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青箏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懶人一枚,喜歡偷懶,標準的宅女,夢想是當一隻吃吃喝喝的米蟲~~
另一個夢想是成為被大家所喜愛的作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
 
         青箏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懶人一枚,喜歡偷懶,標準的宅女,夢想是當一隻吃吃喝喝的米蟲~~
另一個夢想是成為被大家所喜愛的作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絕色情話 >> 香粉襲人

點閱次數: 3201
   香粉襲人
編號 :002
作者 青箏
繪者
出版日 :2013/5/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山野孤兒,遇上亂世梟雄,該會上演何種戲碼?
一見面,她就禁不起他無形的挑逗,被他俊美的儀表所迷,
甚至做起了當王妃的白日夢。
但在殘酷的命運面前,在她面前,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爺,
懸殊的身份,將他們劃清界線。
她不信他對她沒有情,她不信他只不過是可憐一個孤女罷了。
她相信天下沒有過不去的難關!
能當上王妃成了她的終極目標,雖然學不來大家閨秀,
名門千金的禮儀氣質,但「無私奉獻」,她做的比任何人都好。
她一直默默的陪伴在他身側,每次都將自己搞得傷痕累累。
只想換來他的一記回眸,對她的一絲呵護備至。
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她的夙願是否能在今生達成,與心愛的人廝守一生?

網路優惠價:22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億年王朝,乾淨整潔的道路全部肅清,氣氛卻是熱鬧非凡。咚咚鏘鏘!一陣鑼鼓喧天響徹這個街道。
梅倩娟墊著腳尖,伸直脖子,想要一探究竟。她本是孤兒,一個人在山野裏長大,平素最喜歡搗鼓些花花草草,頑強過活著,性格上倒是像個野孩子。
「鏘鏘咚咚……」越來越濃的喜氣滾將過來,梅倩娟引頸觀望,人群全都圍在了另一邊,人頭攢攢,只見得到飄揚在半空的紅錦。
梅倩娟緊了緊懷裏的寶貝木盒。屁顛屁顛地湊過去瞧熱鬧!她身體上的細胞在瞬間完全被調動,人潮擠擠,著實是難瞧,她瞅見路旁有一棵大槐樹,三下五除二爬將上去。
義國王府的王爺龐翕一臉陰鷙地騎在馬上,身上戴著大紅喜花,後邊一乘喜轎。
為了看熱鬧,梅倩娟一直將身體往前探,不知不覺地便到了樹枝外梢,終於樹枝嘎吱一聲承受不住重量而繃斷。「啊!」梅倩娟尖叫著摔下來,啪地橫身落在一大塊活動的物體上,頭也不可抑制地往下砸,撞到一大塊很像肉又像沙包的東西上,疼的她齜牙咧嘴了一番。
現場喧鬧的嗩吶敲鼓聲陸陸續續停下來,看熱鬧的百姓圍著觀看,幾名家丁過來查看情況,當事人龐翕則側過頭盯視著她,微皺著眉猜測:這個女人是誰?難道是刺客?
他猜錯了,無辜的梅倩娟如果真是刺客,再笨也不敢挑在這種光天化日行刺。感覺到有人不懷好意的接近,心知逃不脫的梅倩娟猛地抬起頭,奮力撐起酸疼的身體跳下地,緊張道,「貴、貴地在辦喜事、喜事啊?打擾貴、貴地,真、真是……」
「廢話少說,將人帶走!」義國府裏的管家趕來一瞧,這還得了,這可是主子的大婚啊!當即便命人押下眼前的陌生女子。
「不、不,我不是有意的,真的、真的!」梅倩娟搖著手掌連連後退,求救地望向馬上的那個新郎——現在就只有新郎可以救自己啦!
梅倩娟再蠢也知道,只要當事人不追究,肇事者多半可以逃過一劫。「救救我呀……」梅倩娟用眼神暗示,龐翕深究地望著她,抿唇不語。
「到底是誰在放肆!」正在梅倩娟走投無路之時,尖銳的聲音打破了焦灼的空氣,不過這聲音著實難聽,梅倩娟剛欣喜一秒,隨即便感覺這是滅頂之災到來的前戲。
因為她聽到那個叫人來抓自己的老頭對後邊紅轎子裏的人畢恭畢敬誠惶誠恐的道,「王妃息怒……」然後吧唧吧唧一陣……
老頭對轎子裏的人說了些什麼,梅倩娟一字沒聽清,只有一個意念還在響:死定了!這人的來頭還不小,逃!要逃、還要逃的遠遠的!
可現在環境被堵得水洩不通,怎麼逃?……馬!梅倩娟眼睛一亮,旁邊可不是有匹馬?她繼續向看起來面色陰鬱的大男孩求助。
龐翕看著她的表情,依舊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梅倩娟眨眼,他乾脆抬起頭不看。梅倩娟哀求地看著。
龐翕目光驀地一動,似是想起什麼來了一般探究地看她——她長的好像在夢中見到的那個突然懸在空中又突然消失的神仙誒!
小樣!在心底謾罵完,梅倩娟牙一咬,突然掰下龐翕跨在馬鐙裏的腳騎上去。
「救救我,拜託!」
龐翕面目一冷,剛要動手掀她下去,耳朵後聽到她慘兮兮的求助聲,鬼使神差地像是中了定身符般一動不動了。
梅倩娟大喜,胡亂拍打著馬屁股在大街上橫衝直撞。經她這麼一糊弄,整條街都亂了,慌亂間梅倩娟聽到有人大叫著,「王爺!快救王爺,有人挾持了王爺!」
他是王爺?梅倩娟心間暗暗叫苦,回首望過去,甩下的人越多越多,她也越是發愁了,挾持王爺可是誅九族的大罪,雖然她的九族就只有自己一個人,可是小命還是要緊啊!
「姑娘,你可以停下了。」受不了這個白癡一樣瘋跑的女人,龐翕提醒。
「不行,還得跑遠些。」
龐翕怒了,伸手一拽馬韁,口中叫道,「籲!」馬韁猛地繃緊,瘋跑的馬咆哮著停下,他在一掀,梅倩娟便華麗麗地滾溜下馬背,摔在地面站不起來。
「別瘋了,從現在起,不要出現在我眼中,有多遠跑多遠!」撂下狠話,龐翕催馬從原道奔回,放過了梅倩娟。
梅倩娟在對龐翕張牙舞爪的同時,哪裏知道那將是一個她逃不開的人!不然她就不會那麼得瑟了。
王府大廳的座椅中,龐翕回府後剛喝口茶便有下人稟告:又有人前來求笠居的畫作。當即心情大好,便見了那人。他雖是王爺,那也是不怎麼被皇上看重的王爺,從小備受冷落,難得有自己喜歡的一件事情也被世人接受,當即便以百兩白銀成交了一副畫。現正與那個商人在大廳裏品茶。
大管家匆匆地自屏風後走到龐翕身側,將畫作捧給龐翕道,「王爺,笠居的畫作取到了。」
「嗯。」龐翕拿過畫作,展開看了看,道,「林先生,便是這幅圖畫,你來看看,滿意的話便將這幅成交可好?」
林明小心翼翼地接過,仔細地端詳一番,笑咪咪地道,「可以,正是這幅。」
「好。」龐翕命道,「將畫作裝好。」與林明再閒聊一兩句後,林明告辭,龐翕便也終於伸伸腰準備去書房。
「王爺……」妹兒,也就是龐翕近身的一個丫鬟,怯怯地跟在龐翕的身後叫喚,龐翕停下腳步,有人來買他的畫他心情晴朗,遂笑問道,「你有什麼事情?」
妹兒鼓足勇氣道,「梅倩倩生病了,我該怎麼辦?」
「梅倩倩是誰?」妹兒的親人就只有一個奶奶,怎麼突然又冒出個姓梅的倩倩?
妹兒見他誤會,忙擺手道,「王爺您誤會了,是剛進府的一個倩倩……」
「剛進府的倩倩,姓梅?」龐翕瞇起眼睛,「來人。」他只記得,有一個敢大膽冒犯他的女人,最後被他拎回了王府,莫不是她?
「奴才在。」
「去請個大夫。」龐翕也說不清心裏的想法,但是第一念頭,就是不能讓那人死掉。
「嗻。」那人下去了。妹兒鬆了口氣,她就知道王爺是好人。
「王爺,奴婢告退。」妹兒行了禮便欲告退,趕過去照顧梅倩娟。
「等等,她在哪裏?帶我去。」妹兒才走出一步,龐翕就叫住了她。啥?妹兒驚訝地長大了嘴,忙應承了在前帶路。
上 午日頭很舒服,梅倩娟就斜倚在牆壁上,妹兒搬不動她便暫且讓她維持這個姿勢,她知道這裏不會有人來,梅倩娟不會被人怎麼樣,待到她引著龐翕到來,梅倩娟還 是這個樣子,不過兩頰紅暈了一大片,不是太陽曬的就是病的已經發燒了。妹兒緊張地蹲在她身旁,伸手在她額頭探探,呀地叫道,「王爺,才過這麼一會,梅倩倩 的額頭已經很燙了!」
龐翕站在梅倩娟面前,低頭看著她通紅的臉,心裏莫名其妙的覺得極不舒服,對妹兒說道,「讓開。」「哦。」妹兒退開兩步,卻見到自家王爺俯身就將梅倩娟橫抱在了懷裏,她驚訝地長大了口——在府裏待了這麼幾年,還是頭一次看到王爺抱人呢!
「還站著發呆幹什麼?跟上來。」龐翕提醒她,妹兒這才恍然回神。龐翕健步如飛,她只有一邊小跑著在後邊跟著。
「阿嚏!」行進中,梅倩娟被顛簸得醒了來,冷風襲來,她不禁又打了個大大的噴嚏。感覺自己在飛一般,她疑惑地仰起頭睜大眼睛去瞧,隱隱約約地好像是那個王爺。
「咦?王爺?」梅倩娟疑惑地喃喃自語,他怎麼抱著自己跟跑一樣?
「你生病了。」龐翕低頭看她一眼,隨即看著前方淡淡道,「我抱你去我的房間,大夫也快來了。」
「哦。」剛說著,梅倩娟不禁又是兩個噴嚏。她尷尬地笑笑,窩在他懷裏不說話。真是人才,早將我分配給一個好老大不好?現在生病了吧?你應該的!她是這樣想,所以毫不覺得不好意思,反而有些自得。
龐翕抱著她一路疾走,不久便徑直將她抱進了自己的臥室,他拿眼一瞧,當即有大夫上前給梅倩娟診斷,認真地看了看,隨即回稟龐翕道,「回稟王爺,這位姑娘受了寒涼又沒有進食,身體虛弱,老夫寫張方子,兩日後便可痊癒。」
「去寫吧。」龐翕揮手,皺著眉頭道,「你昨日進府,怎麼會沒有進食?」
「咳!」梅倩娟大大地咳嗽一下,翻白眼道,「你還好意思問,將我帶進府裏交給別人就不管,我生病呀?活該!」
梅倩娟在山野裏長大,能活下來都不容易了,大多數時間也在搗鼓祖上留下的秘方,更沒時間理會世上的規矩。王爺這兩個字,對她來說也只是一個名稱而已。
龐翕頓覺額頭降下幾條黑線,悶聲道,「我忙著辦事,疏忽了而已。但府裏如何不給你飯吃?」
「吃飯?」梅倩娟嗤笑道,「做夢吧?在你府裏,有飯都吃不到呢!」
龐翕不悅了,瞪一眼她道,「我帶你進府是讓你製作女人用的胭脂來賣,掙錢還我的債,怎麼會不給你飯吃?」
哼!我就知道。梅倩娟不屑地撇過頭。
「回答我。」龐翕生氣地俯下身子,用手將她的腦袋扳正,微帶著怒火盯著她的眼睛,「你現在還躺在我的床上,不想被扔出去,老實回答我的問話。否則……」他威脅似的拉拉被子,大有掀開的勢態。梅倩娟訕訕地笑了笑,用軟綿綿的手戳戳他的手,龐翕將手拿開。
「還不是那個杜嬤嬤,我剛來就讓我掃院子,院子掃完就叫來那個醜不拉幾的儲物間洗東西,阿嚏!」申訴完,梅倩娟又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龐翕搖搖頭,親手給她將棉被掖好,溫聲叮囑道,「你好好歇息,我晚些時間再來探你。其他事情,我處理完事情再安排。」
「哦。」梅倩娟感覺奇怪地點點頭,龐翕朝她溫和地笑笑便出去了。那笑容看的梅倩娟渾身不自在,總感覺這個叫龐翕的王爺很奇怪。
剛走出房間,吹到外邊的冷風,龐翕的俊臉便拉了下來,那杜嬤嬤,他和張蘊翠成婚還沒多長時間,現在就在府裏耍弄權威,不整治下以後怎麼辦?
過了一個時辰,龐翕便又從外邊走了進來。午飯時間到了,大夫不是說梅倩娟沒吃東西嗎,現在他就陪著她吃,看她還說不說在他的府裏連飯都吃不上!
「倩倩,起床了,吃飯了。」他俯身在床沿輕輕的拍打梅倩娟。梅倩娟迷迷糊糊的聽到有人叫倩倩,免力睜開眼道,「是妹兒嗎?」
「是我。」龐翕不悅地板起俊臉,「午飯時間到,還不起來吃飯?」
「啊!」梅倩娟這才醒悟,大窘,提起聲音道,「誰要你叫我倩倩的?害我以為還在家裏……」她提起聲音那也是很小聲的,因為她現在根本就沒有力氣跟人叫板。
「乖倩倩,去吃飯。」龐翕突然變得特別溫柔,那聲音,那語調,那神情,看得梅倩娟背脊骨一陣陣發涼,正想反駁,身子一輕,已經被龐翕抱著了,這一嚇,足以將她嚇得魂飛魄散,忙掙扎著要下來。
「我、我跟你不熟啊,龐翕王爺,放我下來!」梅倩娟連連叫喚,她可不想被杜嬤嬤知道,被她知道,自己肯定會被冠上小妾備胎的罪名,到時王妃知道了……哎呀媽呀,光是想想就夠恐怖!
「不許亂動,安靜點!」龐翕低吼,這個小女人,怎麼這麼不安分!
「要你管,放我下來!」梅倩娟力爭到底。
「好 了,安生點,坐好,你不想我抱著你吃吧?」龐翕將她放在椅上,順口警告了一句。果然,梅倩娟安靜了,睜大眼看著那一大張桌子,那麼大一張桌子,上邊……放 著的只有兩菜一湯!兩個菜都是素菜,湯是白菜湯,比她自己家裏的都不如!她以看稀奇物種的神情瞟向龐翕,懷疑道,「王爺,你……出家」她話問得遲疑,龐翕 俊臉微紅了紅,半天才道,「大夫交代的。」
「撲!」梅倩娟笑了,拍著他的肩膀道,「小弟弟,真聽話啊……」
「你!」龐翕惱羞成怒地閃避開來,不料梅倩娟生病著,沒有什麼氣力,一下子便栽倒在他大腿上,當即尷尬不已,想起來卻是沒有力氣,只有敲著他的小腿道,「白癡,還不扶我起來,想憋死我呀?」
「哼!」龐翕偷偷笑了笑,故作嚴肅道,「叫我聲大哥哥,我就扶你起來,否則甭想吃這頓飯。」
「大……哥哥……」梅倩娟幾乎是從牙齒縫裏擠出來的三個字。
「哈哈!」龐翕大樂,將她輕輕扶正,然後眨眨眼,揚聲道,「上菜!」
一陣香味飄進來,四五名侍女魚貫而入,五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色就全放在了龐翕面前,跟梅倩娟的三道素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梅倩娟瞪大眼看著,大聲道,「不公平!為什麼你的菜這麼豐盛,我的這麼慘澹!」說著氣呼呼地瞅著龐翕。
龐翕哈哈大笑,指著那些菜道,「這就是區別,誰叫你不吃飯弄生病的?」
「我……」梅倩娟語噎,片刻氣道,「你當我想生病?生病那麼難受,我要出府!才來一天就病成這樣,還讓不讓人活?」
「不許!」一聽這話龐翕臉都鐵了,拍著桌子吼叫,嚇得梅倩娟失措地眨了眨眼,乖乖地低頭喝湯。龐翕也不說話了,兩個人很詭異地安靜下來,沒有一個人說話。
三下五除二的,梅倩娟將自己面前的東西掃乾淨,伸伸腰對龐翕道,「我吃飽了,送我回去。」
龐翕道,「今天就在這裏歇下,你住的地方還沒有整理出來。」
「我住的地方?」梅倩娟奇怪了,問道,「我住的不是下人房嗎,怎麼還會要整理?」
龐翕突爾歎口氣,摸摸她的頭髮,說道,「你是我特意請進府裏的,怎麼可以住下人房?」
「不住下人房住哪裏?」梅倩娟整不明白,難道這個王爺有那麼好心,特意給自己一個院落?當然啦,有獨立院落那是最好的,她可以在自己的院落裏為所欲為。正猜測著做美夢,耳聽龐翕道,「我給你撥了個獨立的閣樓,雖不及我住的地方,但環境也不錯,適合你住。」
「呀?」梅倩娟樂了,這真是,要什麼有什麼,想什麼就來什麼,他就是我肚裏的蛔蟲!
「不……不要交房費吧?」梅倩娟小心翼翼地問,一副要付房費就回下人房的樣子。龐翕失笑,寵聲道,「不要,長期免費的。」
「太好了!」梅倩娟歡呼!她得意地心想:一定要告訴已經在天上的爺爺,她終於有了安身之所,讓他不要擔心!
看她這麼開心,龐翕也跟著欣悅起來,又說道,「以後除了做胭脂,你什麼事情都不用做,我會撥個丫鬟服侍你。」
「還有這種待遇?」梅倩娟簡直要樂上天了,搶先道,「我要妹兒!」
「妹兒?」龐翕皺眉。
「我知道她是你的丫頭,可我就只中意她,別的人我不要。」梅倩娟說的乾脆,龐翕最後也只有點了頭,許諾將妹兒給了她。
吃完午飯,日頭已經稍稍偏西,梅倩娟喝了藥便又睡在了床上。龐翕又走了出去,不知他一天到晚都在忙著什麼,或許吧,他是王爺,總有很多忙不贏的事情。梅倩娟稀裏糊塗地想著,也不明白自己現在的一門心思的怎麼都在他身上打轉。
「唉!」她不由歎了口長氣。妹兒聽到,當即走來,脆生生地問道,「姑娘,你為何歎氣,有什麼煩心的事情嗎?」
梅倩娟聽著這話語,更是歎了口氣。
不知道龐翕下了什麼命令,她在這裏的稱呼統一變成了姑娘,要不就是在前邊加上個姓,變成了梅姑娘,就連妹兒,對自己的態度也變了,沒那麼親切,感覺像是隔了一層膜般,變得一點都不自在。
「我沒事情的,妹兒,你下去吧。」她歎了口氣,讓妹兒下去。
「是,妹兒告退。」
房間裏又安靜了下來,著實是不好玩兒。
夜來了,梅倩娟可以聽得到外邊的蟲子叫聲,一下一下的,比這屋裏熱鬧多了,便叫道,「妹兒!」
「在,姑娘,有什麼吩咐?」妹兒幽靈一般的出現。
梅倩娟撐著手直起身,「幫幫忙,把我移出去。」
「這麼晚了……」妹兒面有難色,「姑娘病未好,不適合出去。」
「不,我要出去。」梅倩娟道,「在床上躺了一整天,人也躺乏了。」
妹兒想了一想,看看外邊風兒不大,這才道,「也好,不過姑娘只出去一會就進來,不然妹兒就會要受罰了。」
「嗯!」難得妹兒開竅,梅倩娟趕緊的,抓緊時間來到了外邊。妹兒準備了躺椅及厚厚的被子,雖然也是躺著,但梅倩娟可以看到天上的星子,聞到清新的空氣,聽到自然的聲音,感覺好多了。
「妹兒,你在府裏這麼些年,感覺孤獨嗎?」眼睛閉著,梅倩娟突然問了這麼一句話,原因無他,只因為她自己才來這裏短短兩天,孤獨感已經快將她自己淹沒。她是那麼跳脫的人啊!
如果沒有碰到煙霞就好了,如果沒有發現她的秘密,如果沒有被龐翕逮個正著,還無故欠下那麼多銀子,她就是自由自在不用待在這裏了。
妹兒道,「這……姑娘,妹兒開始是感覺孤獨的,不過,現在已經沒感覺了。」
「是嗎?」梅倩娟輕輕反問,抬眼看著天上星子,不由喟歎一句,「良辰美景奈何天,妹兒,如果我能回去,多好。」
妹兒疑惑了,不解道,「姑娘難道不能回去?怎麼這麼說呢?」
「我的家……」梅倩娟自嘲地搖搖頭,「可能回不去了。」梅連衣在那邊虎視眈眈呢,她回去了還不被她抽筋拔骨了的說?挫骨揚灰了也說不定,就算她梅倩娟能回去,估計現在也是不敢回去的。
突然發現妹兒同情的眼光,梅倩娟一震,訕訕地笑了,轉移話題道,「妹兒怎麼這麼看著我,你不想你的家人嗎?」
妹兒低頭道,「姑娘,我家裏就只有一個奶奶了,其他的親人,都病死了。」
梅倩娟聞此,知趣地不再吭聲,只說陪我一起賞這良辰美景,慢慢地就撅著頭睡著了。
「姑娘、姑娘?」妹兒好半天沒聽見梅倩娟說話,奇怪地上前看了看,發現她睡著了,發了愁——她一個怎麼將姑娘送進房間裏去呢?這可怎麼辦,再受涼了可不好。正愁著間,遠遠的一盞燈飄了過來。
「王爺。」妹兒歡快地迎過去,屈身道,「婢子參見王爺。」
披著濃濃的涼風,龐翕抹了抹臉,問道,「外邊涼,倩倩怎麼在外邊?」
妹兒道,「妹兒知錯。只是姑娘說睡在房裏乏得厲害,故而就出來透透氣,可是姑娘剛剛睡著,婢子……」
「不用說了,我知道。」龐翕阻住妹兒的回話,走過去,接下風衣將梅倩娟裹了,抱在懷裏帶了進去。妹兒大喜,忙跟在後面將躺椅什麼的收拾了。
龐翕輕輕的將梅倩娟放在了床上,用被蓋著,笑了笑,隨即走了出去。
「王爺?」妹兒在外候了不一會就又看到龐翕走了回來。
「你下去。」龐翕將妹兒趕走,今天的事情當真是讓他乏了,想走到書房畫幅水墨畫突然也毫無興致,半路上折了回來。
「是。」妹兒退了下去。
龐翕笑得奸詐,見梅倩娟睡得不省人事,反正她是占了自己的床,乾脆便褪了衣物鑽了進去。
張 蘊翠有個從娘家帶過來的丫鬟,叫做碧秀,這丫頭心眼密,第二日一早便告訴了杜嬤嬤。杜嬤嬤一聽,心中大呼,王妃都還沒上過王爺的床吶,怎麼能讓一個無名丫 頭搶前上了?當即火急火燎地告訴了張蘊翠。那張蘊翠還睡得迷迷糊糊的,聽得明白登時醒了瞌睡蟲,一骨碌自被窩裏跳起,驚叫道,「這怎麼可以,都爬到我頭上 拉屎來了!」
「碧秀,你所說當真屬實?」她不相信地向碧秀確認。碧秀連連點頭,認真道,「回稟王妃,此事千真萬確,是奴婢親眼看見的。」
「走,馬上給我梳妝,我要去王爺那裏評評理!」張蘊翠激動地要下地。杜嬤嬤卻苦了一張老臉,因為她虐待下人之事,她已經被龐翕扣了半年銀錢,這下……杜嬤嬤心知難辦,但還是依了張蘊翠。待得張蘊翠梳妝完,早飯都未近,一行人便走去王爺住的地方請安。
此時早朝已散,龐翕也從宮中回府,此刻正和梅倩娟喝著粥進食。經過一晚上的睡眠休息,梅倩娟一早醒來便感覺好了許多,精神也來了,就是還有些咳嗽,腳步卻已經扎實。兩個人都安安靜靜的做自己的,倒也靜謐。
「王妃娘娘到!」
一 聲傳呼,驚了梅倩娟手腕一抖,尷尬地瞥眼龐翕,結結巴巴道,「早餐我吃好了,先撤,再見。」說罷便閃入龐翕寢室。龐翕欲阻止,伸出半截的手也只得做罷,隨 意整整袖口,繼續喝粥。張蘊翠在外候了一會兒,沒聽到拒絕的言語,這才甩著小手帕不緊不慢地走了進去,到龐翕跟前規規矩矩地福了一福,脆聲道,「臣妾來給 王爺請安。」
龐翕道,「起來吧,王妃可有吃過東西?」
張蘊翠盈盈站了起來,在龐翕一旁的座位落下,視線落在梅倩娟用過的碟碗上,目光一緊,露出一道嫉妒的眼神,隨即嬌笑道,「王爺都還在用,臣妾怎麼敢先用呢?聽說昨兒新進府的丫頭病了,在王爺住處歇了一宿,看這桌上多出的碟兒碗兒,想必就是她用過的吧?」
梅 倩娟正貼在房門口偷聽外邊,聞此大悟,不由後悔不迭,早知道就連那些碟碟碗碗一併掃了帶進來!不知道龐翕這個傢伙會怎麼回答?她貼的門更緊了。只聽龐翕呵 呵一笑,若無其事地道,「她已經用完,又歇了。」氣得梅倩娟想要砸牆——這傢伙,怎麼就回答得這麼直白?梅倩娟哪裏知道龐翕壓根就不想與張蘊翠打太極呢?
張蘊翠也是瞠目結舌,她還以為在家王爺會跟自己隱瞞呢,聽到他說的直白的回答,好一會頭腦才轉過彎來,說道,「王爺……臣妾不明白,為什麼王爺不叫臣妾一塊吃呢?臣妾也還沒吃呀!」
龐翕說道,「本王見王妃為了王府之事日夜操勞,不忍心過早喚醒你,王妃得以多睡一刻,對自己是身心都好,本王體貼如此,王妃難道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張蘊翠笑道,「原來如此,臣妾倒不知王爺如此體貼,現在知道了,臣妾感謝王爺的體貼。」
「嗯。」龐翕淡淡的哼了聲。張蘊翠又道,「既然今日臣妾醒早了,這便與王爺一同進食吧,王爺可答應?」
龐翕在這個時候怎麼會拒絕呢?當即便點了點頭,張蘊翠開心了,吃著龐翕房裏香噴噴的粥和小點心,狀似無意地問道,「王爺,臣妾有一件事情不明白。」
龐翕道,「王妃,既然是不明白的問題那就不要再想了。」
「不是!」見龐翕一副不願搭理的樣子,張蘊翠急了,連忙說道,「王爺聽我說完,是這樣的,臣妾偶爾聽說,新進府裏的那個丫頭昨晚上跟王爺睡一張床上了?」
什麼?梅倩娟又驚又怒——哪個狗腿子散播的謠言?她和龐翕睡一張床睡了一夜她這個傳聞中的當事人怎麼不知道?她一怒,將拳頭攢緊,便聽龐翕依舊很是悠然的回答道,「是啊,王妃的消息真靈通,這等私密之事這麼快就傳到了王妃的耳中。」
什麼?梅倩娟驚了!並且是毛骨悚然的那種驚!
「王 爺!」張蘊翠拔高了聲音,砰的將碗摔在桌上站了起來,怒道,「王爺怎麼可如此?臣妾、臣妾……」她憋著話,好似要哭出來的聲音,斷斷續續的道,「連…… 連……臣妾,臣妾都……都還沒有……」她說著,實在是沒臉說出來,哇的一聲就趴在桌上嗚咽。梅倩娟在裏邊聽到了大樂——原來如此啊,這張蘊翠貴為王妃,嫁 給龐翕這麼久,還都沒有和龐翕圓房!她樂呵了一會,突然又想了想,不理解地搖搖頭,真不明白龐翕的腦子是什麼構造的,放著這麼漂亮的妻子不愛,可能是他的 審美觀念與人有差別吧!
龐翕臉上閃過一抹嫌惡,說道,「去書房。」說著推開粥碗站起身準備離去。
「不准去!」張蘊翠自小被丞相寵愛,何事受過此種冷落,當即進行阻攔。
龐翕道,「本王要做什麼你能阻止?」今日小雨,下邊的奴才早已持了油紙傘在屋簷下候著,見到龐翕走來便殷勤地撐開了傘葉。
「王爺!」張蘊翠淒然地叫喚龐翕,龐翕頓了一頓,隨即走了出去。
待人一走,張蘊翠擦擦嘴角的淚滴,揮手將杜嬤嬤和碧秀叫了進來,問碧秀道,「梅倩娟那個小蹄子當真是在這個屋裏?」碧秀道,「回王妃的話,當真。」
「既然當真,你去給我將她揪出來。」
「這……」碧秀面有難色,支吾道,「奴婢不敢去,這……可是王爺的房間……」
沒想到她這麼怕,張蘊翠怒斥一聲,「廢物!」隨即自己走到寢室外,提氣衣擺抬起一腳,生生地將那扇門踹開了。
「梅倩娟,你給我出來!」張蘊翠衝室內叫喊著,眼中怒意熊熊,這房間,連她都沒有住過!
梅 倩娟早就被張蘊翠給嚇著了,在她來之前便跑到窗戶邊翻窗爬了出去。外邊剛好是挨著一座假山的,假山旁栽著兩棵大大的芭蕉樹,雨滴下來落在闊大的芭蕉葉上, 吧嗒一聲濺起,便又有水滴落在了沿窗上,過不久窗戶便被打濕。梅倩娟這樣子翻出去,不僅衣物弄髒了,腳下一滑,砰的一聲,整個人就摔在了小水窪裏。

什 麼聲音?張蘊翠派人在房裏找了一遭,沒有揪出梅倩娟,心裏又火又疑慮——難道碧秀撒謊?梅倩娟沒有在這裏?碧秀沒見到揪出人,心裏也在害怕,這沒找到人, 回去自己還不被王妃責罰?此時窗外傳來重物落地的聲音,她心裏一亮,搶先衝了過去。那梅倩娟心中大急,顧不上別的什麼,從水窪裏爬起,腳下幾個打滑,幸好 扶著牆壁站穩,跌跌撞撞地往他處拐角跑去,虧的碧秀來的快,也只瞧見梅倩娟的一抹後背。
碧秀大叫著提醒眾人,「在哪裏,她跑出去了,王妃!」
「那還趴在哪裏做什麼?還不快追!」張蘊翠大吼。碧秀不得已,自己也攀著窗戶往外跳了下去,跟梅倩娟一樣,也摔得一身是水。
「你們也去!」
得到張蘊翠命令,其他人也都往碧秀指著的地方去追,偌大的屋子裏就剩下張蘊翠及杜嬤嬤兩個人。妹兒大清早出去采花,此刻提著花籃自花園裏進來,手裏的花籃差點從手臂上滑落下來,猛地趴到地上磕頭,呼道,「奴婢拜見王妃!」
張蘊翠氣得在一邊那小刀一下一下挫著自己的手指甲,沒想到妹兒會突然闖進來,她瞇起斜長細眼,上下打量一通妹兒,突然發現這下邊跪著的丫頭也是一美人坯子,登時變臉,呸的朝妹兒的身上吐了口唾液,說道,「你就是王爺的貼身丫頭?」
「回……回王妃的話……」妹兒瞧張蘊翠的臉色就知道來者不善,戰戰兢兢地回答道,「奴婢現在不是王爺的貼身丫頭,奴婢在昨天已經被王爺派給梅姑娘做丫頭了。」
「你是梅倩娟的丫頭!」張蘊翠驀地拔高音量,「梅倩娟在這裏做主子了?」
妹兒哆嗦著身子不說話,她沒整明白張蘊翠的意思。
「問你話呢,回答!」杜嬤嬤怒斥。妹兒一抖,自不久前被她酷罰,妹兒就不自覺的怕著杜嬤嬤。「沒……王爺沒明說,就只命奴婢服侍梅姑娘。」她抖得厲害。
正審問間,梅倩娟被人扭著提進來。
一侍衛道,「回稟王妃,人抓到了。」
「嗯,都下去吧。」
張蘊翠看著梅倩娟,心裏真是窩火啊,上前便揚起玉手賞了梅倩娟一個大耳刮子,「好一個狐媚兒,居然迷得王爺暈頭轉向!」
「你幹嘛打我!」梅倩娟不服,她已經不想惹事情盡力避開這些人了,本想落個天下太平,沒想到這些人這麼不講道理,弄得她的小宇宙也要爆發了。
「你再說,誰是狐媚兒!」梅倩娟手上被人摁著不能動,嘴唇可是能動。
張蘊翠雙目一冷,恨聲道,「狐狸精說的就是你!給我打!」
「誰敢!」下人奉了命令剛要向梅倩娟動手,龐翕冷冷的聲音插進來,幾個人當即後退——這裏的老大是王爺,他們可不能得罪了,王妃還得聽王爺的呢!
「王爺!」那些人後退齊聲道。
龐翕看他們一眼道,「你們先出去。」
「嗻。」張蘊翠叫來的侍衛都出去了,梅倩娟也被人鬆開,被摁的太久,手啊背啊膝蓋啊腿啊什麼的都很僵硬,再加上身上的水,顯得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龐翕走過去拉起她,皺眉道,「你是白癡嗎?」
「你才是白癡!」梅倩娟聽了氣不打一處來,咬牙道,「你給我整明白了,不是因為你,我能成現在這個狼狽樣子嗎?」
龐翕叫道,「妹兒,扶你家姑娘進去,叫人燒了水,再準備好乾爽衣物讓她換上,這樣子,又生病了怎麼辦?」
「奴婢遵命!」妹兒如獲大敕,從地上爬起,小心扶了梅倩娟走到房間,將門關上,又出去命人燒水。「阿嚏!」梅倩娟又打了個大大的噴嚏,這一家子,都是人才啊!
「臣妾參見王爺。」到此刻人走的差不多,張蘊翠這才嫋嫋娉娉地從位上走下,朝龐翕蹲下身。龐翕沒有說話,只是走到張蘊翠之前坐著的位上坐下,端起新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張蘊翠沒有得到話,就一直維持著那個略蹲的姿勢站著。
一秒、兩秒、三秒……十分鐘、十五分鐘……最後過了一刻鐘,張蘊翠終於站不住,嬌聲道,「王爺,您不讓臣妾起來嗎?這樣站著,很難受。」
龐翕瞟了她一眼,張蘊翠也確實是搖搖欲墜的了,這才抬手道,「免了。」
站得腳酸,張蘊翠還得笑著說,「謝王爺。」
杜嬤嬤忙過去扶。
待到張蘊翠坐下,龐翕淡淡問道,「王妃,剛剛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帶這麼多人在這屋裏?」
張蘊翠想起這樁便有些咬牙,說道,「王爺,臣妾不知哪裏做的讓王爺不稱心,為什麼王爺留一個來路不明的丫頭過夜都不曾讓臣妾服侍?臣妾感覺……很難過。」說著,她便低下頭去,她確實是很難受。
龐翕淡淡略過張蘊翠的難過,說道,「難道王妃忘了,這裏是本王的地方?」
「臣妾帶這些人前來問罪確實有錯,但是王爺……」
「夠了!」龐翕將茶杯摔在地上,那茶杯受力太大,一聲響便四分五裂,不僅嚇得張蘊翠跳了一跳,連待在房間裏的梅倩娟也驚了一驚,「本王認為王妃此事太過,本王是一府之主,想寵誰難道還要你來指手畫腳?」
「王爺,你……」張蘊翠從沒有跟龐翕有太多的接觸,沒想到剛說上話不久,龐翕就發這麼大的火。
「臣妾認為……」她想解釋。
「你難道還不知錯?」
「臣妾不知!」張蘊翠怒道,「如果你我尚未行夫妻之實的事情被臣妾告知爺爺,王爺難道會好意思……」
「啪!」龐翕猛的拍了桌子,「住口,別拿丞相來壓我!」
「龐翕,你簡直是欺人太甚!」張蘊翠也怒了,兩人吵了幾句終於以她負氣離去草草收場,龐翕坐下來喝了口水,嘴角卻不自禁的揚的老高。
姓 張的老頭子想安插個長久眼線在自己身邊,如今只要他繼續刺激下去,依張蘊翠的跋扈性子,遲早有一天會闖出大禍,要不就是忍受不了冷落離家出走。不過龐翕不 相信能離家多遠,頂多就是張丞相那裏走一走,她這樣做,龐翕也會有一天抓著小辮寫封休書,現在不挨她,可知是真心為了她好?
周圍安靜了,龐翕便進房間安撫梅倩娟。梅倩娟正有一肚子氣沒處發呢,看到他便是吹鬍子瞪眼,怒道,「你昨晚上睡的哪裏?」
龐翕嘿嘿嘿地直笑,「我昨晚上睡的哪裏你難道不知道?」不知道為什麼,龐翕很喜歡見她生氣。
「你……你……」梅倩娟氣得手都哆嗦了,他這話不是隱晦地說就是跟張蘊翠說的那個一樣嘛!「你……你無恥!」梅倩娟終於可以說話了,不過說出來的話不是很好聽。
龐翕道,「你生病了,睡了我睡的地方,我不睡這裏睡哪裏?」
「哼!」梅倩娟才不管那些,妹兒進來稟告水燒好了,站起身扔下龐翕自己去沐浴。
龐翕登時感覺不太妙,心想,糟了,倩倩生氣了!
直到沐浴完梅倩娟都還板著她的那張小臉。看的龐翕心裏發緊,突然間便拉住她的手。
龐翕緊緊地拉著她的手,見梅倩娟一直都冷著張小臉,他心裏一陣陣的發慌,最後只有鬆開她的手向她討饒道,「倩倩,我知道錯了,你別生氣。」
見他態度稍好,梅倩娟也緩和了神色,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既然知道錯了,我就不生氣了。你收拾亂攤子,我就不奉陪了。」梅倩娟頓頓,說道,「你這裏我睡一次挨一次挫,還是讓我住出去吧?」
龐翕心中閃過一絲不捨,但還是點了點頭,說道,「我命人送你過去。」
「不用了吧?」梅倩娟不想太勞師動眾,拒絕道,「讓妹兒送我過去便是。」
「也好。」龐翕失望的道。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