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慕雪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慕雪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絕色情話 >> 相思淚

點閱次數: 3752
   相思淚
編號 :016
作者 慕雪
繪者
出版日 :2013/8/8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簡介:
他是她這一生的最愛,卻意外的將她傷入骨髓!
當她知道自己的殺父仇人竟是他的時候,她便開始恨他!
可是,他愛她,用漫長一生來付諸行動。
「將軍,不若你我賽上一場,聽說你的騎射是大漢最好的。」
握著手中的弓箭,她自信滿滿道,
「如果我輸,隨你處置;反之你輸了,我就要你的命!」
結果,她不但輸了人,更輸了心。

網路優惠價:22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試閱:

第一章

這天夜裏,洛陽城內下起了點點雪雨,空氣中彌漫著陣陣寒意。街上幾乎沒有什麼人,一些小門面的店鋪也都早早關門,寒氣很重,眼看著雪越下越大。
啪、啪、啪、的幾聲敲門聲驟然響起。
雲秀客棧的門被人用力的砸著。
小二嘟囔一聲,過來把門開了個縫兒對著外面的人不耐煩的說。「已經打烊了。客官明天……」後面的話卻噎在了喉嚨裏。那一雙小眼瞬間閃爍著光彩。
門外站著的是一位妙齡女子,眉眼如黛。皮膚似雪,身材婀娜多姿。身上還掛著一些殘雪。此時,她的手裏拿著一錠亮閃閃的銀子。故意在小二的眼前晃了幾晃。
「真的已經打烊了嗎?那我就去別的客棧看看。」那女子微微皺了皺眉,但嘴角的淺笑依然嫵媚。櫻桃小口微微開啟,聲音也宛如山澗泉水般悅耳,甚是好聽。說完轉身欲走。
「客官留步,客官留步。小店雖說已經打烊了,但看在客官是一介弱女子,外面又下著這麼大的雪,因此,就勉為其難為客官再開一次門又何妨。」
小二滿臉堆笑。跟剛才的語氣成了鮮明的對比。
「如此甚好。那就速速給本小姐準備幾個上好的酒菜,再來一壺熱酒。」女子把那一錠銀子往空中一拋,眼睛看也不看小二一眼便徑直往店裏走去。
小二趕忙接住,還放在嘴邊用牙齒咬了咬,確定是真的以後就喜滋滋的去後邊叫廚子做飯了。
片刻,一桌上好的飯菜就已經擺在了桌上,女子似乎餓了很久,迫不及待的拿了筷子就吃了起來。完全不顧及自己的形象。
吃飽喝足以後,她才愜意的打量起了這間客棧。不大的門面,裏面收拾的倒也乾淨,只是桌子凳子都已經收拾了。只有她這一桌的凳子是被她自己拿下來的。
再看那小二,此時已經爬在櫃檯上昏昏欲睡了。
她『啪』的一聲拍了一下桌子。小二被嚇了一跳抬起頭來,睜大了眼睛看她。
「小二,給本小姐準備一間客房,要乾淨些的。」女子一跳腿搭在椅子上,威風八面的說。
「好嘞,客官請隨我來。」小二雖然被人驚醒了瞌睡,但卻沒有絲毫生氣。依舊高興的帶著女子向樓上的客房走去。
「客官,您看這間房間如何?這可是我們這兒最通風最乾燥舒服的一間房,白天日照多,晚上又安靜,客官您要是住在這裏保管……」
「停!」女子不耐煩的揮了一下手,讓那個小兒住嘴。
「這裏沒你什麼事了,下去吧。」
「好,客官如果有什麼事情就只管吩咐。」小二正說到興頭上,突然被打斷還有些意猶未盡,但也識趣的走了出去。
女子這才把手裏的包袱讓桌子上一扔,撅著嘴坐在了床沿上生氣。要不是那個討厭的季雪,她怎麼會離家出走,這麼冷的天還是外面遊蕩,有家不能回。
摸一摸口袋,身上的銀兩也已經花完了,這叫她明日可怎麼辦?
正當她胡思幻想之際,隔壁房間卻傳來一聲聲悶雷似的呼嚕聲。吵的人心神不寧,她剛剛打算叫小二來給她換個房間,但腦子突然一轉。嘴角勾起一抹奸笑。嘿嘿,她決定改變主意,先在這裏住一晚再說。
第二天一早,隔壁那少年來樓下飯堂裏吃飯,剛剛站定,就和迎面而來的一位姑娘撞了個正著。那少年吃痛,退後了一步,有些惱怒的低頭看向撞到他的女子,。她抬起了頭,烏黑動人的剪水雙瞳就這麼不經意的直接闖入他深邃的眼眸裏,此時那女子正紅著臉低聲說道:「對不起。」
那少年竟然看呆了,連那女子什麼時候走的都不知道,腦海中一直浮現著她那雙如黑琉璃一般的眼睛。他突然覺的自己好像少了點什麼,手摸像腰間,才發覺自己的錢袋不見了。忙向那個青碧色身影離開的方向追去。
他名少年名叫楚月,從河西走廊趕了兩天的路,昨晚在這間客棧裏住了一晚,打算今日進宮去見姑媽阿芙,沒想到竟然跟人撞上,還被人摸走了錢包。
楚月趕快追了出去,卻看見她走入一條深巷裏,還看見那女子似乎遇見了一個熟人,此刻正在和那個熟人說話,他趕快躲到牆壁後面。因為距離有些遠,他聽不見兩 個人在說些什麼,卻看到那名女子彷彿很是氣惱,竟對那男子動起手來,而那男子的表情卻似乎相當痛苦只是一動不動的站著卻並不還手,那女子終於停了下來,轉 身欲走。
卻突然重心不穩倒了下去,卻被那男子迅速接住。但她的表情看起來卻很痛苦,眼睛盯著楚月所在的地方,似乎在哀求他救救她一樣。他看見那男子從她的身體裏抽出一根銀針,然後似乎是歎息了一聲,抱起女子飛快的跑了起來。
楚月跟在他身後,但明明剛剛還在他前面,一出巷子卻已經消失不見。
他心想,他們能去那裏呢?他環顧四周,那男子抱著一個昏迷的人肯定是走不遠的,應該還在這附近。而洛陽城中也在迎接出征的將士回朝,必定戒備森嚴,封鎖城門,今晚他們應該是出不去了。想到這裏,他是神情忽的輕鬆了起來。
楚月估計,那男子一定是要帶著那女子出城的,離城門最近的客棧楚月也知道在那裏。於是,他快速的向那間客棧走去。
天上的雪還在下著,楚月急匆匆的趕路,身上也落滿了雪花,等趕到那件客棧的時候,雪已經下得很大了。路上幾乎看不見什麼人。小二以為他是來躲雪的,並不理會他,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繼續靠著櫃檯假寐。
「來壺茶。」楚月逕自坐到客棧裏的一張桌子前。說道。小二這才驚覺,於是馬上沏了一壺茶端了過來。
「客官慢用。可還要些什麼?」楚月淡淡一笑。「別的倒不要什麼,但在下想像你打聽件事情。」
小二一聽來了興致,皆因他平日裏也是個好事之徒,最喜歡說長道短。現在聽楚月這麼神秘的語氣馬上瞌睡勁都沒了。精神抖擻的豎起了耳朵。
「客官想要打聽什麼?只要我知道的,絕不瞞你。」
「今日是不是有個男的帶了個昏迷的女子來住店?」楚月抿了一口酒,狀似不經意的問。
「可不是呢,那男的看起來還長的一表人才,但我一看就知道他不是個好人,我剛開始還以為他們是夫妻,便好心提醒他去給夫人找個大夫,沒想到那男的非但不請,還說讓我別多管閒事。做我的生意去。你別說,我還真怕那女的會死在我們店裏呢!」
楚月聽到這裏微微的皺了一下眉。淡淡一笑說,「其實那男子說的也沒錯,這事情跟你沒什麼關係,就別惹火上身。省的惹了麻煩還不知道。」說到最後語氣突然加重。倒讓那小二的心裏猛的一揪。
「是,是,客官說的極是,是小人最賤,以後不會再犯了。小的以後注意便是。」小二也很有眼色,他看得出楚月眼中凸顯的殺氣。
「如果再有人問起,莫要再提那兩人人,也包括我。現在給我安排個房間,就在那兩人隔壁。」楚月剛剛說完,小二連身說好。帶著楚月向樓上走去。

躺在客棧那雕花木床上,楚月卻沒有絲毫睡意,他一直在注意聽著隔壁的動靜。一直到深夜。銀白色的月光從窗戶照射了進來。夜已經很深了,但隔壁房間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動靜,就像是沒有人居住一樣。但楚月卻實在睏乏,不知不覺的卻睡了過去。
直到日上三竿,楚月還在酣睡,卻被一陣響動吵醒。他一個鯉魚翻身從床上跳了起來。跑到窗前,從窗戶的縫隙裏向下看去。
這一看,馬上沒了睡意,原來那藍衣男子已經把那個女子抱到了一輛馬車上。還把簾子都拉好,這才揮動鞭子向城門方向駛去。
楚月慌忙下樓,從身上摸索了半天才摸索出一塊碎銀,他把碎銀丟給小二。「去幫忙給我買匹好馬來。」
小二接過,匆匆的跑了出去。
但很久才氣喘吁吁的跑了回來,指著馬廊的方向。楚月順著他指的方向走過去,卻只看見一頭毛驢拴在馬樁上。不由得呆住了。
「這就是你給我買的好馬?」楚月指著那馬兒黑著臉問小二。
「客官,你給的銀兩除了房費就只能夠買一頭驢了。」
楚月無奈至極,只好上驢,拿腳狠狠的踢了一腳驢肚子。驢吃痛向前跑去。
幸虧雪已經停了。
但驢跑的再快又怎麼能跑過馬兒呢,但所幸那馬車也行駛得很慢。因此到了城門口,楚月倒也追上了馬車。
楚月舒了一口氣,下了毛驢,直接把韁繩遞給一個守門的侍衛。「給我換一匹馬牽過來。」
「霍將軍,怎麼是你?」侍衛抬頭發現楚月,慌忙俯身行禮,驚奇的問。
「廢話怎麼這麼多,快給我找匹馬。」楚月皺了皺眉頭,不耐煩的說。
侍衛不敢再說,趕快去牽了一匹馬出來。誰知卻是一匹老馬。那馬老的牙都掉光了,身上的毛也像是人得了斑禿一樣,一塊有毛一塊沒毛。
楚月怒了!「你怎麼辦事的,這樣的馬能騎嗎?」
侍衛趕快賠笑。「霍將軍,不是我不給你牽好馬,而是,今天很多同事都有公事外出了,現在就剩了一匹老馬在這裏以備不時之需。」
「得,得,別說了。」楚月從侍衛手裏接過韁繩利索的爬上馬背,雖說是老馬,但也應該比驢要強吧。
走了兩步又回過頭來,「把你身上的錢都給我。回頭還你。」
侍衛不敢怠慢,趕快在身上掏出自己的錢袋遞了過去。但眼睛卻一直盯著錢袋。楚月一把奪過。「你叫什麼名字,我會還你的。」
「霍將軍不必……」侍衛還想再客套下,卻被楚月打斷。
「快說!」
「孟非。」侍衛趕緊說了出來。
楚月嗯了一聲爬上馬背,向前走了。
可誰知道,那老馬才出了城幾里遠的地方就累得走不動了。任憑楚月用盡辦法牠也不走,只是在原地打著圈兒。後來乾脆臥在草地上吃起了草兒。弄得楚月哭笑不得。只能無奈的看著那馬車越走越遠。直到完全消失不見。
直到那馬兒休息夠了,肚子也吃飽了,牠才慢吞吞站了起來,楚月一看,馬上爬上了馬背,任憑牠慢慢悠悠的向前走去,這次他可不敢再踢牠了,把牠惹毛了牠罷工了還不好辦了。
直到傍晚時分,楚月才找到了一家客棧。遠遠的他就看見那匹他追趕的馬車。心下一喜。看來真是天助我也。他在心裏說。
走進店裏,要了饅頭和鹹菜就狼吞虎嚥了起來。追了一天人,飯都沒有好好吃一口。楚月果真是餓了。
「嘶……」一聲馬的嘶鳴,楚月心下一驚,趕快跑到門外。果然那輛馬車已經不在了。
真是奇怪了,白天走的像蝸牛,怎麼晚上卻趕開了路。楚月疑惑了。不及多想,他牽了那匹老馬追了出去。連正在吃的飯菜都不管了。
騎在馬背上,楚月想,難道是他的這匹老馬太過張揚了,居然嚇得人家連晚上都要趕路,但這也讓他更加覺得這個男人有問題,要不是做賊心虛,他幹嘛這麼急著趕路,還怕人知道。
可這一追就追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追上。可那馬車卻讓他覺得怪異。馬兒立在哪兒,似乎悠閒的緊。馬車也一直停在那裏毫無動靜。
楚月覺得奇怪,但也不敢輕舉妄動。他翻身下了老馬。靠在那裏盯著那馬車看。可看了半天也沒動靜。於是,他慢慢走了過去,挑開簾子一看,馬車裏空空如也。
楚月懵了。他追趕了一夜才趕上這輛馬車,如今卻發現是個空車。這讓他突然感覺沒了目標。可是他為什麼要一直追著這兩馬車呢?難道就因為他懷裏的那些錢?這 時,腦海裏閃現出那一雙黑琉璃樣靈動的眼睛。不是,不是,一定是因為自己的正義感,他看見那個男人用銀針扎暈了她,因此想要救她而已。終於給自己找了個理 由,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上馬回頭。又往昨夜的那個客棧裏趕去。
因為這次只是趕路,到快了許多。那老馬興許知道這是回家的路,竟也拼命的跑了起來。
直到傍晚他終於回到了那間客棧。沒想到那兩人的房間裏竟然亮著燈,也不知道是不是換了人,他心裏不由一喜,但卻不動聲色的到樓下吃了晚飯。再上樓,在那間房間門口聽了聽動靜,似乎裏面真的有人,竟頭腦發熱衝了進去。
他這一激動,卻把屋裏的人嚇得驚叫了一聲「啊!」原來那女子正打算睡覺,衣服已經脫了一半,被他嚇得趕忙鑽進了被窩裏。
而他的這一聲也嚇了楚月一跳,他趕快低了頭,待抬起頭來時瞬間高興了起來。原來正是那個女子。
但看那女子似乎被他嚇得不輕,趕快陪著笑說:「不好意思,嚇到你了。」
女子盯著他看了一會兒似乎想起了什麼。於是哭笑不得的問道。「難道你是為了你那三十兩銀子而來?」
「不是,不是……」楚月慌忙解釋。
「不是?」女子挑眉?「如果不是因為那三十兩銀子那麼你千里迢迢追到這裏來是為了什麼?」
這一問倒把楚月文的楞在了那裏。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執著的追到了這裏。應該是怕她有危險吧。但似乎又不完全是。
但床上的女子卻被他呆呆的神情嚇得有些害怕了。於是問道「你到底是誰呀?」
「我是霍楚月。」楚月笑了。露出一排整齊的牙齒。
「我叫林楓羽。」女子遲疑著也回答了一句。
不好,楚月聽到似乎有腳步聲向這邊走來,不及多想便跳上了女子的床上。
「你要幹什麼?」女子嚇了一跳。
「有人來了,我就躲一下。」楚月在被窩裏說。
果真,門外傳來一聲「小羽,你在幹什麼?我怎麼聽見有說話的聲音?」
林楓羽強按住驚慌答道「沒有啊,只是剛才有隻老鼠被我打跑了。」說罷,斜睨著楚月。
「哦,沒事就好,那你好好休息,明天咱們可要趕一天路呢,別睡的太晚。」門外的聲音有明顯的寵溺和關心的味道。
「我知道了雲哥哥。」林楓羽答應一聲。
終於聽見腳步聲越來越遠。楚月長舒了一口氣。
「喂,你怎麼還抱著我。快放開!」林楓羽又羞又惱的一腳踹向楚月。
楚月卻露出一個怪笑。壞壞的說。「你欠了我三十兩銀子,若是還不了,我就抱著你去我家做丫鬟。」
「是嗎?那你就帶我走好了。如果你真能把我帶離開這裏,我就把那三十兩銀子還給你!」
楚月沒想到她還真的願意跟自己走。倒有些困惑了。
「你真的願意就這麼跟我走?不後悔?」
「不後悔。現在就走。快點。」林楓羽的語氣頗有些迫不及待。反正她現在就是想離開,給誰走都一樣。
楚月的腦子裏瞬間閃現了很多畫面。他很有聯想力的想到。那男子一定不是什麼好人,林楓羽才會這麼想要離開他。
「那好吧,我們現在就走。他下床幫她找了件披風。讓她穿在身上,然後拉了她的手就往客棧門口走去。
卻沒有想到,門外台階處竟然坐著一個藍色的身影。」
看見他們,回過頭莞爾一笑。「小羽,你這是要幹什麼去?這位是?」
「雲哥哥,他是我的意中人!」林楓羽突然指著楚月說。
但那男子卻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小羽,你能不能別這麼任性!」說完還別有用意的看了一眼站在林楓羽身邊的楚月。
不知道為什麼,楚月看見他的眼光不由一凜,不自然的向旁邊讓了讓。
而那男子卻走向林楓羽,把她拉向身後。對著楚月抱拳施禮「在下濟世山莊季雪,不知兄台如何稱呼?」
「霍。」楚月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從嘴裏蹦出了一個字。
「哦。剛才讓霍兄笑話了。我這妹妹從小貪玩,這才又獨自跑到了長安來玩,給霍兄添麻煩了!如有對不住的地方,還請海涵。」說完,他轉頭看向林楓羽,眼中不再有笑意,而是一種高深莫測的表情。
「小羽,你是不是應該給霍兄道個歉?」
「不用了。」楚月趕忙出聲阻止。
「若是這樣,便是霍兄大度了。前面不遠就是洛陽城,我家就在你拉,霍兄不如去我家喝杯茶。」
「她去嗎?」楚月的眼光看向季雪身後的林楓羽。
季雪聽見明顯的有些不快。但還是敷衍的說。「那好,明日一早就出發。」
然後轉頭對林楓羽說。「小羽,你跟我來。」
林楓羽不情不願的跟在他身後向他的房間走去。
剛到房間,林楓羽就賭氣的說。「雲哥哥,你走吧,我是不會跟你回去的。」
「小羽,別鬧了,我答應過爹,一定要照顧好你,你若不回去,那我也就不回去了。跟著你。」
「可是你已經有了未婚妻了,我不想看見她。」林楓羽說完這句話哭了起來。
季雪攬過她,突然發覺她是身子似乎比以前小了一圈。就連下巴都變尖了。不由得有些心酸。
「小羽,如果你真的不想見她,那我們就不回去了。」
「我可以不見她,可是你不行,她是你的未婚妻呀!」林楓羽無奈的說。
「你是知道的,這門婚事是爹爹定的娃娃親,我也沒有辦法,可我卻能為了你不娶她。」想到小羽為了這件事離家出走,後來他找到她,卻不得不用銀針刺暈她才能讓她跟著自己走,心裏就一陣難過。
「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做。」季雪動容的說。
這句話頓時讓林楓羽感動了許久。要知道季雪從來沒有說過這樣的話,如果他早這樣說,也許她也不會走了。
「既然雲哥哥這樣說,我就跟你回去。」林楓羽吃了定心丸,也開心的笑了起。
季雪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嚴肅地說:「那個姓霍的,跟你什麼關係?」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