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萬小迷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大家好,我是萬小迷。

小時候住的是大院子,每天跟鄰居家的哥哥上樹抓毛毛蟲,

下田抓蟋蟀,附近的嬸嬸們都說我是比農藥還要好用的除蟲劑。

其實我並不喜歡那些毛毛蟲,只是因為很帥很帥的鄰居哥哥喜歡。

後來鄰居哥哥有了漂亮的女朋友,我便放棄了那些毛毛蟲,

按照爸媽的理想,蓄起長髮做了一名淑女。

本性的狂野被隱藏,卻沒消失,長髮飄飄安靜的外表下,

隱藏的是一顆從未安分的心。

於是……我走向了罪惡(?)與純潔交匯的深淵,從此眼睛裡,

所有的人以及動物只剩下攻受兩種類別。

如果鄰居哥哥知道那個總是笑瞇瞇的鄰家妹妹

每天都在幻想他和他們家哈士奇跨越種族的愛戀的話,

恐怕再也不會把他的狗交給我看管了。

 
         萬小迷 的所有作品: 
   


 


                        蘇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大家好,我是萬小迷。

小時候住的是大院子,每天跟鄰居家的哥哥上樹抓毛毛蟲,

下田抓蟋蟀,附近的嬸嬸們都說我是比農藥還要好用的除蟲劑。

其實我並不喜歡那些毛毛蟲,只是因為很帥很帥的鄰居哥哥喜歡。

後來鄰居哥哥有了漂亮的女朋友,我便放棄了那些毛毛蟲,

按照爸媽的理想,蓄起長髮做了一名淑女。

本性的狂野被隱藏,卻沒消失,長髮飄飄安靜的外表下,

隱藏的是一顆從未安分的心。

於是……我走向了罪惡(?)與純潔交匯的深淵,從此眼睛裡,

所有的人以及動物只剩下攻受兩種類別。

如果鄰居哥哥知道那個總是笑瞇瞇的鄰家妹妹

每天都在幻想他和他們家哈士奇跨越種族的愛戀的話,

恐怕再也不會把他的狗交給我看管了。

 
         蘇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花語系列 >> 會暖床!求真愛!

點閱次數: 11569
   會暖床!求真愛!
編號 :201
作者 萬小迷
繪者
出版日 :20140626
 
件數:1件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江雲韶彈得一手好鋼琴,做得一桌大補餐,在外人面前千依百順,在床上千嬌百媚,
查清樂本來很滿足現狀。
可是阻礙接踵而至,
先是自家爺爺的反對,
再是富家惡少的陰謀,
還有情人的好友玩曖昧,
最後連昔日同窗也冒出來挖牆腳。
腹背受敵之下,
查清樂無奈放棄了這段關係,
才赫然發現,不是他拿錢包養江雲韶,
而是江雲韶拿感情包養了他!
他明明是金主,
怎麼落得個失婚少婦的淒慘境地?
振作起來的查清樂決心追回情人,
恢復包養關係?
NONONO,他要的是真愛無敵!

原價:190元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三月以後,天氣暖了不少,不過太陽一下山,氣溫就跟著急降,乍暖還寒的感覺並不比冬夜好過。

查清樂驅車來到市音樂廳,停好車後,大步穿過人來人往的音樂噴泉廣場,出眾的外貌引起不少人的關注,耳畔傳來女孩子們的竊竊私語。

「啊……好帥啊!是明星嗎?」

「是模特吧!金色的頭髮呢……好像天使啊!」

查清樂是中俄混血,身材高大體型纖瘦,有一頭柔軟的金髮和一雙湛藍色的眼眸,五官明豔,既有白色人種的深邃輪廓,又不乏黃色人種的柔和,此時迎風而行,髮絲浮動的樣子,的確有種天使入凡的美感。

不過這位難得一見的美男子,可不是什麼模特明星,而是製造明星的企業——影視公司的老總,他來見的人,才是明星。

來到噴泉邊,查清樂伸手摸了摸江雲韶冰冷的臉。

「等了多久了?臉都凍紅了,要來不及了,我們進去吧!」

「嗯。」江雲韶把最後一枚硬幣丟進噴泉裡。

「這又不是許願池……」查清樂看了看噴泉裡十多枚硬幣,好笑道:「你有什麼想要的,跟我說啊!」

江雲韶眨了眨眼睛:「小樂,我的胃口可是很大的,怕你給不起啊!」

「怎麼說話呢?」查清樂假裝嗔怒,趁沒人注意,在江雲韶的屁股上掐了一把:「你跟了我,我可沒虧待過你!」

「是啊,小樂是天底下最大方最體貼最溫柔的金主了!」江雲韶笑得無比諂媚,要不是在大庭廣眾,查清樂毫不懷疑,他會撲上來給自己一個熱吻。

查清樂自小在美國長大,去年春天回國參與家族企業查氏傳媒的經營,在自己爺爺的壽宴上認識了三流小明星江雲韶。

兩人一開始只是單純的影視公司老闆包養小明星的關係,但後來查清樂發現,江雲韶竟然就是四年前,在他十八歲生日那天,意外一夜情後,將他掰彎的酒吧服務生,使得兩人的關係有了一些轉變。

也因為如此,現在兩人的關係並不太好定義,比金主和被包養對象更近一步,但究竟近到哪一步,卻又不好說。

不過感情這種東西不是做數學題,沒必要非得得出一個標準答案,查清樂只覺得他們的狀況非常好,非常親密融洽,他想一直這樣維持下去。

今晚音樂廳舉辦的是紐約愛樂樂團的專場演出,其中鋼琴演奏為著名的華人鋼琴家蕭亦聲,雖然票價不菲,但演出市場被炒得很熱,可以說是一票難求。

音樂會非常的精彩,江雲韶聽得很投入,散場之後還沉浸在澎湃的情緒中。

兩個月前,查清樂的爺爺查玉州突發腦淤血住院,昏睡了一個禮拜後醒了過來,雖然恢復的情況很好,但目前還處於生活還不能完全自理的狀態。

這段時間查清樂一直在醫院護理老人,已經很久沒和江雲韶約會了,今晚好不容易抽出時間,自然不能這麼簡單的結束,倆人在音樂廳附近的一間西餐廳裡點了些簡單的東西,一邊吃一邊閒聊。

「你要是還想彈鋼琴,我可以想辦法幫你。」

江雲韶曾經是柯帝士音樂學院的高材生,不過因為母親突然病逝,深受打擊的他失去了彈琴的感覺,才中途放棄,後來機緣巧合進了演藝圈混飯吃,剛被查清樂包養時完全不知名,去年接拍了一部國際知名導演的影片,雖然還沒上映,但已經有了走紅的趨勢。

「幫我出演奏唱片嗎?」江雲韶笑著搖了搖頭:「我現在的水準怎麼樣,我比誰都清楚,根本就是業餘水準。如果是演員身份,把彈鋼琴當成一個特長,拿出去表演一下,估計還能收到不少讚譽,要是真的出了唱片,經受專業樂迷的耳朵檢驗,那就是個笑話了!」

的確,天分這種東西,雖說沒有保質期,但卻很脆弱,再強的天分,也經不起荒廢的年月。

查清樂露出惋惜的表情,江雲韶卻沒什麼多餘的感慨,主動幫他倒了杯紅酒。

「回去我開車,你喝一點吧!」

「怎麼?想把我灌醉了?」

「沒錯!」江雲韶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餐桌下,更是用腳尖蹭了蹭查清樂的大腿內側:「把你灌醉了,我就可以盡情享樂了。」

江雲韶身在美男如雲的演藝圈,臉蛋算不上多麼出類拔萃,只能算是普通人中的帥哥,不過他五官清俊,沒有明顯的缺點,鼻子非常漂亮,眉眼平和又帶著一股風流之氣,笑起來時眼尾彎彎,非常誘人。

「小騷貨……」查清樂低罵一聲,抓住他的手正要說什麼,一道聲音在頭頂響起。

 「雲少?!」

抬頭一看,來人竟然是紐約愛樂樂團首席鋼琴家蕭亦聲。

「嗨!」江雲韶站了起來,很親熱的拍了拍蕭亦聲的肩膀:「我剛剛去聽了音樂會,演出太棒了!」

「學長——真的是你!」蕭亦聲一把抓住江雲韶的手,想說什麼,又停住,看向坐在對面的查清樂。

江雲韶為他介紹:「這位是我的老闆,查清樂先生。」

蕭亦聲很有禮貌的打招呼:「查先生,你好!」

「你好。」查清樂也站了起來,伸出手,盯著蕭亦聲的手放開江雲韶的肩膀,才露出個笑容:「今晚的演出很精彩!」

「謝謝!」蕭亦聲又將目光調轉到江雲韶身上,有些冒失的問:「我可以和你們一起坐嗎?」

江雲韶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頭同意了。

蕭亦聲坐下,目不轉睛的盯著江雲韶的臉,彷彿有千言萬語卻不知從何說起。

查清樂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心中別提多鬱悶了。

好好的二人世界,就被這個冒出來的傢伙給攪合了不說,還搞得好像他才是電燈泡一樣!

沉默了一會兒,蕭亦聲也漸漸從重逢的激動中平復下來,開口問:「學長,這些年沒有聯繫,你過得怎麼樣?」

江雲韶笑道:「你看我現在還能去聽你的音樂會,還能在這麼高級的餐廳吃飯,就證明我過得不錯了吧!」

「可是你為什麼……」蕭亦聲話說一半,又扭頭看了一眼查清樂。

查清樂不客氣的看回去——媽的,江雲韶是老子的人,你看什麼看?!

收回目光,蕭亦聲沉吟了一會兒:「耶誕節的時候,我去探望弗萊舍先生,他還提到了你……他說你是讓他最感到惋惜的學生。」

聞言,江雲韶有些動容:「我的確讓弗萊舍先生失望了。」

「沒錯,就是失望!」蕭亦聲的口氣突然變得刻薄:「惋惜什麼的,其實這是我客套的說法,他的原話是,你讓他非常失望!」

查清樂瞪大眼,他怎麼聽這話……不是摯友敘舊的節奏啊?!

「當年我處處不如你,現在我是華人第一鋼琴家,怎麼樣,學長,在台下聽我演出,有什麼感想!」

江雲韶並不介意蕭亦聲的咄咄逼人,還是一臉真誠:「華人第一鋼琴家,實至名歸!」

被稱讚的蕭亦聲不見喜悅,而查清樂,卻從苦悶中徹底振作起來了!

原來他們不是有一腿的舊情人,原來他們是有恩怨的老對手啊!

這就好辦了!

什麼華人第一鋼琴家,要不是江雲韶因故放棄了鋼琴,你哪邊涼快哪邊待著去吧!

查清樂正要以江雲韶「老闆」的身份,好好斥責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蕭亦聲,哪想到這傢伙話鋒又是一轉,從趾高氣昂的譏諷變成了悲憤填膺的控訴。

「你總是這麼風輕雲淡,什麼都不放在眼裡,好像我努力追著你的腳步,全都是在一廂情願一樣!」

唉唉唉?!

一廂情願是什麼意思?!

會說這種話,怎麼可能只是對手,還是他媽的有一腿啊!

查清樂這邊從地獄到天堂又掉下地獄,情緒急上急下,而江雲韶卻始終維持著平和:「亦聲,你從來不比我差,現在你的成就,更是我不能望其項背——」

「可是在我心裡,你一直擋在我面前,我一直都沒超越!」蕭亦聲已經完全陷入自己的世界了,顧不得同桌還有第三人,一把抓住江雲韶的手,就要說出心裡話:「學長,雲少,你知不知道我從十幾年前——」

「吱——」

查清樂突然站了起來,粗暴的挪動椅子,發出刺耳的聲音,打斷了蕭亦聲的深情告白。

「雲韶,我們該回去了!」說完,查清樂拎起外套,扭頭就走。

「啊,好的!」江雲韶連一秒都不猶豫,起身跟上。

「學長——」

江雲韶腳步不停,只是回頭對蕭亦聲揮了揮手:「我現在是你的樂迷了呢,加油!」

樂迷你妹!

查清樂狠狠的踩著地板,眼睛裡都要噴出火來了。

該死的蕭亦聲——起了這麼個名字幹嘛不去當醫生,彈什麼破鋼琴啊!

 

江雲韶開車,倆人一路沉默的回到碧水灣,一進門,查清樂就踢掉鞋子,把大衣甩到了沙發上。

「真看不出來啊,你的風流債還不少!」

江雲韶把鞋子擺好,大衣掛好,一臉討好的笑容:「哪有風流債,我們真的就是校友而已,關係都不太熟——」

「你當我是瞎子嗎?我看得出來,他對你舊情難忘!不過也沒關係,你以前和多少人有過多少愛啊恨啊的,我也懶得管,但是你現在是我的人,你最好記住自己的身份,離那些對你有企圖的傢伙遠一點!」

「沒有這樣的人,我不是說過嗎?你是我第一個男人——」

「沒上床也不代表沒感情!」查清樂坐在沙發上,冷哼一聲:「就算你真對他沒什麼,他對你可是一往情深!是不是暗戀你很多年,一直追求你來著?」

「什麼暗戀我追我啊,根本不是那麼回事——」江雲韶趕忙坐到查清樂身邊,抱著他的手臂,一個勁的往他身上蹭:「我們的年紀差不多,以前在國內的時候,就總是在大大小小的青少年鋼琴比賽中遇到,大部分都是我贏了,他就——」

「就迷戀上你了?!」

「就嫉妒上我了!」江雲韶說著,也有點虛榮的樣子:「後來我們倆都申請柯帝士音樂學院,我被錄取了,他沒有,但其實他還有維也納、英國皇家、漢諾威等等學校可以選擇,但他統統不去,第二年終於也申請上了柯帝士。」

這解釋還不如不解釋,查清樂更生氣了:「為了你千里迢迢追到美國去,你還說沒關係?!」

「他就是跟我杠上了,不僅沒追求過我,還在我最艱難的時候落井下石了呢!」

「嗯?」一聽這話,查清樂眼睛都亮了。

江雲韶歎了口氣:「也不能說是落井下石,只能說是我技不如人——我媽媽病重時,我有一個簽約唱片公司的機會,結果他在面試中贏了我,把我擠掉了。」

「哦……」

「那時國內有一個鋼琴學校想找個形象代言人,我為了給媽媽掙醫藥費,主動連絡人家,結果蕭亦聲明明不缺錢,卻跟我競爭,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把我給取而代之了。」

「啊……」

「後來我參加什麼比賽,他就參加什麼比賽,甚至拉攏了好幾個同級的學生一起和我搶獎金。」

「呃……」

「我們就是這樣的關係,這是愛嗎?」

對上江雲韶無辜的眼神,查清樂有些汗顏,他在這兒亂發脾氣亂吃醋,一不小心又觸及了江雲韶的傷心事。

移開視線,查清樂支支吾吾的說:「他可能是因愛生恨吧……」

「哦?」江雲韶挑挑眉,掏出手機,「既然經驗豐富的小樂都這麼說,那我打電話問問亦聲好了——」

「你敢!」查清樂一把搶過手機,瞪著眼睛問:「你什麼時候留了他的電話?!」

江雲韶「噗嗤」一聲笑了起來:「沒有啦,逗你的!」

將手機丟得遠遠的,查清樂清了清嗓子,努力維護「金主」的尊嚴:「總之,你記住我的底線在哪裡,不許給我勾三搭四,不然……我就把你的豔照放到網上去,聽到沒?!」

「不會的,再說,除了小樂,還有誰能對我這麼真心真意,衝冠一怒為藍顏啊?」查清樂曾經為了江雲韶和身家顯赫的馮氏集團太子爺馮吉起過衝突,還把馮吉狠狠的揍了一頓,結果江雲韶就經常拿這件事來調戲他。

「哼!」

「小樂……我只有你……我只要你……」

江雲韶瞇著眼睛湊過來,主動獻吻,查清樂也不客氣,一把抱住他按在沙發上,狠狠的親了上去。

這段時間查清樂一直在醫院護理爺爺,說起來,倆人也有一陣子沒親熱了。

壓在江雲韶身上,查清樂親吻著他的臉頰下巴,對著性感的鎖骨和光滑的肩膀又啃又咬,雙手也從衣服下擺探進去,撫摸他的胸口,拇指和食指撚住乳尖,輕輕搓弄。

「嗯……」江雲韶在他身下扭動著,轉成側臥,主動解開褲帶,配合查清樂脫下自己的褲子,露出半個屁股,催促道:「小樂,快點插進來。」

查清樂揚手在那挺翹性感的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發出清脆的「啪」的一聲:「怎麼?這段時間冷落了你,饑渴成這樣了?」

「不是……」江雲韶抓起查清樂的手,把兩根手指含進嘴裡,聲音含含糊糊:「這段時間我把少爺寄養在鄰居家裡,說好十一點之前去領狗,只剩半個小時……時間緊迫……別前戲了……快進來吧!」

查清樂的額頭頓時垂下三條黑線,少爺是他和江雲韶領養的流浪狗,一隻母的雜種金毛。

「你真是——他媽的!」低罵一句,查清樂把江雲韶的褲子扯到膝彎處,雙手分開他的臀丘,沾滿了口水的手指插進穴口,攪動了幾下,簡單的擴張和潤滑後,一個挺身,碩大的分身頂了進去。

「唔……輕點……」江雲韶咬著下唇,悶哼了一聲。

「下次輕點,這次……我就要重!」

久違的交合讓查清樂很興奮,擺動腰杆,肉柱在炙熱緊窒的甬道裡大力的衝撞,快到高潮時,更是抬高了江雲韶的一條大腿,加速擺動腰部,每一下都頂到最深處,最後將積存了一段時間的濃稠精華釋放在江雲韶的體內。

高潮過後,查清樂沒急著拔出分身,而是收緊手臂摟住江雲韶,在他臉頰上親來親去: 「怎麼樣?這麼久沒做,是不是感覺特別爽啊?」

江雲韶瞇著眼睛,往查清樂懷裡蹭了蹭,「小樂的意思是,我們以後每兩個月才做一次?」

「你捨得我的老二嗎?」查清樂的手伸到兩人結合處摸了摸,一根手指順著軟下來的分身擠了進去,指甲刮了刮柔嫩的內壁。

「嗯啊……捨不得……」江雲韶眼神迷亂,嘴巴張開,正是一副還要求歡的表情,結果手機響起了短信提示音。

「一定是鄰居在催了!」

江雲韶甩了甩頭,乾脆俐落的推開查清樂,提上褲子跳下沙發,結果又被查清樂抓回去,捏著下巴狠狠的親了起來。

這個小騷貨!

查清樂越來越覺得,他不是花錢包了個小情人,而是江雲韶找了個倒貼的按摩棒!

把江雲韶親得幾乎缺氧,查清樂才放開他,又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早晚幹死你……哼!快去吧!」

查清樂罵到一半,竟然沒了底氣,只能虛張聲勢的冷哼了一聲。

實在是幹死他什麼的……估計得吃一瓶藍色小藥丸才能做到吧!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