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青箏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懶人一枚,喜歡偷懶,標準的宅女,夢想是當一隻吃吃喝喝的米蟲~~
另一個夢想是成為被大家所喜愛的作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
 
         青箏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懶人一枚,喜歡偷懶,標準的宅女,夢想是當一隻吃吃喝喝的米蟲~~
另一個夢想是成為被大家所喜愛的作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絕色情話 >> 絕色侍寢妃《上》

點閱次數: 5339
   絕色侍寢妃《上》
編號 :011
作者 青箏
繪者
出版日 :2013/7/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紅紗帳內,欲望橫飛,在曖昧的氣息裏醒來的她,還分不清今夕何夕,便被邪魅入骨的男子壓在身下。
「秦無笑,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的生命由我主宰,即使死,也要死在我的手裏。」

那一世裏,她是被人陷害喪命的特種兵。這一世裏,她是世人口中壞事做絕,囂張跋扈的亡國公主。穿越時空而來,到底,誰才是她秦無笑的良人?

「只要你願意,我們便遠走高飛,放棄一切不再回來。」謝流風說。
比起張狂肆意的年輕帝王來,他沉穩內斂。溫文爾雅的臉上滿是柔情,只是眼底的深意,她始終,看不明白……

一起作畫,他畫了她,她卻畫了一隻龜。
「我將你留在紙上,更是刻在了心裏,此生不滅。」東方煜夜帶著傾世的溫柔,和獨屬她的,寵溺的笑。
就這樣一直幸福下去,也就未嘗不是好的。

網路優惠價:22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楔子


晉月山,歷代高人們隱居的地方,終年雲霧繚繞,暮氣藹藹且有得天獨厚的靈氣接引,神秘,不為世人所知。此刻的玄衣少年郎正低著頭,認真地聽著一向敬重的師長在自己即將離去時最後的教誨。
「……你要切記,天命本為註定,你雖有能力卻是萬萬不可更改,否則後果難以想像,切記切記……」
能被命運選定為輔佐千古一帝的良相,應該是大之幸事吧。少年孤身上路。
多年以後的他在晉月山上避世,以孤獨相伴殘生的時候,曾不止一次地想,若是當年的他沒有做出那些自以為聰明的蠢事時,是不是就會有不一樣的結局?也許……
但他隨之便笑了,若是那樣,這世間又怎會有一個她?如今的她,應該是有她的良人陪著,眼角眉梢都漾開了幸福的笑吧……

紅牆黃瓦,初陽轉過飛簷上的獸角毫不吝嗇地向世間施捨著萬丈金光,琉璃頂在陽光下反射出了五顏六色的光,晃得人心驚膽戰。戒衛森嚴的皇宮中,一處也並不是太過簡陋的房間裏,不時傳出了聲聲咒罵,而後是呻吟求饒,最後歸於沉寂。
房門打開,一襲月色錦袍的男子步出,俊美如神詆一般的臉上帶著陰沉,勾起的嘴角處卻又噙上一抹莫名的笑意。衣袍翻飛間,繡於袍角的飛龍在張牙舞爪的同時也昭示了該男子的身份。
本應是氣質非凡受人敬仰的人,只是無形中散發出來的氣場太大,壓得人連抬頭的勇氣都沒有了。大片的宮人在他離去的身後跪了一地,個個擦著鬢角處的冷汗。
此 時的房間裏卻又是另一番景象。饒是再糊塗的人也一眼就能看得出來這裏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凌亂自是不必說的,空氣裏情欲的味道還沒有完全散去,一絲不掛躺 在床上的女子眼裏散發著恨極的光芒,嘴唇出了血,不知是自己咬的,還是適才的男子咬的。原本白皙誘人的身體上,也佈滿了傷痕。淤青,齒痕,也不知這女子承 受了多少……
沉默許久,直到黃昏時分,外面不知誰在慶祝什麼點燃的煙花在空中炸開的時候,女子總算有了一絲反應。強撐著殘破的軀體起身下床,也沒 有披件衣服,就那麼赤條條地在屋子橫樑下,看著那根不是很堅韌但足以承受起她身體重量的白綾隨風起舞,喃喃低語:「三年了,欠你的一切,也該有個了結的時 候……」
將頭顱伸進那根勾命繩索的時候,女子的唇旁忽然就綻開了柔情的微笑來,腦海中映出的,是那個騎在馬上的英俊身影回頭相望時自己止也止不住的心跳,儘管那時的她還沒有長成……
「我不管他說的是真是假,只要有一絲可以成為你最親近的人的機會,我都不會放過。你呢?若是我來了,可否能許我同樣的柔情?」
奢華的宮殿內,被宮女們伺候著剛要歇息的美人揚起了好看的眉梢,嘴角掛上意味不明的笑:「哦?自殺?」
「是的娘娘。」俯在地上的宮女額頭與地面相抵,看不清面容。
身著華麗的女子以手支著額角,清清淡淡地說道:「如今這年頭,好人不多了。既然這是她的心願,你便出手助上一助,幫她解脫,讓她走得痛快點兒吧……」
「貴妃娘娘請放心,奴婢一定讓她見不到明早的太陽。」
「你說什麼?」
「奴婢錯了,奴婢並沒有見過娘娘……」

繁星閃爍,璀璨的星空下,面目清秀儒雅的男子望著天邊忽明忽暗的星宿,面色凝重。師父說,天命不可隨意更改,可是現在……
罷了,也是為了化解災難,他也只是為了順應天命而已。只要結局不變,其他的,應該也沒有那麼重要吧?星空黯淡,忽然出現的雲團擋住了世人眼裏的群星,也擋住了,不為人知的斗轉星移……
晉月山頂,手捋過白如初雪鬍鬚的老者也在觀星,看到突變的星空也沒有做什麼,僅僅只是搖頭歎息,「唉,傻孩子,你不知,這也是你的劫難嗎?何苦……」
「師兄莫要難過,這,也是天意啊……」同樣髮鬚皆白的老者勸慰道……
天命……天命啊……

第一章 穿越受辱
雲南邊境,順著群山蜿蜒起伏的公路上幾輛車子在追逐。隨著刺耳的警笛聲響起,坐在最前面寶馬車裏的一名光頭中年男子臉色鐵青,眼眸深沉,冷聲吩咐著身邊的人說道:「告訴皮二,炸了後面的條子。」
「是。」身邊的人應一聲打起電話來。
只是幾秒鐘的時間而已,便有巨大的爆炸聲傳來。光頭的中年男人看了身邊的人一眼,如果沒有猜錯,電話應該還沒有撥出去才對……忽地臉色一變,從車窗探頭向後看去。
瑰麗的火焰伴隨著滾滾濃煙在爆炸聲中張牙舞爪起來。光頭的心瞬間沉了下去。
「大哥,我們應該是被人出賣了,不然條子怎麼會對我們的行動了若指掌?」剛才打電話的人急忙大聲喊道。
「不好,車子被人動過手腳。老闆,快下車。」在光頭還來不及做出回答的時候,汽車突然拋錨,司機迅速做出了反應。
下車沒跑幾步,車子就在火光中衝上了天。於此同時,後面一直緊追不捨的警車也停了下來,訓練有素的特警繞過沖天火焰向他們圍抄過來。
「老闆你先走,我們掩護。」司機掏出了懷裏的手槍打開保險。光頭看了他們一眼,便扭頭朝山上奔去。
密林裏,拿著手槍的光頭中年男子喘息不已地在林中狂奔,而早已潛伏在樹上的秦無笑瞳孔一縮,借著樹藤之力將身體蕩出去,一腳踢掉男子手裏的槍,並順勢將男子踹翻在地。
中年男子的眼中射出狠辣兇殘的目光,瞥見掉落在不遠處的手槍,翻身過去就想撿起。身著特種兵緊身服的秦無笑見狀,鬆開手中的藤條,助跑過去一腳踢開手槍, 用手架住一躍而起的中年男子砍向自己喉嚨的手臂,並將其扭轉過去,一腳踢向中年男子的腿彎。男子慘叫一聲單膝跪地,秦無笑毫不猶豫地從腰間卸下掛著的手 銬,「哢哢」兩聲將中年男子與自己銬在了一起。
舒出一口氣,收工。秦無笑的臉上掛上淡淡的笑容。
這是一起惡性的槍支走私案件。身為特種兵的秦無笑與隊友們一起將其成功破獲,而此時被秦無笑抓住的,正是此次案件的主謀,外號「蛇頭」的人。
「小秦。」身後有喊聲傳來。
聽出是隊友小陳的聲音,秦無笑笑著回頭:「小陳,我抓……」
小陳舉著槍,站在距他們十步之遙的地方,在秦無笑還來不及有所反應的時候,扣動扳機。
都是特種兵出身,小陳的槍法也是極準的。連續三顆子彈沒有絲毫偏差地鑽進了秦無笑的心臟。
為什麼?沒有來得及問出口。秦無笑向後倒地,臉上滿是驚愕的表情。
手銬落地,中年男子望著小陳,瞇起眼睛問道:「此次行動計畫知道的人並不多,怎麼會洩露?你……」話音就此打住,隨著另一聲槍響,光頭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胸口「噗噗」流血的傷口倒地,一雙眼睛瞪的老大。
小陳彎腰撿起原先蛇頭被打掉落的手槍,對準了躺倒在地上的秦無笑,面無表情地開口:「想問為什麼,是吧?很簡單,你做事太認真了。特種兵也是人,也是需要生存的,對不起了……」說完別過臉去,對著秦無笑連開數槍。
眼中一片血光,秦無笑的瞳孔逐漸放大,在意識渙散的時候,她看不清小陳的表情,也不知道,有沒有聽到小陳最後給出的解釋……

疼……身體如被撕裂一般的疼痛。不是說人死了以後不會再有感覺嗎?為什麼……
秦無笑努力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首先就是一張年輕男子的臉。
男子面目冰冷,高挑的鳳眼裏閃爍著殘忍的光芒,薄而性感的唇緊緊抿著。都說薄唇的男子薄情薄性呢。眉眼如畫,鬢若刀裁,倒也是長相極佳,只是現在的秦無笑很明顯是顧不上欣賞美男的。
這是……什麼情況?秦無笑快速地轉動了一下眼珠,房間裏的陳設已經大概錄入了腦海。也不是太過奢華,僅一般而已,但是風格很明顯是古代的,再加上面前男子一半用金冠束起,一半飄散的墨發,還有一身繡了龍紋的古裝,秦無笑的心底湧上了一股很不祥的感覺。
秦無笑的童年少年時代,不似一般的女孩子,零食漫畫外加小說。但是,關於穿越的說法,卻也是聽過的。
試探地動了一下手,才發現手腳居然都被鐵鏈鎖著,更是沒有以前的一半力道……難道真的……穿越了?或者說是,靈魂附體?還是階下囚?
東方昱夜的眼眸一瞬不動地盯著剛剛清醒過來的秦無笑,心底劃過一絲怪異。似乎,有什麼不對?這個賤人又在耍什麼把戲?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東方昱夜一把拉過縮在床角的身體。
在東方昱夜剛有所動作的時候,秦無笑就已經覺察到了。幾乎是本能的就出手反抗,只是這具身體的力道實在太差,在對方的手裏根本就占不了絲毫的便宜。
被東方昱夜壓在身下的時候,秦無笑感到了不妙。剛才只顧觀察四周,沒發現自己居然已經是衣不蔽體的境況了。大紅色的肚兜搖搖欲墜,底褲已經跟小內內差不多,還是三角的那種,看上面的紋理,很明顯是被撕壞的。現在這種情況,換做任何人都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東方昱夜看著身下的人,不似以前一般慌亂憤恨,就連從來不曾停歇過的咒罵都沒有了。靈動的大眼睛裏居然還是冷靜的,不由地怒從心起,你不怕是吧?很好。嘴角噙上邪肆的笑,低頭就向吻上了嬌豔欲滴的紅唇。
「轟」地一聲,大腦中似乎有什麼炸開了般,儘管秦無笑刻意地告訴自己要保持冷靜,但還是抹不去那絲異樣的感覺。
在過去的時光裏,留在秦無笑的記憶當中的,就只有任務,由一開始的殺手,到後來的特警。至於戀愛,與她簡直是絕緣的,更別提什麼接吻了。緊咬的牙關被對方幾乎毫不費力地就撬開,東方昱夜毫不客氣地吸吮著秦無笑丁香小舌,並用自己的舌頭在她的嘴裏攪起驚濤駭浪。
秦無笑的腦海裏,甚至有一瞬間的仲怔,不過即刻就恢復了清明。多年的嚴格訓練已經大大地提高了她的警惕性。感覺到身下人的不專心,東方昱夜一口咬上秦無笑的嫩唇作為懲罰。血腥的味道在口中蔓延開來,東方昱夜滿意地俯首吻上了秦無笑雪白細長的脖頸。
嘴上的疼痛並沒有使秦無笑叫出聲來。畢竟,比起以前,這點傷實在算不上什麼。伏在自己身上的人呼吸聲明顯加重了,肆意揉捏著胸部的大手也更加的用力,雖然 有異樣的感覺,但是更多的卻是疼痛。秦無笑也不由自主喘息起來,抵在腰間的炙熱讓她不安,東方昱夜的玉石腰帶更是摩擦的她的肌膚生疼。
秦無笑的喘息聲似乎助長了東方昱夜的欲望,使其手下的力道更加重了,膝蓋更是將秦無笑緊緊攏著得雙腿用力分開,大腿襲上她的私密處。
「啊……」秦無笑冷不丁地呻吟出聲。急忙咬住自己的唇,咬上適才被東方昱夜咬破的地方,只有疼痛,才能讓自己清醒一些。
似是不滿秦無笑的動作,大手一揮,秦無笑身上本就搖搖欲墜的肚兜飄落在地,東方昱夜埋頭含住其中的一顆草莓。
秦無笑渾身一顫,再不能繼續了,正是現在。伸出手,悄悄地摸向自己的頭頂,老天保佑……
果然。冰冷的觸感落入手裏,秦無笑心下一喜,早就感覺到了自己的頭上有東西了的,如果是穿越,八成就會是發飾什麼的。握住發上拔下的簪子,秦無笑瞅準東方 昱夜脖間跳動的大動脈,以及其迅速的手法插過去。偷襲,只有在對方不設防的情況下才能發揮最大的效果,秦無笑學過的。
空氣的快速流動聲使東方昱夜的耳朵微動,千鈞一髮之及險險避開,尖銳的簪子在百里湛的臉頰上留下一道長長的血痕。
秦無笑惋惜地看了一眼手中沾上血跡的簪子,居然還是純金打造的。這具身體真是太不好用了,否則那個膽敢輕薄自己的男子怎麼可能還有命在?不過能在這個時候還保持著警惕性的,也實屬難得了。
秦無笑不再猶豫,扯起床上的帳幔裹住自己已經赤裸的身體,揮動著簪子就朝東方昱夜撲過去,同時出腳襲向對方的下陰。
顯然,秦無笑犯的錯誤不僅僅是高估了自己現在的體力,還低估了對方的武功,更錯估了鎖在身上的鐵鏈對自己造成的影響力。
看著眼神幽暗的東方昱夜一手扣住自己的手腕,一手制住自己的腿,秦無笑不死心地將另一隻腳也揮過去。我就不信,你還有手不成?
東方昱夜冷眼看著秦無笑的動作,他的確是只有兩隻手,不過……還能加重力道不是?
「唔……」踢出去的腳被東方昱夜輕易避過,只是被制住的一手一腳骨頭卻如裂開以般地疼痛。金簪落地,發出清脆的聲響,秦無笑的額頭上沁出冷汗。好疼……他該不會想廢了自己吧?二十幾年來,除過最初的開始,秦無笑的心頭第一次湧上了恐慌。
東方昱夜不屑地一笑,將秦無笑扔回床上,伸手就扯下了另一邊帷帳。
幸好沒有廢了自己。秦無笑在暗自慶幸的同時活動一下自己的手和腿,發現根本就使不上任何的力氣,所以也便眼睜睜地由著東方昱夜綁起自己的雙手。
抬手用無名指輕輕擦拭了一點臉上的血跡,然後用舌頭舔掉的東方昱夜對著被捆綁了雙手倒在床上的秦無笑,臉上浮現著冷酷而嗜血的笑容。想玩是吧?好,我便陪你玩。膽敢激怒我,就要做好接受激怒我的懲罰。秦無笑,你以為,我還是當年的東方昱夜嗎?
看著站在床邊寬衣解帶的男人,秦無笑心底的那絲不安被逐漸擴散開來。努力想將困住雙手的繩索掙開,卻是徒勞無功,赤裸了上身的男人欺身上來,秦無笑苦笑不已,從沒有想過,強悍如自己,也有被人強了的一天呢。
再也沒有了無謂的挑逗,抓過秦無笑的雙腿分開,伸手扯下最後一絲遮羞布,東方昱夜腰身一沉,強行進入了秦無笑的身體。
「啊……」被撕裂般撐開的疼痛使秦無笑忍不住慘叫出聲。
東方昱夜的眼中閃現著狼樣的光芒,不顧身下人的慘叫,快速地律動著,帶著要將她毀滅的狠絕……
疼……這種疼不似身體受傷,傷口的那種疼。在摩擦產生的生疼外,還有一種莫名的悸動存在。秦無笑將被綁的雙手緊握著,指甲幾乎都掐進肉裏,牙齒更是緊咬著 嘴唇不讓自己呻吟出聲。身體不受自己控制地隨著東方昱夜的動作瘋狂地來回晃動,連腦子裏都是昏沉的,呼吸加重的同時,秦無笑感到了刻骨的恥辱。
一時間,房間裏肉體相撞的聲音,喘息的聲音以及刻意壓制的聲音曖昧地糾纏在一起,不絕於耳。也註定了,故事的開始與結局。

絕色情話—012 絕色侍寢妃
試閱
第二章 前朝公主

身上的牽制被解除了,身體似被車壓過一樣散了架。酸痛的感覺與難言的屈辱盤踞在秦無笑的心頭久久揮之不去,看著倒在一邊微微喘息的東方昱夜,秦無笑的目光 變得冰冷。用綁住的雙手掙扎的撐起感覺已經殘破的身軀,牽動鐵鏈發出「嘩嘩」的聲響似乎也是無情的嘲諷,秦無笑瞪著東方昱夜,用眼神凌遲著他的身體。
東方昱夜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也支起了身體平視著秦無笑,胸口還遺留著來不及退卻的汗珠……
如果可以,秦無笑真想掐死東方昱夜,或是,怎麼痛苦怎麼來,可惜……眼中充滿恨意,秦無笑低下頭,不顧一切地朝著東方昱夜撞去。
完全沒有料到被綁住了手的女人居然還會有這招,這根本就不符合東方昱夜對於秦無笑的瞭解。所以毫無防備的東方昱夜被這麼一撞,整個人向後倒去,「撲通」一聲栽倒在地上。
這個該死的女人,東方昱夜咒罵著站起身,揚起手掌就要往秦無笑的臉上扇去。
秦無笑揚著頭,滿臉的倔強。
不知怎麼的,看著秦無笑的小臉,百東方昱夜就要揮下的手就那麼止住了,並且再也扇不下去。有點惱羞成怒的感覺,東方昱夜憤憤地收回手,穿好自己的衣裳,摔袖而去。
直到看著東方昱夜摔上門,秦無笑才覺得支撐著自己的勇氣瞬間抽離了自己的身體,整個身子軟軟滑倒在床上。
望著床頂,雖然身體疲憊,但是意識思想更加的清明了。略微休息了一會,秦無笑重新坐起身,將身體從從身後綁住的雙手胳膊縫隙裏穿過,把綁著的手轉到了前 面,並用牙齒解開了困住自己的繩索。活動一下,還好,手上已經基本恢復的力氣。彎下腰,拾起剛才刺殺百里湛未遂的金簪,插進鎖住自己的鐵鏈鎖鑰匙孔裏,左 右搗鼓幾下,鐵索應聲而開。
微微舒出一口氣,秦無笑依法打開了腳上的鐵鏈,下了床。臨了還不忘了順手拉起被子裹住早已赤裸的身體,原本的衣服早就成了碎布,而床單上滿是污穢,還有血跡,秦無笑連看一下的欲望都沒有。
腳剛著地,腿一軟差點跌倒。咒罵剛才的可惡男人一聲混蛋,又休息片刻,秦無笑才勉強起身。赤著腳走在地上,有點兒涼,不過顧不上這些,秦無笑首先便奔到了 窗戶前,伸手一推便皺起了眉毛。窗戶是封死的。再照手腳被鎖住的情況來看,秦無笑已經很確定自己俯身的這具身體是被囚禁的。
眼裏閃過一絲異光,失去自由雖然不怎麼舒服,但是比起死來,可就是強上太多了。只有活著,才有希望不是嗎?能夠再給自己一次活著的機會,也算是老天對自己 的厚待了吧!收斂氣心情,秦無笑試著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腳,順便也試探了一下新身體的狀況。底子還不錯,只要勤加練習,不敢說會抵得上自己以前的身手,但 也不會太差的了。
門外有響動的聲音,秦無笑知道是有人就要進來,急忙奔回床上拿起鐐銬依著之前的樣子卡在手腳上……
幾名手捧臉盆,衣飾的女子魚貫而入,最後四名壯實的女子更是抬著一個木桶。在她們的眼裏,秦無笑手腳帶鐐,雙手被綁地倒在床上,暴露在空氣裏的肌膚上,滿是暴虐歡愛後的傷痕。
秦無笑瞳孔一閃,看這些女子的裝束,皆是做宮女打扮,在加上之前那名混賬男子身上穿的衣服上繡的龍紋,難道這裏還是傳說中的皇宮不成?而自己俯身的這具身 體的原主人為何會得罪皇帝呢?心下思緒萬千,面上卻不懂聲色,只是冷眼看著那些宮女們走過來,解開捆住自己的繩索,攙扶著走到木桶前。
原來是要沐浴。這倒是正合了秦無笑的心意,躺在木桶中,將身體浸入溫暖的水中,秦無笑難得的放鬆,卻也沒有錯過宮女們眼裏的鄙視。閉上眼睛,假裝看不見。
梳洗完畢,秦無笑輕鬆不少,除了留下一名應該是看守的宮女外,其他的依次退出。還是窩在床上,被單什麼的已經被換過了,已經看不出屈辱的痕跡,至少表面上 是這樣。在剛才宮女們替自己梳頭的時候,秦無笑刻意看了鏡子裏的面容。還是自己的臉,不過小了好多,也就是十八歲的模樣。最最重要的是,脖間還有一道刺眼 的淤青勒痕……
十八歲?秦無笑苦笑,原來,生命是真的可以重來的。只是……眸色幽暗,秦無笑的眼前不期然地浮現出了小陳朝自己開槍的那一剎那。果敢,堅決,沒有半絲猶 豫,一改他往日謹慎的性格。「你太認真……特種兵也要生活……」小陳最後的話依稀有飄進她的耳朵,只是,她還是不明白,自己真的錯了嗎?從冷血的殺手到服 務於國家的特種兵,雖然其中的艱辛和不被理解只有自己知道,但是改邪歸正以後她有真的將他們當做兄弟。猶記得當初和隊友們相處的快樂時光,還有同小陳一起 合作偵破一起綁架案時兩人之間的默契。還是有點兒接受不了死在自己人槍下的事實呢。自從做了特種兵,秦無笑就很珍惜與隊友間的情誼,如果可以選擇,她寧可 開槍的人是蛇頭,或是犯罪集團的任何一個人,就是不要是自己的兄弟。不是逃避,只是太重感情,好難過,滿心的失落……
歎了一口氣,眼下的情況真的很不樂觀呢。已經肯定了這裏是古代,那麼皇帝就是絕對權威的存在。得罪皇帝,與死也就是一線只隔了吧?若是想逃出生天,似乎還 是件很艱巨的事情。眼神轉向那留下的那名宮女,現在首要的問題,就是要搞清楚自己身處的朝代以及環境什麼的,知己知彼才有離開的機會。
一陣眩暈襲來,秦無笑呻吟一聲,無力地倒在床上。宮女被驚動,卻沒有過來,只是留在原地回頭查看。
警惕性還挺高,秦無笑瞥了那宮女一眼。
「你怎麼了?」宮女問道,語氣生硬。
「只是有點頭暈,能倒杯水給我嗎?謝謝。」秦無笑聲線虛弱地說道。
宮女狐疑地看了她一眼,極不情願地轉身倒了杯水過來,也不直接遞給她,只是放在了床上。
「謝謝你。」秦無笑摸下在梳洗時宮女們插在頭上的金簪,合著偷襲東方昱夜的那一支一併遞給了宮女,說道:「這是給你的報酬。」
「公主的東西,可不是隨便拿的。說不定這一刻拿了,下一刻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宮女出聲,語氣中充滿了嘲諷。「不過,公主即使淪為階下囚也還是一樣的大方 呢。錦兒倒是謝過公主了。」奪過秦無笑手裏的金簪,名叫錦兒的宮女眼中閃現出一絲貪婪之色。不知是不是錯覺,秦無笑總覺得那眼裏還有一點別的什麼,似乎是 懼怕,又似乎是狐疑。
公主?秦無笑一凜,那剛才那個皇帝是……亂倫?
「那麼……」秦無笑端起被放置在床鋪上的茶杯,入手處冰涼一片,「可否為我換一杯熱的?」
「好啊。」自稱為錦兒的宮女眼中閃現著怪異的光芒。拿過茶杯後退兩步,鬆開手,茶杯跌落在地,摔的粉碎。
「嗯?你這是何意?」秦無笑的臉色微微變冷。
錦兒拍拍手說道:「你身子嬌貴,喝不慣涼茶也是應該的,那便不喝了吧。至於公主麼,那是我客氣一點的叫法,說穿了,也就只是前朝的餘孽而已。如今新皇登基,你還不是淪為了階下囚?怎麼?秦無笑,你是接受不了現實呢,還是沒想到高傲如你也會有這麼一天?」
前朝?秦無笑默不作聲,原來這具身體的本尊不但是個落魄的公主,還也叫了秦無笑這個名字,應該也算是緣分了吧。知道叫錦兒的宮女還有話說的,這可是拜高踩低的小人耀武揚威的好時機。
果然,錦兒輕蔑地看了一眼秦無笑,以為她是在暗自傷心便更加得意了:「怎麼,可是難受?這叫老天有眼,能有今天,你實屬活該。」
「我以前……做過很多的……壞事?」秦無笑不確定地問道。聽錦兒的話,似乎這具身體的本尊還做了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不成?都要遭天譴了。
「你何必裝傻?不要以為這樣就可以騙過我。」錦兒笑得很奸詐,「昔日前朝戶部尚書靳大人在街上因為不識你的轎輦而未曾為你讓路,被你奏請流放邊疆。兵部尚 書因為為人正直上奏你私占民地而被你派人暗殺,一家大小三十餘口人被暴屍荒野。為了將三品大員付大人新起的別院占為己有,你不惜栽贓嫁禍說他意欲謀反。如 此事情,多不勝數,你竟然還假裝不知?還問你是否做過什麼壞事?真是可笑。」彷彿是在講著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宮女錦兒冷笑出聲。
呃……不是吧?秦無笑黑了臉,這位前朝公主還做了這麼多傷天害理,殘害忠良的事情?現在想起來,在那個可惡的男人佔有這具身體時滿眼都是狠絕,應該也是被 這個公主害過吧?至少仇恨是肯定有的。只是,他為什麼不直接殺了這位前朝公主而是將她囚禁呢?不過倒也好,給了自己穿越過來的機會。
無論怎麼說,現在這具身體的主人是她秦無笑了。此秦無笑非彼秦無笑,所以,秦無笑微微一笑,以前的債能還的我會儘量幫你還,當然是在不傷害自己的情況下。只是,我的未來由我做主。
錦兒看著嘴角泛著笑意的秦無笑,總覺的,有哪裡不一樣了呢。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