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萱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作者:萱萱
血型:B
星座:射手
興趣:瘋狂迷戀真人同人文……
擅長的事:睡覺,吃
夢想:得到天下掉下來的禮物^^

 
         萱萱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作者:萱萱
血型:B
星座:射手
興趣:瘋狂迷戀真人同人文……
擅長的事:睡覺,吃
夢想:得到天下掉下來的禮物^^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絕色情話 >> 風流女帝

點閱次數: 3837
   風流女帝
編號 :003
作者 萱萱
繪者
出版日 :2013/5/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楊筱潔失戀後墜井魂穿,一朝附體太傅的女兒,鳳飛飛的身上。
一朝淪為人婦,繼前世夙願,想與郎君安心過日子,
但這個在外唯唯諾諾,私底下卻猶如禽獸的郎君,真的是她心目中的如意郎嗎?
他知道她心裏有別人,拴住她的最佳辦法就是讓她懷有身孕,
但也要她的肚子肯爭氣,他夠賣力才行。
不但床上誘她玩花樣,巧逼拙問,不起作用,
還被視為小肚雞腸且腹黑的妒夫,到處亂吃飛醋。

誰料這該死的女人竟然心裏偷偷有人?
上官龍潛外表陰柔,昂揚時有君臨天下之風,低落時風度儼然。
神出鬼沒的上官龍潛,令她魂牽夢繞。
這可不行!鳳飛飛是他的!
醋夫不發威,可別當病貓!他痛定思痛,決心學習街上的大無賴,
變得又渣又壞,不信戴不穩【夫君】這頂帽子。

「天荒地老,海枯石爛,我心不死!」
「真的假的,天和地,海和石,加起來有幾斤幾兩?」

可是,當鳳飛飛的身世被揭露出來,
那些之前對她窮追暗戀的人都附和著表明了心跡,
原來她是皇女,更將坐江山!
後宮侍君頻頻增多,俊男們對嫵媚妖嬈的女王虎視眈眈,
肆機與她承歡……這可怎麼得了?!

網路優惠價:22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穿越當上貴新娘
華燈初上,雨後的城市冷清清的,濕漉漉的地面映著暖色的燈光,愈加顯得迷離。
人影憧憧,清風獵獵,X高中大門前,王俊豪鬆開楊筱潔的手,她皺了皺眉頭,倔強的淚水不可阻擋的染紅了眼眶,目前閃過一個女生的身影,王俊豪和那個女生肩並肩走開。
她 不甘心,亦深深地感到可悲,晶瑩的眸子似在渴求安慰,然而驕傲的嘴唇不允許別人輕看。長長的髮絲束在腦後,一個精緻的紫色蝴蝶結將其固定:額前斜斜的垂著 一綹棕色頭髮,柔和而富有光澤:身著深藍色白條紋學生制服,不及膝的褶皺短裙,白色打底襪,深藍色莊重格調的涼鞋:背著雙肩包,一手拉著包帶,整個人是前 所未有的受傷,也只有受傷了才會這麼安靜!
她漫無目的的走在雨後的街道上,天冷人冷,心更冷。
不遠處的靈光寺坐落在薄霧之中,看上去更是朦朦朧朧,虛無縹緲。青灰色的天空上堆著厚厚的雲層,有種隨時會變成雨滴墜下來的感覺。
漫步至靈光寺,不知不覺來到佛像前,佛像金光閃閃,左右一行僧侶在閉目凝神的念阿彌陀佛!鐘聲陣陣,更給人傷悲難以自拔之感。
既然來了,就拿起幾株香燃了,跪在蒲團上磕頭參拜。也許此時此刻的心情,只有佛祖才能夠瞭解。
事畢索性在寺院內走走,好久沒來此地,對一草一木都覺非常久違。
灰濛濛的天色籠罩著百年松柏,怪石小泉,青煙元鼎,伴著似有若無的叮咚聲,幽淒之極,恍有漫步異境之色,乍然打了個寒戰,掉頭就走。回頭卻驟然看見對面一口古井,籠罩在蒙煙茫霧裏,井邊一片頹草,似是別界之物。
雖然略有懼色,卻耐不住好奇心,想看看這口井是枯是活。遂鼓起勇氣,抬步前去,探頭一看,井內混沌漆黑,隱隱的似有奇光閃爍,竟如無底深淵,令人退之不迭,墜而後生!
黑暗,無邊無際……
嗩 吶聲響,鑼鼓喧天,耳邊一稚嫩童音不斷響起:「小姐,小姐,花轎就要來到門口了,總不能讓新郎官等急了!」身子被頻頻推動,好像睡得太沉了,怎麼都掙不開 那個夢,外界的聲音越來越嘈雜,越來越清晰,她奮力逃出那泥沼一樣深黑的睡眠,抬起沉沉的眼皮,長長的睫毛掠過瞳孔,扭過頭,嘴裏仍是囈語,映入眼簾的竟 是個眉目清秀的小男孩。
此時此刻,太傅和夫人都進來了,夫人一迭聲的催促:「好個懶蟲,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居然睡到日上三竿還沒起。」
太傅聲色蒼勁有力,問那小童:「不是說了要督促她早睡早起,怎麼還是弄成現在這個樣子!」
小童忙道:「老爺,小姐昨晚沒有賭牌,也沒有喝酒,七點吃的晚飯,然後玉簫陪著去花園散了會兒步,回來就睡了。到現在理應睡醒了,玉簫已經提前一個小時就在叫她,可是……」
她微瞇著眼,身邊的情景看的一清二楚,這些人怎麼是一身古裝?!難不成在演戲?不對,自己還是一個高中生,因為失戀而傷心難過,不知不覺進了靈光寺,然後,看到一口古井!之後,記憶一團漆黑。
「飛飛,就快成為人妻了,雖然可以對丈夫和下人吆五喝六,但也不能忒懶了。」太夫人撥開粉紅色紗帳,在床沿上坐下,雙手抓住她的肩膀,一下子使她坐了起來。
她睜大眼睛,望著這個穿金戴銀的中年婦人,滿面春風,皮白肉厚,雙目略失光彩卻依然炯炯有神。
「你是誰啊,」她問了個非常愚蠢的問題,然後目光掃向帳外,一個頭髮花白束帶頂冠的中年男人和一個俊秀白淨的小男孩,又問了句,「你們都是誰啊?」
眾人傻眼,太夫人怔了怔,對她說:「我是娘啊,好女兒,看都睡糊塗了。」
接著,太傅和小童都給她說明自己的身份,前前後後瞭解一番,楊筱潔才終於明白,「我穿越了!」自己的這幅身體,這幅模樣,都已不是自己的,而是一個名叫鳳飛飛的小姐的!而這個小姐,竟是當朝太傅的女兒!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王朝?看家僕都是男人,最小的十三四歲,最老的五六十歲。等太傅和夫人離開後,她悄悄地問了玉簫,玉簫聽見這些連傻子都知道的問題,覺得小姐真是睡糊塗了,只好原原委委的給她說說。
原來,這是個在歷史上沒有記錄的鳳讖國!
鳳讖國,女尊男卑,和歷史上任何一個朝代的風氣恰然相反!
自己現在正要迎娶一個夫君!
鳳讖國的男子好像都飄然若仙,對此,她滿意之極。
真正的鳳飛飛的靈魂並沒有死去,只是睡沉了,不經意讓楊筱潔的靈魂擠進來。兩個靈魂爭一個身體,弄得她頭昏腦脹。優勝劣汰,棄舊圖新,楊筱潔的潑辣和兇狠,在二十一世紀就無人能及,所以真正的鳳飛飛只能含笑九泉。
終於清靜了,幾個小童給她穿衣梳洗,雖然被幾個男生伺候很不習慣,卻是喜歡的不得了。玉簫不過才十五歲,卻已出落的英俊無比,有他在身邊,就好比珠玉在側。
她望著橢圓形鏡子裏有些傾斜的影像,一個如詩似畫的絕美女子,一身淡紅色輕紗,映入其中。
玉 簫等人給她梳頭抹粉,不多時,一張清麗尤甚的面孔脫穎而出——雅致的玉顏上畫著清淡的梅花妝,原本清秀俊俏的臉蛋上褪怯了那稚嫩的青澀,顯現出了絲絲嫵 媚,勾魂攝魄:一雙燦然的星光水眸。身著金色紗衣,裏面的鳳讖國絲綢白袍若隱若現,腰間用一條集萃山淡藍軟紗輕輕挽住,一頭烏黑的髮絲翩垂纖細腰間,頭綰 風流別致飛雲髻,輕攏慢拈的雲鬢裏插著紫水晶缺月木蘭簪,項上掛著圈玲瓏剔透瓔珞串,身著淡紫色對襟連衣裙,繡著連珠團花錦紋,內罩玉色煙蘿銀絲輕紗衫, 襯著月白微粉色睡蓮短腰襦。
一副地地道道的古代美女模樣以及裝束,鳳飛飛很是興奮,聽外面的嗩吶聲驟然停下,嘈雜聲也忽然減弱。這時候,走進來一位喜慶裝束的老爺子,見了鳳飛飛,恭敬的說:「新郎官到了,請小姐屈駕迎接。」
鳳飛飛不用人再催一句,就急忙跑了出去,轎子停在門口臺階下,周圍簇擁一群人,笑瞇瞇的望著她。
父母責在左右,兩個老管家掀起轎簾,一身材修長高挑的紅衣男子從裏出來。鳳飛飛的笑瞬間定格了,眼睛瞪得黑珍珠一般,只見這男子尖削臉型,龍眉鳳目,挺鼻寬嘴,膚色健康飽滿,洋溢著風流灑脫,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無不令眾妙齡少女傾倒!
他叫上官逐,世家在朝廷為官,自有弟兄三個,近與太傅的女兒有了婚約,今即告得圓滿。上官逐一眼命中鳳飛飛,鳳飛飛對他早已心飛神馳,愛慕感不可言說。二人手牽手拜了天地高堂,向眾人敬過酒,方進洞房。
關上房門,上官逐倒了兩杯酒,一杯遞給鳳飛飛,一杯握在自己手裏。
二人目光對峙,鳳飛飛對這種結婚規矩非常詫異,居然都不用拜男方父母!公公婆婆也沒來參加婚禮,甚至沒有男方一個親戚,不由得脫口而出:「你爹娘死了嗎?」
上官逐怎也想不到她會如此無禮,本想儘快與她喝交杯酒的興頭也沒有了,臉色一冷,緊捏酒杯,目不正視,「君父母健在。」語氣敢怒而不得不抑制,尤為憤懣。
聞言,鳳飛飛感到如此詢問甚無趣味兒,如今洞房花燭夜,是不該提索其掃興之事。想自己風流成性,見英俊男子便就走不開,雖現有了大好機會,可他言語謙卑,不知應誰先動手!
彼此喝過了交杯酒,掩下暖紅色繾柔簾幔,兩人自個兒脫了外套,接下來卻不知道如何是好!「君……」鳳飛飛含羞帶怯的開口,上官逐一愣,轉眼過來,問有何吩咐?
「我,我想洗個澡!」鳳飛飛一急,沖口而出。
上官逐隨即站起身,雙手抱拳,恭敬大方:「娘子稍等。」
鳳飛飛瞇眼點頭微笑,上官逐往衣櫃處走去,開櫃拿出一件常服放在衣架上,自脫去褲子,穿上常服,遂去打開門。
鳳飛飛看得心都快跳出來了,「哇,不會這麼聽話吧!」
玉簫等小廝都在門口候著,上官逐走了出來,玉簫笑道:「爺,凡事宜吩咐小的一聲,小的當盡效勞。」
上官逐笑道:「不用,只是娘子要洗澡,我不知道該往哪裡打熱水去,還要勞煩你來導引。」玉簫急忙領他去了。
鳳飛飛附耳在門後,每個字都灌進了耳朵,歡喜異常,越發誇讚他比任何女人都賢慧。
上官逐卻是從來不曾幹過這種事,為了三弟能夠出獄,也只好委屈一下自己,賣力討好姓鳳的一家。
等弄好洗澡水,鳳飛飛卻已睡得不省人事。「娘子,娘子,該洗澡了……」上官逐湊近她,越發被她的美貌吸引,故聲音都提不起來。
鳳飛飛一夢驚醒,醉眼迷離,看他更像絕美之人,醉醺醺的笑道:「夫君……好夫君,洞房花燭夜,你忙什麼去了?」
上官逐凜眉說:「還不是你把我打發出去的?」
纖纖十指春風般在他的臉頰上觸動,好像有意撩撥他蠢蠢欲動的心弦,眼睛裏的他好朦朧,好溫柔,自己那顆虎狼之心在這種情況下,怎麼能忍住不張開血盆大口?
兩人纏纏綿綿,春宵暗度,紅燭曳窗,盆內熱水蔥煙升籠……
一帳春煙若夢,鳳飛飛已是赤身裸體,凝脂般的肌膚被點上長長的吻,被巨大體魄掩住。
這一夜,魂銷魄醉,恨春宵苦短,不可盡情!

太傅夫婦倆終於完成了女兒的終身大事,可謂了了一件心事。「女王陛下送了賀禮來,瑞親王也派人過來表達恭賀之意,看來,飛飛為人處世還是挺好的。」太傅喝著龍井,跟夫人回顧今天喜事。
太夫人溫柔笑道:「女王對我們不薄,我們也是忠心耿耿。」
聽如此說,太傅眉頭略蹙,臉色微沉,好像有什麼難言之隱。太夫人接著說:「只是那瑞親王,才十六歲大的孩子,就這麼知禮,實在很難得。」
太傅莫名怔忡,太夫人因問他有什麼煩惱,他倒轉而笑道:「瑞親王精通諸多才藝,小小年紀,的確是難得!」當下夜已深沉,太傅府邸內鴉雀無聲,夫婦倆說談一回,便上床就寢。
次日一早,鳳飛飛著睡衣坐在梳妝鏡前,面頰上桃紅兩朵,笑容甜膩無可比擬。豐盈的玉手輕輕捋著胸前的一綹髮絲,心中仍為昨夜而興奮納罕!
「娘子,」一張散發著醉人氣息的臉從脖後湊過來,聲音低沉具有磁性,足以讓每個細緻的毛孔擴張開來,「我們新婚第一天,本不應提外事,可骨肉情深,君心裏難受,還望娘子待會兒在太傅面前提攜提攜令弟。」
「令弟?」一陣莫名的悸動,粉面微垂,雙眸疑惑。


第二章 愛君君心不赤忠
上官逐單膝跪在她左側,雙手握住她的手,誠懇的說:「君有兩個弟弟,三弟遊手好閒在家,二弟無故入獄。本君相信,他沒有大罪,只是說話不中聽,就被逮捕了起來。」
「所以你想求我爹給他說情,可是你自己又不好開口,就拜託於我。」鳳飛飛站起身,輕紗裙裾如瀑傾瀉,掠過他高高的鼻樑,脂粉灑了一地。
上官逐並不透露自己真正的目的,只讓她行個方便,大開洪恩。
鳳飛飛沒有薄了他的面子,也許昨天會,可是今天,她會對他百依百順。
太傅得知這件事,並不推辭,上官逐喜出望外,都說這個太傅不好說話,如不送上萬貫家財,休想使他辦一件事。如今鳳飛飛一開口,他竟無所不應。
「太傅答應的這麼爽快,娘子不愧是他的掌上明珠呀!」一應禮節行畢,他們走在雕樑畫棟的回廊上,玉簫跟在其後,上官逐心情大好,和飛飛挨得很近。
鳳飛飛下巴一揚,得意洋洋的笑說:「那是當然,爹娘最疼的應該就是我了,誰叫我是他們的獨生女呢?你要是沒有兄弟姐妹,你爹娘一定也視你為珍寶。」
上官逐勉強笑道:「就是就是,如果我是女兒身,就更得寵愛了。」
後面的玉簫上前湊話兒:「小姐大福,若不是老爺和夫人太寵小姐了,大少爺也不會賭氣離家出走。」
「大少爺?」飛飛蹙眉問。
玉簫怔了一下,笑道:「大少爺三五年都沒回來過了,想小姐都把他忘在九霄雲外了。」
鳳飛飛大惑不解,聽他的口氣,那個大少爺,好像是自己的哥哥!「難道,我還有個哥哥嗎?!」她傻傻的問。
上官逐解釋說:「早就知道太傅養了一兒一女,太傅和太夫人對這個女兒偏愛之極,好東西先給她嘗,好衣服先給她穿,好地方先領她去,久而久之,大少爺就受不了了!」
玉簫接道:「相公說的沒錯,大少爺氣性兒小,受不得委屈。」
鳳飛飛異常驚愕,這個國家,當真是男男女女調換了個過子!倒是希望哥哥能夠回來。
下午,他們坐轎去了上官府,鳳飛飛見了上官逐的父母和他的三弟,上官義。
「大嫂美的不像個人,大哥算是走了鴻運,如果我是大哥,我就是死了也願意。」上官義從窗外窺見屋內情形,上官逐和鳳飛飛並坐,爹和娘並坐,談天說地,沒完沒了。上官義仔細審視了大嫂的樣貌和身段,心內豔羨。
上官泓和王夫人對大兒媳非常滿意,鳳飛飛親自給公婆奉了茶,「從此以後,相公的事就是我的事,好比二弟,你們大可以直說。即使我爹不替他在女王跟前說好話,我也會竭盡全力救他出來。」夫婦倆尤為擔心二兒子的安危,鳳飛飛就趁機討他們歡心。上官逐自為娶了這麼好的妻子高興。
午 間,一家人在正方用了飯,席上,上官義不停拿眼窺她,她放下碗筷,端詳上官義,笑道:「又是個標緻人兒,聽你大哥說,你每天待在家胡作非為,什麼也不 幹?」府裏的小丫頭大都和他發生過關係,因他朝三暮四,見異思遷,常常有懷孕的姑娘上門抱不平,上官義打死不承認,父母親也不好亂認親,只得將上門尋人的 姑娘趕走。
上官義聽了這話,嘴角一揚,露出邪魅的笑:「大嫂千萬別信,大哥如今得了你,難免說句風涼話。」
鳳飛飛看向上官逐,只見上官逐猛然站了起來,用筷子指著上官義,不怒而威:「臭小子,爛泥扶不上牆的東西,少胡說八道!」
鳳飛飛第一次看到他瞪眼發怒,不禁納罕崇拜!上官義卻不生氣,嬉皮笑臉,瞅著上官逐說:「你先污蔑我,我都沒發脾氣,你倒嚷起來了!」
王夫人不想讓鳳飛飛第一次來看到這種局面,推了推上官泓,上官泓嚴肅以待:「義兒,誰讓你來的?家裏凡有大事,你都不得出席,難道你故意來搗亂!」
上官義卻很鎮定:「平常大事我可以不來,可是今天大哥回門的大日子,也讓大嫂認識一下上官家的人,已有個二哥不在,難道也想把我趕走嗎?」
鳳飛飛拉上官逐坐下,起身勸道:「既然把今天說的這麼重要,就都忍著點,什麼大不了的,值得這樣動氣?爹,娘,相公,三弟,都別想不開心的事兒了,來,我敬你們一杯!」說著,自斟了一杯酒,眾人也起身端起跟前的酒,碰杯後一飲而盡。
他們在這裏歡聲笑語,好吃好喝,殊不知上官龍潛是如何境況。在王宮大內,陰森森的牢房裏,木架上掛著手銬腳鐐,鞭子等刑具。地面鋪滿稻草,靠牆佇立著許多獄卒。
上官龍潛一身囚衣,披頭散髮,盤腿坐在牢房中央。
他抬起雙手將臉上的頭髮撩向兩邊,露出一張堅毅嚴峻的面孔。劍眉星眼,鷹鼻中嘴,尖削的下巴,略高的顴骨,皮膚略黑,襯的雙目更加光彩熠熠。
他仰頭望著牢房頂部中央,好像在策劃什麼,複而低頭一笑,猛地跳起身,一手高舉,一手在胸,魁梧英姿盡顯。
他閉目凝神,運功走氣,不消片刻,猛一睜眼,直沖房頂,「轟隆」一聲巨響,破洞而出!
一個圓盆大小的洞口,透露著淡藍色天光。
獄卒其至牢門外,被裏面的情形唬呆了,待回過神,異口同聲的叫嚷著:「上官龍潛越獄了,上官龍潛越獄了!」一邊往外沖。
一時嚷的宮裏無人不曉,女王身邊的太監李公公得知,急的一頭冷汗,忙不迭的吩咐侍從:「不要讓他出宮,快!一定要把他給抓回來!」
侍衛們齊應「是,」匆忙而去。
女 王聽說,忙把李公公叫來跟前,道:「絕不能夠讓他把事情抖露出去,否則,本王將無顏面對天下百姓。」她坐在金黃鋪底桔紅繡紋的鳳氈上,身著華服,手戴翠 飾,耳墜鏤空金雀鑲碧雲珠,頭綰緊致飛雲髻,上插一鳳凰舞群花,紅寶石鑲心,旁墜長長的金鏈,下鑲光彩奪目紅寶石:膚如凝脂,豐胸盈盈:眉似青煙橫掃,眼 如秋水漾波,鼻像繡雕精繪,唇比櫻桃還紅:靜如瑤池芙蓉,動如九界仙蝶。聽說這件事,頓時淡眉稍蹙,其慮深深。
李公公躬身答道:「陛下放心,臣等定將竭盡全力。」
「熏兒處理的怎麼樣?」
「本想帶進宮來盤問盤問,誰知她年紀大,受不得驚嚇,竟一蹶不振!」
「死了?」
「是的,陛下!」
女王輕輕歎了口氣,似有惋惜之情,李公公深知她的心事,靜靜退下。
金碧輝煌的宮殿,金銀器皿形象怪誕卻美不可言。兩旁侍從佇立,彷彿兩排別具一格的景致。女王歪在座上,鳳眸微閉,肘支幫上,玉手扶額。兩個裝扮俏麗的宮女一左一右,給她捶肩。
那上官龍潛功夫了得,猴子般潛伏在鬱鬱蔥蔥的樹冠間,看下面一行又一行士兵,密密麻麻的螞蟻一般,不知從哪裡才能出去。
等天黑透,士兵們沒有搜索到上官龍潛的影子,只得回去領罪。此時他才敢離開那棵樹,腳一踏上地面,舒服極了。
王宮各關口都防守非常嚴謹,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好像連一隻蒼蠅也別想飛出去。
他到底知道什麼?以至於這麼嚴重!
他搖搖頭,鬼鬼祟祟前行,趁侍衛一個不留神,就翻牆出去。
已經許久沒回家了,如今罪犯之身,或許會把家人連累!不如仍去那個老作坊。
作坊裏一地的狼藉,被人大肆翻弄過的樣子,見狀,上官龍潛大驚,急忙低聲喊:「大娘!大娘,蕭翎……」
夜色幽幽,深沉的令人戰慄。
突然,面缸後發出惶恐的聲響,上官龍潛以為是個耗子,卻從後跑出來一個女孩,一把抱住他的雙腿,哭道:「龍哥哥,你怎麼到現在才回來!翎兒好害怕……」
「翎兒!」他蹲下身詫異的問,「你真是翎兒?」
女孩滿臉淚花,嗚咽著點頭。
「發生了什麼事?大娘呢!」他微微急促的問。在黑暗中,淚光晶瑩閃爍,觸痛他的心。
「娘被宮人抓去了,不知是死是活!」蕭翎啼哭不住,伏在上官龍潛的臂彎裏,他模模糊糊瞭解了事情的經過,眼裏閃過一縷殺機。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