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常在心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一直在努力的寫作,幾乎是把所有的空餘時間都投入到創作中去,死宅死腐一枚。
專注寫美強,特別是華麗麗的小攻把口是心非的小受壓在身下ooxx,鼻血橫飛什麼的。
人很懶,愛美青年和美大叔,清水無緣,每本小說都有大量的肉,
但一定是在劇情的基礎上盡情發揮。
無事最愛和讀者閒聊,減肥、時尚、美食都是必不可少的話題。
曾承諾過一位長期追隨的讀者,只要她願意看我就願意寫一輩子的耽美!

-----------------------------------------------------

雖然說在這個愛情速食麵一樣的年代,
很少人會相信真愛,可我相信呀~
也一直在做著這樣的夢,
總有一天我的王子會來到我的身邊,
他也許不是騎著白馬,他也可能是青蛙王子,
可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只有心中有愛,
每一天都是情人節。
目前仍單身的我也還是會努力的一邊等待著愛情的到來,
一邊編織著充滿愛的故事和諸位分享~
謹記,越努力越幸運^^ 
         常在心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一直在努力的寫作,幾乎是把所有的空餘時間都投入到創作中去,死宅死腐一枚。
專注寫美強,特別是華麗麗的小攻把口是心非的小受壓在身下ooxx,鼻血橫飛什麼的。
人很懶,愛美青年和美大叔,清水無緣,每本小說都有大量的肉,
但一定是在劇情的基礎上盡情發揮。
無事最愛和讀者閒聊,減肥、時尚、美食都是必不可少的話題。
曾承諾過一位長期追隨的讀者,只要她願意看我就願意寫一輩子的耽美!

-----------------------------------------------------

雖然說在這個愛情速食麵一樣的年代,
很少人會相信真愛,可我相信呀~
也一直在做著這樣的夢,
總有一天我的王子會來到我的身邊,
他也許不是騎著白馬,他也可能是青蛙王子,
可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只有心中有愛,
每一天都是情人節。
目前仍單身的我也還是會努力的一邊等待著愛情的到來,
一邊編織著充滿愛的故事和諸位分享~
謹記,越努力越幸運^^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天堂鳥系列 >> 總裁的小女人

點閱次數: 3663
   總裁的小女人
編號 :007
作者 常在心
繪者
出版日 :2013/5/1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他是本市最炙手可熱的曜天集團總裁——龍曜汐,
像他這樣一帆風順的人生也有苦不堪言的時候,他被母上逼婚。
為了逃婚,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他救下秦沫沫,順勢假裝變成了性無能。
可是這個傻乎乎的女子卻說要嫁給他?
都是一條裹蒸粽惹的禍,害秦沫沫被流氓調戲,
沒想到她被救了,可是救命恩人卻變成了性無能?
也許以身相許很老土,可是秦沫沫卻漸漸愛上了這個霸道俊美的男人。
可她想不到這位帥帥的總裁先生卻是個惡魔,
為了逃婚,不惜制造自己性無能的謊言,
還不擇一切手段將她留下。
游走在謊言邊緣的愛情,她真的可以相信他嗎?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楔子

秦國忠把女兒抱起來,「乖囡囡,等一下去了龍叔叔家可要聽話喔。」
「耙耙,囡囡聽話是不是可以吃糖糖?」娃娃頭上繫著一個大大的蝴蝶結,隨著她歪頭詢問而晃動著,十分可愛。
「當然可以。」媽媽把她抱過來,「只要囡囡聽話,別把裙子弄髒,要給叔叔阿姨留下好印象喔。」
「嗯,囡囡知道了。」娃娃點點頭,想到等一下可以吃糖,圓圓的臉蛋笑成了花。
面對女兒喜悅的笑臉,秦國忠歎氣道,「如果不是公司出了問題急需融資,我也不想早早拉這門親事。」
「老公,別想太多,只是聯絡感情而已,況且囡囡還這麼小,她什麼也不懂呀。」
「那也是。」秦國忠點點頭,摁下了龍家的門鈴。
…………
「你叫什麼名字?」龍曜汐看著面前的娃娃,胖圓圓的身子很可愛。
「囡囡。」娃娃吸著手指頭。
「那你要不要和我玩?」
「好啊,但是不能弄髒裙子喔。」
「玩滑梯?」
「不要喏。」
「蕩秋千。」
「不要喏。」
「那你想玩什麼?」六歲的龍曜汐皺起了好看的眉毛。
「麻麻說不能弄髒裙子。」因為弄髒裙子就不能吃糖糖了呀。
龍曜汐嗤了一聲,果然是大小姐,這也不能玩那也不能玩,真無趣。
「這個給你。」他笑嘻嘻的張開了手裏握著的東西。
「是神馬呀?」娃娃奶聲奶氣的問。
「是蚯蚓!」龍曜汐把蚯蚓扔在娃娃的裙子上,把娃娃嚇得哇的一下哭了起來。
結果因為這個惡作劇,龍曜汐被爹地教訓了一頓,還隱隱聽見他爹地說,娃娃是他未來的老婆?
哼,才不要呢,誰要娶這麼無趣的娃娃當老婆!


第一章

週末的早晨,龍曜汐在家呼呼大睡。誰能想到本市最大的曜天集團總裁只有29歲,還是個未婚的鑽石王老五?倒貼的女人多不勝數,只是他壓根沒把這當一回事,可急壞了身邊的人。
「龍曜汐,你究竟什麼時候才肯結婚,你媽我年紀大了,血糖也不好,你是不是要我百年歸老還抱不上孫子啊?」龍老太太的波音功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龍曜汐哪敢怠慢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
「媽,這不還早嗎?」才八點多而已,還想再睡一會兒呢。
「不早了,你都29了。男人30而立,成家立業要成家才能立業啊。你媽就你一個九代單傳,你好歹也生個胖娃給你媽我抱抱,也算給列祖列宗一個交代啊。」
「好了媽,結婚的事情以後再說,再讓我睡一會兒……」
「不行,我今天幫你約了李家的大小姐,在希爾頓等著你呢。你快點起床收拾一下,要是給我知道你又故意搞砸的話,我可是要扒了你的皮!」
龍媽媽的話不敢不當真,可龍曜汐根本不想去,從他六歲開始,家裏就不斷的為他物色物件,剛開始他還認真談過幾個,但很快就受不了了,都不是他喜歡的類型,以至於後來他都不把這當作一回事了,不過是應酬應酬,不是他不想結婚,而是沒遇上喜歡的,自己的老婆還得自己挑選,不是嗎?
秦沫沫已經絕食了一天,只是為了明天要去墾丁,如果穿上泳衣的時候凸出小肚子,那就不好看了。
可是好餓,肚子發出了咕咕的叫囂,似在抗議秦沫沫的行為,聞著街口阿三叔的裹蒸粽,秦沫沫默默的舉起了白旗。
當秦沫沫興致勃勃走到巷口買了裹蒸粽正往回走的時候,發現已經很晚了,路燈半滅半閃的,隱約透著些詭秘的氣氛,一陣涼風吹來,秦沫沫打了個寒顫,快點回家吧,明天要去墾丁,她還是第一次出遠門呢,秦沫沫期待已久。
正當秦沫沫趕路之際,突然聽見一陣轟鳴聲由遠至近,不一會兒從巷子裏竄出幾輛機車,在毫不費力的製造成噪音,秦沫沫已經靠得很邊上了,但那些流氓還是圍上來堵住她,把她圍在圈子裏,刺目的車前燈讓秦沫沫睜不開眼,裹蒸粽也嚇得掉在了地上。
「你們想幹什麼?」秦沫沫很害怕,這段街區晚上很雜亂,旁邊是酒吧街,邱雨瑟已經跟她說了很多次了晚上不要一個人出來。
「小妞,一個人喔?是不是很寂寞啊?要不要我們陪陪你?」猥褻的嘴臉靠近秦沫沫,她快嚇死了。
「你們快走開,再不走開我可要喊了!」
「你喊啊,這裏除了我們一個人也沒有,你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會救你的……」
怎麼……這麼戲劇化……
「這位大哥,你是在演八點檔嗎?」
「小妞,不要扯遠了,不過皮膚倒是挺不錯的,看這臉蛋真滑手……」
「別摸我!」秦沫沫縮在牆角,幾個流氓一擁而上,猥褻的把手伸進秦沫沫的衣服裏。秦沫沫本能的掙扎起來。
「大哥,這小妞挺不錯的,不如我們……」幾個嘍羅在一旁煽風點火。
「也好,把她拉去裏面。」
秦沫沫被人連拖帶扯的拉進一條窄窄的巷子裏,這裏充斥著不見光的晦澀氣味。
「求求你們放了我好嗎?」秦沫沫害怕極了,她用顫抖的嗓音說,「我可以給你們錢。」
「我們今晚不要錢,就要女人!」很刺耳的衣服被撕破的聲音。
「你們放手!」秦沫沫區區一個女子怎麼鬥得過這幾個地痞流氓,一股從沒有過的害怕佔據了她心頭,她瘋了般亂咬。
「媽的,咬人!」流氓一巴打去,秦沫沫的嫩臉腫了一大片。除了幾個流氓的奸笑外,周圍寂靜得什麼聲音都聽不見。秦沫沫捂著胸口躲在角落,她絕望了,這個時間,這條暗巷,好像連喊救命都不會有人聽到,如果此刻有邱雨瑟在就好了……秦沫沫淚流滿面……
「我還以為發生什麼事情,原來是幾隻公豬在當眾發情啊。」一把低沉磁性的男聲驀地響起,嚇得嘍羅們猛然回頭。
秦沫沫看見一個高挑的男子站在黯淡的光影下,插著褲袋,身上有一股凌厲的氣勢。
幾個嘍羅面面相覷 ,「你是誰,敢來破壞老子的好事?」
「我是你爸,兒子!」龍曜汐只是剛和朋友喝完酒很巧的經過這裏,再很巧的發現地下有一條裹蒸棕,然後再次很巧的看到了這一幕。
「我看你是皮癢了欠揍吧!」
「賞你們十個字,有他媽多遠滾他媽多遠,要不誰欠揍還不知道。」像這種敗類,豬爸當初怎麼不把豬兒子們射到牆上。
幾個嘍羅先是一愣,然後口中喃喃默念,再豎起手指頭略動,「靠,還真是十個字!老大,他是在罵我們耶!」
「呃……給我揍死他!」幾個嘍羅撲過去,龍曜汐敏捷的閃過,回頭賞了他們幾拳,乾淨俐落的打架方式看得出來他是個練家子。的確,龍曜汐從小學習空手道,十幾歲的時候已經考了黑帶。只是今晚喝多了一點,感覺頭有點暈。
正好龍曜汐今天的脾氣不是很順,早上和李家大小姐約會的時候她居然三番四次試探婚期,龍曜汐想不是八字都沒有一撇嗎?肯定又是母上搞的鬼主意,總是在外面幫自己物色物件,每次都要自己去收拾亂局。苦悶,猛的一拳襲中對方的下巴,把嘍羅下巴都打歪了。
秦沫沫對空降而來的天神捏了把冷汗,嘍羅們的手裏不知什麼時候多了幾把刀,片影間泛著冷冷的寒光。
「小心吶!」秦沫沫大呼,一柄閃亮的刀子在龍曜汐一個分神之際刺中了他的腹部。
這個笨女人沒事幹嘛亂叫!
龍曜汐覺得腹部一陣火熱,便感覺溫熱的液體緩緩流下。
媽的,中了一刀,果然是喝酒誤事!
腳步開始踉蹌了,剛開始還能應付幾拳,後來漸漸無力,血也越流越多。龍曜汐只覺得頭很暈,扶著牆壁緩緩的倒下了。
「老大,我們好像殺了人!」
「不、不會吧?」
小的上前踢了幾腳,「他不動了!」
「我們快跑!」這群流氓以為自己殺了人,倉惶的落跑了。
「先生,先生,你沒事吧?」秦沫沫看著地上血狀的小溪,兩眼朦朧,內心百感交集。她明白這世上能挺身而出見義勇為的人已經很少了,對這個倒在血泊裏的男人秦沫沫深深的敬仰,絕對不能讓他這麼死掉!
秦沫沫花了吃奶的力背起他,步步艱難的將他送去醫院。
龍曜汐在急救室急救,秦沫沫坐立不安。從他掉下的手機裏秦沫沫找到他家裏的電話號碼,撥過去龍媽媽便心急如焚的趕來了。自己滿身是血,坐在醫院的長椅上,路過的人都投以奇怪的眼神。秦沫沫兩手抓緊了衣服下擺,如果他死了怎麼辦……晶瑩的淚珠打濕了手背。
耗時兩小時,急救室的燈終於滅了。
「小宮,曜汐他怎麼樣了?」龍媽媽急上眉頭,頓時像老了好幾歲。
「大姨,您放心,曜汐生命力很強,我們已經為他輸了血,幸好傷口不是很深,休息半個月就沒事了。」
「小宮,我們曜汐的命可是在你的手上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顧他啊!」
「放心吧,大姨。我和曜汐從小玩到大,感情這麼深,豈會讓他有事?還是說大姨您不相信我?」晏紫宮笑道。
「不是的,我只是太擔心了。」
「曜汐的麻醉藥要明天才醒,大姨還是回家休息一下明天再過來吧,看您也夠累的了。」
「好吧,那你一定要好好照顧曜汐啊,他可是我們龍家九代單傳!」
龍媽媽走後,晏紫宮看見長椅上坐著一個淚眼婆娑的女孩。
「放心吧,你也回去休息一下,他沒事的。」
「不!」秦沫沫搖頭,「他是為了我才搞成這樣的,我要確定他真的沒事了我才離開!」
此時她全然忘了明天的墾丁之行,只希望這個叫做龍曜汐的男人安然無恙才好。

@@@

龍曜汐醒了,晏紫宮的眉頭反而緊鎖了起來。
「大姨,我要和您說一件事,但是請您一定要做好心裏準備。」
「該不會是我們曜汐發生了什麼事吧?」龍媽媽一顆心提到了嗓門眼。
「曜汐他……以後恐怕不能人道了。」
「什麼意思?」一旁的秦沫沫也迷糊了。
「意思就是,那把刀刺中了曜汐的命根子,簡單點來說就是……性無能……大姨,大姨!」
龍媽媽逕直暈了過去。
秦沫沫更是驚訝得兩手捂住嘴巴,好半晌才說,「我可以進去看看他嗎?」
床上躺了一個男子,秦沫沫才算第一次正眼看到他。髮絲黑得很純粹,沒有一絲雜色,像深夜沒有星星的天幕,他平靜的看著窗外,這是個很漂亮的男人,但又不至於陰柔,眉宇間有一股銳氣,配合他強勢的氣質,讓人過目難忘。
龍曜汐終於轉過頭來看了看秦沫沫,他眼睛狹長,眼珠的顏色很深,像潭水但卻不含糊,有種鷹一樣的敏銳。
「你是誰?」龍曜汐問,聲音充滿磁性。
「我是你昨天晚上救的那個人。」
「哦,有事嗎?」依舊雲淡風輕。
不知道為什麼,秦沫沫心裏很難過,哪怕他生氣,罵自己,或者扔東西。只要不是這樣雲淡風輕的表情。
「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秦沫沫哭了,她覺得很內疚。
龍曜汐看著秦沫沫吧嗒吧嗒掉下來的眼淚蹙起了眉,他不喜歡女人嬌滴滴的掉眼淚,真不喜歡。
「不要哭了好不好?」
秦沫沫以為他是在安慰她,反而哭得更厲害,「醫生說你的那裏壞掉了,不過你放心,我會負責任的!」無論花多少錢,她都會治好他的。
「哦?」龍曜汐笑了,嘴邊揚起一抹興味,「你要怎麼負責?嫁給我嗎?」
其實他只是開玩笑,但秦沫沫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怔了怔,一時沒反應過來。
還說負責?一聽到要嫁給不能人道的男人,嚇都嚇傻了吧?龍曜汐諷刺的想。
龍媽媽幾乎從聽到兒子性無能消息的那刻起就沒有停止過眼淚,夭心夭肺的哭喊,列祖列宗數了個便,九代單傳的這一個兒子如今卻性無能,這真是一個極度重大的打擊!
「媽,不要哭了,醫院的人都被你嚇走一半了。」反觀龍曜汐卻很平靜。
「我可憐的兒子以後該怎麼辦啊!你可是我們龍家九代單傳啊,你讓我怎麼跟你死去的阿爸交代……」龍媽媽哭得肝腸寸斷。
晏紫宮在一旁揉著太陽穴,這事情看起來很糟糕,「大姨,下面來了很多記者,似乎是曜汐進醫院的事情曝光了。」
「作為本市最大的曜天集團總裁龍曜汐,昨晚和匪徒搏鬥,英勇救下一名女子,身中多刀現正在醫院急救。此次事件會不會影響到曜天集團的股票狀況和公司內部架構的變動呢?而身為集團總裁的龍曜汐又是否能平安的度過這次危機呢?有待CBTV的林小亞續後報導……」
「小宮,這可怎麼辦?」龍媽媽擔心的問。
「看來他們都是衝著曜汐而來的,不過大姨您放心,我已經派很多保鏢在樓下攔著了,他們進不來的。」晏紫宮淡定的笑著,信心十足。
「都是你!你這個害人精,如果曜汐不是為了救你就不會搞成這樣。都是你這個害人精毀了曜汐,毀了我們龍家唯一的血脈……」
龍媽媽強烈的控訴著,一句一個害人精像一條利刺般,深深的刺進了秦沫沫的心裏。
是的,我就是害人精,如果不是我龍曜汐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如果不是我小時候貪玩用玩具擋住爸爸的眼睛,那爸媽也不會因車禍死去。媽媽最後用力的把秦沫沫推出快要爆炸的車子叫秦沫沫走遠點,巨大的爆炸聲和漫天的大火,刺痛了秦沫沫的眼睛。
「曜汐可是我唯一的兒子啊,現在搞成這樣別說是生孩子,連老婆都娶不到了……曜汐的一生就毀在你的手裏了!」
「我嫁給他!」聲音不大,但卻很震撼。頓時吵鬧的房間鴉雀無聲。
「你說什麼?」晏紫宮把目光投向了秦沫沫。
連一直不做聲的龍曜汐也愣了,三個人六道眼光,齊刷刷的望著秦沫沫。
「我說我願意嫁給他,我願意一輩子照顧他。我說的都是真心話,我一定會盡我最大的全力去照顧龍曜汐,所以,請伯母您放心!」如果時間可以倒流,秦沫沫寧願受傷害的那個人是自己,也不願意龍曜汐為了救自己而變成這樣,不彌補的話一輩子都會良心不安。
「那個……其實你大可不必這麼做,」晏紫宮看著秦沫沫大有視死如歸的精神,有點於心不忍,「因為……」
「就這麼說定了,擇日不如撞日我們今天就結婚吧!」龍曜汐頭微微一笑,眼裏卻閃過了一抹狡黠。
這個傻裏傻氣的女人,居然真要嫁給他?那也好,將計就計算了。
秦沫沫的電話忽然響了,看來電顯示,是邱雨瑟打來的,這時秦沫沫才想起她和邱雨瑟約了今天去墾丁。
「喂,雨瑟?」
「沫沫,你在哪裡?」
「我在醫院。」
「發生什麼事情了?你為什麼會在醫院?」
「我沒事的,你不要擔心……」
「沫沫,我們今天約了去墾丁,你忘了嗎?」
邱雨瑟還在車站等著秦沫沫,他本來想去了墾丁在陽光海灘下向秦沫沫求婚的,沒想到她居然失約。
「雨瑟,對不起,我不能去墾丁了。」
「為什麼?」秦沫沫不來,那自己的一番功夫豈不是白費了。
「你現在在哪裡?我立刻過來!」
「不,你不要過來,我、我們分手吧……」秦沫沫顫抖的手捂住嘴,不讓哭聲洩露出來。
「那你總要給我一個原因?」邱雨瑟壓抑著怒氣。
「對不起,但是我不能告訴你。請原諒我,雨瑟。」秦沫沫沒想到只是因為一條裹蒸粽,她害了龍曜汐,也賠上了自己的幸福。
秦沫沫放下電話,好像斬斷了她和邱雨瑟所有的過去。
大批的記者圍在樓下,龍媽媽決定打鐵趁熱,宣布兒子的婚事。當秦沫沫抹乾眼淚,和龍媽媽一起站在鎂光燈前,她看見邱雨瑟寒霜著臉站在一邊。
「謝謝大家的關心,我兒子情況良好,醫生說他生命力很頑強。現在曜汐在病房休養,半個月左右就可以出院。我現在鄭重的向大家宣布,這位小姐……咳咳,你叫什麼名字?」
「秦沫沫。」
「這位秦沫沫小姐是曜汐的未婚妻,等曜汐出院,擇日就會舉行婚禮。」
「龍老太太,這位小姐是誰家的千金?她父母和曜天集團有什麼利益關係嗎?」有記者問。
「請你不要侮辱了兩位新人,秦小姐雖然家境清寒,但勝在心地善良,出污泥而不染,她和曜汐是真心相愛的,請大家祝福他們吧。」
「突然就說結婚,該不會是大了肚子吧?龍老太您是不是就快有孫子抱了?」
「呃……」龍媽媽的表情僵硬了一下,「他們這幾年將會享受二人世界,而且我也不急在一時。」
本世紀最大的一場戲終於落幕了,鎂光燈閃個不停,每攝一下秦沫沫都覺得攝走了自己的靈魂,現在只剩下空洞洞的軀殼。
龍媽媽封鎖了所有的消息管道,這麼快宣布二人的婚訊只是為了防患於未然,早點塞住別人的嘴巴,當消息不幸露餡的時候也好對外界有個解釋。
等記者散去,邱雨瑟一把將秦沫沫拉到角落。
「這就是你為什麼不跟我去墾丁的原因吧?」他冷冷的開口。
「雨瑟……」
「什麼叫做心地善良?什麼叫做出污泥而不染?我看你是早就墮落了吧?!」
「不是的雨瑟,我真的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情。」秦沫沫著急著解釋。
「戴綠帽子算不算?」邱雨瑟冷諷,「你知不知道我在車站傻傻的等你,我還買了戒指準備向你求婚,可是你卻突然和我說分手!你說你在醫院我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我很擔心你,後來我在電視裏看見你,原來你是曜天集團總裁的未婚妻!你究竟瞞著我和他交往了多久?」
「雨瑟,是我不好,是我辜負了你。但是請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情……」
「夠了,你這個見錢眼開的婊子!」邱雨瑟狠狠的一巴掌甩在秦沫沫的臉上,很快秦沫沫嬌嫩的肌膚上出現了五根鮮紅的手指印。
果然還是這樣我的良心會舒服些,傷害了邱雨瑟,這點懲罰又算得了什麼?秦沫沫的眼淚凝聚在眼眶,使勁的忍著,卻還是掉了下來。



第二章

窗簾遮住了外面濃濃的夜色,床上歇息著剛辦完事的龍曜汐和他的情婦海莉。晏紫宮對這樣的場面已經習以為常了。
「我來很久了。」
「我知道。」
龍曜汐慢吞吞的從海莉的身上起來。他穿了一條卡其色的休閒褲,鬆鬆的垂著,放浪形骸。整個人陷進沙發,屈著腿吊兒郎當的姿態,怎麼看都不像是一絲不苟,衣衫光潔的曜天集團的總裁。這個傢伙好像有雙重個性,一面正經,一面邪氣,很難讓人摸得懂。不是和他從小玩到大,根本無法想像他是怎樣輕而易舉的打理市里最大的集團。似乎他的人生從來沒有遇過難題,最令他頭疼的事情也撒一句彌天大謊就過去了。
「曜汐,你不覺得這個遊戲玩得太過火了?」
「會嗎?」龍曜汐隨手點起一根煙,把它遞給晏紫宮,自己又重新燃起一根。
「我真有點後悔當初怎麼會陪你玩這個遊戲。」
「我也有點後悔當初幫你騙你媽假裝你是同性戀的事情。」
「你很過分耶。」
「朋友應該相互幫助的,不是嗎?」龍曜汐彈了彈煙灰。
「我是說秦沫沫。」
「她?怎麼了?」龍曜汐微微蹙眉,為什麼要提起那個女人。
「她和她的男朋友分手了,就在她說要嫁給你的那天。」
「那又怎麼了?我又沒有強迫她,是她自願的。」想起那個傻裏傻氣的女人,龍曜汐不由得皺眉。
「如果不是你撒謊搞出這個惡作劇,秦沫沫會心甘情願的嫁給你嗎?那天我看見她在醫院門口哭得很可憐。」
「最討厭女人動不動就哭了!」龍曜汐邊說邊用眼色和床上衣衫半掩的海莉調情。
「曜汐,當你真正愛上一個女人的時候,你就會被她的眼淚打動了。」
「是嗎,但絕對不會是這個傻女人。」
「海莉信得過嗎?」這個傢伙,這邊廂叫自己替他保守秘密,那邊廂又在亂搞。
「放心吧,不會有人傻到和錢過不去的。」
海莉是龍曜汐固定的伴侶,屬於那種外表看上去是貴婦,床上是蕩婦的類型,大氣世故而且很貼心。和龍曜汐好了好幾年了,不過不是女朋友,只是各取所需而已。這個愛情速食的年代,龍曜汐不會在女人身上投下太多的感情,雖然他認為自己很專一,但前提是要找到一個令他覺得非她不可的女人。
「你打算一直瞞著你媽媽?這可不是權宜之計,而且會耽誤了秦沫沫。」
「喲,小宮子,你看上她了喔?可惜啊,秦沫沫現在是我的老婆。」
「你別這麼壞心眼好不好。還有我不是叫你不要叫我小宮子嗎?」真是的,老爸怎麼會幫我起這個名字,紫宮紫宮,說得不好聽像子宮,像龍曜汐這麼壞心眼的人就會把它念成自宮!完美人生的敗筆,可恨吶……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