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叮噹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叮噹,熱愛和平,懶人一枚。
無肉不歡星人……
 
         叮噹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叮噹,熱愛和平,懶人一枚。
無肉不歡星人……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言情書系 >> 浪漫情話 >> 抵債嬌妻

點閱次數: 5087
   抵債嬌妻
編號 :010
作者 叮噹
繪者
出版日 :013/10/9
 
冊數:1冊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情感,一定是最堅固最真實的。
   邊小曼肯定這個想法,即使心愛的男人司寇夜時而火熱時而冰冷。
   但是,她一直堅信這段婚姻是能帶給她幸福的!
   直到司寇夜的目的暴露在眼前,邊小曼傷心了,也死心了。
   
   決定離開的她,卻一次次被司寇夜抓住,
   「女人,想離開我,沒門。」司寇夜不允許邊小曼離開,
   她是他的抵債新娘,她是他的私人物品,
   從年少時,他就壓抑著日漸增長的欲望,
   直等花朵盛開的時節,能日夜擁有美好香甜的她。
   現在她要逃開,這怎麼可能?
   寧可將她次次虐暈在床笫間,也不允許她離開自己的視線!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楔子

臺北房地產業,最近傳出驚天消息。兩大巨頭公司,邊氏企業和司寇企業,都受到金融危機的影響,股市出現下滑的跡象。

特別是司寇企業,因為當家總裁的突然中風,沒了掌舵人在公司指點,股市日益低迷,面臨破產危機……

臺北市中心醫院內,年僅二十三歲的司寇夜,正站在院長辦公室內。他雖然外表看起來有些稚嫩,但是身上卻散發出王者的氣息,讓人忍不住抬眼觀望。

「司寇少爺,令尊的病來得突然,恐怕休養時日不確定。」院長看著司寇夜為難的說著。他也知道,現在司寇企業是關鍵時刻,如果沒了司寇總裁的扶持,很難度過這個難關。

「還要多久?」聽見不好的資訊,司寇夜擔憂地問。

「不確定醒來的時間。」

「會有生命危險嗎?」想著父親的病,完全是因為公司的事情上火所致,司寇夜的心裡就有些焦急。

「暫時沒有,司寇少爺請放心。」

「那我父親這裡就麻煩院長了。」聽見院長說父親暫時沒事,司寇夜一心想著要幫父親快點解決公司的事情,好為父親分憂。

 

從醫院離開,司寇夜直接上了私家車子,決定去找下父親的至交。邊氏企業的老總,邊宇成。

他與邊宇成的女兒邊小曼,從小一塊長大,相差四歲。可謂是兩小無猜,青梅竹馬。再過幾年,他就會跟邊小曼訂婚,永遠在一起。

 

車子停在一幢巨大的別墅宅院前。

在傭人的引領下,司寇夜一進入客廳,就見到他想要見的人,邊宇成。

「小夜啊!你怎麼來了?不在醫院照顧你父親,還來這裡找小曼玩嗎?她不在,去跟同學買東西去了。」邊宇成老謀深算的目光裡,竟是對司寇夜的鄙夷。這個馬上要破產的窮小子,難道現在還奢望他的女兒會跟他嗎?身為父親,他希望小曼能有個好的將來。

「父親那裡有母親在照顧,所以……叔叔,司寇家在資金上有點困難,我有個不情之請。」司寇夜禮貌的低下頭,以示對邊宇成的尊敬。

「小夜,這次有金融危機的不只有你們司寇企業,還有我們邊氏。我不能犧牲我的公司,去挽救司寇企業。何況,你父親現在的狀況你也清楚,就算我幫了,他萬一醒不過來,到時候我所投的資金,不就打水漂了?」

司寇夜眼神暗了暗,抬起頭看了一眼邊宇成,捏緊拳頭,父親昔日的好友,也可能是他未來岳丈的男人,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一個剛大學畢業的少年,這些風雨他是沒經歷過的,害怕和憤怒也是正常的,所以,邊宇成一點都沒將他的憤怒看在眼裡。

「好,我知道了。」司寇夜轉過身,準備離開邊家,今天是他來錯了。

「還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訴你。小曼決定去美國念書了,希望你不要去找小曼了,以免影響她的前途。」只要讓這個司寇夜放開邊小曼,他相信……憑藉邊小曼的長相,和殷實的家底,一定會有一個好未來。

司寇夜沒想到,邊小曼在他最需要有人支持與鼓勵的時候,決定離開他去美國。

雙重打擊之下,陰鬱著坐上了私家車子,頭也不回的離開邊家別墅門口。這份羞辱,他一定會討回來的。

「老爺,聽說舅老爺在利用一些方法打壓司寇企業。」管家站在邊宇成的身邊,看著漸漸遠離的司寇夜。

「哼,不用管他。他那個喜歡花錢的敗家子,也幹不出來什麼好事。畢竟我跟司寇夜的父親是至交,這件事情我們不去做,但是……也不要去管。」邊宇成淡淡一笑。

 

第一章

時隔五年。

在所有人以為司寇企業一蹶不振的時候,誰知從一家瀕臨破產的公司掙扎起來,慢慢發展到如今金融界的龍頭。而其運籌帷幄,縱橫商場的年輕總裁,被譽為神話。

如今的司寇夜,成為亞洲女性最想嫁的黃金單身漢。他的身上已經看不出當年的稚嫩,英俊帥氣的外表下,是王者的霸氣。

近期,又一陣金融風暴,受波及的臺灣企業囊括了各個領域。已經歷過一次金融風暴的司寇企業,在司寇夜的帶領下,很快躲過了這次的危機。然而,邊氏企業成為受波及最嚴重的房地產企業之一,多家銀行都不願意貸款給邊氏企業。今非昔比,當年那個落井下石的邊宇成,不惜厚著臉皮,登門拜訪,請求司寇夜的幫助。

「世侄,當年沒幫你,我也是被逼無奈,自身難保。這次希望你能看在從前的情分上,讓旗下的銀行貸款給我,幫助我度過難關。我保證,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清償貸款,不會讓你難做。」危機關頭,邊宇成什麼老臉也不要了。硬著頭皮,也就是希望眼前這個深沉到讓人看不出情緒來的男人能發發善心,幫他一把。

「清償?」微微一笑,說不盡的冷漠,「貴公司送來的資產評估書,我已經看了。」司寇夜說著,眼睛淡淡的瞄了一眼桌上的檔,「以邊氏房產現在的狀況,貸款給你們,所承擔的風險是不言而喻的。」

「我是個生意人,講究的是利潤。明顯不會獲利的事情,你覺得我會去做?就是換了你,你也不會做的吧?就像當年你對我一樣。」

「不會不會,叔叔手上還有房子,等房子賣了,叔叔就有錢了。」盡力的解釋,邊宇成的額頭上滲出了一層薄汗。成敗在此一舉,要是銀行依然不繼續貸款給他,他就只能看著公司的資產被銀行查封了,那是他多年的心血啊。

「房子?」司寇夜笑了,極盡嘲諷,「你說的是你手上的那批爛尾公寓?」

「……」邊宇成愣住,臉上青一陣白一陣。對方說的是事實,他無可狡辯,「那麼小曼呢?你也不在乎跟小曼的情分了嗎?看在小曼的份上你幫幫叔叔好嗎?」情急之下,邊宇成提起了自己的女兒,也是司寇夜心底最愛的那個女人。

司寇夜揚眉,勾起了唇角。小曼是他這輩子唯一愛過的女人,他想要小曼,這不置可否,「銀行的人,會在後天去你們公司。」

「真的?」邊宇成想不到他忽然答應了。

「我會娶小曼做我的妻子,我的彩禮就是銀行的貸款。」

「娶?這個……」邊宇成有些不敢相信,以他曾經對司寇夜的殘忍,面前的人怎麼可能會放過這次打壓的機會,「可我還沒問過小曼的意見。」

司寇夜不加掩飾地嘲諷著邊宇成的天真,同時宣告著他的決定,「小曼我是要定了,不管你們同意不同意。」

「不管怎麼樣,小曼是無辜的。」

司寇夜高傲的坐在邊宇成的面前,「小曼是局外人我當然知道,對她好不好我想也只有我能決定。」

「你……」邊宇成顫抖著雙臂,忽然後悔來求司寇夜,不但搭上了一張老臉,還將自己的女兒,送進了狼窩。

「時間緊迫,邊叔叔要考慮好,你只剩下……」

「我先、先考慮一下,儘快回覆你。」想著後天的銀行催款,邊宇成緊抿著雙唇,看了一眼司寇夜就離開了。

房門被邊宇成輕輕的關上,他小心的模樣,顯示了內心的懼怕。而司寇夜露出一絲冷笑,風水輪流轉,終於到了他懲罰惡人的時候。

房門就被人再次敲響,秘書走了進來。

「總裁,這是你要的東西。」恭恭敬敬地將手裡的檔案袋放在辦工桌上,隨後很知趣的轉身離開,還不忘將門給關好。

 

司寇夜打開檔案袋以後,首先一張照片滑了出來。拿起時,冷清的眸子半瞇起,照片上的女孩子笑靨如花,長相甜美,很有搏人眼球的資本。

「五年不見,他的小曼越來越漂亮了。」隨後,司寇夜掏出了檔袋裡的資料細細翻開起來。這五年裡,雖然他一直沒有出現,卻依然無法停止對邊小曼的思念,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派人打聽邊小曼的消息,以解自己的相思之苦。

邊小曼,臺灣人,畢業於華盛頓大學,二十四歲,單身。

這是資料上的內容,看到單身兩個字,司寇夜的唇角勾起,出賣了他更加愉悅的心情。但是接下來的內容,立刻讓他黑了臉。

她的同學在追她?還是新加坡富商之子?他的女人也敢有人動?眼眸深沉下去,幽深一片。

這小妮子,居然這麼讓人不放心?所以,現在該到了圈住她,將她綁在他身邊的時候了。擱下手裡的東西起身,倒了一杯酒,站在明亮的落地窗前,俯視著下面的花花世界,司寇夜勢在必得的笑著。

 

邊宇成回到家後,就想著司寇夜的話,久久不能平靜。

「公司的事情,我不能不管,但是小曼……」

「老爺,不如先讓小姐回來再說,現在不讓她回來,那麼邊氏企業就完了。」管家在一旁焦急。

現在的邊小曼,不僅成為邊氏企業的救命稻草,更成為他的救命稻草了。邊宇成心想著也是,何況司寇夜說了,他是要娶邊小曼,並不是讓她當沒名沒分的情婦。能嫁入司寇家,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事啊,他這不是再賣女兒,而是為了她的幸福。想到這,邊宇成拿起電話,給遠在美國的邊小曼撥打過去。

「喂?爸爸?」剛參加完學長們的畢業典禮,身在美國的邊小曼接到了家裡的電話。當年她要死要活地不肯上飛機,還是被爸爸給綁來了美國。五年以前的她曾幼稚地發誓說,這輩子都不理爸爸,結果……很快就煙消雲散了。就算她後來知道了司寇家的事,知道了小夜哥哥放棄她的理由是因為他家裡出現了變故,她也不可能恨爸爸一輩子。何況,也沒有恨的理由啊,不僅是在報紙上還是在網上,她都能找到如今臺灣金融界傳奇的事情,只是伴隨著司寇夜一起出現的,每次都有那些優雅漂亮高貴的女人。五年了,他……或許已經忘記她了吧?那麼的意氣風發……

「小曼啊,這個假期,要不你回來一趟吧?」

邊小曼的思緒被打斷,電話那頭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兒憔悴,儘管刻意掩飾,她還是聽出來了,「爸爸,你怎麼了?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沒有沒有,妳不要亂想。」

邊宇成的慌亂,在邊小曼看來有些奇怪,似乎有什麼事情,不想讓她知道,卻又想讓她快些清楚。

「爸爸,撒謊不好。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唉,那好吧。反正也不急在一時,不如你回來再說吧?」

無奈的歎息聽的邊小曼心裡一緊,難道家裡真的出事了?邊小曼雖然性格單純,還有一個喜歡胡思亂想的毛病,聽見父親的欲言又止,心裡未免就更加擔心了,立刻答應了要回來的事情。

邊宇成掛斷電話,內心有些愧疚。如今,風水輪流轉,倒成了他要利用一切手段,去乞求那個曾經讓他不屑一顧的司寇夜。

「老爺……」管家彎著腰,等待邊宇成的命令。

「立刻去司寇夜那裡,將小曼回來的消息告訴他。」當來到司寇企業,屬於內心的恐懼感,才因為五年前的錯誤判斷,慢慢的生長而出。

第二章

戴著墨鏡的邊小曼下了飛機,提著包走出大廳四下張望,想找邊宇成派來接她的人在哪裡,結果只盼來了一個陌生的男子。

「邊小姐是吧?請跟我來。」

「跟你走?請問你是?」邊小曼見到陌生人除了謹慎還帶著應有的禮貌。

被邊小曼懷疑的男人非但沒有生氣,耐心地說,「我們是不認識,但是我們總裁認識您。」

「你們總裁?」

「我們總裁說,要給您個驚喜,您跟我去就知道了。」

「抱歉,我不能答應。」不再理他,邊小曼繼續走自己的路。但是走了一會,依舊不見邊家的熟人,心裡不禁充滿怨言。白皙的小臉上,竟是哀怨的表情。

「小姐,邊小姐……」見人走了,男人趕緊就追。

邊小曼轉頭,冷聲警告,「你要是再纏著我,我就叫員警。」

呃?男人有些汗顏的看著邊小曼。前一刻還是一個甜美的美女,現在說翻臉就翻臉。

見對方被自己唬住,邊小曼有點小小的得意。還沒來得及起步,突然聽到機場廣播裡出現了她的名字。

「邊小曼小姐,請麻煩妳到貴賓室一趟,有人找。邊小曼小姐……」

聽見廣播裡的姓名,邊小曼懷疑是否有人與她同姓同名。但是想到臺灣姓邊的人特別少,況且誰還能跟她一樣,坐今天的班機。

貴賓室?一定是爸爸親自來接她了,想要給她一個驚喜是不是?邊小曼開心的想著。

快步來到貴賓室的門外,掛上最美的笑容,邊小曼推開了門。「爸……」後面的聲音,被卡在了嗓子裡。

臨近窗戶的位置,手中端著紅酒杯的男人交著雙腿斜斜地靠在那裡,俊美如斯。薄唇,濃眉,挺鼻,如刻畫過的深邃五官。

陽光從窗櫺照射進來,打在他的臉上,更添上了幾分如夢幻般的不真實。

依稀還是有著年少時的影子,但是眼前的這個男人,已經不是那個時候的司寇夜。比起當年,更多了幾分睿智與沉穩,以及男人的魅力。

小夜哥哥……想叫,卻又叫不出來。曾經的最熟悉,經過五年的阻隔,似乎有了些許隔閡。

司寇夜抬起眼,眼前的邊小曼,比照片上的更加美。那樣炫目的笑容,只想教人藏著獨享,不被其他人窺見。

仰頭飲盡手中的酒,擱下杯子緩緩走來,司寇夜見到邊小曼呆愣的表情,微微蹙著眉頭,調侃說,「爸爸?我有那麼老了?嗯?小曼?」

聽他叫出她的名字,她的內心立刻如受了驚嚇的小鹿,在翠綠的大草原上,飛快的亂蹦著。

「不是,我以為是……」剛剛才解釋出口,面前的司寇夜忽然情不自禁的將她抱在懷中。

柔軟的軀體就窩在胸口,司寇夜聞著邊小曼頭髮上的淡淡髮香。這樣的感覺,真好。就好像,懷裡的邊小曼從沒有離開的樣子。但他忘記了,與邊小曼畢竟分開了五年的時間,有些突兀的擁抱,讓懷裡的她,開始起了反抗。

「小夜哥哥……」邊小曼扭動著身體,今天的一切讓她無法一下子全部接受,這太忽然了……

「抱歉,我忘記了,妳愛害羞。」司寇夜鬆開懷抱,用手撫摸著邊小曼的頭頂,眼裡露出溫柔的目光,期望能用這樣的方法,來緩和現在有些尷尬的氣氛。

熟悉的體溫,從頭頂慢慢向身上遊走著。邊小曼臉色羞紅的看著司寇夜,許久沒見,他還是如以前一樣溫柔。雖然心裡依舊有些忌憚,這個男人為何隔了五年,還是對她那麼好。

水亮亮的大眼中,閃爍的情感,是司寇夜五年來日夜懷念的。好想將面前的邊小曼勒進懷裡,兩人再也不要分開,「妳剛下飛機,我帶妳回家休息。」司寇夜帶著邊小曼向門口走去,「明天,我去妳家找妳,乖乖在家等我!」司寇夜拉著邊小曼來到門口,剛才還在四處尋找他們的助理,見到他的出現,臉上露出放心的表情。

「總裁。」助理見到兩人出來,微微一笑。

邊小曼呆住,「你……」這個人不是剛才看見的怪人嗎?內心有些惶恐,她立刻拉住邊上的司寇夜,整個人都貼了上去,在他耳邊悄悄的說起那個奇怪的男人。

「小曼,那個莫名其妙要見妳,給妳驚喜的人,其實就是我。」司寇夜刻意幽怨的表情和隱忍的笑意,對她說。

 

離開機場,邊小曼坐上車,依舊沒見到自家的人。不禁想著可能父親已經知道小夜哥哥來接她的事情,只是奇怪什麼時候他們的關係這樣好了。

「小夜哥哥,你……你這五年,還好嗎?」車內很熱,弄得她有些緊張,特別是心裡思念的司寇夜就在身邊,渾身都有些不自在。

司寇夜淡淡一笑,忽然很想逗弄她一下。聽見邊小曼的問話,靠近她的身子,與她僅僅一毫之隔,連她粉嫩的臉上,細小的毛孔都看見了。

「嚇……小夜哥哥,你要做什麼?」本來想緩解下緊張的氣氛,但是現在內心卻變得更緊張了。尤其是當司寇夜的鼻息噴到臉上的時候,心……已經完全失去了控制。

「不幹什麼。但是小曼,我們好久沒見了,難道妳不想與我……」故意說得很慢,見到邊小曼臉上的紅暈越來越重,他又靠近了一些。

坐在前面開車的助理,忍不住內心的好奇,車速漸漸變慢。但是後視鏡裡,司寇夜有些寒冷的目光,居然正好看了他一眼,嚇得他立刻恢復車速,向著目的地駛去。

「小夜哥哥,你不要嚇我!」邊小曼心裡想著難道司寇夜在外面風花雪月慣了,竟然將她看成隨便的女人。

害怕的同時,也產生很多惱怒的,認為司寇夜沒有尊重她。

此刻,司寇夜的臉上卻化開如春風般的笑容,看著她。

「小夜哥哥,你笑什麼?」問著司寇夜,一切都只是他在逗弄她。

「笑妳都已經是成年人了,還膽子那麼小。」

邊小曼雖然覺得司寇夜還是如以前溫柔,卻總覺得有些什麼地方不對。

 

「哎喲,我的寶貝,妳終於回來了?來,給爸爸抱抱。」還沒完全步下樓梯,看到剛走進屋的邊小曼,心花怒放的邊宇成笑地眼角的皺紋都開了,兩步併作兩步就過來,想好好感受一下父女親情的溫馨。

「哼。」邊小曼根本不理他,扭著身子掉個脊背過來,發洩著自己的不滿情緒。

「呃?寶貝這是怎麼了?」邊宇成愣住,疑惑不解。

「寶貝寶貝,你叫得好聽,其實心裡根本就沒有我這個女兒。」邊小曼故作生氣的說道。

「怎麼……會?」面對女兒的指控,邊宇成就差舉手發誓了,「寶貝,妳永遠都是爸爸的心肝寶貝,誰說我心裡沒妳?誰說的?」

「把我扔在機場不管,連問都不問一聲,你還敢說我是你的心肝寶貝?有你這麼當爸爸的嗎?」

「這個……」邊宇成訕笑了一下,「這個的確是爸爸的錯,其實我有派了司機過去的,但是他們見你上了小夜的車,所以我就讓他回來了。有小夜那孩子陪著妳,我可是很放心的。」

「小夜?」這回疑惑的人,換成邊小曼,「爸爸,你不反感他啦?」以前只要一提起司寇夜,爸爸的稱呼都是司寇家那小子,現在成了小夜,聽聽,多親熱?

「呃……」邊宇成有點小小的尷尬。

「小姐說的什麼話?就快成一家人了,還說什麼反感不反感的啊?」管家適時開口,替邊宇成解圍,卻換來了邊宇成不滿的冷哼聲。

「管家挺閒的?小姐從美國回來,也不好好準備準備,派人伺候一下?」

「老爺,我……」管家百口莫辯,然後垂下頭,「我這就叫傭人去給小姐備點兒吃的。」

不怪邊宇成不高興,在還沒有想好和女兒怎麼說的情況下,他還想多跟女兒相處一下。

「爸爸,管家說的什麼一家人?」邊小曼好奇了。

「寶貝先去洗個澡,坐飛機一定很累了吧?爸爸等會就告訴妳。」既然已經開了頭,就只好說了。他需要時間整理一下自己的語言,該怎麼說,哪些又可以不說。

「好吧。」的確是累了,身上出了點兒汗,膩膩歪歪的,難受死了。

一個小時以後,換上居家服的邊小曼下樓,坐在沙發上聽爸爸給她講之前說了一半的話題。

「什麼?我要嫁給小夜哥哥?」對於這個突然的消息,邊小曼有點兒不能及時反應過來,「爸爸你在電話裡說,這邊有事,就是指的這個?」

「小曼,妳不高興嗎?我記得妳們兩個以前的感情很好來著。難道是我記錯了?」邊宇成面上是調侃,其實緊張的心都到了嗓子眼上,要是女兒不答應,可又要怎麼辦?

「沒……沒有,只是我跟小夜哥哥那麼久沒見了,他怎麼會突然提出求婚。而且,不是有那麼多女人喜歡他嗎?」想到這,邊小曼眼裡閃出淡淡的傷感。

「那還用說,當然是喜歡妳了。」邊宇成安慰著愛女,走過去親暱的拉起她的手。

「喜歡我?可是……」邊小曼有些心裡不舒服,畢竟喜歡司寇夜的女人太多,她並不是最出眾的一個。那麼久都沒有見面,就憑藉青梅竹馬的過往,難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這幾年沒有見,但是八卦雜誌上的照片,她可是時時關注過的。

邊小曼的表情,時而憂傷,時而緊張,清如潭水的雙眸裡,總是泛起點點漣漪。

「司寇夜他現在是國際企業的董事長,怎麼可能沒有女人喜歡他。就像我跟妳母親,成婚之前不也是各有各的新聞?這一切也可以理解為,他對妳的保護,免得妳遭遇妒恨心理很強的女人欺負。妳這個丫頭,心底太單純,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何況,妳跟司寇夜還有那麼一段過去,不是嗎?」

「他是為了保護我嗎?」邊小曼頓時甜甜一笑,將剛才陰霾的情緒一掃而光。

「那……關於婚事妳還反對嗎?」邊宇成雙眼微瞇,晶亮的目光從小小的縫隙裡流出。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