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柳滿坡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懶人一枚……
 
         柳滿坡 的所有作品: 
   


 


                        菲斯娜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懶人一枚……
 
         菲斯娜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藏英集 >> 梵羅門‧天界卷

點閱次數: 4224
   梵羅門‧天界卷
編號 :112
作者 柳滿坡
繪者 菲斯娜
出版日 :2013/7/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天帝無煙下凡歷劫,而他的第三劫就是在人間遇見的小凡人葉靈犀。
無煙帝抽去靈犀一魂做引,利用逆天之陣將劫數轉嫁。終於守得承諾將靈犀接上天界共同生活。
原以為一切就是美好的開始,可是靈犀卻總覺有不安在身邊圍繞。
為何無煙要處處派人寸步不離地看著他?為何小滿兒看見自己總是滿眼哀傷愁眉不展?
水曜星君的酒宴上,天師對他說的一番話又是何意?
靈犀想弄清楚真相,可是付出的代價卻讓他難以回頭。
彷彿地獄般的凡間景象,混亂一片的地府輪迴,還有千瘡百孔的天界天柱。
這一切逼得靈犀不得不做出選擇……
他不後悔,他可以毅然決然的放手,他只是捨不得再也見不到無煙了。

眼睜睜看著葉靈犀魂飛魄散的無煙帝狂性大發,再度引起天界的一場浩劫!
心已死,魂已殤,絕望的無煙帝究竟還有沒有機會找回他的靈犀?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當初宇宙鴻蒙未開,萬物未生,太空中一團混元之氣。混元之氣,化生萬物的同時,亦化生三十六層天。二十八天是三界,八天是三界外。三界二十八天,其次四天,其次三境,最上大羅,合三十六天,總是天帝所統。

靈犀醒來的時候,一眼就瞅見帳頂上用銀紫色的線繁複繡出的玲瓏紋,沿著薄如蟬翼的細紗盤旋繚繞,被窗外透進的光細細一照,散出幽遠的彩韻。床簷是用微微通透的白玉所製,觸手竟溫軟滑膩,其上鑲嵌的明珠如熒如幻,流光翻轉,顆顆都有碗口大小。
靈犀心裏想著,我這是在哪兒啊?拿臉摩挲著又軟又香的枕頭,做夢的吧,別醒別醒……待又過了一會兒,才慢慢回過神來,這裏是天上,是神仙住的地方,自己已經同無煙回來了。靈犀坐起身,看著蓋在自己身上的金絲錦被,軟得一捏就要化成水一樣的舒服。還是有些不太習慣呢。
瑤臻知道他醒了,進門福了福身,拿著幾件素雅的新衣遞到一邊,退出門外準備早膳去了。
剛開始還會想在旁伺候著,但這位新來的小主子竟然會害怕得怎麼都不願鑽出被窩,硬賴著把人都支走了自己來才行。
這裏自然不同於人間,沒有那麼多禮數講究,看陛下寵他的模樣,自然是他愛怎樣就怎樣的。
靈犀拿起床邊的衣裳看了看,料子又軟又輕,還帶有淡淡的悠然梵香之氣。
披上外衣,也懶得梳頭,趿拉著鞋子就去梳洗,回來的時候瑤臻已備好了早膳。
靈犀瞅著滿桌的玉盤裏精緻的糕點,暗想自己現在應該過得比人間的皇帝都要舒坦吧。
舔舔嘴巴,靈犀原想讓瑤臻瑤芝陪他一起吃,但想到那些美婢仙女都是不吃東西的,便是吃也是只喝些花茶瓊露的,講究得很,也就一個人大快朵頤起來。
不知道是什麼做的,一咬就是滿口留香,每次都想把舌頭都一起吃下去了。
吃完了,靈犀乖乖的自個兒把盤子碟子收好了,就這麼散著頭髮出去瘋了。
靈犀在天界的一天是這麼安排的。
起床,梳洗,吃早膳。
然後去海棠苑看蓮藕。
海棠苑就是無煙和靈犀在人間所居的院子,無煙竟然原封不動將它整個從人間搬到了天界,而其內有座不大不小的蓮花池,就是那時候……那個什麼的……的池子……
不過現下蓮花池裏住著一位小貴客。
不過這話也對也不對。那小貴客既沒手也沒腳,沒頭沒尾,沒鼻沒眼,他就是一顆球。
你別小看這顆球,他可是無垠宮兩大寶貝。
第一大寶貝,自然是天帝的寶貝,天帝的寶貝還用說嗎,你只要往無垠宮隨意這麼一瞥,總能看見他竄來竄去的身影。一會在這兒,一會在那兒,沒個停。
起先宮人們還會有些小小的戰戰兢兢,生怕一不小心沒顧好他,惹了天帝生氣。
後來發現這麼個小主子性格大大咧咧,愛睡愛玩,就是小孩心性,但是卻不要人伺候,好養得很。便都極其的喜愛他,見他來了,也都陪著他玩。
這位小主子沒別的愛好,似是十分的喜歡養花,天帝竟暗暗的為他建造了一座比百花仙子的百花園更要大上百倍的萬花園,供他賞玩。
天帝對這個凡人孩子的寵愛已是三界盡知,其為無垠宮第一大寶貝。
第二大寶貝嘛,說來就簡單啦,是第一大寶貝的寶貝,自然就是第二大寶貝啦。
而這第二大寶貝,其實來頭倒比第一大寶貝更大,但卻未有幾人得知。
他竟是上一代天帝同魔域四王之一的訶梨帝母所生的靈胎,只是礙於母體早亡,所以未有肉身魂魄。
這個寶貝便居於海棠苑的蓮花池內。
靈犀想了好久,最後決定給他起個名叫蓮藕。
蓮花是靈花,蓮花會生相,生魂,生人,靈犀覺得,蓮藕有了蓮花的庇佑,總有一天可以脫出靈胎,活蹦亂跳像個人一樣。
他會在蓮花池邊和蓮藕說說話,然後去騫林內餵餵梅兒。梅兒是無煙送給他的小白鹿,靈犀很喜歡它。
接著就回來吃午膳,吃完午膳是午睡時間。
午睡好,無煙也差不多處理完朝事回來了。
其實天帝還是很忙的,靈犀到了天界才知曉,無煙也要像人間帝王一樣上朝,處理朝事,查看三界情況,所以不能總是陪著他。
不過無煙只要有閒暇,就會同他一起,帶他四處去玩,由著他瘋鬧。他想要什麼,無論有沒有說,無煙都知曉。
在天界的日子,靈犀擁有了從未有過的快樂與幸福。

無煙帝下了朝走進內室,躡手躡腳的走到床邊,看著床榻上那個隆起的小鼓包,錦被的邊際露出幾縷髮絲。
無煙帝在床邊坐下,探手到被裏輕輕捏了捏埋在裏頭的臉。
被子裏的人哼哼了一聲,扭了扭,又沒動靜了。
無煙帝笑笑,沿著他的褻衣邊緣滑了進去,在他的腰際輕輕摩挲著,觸手滑膩溫軟,像糯糯的軟糕一樣。
靈犀感覺到癢,咯咯笑了一聲,又半沉浸在夢裏,只微微掙扎著避開騷擾的手,無奈那手就像黏在身上一樣,怎麼甩都甩不脫,靈犀被攪得終於慢慢睜開眼來。
無煙掀開他的薄被,對上那張因著不透氣而紅撲撲的臉,笑著撥開他頰邊被細汗黏連的髮。
靈犀咕嘟了一聲,迷迷糊糊的回了無煙一個甜甜的笑。
無煙被他笑得心癢,湊過去親親他,笑道,「小豬怎麼睡不醒啊。」
靈犀眨眨眼,腦筋這才有些反應過來,無煙都回來了嗎,自己真是越來越懶了。不過這也不能怪他,誰讓晚上無煙總是……
想著心頭又怦怦的跳著,又要把頭鑽到被窩裏去。
無煙將他連人帶被的攬在懷裏,靈犀還是覺得有些累,又迷茫的閉上了眼睛,靠在無煙胸前,嗅著他身上散出的香氣。
無煙沒再鬧他,就這麼抱著看靈犀恬靜的睡顏,面上滿是寵溺的神色,然細看,卻在其間又夾了一絲別的什麼。
醒來的時候,無煙還是摟著他,肚子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響。
無煙笑著親親他的臉頰,道,「睡了吃,吃了睡。」
靈犀向他拱拱鼻子,故意發出小豬的哼哼聲。
無煙讓瑤臻送來膳食,一同陪著靈犀在桌旁坐下。
靈犀不待無煙說,已是狼吞虎嚥起來。無煙看著他吃得滿嘴亮晶晶的模樣,只微笑著替他往碗裏夾著愛吃的菜式。
相處不過多久,靈犀在無煙面前已本性畢露,之前那些扭捏的羞赧自然都拋到了九霄雲外,愛怎樣就怎樣,自己又不是什麼大家閨秀金枝玉葉,那些煩人的規矩靈犀再不想守了,他難得自滿的想,無煙若是真喜愛那些漂亮的小姐公子,哪會找我呀。
無煙替他倒了一杯榴花露,慢慢道,「想不想出去玩?」
靈犀嘴裏正啃著大大的芙蓉雞翅,滿面油光不亦樂乎,忽聽無煙這麼說,打量著桌案的眼睛猛地亮了起來。鼓著腮就「嗯嗯」的點頭。
無煙拾起香巾擦掉他唇邊的湯汁,他心裏也知曉,這天上說著人人欣羡,其實沒人比他們更瞭解有多無聊了,這小東西哪能受得了呢。
「我們去哪兒呀?」靈犀想來拽無煙的袖子,一看自己滿手的油,便支著爪子興奮的問。
無煙將他的小爪子牽過來一根根擦著,道,「你想去哪兒?」
靈犀搖著頭,不知道,他哪兒都沒去過,去哪兒都好。
無煙捏捏擦乾淨的小手,新做的肉身手掌軟糯無比,像個小麵團一樣一搓就能下鍋了。
「那就去流光山吧。」

流光山位於天界──無色界第三層,三十一天處。
山野茸茸,樹淞脈脈紛紅駭綠,蓊鬱香氣。
靈犀覺得很驚訝,流光山並不同於天界,到處有廣闊無際的宮殿林立,或是滿地的碧玉鋪街。這裏有花有草,有山有水,卻都是清清淡淡,倒像極了人間的景色。
無煙牽著他一路的走,靈犀一路的東瞧西看,確定自己的確是沒來過的,可是,為什麼靈犀隱約的感覺到一種熟悉的氣息,奇怪。
走了一陣,竟來到一座四處滿是白花的小院落,細細的白花迎風輕舞,間夾著茸茸的蒲公英,一飄一搖中,白絮紛飛,將其下的土壤都染成了雪白。
此時,院落的門扉咿呀,一個修長的人影踱步而出。
靈犀抬頭看去,只見一人一身雪白的錦衣長袍立於眼前,而他的頭髮……竟然是銀色的!?
靈犀張大了嘴巴看他慢慢越走越近,眉目也清晰起來。
儘管靈犀已是有些心理準備,這人是神仙嘛,一定長得不差。可是真看到了臉面才驚覺……
又來一個可以用臉殺人的啊……!
他的美不同於無煙,又不同於墨璃,也不同於靈犀之前望見的其他神仙。
他的面容精緻如畫,眉目水光瀲灩,瞳色和唇色卻都極淡,膚色白若細雪,襯上一頭如鍛的銀髮白衣,整個人像是乾淨得一塵不染。就是因為太乾淨,太白了,竟帶著一種楚楚憐人的羸弱之感。
像是風輕輕一吹,就要將他吹走一般。
好美的人啊……
靈犀心內驚歎,雌雄莫辨的美。
那人走到近前向無煙輕輕頷首,再轉向靈犀,看了看,竟微微一笑。
靈犀被他的笑容所震,方才細看,發現那人的眼眸流轉間似帶著一縷輕愁,而那一笑,彷彿撒著細雪的初春,在寒風中開出的驚鴻之花。合著眉目間的憂色,讓人心悸。
「陛下,好久不見了。」
無煙向他微笑。
「流光將軍,別來無恙。」
靈犀眉毛一跳。流光……將軍!?
這人看上去如此孱弱,竟然還是將軍!?
靈犀拿眼睛在無煙和流光之間來回的瞅。無煙知曉他在想些什麼,卻只微微笑著。
流光將軍抬手道,「陛下難得光臨,裏面坐吧。」他說話的嗓音輕輕軟軟的,格外好聽。
靈犀走過小院進到屋裏,這屋子竟不像外界看上去的這般狹小,非常寬敞,但依然十分樸素。屋內擺著一桌四椅,一張長長的書榻,牆上掛著幾幅素雅的山水畫。
坐下後,流光將軍沏了兩杯香茶,便微微的笑看著靈犀。
靈犀對上他的目光,雖沒有絲毫不適,但依然被他望得有些不明白,回頭看看無煙。
「將軍覺得如何?」無煙摸摸靈犀的臉笑道。
流光將軍輕輕點頭,半晌道,「不錯。」
靈犀被他們說得一頭霧水,眼睛眨巴眨巴看著無煙。明顯心裏在大聲說著,快告訴我吧!
流光將軍又笑了,笑容將他眉間的鬱色淡淡染去。
「你可認得這裏?」
這裏?靈犀想說,我沒來過呀,我怎麼認得。
可是心裏一轉,從方才起就覺得這裏說不出的熟悉。靈犀糊塗了,難道前世來過?這麼一說,看看四處更是覺得在哪兒見過。
無煙道,「看來還是記得啊……」
流光道,「怎麼會忘呢。」他伸手摸摸靈犀的頭髮,「這孩子可是我照顧了一萬年的。」
靈犀感覺到流光的手觸到自己的時候,心裏一動,隱隱的明白了過來。
無煙說過的……
「原先的雖然已找不回來了,好不容易等了三百年,正巧等到流光山的萬年一長的流光草成形,雖不及傳聞中上古的仙草,但結出的肉身一樣能仿相奪真……」
流光山,流光草,流光將軍……
原來,他的肉身……
流光淺笑道,「我心心念念養了這麼多年的寶貝,就被人這麼硬搶了去,真是心疼啊。」又對無煙笑道,「陛下可是欠我好大一個人情。」
無煙點點頭,「我自會還的。」

稍晚的時候,兩人在小院的偏房住下了。
無煙將靈犀拉到腿上坐著道,「其實肉身不是一上身就認主的,這裏熟悉的山水靈氣,會讓魂魄和肉身更快的融合。」
靈犀明白了無煙帶他的來意。但他更好奇的是流光將軍的事。
「流光將軍……真是將軍嗎?」
無煙看著他睜得圓圓的眼睛,笑道,「流光將軍不止是將軍,他還是雪塵的師傅。」
「雪塵!?」
靈犀想起看見雪塵變了模樣之後的狠勁,不敢置信道,「流光將軍這麼厲害啊!」
無煙將他的頭按到懷裏,緊緊摟著,「是啊……」
曾經,奉羅帝在位時期,天界第一戰神並不是白虎帝君,而是外貌像書生一樣儒雅清秀的流光雅。
上天入地,縱橫三界,他可以淡然的揮兵屠城九天九夜,更可以淺笑著踏著百萬伏屍一路凱歌。
「上一任白虎帝君戰死之後雪塵才出生的,所以,他的本領可都是流光將軍教的。」
靈犀聽得驚歎不已,一驚一乍道,「那流光將軍以前也是這麼……呃……這麼……」……不開心嗎?
無煙垂下眼,搖搖頭。
靈犀還待追問,便被無煙抱到了床上,拿被褥緊緊摟成一團,包得像個蠶蛹一樣。
靈犀掙扎了兩下,無煙親親他,沉聲道,「不睡是不是啊,不睡就晚點再睡吧。」
靈犀一嚇,忙緊緊的閉上了眼,臉漲的通紅。
無煙真是的,在人家家裏怎麼可以這樣呢。
無煙笑看著他緊張的模樣,心裏都化成了一片。

第二日要出門,無煙說帶他去流光山上的泉水邊,那裏靈氣最盛,靈犀的肉身原就是長在那裏的。
吃早膳的時候又看見了流光將軍,這次靈犀的目光裏已滿是崇拜之色,直看得流光滿頭霧水。無煙受不了的拿手好多次把他的腦袋轉了過來,靈犀才安心的吃完了飯。
其實只有靈犀才要吃早膳的,無煙平日陪著他也就慣了,連流光將軍也陪著他,靈犀覺得流光將軍真是一個溫柔又美麗的人,怎麼都想不到他要打仗時候是怎般的模樣。
不過靈犀發現,今日的流光將軍是一直笑著的,同昨日比起來簡直判若兩人。那笑容帶著說不出的欣愉喜悅,讓他整個人都彷彿發著光一樣。
靈犀在心裏憋了許久,到了山上,無煙也知道他忍不住,便對他道,一會兒回去便知道了。
流光山很美,自然的美。有花有草,有小白兔,有小花鹿。
靈犀看到鹿,又想到了騫林的梅兒,白鹿可是神獸,當日無煙送他的時候,靈犀就高興得合不上嘴。曾經在無煙幻境見過一次的小白鹿,靈犀就好喜歡,現在見了雖會想起當日的事,但缺心眼就是缺心眼,哪那麼多愁善感呢,不高興的,自然就會努力去忘了。
靈犀見到了傳說中的流光草,原來並沒有聽上去的名頭這般大。
靈光草小小的,細細的,甚至有些不起眼的。
無煙說,這是才長了三百年的,等到一千年才會有靈氣,而萬年的流光草,至今只出了兩棵。
因為只有反覆經受過風霜雪雨,春夏秋冬的洗練,還能保有很高的靈氣的草,才能成形。一棵就是靈犀的肉身,還有一棵,無煙沒說。
等到玩累了回去的時候,靈犀竟然發現屋裏多了一個人!
而流光將軍所顯露出如豔陽般的笑容,也讓靈犀頗為驚訝。
那人的身形也同靈犀差不多高,一身粉黃色的錦衣小袍,眼睛大大圓圓,小鼻小嘴,煞是可愛的模樣。
他見了靈犀也不認生,蹦蹦跳跳的過來繞著他轉了兩圈,鼻子拱了拱,回頭道,「雅,他的味道好熟悉啊。」
流光將軍將那人拖到身邊,一臉寵溺,那表情讓靈犀看得一愣一愣的。
「他同你一樣的。」
那人長長的「哦……」了一聲,又對靈犀說,「你也死了嗎?」
靈犀一愣,什麼叫「也」啊?
不過他腦袋還算轉得快,馬上察覺這人身上的味道好熟悉,有一點淡淡青草味的甜膩芬芳,是流光草的味道。
靈犀看看無煙,眼神裏的意思是,他是不是就是另外一棵草啊?
無煙向他輕輕點頭,靈犀有些明白了。
「你叫什麼?」那人在他身邊來來回回的繞,像隻小老鼠一樣。
靈犀被他繞得頭暈,「我叫葉靈犀,你叫我小葉好了。」
「小葉……」那人睜著圓圓的眼睛,「我叫小茯!」
靈犀覺得他很好玩。
一行人用完了午膳,靈犀和小茯已經唧唧咕咕有說不完的話了。
原來小茯也是要吃飯的,靈犀暗暗想,他也是沒有肉身的,他不是神仙嗎?
小茯說要帶靈犀去看看他種的石榴,這個靈犀喜歡,兩人屁顛屁顛的樂呵著去了。
一旁的流光將軍望著他們走遠的眼神,漸漸又凝上了無盡的憂色。
無煙道,「我讓靈犀把他帶回來吧,你們兩人好好說說話。」
流光將軍苦笑著搖搖頭,「茯兒也希望見見別人的吧,他很喜歡小葉啊。」
無煙垂頭望著茶盞裏漂轉的浮葉,不再說話了。
流光將軍也不語,他知道無煙帝有話說。
其實這二人雖為君臣,可實質卻並未真守著禮儀規矩,這從他們的交談舉止就能知道。所以這二人的交情其實是很深的,只是都不是擺在明面上的人,外人去看,倒以為不過如此。
終於,無煙開口了,「以前我覺得你很傻……這樣的日子,過得真的值得嗎?可是現下想想,能有這樣的日子過,也是好的啊……」
「陛下不像這麼悲觀的人。」
無煙帝笑,輕啜了一口香茶,將眉目都隱在了嫋嫋的霧氣中。
「難怪人道說……只羨鴛鴦不羨仙……」

這一頭,小茯指著面前高高的石榴樹自豪道,「看,我種的。」
靈犀「哇」了一聲,這天上的石榴樹果然與人界的不同,又粗又高不說,結出的果子皮面竟是通透如水一般,裏頭一顆顆飽滿結實的果粒根本不用掰開就能看得仔仔細細,而且每顆都有西瓜大小。
「這樣種多久才能長成這樣啊……?」
小茯「呃……」了一聲,道,「反正就是要長很久的。」
靈犀又道,「那是用什麼種的?只要澆水嗎?還是要別的花肥?」他難以想像天界會有花肥這樣東西。
小茯道,「就是……就是澆水。」
靈犀懷疑的看了他一眼,又問,「把果子摘了,多久才會再結啊?」
小茯皺眉,「摘了就結啦。」
靈犀知道他在騙人了,「不是你種的對不對啊?」
小茯急,「是我種的,就是我種的。」
「那你怎麼什麼都不知道啊?」
小茯道,「雅只是在我睡著的時候照顧下,我醒了它就長大啦!」
靈犀不信,「睡覺就睡覺,怎麼會睡醒了樹都長大結果了呢?」
小茯有點生氣,揚聲道,「我就是要睡很久的!」
靈犀一下子不說話了,他覺得小茯說的都是真的。
要睡很久,睡得可以讓一棵小樹抽芽成長,開花結果……那要多少時間呢?
他想起流光將軍眉目間的憂色……
晚上回了屋,無煙發現靈犀有了心事。
他一會兒偷瞧自己一眼,自己望著他了,他又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無煙走到他面前,抬起他的臉,湊近道,「做賊啦?」
靈犀正視著無煙像星辰一樣美麗的明眸,實在藏不住話,支吾了兩下,終於道。
「無煙……小茯他……」
無煙聽到靈犀提的人,輕歎了一聲,慢慢在他身旁坐下,環住他。
「小茯是不是……」他斟酌了半天,才想到差不多的詞,「生病了……?」所以流光將軍才這麼不高興。
自從和無煙在一起,他也不會傻到看不出流光將軍和小茯的關係了。
靈犀眨巴著眼睛看著他,追問道,「小茯說他每次醒來以後,山上種的花啊草啊都會長很大了,怎麼會這樣呢?」
無煙摸摸他的臉,將靈犀摟在懷裏,還是不忍道,「小茯,不是人……」
「那是仙嗎?」
無煙搖頭。
「那是什麼?」
「是妖。」
靈犀驚詫,小茯是妖怪!?
無煙繼續道,「妖要成人,都是有天劫的,每逢三六都有一次小劫,而到了年數為九,就是一次大劫。隨著道行的增加,劫數也會越來越重。」
「小茯過不去嗎?」
「過了,都過了。」因為有流光將軍的庇護。「只除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年的那一次天雷劫……」
那時便是天魔之戰……接到君命的流光雅,去到了魔域,抵禦四王。
無煙挑揀著對他說,「古來過得天雷劫者,便可得道升仙,過不得的話……」
「會怎樣啊?」靈犀緊張。
無煙慢慢道,「魂飛魄散。」
靈犀心驚,可是轉而一想,小茯還活著啊,小茯沒有魂飛魄散,這是為何?
他看著無煙,無煙說道,「流光將軍費去所有的靈力保住了他的魂魄,還種出了可以替代他肉身的流光草,可是魂魄依然未有穩固,隨時都有飄散的危險。」
「所以小茯才要睡著嗎?」
無煙點頭,「睡著了才可以保存靈力,才可以安魂守魄。」
「那……要多久醒一次呢?」
無煙撫過靈犀的髮,慢慢道,「五百年……」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