追捧的對象。
可是為什麼,歐陽夜卻重來沒有正眼看過她。
帶著懷疑的心,富由美覺得歐陽夜是去見什麼野女人,所以她悄悄的從辦公室內離開,跟上歐陽夜的車子,慢慢的開著一路前行。
歐陽夜當然不知道,富由美會跟蹤自己,帶著愉悅的心情,開著他的車子朝著黎小水所
在的學校駛去。
而此時,臺北市大學門口,黎小水穿著黑色的博士服,焦急的等待著。看見道路的盡頭,終於出現心裏期待的車輛,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歐陽夜從將車子停在學校門口,看著黎小水帶著歡快的面容飛奔著靠近,正當他想給予擁抱的時候。彆扭著情緒的黎小水,卻又很禮貌的站在原地,看樣子還很在乎身份的問題。
「少爺……」黎小水恭敬的說道。立刻受到一記冷冷的目光。
「上車。」歐陽夜含著冷冷的聲音,讓黎小水上車。當見到她終於上了車子,臉上又露
出一次詭笑。

跟在歐陽夜車後的富由美,看見了兩人的互動。她忽然覺得,黎小水這個下人的女兒,跟歐陽夜很好,甚至比任何人都要親近。
她這段時間沒少去歐陽大宅,當然知道他們之間是什麼關係。可是,一個少爺去接一個僕人的女兒,這樣的事情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內心漸漸升起不好的預感,富由美跟著歐陽夜重新發動的車子,慢慢的離開了學校門口。
歐陽夜沒有帶黎小水回家,也沒有回到公司。而是將車子,開到一個郊外的別墅區內。
這裏很安靜,平時來這裏住的都是些有錢人,想要脫離下城市的喧囂。
現在歐陽夜帶黎小水來,是不是有些太奇怪了。
見到兩人從車子上走下,黎小水嬌羞的模樣,讓富由美深深的嫉妒著。
她特意在外面等了將近一個小時,發現兩人還沒有從別墅內出來,這才從車子上走下來,慢慢的靠近歐陽夜所在的別墅。
屋內,好像很安靜的樣子。

富由美看了一眼門口的密碼鎖,想著歐陽夜和黎小水的關係,試探的按下了黎小水的名字縮寫。
忽然,房門打開了。這讓富由美嫉妒得發狂。
她暫時忘記了歐陽夜對自己的討厭,想著她就是歐陽夜的妻子,從樓下衝到了二樓。
二樓的走廊內,飄蕩著女人曖昧的聲音,和男人的低吼聲,富由美顫抖著手指,靠近發出聲音的房間。


第二章
紙是包不住火的,黎小水知道兩人的事情,遲早會被人發現的。
當富由美帶著憤怒的心情,從門外闖了進來,黎小水跟歐陽夜都嚇了一跳。特別是她,
因為富由美是歐陽夜名義上的未婚妻,黎小水的內心因此而覺得很驚恐。
與歐陽夜從別墅內離開,儘管歐陽夜不理會富由美的哭鬧,也被她的哭聲攪得心煩。
接下來面對的,就是歐陽家的長輩,兩人不約而同的看向了對方。
當歐陽家的長輩們知道了這件事情,很快就在家中召開一場會議,一場關於黎小水的會
議。
為什麼不是關於歐陽夜的會議,因為歐陽夜是歐陽家的獨子,未來的企業裏的總裁,而
她黎小水,什麼也不是。
「老黎,好歹你在我們這幹了二十多年,難道你就不知道教教你的女兒,什麼事情該做,

什麼事情不該做嗎?」歐陽夫人看也不看低著頭的黎小水,鄙夷的看著被稱作老黎的園丁。
「夫人……這我也是剛知道的事情,小水從小很聽話,我相信不是她個人的原因。」老
黎深深的相信,這件事情,也有歐陽夜的原因,不可能只跟自己的女兒有關係。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我們小夜要找也要找富由美那樣的千金小姐,怎麼會找你女兒。
不會是有人想要爬上枝頭變鳳凰,卻一下爬上了別人的床。」歐陽夫人平時看起來為人端莊,
但是說起狠話來,一點都不含糊。
「好了,都別說了。」一直沒有說話,冷冷的坐在沙發上的歐陽先生終於開口說話了,
看了一眼歐陽夜,見到他雖然彆扭著情緒,但是目光卻死死的看著低著頭臉色蒼白的黎小
水。
「如果你們願意,我們歐陽家可以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案。一,拿一筆錢,離開這裏,
永遠不要出現在歐陽家的範圍內。二,當小夜的情婦,但是只到小夜結婚為止,當然我們也
會給一筆很可觀的價錢。」
歐陽夫人聽了後,感覺到震驚,有些不想同意自己丈夫的提議,但是見到他目光裏的歐
陽夜正因為這個提議忽然來了精神,覺得自己的兒子,似乎也有這個想法,立刻就沒了抗拒
的表情。
黎小水抬起頭,她很想知道歐陽夜是怎麼想的。
兩人在一起的這一年多以來,不知道有多少次,歐陽夜都說會娶她。可是,她真的等得
毫無希望,現在歐陽家的長輩們這樣說了,他真的一點反抗的想法都沒有嗎?
看著黎小水委屈的目光,歐陽夜深深的自責著。
以他現在的實力,還沒有操控住整個歐陽企業,不僅如此還有種被人當玩偶的感覺。雖
然是歐陽家的獨子,但是他不希望婚姻也被人操控。
可是,他更明白,現在的自己保護不了心愛的女人,如果他反抗了,那麼他的父母,很
可能會做出讓黎小水消失的決定。
「小水,你可以答應。」歐陽夜不敢看悲傷的黎小水,和憤怒的黎叔的目光。只好瞇起
雙眼,微笑的說道。
屋內的氣氛詭異的安靜,好像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黎小水的身上。

不管答應不答應,都有錢拿。
但是,為什麼不能選擇一個更有價值的方法。
「我決定離開,與我爸爸一起。價格你們開……這麼多年,我不能白白犧牲掉自己。」
黎小水洪亮的聲音,在屋內響了起來。
沒有人發現,這一刻的歐陽夜身上,泛出冰冷的寒意。
連黎叔都覺得,自己的女兒,成長了也明白了。
她跟歐陽夜的感情,終究是童話裏的故事,幻想是完美的,現實是殘酷的。
歐陽家的長輩開出一百萬的價格,整個過程中,歐陽夜都沒有在場,他好像很不願意看
黎小水離開,但是黎小水已經下定決心。
夕陽餘暉照在與馬路平行的線上,黎小水拿著一個小包包頭也不回的與爸爸一起離開
了。她忽然想起以前與歐陽夜的一切,裏面有甜蜜,有難過,就是沒有完美的結局。
「爸,我們去哪裏?」黎小水覺得很愧疚,爸爸在歐陽家幹了那麼久,已經產生感情了,
卻因為她的關係,沒了喜歡的園丁工作。

「去哪裏都好,只要我女兒開心。」伸出手,摸著黎小水滑潤的臉頰,黎偉微微一笑。
從臺北離開,兩人坐上了去花蓮的車子。
在那裏有一個遠房的親戚,以前交往過密關係很好。
黎小水重新開始了美好的生活,她以為自己與歐陽夜已經徹底結束了。卻沒有想到,一
個小生命已經在肚子裏,慢慢成形。
沒有人告訴過她,與男人發生關係,是要避孕的。母親死的早,這方面她也不能跟爸爸
去說。而歐陽夜次次都沒有帶保護措施,當她從姑媽的口中得知這一切的時候,立刻害怕的
去醫院做檢查。
有些嬌羞,她用了很好的偽裝,不過還是被經驗豐富的大夫看出,她的歲數不是很大,
好在已經成年了。
「你已經懷孕了,大概已經有了兩個月的時間,這段時間如果你想墮胎,就注意下休息,
隨時來就可以了。」大夫很平靜的說著,理也不理黎小水臉上的驚訝,安排下一個患者過來
檢查。

黎小水的腦海裏一直迴響著大夫說她懷孕的那句話,呆滯著表情從醫院離開。
黎小水是怎麼回到家裏的,她怎麼也想不明白,只是知道,肚子裏居然多了一個小寶貝。
但這一切並沒有換來家裏人的怒火和鄙夷。從來不知道,家裏人是這樣的愛她。包括姑
媽和姑父兩人……
「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是不要告訴歐陽夜比較好,當初他都能讓小水同意那個條件,就
算被他知道小水有寶寶的事情,他也會……」姑媽不捨得說下去,一臉疼惜的看著黎小水。
黎偉也覺得自己的親戚說的在理,有些緊張的看著黎小水。
「小水,這個孩子你不能留,否則你的將來可就毀掉了。」
「可是爸爸,我想留著他。不是因為歐陽夜,而是因為他是一條命。」黎小水堅持不打
孩子的決定,這讓所有人既心疼,又難過。
「好了,既然小水不想打孩子,那麼我們就要想辦法隱瞞下來。小水,我在鄉下的海邊
有個小的檔口,你跟你爸爸就去那裏,等孩子生下來,你再回來,到時候我跟你姑媽找個藉
口,這樣也不會讓孩子的將來,圍在……」姑父還想說下去,他這個性格直,立刻就被姑媽

給打了一下,不准他提起小水的傷心事。
「謝謝你姑父,姑媽。小水,真的很感謝你們。」黎小水眼眶有些濕潤,但是還是堅強
的沒有哭出來。
就這樣,剛到花蓮不久的他們,就因為突如其來的小生命來到了鄉下的海邊。
「小水,在這裏安心養胎,等生了寶寶,我們就回去。」黎偉看著女兒黎小水蒼白的小
臉,很擔心她的身體狀況。
「也好爸爸。」
黎小水看了一眼海邊的沙灘,那裏到處都是從城市裏趕來,準備好好放鬆一下的都市
人。
想著姑父交代的事情,黎小水覺得他們雖然有了一百萬的存款,但是隨著孩子的出生,
還有將來需要用的各項費用,這點錢遠遠是不夠的。
「爸爸,不如我們就用姑父借給我們用的港口,賣些東西給海邊的度假客,這樣我們也
有些收入。」黎小水轉過身,看著收拾檔口的爸爸。
「好,你說了算。」黎偉微笑的看著黎小水,在他看來女兒就是最寶貴的財富。
「嗯,好的。爸爸,我們再去買間民房,弄個民宿。這樣我們可以一邊住,一邊賺錢。
將來寶寶出生了,也好有個可以依靠的地方。」黎小水剛說完,就感覺爸爸好像很欣慰般的
看著她。
「爸爸,你怎麼了?」黎小水看著爸爸,想要知道他在想什麼。
「沒什麼,只是覺得我的小水長大了。其實我曾經覺得你太單純了,跟歐陽夜在一起,
也有些怪自己沒教育好你。但是……現在看見你,我卻覺得很滿足,因為你還是我的好女兒,
並沒有改變。」
黎小水很感動,她一直沒有敢問爸爸,到底怪不怪她。現在知道了其實並沒有怪罪她,
內心的感動越來越濃了。
「好了,我的好孩子。現在就按照你的想法來,先去找個民房,然後我們重新開始幸福
的生活。」
黎小水微笑的轉過頭,看著大海,想像著將來跟父親在一起身邊還多了一個小寶貝,這

樣的生活似乎很美好。
然而,黎小水等到了檔口開在海邊,等到了他們的民宿,卻等不到想像中的可愛寶貝。
「黎小水,我肚子餓了。」五歲的黎寶貝,坐在木質的椅子上,吵嚷著黎小水快點給她
弄吃的。
「寶貝,你老實一會好嗎?昨天媽媽忙到半夜,現在是夏季,客人比較多。」黎小水在
沙發上慢慢起身,想著現在是夏季就想多賺點錢給寶貝,可是這孩子就是不老實,每天都有
用不完的精神。
「媽媽,你想餓死寶貝嗎?寶貝知道自己沒爸爸,你就這樣虐待兒童……嗚嗚……」寶
貝肚子餓極了,可是她就想吃東西,挪動肥胖的身子,從椅子上蹦下來,想要去自己找東西
吃。
「好吧!臭寶貝,臭寶貝!」黎小水沒有辦法,只好去給她的孩子弄點吃的。
從五年前生了黎寶貝後,他們就再也沒有離開這裏。畢竟這裏山高皇帝遠,離歐陽家族
遠一點,更有美麗的海。
可是她的黎寶貝就好像一個小魔頭,不僅天天折磨她,還總是想出些奇怪的主意。偶爾
會拉著陌生的男人來這裏居住,說他們的民宿很便宜,還說她的媽媽是個單身的漂亮女人。
「喏,寶貝你去吃吧!不過你要想好,現在體重是多少了!」黎小水看著女兒臭著小臉,
在那裏吃東西的模樣十分可愛。
不知不覺,已經五年的時間過去了,她似乎已經忘記了,歐陽夜這個人。但是偏偏老天
總是跟她作對,每當不想他的時候,電視上就會出現他的新聞。
富由美與歐陽夜訂婚,歐陽企業從臺北延伸到花蓮,也是因為這個消息,黎小水才屢次
拒絕姑媽和姑父的請求,沒有回去的打算。
黎小水停止回憶,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見到太陽已經在正空中掛了起來,這才放棄想
要繼續休息的想法,安排黎寶貝在家裏看家等姥爺回來,自己獨自去了海邊的檔口。
那裏有她開的專門賣西瓜冰的小檔口,每天都有些來度假的客人,點名要吃她做的西瓜
冰。
可是黎小水沒想到,她前腳剛離開,一輛黑色的車子就出現在她家的門口。

車內的歐陽夜,只是應了電視臺的要求,為了給歐陽企業造勢,收購花蓮鄉下一塊不錯
的海邊場所作為娛樂的專案開發。沒想到居然見到了五年間魂牽夢繞的身影……
「黎小水……」輕聲的吟出來,歐陽夜的眼眸裏終於出現了捕獲到獵物的光彩。
「媽媽,你忘記帶這個了。」黎寶貝打開房門,從屋內走了出來,手中帶著一個小飯盒,
上面還貼了一張機器貓的貼紙。
「哦,寶貝真是乖!」黎小水親了下可愛的女兒,見到她居然用手擦了下被親過的小臉,
臉上頓時尷尬起來。
「媽媽,口水很不衛生。快去快回,晚上記得給寶貝帶棒棒糖。」黎寶貝不客氣的命令
道。轉過身看也不看黎小水,徑直的走到屋內。
黎小水呆立了幾秒,在火熱的太陽提醒下,從民宿的房門口離開,朝著海邊的方向走去。
車內,氣氛很詭異。開車的司機可以感覺到歐陽夜的冰冷寒氣,好像他正發著很大的火,
正處於爆發的階段。
「告訴後面電視臺工作的人員,不准過來。」冷聲說道。歐陽夜打開車門從車內走了出

去,走到剛才黎小水離開的房門口,輕輕的敲了敲房門。
一道稚嫩的聲音從門內響起,「這麼笨,又忘記帶什麼了?」黎寶貝打開房門,看見一
個陌生的好看男人站在門口,頓時臉上就呆住了。
「你……你是誰?」黎寶貝張著大眼睛,看著陌生的歐陽夜,只覺得他很好看,還有一
種很熟悉的感覺。
「你好,我叫歐陽夜。是你媽媽的老朋友,而且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跟你媽媽談。不過,
剛才看見她好像離開了,你爸爸呢?」歐陽夜微笑的問道。但是他心裏的憤怒,別提有多濃
了。如果讓他知道了孩子的爸爸是誰,他恐怕會殺了那個佔據黎小水一切的男人。
「我爸爸?小水沒有爸爸!媽媽總說爸爸掉海裏餵魚吃了……」黎寶貝可不管什麼爸爸
了,面前的男人太帥氣了,讓她忍不住想要收入門下。
歐陽夜本來很討厭這個小鬼,但是見到她可愛的模樣與黎小水小時候並沒有多大的差
別,特別是她給自己的感覺,很熟悉。
「那這麼長時間,你媽媽沒有別的男人?」歐陽夜忽然覺得自己很卑鄙,居然問一個小孩,來打探黎小水的事情。
「沒有……絕對沒有。」黎寶貝奶聲奶氣的說著。在她看來,面前的男人似乎對媽媽很
感興趣。
得到自己滿意的答案,歐陽夜微微一笑。
「那你媽媽去哪裏了?」還是在意黎小水大中午,會去哪裏。歐陽夜見到黎寶貝詭異的
一笑。
「叔叔,你很喜歡我媽媽是嗎?一直問來問去的……」黎寶貝晶亮的目光裏已經打好了
算計,與其讓那些窺視黎小水住進店裏的人當爸爸,還不如找面前這個帥氣的人。
她很想有一個爸爸,從小每當問起黎小水的時候,得到的答案永遠是掉海裏了。
「呵呵,這話怎麼說呢?」被一個小孩猜中心事,好像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不過歐陽
夜卻覺得跟這個人小鬼大的小孩,很談得來。
「那你跟我來,一會我老爺就會回來了。我們可以先離開,你等我下,我去寫個紙條。」
「不怕我拐走你嗎?」歐陽夜這麼一說,前面的小孩果然就停止腳步。 
「嗆,叔叔不會吧!」黎寶貝小心的問道。面前的叔叔,好像變成了可怕的怪物……
她可是媽媽的親親寶貝,可不能因為一時貪心,成了別人的獵物。
正在這時,房門口突然傳來一個老人說話的聲音。歐陽夜記得,這是黎小水父親,他們
家老園丁黎叔。
「少爺……」推開房門,拿著給黎寶貝買的好吃的和玩具,卻沒想到見到了歐陽夜。
經過幾年的時間,歐陽夜已經變成成熟的男人,身上還有些老爺年輕時候的霸氣。
「嗯。」聲音淡淡的說道。見到這個黎叔,歐陽夜有些不知道怎麼說下去的感覺。
畢竟已經很久沒有見了,當初讓黎小水也受了那麼大的委屈。
「您這是?」好奇為什麼歐陽夜會來,難道是……
「業務原因。」
黎寶貝看見面前的帥叔叔跟姥爺是認識的,終於放下心來。不過,到底是什麼業務,可
以到別人的家裏來。
黎叔很想告訴歐陽夜,面前的黎寶貝就是他的孩子。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