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萱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作者:萱萱
血型:B
星座:射手
興趣:瘋狂迷戀真人同人文……
擅長的事:睡覺,吃
夢想:得到天下掉下來的禮物^^

 
         萱萱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作者:萱萱
血型:B
星座:射手
興趣:瘋狂迷戀真人同人文……
擅長的事:睡覺,吃
夢想:得到天下掉下來的禮物^^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絕色情話 >> 相府嫡女傳

點閱次數: 3380
   相府嫡女傳
編號 :008
作者 萱萱
繪者
出版日 :2013/7/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一場因為吃而結緣,一場為了權利和寵愛而開始的對抗……

身為宰相府嫡女的寧嬌嬌是被寵愛長大的,
等到了皇宮,只是換個地方被寵愛。
因為吃,從選秀開始,各種相剋的吃食就開始在她的餐桌出現,
要不是他的小心呵護,或許,她已經變成了一堆白骨…

為了守護自己的女人,身為皇帝的龍淵第一次發現,手段要硬,後宮要管,
甚至連御膳房都要絕對控制。
下朝之後的龍淵,
已經被她改變成了一個上得了朝堂,下得了廚房的新一代萬歲爺了。
在他的眼裏,君子遠離廚房,已經算是過去式了,
為了奪得美人一笑,他也樂在其中……

網路優惠價:22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爹,您就放心吧,等著女兒我再回來禍害你吧?」看著一臉不捨的寧海,寧嬌嬌無奈的看著自家老哥,這次她也麼有辦法啊,畢竟,每年的選秀不能不去吧。
「丫頭,去吧,父親這裏有我呢,東西都準備齊了嗎?」寧傲曾經是龍淵少年時候的伴讀,對於龍淵的秉性還是知道一些的,但是寧嬌嬌這個一直都被家裏人寵愛的人,他卻開始擔心了,他之前在私下問過龍淵,關於自家老妹的事情。可對方還是沒有給定一個答覆。
「你 這個死丫頭,去吧,在宮裏不是什麼都能入口吃的,記得,下嘴之前先聞聞。」寧海就算是不捨也是沒招,誰讓他站在首相這個位置上,難道還能讓他去阻止萬歲爺 選秀不成?不過,他已經私下為自己的這個吃貨女兒收買了第二關的人,畢竟第一關涉及到今後找婆家要看的,他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女兒吃虧。
「嗯嗯,老爹你都變成老頭子了,開始嘀咕說了多少遍了。」寧嬌嬌笑嘻嘻的和自家父親和兄長揮揮爪,帶著一個婢女直接往集合的隊伍走,寧海剛才就已經看到一下大臣,準備向他這邊靠近的,哼,想阻止他和自家女兒最後的相聚時光,寧海直接開始散發了冷氣。
寧傲抬頭看著威嚴的紅城牆,他最不希望妹妹最後也被關在這個四四方方的城牆裏面了,嗯,絕對不行,他有必要到龍淵那裏好好的打探一下了。
看著女兒小時的背影,寧海看了一下也在皺著眉頭的寧傲。嬌嬌這次的事情都是這個臭小子打點的,不會有什麼事情吧?
「這次事情你已經打點好了,不許讓你妹妹受委屈。」寧海丟下了這句話,直接上了馬車,今天他可是連馬都沒有騎,為的就是能和自家小乖多呆一會。
寧傲黑線了,自家老爹從來都是管不住老妹的,哪次他們家小乖偷偷溜出去吃東西,自家老爹知道了也當作是不知道。站在他旁邊的寧府管家更是無奈的歎息了,大少爺真的很難做。
此刻,在金鑾殿裏的萬歲爺一邊把玩一個小荷包,一邊看著奏摺,那個小吃貨不知道是否已經平安的進宮了,寧傲啊,寧傲,你老妹已經被朕劃進了掌控之中。就算你想花錢讓小丫頭脫離這裏也是不行的。
「萬歲爺,今天還出宮嗎?」作為龍淵的貼身太監,武順知道萬歲爺每隔兩天都回到京城裏面最大的飯莊梅閣去吃頓飯,這還不是在一年前,認識了某個小吃貨之後,萬歲爺新養成的習慣。
「武順,小乖進來了,記得多往她那裏送些吃的,別給朕的小乖餓瘦了。」龍淵看著自己手上的秀女名單,翻開了寧嬌嬌的那頁攤在了武順的眼前。某個總管呆了,沒想到那個被萬歲爺記掛在心裏的女孩,居然是寧相嫡女。
「嗻,奴才這就去吩咐。」武順一直陪著龍淵秘密出宮的,對於這個萬歲爺稱其為小乖的小吃貨,還真的是印象深刻,他們兩位不也是因為一盤梅閣的名菜而結緣的嗎?
龍淵看著手上寧嬌嬌的記載,他心裏倒是樂了,哈哈,什麼端莊大方,他直接想到了因為沒有搶到佛跳牆最後一例,直接跳腳的那個小吃貨,兩隻眼睛瞪得圓圓的樣子,一下子就讓他的心情放開了很多。
「小乖,你終於來了。」龍淵在見到她之後,就一直讓武順去調查這個人到底是誰,後來在他知道是寧相嫡女的時候,心裏不禁開始失落了,他可是知道自己的伴讀寧傲對於自家老妹的看重得很。不管是什麼人,都不可能動這個丫頭一下,要不然,寧傲肯定會直接滅掉別有用心的人。
「就不知道寧傲知道我把你扣在身邊會有什麼反映了,可能生氣更多一些吧。」龍淵直接好心情的合上了秀女的摺子,看起了奏章,唉,還是國家大事最重要,至於後宮的事情,哼,看來還是要在小乖進入這裏生活之前把該處理的都給處理掉,否則,這寧家也不放心。
想到了寧相,那個讓自己的父皇一直交代要尊重的人,如今,自己娶了小乖,最開心的就莫過於母后了吧。
儲秀宮裏,已經安排好了所有秀女入住的地方。她們現在留下的這些人,都已經是剛才經歷了第一次的篩選。
寧嬌嬌看著窗外的景色,終於知道為何自家大哥在她進宮之前,給了她那些紅包了,如果自己剛才沒有送,可能過程要更慢吧。
她偷偷的看著房間裏面另外一個暖閣裏的人沒有住,直接把自己所有的東西都歸置好了,她的那些偷偷帶進來的吃食,也都放在了一個她覺得很放心的地方。
唉,在這個宮裏,很多東西都是要防備的,所以,為了她能夠多有些零食,這些可是她精心準備的。嘻嘻,最少能撐過她整個選秀的時間呢。
「小姐,你回來了?」入畫是直接配合寧嬌嬌一起過來的,不過,她們每兩個秀女被分在一個大的隔間裏,共用一個客廳,但是,兩個人分別住在兩個對著的房間裏面,這樣讓這些嬌滴滴的大小姐們,還是能夠自由一些的。
「入畫,咱們對面是誰,你知道嗎?」寧嬌嬌拿著一個蘋果直接開始嗑,她剛才讓入畫親自去準備入口的水,這裏的吃食都是宮裏準備,誰知道是不是已經加料了,還是自己的人拿著放心些,更何況,入畫還是一個懂得毒和藥的丫頭,也是爹爹給她的一個秘密武器吧。
「小姐,這個奴婢也不知道,來,先喝點水吧。」入畫直接把房間裏的幾個水壺裏的水都給換了,這個也是寧大人在進宮前就已經交代過的,除非是必須要在外人面前入口的,否則,都要是她親手來準備,才能讓寧嬌嬌用。
「嗯,正好渴了呢,我覺得吃的可能不夠,剛才教養嬤嬤們可是說這次時間又拉長了。」對於這件事,作為小吃貨的寧嬌嬌可是有著各種怨言的,她可是每隔幾天就會到梅閣去吃頓好吃的大打牙祭,這回可就麻煩了。
「小姐,這宮裏的吃食不是比外面更精緻嗎?」入畫當然知道大小姐憋屈和失落,說實話,他們寧府的人,還真的害怕大小姐的這點小嗜好被別人發現。
「知道了,知道了,你看去對面門口看看,那個房間裏面有沒有果盤。」剛才寧嬌嬌和守家的大小姐去聊天來著,回來發現自己的房間裏面多出了某個果盤來。不過,好在那個時候她的包裹啥的還都沒有過來呢。
「是。」入畫在果盤周圍轉悠了一圈,沒有覺得這個果盤有什麼地方是不對勁的,她還是非常聽話的在旁邊的房間裏面看了看。回到寧嬌嬌這裏果斷的搖搖頭。
「唔,難道就我這裏有嗎?」寧嬌嬌無奈的看著果盤,她可是從衣櫃裏面找出來的,還有一堆零食,比如瓜子啥的,這些不都是帶殼的,到時候讓教養嬤嬤們發現還得了。
「小姐,這個是從哪裡發現的?」入畫直接問著小姐,難道小姐在出府的時候,認識到宮裏什麼人了嗎?寧嬌嬌直接指了指衣櫃的隔板。那個裏面還有兩個不小的盒子呢。
入 畫打開了紅木衣櫃一看,腦袋頓時大了兩圈,自家小姐還真有才,這衣服直接就這麼放著,也不怕壓出摺子來,她趕緊動手把衣服一件件的放在該放的地方,看著兩 個大盒子,這兩個可不是她們帶來的,不過,確實放在一個隔板底下,隔板平鋪上,正好能隱藏所有的東西。當她拿出來之後,一看見雕刻著八仙的盒子底下, 還有張字條。
她一點不敢怠慢的都交給了寧嬌嬌,她一看底下的署名,立刻知道自己在梅閣裏面遇到的那個人,可能身份是她想不到的尊貴,她開始盤算了,難道是那個有名的靈安王爺嗎?
「小姐,這個是誰準備的?」入畫也覺得奇怪,總不能有人在她們剛剛入宮的時候就已經安排妥當了吧。
「沒事,是一個認識的人,不過,你看看那兩個盒子裏面放著什麼?」她剛才已經在房間裏面轉悠了一大圈了,沒有找到一個處理果皮的地方。
「有一個是空的。」入畫看了之後,趕緊和寧嬌嬌說著,她低頭看著紙張的背面,你妹的子軒,他居然連這個都策劃好了。她直接走到了床前,看著床頭櫃的樣子,卻和守昕房間裏的不一樣,她這個上面的蓋子是能打開的,對著床的一邊,還有一個小缺口,呵呵,這個傢伙的心思還真不少。
「你把這個放在裏面,記得不許和別人說。」寧嬌嬌打開了床頭櫃上面的隔壁班的時候,入畫也吃驚的看著這裏的擺設,真的是宮裏啊,不管什麼地方都能透著精緻和機關重重,嬌嬌拉開了炕櫃的門,把放著水果的果盤也直接藏了進去。嘻嘻,這樣就好了。
「小姐,這樣真的好嗎?不會給您帶來麻煩嗎?」畢竟,秀女的膳食和用品都是有度量的,小姐這麼喜歡吃,可能還真的不是件好事情。
「嘻嘻,你就放心吧,這個人肯定不會讓我因為這些東西受到陷害的,你去梳粧檯,把首飾整理一下,記住了花樣,別到時候會出現什麼不該出現的東西。」寧嬌嬌在準備選秀之前,就已經在家裏接受了一系列的培訓連教養嬤嬤都覺得她能夠出師了,她才被自家爹爹給送上了選秀之路的。

第二章
「萬歲爺,奴才已經給寧小姐都送過去了。」武順雖然嘴裏也想叫寧嬌嬌小乖,可是,他也害怕萬歲爺的心裏不樂意,到時候,他肯定又是一場災難呢。
「嗯,你到時候盯著點,別讓人欺負她。小乖喜歡吃東西,儲秀宮那邊的膳食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吃得慣呢。」龍淵還是擔心自己的這個丫頭到時候被欺負了,該怎麼辦?曾經他不懂為什麼寧傲這個從小就在他身邊,但是從來不求恩典的人,為了寧嬌嬌去來求他了。
「是,奴才醒得,不過,這秀女選秀的時候也會出現一些勾心鬥角,萬歲爺是直接護著寧小姐,在安全的前提下放手讓寧小姐提前感受一下這些呢?」武順也是從小就跟著龍淵的,寧嬌嬌肯定是要被萬歲爺收進宮裏來的,為了能讓寧嬌嬌好過些,他需要現在就知道萬歲爺的安排。
「小 乖從來就是被家裏人保護得非常好的,要是讓寧傲知道她在宮裏受了委屈,你覺得朕的這個伴讀能給朕好臉色看?」寧傲的臭脾氣他們兩個人都清楚,在私下龍淵還 是覺得這樣的兄弟更好,一點都沒有把他當成皇帝,連他的親弟弟,尋安王龍汛都在他登基之後慢慢的變得規矩起來了,他就更加珍惜寧傲的這個兄弟了。
再加上寧嬌嬌,有的時候,他甚至都要討好自己的這個兄弟,為的就是能在必要的時候,得到寧嬌嬌的一些消息呢。
「萬歲爺,那奴才要不安排人進儲秀宮,不過,蘭貴妃那裏,爺您要自己看著辦。」蘭貴妃可是當時萬歲爺登基的時候,為了能夠親政,只能娶了前首相蘭均的女兒,並且封為貴妃,這麼多年,萬歲爺可是一直都沒有把後宮的權利給蘭貴妃。
「蘭相可是已經告老有幾年了,等到小乖進宮了,這前朝應該就能平靜不少呢。這樣,咱們也就不用擔心什麼了。」蘭相當年為了蘭貴妃進宮,在暗地裏規劃的勢力,他現在已經清楚的差不多了,為了能讓小乖能夠平靜的進宮,陪在他的身邊,他這幾年可是做了不少的事情呢。
「萬歲爺,蘭貴妃這次可是跟著太后一起管理選秀。」這次也只能給萬歲爺提醒了,畢竟是接替了蘭相的位置,這蘭貴妃肯定會百般阻撓的,到時候,受苦的可就是寧嬌嬌了。
「這點事情朕還不放在心上,讓梅靈記得給蘭貴妃送上點吃食,畢竟,她病了,還怎麼主持選秀?」對於這點,他可是一點都不放在心上,宮裏的宮鬥,還真的是看女眷誰的手段更高。他的小乖就不成,她就是張白紙,他甚至能想得到他還沒有完全的放手,蘭貴妃就能讓小丫頭直接消失了。
「這……」武順有些震驚了,這樣的手段萬歲爺從來都不想用的,因為,他總覺得這樣的手段再下作了。可是,他沒有想到為了寧嬌嬌,萬歲爺卻用了如此的手段來讓她得到安寧。
「要 想讓她平安,只能如此了,當年的事情,朕已經不想計較了,小乖絕對不能像宜妃那樣被人給害死。」當年,小乖能和龍淵相遇的那天,龍淵心情不好才出宮散心 的。因為蘭貴妃害的已經臨產的宜妃一屍兩命,但是,當年的蘭相,還是手握重權,弄得他甚至連給自己的孩子報仇的機會都沒有。小乖就是那個他心靈的寄託,他 們再次見面的時候,他才發現,其實,他已經在第一次看到她時,把自己的心也送上去了。
「是奴才知道該如何做。」武順也在暗地裏幫著龍淵在宮裏培養了不少的勢力,為的就是能在宮裏不會被這些宮妃們欺騙住。他自從開始接收宮裏的消息之後,他才發現,他把那些妃嬪們都看的太輕鬆了,看的太乖巧了。
「嗯, 你記得香蘭苑和棲霞館的消息絕對不能斷,只要是往外傳遞什麼東西或者消息的事情,一定要在第一時間來掌控,知道嗎?」龍淵看著手上的消息 ,心裏更是無法平靜了,這兩個人,他到真的是小看了,自己的養心殿絕對不是這麼好打探消息的,除非他放水了,那些消息或真或假,就是為了迷惑蘭均這個權利 熏心的傢伙的。
「萬歲爺,這個是今日剛剛送來的消息,您先看看。」武順剛才從進來的小太監的手裏,拿到了剛剛送來的消息,這兩個宮妃還真的是讓人無法放心,難怪當初寧傲會這麼擔心寧嬌嬌在宮裏的安全呢。
「呵 呵,居然在打探小乖的事情,不過,這件事情是怎麼回事?寧相的女兒來到儲秀宮是明面上的,她怎麼知道小乖的?武順啊,看來這養心殿的奴才也該好好的清理一 下了,你現在去辦,一個時辰之後給朕回覆。」龍淵說完之後,連眼神都沒有再給武順一個,只是低頭看著手上的摺子,這些都要今天快點弄完,否則,明天寧傲那 個傢伙又該來找茬了。
「嗻,奴才這就去辦。」武順在龍淵剛才下達命令的時候,衣服都已經濕了,這事情要是從養心殿裏面折騰出去的,事情就麻煩了,萬歲爺曾經三令五申的不許養心殿的這些奴才被人收買的。
「來順,讓人去查,到底什麼人在養心殿裏做暗探。」能埋藏的如此之深,甚至連他都沒有察覺到,難怪,萬歲爺會如此的惱火呢,這事情要是涉及政事的話,他們這些人一個人都別活了,全部被萬歲爺直接給活埋了,還差不多呢。
「奴才這就去。」來順看著武順的樣子,他也知道,這事情要是處理不好,肯定就是大禍了。傳遞消息,這樣的奴才已經有幾年沒有出現了,現在這是怎麼了?為何又會出現呢?
「武順,順便每天把小乖的舉動也給朕送上一份過來吧。」想到這裏,他心裏也開始慢慢盤算著應該如何來讓寧嬌嬌就在自己的身邊快樂的生活著。這些黑暗的事情不應該是讓她來承受的。
「嗻,奴才這就去辦。」武順趕緊出去安排這些事情,而在養心殿裏還在看摺子的龍淵,則心裏更加的擔心。直接就敲擊了幾下桌子。
「讓人去保護,寧嬌嬌。」一個黑影跪倒應了一聲,就消失不見了,別人都知道龍淵的身邊有暗衛的存在,而這些人才是龍朝皇帝的暗衛,並不是明面上的那些人。是隱藏在暗處的影衛,他們的存在只有龍朝被上一任皇帝認可的繼承人知道。
「到時候,小乖要乖點留在朕的身邊。」龍淵拿著一塊雕鳳的玉牌,看著像是一個玉佩,但是,這個卻是指揮龍朝鳳影衛的國母令。
在儲秀宮裏,寧嬌嬌是第一次在宮裏過夜,開始的時候,她聽到百姓說,這宮裏的陰氣很重。尤其是在太陽下山之後,弄得她都不想出去了,就算外面,每隔幾步就有燈在照著吧。
「嬌嬌,你還沒有睡?」守昕看著寧嬌嬌,她從小就在房間裏有好幾個小丫頭來守夜,現在確實只能帶一個小丫頭進宮,而且又換了地方,當然是睡不著了。
「嗯,換地方了,你也是吧?」對於守家大小姐,她還是覺得挺滿意的,這個同屋室友沒有什麼不好的毛病,更沒有什麼小心眼的舉動,這樣就已經很讓她開心了。當時,爹爹和哥哥到是請了從宮裏出來的嬤嬤,為得就是害怕會在開始的選修的時候吃虧,現在想想,是他們太多心了。
「對,在家裏,沒有這麼安靜。」其實守昕不想來選秀,爹爹的官職在這裏,她也沒有的選擇,要是進宮了,肯定沒有辦法像寧嬌嬌那樣身居高位。到最後她還不如直接落選,回去的時候能有一個好點的歸宿呢,也能經常見到爹爹和娘親。
「是啊,我也想爹爹和娘親,這才第一天,咱們最少要在這裏呆一個月呢。」其實寧嬌嬌在家裏也是很淘的,在爹爹的放任,哥哥的保護下。娘親,甚至連管教她都不成,不過,現在想著,爹爹他們應該也在擔心她吧。
「一個月的時間,一晃就過去了。」守昕對於寧嬌嬌這個同屋,也覺得自己非常的幸運。今天下午的時候,就已經有兩個秀女被送回去了,不就是因為相互爭奪,手段有被宮裏的嬤嬤們發現了,首選沒有被刷下去,就能找到一個好人家了。
「其實等咱們能回家的時候,或許就都長大了,你在幹什麼?我看用完晚膳之後你就在房間裏面忙乎了。」寧嬌嬌其實是個閒不住的,除非是有什麼事情要做,否則,她這急性子。
「是在畫花樣,不過,這些都是想練練手。再加上,在宮裏也沒有什麼事情做。從明天開始咱們就又要學規矩了。」想到這裏,守昕還是有點忐忑不安的,畢竟,家裏的教養嬤嬤不是從宮裏出來的,她不知道她的規矩,是否能讓這些人看的過去呢。
「這麼快就開始練習了,一會我也練習一會,明天咱們兩個一起努力吧,我的婢女,入畫。」她希望兩個人一起進入最後的選秀,這樣她不用在半途中還要和室友磨合。因為爹爹的官職,只要她不出現什麼意外的話,應該就能走到最後了。
「這個是我的婢女,莉香。我先回去了,嬌嬌,你也要好好的先練習一下。」其實,也就是練習繡花來打發時間,這個也是現在的最好的消磨時間的辦法了。之前,還有人練習古箏,還不是讓宮裏的嬤嬤給說教了一頓之後,直接遣送回家了。
「入畫,關門吧。」入畫已經打好了所有的洗臉水,和茶水什麼的,這個是寧嬌嬌特意叮囑的,沒辦法,她可是害怕宮裏會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牽扯到她身上呢。
「小姐,這個守家大小姐還是挺本分的,您怎麼還沒有等著關門就開始吃上了,也不怕守家大小姐看到。」入畫從小跟著寧嬌嬌,和入書一起跟著寧嬌嬌一起闖禍,一起被罰,對於自家主子這樣沒有形象的靠著。
「沒事,不過你家小姐我真的要好好的訓練一下,畢竟這次要憑藉著小姐的本事來做事情了。這個刺繡還是最簡單的,要是讓我畫畫,我非磕死不可。」寧嬌嬌的刺繡是寧夫人找來的徽娘特意來家裏教導的,怎麼說是琴棋書畫裏面唯一能拿出手的。
「小姐,您可別自己嚇唬自己,這您還是先練習一下吧,這些等一會再用?」入畫直接給寧嬌嬌把刺繡的秀繃子和繡布都遞給了她。
「好 吧,現在練習一下,其實也是打發一下時間,你看琴不能彈。棋藝更是無法最後的時候用到,除了畫畫就只能做這個了,你說我給爹爹做個荷包吧?畢竟,今後我在 家的時間就不多了,哪裡能特意給他們來做荷包呢?」想到這裏,其實寧嬌嬌就開始感慨了,女孩子大了,真的好煩人,要離開呵護她的爹爹和哥哥了。
「小姐,您以為誰能和您一樣幸福呢,您知道,蘭相的庶女也參加了這次選秀,蘭貴妃可是在宮裏呢。而且,這個二小姐的娘親和蘭貴妃的娘親一直都是不對付。到最後的結果,應該比較慘。」
想到這裏,入畫就覺得大人的府上,真的是各種的平靜。她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小姐這次會被收進宮裏來,這樣的話,她真的害怕宮裏的那些女人會直接傷害到小姐的。
「這個也是沒辦法的,爹爹和娘親是青梅竹馬,別的人沒有辦法摻和到他們之間來。你看爹爹在成親之前,不是也有兩個侍妾嗎?到最後還是給打發了,不過,我知道我現在的處境,肯定沒有辦和爹爹娘親那樣幸福了,現在只要不被人欺負就可以了。」
對於未來的日子,寧嬌嬌曾經害怕過,她不知道自己將來何去何從,現在倒是想明白了,無非是自由的日子沒了,但是,今後到是能踏實下來了。
「小姐,這些現在考慮都太早了,咱們先把這選秀過了。」入畫在進宮的時候,大人在前一天的時候,還特意叫她卻叮囑了半天,為的就是害怕小姐會被這些女人給算計到。好在她也在小姐聽嬤嬤們教導的時候,她們都在旁邊伺候。
「是啊,過了選秀再說吧。」寧嬌嬌倒是想著最近,沒有辦法出去了,難道說最後只能在這樣四四方方的一個院落裏度過這一輩子嗎?進宮的話,除非是萬歲爺帶著你出去,否則,根本沒有機會踏出養心門的。
「小姐,來先吃幾塊蘋果吧。」繡了半個時辰之後,入畫趕緊讓寧嬌嬌休息了一下,畢竟一個荷包已經快做得了,而且非常的精緻,一般這樣就可以了,不過,樣式太複雜的話,可能會更浪費時間。
「小姐,如果到時候,真的做荷包,您就把樣式做得簡單一些,這個是夫人在咱們離開府邸之前,特意交代給奴婢的。」看著寧嬌嬌點頭,她知道,這個荷包應該是給大人的,為了以後能有個念想。
「你去拿一塊寶藍色的布來,給哥哥也做一個吧,畢竟這些東西到時候都會有人給他們做了,可是不是我親手來弄的。」寧嬌嬌垂著腦袋,唉,真的不想離開家,可是她已經到了成親的年紀了,不能讓阿瑪和哥哥蒙羞的。
「小姐,這些,您到時候再弄吧。」寧嬌嬌的話倒是說得入畫心裏酸酸的,是啊,小姐長了這麼大還是第一次離開大人和夫人呢。難怪心情會如此的不好,別的不說就光這些,她就已經覺得小姐心裏肯定不好受,唉,呵護下長大的小姐,到時候該怎麼辦啊!
「其實這樣也挺好的,哥哥以後也有嫂子來照顧了,我這個當妹妹的如果能夠幸福的話,應該也能讓他們放心呢。到時候,我還怕什麼?」她能有爹爹他們當靠山就成,嘿嘿,想到這裏,她的心情好了不少,哥哥總是說她最擅長的就是來調節自己的心情呢。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