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柳滿坡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懶人一枚……
 
         柳滿坡 的所有作品: 
   


 


                        菲斯娜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懶人一枚……
 
         菲斯娜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藏英集 >> 梵羅門‧冥府卷

點閱次數: 3228
   梵羅門‧冥府卷
編號 :111
作者 柳滿坡
繪者 菲斯娜
出版日 :2013/7/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小奴才葉靈犀救了沉睡於湖底的大人物無煙,而無煙的身份竟然是下凡歷劫的天帝?!
他曾經承諾要帶靈犀過最好的生活,如今卻獨留他一人在凡塵病入膏肓。
朱雀帝君將靈犀帶上天庭,卻親耳聽見無煙帝的絕情話語。傷心之下決意離開的靈犀竟被人從天界推下活活摔死在黃泉道前!
什麼?他連重新投胎都不行?三魂七魄竟然少了一魂?!
過個忘川河還會被捲到鳥不生蛋千百年才能出去的無涯界!
誰能比他更好運!

天界眾人都知無煙帝忘了那個小凡人看上了九曜星君之一的月曜,
並將他接到自己的宮殿居住,榮寵萬分。
而只有月曜自己知道他並不真的受寵,這是一場陰謀,赤裸裸的陰謀!
自古天帝必歷三劫,之前卻從未有任何一位安穩度過。
無煙帝究竟在計劃什麼?他的劫數不是已經度過了嗎?
他為何又甘冒毀滅一切的風險開啟禁術逆天之陣?!陣裡又怎麼會出現靈犀的魂魄?
這到底是為了什麼?或者說,是為何了誰……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羅酆之山在地底極北處,山高二千六百里,內外皆七寶宮室,天地鬼神之所在,三界六天、北帝大神治乎其中。
酆都,鬼都,冥之府。
度朔山前長長的山道蜿蜒,鬼將神荼打開鬼門,站在山道的盡頭處,手執一條黝黑的長鞭吆喝驅趕著游移的魂魄。
陰司的小判官翹著兩撇小鬍子,持一卷明黃文書立在鬼門前。
「嗯……叫什麼來著?王二?有了,連州知府王二,陽壽五十有一,四子六女,生前欺壓百姓,強搶民女,為官不仁,豬狗不如。」一枝小小的判官筆細細點著文書上的罪狀。
那魂魄都透著五短身材的王二官人未等小判官宣完便哭嚷起來,「小的冤枉啊……小的冤枉,請大老爺給小的做主……」
小判官看都未看他一眼,一旁的鬼差就用手持的火鐮在那王二肚子上捅了一個窟窿,那王二立刻殺豬一般嚎叫起來,卻被鬼差拿東西封了口,只像條砧板上的魚在地上痛苦的撲騰著。
小判官道,「帶他去孽鏡台前看看自個兒幹的混帳事,再送到第二殿給閻君審問。」
鬼差應了,王二被死豬一般拖了下去。
「下一位,劉大城!嗯,穹縣人士,陽壽六十有五,無子無女,生前為妙手良醫,修橋鋪路,慈濟眾人。」小判官點點頭,念完之後對那跪伏的劉大城問道,「你是願脫離輪迴道,去往極樂界,還是再入輪迴受七情六欲之苦?只是可保你下一世必定榮華富貴,權勢在握。」
那劉大城肅穆道,「我願再入輪迴,不求財權,但求行醫治病,救苦於人。」
小判官聽完滿意的微笑頷首,讓人將劉大城領往一邊投胎去了。
冗長的趙錢孫李周吳鄭王一一點報魂魄,賞善罰惡。
待到最後一位,小判官腦子裏已在轉著一會當完值後去哪兒吃些酒菜,「叫什麼?」
「葉靈犀。」
「嗯…… 葉靈犀。」小判官低頭找著,然而那判官筆在陰簿上劃了半天卻無所得。「葉、靈、犀?」小判官抬頭看著面前那個少年魂魄,半晌捏著自己半撇小鬍子直咂嘴, 「不對,不對不對。」他轉而拿出另一本陽簿翻了翻,片刻照著念道,「葉靈犀,楠城人士,陽壽六十有三,一子一女。你的陽壽還未滿啊!?」
小判官奇怪,忙問一旁的鬼差,「他怎麼死的?」
鬼差道,「自己摔在黃泉道前的。」還是自己順路看見的,以為哪個不認路的孤魂野鬼走錯了道,這才領了過來的。
小判官又問,「從哪兒摔下來的?」
鬼差一愣,從哪兒摔下來的他倒不知。
小判官眼睛骨碌碌的轉,若是凡人死了是要過先死門再過他這道冥界的大門的,而這小魂魄摔下的地方上頭有什麼?那可不是尋常魂魄會走的路,那裏只有一個地方──仙界,雲娉宮前的……驚鴻橋!
想到此,小判官立刻大退一步上下打量著面前的少年,這……什麼來路?
少年卻只木木的看著他。小判官暗忖,這一副傻乎乎的模樣,不像是難對付的,要不給送回去?
「肉身呢?」
鬼差答,「沒了。」這麼高摔下來,摔到半路就燒成灰了。
冥府對付之前陽壽未盡的魂魄,也無非兩個法子,要嘛遣送回陽,該怎麼活還繼續怎麼活,要不就到閻王殿審了功過再入輪迴,有福享福,有劫歷劫。
小 判官向少年招招手,剛想說,你要不就重入輪迴道重新投胎得了,卻突然直瞪著那少年眉心處。雖然無煙種下的金色符文早已隱去,小判官自是看不見分毫,只是才 這失了肉身,冥府又未加刑,魂魄該是完好的,然而失了肉身的少年眉目間卻有一條淺淺的紅痕,而他的魂魄顏色也比一般的鬼魂要淡上一些。
是誰傷了這少年的魂魄?小判官盯著他,面色越看越沉。
「這孩子……入不得輪迴了。」小判官緩緩道。
一旁的鬼差忙問為何。
「他只有二魂七魄……」
古 來魂為陽,魄為陰,人死,魂歸天,魄入地,還陽時必聚齊三魂七魄方能再入輪迴轉世為人。天魂、地魂、精魂,三魂與七魄損其一必陰陽失和,輕則為孤魂野鬼, 重則就魂飛魄散,而這孩子……小判官兩指併攏,搭上對方的眉心,感受到對方雖失的是一縷地魂,然而他的魂元精氣卻半點未損。
小判官回想著師傅曾提過,上古時期的確有些上尊有此精悍的分魂之術,可將凡人的三魂七魄抽出其一,而不傷其本內混元,可現今怕是二十八天的上仙會此術的都寥寥無幾。
這孩子到底是什麼人?
小判官心裏一番計較,覺得這事怕有內情,忙對鬼差附耳道,「快去通稟幾位閻君和我師傅。」又對另一位鬼差道,「先將他帶到枉死城去,待我請示後再行發落。」

靈 犀隨著前頭的鬼差慢慢走在山道上,四處綠光點點鬼火熒熒,大半時辰還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靈犀臉面僵硬心裏還是活絡,也不知鬼魂是不是都這副死樣子。他想 到方才那兩撇小鬍子的話,和那唱戲似的一會紅一會綠的臉。那意思說的好像是自己陽壽未到就死了?那這次不知能不能給他投個好胎?不過轉念一想。他還是願意 做個平凡人,不要位高權重,也不要王侯將相,無論是上頭還是下頭的人都別來找他,他自己過自己的。
不過那孟婆湯靈犀卻不想喝,有些東西想忘記又不捨得,不知道能不能向閻王爺求個情,就當是還他未完的陽壽,以後做夢的時候,還能夢見那個人,醒了記不起也沒事,就是還能見見,也是好的。
靈犀逕自想著,時而高興,時而擔心。就這樣一路行到了亮處,遠遠望去,長長的不見底的魂魄排著隊被鬼差引著往前走去,不遠處的熒熒綠光下隱隱可見一座寬闊而樸實的石橋矗立──上書:奈何橋。
黃泉道前,自有奈何橋,奈何橋上鬼影憧憧。鬼差引著一縷縷的魂魄順著黃泉道蜿蜒而行。道旁燈火明滅,幽幽一片,偶有涼風陣陣,吹得人心頭顫顫。
一 名霞明玉映的美婦盈盈玉立於奈何橋前的一頂黑瓦紅亭內,面前的桌案上擺滿了一碗碗色澤澄黃透亮的暖湯。行進的幽魂待到此地,駐足而望,死寂的面容時而掠過 或猶疑或哀戚或愜意或解脫的神色,最後化為一片虛無,接過那暖湯一口飲下。耳邊便響起飄渺如塵又滲透於心的悠長話語,「一碗孟婆湯,前塵舊事盡相忘……」
行過奈何橋,到過三生石,步履微緩,最後望鄉台上回眸一瞥,滾滾紅塵入輪迴。
靈犀立在遠處,靜靜地看那邊,一旁的鬼差竟也沒催,腳下河岸煙霧騰騰,忘川河水滾滾,波瀾陣陣,陰涼的水氣中泛著絲絲的腥氣,彷似血的味道。
朦朦中,河面上行來一道船影,一佝僂的船夫撐著長篙,披著長長的蓑衣立於船頭,看不清面容。
鬼差看了靈犀一眼,自懷中摸出了一文錢遞於船夫。
「我們過河。」

另一邊的小判官邊走邊想,看來今兒個的酒是沒指望喝了,一抬頭前道上竟多了兩個暗影。兩個暗影身披長長的黑色斗篷,面目隱沒。小判官心下忐忑,嚥了口唾沫道,「來者何人?」
暗影伸手,手心一翻,一抹綠光一閃而過。
小判官一見立刻俯下身行禮,「不知兩位大人到此有何貴幹,可有勞煩小仙幫襯之處?」
暗影道,「不忙,只向你尋一個人。」
小判官道,「大人請說。」
「靖元宗庚午年一月初一辰時生於楠城村北,陽壽一十六,姓葉,名靈犀。」
小判官心內一驚,「可……可是昨兒個剛離的陽?」
暗影忙道,「正是,人呢?」
小判官道,「我讓鬼差帶了人先安置在枉死城了,此刻應是正在去的路上。」
話畢,便見那兩道暗影唰的失了蹤影,小判官卻嚇得還未緩過氣來。方才那二人雖是望不清面容,但那人手心處的青龍帝印,莫不真是本尊!?
小判官汗濕於背。那少年是究竟什麼人?

忘川河上,靈犀老實的坐在船上不敢亂動,看著鬼差持劍而立的模樣,再看看船下的河水。
粗略望去,一片黝黑,忽而鬼火朦朧便隱約可見那河水似是泛出猩紅之色,耳邊風聲蕭蕭,靈犀卻好像還是能聽得船下發出的淺淺呻吟,又像遙遠之地幽幽傳來的一聲聲歎息,含著無盡的悲苦與不甘,掙扎與淒厲。
船身一個滌盪,靈犀嚇得一抖,忙牢牢握住船沿不放。
這什麼時候才到岸呀!
行了許久,眼前依然只有沉沉的一片窈冥,望不著邊際的暗沉。此時,恍惚間好像覺得有東西在一下下的刮著船底,發出滋滋的刺耳聲,鬼差眉間一皺,暗道今日怎這般多事。
靈犀是嚇得屁股都不敢著地了,半蹲半俯的模樣要多傻有多傻。
冥河忘川,百鬼伏屍,匯著千般萬般的怨氣亡魂,多少幽冥冤鬼心有不甘下傾身此處,投不得胎,還不了陽。
卻見那船夫忽而沉聲道,「今兒似是三月初三……」
鬼差一愕,面無人色的面上竟又擦了一層灰。吶吶問,「已滿千年了嗎……?」
船夫像是也在算著什麼,半晌點點頭。
鬼差聽後忙道,「快行,上岸!」
船夫使力撐著船篙往前行去,卻不想下一刻,船身猛地起伏起來。
啊呀呀──!
靈犀整個身子都趴在船底緊緊貼著,只覺得隨著渡船一同上上下下,說不出的驚悚。鬼叫聲都堵在了喉嚨裏,喊都喊不出口。
這是怎麼了啊!怎麼坐個船都要翻船啊!?自己都死了,還能怎麼著啊!?
啊啊啊啊……!
一個劇烈的顛簸中,靈犀被從船上甩了出去,一個猛子扎入了冥河裏。
嘔……
刺鼻的血腥味撲面而來,靈犀被濃重的血色糊住了眉目,眼前一片漆黑。只覺得不斷地有冰涼滑膩的東西來拽自己的手腳,不停掙扎間卻還是一點一點的被拖曳得往下沉去。
救命啊!無煙!無煙……!救我……!
耳邊有鬼怪尖利的哀泣聲,怒吼聲,嬉笑聲都隨著一個翻騰間慢慢隱去……靈犀只覺得自己落入了無盡的深淵。萬劫不復一般。

小判官還未到閻王殿就被他家師傅一把提到了另一座大殿前。
小判官抬頭一看,額頭立刻刷上一層冷汗。
──玄冥宮!?
北、北帝大人的居所!?想他為官千餘年也不敢想到這兒來一次啊!
「師、師傅……」
他家師傅沒空聽他廢話,徑直把他提了進去,「啪」的一把扔在地上。
小判官一回神,便發現這十殿閻羅竟來了八位,別說各陰司的大判官、掌令、文書、鬼差,滿滿站了一殿堂的人。
屁股上猛然挨了一腳,他家師傅怒道,「還不拜見兩位帝君!」
只見不遠正座上坐了兩人,身著一黑一紅,都是豐神俊朗,仙姿玉質,那儀態氣勢一看便知是上上頭的人。嚇得小判官撲通就跪下磕了頭,嘴裏叨叨著,「下、下官……見過兩位帝、帝君……」
紅袍的那位急急道,「昨兒個天界摔下個人,你可有見過?」
小判官不待那位細說,已經知曉又是找那缺了魂的孩子,把知道的又說了一遍。
紅袍人又道,「人可有不妥?」
小判官想了想道,「不知是否摔得過高的緣由,那孩子的肉身散了不說,三魂,竟也少了一魂。」
紅袍和黑袍的兩位同時皺緊了眉。隨後揮退眾人,黑袍人也就是墨璃帝君,招來七君之一的天廩問道,「枉死城近日可有靖元宗庚午年一月初一辰時生的少年魂魄?」
天廩回道,「有六位。」
「三月初二死的,少了地魂的可有?」
天廩想了想,答道,「無。」
一旁金姣忙道,「許是還在城外,沒來得及入城?」
天廩道,「無。」
金姣望向墨璃急道,「怎會就這般沒了?」
墨璃一入冥界就已對金姣道,怕是尋不得了。冥府六宮十殿,一絲一縷都過不了玄冥北帝的眼,金姣不理,墨璃便招了人來問,終究是一無所得。不過墨璃記得自己在凡間時在小葉手上下過冥印,只為在十萬火急之時保得那孩子的魂魄完好,卻不知為何還是少了一抹地魂。
莫說尋常的妖魔鬼怪,就是二十八天的上仙,也奈何不了他的冥印,只除了一人。只是那人為何要這樣做呢?而小葉現下又去了何處?
一縷孤魂遍尋不得,一般只兩個說法,一是已不在此地,二是已魂飛魄散……
墨璃可以肯定,小葉的魂魄絕不在冥界。
等等!他突地想到,今兒個是……?

與此同時,天界。
無煙帝負手立於案前,望著前來回話的漠麟。
「沒有找到?」
漠麟道,「臣在冥界遍尋不得。」
無煙皺眉暗忖,靈犀少了一縷地魂是投不了胎的,自己曾在他額上下過帝印,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傷得了他的魂魄,不去枉死城便也是在外孤魂徘徊罷了,怎會就這般不見了呢?
「是在何地沒了消息的?」
漠麟道,「忘川。」
「掉下去了?」可是即便掉下了忘川魂魄也是該在,那些野鬼冤魂見了帝印便要魂飛魄散的。
無煙帝有些焦躁的來回走了幾步,突然道,「今兒個什麼日子?」
漠麟猛然會意,「三月初三……!?」
兩人同時一怔。他們竟然都忘了這日子!
三月初三,忘川河開──!

靈犀從一片夢魘中大叫一聲,驚醒了過來。先看看自己,手腳還在,頭也在,摸摸臉,鼻子耳朵都在。靈犀想起自己好像是坐船要投胎去的,不知道為何船被掀翻掉了下去,然後和水裏的妖怪搏鬥了半天,就沒知覺了。
現在呢?這是哪兒?
眺目望去,四面卻只有無盡的白,天與地沒有分界,像是一個無邊無際的球裏一般,死寂無聲。
「有人嗎?」靈犀小聲的嘟囔,覺得有些害怕。
「有沒有人呢──!?」
無人應他。
靈犀往前走了幾步,再走了幾步,一點一點跑了起來。
可是無論他跑多遠,跑多久,四處還是無止盡的白,近遠高地,都是一片又一片連綿的白色。
「喂──!」靈犀大喊,衝口而出的吼聲卻似打在一團團的棉花中,他脫力的摔倒下來。心頭前所未有的升起一股絕望的感覺。
傳說,每千年的三月初三,冥界忘川、天界梵羅山、人界東海之底偶會有光芒赫奕,時而似一光洞,時而似一裂縫一般。若有人鬼仙魂錯步踏入,瞬時便被捲入其中,再不得見。
千年再開,卻從無人回。
靈犀不知道過了多少天,這裏沒有日夜,沒有星辰,沒有江河湖海。只是相隔很遠,偶有幾棵腐朽的枯樹和零星的枯草,是這詭異的世界裏除了滿目的蒼白外唯一的色彩。
靈犀無力的癱坐在一棵巨大的枯樹下,一開始還會不死心的尋找著出路,再使出吃奶的力氣鬼吼鬼叫著希望有人可以回應,最後慢慢的疲憊,由身到心,開始像這枯樹一樣,萎靡,絕望。
靈犀望著漫無邊際的白,想著自己這十六年來總是費著心力去尋找活下去的盼頭,盼星星盼月亮,總是想像著一點星火便可燎原一樣的不知道死心為何物。也許老天正像逗一隻老鼠一樣的瞅著自己嘲笑,看自己何時會放棄,何時會絕望。
要不要讓他如意呢?靈犀很自得的想,看他這樣處心積慮的要自己的小命,折磨來折磨去,小爺就大發慈悲的圓了你這個願吧,想著想著,又咯咯傻笑起來。靈犀覺得自己已經要瘋了。
忽然,下一刻就一個打挺從原地蹦起!
剛才……好像有什麼聲音?
無論是人是鬼靈犀都不在乎了。哪怕是一隻蒼蠅一隻螞蟻都好,來個活物吧,會動會叫就行。
靈犀慢慢的四處探著,是幻聽嗎?心頭緊緊揪了起來,現下於他來說,生死攸關不過如此。
「有沒有人呢?」靈犀小心翼翼的叫著。
無人應聲。
真是瘋了嗎?靈犀想,接著是不是就要神志不清了呢。其實瘋了也好,好過清醒的面對這一無所有的地方,慢慢等著元神覆滅。
「啊──!」靈犀受不了的驚叫起來,他不要這樣,誰來救他,誰來救他!
「吵死了──!」
靈犀還維持著面目猙獰,嘴巴大張的模樣僵立不動。剛才是不是……有人說、話!?敲敲腦門,真不是瘋病吧。
「是──誰?」
「有──人嗎……?」
「你──在哪兒啊?」
「出──來──吧……」
靈犀將手圈在嘴邊,想著在山谷中兩座山頭上,向著遠處隔空喊話般叫道。
「你給我閉嘴!」一個清麗柔亮的嗓音含著怒火直直從空中砸下。
靈犀仰頭一看,枯樹延伸而出的枝椏上,不知何時竟坐了一位如花似玉,嬌美明豔的姑娘!只是姑娘的面色可不怎麼好看,蛾眉上挑,杏眼微瞠,顯是一副難以忍耐的樣子。
可是靈犀不在意,他此刻滿心的歡喜。這兒原來有人,不止他一人!太好了!太好了!於是,小葉竟七手八腳的就往樹上爬去,還未碰到那姑娘的衣角,便被天旋地轉的一腳踹了下去。
「放肆──!」姑娘氣急敗壞,眼中紅光一閃,片刻又隱去了。
靈犀自是沒有看到,他心裏現下滿肚子的震驚,方才走近了才發現……那姑娘竟已是大腹便便身懷六甲!
「你……」小葉驚詫的看著她。
姑娘狠狠瞪了他一眼,一個縱身躍下了枝頭,向前走去。
靈犀回過神來,忙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你是誰啊?怎麼會……落到這裏來的啊?呃,我、我叫葉靈犀,你叫什麼啊?」
姑娘不理他,腳下生風快了起來,靈犀立刻跟在後頭飛跑。
「別,別走啊,我不是壞人,別走。」
然而一轉眼,還是把人跟丟了,靈犀望著滿目淒白,難過的呆立在原地。好不容易,有個人可以說說話的。
下一瞬,一個圓滾滾的肚子出現在垂下的視線裏,頭上響起趾高氣揚的聲音道,「你跟著我做什麼?」
靈犀忙抬起頭來,看著面前又折返回來的姑娘,只咧開嘴笑。
姑娘啐了一聲,「傻子。」
靈犀也不生氣,只在她身邊像隻小蜂蜜一樣轉,嘴裏道,「你叫什麼?我叫葉靈犀。」
姑娘斜了他一眼,道,「你是魂魄?忘川河掉下來的?」
靈犀想了想,點頭,問,「這裏是哪兒?我還能回去嗎?」
姑娘冷笑一聲,「這兒?這兒是脫離三界之外的無涯界。無涯知道嗎?就是無垠無涯,無邊無際之意。回去?可以,無涯界千年一開,到時若還有命,便能回去。」
無涯……千年……
要在這裏,等上千年嗎……
姑娘見他滿臉苦澀,又道,「等不得嗎,讓那些妖魔鬼怪吃了便是,省得到頭來落得個瘋癲癡傻,人鬼不是。」
「妖魔鬼怪?」
「無崖界什麼都沒有,卻多得是吃人勾魂的魔怪。」說著,上下打量了一下靈犀,舔舔唇,微微一笑。
靈犀望著她的樣子,不禁退後一步。
姑娘不屑的白了他一眼,「就你這樣的,想讓我動手?」
靈犀緊張的嚥了口唾沫,道,「你不是、不是凡人嗎?」
「呵。」姑娘嗤笑,「凡人?凡人從沒在無涯界活過一個時辰,你以為你是凡人嗎?你也不是,你是鬼魂,還是缺了一魂的鬼!再做不得人了!」說罷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心內奇怪,怎麼這孩子來了這麼久,都沒被生吞活剝呢。
靈犀被他說得一窒,自己再不能投胎了嗎……
姑娘見他愣神,便不再理他,拔腿就走。
靈犀來不及細思,見人走了,忙追上道,「阿花,你來這裏許久了嗎?」
姑娘額頭隱隱暴出青筋,「誰是阿花?」
靈犀無辜道,「我問你了好多次你都不說你叫什麼,我覺得你長得好像以前對門的阿花,不過你比阿花漂亮好多呢。」
儘管李敗家身邊環肥燕瘦的絡繹不絕,在小靈犀心裏長長的一段時日,阿花可都是遠遠壓過她們的大美人。不過李敗家好像不怎麼欣賞罷了。
姑娘雙拳緊握,忍了再忍,又拔腿快步走去。
「阿花,阿花,你慢些,我跟不上你,你去哪兒呢……」
葉靈犀在無涯界莫名其妙的日子便這麼開始了……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