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蓮沐初光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蓮沐初光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絕色情話 >> 宮謠之媚亂江山(上)

點閱次數: 3503
   宮謠之媚亂江山(上)
編號 :013
作者 蓮沐初光
繪者
出版日 :2013/8/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襄吳公主洛溪雲為了重振家族,光耀門楣,
不得不以和親之名進入南詔的後宮。
在南詔皇帝江朝曦的步步相逼,抵死纏綿之下,
她做了他的一枚棋子,蒙恩承寵。
然而,即便是在溫情繾綣的時刻,
洛溪雲和江朝曦依然在謀算著彼此。
終於,她為了自己的國家逃出深宮,將他的尊嚴狠狠地踐踏。
寂寂深宮,夜涼如水,他冷笑著說:
總有一天,我會讓妳心甘情願地站在我身旁!

網路優惠價:22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楔子】
不過是十四、五歲,他已是這般好看的少年。
我伏在泥濘的地上,張惶地看著一雙指骨分明的手掀起簾子,一身華袍的他款身而出。
有年紀不大的小僕人伏在地上。他神色不改,踏著小僕人的脊背款步下轎,目不轉睛地盯著我,信步走來。
腰間蘭草形的玉,腳上絳紫雲繡的靴,身上月色素錦滾金邊的袍,無一不在彰顯著他的身份尊貴。我不知是福是禍,茫然看著他站在我面前,覷見他黑曜石般的眼睛裏,帶著一絲陰鷙,震懾人心。
他蹲下來。我聞到一股優雅馥鬱的香,是上等的瑞腦。還未回過神來,他已開口問:「你要賣身葬父?」
他不提這個,我還真忘了我身側還躺著一位形容枯槁的老人,此刻只有出的氣,沒有入的氣。
但那老人不是我的父親。
我漠然掃了老人一眼,點了點頭,接著目光便落在他手中鼓鼓的錦囊上,不肯離開。
他一定是大戶人家的公子,即使是錦囊這樣的物事,也絲毫不落人後,且不提那精緻的緙絲,且就說那繁複的刺繡紋路,就讓人看得眼光繚亂。
他見我失神,了然一笑:「餓了吧?」
我極力忍住饑餓帶來的胃痛,問他:「公子想要買我嗎?」
他眼中閃過一絲玩味:「本公子不想買你。」
兵荒馬亂的時代,再沒有人買我,我真要餓死街頭了。我換了一副可憐相,想求他買了我。還未開口,只見他從衣袖中掏出一枚紅色的丸藥,不容分說地放在我手心裏,慵懶地說:「我想買的,是你的命。」
「你吃了這枚鶴頂紅,我就讓你爹爹安葬,如何?」他薄薄的雙唇一勾,面上是說不出的蠱魅,眼中透出凜然的殺氣,讓我結結實實地打了個冷顫。
那枚鶴頂紅躺在手心裏,洇了些汗水,顯現出一種妖異奪目的紅色,似是一粒灼目的朱砂痣。我驚恐地搖頭,只見他眸中的鷙氣不化,一字一句地說:「你的命,不賣,也要賣。」
他話音剛落,已經有許多穿官兵服的人擁了上來。他們沒有說話,只是齊齊地看著我,一道道冰冷的目光如成簇的刀槍。
他們和錦袍公子一樣,只是想欣賞一場死亡。
老人大口喘著氣,一雙眼睛瞪著公子,喉嚨裏發出「嗚嗚」的聲音。
我看著手心裏的鶴頂紅:「我死了,還要銀子幹什麼?」
「我可以吩咐下人埋了你爹啊,賣身葬父,你賣身的目的不就是這個嗎?」他嗤嗤地笑了,「這顆藥可怕嗎?」
「不怕,紅紅的,像爹爹每次給我吃的糖丸。」
這次他收了笑,用一副奇怪的表情看著我,道:「不過你可不能在這裏吃,先和我回去吧?」
「公子打算回府之後將我關進籠子,餵毒之後,一群人圍著慢慢觀賞我的垂死掙扎,最後毒發的慘狀?」
「是。」他瞇了眼睛,「你不害怕?」
我反倒冷靜下來:「害怕。」
他又笑起來,笑得很是無謂,一揮手,旁邊那些成簇的目光便慢慢縮回去了。
我瞄了一眼周圍。現在未過午時,市井上還有不少百姓。
要說機會,就在眼前。
「回宮。」錦袍公子懶懶地說。
我一抬手,不假思索地將那顆鶴頂紅塞進老人的嘴巴裏。老人臉色發紫,嘴巴裏很快就流出一股紫黑的血液。
錦袍公子十分震驚,大約是沒想到我會弒父。趁著他注意力分散,我伸手將他手中的錦囊一把抓下,如小耗子一般竄了出去,邊跑邊喊:「死人啦,死人啦!有人殺人啦!」
錦袍公子大概是一個很有權勢的人,原本很多百姓都避著他走,被我這麼一喊,都嚇得落荒而逃。很多人如潮水般湧過來,正好成了阻擋我和錦袍公子之間的屏障。
「快抓住她!」有人大喊。
那群官兵湧過來,但人們發了瘋一般四處逃竄,他們要先分流人群才能來追我。估計等他們肅清街道,我早就沒影了。
我這麼揣測著,抱著那只錦囊,死命往城西逃去。
八天後,我蜷縮在一輛裝滿草料的馬車,偷偷地逃出城外。錦袍公子追查得極嚴,不多時便帶人追殺過來。
猶記得荒野中裏,我倉皇地奔逃,灌木的枝葉從眼前飛掠而過,腳下的蕤草讓我一步一滑。電光火石的一瞬,我驚恐地回望,只見驕傲的少年負手而立,身側有幾個弓箭手已經將弓箭拉得滿圓。
很圓很圓,像爹爹指給我看的月亮,像爹爹親手做的月餅,也像爹爹臨死前怒瞪的雙眼。
嗖的幾聲,腳邊落下幾根箭羽。我側身躲避,肩膀突然劇痛,巨大的衝力將我震翻在地。
我慘叫一聲,回頭時看到錦袍公子騎著一匹馬向我衝過來,墨發散在風中,一雙如炬目光如利劍般,快要將人刺穿。
為什麼,為什麼要追殺我?
我究竟做了什麼?
劇痛之下,我暈了過去。

這段血腥的記憶,一直盤旋在我的夢境,揮之不去。冷酷的少年如一只惡鬼,時常出現在我的夢裏。很多次,我都在暗夜中尖叫著醒來,渾身大汗淋漓。
只求我和他之間有碧落之高,天涯之遠,黃泉之隔,銀漢之遙!
此生,再不相見!


【第一章】流年簌 千里綺夢遙
九年後。
洛府。
窗外鳥聲啁啾,天光清亮。透過茜紅紗往外看去,早凋的春花七零八落地鋪了院子一地。
真是一番破敗的景象。
洛家早年落難,平反之後的光景就大不如從前。如今的洛家,不過是一個空殼子罷了。
「小姐,不,公主……宮裏的大公公送來了皇上御賜的婚服和鳳冠。」婢女花廬走進來。
婚服……
這麼說,很快我就要遠嫁南詔了。
我有些煩悶,揮了揮手道:「我有些不適,你出去替我應下便是。」
花廬擔憂地看了我一眼,默默退了出去。
手裏原本正繡著一朵牡丹花,被大公公這麼一攪合,再看到窗外這番凋敝光景也不由得來了氣,所幸將繡花針刺在繡布上,將繃架推到一邊去。
側身的青玉案上置著一個瓷瓶,瓶中的桃花謝了不少,綠肥紅瘦。我伏在案上,將頭深深地埋入臂彎。
哥哥很快就要回來了,不知道他會怎樣對我?是憤怒,失望,還是不甘心?
門嘩啦一聲被踢開。
咚的一聲,一隻烏木盒子被重重地置在木案上。力道之大,竟將案面砸出幾道細小的裂痕。
哥哥站在眼前,怒容滿面:「洛溪雲!」
我斂容看他,冷道:「何事?」
他氣結,拳頭重重地砸在案上。那幾道裂痕又擴大了些。
我笑了,從袖中掏出寶冊,一點一點展了開來:「哥哥,你為何動怒?皇上已經將我冊封為正三品的沐清公主了。」
他看著寶冊,又看了看我身上天青色的朝服,怒極反笑:「那你可知道你這個公主頭銜是幹什麼用的?」
我淡然道:「三日後,我就要作為襄吳國長公主,去南詔和親了。」
三個月前,襄吳國在徐州被南詔國一舉殲滅四十萬人,奪去了上百個城池,眼看都城上安就要不保,於是一夜之間,襄吳國派出了幾十個使者出使南詔,這才和南詔國簽訂了停戰和約。
和約的內容屈辱無比,黃金還在其次,除了殺掉在戰爭中無比英勇的上將軍趙起,將首級奉上,還要讓襄吳國派出兩名公主去做南詔君王的妃子。
襄吳國只有一位公主。為了不違反和約,皇帝只好下詔,要求挑出一名貴族女子臨時封為公主,一起送往南詔。
哥哥眼睛通紅,如一頭猛獸:「你可知道,皇上下詔的時候,宗室、門閥、朝臣、望族一概退避三舍,生怕將自家的女兒給挑了去?」
「我知道,沒有人想去和親!」我苦笑了一聲,「襄吳國在三十九年前、十九年前也有向西北的樓蘭、匈奴派送過和親公主,但那時國力強盛,和親的性質更傾向於聯盟,哪裡像這次的和親,是這樣懦弱的一種妥協?」
「你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站出來,說你想被冊封公主,去南詔和親?」這句話幾乎是被哥哥吼了出來。
我只覺滿心無力,哀聲道:「我這樣做,是為了重振洛家!你看看那些權貴,哪一個像我們洛家這麼窩囊?」
九年前,因為朝堂上有奸臣彈劾,洛家上下獲罪,我也因此流落街頭,九死一生。後來洛家雖然平反了冤屈,但是地位大不如從前。
自我主動要求和親之後,一夕之間,皇恩浩蕩。父親因為九年前便已亡故,被追封為晉侯。遠在靜雲寺的母親,被加封為晉國夫人。叔父官升兩級,拜御史大夫,而哥哥則從一名默默無聞的領軍頭目,連升三級,一躍升為將虞候。
我甘願犧牲此生,讓洛家重振家風。
哥哥愣住,半晌才道:「你竟然這樣想。」
他眼神空茫,緩緩地坐下:「溪雲,我本以為我洛鶴軒是個頂天立地的好男兒,沒想到卻要靠女人才能飛黃騰達……多可笑!」
洛家靠女人求榮,可襄吳國不也是靠女人保全嗎?
除了哥哥,沒人覺得這是一件可笑的事。
哥哥眉眼中流露出戚色和不忍。他將那只烏木盒子打開,取出一個錦包,一層一層地地揭開,露出一根羊脂白玉梳。
「娘因為早已出家,遁入空門,不便來看你,所以托我將嫁妝帶給你。」
我怔在原地,猶豫地接過玉梳,指尖觸碰到梳身時,一片冰涼從指頭傳到心裏。
直到這一刻,隱忍的心才開始痛起來。
天染濃墨,夜風習習。
我握著母親送我的羊脂玉梳,用披風裹緊身體,還是覺得冷。
抬眼望向四周,暮色沉沉地籠在大地,樹陰樓影隱在夜色中,好似一隻伺機而發的猛獸。


和親隊伍由哥哥護送,一路上馬不停蹄,十幾日過去,安車的車隊進入了南詔的國境。
九年前,我曾在這片土地上流離失所,九死一生。沒想到九年前,我會以公主的頭銜嫁入這片土地上最華麗的囚籠裏。
也許,南詔國於我當真是一個魔咒,將我的一生緊緊鎖住。
「公主,安康城外的驛站到了。」花廬輕聲道。她是我的婢女,一路上陪我聊天解悶,忠心耿耿。
我拉回思緒,緊了緊身上的粉底攢花荷葉緞裙,略微歎了一口氣,勉力支起身子,吩咐道:「那停車吧,扶我下車。」
我整理好衣服,掀開車簾走出,抬頭望見安康城如一只沉默的野獸佇立在遠方。頭頂上方天光昏暗,光景肅殺,垂天烏雲朝大地壓來,彷彿要軋斷最後一線天光,將整個塵世拉入虛無。
侍女紫砂早置好踏凳,扶玉德公主下了車駕。
玉德公主名為赫連明瑟。雖然我已冊封為公主,和她平起平坐,但禮數還是不能少的。我朝玉德公主斂衽一拜,膝蓋未彎下去,身子已被她扶起。
「你就是洛溪雲吧,以後你我姐妹相稱,無須多禮。」扶著我胳膊的那雙手,纖細素白。
我抬頭看明瑟,一張稚氣未脫的清水臉盤兒,剪剪雙睫如一雙濃黑的蝶翅,惹人憐愛。
風絲掃過安車四角上的鈴鐺,叮鈴的響聲一片,又曖昧地拂起她鵝黃蜀絹製成的廣袖,把她清瘦的身影襯得輕盈無比,彷若一不留神就會隨風而去。
她是當朝如妃所出,原本很受皇帝寵愛。誰想到國將不國,往昔備受寵愛的公主,卻要嫁給一個殺戮自己無數國人的帝王。
「姐姐,安車行得這麼快,明日我們就要進安康城了。」明瑟憂心忡忡。
我喃喃道:「是,進了安康,就再也出不來了。」
安康城是南詔都城,哥哥領著兵馬,不便久留,翌日便回國複命,帶走了大半的襄吳國士兵。
驛館距安康城不是很遠,安車只要行一個時辰便能抵達。明瑟越來越不安,乾脆帶著紫砂與我同車。
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說了些以前聽來的奇聞異事,她這才噗嗤笑了出來,算是和我徹底熟識了。
「姐姐,你不知道,宮裏頭的人都悶悶的,平日見了我不是害怕就是逢迎,像你這樣的人太少了,」她笑呵呵的樣子明麗動人,開心地握住我的手說,「前幾日舟車勞頓,我身子有些不適,就沒有找姐姐敘話,姐姐莫怪明瑟。」
我忙低頭道:「公主言重了!公主是千金之軀,溪雲不過是一介臣女,是溪雲沒有覺察到公主身體有恙,怠慢了公主。」
「看看,又喊公主,生分了不是。」明瑟嗔笑,將我扶起來,吩咐紫砂道,「既然安車靠了驛站,你去將我車裏煨著的紫泥糕和烏雞湯端過來,午膳我就和溪雲姐姐一起用了。」
她這般熱情,我自然也不能落於人後,於是便吩咐旁邊的花廬:「你也跟著紫砂姑娘去吧,別忘了從後車取些花茶來。」她應了一聲,掀開簾子和紫砂下車去了。
四下無人,一片靜默。明瑟換了一副萎靡的神態,幽幽地說:「姐姐,你知道我們此行,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嗎……」
我定住。
下場?這種屈辱的政治婚姻,下場無非是受人排擠,苟且偷生,抑或是淪為玩物,毫無尊嚴。
她見我不答,繼續道:「其實和約上沒有規定要運這麼多的黃金珍寶的,但是父皇說,多帶點過去吧,說不定南詔帝會龍顏大悅,也省得你在那邊日子拮据……我以為真的是一點,誰知竟多了這麼多車黃金。」
儘管皇帝將自己的女兒推進火坑,但父愛總是摻不得假的。我安慰她道:「公主,莫要多想了,溪雲會陪在你身邊,無論……」
那些話被一陣突如其來的震盪所打斷。車外傳來一聲淒厲的馬嘶,原本停住的安車突然震盪顛簸,前行之後卻又猛然停住,我和明瑟都來不及抓牢,身子向前一傾,重重地磕在車壁上。
我吃力地扶起身子,問明瑟道:「公主,還好嗎?」
她略微搖頭,顧不得回答我,往車外喊:「紫砂,紫砂!」車外卻沒有人答覆,只聽得有刀劍摩擦聲,整齊的步伐傳來,辨聲音,應該是有士兵包圍了安車。
難道南詔國毀約了,要拿我們當人質?我抬眸看明瑟早白了臉,估計也是料定此事不尋常。
這當口,一個威嚴的聲音在車外響起:「奴婢安素,奉命前來接應公主,請兩位公主稍安勿躁!」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