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梨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魔羯
喜歡的食物:甜食,肉(汗,雖然如此,仍在天天喊著減肥的口號)
喜歡的藝人:哥哥
喜歡的漫畫:灌籃高手,浪客劍心,網球王子
喜歡的顏色:綠,白,淡粉
喜歡的耽美作品:汗,太多了,數不過來
最開心的時候:看眾多妹妹們給我留言的時候
 
         梨花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魔羯
喜歡的食物:甜食,肉(汗,雖然如此,仍在天天喊著減肥的口號)
喜歡的藝人:哥哥
喜歡的漫畫:灌籃高手,浪客劍心,網球王子
喜歡的顏色:綠,白,淡粉
喜歡的耽美作品:汗,太多了,數不過來
最開心的時候:看眾多妹妹們給我留言的時候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天堂鳥系列 >> 丫鬟系列之吃貨丫鬟

點閱次數: 4453
   丫鬟系列之吃貨丫鬟
編號 :010
作者 梨花
繪者
出版日 :2013/5/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十月是因為她「認吃不認人」的特點才得以成為小侯爺的粗使丫頭。
不知道什麼叫「認吃不認人」嗎?簡單來說,就是英俊瀟灑玉樹臨風文韜武略無不精通、家世還很是不同凡響,是所有女人夢中情人的小侯爺,在十月眼中遠遠比不上一碗紅燒肉可愛。
可是公主也不能因為自己對小侯爺不感冒,就交給她這種高難度任務吧?看管種馬小侯爺,這是她一個粗使丫頭能完成的任務嗎?

真是氣死他了,堂堂公主府的小侯爺,她一個粗使丫頭竟然敢蹬鼻子上臉,真以為公主母親就是她的護身符嗎?
不過,這吃貨怎麼這麼貪吃啊?他這樣優秀的男人,竟然還不如食物在她心中的地位?是可忍孰不可忍。
忍無可忍就無需再忍,哼哼!不就是個吃貨嗎?只要有食物,還怕她不乖乖就範?
直到最後小侯爺才發現:這吃貨還真不是單靠食物就能「征服」的,蒼天啊大地啊,他不要做小侯爺了,把他變成一個手藝超群的廚子好不好?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楔子
出了天山關,再行五百里便是雍城。
此處原為大燕北面一個軍事要塞,東西南北四通八達的地理環境造就了這裏的繁華。卻因為北去不遠便是強大地草原國家大匈奴國,而讓此處備受戰亂之苦。
即便如此,在大燕幾代聖明君主的手中,雍城繁華仍是一日更勝一日。
而在大燕建國一百六十八年後,當時的皇帝蕭烈北深感大匈奴國的強大和威脅,北地百姓飽受劫掠之苦。於是和臣子中的幾位有識之士達成共識,提出了「以天子守國門」的稱號,毅然遷都雍城。從此之後,雍城成為大燕國的國都,史稱雍都。
從此後,雖然大匈奴國數次進犯,然而因為「天子守國門」這一口號的激勵,將士百姓無不英勇抵抗。蕭烈北更是數度御駕親征。終令大匈奴國知難而退,從此雙方停戰,互開貿易,更促進了大燕國和大匈奴國的繁華。
只不過,雙方君王皆是因為對手強大而不得不收斂起鋒利爪牙罷了。並非是從內心裏熱愛和平。
可以想像,這種情況下,一旦一方積弱,就立刻是滅國之危。
雖然這種威脅如影隨形,但也正是因為如此,大燕皇室蕭氏一族空前團結,歷任天子必須是文武兼備的賢德之人。
甚至有兩任皇帝因為兒孫中並沒有出色的君王之才,竟過繼了兄弟中武功學問和人品都出色的子侄來繼承大統。
雖然也免不了這樣那樣的爭鬥,但所有人心中都有一個異常堅定地信念,那就是:決不能辜負了祖先用血汗誓死保衛的大好河山;決不能死後無顏去見地下那一個個雄才大略的先皇。
這是每個蕭氏皇族子弟從小就被灌輸的思想,他們的一生,可以說是都奉獻給了這個不變的信念。正是這個信念,讓大燕朝免於之前幾個王朝不過百年便告覆滅的命運。在過了三百年後,依然繁榮昌盛強大如昔。

 

 

第一章

 

大燕烈宗皇帝三年,雍都,富貴巷。
顧名思義,富貴巷之所以叫了這麼個名字,自然是因為居住在這座巷子中的那幾家人,全都是顯赫一時的勳貴之家。
因為大燕國的皇權集中制和挑選儲君的需要,所以王爺們從來不會封到外地去,都是住在京師,以方便和宮中親近走動。
可即便如此,或許是因為上天給了蕭氏皇族太多優秀君王的緣故,這個大燕最顯赫的族中卻是子弟單薄。開國到現在,也不過寥寥三十幾個王爺。如今的後代子弟加在一起,算上宮裏頭的那一位太子和宮外幾名皇子,竟然只有三十人。
都說高處不勝寒,大燕的蕭氏君主卻很不喜歡孤家寡人的絕對權威和孤單滋味,所以王爺們統統是居住在皇宮四周,方便隨時應召進宮。
也因此,嫏嬛公主府在離宮稍遠的富貴巷中,可就算是勢力最大的一家勳貴了,其府內的氣派和富貴自不必提。
這富貴巷雖是權貴雲集,但因為兩旁府第的大紅中門全是相對而開,所以平日裏除了傳旨太監和幾個守門的家丁之外,幾乎沒人敢在這巷子裏停留。倒是各府的後門角門那些巷子熱鬧非凡,小吃攤子雜耍把式應有盡有,來往行人也是絡繹不絕。
這一日,在嫏嬛公主府的後門,就聚集了好些人牙子,每一個身後都排著十幾二十個男孩女孩兒,最大的也不過十七八歲,最小的只有七八歲。
之所以聚集在此處,便是因為公主府今日要添幾個下人。誰都知道這位公主乃是皇上一母同胞的長姐,深得皇帝敬重,夫家又是大燕國有名的富貴之家,若是能在這裏賣出去幾個孩子,得的錢足有別處好幾倍。所以這些人牙子個個削尖了腦袋往裏鑽。
此時那管家就一個個叫了人進去,在他身後,是幾個面無表情的婆子,這都是跟隨公主出宮的嬤嬤和祁家的老人,眼光是一等一的毒辣,那些男孩女孩只要叫她們看一眼,心裏就大致有了數。
「十月,十月。」
管家看著手裏的單子扯脖子喊了一聲,接著就見一個人牙子跑上前,身後跟著個女孩兒,點頭哈腰的笑道:「李管家,在這,在這兒呢。」
李管家偏頭看了看,眉頭不禁皺了起來,心想這也太清瘦了吧?雖然模樣兒不錯,但是這麼纖瘦的身子,除了會勾引小侯爺之外,還會幹什麼?
心裏想著,他卻只是負責喊人的,篩選工作卻不是他的分內中事,因此就一點頭,示意人牙子把小女孩兒帶到了幾個嬤嬤面前。
幾個嬤嬤的老眼在女孩兒臉上身上一掃,便都撇了嘴,其中一個尖聲道:「這未免太瘦了吧?能幹什麼?」
「嬤嬤們別看她瘦,力氣卻大,一頓能吃兩碗飯。我若不是實在養不起她了,也不捨得把她賣到別人家,留在我家裏,正經能幫我媳婦做不少活兒呢。」人牙子點頭哈腰的解釋著。
「是嗎?有這種事?」
另一個嬤嬤本來都要打發人走了,聽見這話卻又猶豫了一下,然後一伸手,指著東北邊放著的一桶水道:「去,若是能把那桶水提起來,就留下你。」
「給飯吃嗎?管飽嗎?」
被叫做十月的丫頭仰起臉,大眼睛閃爍著渴望的光芒。還不等嬤嬤們答話,她身後的人牙子就在她頭上拍了一巴掌,斥道:「想什麼呢?你要是留下來,就等於是掉到面缸裏,想吃多少都行。」
「哎,好嘞,不就是一桶水嗎?十桶也沒問題。」十月一聽說吃多少都行,立刻開心起來,幾步飛跑上前,提起那桶水就在原地轉了四五圈兒。
「好,停下,停下。」
嬤嬤們被轉的頭都暈了,吃驚於這秀麗女孩兒的大力氣,彼此望了一眼,其中一個就微微露出笑意,招手讓女孩兒上前道:「若是留你在府裏,讓你好好伺候小侯爺,你樂意嗎?」
十月睜大了眼睛:「管飽就成,我什麼都會幹。」
「行,那要是你留下來,伺候小侯爺伺候的好,說不定將來還有福氣做小侯爺的妾和姨娘,你樂意嗎?」
十月還是那句話:「管飽就成。」
幾個嬤嬤哭笑不得對看了一眼,其中一個深吸一口氣,就正色道:「若是做了少爺的妾或者姨娘,就不能吃飯吃得飽飽兒的,而且也不能大口吃飯,要在飯桌上,小口小口的細嚼慢嚥。一旦別人停了筷子,不管你吃沒吃飽,都不許再吃……」
「啊,我不做,我不做了。」
十月俏麗的臉蛋一片慘白,一聽見嬤嬤的話,就沒命躲到人牙子身後:「乾爹呀,不要把我賣來這裏了,她們都不肯管飽的說。」
「做夢吧你,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小侯爺能要你做妾做姨娘?」
人牙子又拍了十月一巴掌,便陪著笑向幾位嬤嬤道:「嬤嬤們的心思我清楚,這孩子雖然就認一個吃字,但是只要把話說開了,她知道厲害之處,就打死也不會做。更何況嬤嬤們看看她這模樣,這粗俗的氣質,哪裡配去伺候小侯爺呢?更別提讓小侯爺動心了。所以實在不必擔心。」
幾位嬤嬤互相看了一眼,最先說話的那個便沉吟著道:「既如此,那就留下吧。我看這孩子實誠,倒是比那些心裏有算計的強。」
於是十月光榮地成為了公主府的一名粗使丫鬟。
***************************
小侯爺祁振南乃是公主府裏的一輪明月,這是路人皆知的事。
只因為嫏嬛公主和夫君恩愛情深,以至於祁家侯爺不肯納妾,夫妻兩個又直到三十多歲才有了這個兒子,真是寶貝的如同手上明珠一般。
偏偏侯爺在祁振南十歲的時候就撒手人寰,剩下老太太元太君和嫏嬛公主,自然就對這根獨苗苗寵愛無比。
祁振南卻並沒有因為這番溺愛而成長為一個紈褲子。因著蕭氏皇族對子弟們的嚴厲,他長到如今十八歲,也是文武雙全,頗得皇帝舅舅的賞識。就是有一個紈褲們共同的缺點:那便是風流成性。
因為身世顯赫富貴,那些府中稍微平頭整臉一些的丫鬟們,一旦得小侯爺多看幾眼,哪個不在心裏琢磨兩圈兒?
少奶奶那個位子自然是不用肖想的,若不是算命的說過小侯爺要二十歲後成婚方能保一生平安富貴,只怕上門保媒的能踏破門檻兒。那位子自然是屬於王公貴族家的名門閨秀。
但若是能做上一個小妾,哪怕只是一個通房丫頭,小侯爺心情好時,從手指縫裏賞下幾件東西,也就足夠這輩子衣食無憂了。
公主府中的丫鬟,面貌普通的根本就進不了這個門兒。也因此,祁振南在府中可說是如魚得水。即便嫏嬛公主和元老太君再怎麼嚴防死守,換了一茬又一茬的丫鬟,卻仍是擋不了這個寶貝兒孫的桃花運。
這祁振南卻是一個最無情的人,勾上手的丫鬟不過是賞些首飾明珠金銀,然後轉眼就忘,從不肯付出一星半點兒的情意。
饒如此,那些丫鬟們大多也是甘之如飴。能和這樣豐神如玉人中龍鳳般的小侯爺一夜春風,還有不菲的賞賜,這一生也就不枉了做一回女人。
就因為如此,不論老太君和嫏嬛公主怎麼強調女人要自重自愛,卻依然阻擋不了飛蛾撲火的丫鬟們,若不是顧及到公主府的顏面,兩個女人恨不能把府中丫鬟全都換成見不得人的醜八怪。
十月此時就正在接受那些早幾年進府的丫鬟的「授道解惑」,聽她們津津有味的講著這位小侯爺的風流史,言談之間,似乎恨不得下一個爬上小侯爺臥房裏那張大床的就是自己一般。
「我常聽乾爹說,人不風流枉少年,小侯爺既然是身家顯赫,風流一點也沒什麼關係吧?」這是十月最不解的一點:「為什麼公主和老太君就這麼在意呢?」
「你真是傻,難道不知惜福養身的道理?男人們若是過多流連在這種事情上,任他鐵打的身子,將來也要被掏空了。你沒看就連皇帝,如今宮中的妃嬪也很少嗎?幾百年前的前朝是怎麼滅亡的?還不是因為那些皇帝美人太多,結果都被掏空了身子。」
漂亮的小丫鬟潭兒侃侃而談,好像她親眼見過幾百年前的皇帝被美人掏空身子的過程似的。正講的高興,就聽不遠處傳來一聲喊:「潭兒,十月,小侯爺回來了,趕緊預備熱水。」
「哎,知道了。」
潭兒喜動顏色的站起身來,拉著十月的手笑道:「快點兒快點兒,小侯爺陪皇上射獵,這都去了三日,如今才回來。可憐你這個前兒進府的,這兩日總聽我們說小侯爺小侯爺,如今終於可以見著他了。別說我沒提醒你,到時你可別看呆了眼。」
十月撇撇嘴,心想除非小侯爺長得像燒雞烤鴨,不然他長得再好看,也不能吃,我有什麼可看呆眼的?
祁振南因為酷愛紅粉佳人,所以他所居住的「明月軒」裏並沒有小廝,只有外出時,才會傳喚自己那兩個貼身小廝或者侍衛。
也因此,明月軒裏的丫鬟就有十幾個,加上管事媳婦和粗使婆子以及小廚房的廚娘,足足有將近三十個下人。
為小侯爺預備熱水這類活計,平日裏是需要四五個小丫鬟一起的。但如今有了力大無窮的十月,就沒那幾個小丫鬟什麼事兒了,她們只能坐在一旁,眼睜睜看著十月提起兩大桶熱水飛奔進浴房,「嘩啦嘩啦」倒進那足夠三四人同時洗浴的大木桶裏。
「好了,熱水都預備好了。」
十月放下桶,拍了拍手掌,看著幾個小丫鬟目瞪口呆的驚訝樣子,她不由得笑道:「這有啥?比起我在乾爹那裏幹的活兒,只提幾桶水,實在算不上什麼。」
潭 兒等傻傻的點了點頭,和她一起走出去,恰巧看到祁振南正坐在廊下吩咐著:「今兒拿回來的野味,送去了老祖宗和公主那裏一些,剩下的都拿了回來,我看著咱們 也吃不了,春柳秋菊,你們家恰是在後廊上,便拿兩隻兔子山雞回去,還有兩隻鹿腿,吩咐廚房收拾乾淨,晚上咱們烤著吃。」
吩咐完了一回頭,只見三四個小丫鬟站在那裏,秀麗面龐上都紅撲撲的,癡癡的看著自己。祁振南對這種情況也是司空見慣,只不過其中有一個竟流下了口水,這也有點太誇張了吧?
心中覺著好笑,祁振南便瀟灑站起身來,輕聲對那些小丫鬟道:「洗澡水這麼快便放好了?今兒動作倒是迅速。春柳,等下給她們每人一百錢,這活兒也是辛苦。」
春柳答應了,祁振南就往前走去,路過那幾個小丫鬟時,只見其他幾個都嬌羞垂首,唯有一個丫鬟還是直勾勾眼望前方,恰恰就是那個流著口水的丫鬟。看這模樣,倒不像是為了自己流口水的。
富家子弟,每日裏也不用為衣食憂愁,又喜歡美人,因此此時難免泛起了一絲好奇之心,祁振南便伸手在那呆住了的丫鬟面前晃了晃,大聲道:「想什麼這麼出神?連口水都流出來了?」
「鹿……烤鹿肉。」
十月伸出粉紅的小舌頭舔了舔嘴唇,看在祁振南眼裏,倒有幾分魅惑之意。
他眼珠子不禁一轉,正要讓十月進去伺候自己沐浴,卻見這小丫鬟用袖子一把擦去口水,轉身抬起頭亮晶晶看著春柳,興奮道:「春柳姐姐,我……我是不想著那鹿肉的,那是少爺和姐姐們才能享用的東西,但是……那個骨頭……要是剩下來,可不可以……」
「咳咳咳……」
祁振南冷不防就讓口水嗆得咳嗽起來,十月聽到咳嗽聲,不由得嚇了一跳,一回頭,只見祁振南正古怪的看著她,只嚇得她把鹿肉骨頭都丟到了腦後,唯恐自己剛剛出神的時候犯了什麼錯誤,連忙跪下道:「小……小侯爺,奴婢知錯了。」
「知錯了?」
祁振南瞪大了眼睛,心想我有說過她犯錯了嗎?但這時候玩心上來,因此眼珠子一轉,便呵呵笑道:「是嗎?你錯在哪裡?」
「奴 婢……奴婢不該想著那鹿……鹿腿的骨頭。乾爹說,人不能太貪心。奴婢過去在家裏,窩窩頭都是美味。如今來了府裏,每天都有大白饅頭吃,還有麵條。奴婢竟然 還想著鹿腿骨頭,這便是貪心,萬一少爺要是惱了,饅頭麵條也不給吃,連窩頭也不管飽,奴婢……奴婢就活不下去了。少爺,奴婢知錯了……」
祁振南眼睛都有些發直,看向春柳和秋菊道:「這是什麼時候兒來的新丫頭?是從哪兒逃難過來的嗎?奇怪,我這些日子跟在皇上身邊,可沒得到什麼地方遭災的信兒啊,莫非是那些官員好大喜功隱瞞不報?似乎也不至於。」
春 柳秋菊都笑了起來,因為祁振南和她們也沒有架子,秋菊就推著他往浴房走,一邊笑道:「少爺就別操心了,這哪裡是逃難的丫頭?是前兒老太太面前的梁嬤嬤送過 來的。說是這丫頭好吃,吃得多力氣也大,送過來給少爺做粗使丫頭,剛剛許是聽見烤鹿肉,就饞了。其實也是個不懂規矩的,你就再怎麼饞得慌,也不該在少爺面 前流口水啊。」
祁振南這才釋然,聽到秋菊這麼說,便微微一笑道:「這也是真性情,如今人多是心有算計,像這樣憨厚的倒不多見,罷了,不用苛責她。既然饞得這樣兒,今晚烤鹿肉的時候兒就把她帶上。」
「是,奴婢知道,爺從來就是這麼大度。」
秋菊忍不住搖頭笑著,這個爺什麼都好,就是對女人太心軟了。怪不得老太太和公主都十分操心,唯恐他將來在女人身上吃了虧。
「十月,你今兒可嚇死我了知道嗎?你就再怎麼饞得慌,也不該在爺面前流口水,幸虧這是咱們爺大度,若是去了別人家你試試,一頓大棒子就把你趕出去了。口水啊,多噁心。」
下人房裏,潭兒劈裏啪啦的訓斥著。十月點頭受教,心裏卻不以為然,暗道既然少爺是風流成性,可見也沒少和女人親嘴兒,親嘴兒就難免沾上對方的口水。有什麼?乾爹乾娘有時候還互相調笑,說對方的口水香甜呢。
十月雖然快十七了,卻是天真爛漫,府裏規矩所限,她絕不敢在人前議論這些話,卻不妨礙在心裏想著鄙視著。
因把手裏最後一口饅頭吃下去,然後喝了碗底剩下的那點白菜湯,才一抹嘴巴道:「吃飽了,潭兒,咱們是不是可以出去玩兒了?」
潭兒沒好氣的看了桌上幾個空碗一眼,嘟囔道:「六個大饅頭,一碗湯,還有這些菜,你要是再不吃飽,就算是公主府也不敢要你了。敢情好,你這食量快比上一頭豬了。」
「嘿嘿,乾爹也經常這麼說我。所以這回把我賣出來,還得了銀子,他一定很高興。」
十月站起身,拉著潭兒剛要出門,就見小丫鬟四兒過來,口氣裏有些酸酸的道:「十月,小侯爺說,你既是饞那烤鹿肉,就讓你過去伺候,到時候鹿肉烤好了,也給你一塊嘗嘗。」
「啊?真……真的?」十月的眼睛都瞪大了:「爺不但沒怪我,還說讓我過去吃烤鹿肉?」
四兒看見她興奮的樣子,心中越發不是滋味,冷笑道:「且別高興得太早,爺是說給你鹿肉吃不假,但這鹿肉可不是那麼好吃的,一屋子如花似玉的大丫頭,鹿肉不讓你烤讓誰烤?到時候在那炭火前,你就知道滋味兒難受了。」
十月渾沒發覺這話裏的酸意,連連擺手道:「有鹿肉吃就該叩謝滿天神佛了,幹點活兒也是應該的。啊,幸虧我剛剛都吃飽了,不然我還真怕到時候忍不住,把那些鹿肉全吃了,如果真是那樣,就算爺再大度,也容不下我了吧?嘿嘿,嘿嘿嘿……」
四兒嘴角抽搐了幾下,恨恨對十月道:」好了,你快去伺候吧,當心晚了,連鹿骨頭都剩不下,還鹿肉呢。」
說完見十月一溜煙跑了,她這裏就對潭兒道:「你瞧瞧把她張狂的,不就是爺今兒高興嗎?有什麼?來日若是有機會,我們興許還攤上比她更體面的差事呢。」
潭兒笑道:「十月就是這個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怕她去了,看見鹿肉,連爺是誰都忘了,你和她吃什麼醋?」說完便出了屋子,這裏四兒想一想,的確,十月絕對是看著吃食就不認人的,心裏這火氣方平下去一些。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