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叮噹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叮噹,熱愛和平,懶人一枚。
無肉不歡星人……
 
         叮噹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叮噹,熱愛和平,懶人一枚。
無肉不歡星人……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浪漫情話 >> 冰山男的愛哭情人

點閱次數: 3836
   冰山男的愛哭情人
編號 :007
作者 叮噹
繪者
出版日 :2013/9/9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愛哭鬼夏夕一度覺得自己是個悲慘的小女人,
不僅在暗戀的總裁面前出了天大的洋相,
更是丟了飯碗,要為以後的生活發愁。
這可怎麼辦呢?夏夕決定勾引個金主,求包養!
對象呢?!還找誰呢!?
她暗戀的總裁大人不就是最好的人選嗎?!
夏夕決定做個『壞』女人,使出渾身的解數去勾引多金帥氣的總裁大人,
都生米煮成熟飯了,他還敢賴賬嗎?
可是,對方不吃她這套,還對她很反感的樣子。
直到某天他們玩了滾滾樂後,
向來潔身自好的總裁忽然對她有了一點「正常」男人的反應,
至少學會「餓狼撲羊」了。
但這回,究竟是誰色誘了誰?
夏夕從不知道,欲火高漲的男人是那麼的可怕……
佔有欲是那麼的強烈……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夏夕想在台北市買一套房子,不大不小夠她和奶奶一起住就好,這是她的一個夢想。為了這個夢想,夏夕很努力的工作,但有些事總不盡如人意!
夏 夕在飛天商場一層上班,阿曼尼專櫃,專門服務男士。男士服裝區多是漂亮的女售貨員,笑得甜美可人,一番巧舌如簧之下,就讓男士們心甘情願掏了錢包,業績很 是不錯。再反觀她這裏,人呆呆笨笨的不說,還不太會討好人,最多說上一句:先生,這件衣服跟您很相稱!很空乏的話,引不起人的購買欲,所以她的業績平平!
飛天商場隸屬飛天集團,飛天集團聽過吧,就是在大陸開了幾十家連鎖商場,涉及建築、金融和房地產很多行業的那個全國十強集團!飛天集團新上任的總裁,年紀輕輕,但魄力非凡,剛剛上任沒兩年,就把商場開到國外了,全國十強顯然滿足不了他,他要的是全世界十強!
夏 夕不止有一個遠大的理想,還有一個藏得很深的小秘密,那就是她喜歡他們的總裁。雖然每月只能遠遠的看那麼一次,而且還是匆匆而過,但總裁的英姿深深的觸動 了夏夕的心。當然這個小秘密她不敢跟別人分享,連最親近的朋友都不敢,她討厭被罵什麼野雞想變鳳凰之類,雖然那是現實,但她討厭認清現實!
月底,績效評估,夏夕又是倒數第一,小組長恨鐵不成鋼,把她叫到辦公室單獨訓話。
「老姑婆說什麼?被罵了?誒,妳別哭啊?」賀家樂拉著從組長辦公室走出來的夏夕到洗手間,看她糊了滿臉淚水的。
「嗚……唔……」夏夕努力讓自己停下哭泣,她天生水命,從小跟水結怨,最直接的表現就是愛哭!「組長說……嗚……我下個月除非……除非業績第一……否則就辭退我……」
「啊?那怎麼可能!」賀家樂皺起眉頭。
「妳說……有什麼辦法……唔……讓我不被辭退……」夏夕說完,實在忍不住了,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我好慘……嗚嗚……」
「有什麼辦法,除非妳去勾引總裁……」賀家樂嘆口氣說,夏夕一個月賣不出去兩件衣服,就吃著底薪了,組長能願意才怪!
夏夕擦了一把眼淚,「我可以嗎?」
賀家樂悶了一口氣,「夏夕!你有腦子沒有啊,我那是說笑。讓妳一個沒姿色沒身材沒智商的愛哭鬼去勾引總裁,妳不覺得好笑嗎?」
客觀的來講,夏夕長得不醜,雖然說不是極漂亮,但還是有幾分姿色的。圓潤的小臉還帶著一點嬰兒肥,眼睛大大的,水汪汪的,很是靈動。挺翹的小鼻子看上去有些可愛,嘴巴也是小巧玲瓏的,嘟嘟的有些孩子氣。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夏夕某種程度上很貼近這句話,她做著她自己,即使夏夕被別人罵迷糊罵笨蛋,她也執著著做著自己!
夏夕哇的一聲又哭了:「我都這麼慘了,妳還說笑!」
「行了,反正妳還得哭上一會兒,我去找組長,給妳求個情!」賀家樂拍了拍夏夕的肩就出去了。
夏夕面對著鏡子裏的自己哭,一邊哭一邊欣賞自己的美色,然後似乎聽到有開門上,有沉重的腳步聲……夏夕狠狠抹了一把淚水,瞇縫著哭腫了兩眼扭頭,然後倒抽一口涼氣。
她看到了什麼?夏夕揉揉眼睛,那東西還在自己的視線裏,一根正在放水的身體器官。夏夕瞪大眼睛,從黑色森林探出頭的棒子,體長而粗壯,顏色黑紫,在修長白淨的手裏安分的臥著。
「看夠了沒有?」
低沉而性感的聲音傳來,夏夕下意識的抬頭往上看,她眼睛不禁又瞪大了幾分,嘴巴張張合合竟是說不出半句話來了。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分明就是……總裁大人啊!
佟謙解決完生理需要,把手裏的東西塞進褲子裏面,拉上褲鏈,繫好腰帶,然後走到洗手台前洗手。
「總裁……」夏夕呆呆的看著出現在鏡子裏與自己並肩而立的總裁大人。
佟謙瞅了一眼夏夕身上的制服,知道她是公司裏的員工,「商場的洗手間流行男女混用?」
「啊?」夏夕扭頭瞅了一眼男士用的便器,臉刷的一下紅了,「我我……我哭來著……沒看清……我不是故意看您的小雞雞的……」夏夕說到這裏,趕緊捂住了嘴巴。
「妳覺得我的小?」佟謙瞇著眼睛問。
夏夕趕緊搖頭,「很大很大……」
佟謙對聽到的答案不置可否,洗完了手,然後走到夏夕的另一邊烘手。
「總裁大人……您怎麼會來廁所?」
「雖然是總裁,但也不能要求太苛刻吧,想撒一泡尿都不行?」佟謙不鹹不淡的說。
「不是不是……你想尿就尿,隨時歡迎!」
「你是管廁所的?」
「啊?不是……」
「所以,我上廁所又不是上妳,用不著妳歡迎吧?」
「……」夏夕捂住臉,她完了,她怎麼一面對心上人就充分暴露缺點啊,二啊真二!
佟謙烘乾了手,雙手插進褲袋,正要出去,想了想又回頭看向這位在男廁所嚎啕大哭的小女人:「我是總裁大人?」
夏夕不懂佟謙為什麼這麼問,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總裁大人……」佟謙略略思索,「聽著有些彆扭,以後就叫大人吧!」
「啊?」夏夕歪著頭看著總裁大人瀟灑的轉身離開,想了一會兒後,她止不住笑了起來,總裁的意思就是他們以後還會見面嘍!
賀家樂進來的時候看到就是這一幕,糊著滿臉淚水的女人正嬌羞的笑著,賀家樂抖了抖雞皮疙瘩,趕緊把人往外面拉。
「抱歉啊抱歉,我這人總是犯這種低級的錯誤,面前一女廁一男廁,我就是閉著眼睛走不還有百分之五十的正確率麼,但天殺的,我每次都闖進男廁!」賀家樂也是剛才不經意的一瞅才發現的。
「沒關係……呵呵呵……」夏夕紅著臉說。
「妳遇到什麼好事,笑成這樣,跟摧殘過的太陽花似地!」賀家樂也沒打算聽夏夕的解釋,這傢伙能無緣無故的哭就能無緣無故的笑,她早就習慣了,「剛我找組長了,她這次是鐵了心了,就是咬著第一名不撒嘴!」
「啊?可是……可是我不可能啊……」夏夕又苦下臉來,她要是不在商場裏上班裏,就更不可能見到總裁大人了!
「對啊,打死妳也不可能啊!」賀家樂嘆口氣,「妳要不另謀高就要不真去勾引總裁吧,我倒覺得比起第一名,這兩個還靠譜一點!」
「勾引總裁啊?」夏夕很認真的想了想,「好吧,我努力一下!」
賀家樂不客氣的拍了夏夕一巴掌,「別想不切實際的!努力工作,大不了第一名被辭退,就趕緊找下一家!」
夏夕失落的應了一聲,然後想到什麼又抬起頭看向賀家樂,「樂樂,妳覺得我長得好看嗎?」
賀家樂瞅著眼前巴掌大的小臉,比自己還矮一頭的小女人,讓她怎麼評價呢,某人哭得臉紅眼腫臉髒兮兮的……
「客觀公正來說,妳呢……長得挺可愛的……」
「可愛?」
「對!這年代,漂亮的女人已經過時了,可愛才是王道!」
「真的?」
「要不,我發誓?」
「不用不用!」
賀家樂鬆一口氣,發誓這種東西雖然不可信,但詛咒自己多少覺得不舒服。
賀家樂家是本城的,父母都是教師,家庭條件中等,她是大學畢業,最後還是淪落到商場賣鞋,這年頭找工作比找老公難!兩個人因為都在商場裏工作才認識的,賀家樂這個女人,性子坦率,不拘小節,往往這樣的人不會被太多人喜歡,但容易交到真正的朋友,所以她和夏夕狼狽為奸了。
賀家樂被夏夕大兩歲,用她的話說自己正當青春年少,用她媽的話再嫁不掉就該成老姑婆了。她媽立志今年要把她嫁掉,而賀家樂在鬥爭與妥協之間掙扎著,目前生活的水深火熱。
賀家樂有點俠女情懷,見到夏夕經常受欺負,還軟軟的只知道躲起來哭,她一時血性湧動,就把夏夕收了,至今都在後悔!
下了班,夏夕和賀家樂在商場門口分手,她住的是出租屋,要坐一個多小時的公車才能到,因為偏遠地方的租金比較便宜。回到只一間屋子的出租屋,先休息了半個小時,然後開火煮了一碗面,澆上從奶奶家帶來炸過的豆瓣醬,炸醬麵就做好了!
夏 夕一邊看電視一邊吃面,正好某個娛樂節目講到各個知名企業家的風流韻事,其中當然就有佟謙,他是最後被介紹到的,四個字評價的『潔身自好』!沒錯,佟謙從 不登八卦雜誌,不與某些小明星傳緋聞,私生活乾淨。佟謙今年二十八歲,正當年華,似乎還沒有女友,是個事業心極重的男人!
夏夕想到今天在男廁裏發生的事,臉不爭氣的又紅了,也許沒有其他女人看過總裁男人的那裏呢,她是第一個……嘿嘿,她又胡思亂想了,如果總裁現在還是處兒,她不是該高興而是該哭了,說明總裁那方面有問題!
夏夕在自己的綺想中又度過了半個月,這半個月她只賣出了一件衣服,然後賀家樂勸她還是趁早找其他工作吧!
「我不想離開商場!嗚……我離開商場了……再也見不到總裁了……嗚……我不要……」夏夕一邊哭一邊衝著賀家樂喊。
賀家樂愣了愣,「妳喜歡總裁?」
夏夕不哭了,臉紅彤彤的,「不……不可以啊……」
「可以!商場裏的女銷售員,不是百分百也有百分之八十喜歡總裁!」
「我的不一樣!」夏夕強嘴,「我想和總裁談戀愛,想和總裁結婚!」
賀家樂看著夏夕久久說不出話來,幸虧他們現在是下班在小店裏吃飯,要是在商場讓別人聽到了,不定說什麼難聽的話呢!
「夏夕,妳帶腦子出來了沒有?」賀家樂氣得想拍死夏夕,「佟謙是什麼樣的人物,妳……妳過得能不能安分一點!」
夏夕不回話,只管嚶嚶的哭,不時抹一把眼淚,「我不是……嗚……不是因為他有錢……我真的喜歡……樂樂……怎麼辦……嗚……我真心喜歡的……」
賀家樂看著夏夕,「不能不喜歡?」
夏夕搖搖頭,「我就喜歡……嗚……我就喜歡……」
賀家樂氣極倒樂了,「好啊,夏夕,我幫妳,不過被佟謙拒絕了,妳就不許再喜歡他了,也不許為他哭!」
夏夕趕緊點頭,想了想又覺得不對,「妳怎麼幫我?」
賀家樂笑得神秘,剛好她最近挺無聊的,就幫夏夕解決一下感情問題好了。
飛天集團每年年底都員工,參加宴會的員工可以自帶一名家人朋友,而賀家樂因為年終評比績效第一會舉辦一次宴會,能參加宴會的是各個階層表現優秀的而頒發了宴會的入場券。
「樂樂,我不喜歡這種衣服,奶奶看到了,會罵我的!」夏夕一邊扯著禮服的下擺一邊苦著臉對賀家樂說。
「別扯了,別人都看妳了!」賀家樂抓住夏夕作亂的手,「宴會當然要穿禮服,妳不是還要勾引佟謙麼,越短越好!」
夏夕眨巴眨巴水盈盈的大眼睛,又有些想哭了,「好多人……我不敢……」
「只這一次機會,妳不敢也得敢!」
夏夕被賀家樂塞了一杯酒,躲在角落裏查看大廳裏的情況,宴會是在一家五星級酒店舉行的,聽說上下有五層,少說也有千人!夏夕看著經過她身邊的女人,合身的禮服,美麗的面容,還要婀娜多姿的身材,她有些自慚形穢!
賀家樂轉了一圈回來,撞了撞夏夕,「我觀察了一圈,五層是經理級的宴會,總裁應該會出現在那一層,我們上去吧!」
「啊?」
「啊什麼啊!」賀家樂瞪了夏夕一眼,「沒事,我們偷偷進去,這種時候管的不會太嚴的!我們過去了,你就想辦法跟總裁套近乎,具體如何實施,自己動腦子想!」
說完,賀家樂拉著夏夕偷偷上樓了,賀家樂這個女人一向機靈,果然被她東躲西藏的進入了五層宴會廳。進去餐廳,就不會再有人趕妳了,服務員絕對不敢得罪這裏任何一個人物,懷疑都不敢!
夏夕眼花繚亂的瞅了一圈,回頭發現賀家樂又不見了,而正在這個時候,她看到總裁從大門口進來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
夏夕以後每每回憶起這時候的場景,就覺得自己特別的二,二的人神共憤!她能有什麼接近總裁的機會,他被人團團的圍著敬酒,夏夕惆悵了良久,然後突然想到自己也可以湊過去給他敬酒!
圍著總裁的人裏三層外三層,夏夕憑藉著身材嬌小的優勢拼命往裏面擠,然後不知誰絆了她一腳,她身子一晃向前撲了過去,然後跌進了一個人懷裏,撞上那人堅實的肌肉。
夏夕頭昏眼花的抬起頭,就見佟謙冷著一張臉正瞅著她,夏夕驚得往後跳了一步,這才發現自己進入了圈裏。
「妳想幹什麼?」佟謙冷著臉問。
夏夕呆了一會兒,然後舉著酒杯說:「敬酒……」這時候她才發現自己酒杯裏只剩下一個底兒了,而其餘的似乎都潑到了總裁身上……
佟謙扯過夏夕手裏的酒杯仰頭喝幹,然後大踏步往洗手間方向走去。
夏夕接受到來自四方怨毒的目光,她委屈的抽抽鼻子,然後追著總裁大人的方向跑了過去。
總裁進入男廁,她當然不敢再進去了,不然她很有可能被打成女流氓!於是只能守在門口,而總裁這一去還真花了不少的功夫,站的夏夕腿都酸了。
佟謙一臉冷然的從洗手間出來,看到那個潑他酒的女人就守在門口,現下沒其他人,他自然不需要客氣了。
「怎麼著,這麼恨我啊,守在廁所門口,打算等我出來再潑一次?」佟謙冷笑著說。
「沒沒……」夏夕趕緊搖頭,「大人……你不認識我了嗎?」
佟謙一聽大人兩個字想起來了,「女偷窺狂?」
「啊?我不是!」夏夕趕緊否認,一著急吧,就有些口不擇言了,「我就……誰讓你把那東西掏出來給我看的!」
「難道我應該塞進褲兜裏撒尿?」佟謙冷笑。
「……」夏夕苦著臉看著佟謙,「我說不過你……」
佟謙冷哼了一聲,轉身往大廳裏走去,這年頭什麼樣的女人都有,偏偏就有這種喜歡跟廁所結緣的女人!
夏夕再接再厲,賀家樂說對了,她這一生也許就只有這麼一次機會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要達到什麼目的,只是一直循環往復找機會給佟謙敬酒。而佟謙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自然不要發脾氣,只得一杯接著一杯的喝下去。次數多了,其他人也看出來了,這女人就一傻逼,這不成心招總裁恨麼!
佟謙酒喝多了,自然上廁所的次數也多了,而每每出來,總能看到夏夕守在廁所門口,一副委屈到要掉淚的樣子,好像他欺負了她似地!
佟謙再次從廁所出來,照舊看到夏夕守在門口,低垂著頭,兩手絞緊,跟小媳婦似地。
「說吧,妳到底有什麼目的?」佟謙把人扯到走廊盡頭,抱著肩問。
夏夕張了張口,這話有些不好說出口,佟謙離的她很近,她努力呼吸一下還能聞到他身上的味道,淡淡的香,聞著很舒服。
「說話啊?」
「大人……」夏夕仰起頭看著佟謙,然後注意到他豐厚而性感的唇,鼓了鼓勇氣,蹦了一下,轉身就跑……呼,她親到了,軟軟的!
佟謙愣了一下,然後氣得趕緊擦自己的嘴,那女人!
夏夕依舊一杯一杯的敬酒,佟謙咬著牙喝盡肚裏,整場宴會下來,佟謙就是再好酒量,也禁不住夏夕這麼折騰,於是他發現自己有些醉了,強自鎮定的堅持到宴會尾聲,然後叫來助理讓他帶他去樓上的套房。
夏夕有時候挺大膽的,憑著一股子衝勁一股子傻勁,然後成功扮演成酒店服務人員,潛入了佟謙的酒店套房。
等到助理和服務人員都出去以後,夏夕從洗手間裏出來,看著躺在大床上的佟謙,夏夕傻傻的笑了。當然,她最初是沒有這個目的的,但現在……佟謙任人魚肉,她很想克制很想克制,但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身子一點點挨近佟謙。
佟謙長得極好,精緻而立體的五官,健碩富有力量的身體,夏夕幾乎是虔誠般的慢慢湊近,吻了一下他的唇,覺得不夠,再次覆上,先用舌頭舔舔,再用牙咬咬,最後堵住纏綿親吻起來。
夏夕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但怎麼說陪賀家樂看過片子,再加上宴會中也喝了一點酒,頭暈暈的,身子發熱,就照著本能來了。
她一點一點的親吻著佟謙,吻過唇,向下是他的優美的脖頸。微微抬頭看著仍沉睡著的佟謙,夏夕膽子大了一點,顫抖著說解開佟謙上衣的扣子,然後小麥色堅實的胸膛出現在自己面前,她手撫上,情不自禁的來回撫摸。
「總裁……唔……只這一次好不好……天亮以前我就離開,不會讓你知道的……雖然這麼做有點卑鄙啊……可是,我真的喜歡你好久了……」夏夕嘟嘟囔囔的說了一會兒,覺得可以原諒自己,然後邁開腿坐到佟謙身上,低下頭含住佟謙的乳頭。
夏夕一番挑逗,身下的人仍舊毫無聲息,而褲子下的那根也仍舊沉睡著。夏夕給佟謙敬酒,佟謙咬著牙也回敬了她兩杯,現下酒精發作,她恍恍惚惚的根本無法思考,只想著身子下面的人是她喜歡的人,而她想被他擁抱。
夏夕水潤潤的大眼睛瞅了沉睡的佟謙一眼,然後一咬牙扯開了佟謙的褲子,連同內褲一起扒下來了一點,恰好露出粗壯的器官。
「沒有起來……唔……」夏夕小手握住,手裏的東西軟趴趴的,她突然有些傷心了,俯下身子狠狠咬了佟謙嘴唇一口,直到嘗到嘴裏的血腥味,她才委屈的放開。
夏夕這時候哪兒還知道害羞,只管兩手抱著佟謙的寶貝揉捏,最後連嘴都用上了,可那東西就是沒有反應,氣得夏夕坐在一邊哭了起來,哭著哭著也不知道自己又做了什麼,然後累得趴在佟謙身上睡著了。
第二天清晨,佟謙是被射進來的陽光給晃醒的,一邊揉著發疼的額頭一邊慢慢的睜開眼睛,瞅著天花板發了一會兒呆才反應過來,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了趴在他身上的女人。

 


第二章
感覺到女人的下體緊緊貼著他的,還有肌膚相親的溫暖,佟謙一驚趕緊把趴下他身上的女人翻到了一邊,然後坐起身。
他發現自己上身的襯衣打開著,下面褲子也被扯開,內褲拉到下面,正好露出老二。扭頭再瞅旁邊的慢慢蘇醒的女人,她還穿著昨晚上的短禮服,下擺往上卷起,落出裏面粉紅色的小內褲,上衣的扣子掙開了幾顆,能隱約看到渾圓的乳房。
佟謙倒抽一口涼氣,他雖然不知道現下這種情況是怎麼發生的,但他可記得這個女人在宴會上一直給他敬酒,這樣想來的話,她應該是一早就有預謀了!
佟謙氣得扯住女人的頭髮,把她從床上拉了起來,見她睜開眼了,然後一腳踢到了床下。
夏夕被這麼一摔,疼的叫了一聲,再接觸到佟謙滿含怒氣的雙眼,霎時清醒了起來。她昨晚雖然有些醉,但還不至於忘記那些事,想到自己的所作所為,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就是妳的目的?」佟謙強忍住怒氣問,「想和我發生關係,然後嫁入豪門?」
「不是不是……」夏夕坐到地上,揉著發疼的手臂,「我……我只是……」她只是想親近他啊,然後就做了這等愚蠢的事!
「妳這種女人,我見的多了!」佟謙言語裏滿是鄙夷,「我告訴妳,我就算真和妳發生了什麼,妳也不會得到任何好處!」
夏夕嗚嗚的哭了起來,她沒有想那麼多,她只是一時……一時傻勁就上來了,不管不顧了……
「我現在進去洗漱,如果出來,妳還在這裏的話,我不保準會做出什麼事!」佟謙說完,伸出長腿邁下床鋪,然後走進洗手間。
看 著鏡子裏的自己,頭髮亂糟糟的,嘴唇被咬破,乳頭可疑的紅腫著,脖子上有好幾個吻痕,下身的寶貝很明顯被蹂躪過了……死女人!佟謙幾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 想赤手打破這面鏡子,更想打死外面那個還在哭著的女人,他當然有辦法整治她,但最好不要讓第三人知道昨晚發生的事,他差點被一個女人強了,嘖嘖,說出去, 他還要不要臉了!
佟謙心情煩悶的洗了澡,圍著浴巾出去的時候,那個女人居然還坐在地上哭,一點也沒有停歇的意思。
「滾!」佟謙站在女人面前冷著臉說。
夏夕發洩了一通,感覺好一點了,她慢慢的站起身,揉著自己的屁股面對著佟謙,「你……你別這麼凶……」其實她還覺得自己挺委屈的。
「我昨晚上……」夏夕把目光放到佟謙的下體,「費了好半天勁,它不起來……」
「你什麼意思?」佟謙瞇著眼睛問。
「它為什麼起不來?」夏夕仰著頭問佟謙,那樣子倒是有些天真。
「因為對象是妳,它被嚇到了!」佟謙辯解。
「可是你醉了,又看不到我……」
「沒錯我醉了,不省人事,它也睡了,當然沒有反應!」
「不對!我看過影像的,醉了也能起來,你不知道有一個詞叫酒後亂性麼,醉了才更容易衝動!」
「什麼亂七八糟的!」佟謙煩躁的撲拉了一下頭髮,「妳馬上滾!現在!」
「我知道了!」夏夕掙開佟謙的手,「因為你性無能!」
「……」
「我猜的沒錯吧,你身邊從來沒有女人,不是因為你事業心重,而是你對女人不行!」
「滾!」佟謙咬牙,捉著夏夕的胳膊往外扔她。
「你你……你不能這樣……」夏夕被惹急了,「我要告訴別人!」
「妳敢!」
「我就敢!」
佟謙強忍住怒氣,一把把手裏的女人推到牆上,然後用雙臂圍住她,「說吧,妳到底有什麼目的?」
夏夕咬咬下唇,「其實性無能也沒什麼的,你可以找醫生去看……」
「說出妳的目的!」
夏夕想了想,「我不嫌棄你的,真的!」夏夕看佟謙真發火了,拳頭握的劈裏啪啦的亂想,身子嚇得打起哆嗦來,「我是商場一樓賣衣服的售貨員,因為業績不好,即將被辭退,可是我不想失去工作,你幫我!」
佟謙瞪了夏夕一會兒,「不想失去工作是吧?好啊,我給妳工作!」
「啊?」
「現在馬上滾!」
夏夕一驚,趕緊抱頭往外面跑,跑出去了一會兒發現自己的手機錢包還在房間裏,於是壯著膽子又回來了,打開門的時候恰恰好是佟謙正換衣服的時候……
夏夕看著全身赤裸的佟謙,咽了一口口水,在某人惡毒的目光中,縮著身子拿過自己的錢包和手機,一邊道歉一邊聚了一個大躬,起身才發現正對著總裁的老二,於是紅著臉嬌羞的落跑了。
佟謙氣得全身發抖,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好不容易克制住了,正往身上穿衣服,某人居然又去而複返。
「大人,我叫夏夕,飛天商場一層一組的,您別……忘了答應我的……」夏夕說完,在佟謙握著拳頭大踏步朝她過來的時候,趕忙跑走了。
「夏夕是吧,妳死定了!」佟謙暴喝一聲,從來沒有哪個女人看過他的肉體,還有他的初吻,昨晚莫名就葬送了,他不會放過她的!
夏夕一路跑出酒店,直到拐進一個小胡同才敢停下來,看著青天白日,她才有了真實的感覺,昨晚上……她不會是做了夢吧?夢到她差點強了總裁,夢到總裁其實那裏不行,夢到總裁要追殺她?
夏夕搖搖頭,拿出手機一看,發現沒有電了,樂樂昨晚沒有找到自己,一定很著急,還有和總裁一夜情的事也不要告訴她了,她答應要保密的!
夏夕自認和他們偉大的總裁有了某種程度的聯繫,如果這事賀家樂完完整整的知道了,她一定會讓夏夕趕緊收拾東西跑路,小東西居然敢威脅總裁,她嫌活得太舒坦了吧!
夏 夕沒有跑路,其實她還挺高興的,直到組長通知她,她不用被解雇了,但工作調了。夏夕成為了一名光榮的清潔工,而且專門清掃廁所,還是男廁!這簡直是晴天霹 靂,賀家樂就問了,夏夕不幹總行了吧,組長說不幹不行啊,要賠違約金的!這怎麼就有了違約金了,組長笑了笑,上面想整死夏夕,總是有辦法的!
「說吧,妳怎麼得罪總裁了,老實交代?」賀家樂把夏夕關在男廁所問。
夏夕苦著一張臉,「樂樂,知道的越少越安全,我要透露秘密了,總裁會殺人滅口的!」
「有這麼嚴重?」賀家樂有些不大相信。
夏夕很認真的點了點頭,「為了我的小命,妳別問了!」
自 此,夏夕調入了後勤,她發現原來打掃廁所的工資也是兩千,而且福利待遇要比銷售員好,中午管一頓飯!夏夕負責一至三層的所有男廁所,進去打掃之前,先向裏 面吼兩聲,沒人應答再進去,然後掛上正在打掃的牌子。雖然如此,但尷尬的事難免遇到,讓她這個沒嫁人的小姑娘尷尬的要死。
而且她發現了,不管她打掃的多乾淨,組長總有話說,什麼地上都是水,什麼沖洗不乾淨,什麼手紙總沒有啊這些,返工次數多了,她也算明白了,肯定是有人關照過了,她就是打掃男廁所,也不會讓她好過的!
夏 夕成了商場的奇葩,一個小姑娘淪落到打掃廁所,還是男廁,每每遇到都眼含淚水。女人們多少覺得有些可憐,男人們尤其是壞男人,卻喜歡捉弄她。比如說,夏夕 打掃衛生的時候,衝著裏面喊了幾聲有人沒,他在裏面卻愣是不回答,直到夏夕進去了,他才從隔間裏大搖大擺的出來,然後佯裝驚怒,罵一句『變態』『女色狼』 什麼的。
有一次,夏夕正在打掃,外面也掛著牌子,可有一個男人卻直直走了進去,在夏夕驚恐的目光中,開始解褲腰帶,嚇得夏夕一邊尖叫著一邊往外面跑,顯然她已經成了別人娛樂的對象了!
夏夕是個軟脾氣,但不代表沒脾氣,她辭職不行,又備受欺負,一怒之下直接找到了飛天總部。
「佟謙在幾樓?」夏夕一臉怒氣的問前台小姐。
「不好意思……」前台愣了一下,仔細打量了一下夏夕,見她穿著清潔工的工作服,「請問您和總裁有約麼?如果沒有,我不能讓您進去!」
「妳跟佟謙說,有一個叫夏夕的現在很生氣,可能會口不擇言,問他要不要見我!」夏夕氣呼呼的說,欺負人也要有個限度,臭男人太過分了!
前台考慮了一下,給十六層辦公區的秘書打了電話,沒過幾分鐘,那邊傳話了。
「夏小姐,總裁讓您去他的辦公室,十六樓1601房間!」
夏夕鼓著一股子惡氣,乘坐電梯去了十六樓,在秘書的牽引下闖進佟謙的辦公室。看著坐在辦公桌後面,一臉悠然看著他的男人,反觀自己穿著髒乎乎的工作服,怒氣轉化成了委屈,眼淚不聽使喚的啪嗒啪嗒就落了下來。
索性她也不壓抑著,一屁股坐在地上,嘹亮的哭了起來,還外帶撒潑打滾的。
「壞蛋……哇哇……大壞蛋……」
佟謙一愣,倒是沒想到她用這種,準備好的惡毒的話沒用處了,他慌忙起身先把辦公室的門關嚴實。
「有話說話,妳別哭了!」佟謙蹲在夏夕的跟前說,她哭的這麼大聲,難保外面的人聽不到,難保她們不會胡思亂想,他的清譽啊!
「佟謙……哇哇……你欺負我……嗚嗚……混蛋……」夏夕哭的不依不饒的。
佟謙無奈了,起身給用自己的手機給秘書發了一個短信,讓她通知十六層所有的管理人員全部去下面視察,要讓他發現還有一個人在的話,直接停職。
發了這個短信,佟謙不受打擾的繼續手下的工作,他倒是要看看她能哭多久。想哭就盡情的哭吧,別之後想哭也哭不出來。
佟謙這個人,用他朋友的話說就是滿肚子壞水,內裏腐朽至極,偏偏長了一副好皮囊,不熟識的人看一眼只當他是儒雅斯文的人,欺騙性極強。
夏夕這哭了大半個小時了,漸漸的有些體力不支,正想歇一歇,可佟謙不幹了。把一個水杯放到她面前,讓她接著哭,哭不滿這杯子,就別想出這個門!
夏夕一聽,更覺委屈了,再次爆發出嘹亮的哭聲。這一哭,斷斷續續的就到了中午,佟謙出了辦公室的門,轉身給反鎖上,然後悠然的去吃午飯了。
回來的時候,夏夕哭的跟小貓叫似地,看來是真沒力氣了。佟謙冷笑一聲,打開隔間門進去午休了,他就是要讓她哭,有本事她就給他哭一天!
夏夕哭的全身脫力,仔細一想,她雖然愛哭,但好像這次是哭得最持久的一次。嗓子幹的要著火了,肚子又餓,想起身去外面找點水喝,回頭發現自己竟然不會開門,於是只能去求佟謙。
夏夕推開隔間的門,瞅著在床上睡的舒服的男人,她抽抽搭搭的蹲到他跟前,小心的推了推他。
「我想喝水……」嗓子啞的只看張嘴不聞其聲,「我餓……」
佟謙冷著眼看了她一會兒,「哭夠了?」
夏夕委屈的點點頭,「對不起……」
佟謙坐起身,「哭夠了,就繼續回去打掃廁所!」
夏夕張了張嘴,實在說不出話來了,四周打量了一下,發現桌子上有半瓶礦泉水,不容多想,趕緊扭開蓋子灌了下去。
佟謙一看,臉又冷了幾分,那是他喝剩下的!
「我不打掃廁所,欺負女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夏夕坐到地上,氣呼呼的說。
佟謙一聽有些想發笑,「我沒把妳當女人看!」
「我是女人……」夏夕別開頭,「你還摸來著……」
「我沒有!」
「我捉著你的手!」
「我靠!」佟謙爆粗了,「你狠,你他媽的,沒臉沒皮啊!」
「反正,我不要打掃廁所!」夏夕紅著臉繼續抗爭,所以千萬別把她惹急,她會口不擇言的!
佟謙恨恨的瞪了夏夕一眼,下了床往外面走,他需要克制一下,不然真有可能做出動手打女人的事來。
夏夕坐在地上思考了一下,就此甘休的話,她還得回去掃廁所,總歸已經鬧到這一步了,乾脆跟他拼了!夏夕站起身,鼓了鼓勇氣,梗著脖子走到辦公桌前面。
「我有拍你的裸照哦!」夏夕目不斜視的說。
佟謙一聽,臉色又沉了幾分,「妳在找死!」
夏夕縮了縮身子,「我會放到網上,寄給雜誌報社……」
佟謙一拳砸在桌子上,啪的站起身,怒氣衝衝的朝著夏夕走過去。夏夕知道自己惹火佟謙了,那點鼓起來的勇氣早就癟了,他往前走一步,她就退一步,直到跌坐到沙發上。
「妳認為我整治不了妳?」佟謙握緊拳頭問。
夏夕靠坐在沙發上,仰著頭看著佟謙,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我們可以和平解決矛盾!」
「妳拍了我的裸照,以為就能威脅我了?」佟謙俯身捏住夏夕的下巴,「妳相不相信,我可以一把捏死妳!」
「我又不是螞蟻!」夏夕撇撇嘴。
佟謙看著夏夕天真的面容,多少有些洩氣,她好像不大明白他的邪惡。不過仔細打量一下這個女人,粉嫩的面容,巴掌大的小臉,還有嬌小的身子,應該年紀不大吧?
「既然如此的話,就按妳的方式好了!」
「什麼意思?」夏夕疑惑的問。
佟謙嘴角一咧,覆身壓住夏夕,大手猛的撩開她的上衣,然後一把從頭扯了下來。
「啊!啊!色狼!你幹什麼啊!」
夏夕到底不如佟謙力氣大,緊緊抱著自己,還是被他脫下了上衣,接著是褲子,然後就是內衣……
「混蛋!嗚……你別這樣……嗚……」夏夕徒勞的掙扎著,眼淚刷刷的往下掉,很是無助的樣子。
佟謙也是被氣昏頭了,索性一脫到底,直到夏夕全身光溜溜的被他壓在沙發上。
身子下面的女人,肌膚瑩白,骨骼纖細,渾圓的乳房被她兩手胡亂的擋著,再往下看是她雙腿間的秘密花園……佟謙別開眼,從口袋裏拿出手機,調到相機,對著夏夕的上身照了一張。
「你照了我幾張,說!」
「嗚……我沒有……我沒有……」夏夕哭的全身一抽一抽的,「壞蛋……嗚……」
佟謙冷哼一聲,又對著夏夕的裸體照了幾張,正想著起身離開的時候,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了,而他的女助理走了進來,一看這情形,愣在了當場。
「我不是說所有的管理層都去下面視察麼,妳還敢留在十六樓?」佟謙冷著聲音說。
「總裁,我……我只是助理啊……」女助理呆呆的說,一個助理去下面視察什麼啊?
夏夕瞇開眼睛看到門口有人,推了佟謙一把,側身面對著沙發。
佟謙摸摸鼻子,坐到沙發沿兒上,擋住夏夕半塊兒身子,「還沒看夠?」
「啊?」女助理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把手裏的檔放到桌子上以後,趕緊退出了辦公室的門。
佟謙嘆口氣,看來他的清譽算是毀了,都怪這個莫名其妙的女人!佟謙正嘆息的時候,突然覺得手臂上一陣刺痛,轉頭就見夏夕正抱著他的手臂在咬。
「嘶……放開!」佟謙疼的直抽涼氣,見那女人不鬆口,正想甩開她的時候,咬著他手臂的力道鬆了,而夏夕軟軟的跌回沙發裏,居然就這麼昏了過去。
「喂,妳……」佟謙錯愕了一下,她居然……氣暈了?
佟謙扁扁嘴,似乎……他做的有些過分了,到底對方是個女人!
佟謙挺俐落的給夏夕把衣服脫了下來,但穿回去就有些困難了,無奈之下只得把軟的沒骨頭似地女人抱進懷裏,再一件一件仔細的穿上,肌膚相擁的熱度,讓佟謙有些不自在。
「至於氣成這樣麼,還不是你先拍我的!」佟謙一邊給夏夕穿衣服一邊抱怨著說,這要是讓他的好兄弟們看到了,不笑話死他們,什麼性冷感,估計全當他撒謊騙人的!
佟謙給夏夕穿好衣服,再抱到隔間的床上,估計是又氣又累這才暈的,等休息好了就沒事了。下午,助理又進來辦公室幾次,看他的眼神……怎麼能說呢,反正讓人不舒服。
夏夕醒來的時候,發現屋子裏黑漆漆的,踉蹌的爬起來,踩了空摔到了地上。這一摔,夏夕才清醒了,這哪兒是她那張雙人床啊,這哪是她那間出租屋啊!正在她發慌的時候,屋裏的燈啪嗒亮了,而佟謙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口。
「醒了?」佟謙抱肩站在門口,雙眼裏滿是挑釁,「妳不是要把我的裸照傳到網上麼,那我們做個伴兒一起好了。妳相不相信,妳的裸照可以轉載的滿世界都是,而我的可以馬上被封住,妳甚至還會因為傳播色情圖片而獲刑!」
夏夕呆了一會兒,這才想起了之前發生的事,兩眼一濕又要哭了,「你對……對我做了什麼沒有……」
「就你這種姿色?」佟謙哼笑一聲。
「不對!」夏夕反應過來,「你根本不行,想做也做不來啊!」
佟謙咬牙,「妳他媽才不行,你們全家都不行!」
夏夕撓撓頭,弱弱的說:「我說的是事實啊……這裏就我們兩個……都心知肚明!」
「現在!立刻!馬上滾!」佟謙暴喝一聲。
夏夕骨碌爬了起來,腳下不受控制的就往外面跑,一直跑到門口,又覺得不太甘心,轉過頭看佟謙。
「哼……你不給我調職,我就天天來鬧!」說完,跐溜一下跑沒影兒了。
佟謙憋了一口氣沒發洩出來,氣呼呼的甩上辦公室的門往家裏走。現在早就過了下班時間,他是因為等著夏夕醒來才這麼晚的,結果那女人醒來就氣他,真是天生的煞星,專門克他的!
佟謙一個人在外面住,離公司不遠的一套高級公寓,本來他打算下班他爸媽那裏一趟吃晚飯的,現在這種時間還是算了。他父親剛六十就退休了,把集團的重擔交到他身上,然後帶著他媽滿世界的遊玩,好不容易在家落一下腳,他當然要多多陪著才行!
佟謙剛把車開出停車場,想著去附近的飯店吃晚飯,這時候關瑾的電話打來過來,說是哥兒幾個在豔色風流快活呢,問他要不要去。
豔色是一家挺有名氣的酒吧,他們幾個經常去那裏聚聚,主要是酒吧裏情調不錯,於他們這種有身份的人來說,混跡那裏並不算過分。
佟謙想了想,豔色的滷肉飯不錯,於是就應了下來,掉轉頭車,朝豔色而去。佟謙去的時候,正值客流高峰,他繞過大廳裏的人群直接去了包廂。推開門,除了關瑾,程子彥和霍靖也在,桌子擺著幾瓶紅酒,估計就等著他了。
佟謙轉頭對路過的服務員要了一份滷肉飯,讓他儘快送過來,這才走了進去,脫下外套放到衣架上,然後長腿邁過玻璃桌坐到裏面的沙發上。
「哥們,我們找你是來喝酒的不是來吃滷肉飯的!」關瑾摟住佟謙的肩膀,笑得一臉痞氣的說。
「沒滷肉飯,我還沒不來呢!」佟謙拍開關瑾的手。
「靠!兄弟我就沒那滷肉飯有面子?」關瑾扯著嘴問。
佟謙瞅著關瑾笑了,「我現在餓得頭暈眼花,你哪位啊?」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