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綰綰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綰綰,喜歡閱讀不同口味的書籍……
喜歡放任思緒天馬行空的想像,
最大的心願就是能夠多出幾本書。 
         綰綰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綰綰,喜歡閱讀不同口味的書籍……
喜歡放任思緒天馬行空的想像,
最大的心願就是能夠多出幾本書。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絕色情話 >> 王爺老實點

點閱次數: 3138
   王爺老實點
編號 :005
作者 綰綰
繪者
出版日 :2013/6/1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她死在至親之人的手裏,以為人生便是如此,
卻穿越重生,是命運還是恩賜?
要她乖乖委身給一個年輕又陌生的英俊男人,
她壓根就不相信古代女子只有出嫁從夫的那一套!
門兒都沒有!

原來她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這場婚姻其實也並非那麼的不幸嘛!
不過,王爺,您能老實點嗎?
您能不能別對妾身那麼好?弄得她心慌慌呀~
他對她眷寵、對她霸愛,將她呵護在手心,
終於令她那顆已死的心,漸漸被捂熱……

網路優惠價:23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她回頭看窗外飄著的雲朵,緩緩地歎了一聲。忽然,飛機劇烈的顫抖下來,蕭陌錦突然的回頭看著窗外,陪伴著強烈的震顫感,蕭陌錦眼睛黑暗,沒有了感覺。
這是災難嗎?暈眩之前蕭陌錦冒出一個想法,是事故還是?
等重新張開眼,已發現身體灼熱難耐,好像有許多小蟲子在身體爬一樣難忍,喘氣也很費力。蕭陌錦的心低沉,只感覺下身一絲絲的灼熱難忍。可嘴裡卻是一縷縷難耐的膨脹。合不起來了?被其它東西塞到了。身體被控制了?蕭陌錦心頭一冷,這種滋味。她清楚!
不過到底什麼情況?蕭陌錦想用手撫摸下身的肚子,卻察覺自己根本無法動彈。什麼情況?難道沒有飛機事故發生?抬頭打量著四周,忽然嚇壞了自己。四周古色古 韻的華麗傢俱跟她的祖宅裡陳列是那樣的相同。頭頂是雕刻蝙蝠彩繪的金絲塌。蝙蝠彩繪,蕭陌錦緊鎖起眉頭,如此彩繪表達如意吉祥。
等低垂頭,蕭陌錦頓時嚇得血脈脹大。猛然察覺自己的手腳不能動了,嘴裡的膨脹是因為好像被布條類的異物堵塞了。更大的事情不光這樣,而且蕭陌錦發現她的身體變縮小了。從前高大瘦弱的身體現在好像變矮了許多。
忽然,旁邊傳出一陣微弱的聲響。好像是一對男女。
「小王爺已經可以了嗎?」
「剛洗完澡,這就到了。」
「嗯,房裡那姑娘的藥勁該起作用了。」
「也是,這小王爺眼睛太刁,單單看上她了呢。過些年也能是標準的美嬌娘了。」
「是啊,這事不容小覷。今天乃是咱小王爺的頭一回,必須得是個純潔點的姑娘。」
聽到這話,蕭陌錦很想活動嘴唇,只因為口裡被塞住不能抽動她的嘴唇。難道!她穿越了!不僅穿越,還變成了個小王爺的過夜姑娘!淡定,不管怎麼樣都要堅強而淡定。那是蕭家族最基本的恐懼反應。蕭陌錦很快的適應了目前的情況。
考慮到這些,蕭陌錦瞬間的虛弱。動了動身體,卻動彈不得。繩子實在緊。
門外忽然傳出了走路聲,下邊出現了聊天者兩人問候的動靜。
「參見小王爺。」
「你倆,離開吧。」一聲明顯還處在變聲期的男孩動靜,沙啞且稚嫩。蕭陌錦心中驚慌,這動靜聽出來肯定不會很大的人呢!
隨著外邊腳步慢慢離去,門卻緩緩的被打開。蕭陌錦想回頭看清進門人的臉孔,卻沒有辦法看到。
「難道?你著急了?」沙啞的語言帶著深深的挑逗和傲慢。
靠!這個破小孩難道還想非禮她嗎!蕭陌錦又可氣又可笑。難不成古時的男子都這麼的囂張嗎?
臉前一黑,這個男子遮住了蕭陌錦視線。擋住了光,蕭陌錦睜大雙眼,想盡力看明白眼前這個人。
「哈,哈,小美人這麼寂寞嗎?」一雙冰冰的手摸到了蕭陌錦滾燙的面頰。
哼!我這遭暗害了曉得不啊!還說是我寂寞!你這死小子。蕭陌錦瞪著眼,仇視著當下這人。這時此人將窗簾拉開,蕭陌錦看明白了當前男子的面貌。
面前這人有清澈明亮的眼睛,漂亮的眉毛,俊俏得使人壓抑的臉真正讓蕭陌錦不可思議。怎麼古代這人難道都是基因優秀?還是因為古代的男孩都找靚妞做的媳婦,因此生出的男子都會這樣美?
小王爺洛如楓景挑逗的看向床上睜大眼眸忘著身邊的洛夢煙,漂亮的唇略略彎著,其中不足的只是那沙啞的嗓音。
蕭陌錦突然也挑逗的看著洛如楓景,眼中盡是曖昧。
「什麼意思!」洛如楓景見不是擁有自己預期的結果,有些許惱羞成怒。
不過還是年輕人啊。蕭陌錦在心中竊喜,臉上仍用力的抖了抖嘴唇。暗示洛如楓景將放在嘴裡的布去掉。
洛如楓景怔了下,明白她的意圖,伸手拿出了蕭陌錦嘴裡異物。
「你啊你,本來是個不懂人情的青少年,卻想賣弄風流。」蕭陌錦說話陰險,只是她瞭解自己目前的身份已是跟前小王爺的過夜姑娘。她曉得古時的男子都囂張,尤其是官吏家庭培養成長的,自用不著說。當下,如此小男子好像能改變所有的情況。這樣,目前就努力的解決。
「切!」難道這語言惹惱了洛如楓景,洛如楓景上前突然抓住了蕭陌錦的下顎,眼中露出驚人的異樣,薄如蠶翼的嘴角,緩緩的一點一點的清楚說出:「好,我倆一起把經歷豐富好吧。」
蕭陌錦緩緩張大嘴,應該被嚇壞。洛如楓景卻不曾看到蕭陌錦內心深遠的那縷得逞的快樂。
洛如楓景伸手解開了蕭陌錦身體的繩鎖。
洛如楓景緩慢的打開了蕭陌錦身體的約束,蕭陌錦想挪動自己痠脹的手腳,卻察覺自己四肢無力。可呼吸倒越發的快速,身體也越來越變灼熱難耐。
藥勁已經上來了嗎?
蕭陌錦吞了下唾液,看向眼前這個挑逗嘲笑的未成年,此時卻感到眼中的他應是冰塊,能夠使自己涼快。
「美人兒,這。」洛如楓景臉上出現挑逗壞笑,他坐到了床裡,一下抱住了蕭陌錦。蕭陌錦突然淫邪的一樂,慢慢的讓自己嘴唇吻向了洛如楓景的嘴唇。試探著用自 己的舌,靈巧的打開了洛如楓景的嘴。漸漸的,纏綿在了床上。洛如楓景的身體停住,全憑蕭陌錦的芬芳在他的嘴唇內燥動。
許久,洛如楓景才眼色一閉,恍然大悟的感覺出來。強有力的回敬起了蕭陌錦的吻。
內室,床帳悄然掛下,內裡春光無限。
蠟燭慢慢的卻搖曳的擺動著……
夜裡,洛如楓景仰面臥在床裡,看向床頂思考。身旁的美人已經睡著,洛如楓景回頭看向枕邊那樣恬靜臉龐,心裡複雜非常。這晚,被吸乾抽淨的卻是他啊!要是不 是純白的褥單上一點落紅,他是真質疑面前的美人真的會是那洛夢煙,曾經乖巧稚嫩的小姑娘。方才的激情和老道,使他,突然讓他流連失所!這究竟是什麼情況什 麼情況?
儘管沒明白究竟是怎樣的狀況,洛如楓景卻曉得了這點。面前這小姑娘,讓他也有些在心上了。
蕭陌錦只是發現自己的身體很是虛弱,房事後倦怠不已,最後沉沉入睡。夢中,好像又回去了她那清澀少年時代。正是那時,爹爹找了幾個非常完美大男人協助了她 的性愛。古代的蕭氏祖先,當成年將來臨,都需要專人說明完成這事。學會了哪些了呢?蕭陌錦模糊想起來,好像男女之事本是無可厚非。要淡定的理解分清需要跟 感情。可蕭家的後來人,並不以為感情這樣東西很重要的。
爹爹,您愛過娘親嗎?蕭陌錦在夢裡忽然看見娘親臨終那絕訣而痛苦的眼神。娘親是眷戀著爹爹的啊,可是,爹爹有疼過娘親嗎?
洛如楓景回頭看見洛夢煙那緊鎖的眉頭,噘起的嘴唇,愣神了。難道,是夢中曉得了怎樣難過的事情嗎?洛如楓景忍不急伸手緩緩撫上洛夢煙的眉梢,正想著讓其平 靜。卻無法使其平復。可能撫的長久,夢裡的洛夢煙感覺出了不自在,不自覺發出了猙獰聲。弄的洛如楓景馬上停住手指。
許久,洛夢煙蕭陌錦沒有情緒起伏。洛如楓景翻下身,認真的打量起了床上美人的面貌。細細的眉毛,嫩嫩的嘴角,仍帶有光澤的甜美臉頰。融化在一快卻總有股抵 不住的誘惑。以前,父親讓他挑選個過夜的姑娘,他也就是看到這個才選擇她的。無語的誘惑力,稚嫩可愛。可正當她已經被選成過夜姑娘時,全是抵觸。因此才下 了藥改變,今晚主動投入度卻又使自己搞不明白。究竟,到底發生了什麼?
慢慢的摟過睡著的洛夢煙,洛如楓景的心中有股怪怪的情緒。他的懷中的這美人,已經是他的過初夜的美人。
半夜,洛如楓景也漸漸的睡著。
翌天,當蕭陌錦醒來以後,身旁已經消失了洛如楓景的身影。忘著身邊冷冰冰的床還有雪白褥單上有那塊扎眼的鮮血。蕭陌錦伸了下蠻腰,感覺四肢痠脹,尤其是下體更是疼的她難忍。身為這樣涉世未深的女子來講,昨晚還真正折磨人。
忽然,房門慢慢的打開著,門外露出來了一張充滿稚氣臉龐。看到蕭陌錦起來,慢慢一愣,突然進來侍奉道:「小姐呀,侍婢以後照顧著您。」
蕭陌錦看著面前穿著丫鬟衣服的小姑娘,嘴邊蕩漾著一絲難以察覺笑意。她口中自己為小姐!因此就是,她現在那位小王爺的地位好像不一般啊。
男人總是對最開始的女人戀戀不捨,你說呢?
未知的命運,未知的境況,未知人生。想迅速立足,就得利用身邊一切能夠掌控的,還有人。正是爹爹在她才五歲那時候已經明白了的道理。
而她呢,好像把爹爹教給過她的掌控的盡善盡美。
「嗯,就來幫忙換衣服。」蕭陌錦坐在那裡,淡淡的有益的淺笑著忘向眼前這個緊張的姑娘,很難為情的又說道,「這渾身懶懶的不愛動彈。」

姑娘驀的醒悟過去,臉馬上紅了,快步上來攙住蕭陌錦。
姑娘俐落且小心著幫蕭陌錦穿好整齊疊放在床上的衣服。儼然換了昨天穿著樸素那裝束。蕭陌錦嘴角泛起一抹淡淡小開心。
蕭陌錦靜靜端坐在梳粧檯,由姑娘仔細幫忙她梳理頭。忘著鏡裡的美人的面貌,蕭陌錦慢慢將手拿出撫摸鏡裡人的面頰。這面孔,顯然就是未成年時候的她啊。
命運還是穿越?
蕭陌錦低垂頭淡淡的笑聲,淺淺的笑中卻盡是狂放。
身邊的姑娘心中驚嚇,並沒有出聲。
蕭陌錦緩緩站起來:「用不著梳頭,只要這樣。」話落,將頭上的黑髮隨便的挽著,拿起一支白玉發飾插起。
「到外頭走一下。」蕭陌錦將肥大的衣服往後擺動就要離開。
「喏,小姐。」姑娘偌偌尾隨在她身邊。
已到春季,滿院的春意擋不得。新鮮的空中還有點涼有點微風。
漫步著園子中的涼亭小憩,蕭陌錦低垂眼簾,思想卻轉速飛越。
她僅僅他的過夜姑娘,難道,這樣府邸是不要女當家的。她只是臨時的啊。
舉頭看著蔚藍天上雲,蕭陌錦側著身,把頭靠著柱子邊。
這會是她的再生嗎?
「快沏杯茶吧。」蕭陌錦淡淡看向身邊的姑娘道出話來。姑娘領命出去。
成片的野薔薇開的大好,蕭陌錦含笑盯著窗外的景色。有很久,她都沒有如此的逍遙了啊。
起來,用手去摘折枝頭那朵未開的薔薇。整支花在淺淺的紫色之外又透露點滴的紅色來,越發感覺嫵媚。
手距離花一段距離停了一陣。摘不著!蕭陌錦突然覺無奈,哪料到現在身體剛身高好像沒有以前高度。
「嗯,想採這朵嗎?」
渾然天成的話語在蕭陌錦的身邊響著。一張修長身材潔白無暇般的男子的手往那支花摘去,慢慢的摘折,遞給了蕭陌錦的手裡。
蕭陌錦轉過頭,看著面前這男人。滿臉淡淡的笑樣,漂亮不像個活人一樣。眉宇卻跟昨晚的洛如楓景有些許相同。
「參見七王爺。」蕭陌錦沒有拿過那薔薇花,慢慢欠了下身體,行了個禮。
「啊?」洛如楓非將花拿回,沒趣的放手上慢慢甩起,「這,就是我九弟剛娶的小老婆?」
蕭陌錦清亮眼眸突很沉。剛娶的小老婆?這個男子的行動如此迅速嗎?蕭陌錦低垂著頭沒回答他。
洛如楓非忽的樂了,美麗無比,把手裡的薔薇花戴在了蕭陌錦的髮梢,緩緩的說道:「我就讓九弟將你讓我可以嗎?」
蕭陌錦沒有回頭,並無任何感覺,稍稍張嘴欲說還休。耳裡卻傳出炸雷那樣上官中天的喊聲:「洛夢煙!」
蕭陌錦聞聽,這時輕輕忘向他,看向一臉怨氣的洛如楓景往這裡疾步走來。瞭解,如此美女是叫洛夢煙啊。跟自己姓名中都含個煙字。
「小王爺。」蕭陌錦輕輕喊出聲音,衝洛如楓景淺淺笑起來,洛如楓景已經走到了院落裡。忘著蕭陌錦的笑稍稍一愣,馬上陰沉著。
「你倆到底什麼意思?」洛如楓景的眼裡有著怨氣,他方才看到不該看的。
「我剛聽九弟娶了小,因此過來瞧瞧。」洛如楓非心不在焉的淺笑道。
「如今,你也看見她。」洛如楓景沉聲說,言語之中再露骨不悅,顯然看見了馬上就走吧。
「哈哈。」洛如楓非輕輕笑起來,似飄渺雲朵一樣,轉回頭,「好,再會。改天再來見你吧。」
蕭陌錦眼角裝作不在意的瞄過洛如楓景那早已握緊著手指,這微微發抖手指蕭陌錦看在那裡,莫不作聲。
待洛如楓非走的沒有蹤影,洛如楓景才驀的轉回頭,頓時舉起手臂,「啪」這一聲狠狠打在這蕭陌錦的臉頰。「賤貨」聲音仍是低沉著。
未成年的男子竭盡全部力氣揮舞的手掌的結局是打的到蕭陌錦一個轉身,馬上就摔在了一邊。
嘴邊一絲熱流告訴這蕭陌錦,好像嘴唇流血。
蕭陌錦沒有慌,如此平靜眼看著面前躁動的男子。明亮的眼睛眼睛裡並無絲毫不樂意。
兩個人這樣靜靜忘眼互看著。
洛如楓景看著蕭陌錦唇上留下的血跡,心不自覺的一種難過。慢慢的俯身下去,輕輕的拿出顫著手掌,撫摸了蕭陌錦那被他那一手掌打腫的面容。
「疼,嗎?」洛如楓景像個犯錯誤的孩童,眼睜睜的看向平靜如蕭陌錦。眼前這女人一語不出,眼底那沉鬱著那種狀態讓他難言的害怕,好似眼前這人下秒鐘會馬上消失一樣。
「不疼。」蕭陌錦鎮定的答道,用手按住揉捏她的臉的這只抖動手臂。
一瞬間,蕭陌錦的唇早已讓一片溫柔緊緊掌握住。洛如楓景伸出軟軟,盡情的舔吸蕭陌錦唇上血跡,淫蕩的喊叫:「你已歸我,你已歸我,懂嗎?不能看別的男子。不可以!」
「嗯。」蕭陌錦笑著,用手死死的抱住洛如楓景。
洛如楓景用力把抱住蕭陌錦,使盡所有力氣把她抱緊了,好像想把她揉化成他的體中一樣,像隻小猛獸一直低吼道:「你已歸我……」
「是的。」蕭陌錦依舊會淡淡回應著,用手慢慢撫摸這洛如楓景腦袋。
洛如楓景的吻迅速的滑在了蕭陌錦的頭顱,她那鼻,吻她臉,吻著她脖子。如果說是吻,越發像是餓急的寵物一樣,醜態卻激情。


「不可以在這裡。」蕭陌錦在洛如楓景這耳垂微微那一舔,突惹的洛如楓景一陣顫抖著。忽然猛然撇見蕭陌錦耳鬢戴薔薇花,竟然用力摘折下再猛然的揉捏。扔到了 地面,兇狠狠地呸了下。然後,洛如楓景才一下橫抱著蕭陌錦走向內室。蕭陌錦看著眼前的什麼話語沒有,卻是眼中藏笑。那縷笑卻無法再到達她深處。
進到屋,洛如楓景將蕭陌錦放到床裡,一手摟著她腰身,另外一隻手放蕭陌錦的後背揉捏,湊到蕭陌錦的耳旁,低語道:「這香味真好。」
語中軟軟,略抬起面孔像個涉世未深的孩童般,淺淺的霧氣在粉紅雙眸中浮將開來。
蕭陌錦聽到,半天沒有講話。
忽的將手抱住了洛如楓景,她瞭解,眼前男子強勢的不妥均是出自方才這個男人。
猛然,上官粗暴地將蕭陌錦壓在身體下,只似一隻猛獸,盡情地吞噬著蕭陌錦。衣服在脫掉。
蕭陌錦被吞噬的疼了,但沒哀嚎,反而笑著用力夾緊臀部。軟軟的嘴卻在洛如楓景的耳朵顫抖著,皮膚上,頭上,脖上,數不清勾引著。
上官中天的嘴用力的壓過來了,將蕭陌錦那淡淡的笑嚥入肚中。
屋外忽的颳風了,內室卻清靜過來,唯剩下洛如楓景的動靜,揉捏著,進入蕭陌錦的耳畔中。
「你已歸我。」手裡幾乎在惡狼般的抓著她的頭,用力擁進懷中。
洛如楓景滾燙著身軀發抖著,靠著過來,似火中燒著,化成灰燼,那春色抹上唇中,隱約地勾勒出一抹殘酷且嫵媚著笑意。
「你已歸我……」洛如楓景發狂那般緊抱著蕭陌錦,似乎要讓她進去自己身體裡一樣。
蕭陌錦只感到一陣不透氣,死死閉著的眼底就真滲出來一直看不清楚水漾。
洛如楓景伸手握住蕭陌錦面孔,促使她看著他。
淚水,緩緩的流出。
洛如楓景低著頭,用力的吸食著她流下的淚滴。
「你已歸我,你必須歸我!」
他重點把這個「我」音咬的非常重。
不像發誓,不在喝令。
卻像肯求。
蕭陌錦忍不住開心,放聲的大笑。更強烈的緊緊的抱住了洛如楓景……
良久,蕭陌錦閉上雙眼,體會著身旁那漸漸平順的喘吸。
洛如楓景固執把他兩人手指握緊,不願放開。
「我們會分開嗎?」洛如楓景隱忍良久,最後躊佇不安地開口問道。
蕭陌錦沒有作答,緩緩的睜開眼睛,看看頭頂這鏽金幔帳。
「回答我的話。」洛如楓景用力把蕭陌錦的身體扳著,他倆四目相對。
蕭陌錦看著面前這對清亮著的桃花,眼裡盡是無奈,淡淡的笑道。把食指撫在洛如楓景的嘴上,然後道:「目前不能。」
「你是說的以後能,是這樣?」洛如楓景緊緊握住蕭陌錦的雙肩,抑制住憤怒,低沉吼道。
「嗯,我沒有如此說啊。都是你在那說啊。」蕭陌錦眼中帶笑。
「這就是你想的,你說呢?你說呢?!」洛如楓景惱怒著忽的站起身,抓著蕭陌錦的胳膊將她扶著。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