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南枝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作者簡介:南枝
嗜辣嗜肉,一日無辣無肉便死星人。
喜歡強攻弱受配對,一定要攻寵受,溫馨HE結局,過程小虐怡情。
基本上,我的文便是這種風格吧!
 
         南枝 的所有作品: 
   


 


                        蒼狼野獸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作者簡介:南枝
嗜辣嗜肉,一日無辣無肉便死星人。
喜歡強攻弱受配對,一定要攻寵受,溫馨HE結局,過程小虐怡情。
基本上,我的文便是這種風格吧!
 
         蒼狼野獸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藏英集 >> ABO狂想曲~追願

點閱次數: 9222
   ABO狂想曲~追願
編號 :122
作者 南枝
繪者 蒼狼野獸
出版日 :20140725
 
件數:1件 
洺家為奧斯帝國的軍事世家,地位顯赫,
而作為 Alpha 的洺烯父母雙亡,
與 Omega 弟弟洺菱相依為命。
這位將軍有著 Alpha 的強健體魄,
機智聰明,更擁有絕佳的相貌,
出眾的能力及軍功讓軍部寄以厚望。
洺烯有個小秘密,因考慮洺菱的幸福,
一直沒有說破,
直到受到 Omega 甜美氣息的影響,
沉睡的欲念才甦醒……
但之後的事情卻讓洺烯慌了心神,
賭上一切只為尋回心尖上的人!

洺菱因 Omega 的身分被收為洺家養子,
從小戀慕養兄洺烯,
他的俊逸臉龐及溫柔的眼神,
每次都讓洺菱陷入其中無法自拔,
但愛意埋在心間無法述說。
成年的日子到來,
意味著婚配及發情期迫在眉睫,
而 Alpha 的氣息卻讓他控制不住身體上的變化,
頻頻產生的情熱,都要求他必須做出選擇……
為了保護愛人,
洺菱避開 Omega 婚配局的監控遠走他鄉……

原價:190元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奧斯菲爾星是奧斯帝國首府所在,星球上風景優美,根據環繞恒星時與恒星的距離遠近,而有分明的四季。星球作為行政中心,有著最發達先進的科技,最嚴明安全的治安,這裏的居民大多數是貴族,高官富賈彙聚,是一般人嚮往的所在。

洺菱自己開著車親自去商場裏拿了訂製的禮物,商場裏十分溫暖,但他依然戴著帽子和墨鏡,又用圍巾將下半張臉也遮掩住了。

但他遭到人們的側目,卻並不是因為這副打扮。

「是一個Omega。」

「還沒有成年呢,頭髮可真黑,身材好嬌小。」

「是啊,是誰家的,怎麼就讓他一個人出門。」

……

洺菱儘量低著頭,抱著禮物盒子就趕緊飛快地走了,在停車場出車口取車時,連人形機器人保安都多掃描了他幾次,洺菱又把圍巾給圍緊了一些。等待車出來的時間,總覺得每一秒鐘都是難熬的,他想,為什麼Omega要這樣不一樣,為什麼不能和Beta一樣?他心裏又湧起了悲憤和悲傷,但隨即,他將這份悲憤悲傷壓了下去,覺得這不過是自己奇怪,自己為什麼要想這些有的沒的,也許正如安安所說,自己不該選擇文學思考專業,而是去學廚藝,那一定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等待的過程中,很快就來了幾個Alpha,不需要看,只遠遠感受到他們那無時無刻釋放出來的Alpha資訊素,就能知道他們莫名強大的存在感。

雖然洺菱沒有看他們,但他們卻死死盯著洺菱。被人火辣辣的視線一直注視著,洺菱覺得很不自在,不得不轉頭也看了他們一眼,發現是幾個穿著帝國軍校制服的軍校生。

Alpha一向長得高大強健,體能出眾,理智聰明,是人種中最優秀的存在。

這幾個Alpha穿著軍校的黑色制服,身高腿長,長相也十分出眾,要是在別的星球,估計能夠引起很多人的圍觀,但現在這幾個人卻在圍觀洺菱。發現洺菱側頭看了他們,其中一人最為大膽,就對他笑著點了一下頭,甚至往前邁了幾步,走到洺菱跟前來,彎下腰道,「你好。」

洺菱不自在地往旁邊讓了一步,「你好。」

對方又說,「能夠交個朋友嗎?我叫卡蘭,卡蘭‧奧爾森。」

洺菱只是道,「抱歉。」便不再說話。

對方明顯有些失望,但是還是目光火辣辣地看著他,並不離開。

他的同伴們也慢慢聚集了過來,問道,「你怎麼一個人出來?需要幫助嗎?」

洺菱被他們一群人的資訊素刺激得心慌氣短,一隻胳膊緊緊摟著盒子,另一隻手拿著卡又飛快地在取車卡槽上刷卡,好讓自己的車趕緊出來,但是這一天也不知道這商場裏的停車庫是怎麼了,車老半天也不出來。

他馬上就要成年了,以前還不覺得作為Omega和Alpha站在一起有什麼不妥,現在卻是很明顯地感受到了。那種來自身體本能資訊素之間的牽引,感受到Alpha的資訊素,讓他很不適應,心跳莫名加快,而且還身體發熱,腦子似乎都要不清醒了。

洺菱甚至不得不又想起那一直以來成為他抱怨源頭的話,為什麼我要是Omega。這是一個無解的問題,因為生來便如此,無法改變。既然如此,又哪裏來的答案。

他又想起樂天安命的安安的話,因為你是Omega,所以是Omega,你是你,你就是這樣子的,要是你不是Omega,你也就不是你了。洺菱在心裏歎了口氣。

因為覺得熱,不得不拉下了圍住臉的圍巾,盯著他的幾個人就更是熱切地看著他了。

洺菱便看向他們說道,「很抱歉,請你們離我遠點,雖然我的要求很無禮,但我真的希望你們能夠這般做。」

幾個Alpha雖然的確是深深被他吸引,或者是被他身上的資訊素所吸引,但到底是被稱為帝國最精英的帝國軍校學生,控制能力還是很強的,他們禮貌地行了一禮之後,果真往後面退了幾步。

也正是這時候,洺菱的車總算是從通道出來了,洺菱對他們也回了一禮,道,「謝謝。」這才趕緊上了車,將禮物盒子在位置上放好,就用語音設置了終點,「小卡,回家吧。」

車關上車門離開的時候,洺菱還聽到那幾個軍校生在說,「應該是要成年了,他的味道好甜,而且露出來的手好小好嫩,不知道誰這麼好運,能夠和他配對。」

洺菱因為他們的話,一路上心情都很抑鬱,甚至簡直想要哭。他盯著旁邊位置上的禮物盒子,怔怔地發呆,連只是人工智慧的小卡都發現了他的心情低落,用略顯擔憂的聲音詢問,「菱菱,要聽首歌嗎?」

洺菱低聲道,「謝謝,不必了,我想安靜一會。」

小卡善解人意地道,「嗯,好。」

帝國因為要對外擴張,而且又和另外幾個力量強大的國家處在力量對峙狀態,年年征戰,在戰場上死的人很多,這便造成了人荒,這個人荒。倒不是缺人,帝國早就通過了克隆人法案,克隆人作為戰爭中最主要的士兵來源,是不可能缺的,這缺的,只是Alpha而已。

雖然克隆人技術十分成熟,但是,克隆人的素質,無論如何都只能是Beta水準,即使用最優秀的Alpha作為克隆體,得到的克隆人最終也只是Beta,人類雖然一直想要成神,但是使用科技到底沒有辦法達到神的水準。

得到神的眷顧,而成為最優秀強大的人類Alpha,只能通過Alpha和Omega的結合,由Omega自然受孕,並且經過十月妊娠生下來的,大部分才能成為這最優秀強大的Alpha,當然,還有一小部分會是Omega。

因征戰之故,帝國人口百分之九十左右是Beta,另外百分之八是Alpha,只有百分之二的人口是Omega,Omega的稀少和作為生育體的重要性,讓他們成為了帝國最重要的珍稀的資源。帝國不需要Omega做任何別的事情,只需要他成年後同與他配對的Alpha結合生育後代即可。

在一切以軍事力量為重的帝國,所謂自由所謂人權,那是渺遠而荒誕的東西。

Omega就是生育機器,別無選擇。

雖然Omega是生育機器,但是,Omega也沒有什麼權利有怨言。Omega從出生,就受到帝國的保護,會在帝國條件最好的幾個星球被教養長大,不會遭遇戰爭,不會經受磨難,從小到大受人照顧伺候,除了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之外,在別的方面,都能得到最好的照顧。

比起Alpha和Beta,Omega嬌小纖細敏感脆弱,受不起風吹雨打,外界是這般評判的,所以Omega理所當然要受到保護和得到最好的東西,Alpha和Beta對此也毫無怨言。

既然得到了這些好處,自然也就要對帝國做奉獻,同Alpha結合生育出優秀的後代,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帝國有一套研究好的科技成果,在Omega快成年的時候,通過抽取其血液,計算裏面的各項數值,就可以拿去同Alpha資料庫做比對,從資料庫裏找到和這個Omega最匹配的人,兩人結合,便能夠生育出最優秀的後代來。

這是作為法案通過的,被配對的兩個人,遵從法律,成為伴侶,要是其中誰不願意,並且不執行,便要進專門的軍事法庭。

這般強硬的實施辦法,只是為了保證帝國一直有強大的Alpha出生,有強大的Alpha出生,帝國才後繼有人,才會力量強大,力量強大,才能夠保證帝國的安全,保證帝國的疆域,保證不受打壓和侵略,保證帝國大部分人有安穩的生活。

因此,從小受到這些教育的人,無論是Alpha,Beta,還是Omega,至少在表面上,都不會覺得這個法案有哪裏不對。

所謂自由,所謂人權,也都是在一定的限制範圍內,才能稱為自由,稱為人權的。

而因為Alpha和Omega生物本能資訊素之間的吸引,Alpha天生對Omega有保護欲和佔有欲,而且Alpha一旦標記了Omega,從生物本能上,兩人就會忠貞不渝,故而很少有因這強制法案而婚姻不幸福的。

當然,凡事也是有例外的,例如,當Alpha為帝國做出足夠貢獻後,即使他沒有因為基因被選中和一個Omega結合,他也擁有權力去選擇一個Omega,也就是他具有一定的婚姻自主權;還有就是當Beta足夠優秀,做出巨大貢獻時,也擁有這個權力。

不過Omega,還未有一例擁有自主選擇婚姻權力的,大約最主要的原因還是Omega沒有機會在成年前對帝國做出巨大貢獻。洺菱的痛苦便是來自於此。

他很快就要成年了,前幾天已經被抽了血,他的配對對象,很快就會被選定,他從此就要成為這個陌生人的妻子,為他生兒育女。

洺菱一直盯著那禮物盒子發呆,直到小卡的聲音再一次打斷了他,「菱菱,大哥來電。」

洺菱驚了一下,趕緊伸手揉了揉面頰,並且讓自己做出高興的樣子來,說道,「接通。」

很快洺菱前面出現了立體圖像,乃是一個穿著一身白色軍服的高大男人,男人和洺菱一樣黑髮黑眸,面部輪廓深刻,眼眸深邃,但是神色卻很溫和,他坐在椅子裏,道,「菱菱,你這是在車裏?」

洺菱將那個禮物盒子拿到了手裏,對他笑道,「剛才去取了禮物,是給你的生日禮物,當然不能先給你看是什麼了。不過你可以猜一猜。」

洺烯微不可察地皺了一下眉,道,「你怎麼又開車出門去,你就要成年了,在外面出了什麼事怎麼辦。」

洺菱心裏一痛,臉上卻依然是笑容,「我就是到帝國大廈拿東西而已,又沒有去別的地方,能出什麼事。」看洺烯又要繼續教訓,他就故意說道,「哥哥,你別像個老保姆一樣地念叨我了,我知道我不該這樣出門,但是,這真是最後一次,最後一次。」

洺烯到底沒法對他發火,無奈地歎了一口氣,說道,「再不能有下一次了,不然以後我就在家裏設置你只能進不能出。」

洺菱直接伸手虛空捏了一下他的耳朵,嘴裏說道,「哎,你總這樣討厭。」

洺烯板著臉道,「我說到做到。」

洺菱對他撇了一下嘴,把臉轉到一邊去,分明是生氣了。

洺烯只好道,「好了,說正事,你不許再去任何地方,趕緊回家。」

洺菱道,「我本來就是在回家的路上,馬上就到了。」

洺烯,「這就好。」

洺菱還是把目光繼續轉到了洺烯的臉上,甚至在眼裏帶上了濃濃的戀慕,低聲問,「你什麼時候回來?」

洺烯說道,「要過幾日。」

洺菱道,「幾日到底是幾日?」

洺烯道,「說不準。」

洺菱蹙著眉頭,「總這樣。我就要成年了,你知道嗎?再說,後天就是你三十歲生日,你不回來拆禮物?不想知道我準備了什麼?」

洺烯不知道是因為他話裏的哪一句而有了一瞬間的遲疑,一向十分嚴肅認真的他,居然沉默了下來,也不教訓他的胡攪蠻纏。

好半天後,他才說道,「乖乖趕緊回家。我過幾日就回去。」

洺菱來不及再說什麼,他那邊就單方面地斷了線,看到洺烯的身影消失在面前,洺菱怔了好一會兒,才緊緊咬住了下唇,眼眶都紅了。

 

洺菱回了家,Beta老管家詹姆斯在庭院裏接到他的時候,露出了很不贊同的神色,說道,「小少爺,您這般出門十分不妥。」

洺菱對他歉意地笑了笑,說道,「很抱歉,以後再不會了。」

以後的確是不會了,他再過不久就會配給某個Alpha了,不再是這個家裏的人。

洺家是名門望族,出過很多優秀的人才,現在議會裏,上議院十三席,就有三席是姓洺,下議院一百二十席,還有不少洺家人。洺家可說是帝國數一數二的貴族精英世家。

不過洺菱家,只算是旁支。雖是旁支,但是也是處在權力中心的。現在當家人洺烯雖然只有三十歲,但是已經是中將軍銜了,而且還身兼帝國軍校的副校長一職,乃是年輕一代Alpha、Beta們心中的偶像。

為什麼只提到洺烯,乃是因為這個家裏只剩下了洺烯和洺菱兩人。

洺烯父親洺湛將軍,在洺烯十二三歲時候就戰死了,之後他的Omega母親也在半年內就悲傷過度抑鬱而死,洺烯自此成了孤兒,不過他這時候已經在軍校裏讀書,很少回家,孤兒的身份,似乎對他也沒有太大影響。

洺菱不是洺烯的親生弟弟,洺烯的Omega母親在生他的時候出了狀況,之後就失去了生育能力,故而他是洺湛將軍唯一的後人。

洺菱是洺湛將軍戰死前抱回家的孩子,據說是在一個荒星上找到的,因為他是一個Omega,就被洺湛將軍收養了。不過據洺菱自己的打探,他覺得自己也許本來是安薩帝國的人,當時洺湛將軍是領兵在和安薩帝國打仗,前線乃是安薩帝國領星,他作為平民戰俘,因為是個嬰兒,又是個Omega,佔據著優勢,便好運地被洺湛將軍收養了。

收養他也是很好理解的,因為洺湛將軍的配偶失去了生育能力,不可能再生孩子,兩人又只有一個Alpha兒子,這個兒子還到了就讀軍校的年齡,從此人生就要獻給軍隊,只有很少時間能夠回家,洺湛將軍又一直在前線,他的妻子留在後方家中,必然十分孤獨,洺湛將軍送一個Omega孩子回家為他排解這份孤獨,乃是人之常情。

只是洺菱覺得自己就像個掃把星,剛剛被洺湛將軍送回家,他再一回前線,便戰死了,而養母也受不住打擊,短短時間便傷心欲絕抑鬱而終。

洺菱作為洺湛將軍的養子,又是Omega,自然待遇不同一般。

他不是在Omega的專門養育中心長大的,而是在洺家長大。本來他是會被送到Omega養育中心去的,後來洺烯說希望他能夠留在家中,Omega養育中心就沒有把他帶走。

洺菱想,也許自己當初被接到了Omega養育中心去教養,他便也就不會有現在的這種生不如死的痛苦了。他不會愛上自己的兄長,不會胡思亂想自己不是Omega該有多好,不會因為要和一個從沒有見過面的Alpha結合而痛苦。他會如別的大多數Omega一樣,期待那個將成為自己的丈夫的陌生Alpha出現,並且為此歡喜和驕傲,會因為能夠為他生育孩子而感到神聖和幸福。

洺菱一直在家裏長到了十三歲,才在之後進入Omega寄宿學校去讀書,雖然是寄宿學校,但他依然能夠每個星期都回家,放假的時候更是住在家裏。

洺烯作為哥哥雖然一向死板嚴肅,但是待他十分好,他有空閒的時候一向會回家陪伴他。雖然作為他命定之人的Omega一直沒有出現,但是以他的軍功和職位,是早就可以選擇一位Omega作為伴侶的,不過他一直沒有這麼做。

洺菱沒有敢問他原因,但他自己猜測,也許洺烯是怕他成婚後,自己在家裏會顯得位置尷尬,是以他遲遲不婚。但洺菱想,等他成年嫁人了,他大約就會很快成婚吧。

想到會有一個Omega成為他的妻子,被他標記,兩人恩愛,生兒育女,洺菱就覺得十分痛苦。他最近要被這份感情折磨得崩潰掉了。

洺菱洗了個澡,又用測試儀測了測自己的資訊素狀況,發現大約是在外面跑了一圈,受了Alpha資訊素的影響,他的資訊素已經越發傾近於成熟期了,醫生給出的結果,他還有三四個月才到發情期,他覺得也許自己等不了那麼久。戀愛的情愫和Alpha資訊素都是會加快發情期的。

洺菱有些焦躁地皺了眉,坐在桌前將那個禮物盒子拿了出來,揭開盒子,裏面還有一個小盒子,小盒子裏是一枚黑白色為主調的胸針。胸針是他自己設計的,但是到底沒有辦法自己做出來,只好拿去讓專門的珠寶商訂做,胸針中間的那枚琥珀中被凝住的東西,正是一朵十分小的菱花。

洺菱將胸針拿在手裏看了好一陣,又放進了盒子裏去。

除了這個胸針,裏面還有一件襯衫,洺菱將襯衫也拿出來看了看,他有點後悔自己從沒有認真學過縫紉,以至於這襯衫也是去訂製的。

坐著發呆是沒有任何用處的,於解決問題毫無用處,洺菱最後只好讓自己從這個焦躁的呆滯狀態回過了神,去廚房裏給廚娘幫忙做飯去了。

洺家乃是貴族之家,不過因家中人少,只有兩個主人,而且兩個主人還都很少在家。洺烯大多數時間不是在前線就是在軍部,洺菱則是住校,故而家中也沒有什麼僕人,除了詹姆斯老管家,就只有這位Beta女廚娘大嬸碧斯嬸嬸,其他的則全是人工智慧機器人。

碧斯嬸嬸很喜歡洺菱,此時便開他玩笑道,「菱菱就要嫁人了呀,到時候可要嬸嬸跟著過去照顧你?」

洺菱看了她一眼,就微微低下了頭,戴上手套將餅乾從烤箱裏拿出來,道,「還有一陣呢。」

碧斯笑道,「還有一陣,最多不過兩三個月了吧。我想想,菱菱的丈夫會是什麼樣的,要是不是軍人,那就不錯,可以一直在家裏,能夠有更多時間和你在一起,不會像大少爺一樣,十天半月能夠回來一趟就不錯了。」

洺菱咬了咬牙,從廚房裏走了出去,「嬸嬸,你就不要拿我開心了。我哪裏知道會選到誰呢。」

碧斯以為他是在害羞,就說,「大少爺是將軍,讓他找關係去比對中心查一查,不就能早些知道是誰嗎?」

洺菱沒有回答她,他一點也不想知道對方是誰。本來洺菱心情還稍稍好點了,但是被碧斯這麼一說,他就又陷入了新一輪的痛苦裏,想到自己要和一個除洺烯外的Alpha在一起,而且還要被他擁抱,被他標記,他就覺得難以忍受,這份精神上的折磨一直持續著,到晚間,他甚至開始犯起了頭痛,而且還開始發燒。

雖然帝國醫療技術已經十分發達,但是Omega向來身體脆弱,因為一點小問題就生病,那也是常有的事情,而很多Alpha和Beta都能用的藥物,Omega還不能使用,因為Omega作為受孕體,比起一切都很強大的Alpha來說,似乎還要受到造物主的特別對待,很多藥物都會影響Omega的生育能力,只有很少專門給Omega使用的藥物,才會沒有影響。

帝國為了保證Omega的生育能力,很多藥對Omega都是禁藥,是不允許吃的。

洺菱頭疼他沒有說,但是發燒卻被臥室裏的探測儀發現了,給管家房裏報了警,詹姆斯管家來到他的臥室,要把他送到醫院去,「小少爺,您發燒了,咱們得去醫院看病。」

洺菱看了看床頭的顯示儀,只是三十七度八而已,便搖頭道,「詹姆斯,我不去醫院,你知道,這個溫度,去醫院醫生也不會給開藥。我只是低燒,你端杯水給我,我喝了睡一覺,明天早上就會好了。」

詹姆斯想了想,吩咐機器人去倒了水來,他自己則擰了毛巾為洺菱擦了臉。

洺菱長得很漂亮,本來Omega無論男女都會比較漂亮,而洺菱在Omega裏,也是屬於長相出眾的。不過洺菱從來沒有在意過自己的長相,一個Omega,無論長得好不好,不過都是個生育的機器罷了,長相又有什麼用處。

此時洺菱因為低燒而面頰泛著紅暈,更是在漂亮裏帶上了豔麗,十分吸引人,連老管家詹姆斯都說,「那個被選上配小少爺您的人,定然是十分走運的。」

洺菱沒有應詹姆斯這句話,只是疼痛的腦袋裏卻又為那個被選上配自己的人感到了悲哀。也許對方是在期待的,期待有個Omega能夠成為他的伴侶,但是自己這樣子,心中已經有了別人,根本就對不住他以後會有的情深意重。

洺菱喝了水,又遣走了詹姆斯,在低燒和頭痛裏,完全無法入睡,盯著天花板發呆,腦子裏卻是在胡思亂想。安安說他愛胡思亂想是一種病,不治不行,他苦笑了一下,心想他也希望自己不要胡思亂想,但是這卻是完全無法控制的事情。

作為一個Omega,他知道自己有責任和義務嫁給和自己配上的Alpha,並且為他生育孩子,這不僅是他身為帝國公民的義務,也是他身為一個生命體的義務,他有責任去延續後代。

但是身為一個有思想的人類,他卻又免不了自私,希望能夠和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雖然他知道哥哥對他完全沒有那方面的感情,但他依然幻想著他是自己的配偶。

 

洺菱低燒加頭痛,而且還一夜無眠,胡思亂想,第二天病自然好不了,反而更加嚴重了,燒到了三十八度。

發著燒,他還是坐在書房裏看書,安安給他打了電話來,看到他面頰緋紅,不由調侃道,「你不是還要過幾個月才到發情期嗎,怎麼現在就這樣一副春意盎然的樣子了。」

洺菱知道他就是一張臭嘴,道,「我在發燒。」

安安果真「啊」了一聲,歉意起來了,「在發燒呀,去醫院了嗎?」

Omega生病是沒有任何非處方藥的,小感冒也得去醫院,因為政府怕Omega自己用藥會影響生育能力。

洺菱道,「才三十八度,還沒有到去醫院的程度。你有什麼事嗎?」

安安看他生病了,便不再發揮毒舌的本事,正經起來道,「就是問問你知道自己的配偶是誰了嗎?」

洺菱道,「怎麼可能會知道,至少還有十幾天才會知道。你在學校最近怎麼樣?」

安安道,「還能怎麼樣,老樣子。我這幾天總覺得自己怪怪的,就去檢查中心做了檢查,最終結果還沒有出來,不過醫生說大約是我的成年時間快到了,最多一年。哎,我以前就不該笑話你,現在我也到這個時期了。」

安安比洺菱大了兩歲多,不過他一向腦子裏思維奇怪,在同時期的同學朋友都到了成年期時,就他毫無反應。

Omega的成年時間是根據個體不同的,最早的十三歲就成年開始第一次發情期,最晚的也有三十多歲才有第一次發情期的,雖如此,但大多數人還是在十七歲到二十歲之間。洺菱現在就是十九歲,屬於最正常的那一類。

洺菱以前說安安是大腦裏神經搭錯了,連發情期都給排了出去,沒想到他也到這個時期了。洺菱說道,「你不要太擔心了,反正總會有這個時期的,早來還早好。」

Omega要成年之前的幾個月時間,身體會發生很大的變化,特別是資訊素,會在這段時間很快成熟,這些變化會讓Omega在這段時間在精神上十分敏感沒有安全感,不僅精神脆弱,身體也會比正常狀態更脆弱一些,洺菱這陣子總是胡思亂想,與第一次發情期很快就會到來也有一定關係。

安安道,「我也知道早來早好,這樣可以早一點去選一位Alpha,以免好的都被選走了。不過呢,你總要允許我矜持一下嘛。」

洺菱心想我為你擔心那真是純粹閒得蛋疼,不由說道,「你晚一點去選,說不定下一年進入系統的Alpha,有更好的呢。」Alpha資料庫,是Alpha二十歲的時候,才會被放進去他們的資料。

安安道,「我才看不上那些新鮮的二十歲嫩Alpha,我喜歡年紀大些的,知道更多,而且明白怎麼在床上疼Omega,不然那些嫩得出水的Alpha,就是一身本能,和野獸有什麼區別。那種三四十歲的就最好了,我去打聽了一下,現在三四十歲還單身的最優秀的Alpha,就只有那麼十幾個了。」

洺菱心想以安安的心態,完全不用擔心他會得成年前期抑鬱症,比起那些一心只想有一個一生相伴的Alpha的Omega,他覺得安安的心裏很顯然是想多試幾個的。

洺菱道,「希望你能選中這十幾個人中的一個。」

安安道,「哎,我也是這麼希望的。我看你哥就不錯,他是中將,早就可以自己選一位Omega了,他怎麼還沒有成婚呢。」

洺菱被他這句話說得差點暴跳起來,好在是壓住了脾氣,只是淡淡道,「我也不知道原因。」

安安道,「照說你哥的基因也很好,也早該被選中配上的,怎麼一直也沒有結果。據我所知,學校裏好多學弟學妹,都想嫁給你哥。」

洺菱一句話都不想說了,好半天後才說道,「我發燒頭痛,安安,我掛電話了。你檢查具體結果出來了,再和我說一聲吧。」

和安安掛了電話,洺菱就深吸了好幾口氣,心想自己都要得成年前期抑鬱症了,真是煩。

其實他也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他哥哥一直沒有和一位Omega配上呢,畢竟他的資料進入系統也有十年時間了,十年時間,得有多少Omega的資料拿去和他比對過,怎麼也該有個比較合適的了。

洺菱越想這些頭越痛,最後只好不想了。

 

到第三天,洺菱的低燒依然沒有好,詹姆斯管家不管他的意願,強硬地把他帶到了醫院去,做了檢查。醫生說這是第一次發情期要到來時比較普遍的情況,沒有燒到三十九度,就不給開藥,只讓回家去養著,用涼水敷一敷額頭就好了。

詹姆斯管家只好又把洺菱給帶回家去了。

第四天,洺菱低燒依然沒有好,一直在三十八度左右,晚上他睡得不沉,而且他最近身體十分敏感,所以房間裏一出現洺烯的資訊素的味道,他就醒過來了。

洺烯走到他的床邊坐下,在微弱的光線裏看著他的面龐,又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洺菱聲音虛弱,「哥哥,你回來了?你的生日都過了才回來。昨天給你打電話,你的副官說無法為我接通。」

洺烯將房裏的光線稍稍調亮了一點,看到洺菱一向還略顯圓潤的面龐瘦了好些,眼下還有一點青色,顯然是病的。他說道,「是很重要的事,沒有辦法和外界聯繫。你病了,要好好休息。」

洺菱低歎了一聲,道,「我這也不算病,醫生說我這是第一次發情期前的正常現象,很多Omega這個時期都容易發低燒,熬過去就好了。給你的生日禮物在我的桌子上,你去拿著看看。」

洺烯微不可察地歎了口氣,低下頭想在弟弟額頭上親一口,身體都俯下去了,卻又頓住了沒親,他甚至飛快地起了身,真去拿了那個禮物盒子。洺菱感受到了他剛才的遲疑,他眼神暗了下來,抬手用手背搭上自己的額頭,心痛難忍。

洺烯拆了那禮物盒子,先是拿了那件絲質白襯衫出來,洺菱道,「你現在試試好嗎,我不知道是不是合適。」

但洺烯卻沒有答應,他將襯衫又放回了盒子,說道,「不必了,是合身的。」

洺菱咬了咬牙,沒有再勸。

洺烯又拿了裏面裝胸針的小盒子,將胸針拿起來看後,就說道,「很漂亮。」

洺菱道,「是我自己設計的,琥珀也是我自己做的,不過你穿軍服沒有辦法佩戴,但宴會上的禮服卻可以用……」說到這裏,他的聲音頓了一下,緊接著又強行讓自己用歡喜的聲音說道,「我的婚禮上,你就可以戴這一枚胸針。」

洺烯明顯怔了一下子,然後把胸針也放回了盒子裏去,回到洺菱身邊,為他整了整被子,說道,「你睡吧。我剛才進來,沒想到會把你吵醒。」

洺菱苦笑了一聲,「你身上Alpha資訊素這麼重,我怎麼可能不醒,我就要成年了,醫生說我的第一次發情期在三四個月後,現在是很敏感的,哥哥,你到底有沒有瞭解一下Omega的知識,你這個樣子,以後怎麼給我娶嫂子。」

洺烯被他說得有些愣住,好半天才道,「抱歉,菱菱。我先出去了。」

他飛快地走了,出門後,門就自動關上了。房間裏的光線也慢慢地暗下來。

洺菱在黑暗裏望著天花板,眼淚從眼角滑了出來。

 

 

 

 

第二章

洺菱因為一直低燒而面色憔悴,昨晚睡得太晚,以至於早上就醒得很晚,等醒過來,沒想到洺烯已經出門不在家了。他坐在餐桌邊用早餐,碧斯嬸嬸就說,「你狀況這般差,就在臥室裏用餐就好了,這般起床來多不好。」

洺菱沒什麼精神,聲音也很虛弱,「一直躺在床上也難受,還不如起來走一走還要好一些。」

洺菱吃著粥,一會兒詹姆斯管家前來道,「小少爺,瑪律頓家的埃斯少爺前來拜訪。」

洺菱看了他一眼,說道,「哥哥不是出門去了嗎?」意思是哥哥沒有在家,我是從來不見客的。

作為Omega,一向是受到保護的,說是保護,其實是一種禁錮,便是幾乎不允許見外客。

像是一般大貴族家的Omega孩子,也是會有很廣泛的社交的,雖然帝國說Omega的配偶都是通過比對尋找Alpha決定的,但是,這些世家貴族家裏的Omega,其實基本上沒有誰是真通過這種比對尋找配偶的,他們作為這些家庭裏十分珍貴的孩子,一般都用來聯姻。

因此他們從小不僅要學習Omega需要學習的那些課程,還要學會貴族之間的社交,以後嫁人了,他們便不僅僅是去為丈夫家族延續後代,還需要作為當家之人協助處理各種事情,畢竟在政治上,夫人政治也是十分重要的一環,特別是在Alpha本能上對Omega伴侶有十分強烈的保護欲和憐惜欲的情況下,枕邊風刮起來幾乎就是颶風級別的。

不過政治上的事情,洺菱可不怎麼清楚,他雖然姓洺,但是只是洺家的養子,又沒有養母帶著他進入貴族Omega圈子,加上洺烯似乎並不喜歡他太過接觸這個圈子,故而他的成長,和一般平民Omega沒有太大的區別。

他甚至不知道並不是所有的Omega都會通過比對系統選擇伴侶的。

洺菱那般說了之後,詹姆斯管家就道,「埃斯少爺說是前來拜訪您。」

洺菱就更覺詫異了,他不認識這個埃斯少爺,但是他知道瑪律頓家乃是帝國十分有名的政治世家,還有著侯爵爵位,只要看新聞,總能看到某瑪律頓先生如何如何。洺菱實在不知道這個瑪律頓先生拜訪自己做什麼?

洺菱問道,「他是Alpha還是Beta,Omega?」

詹姆斯管家道,「是Alpha,少爺。」

洺菱蹙眉道,「我現在就要成年了,就這樣去見一位Alpha?」

洺菱從學校回家,就是因為要成年了,這幾個月,他都需要待在家裏,等待自己的伴侶被選出來,然後很快和他成婚,在第一次發情期到來時,他的丈夫能夠陪伴在他身邊度過,並且將他標記,從此,他就是真正地成年了。

在這段時間,他自然是不能見Alpha的,所以他才那般反問。

詹姆斯管家道,「我也這般拒絕了埃斯少爺,但是他強硬要求要見您。」

洺菱知道詹姆斯是個穩重的人,一定是他也沒有辦法拒絕,所以才只得前來請示,洺菱道,「那在大客廳裏見吧。」

詹姆斯管家應了一聲,就先出去了。

洺菱實在沒有什麼胃口,就放下碗不吃了,擦了嘴後又漱了口,這才拖著因為發燒而難受的身體往大客廳去。

剛進大客廳,他馬上就覺得更加難受了,這種難受不是發燒那樣的頭疼胸悶,而是被陌生的強大的Alpha氣息刺激得精神緊張,身體有些發軟。

他除了喜歡洺烯身上的氣息,別的Alpha的資訊素,都讓他覺得排斥。

洺菱剛出現在門口,坐在房間裏沙發上的男人就朝他看了過來,然後甚至不由自主站起了身來。

洺菱看了他一眼,發現對方是瑪律頓家族典型的金髮碧眼的長相,這種相貌經常出現在新聞上,他身為主人禮貌地微笑著點了一下頭,走到了距離他挺遠的一個沙發邊去了,對他說道,「瑪律頓先生,您好!請坐吧。」說完,洺菱自己就坐下了。

埃斯‧瑪律頓年歲並不大,該是三十歲不到的,碧藍的眼睛深邃,他對著洺菱也點了一下頭,說道,「您好。冒昧前來打擾,十分抱歉。」

他雖然說著客氣話,但是那直直盯著洺菱的目光,卻一點也不客氣,那視線,簡直像是要把洺菱看穿一般。

因是在家中,洺菱又在病中,自然沒有穿得太正式,只是穿了一件寬大的T恤,下面穿著黑色長褲,還趿拉著拖鞋,於隨意裏帶著些嬌弱。他在Omega裏面長得並不算矮小,不過和Alpha比起來,就總會被認為嬌小。

埃斯那分明帶著佔有欲和侵略性的目光與氣息讓洺菱從本能上感覺到十分不自在和難受,但是他也沒有辦法讓埃斯不盯著自己。他只得趕緊說道,「我哥哥沒有在家,不知道瑪律頓先生前來所為何事?我是一個Omega,如今又處在要成年的時期,實在不好招待您。」

埃斯說道,「我得知你病了,就前來探望,不知你現在狀況可有好些?」

洺菱愣了一下,對於對方知道自己的情形心底並不高興,而且對方這話顯然也很有深意,洺菱心中已經有了一個猜測,這個猜測讓他幾乎全身的寒毛都要倒豎。

雖然洺菱此時滿身心戒備,臉上卻帶上了柔和的笑容,道,「多謝先生關心,我並無什麼大礙。若是先生是為此而來,我想,我作為一個Omega,實在沒法再招待您。」

他說完就要起身離開,埃斯這時候卻起身了。身為Alpha,他於身體上帶著完全的優勢,身高腿長,幾大步就走到了洺菱的跟前來,伸手就放到了他的肩膀上,將他帶著又坐回了沙發上去。

這是第一次被除洺烯以外的Alpha碰到,洺菱那一瞬間幾乎腦子發麻,想要一把把他打開。

但是這時候埃斯卻直接說道,「不要緊張,以後我們會是夫妻,你對我放鬆一些就好了。」

洺菱因他這句話在那一瞬間大腦一片空白,他瞪大了眼,雖然他方才已經有了這個猜測,但是此時聽他這般說,他依然不能接受。

埃斯眼神溫柔下來,洺菱黑髮黑眸,長相秀氣,在埃斯的眼裏,簡直像個人偶娃娃一般可愛。而且洺菱馬上就要成年,Omega資訊素已經要完全成熟,從他身上散發出的資訊素甜美濃郁,讓埃斯幾乎要心醉神迷。

和洺菱的結合,自然不是系統比對的結果,而是瑪律頓家想要和洺家結親,本來配給埃斯的Omega是洺家宗家的一位馬上就成年的Omega,沒想到對方卻出了些事情,不能配給他了,所以洺菱替上了這個位置。

洺菱自然不知道這些,他還以為是系統比對結果出來了,這位瑪律頓家的少爺先看到了結果,所以就找來先看看他了。

洺菱整個人僵住,埃斯伸手握住他的手,拿到唇邊親了一下。這一下子讓洺菱全身一抖,然後他飛快地抽出了手,又往後退了退,他又看了埃斯一眼,就趕緊起了身,道,「抱歉。」人就從大客廳裏跑出去了。

埃斯看著他的背影,笑了笑,以為他是害羞了,因為洺菱的雙頰一直都是緋紅的。

 

洺家宗家主宅。

洺烯坐在洺家當家,也是五星上將洺徽彧的書房裏,他身姿坐得十分端正直挺,對洺徽彧帶著萬分恭敬,眼神卻很深沉,裏面絕對沒有任何柔順的意思。

洺烯道,「伯伯,我並不贊同將洺菱嫁到瑪律頓家去。」

洺徽彧坐在書桌後面,他神色溫和,他一向是溫和的,不過作為這個帝國的最有權勢的幾個人之一,即使皇帝陛下,都要看他的臉色。

他說道,「我聽聞你有意申請娶洺菱為妻,是因為這個原因?」

洺烯道,「伯伯,這只是理由之一。」

洺徽彧道,「但我覺得這卻是最主要的理由。洺菱雖然只是你父親的養子,但是從法律上講,他是你的弟弟,你們成婚,對洺家的聲譽會有影響。再者,洺菱的身世,你是知道的,還要娶他?」

洺烯道,「伯伯,很抱歉,我和他成婚後,會自願到邊星去戍邊,會將我們成婚的不利影響降到最低的。而他的身世,他從一個小嬰兒在我家長大,怎麼能夠將那些事情強加到他的身上。」

洺徽彧道,「洺烯,你這樣,讓我很失望。同瑪律頓家裏的婚約已經定下了,這時候已經沒有了轉圜餘地,你前來懇求我也是沒有用處的。你作為帝國軍人,且是中將,作為楷模,如何能夠意氣用事。我是十分看重你的,這一點,你自己明白,不要因為洺菱,辜負家族辜負帝國。」

洺烯道,「伯伯,洺菱他什麼都不懂,即使嫁到瑪律頓家去,也起不到什麼作用。」

洺徽彧擺擺手道,「我看了他的資料,他是個聰明孩子,不會有錯的。倒是你,因為疼愛弟弟就要娶他,你以為便是對他好嗎?他若是一向將你看成敬重的大哥,之後知道你一直在打他的主意,你以為他會高興?一直作為他敬重仰慕的對象,這才是對他好的做法。」

洺烯還要再說什麼,但洺徽彧已經不聽他講,讓他離開了。

 

洺烯回到家,就得知埃斯‧瑪律頓來過了,他不由臉就沉得更厲害,不過當他走到洺菱的書房時,他的神色已經變得柔和很多。

洺菱坐在書房裏上網,洺烯進屋,他就感受到他的存在了,轉頭看他,「哥哥,你回來了。」

在埃斯來到洺家之前,洺菱雖然知道自己將會和一個陌生Alpha結合成夫妻,但這個陌生Alpha畢竟只是一個模糊的影像,並不對應任何人,於是他還能夠在心裏安慰自己,並且強求自己去接受這個現實──他是帝國的公民,他有義務和責任去做到。

但看到埃斯,並且得知他就是自己以後的丈夫後,洺菱才發現自己完全無法接受這個現實。想到埃斯碰觸他,而且還要標記他,他就全身發麻,痛苦得覺得生不如死。

他的人生,從此就是一條從頭能夠看到尾的道路,他要和埃斯結婚,然後和他生孩子,為他養孩子,孩子們長大的時候,他也就要離開這個世界死去了。

這條路,對於他,毫無吸引力,想著便是一種痛苦,而他,還要這樣去走下去。

為了義務責任和信念去活。

洺菱將手緊緊捏成拳頭,只覺得眼前一片黑暗。

洺烯坐在洺菱的對面,兩人作為Alpha和Omega,資訊素自然地互相吸引著,洺烯不敢坐得距離洺菱太近,但即使是這樣,洺菱身上的Omega資訊素的甜美味道,依然讓他身體裏不斷迴圈著甘美的佔有他的欲念。洺烯作為軍人,又是意志力絕強之輩,身體的本能能夠完全被他抑制住,但是只是看著洺菱,就像洺菱伸出了他那柔軟的手,在輕輕撓動他的心臟,讓他因為他而整顆心柔軟下來。

洺菱作為Omega,可沒有受過抵抗Alpha資訊素的訓練,所以和洺烯在一起,他就會覺得全身軟軟的,像是在被人撫摸一般。這種酥軟的感覺,既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折磨,不過無論是什麼,只要能夠和洺烯在一起,他就甘之如飴。

洺菱強硬地讓自己冷靜鎮定下來,說,「哥哥,之前瑪律頓家的埃斯‧瑪律頓先生前來拜訪了我。」

洺烯點了一下頭,道,「你對他感覺如何?」

洺菱蹙了一下眉,「怎麼你一來就問這種問題,你不是該問他來是為了什麼事嗎?」

洺烯道,「我知道他來是因為什麼事。」

洺菱瞬間就被冰冷的失望包圍了,他用手攏了攏身上的外套,目光又放到了一邊的立體投影上去,沉默了好一會兒,他才說道,「你什麼時候知道我配對的對象是他的?」

洺烯目光靜靜地看著洺菱,「大前天。」

洺菱咬了咬牙,盯住洺烯,「那你回來怎麼沒有告訴我一聲,以至於瑪律頓先生來的時候,我完全不知道,很失禮。」

洺烯默了一會兒才說,「菱菱,是我不對,抱歉。」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聲音已經比平常更加低沉,沉到有點發啞。

洺菱皺著眉,道,「不要道歉了,其實這也不算什麼事。」

洺烯說,「你看到了他,對他感覺如何,還喜歡嗎?」

洺菱將臉轉開了,不看洺烯,「這又不是我能做主的事情。你問我有什麼用。」

洺烯苦笑了一下,他一向嚴肅,這般苦笑的神色可是十分難見的,「你是不是喜歡他,難道還不是你能做主的事?菱菱,你這是害羞了?」

洺菱不高興地又看向他,「我才沒有害羞。」

洺烯看他一直皺著眉,就起身坐到了他的身邊,伸手輕輕覆上了他的額頭,感受到洺菱的身體瞬間一僵,他也沒有把手拿開,而是說道,「如果你喜歡他,我也會為你高興,如果你不喜歡他,哥哥總要想辦法達成你的心願。」

洺烯就坐在洺菱的身邊,洺菱近距離地感受著他身上Alpha的氣息,強大溫暖,他讓自己慢慢地放鬆了下來,讓這個氣息將自己包圍,然後順從地伸手抱住了洺烯,將臉埋進他的懷裏。

洺烯有一瞬間的僵硬,然後就伸手摟住了他。

這樣讓洺菱很幸福,只要能夠和洺烯在一起,他覺得自己的人生無論遇到什麼,他都能夠承受。他愛他,並不是遵從帝國的意志,而是遵從神靈和自己靈魂的指引,他想和他在一起,為他生兒育女,和他共度一生。

洺菱低聲道,「雖然哥哥你是將軍,但是你能夠公器私用嗎,我是通過比對和埃斯先生配在一起的,而且埃斯先生已經知道了這件事。瑪律頓家在議會很有權力,雖然不像洺家在軍隊中的力量和影響力大,但是,若是公然拒絕和瑪律頓家族的婚事,便不僅是違反法律,還要得罪瑪律頓家了。哥哥,我不想你難做。再說,我不嫁給埃斯‧瑪律頓,我還是得嫁給某個人,嫁給誰,對我不是一樣的嗎?」

洺烯本來在輕輕撫摸洺菱的背脊,此時動作卻停了下來,他低頭靜靜看著弟弟柔軟的黑髮,說道,「你不是通過比對要和埃斯‧瑪律頓成婚的,現在系統裏還沒有結果。只是兩家一部分人知道你們兩人的婚事。將你配給埃斯‧瑪律頓,乃是兩個家族的決定,並不是比對系統的結果。帝國上層的聯姻,本就是在比對系統之外的,此事雖然明面上從沒有人說過,但是卻是事實。」

洺菱因他這話而整個人僵住了,無論怎麼說,他只有十九歲,從小接受Omega學校的教育,讓他們相信他們的婚姻是神聖的為了繁育出最優秀的後代,故而通過比對系統為他們選擇最能和他們相配的Alpha。但現在,洺烯卻說,其實那個系統只是用來包含一般民眾而已,掌握著權力的帝國上層家族根本不在其限制之中,他似乎也瞬間明白了為什麼他哥哥到三十歲了,還沒有被選中。

洺菱有些受打擊,不僅僅是他之前一直想要去堅信並且服從奉獻的東西,其實也不過是人為的操控,還有他的人生,原來也不過是被操控在某些人手裏。

好在洺菱一向理智,無論內心世界如何,他表面上都能夠做到鎮定,他抬起了頭來,看著洺烯說道,「哥哥,你也參與了嗎,就是把我定給埃斯‧瑪律頓的事情。」

洺菱的黑眸就像是一潭黑幽幽的深水,表面上平靜,但洺烯知道其內部一定並不平靜,他知道洺菱正在難過。

洺烯低頭在他的額頭上親吻了一下,說道,「沒有。我是大前天才知道此事。本來要和瑪律頓家聯姻的是伯伯的小兒子洺初,但是他騙過了人,架著機甲跑了,他只有一架機甲,在宇宙中,又能走多遠,現下怕是早就機毀人亡了。而且瑪律頓家知道洺初性子叛逆,並不能成為一個好媳婦,故而也很樂意用你來替代他。現在洺家,只有你正好處在即將成年的時期,除此,就再也沒有合適的Omega了。倒是還有幾個Beta可以,但瑪律頓家並不願意要Beta成為自家的媳婦。因為這些,伯伯就擅做主張,將你配給了埃斯‧瑪律頓。」

洺菱強忍著心中的悲憤,說道,「我知道我不該質疑伯伯的決定,但是,為什麼那個洺初跑了,就要讓我去替代上?」

洺菱雖然一向表現溫和,看著是個十分溫柔綿軟的性子,其實他骨子裏卻十分驕傲。別說他的婚姻其實是被人為操縱這件事他無法接受,讓他做另一個人的替代品這種事,他更是無法接受。

洺烯說道,「所以你要是不願意這門婚事,即使和伯伯鬧開,我也會為你爭取的。」

洺烯只是洺家旁支的後代,雖然稱洺徽彧一聲「伯伯」,但其實是隔了很多代的了。

洺烯父親早年就戰死了,洺烯從此沒有了倚仗,而他三十歲就能有如今的功績地位,自然不僅是他的努力和優秀的結果,更有一個原因是他是洺家人。

洺徽彧對他的提拔幫助不可謂不多,洺烯一向也十分尊敬愛戴他,甚至有時候把他當成自己的親生父親一般,只是在洺菱的這件事上,洺烯並不願意妥協。他甚至可以自己不娶洺菱,但是他希望洺菱能夠一生幸福,而不是去做政治聯姻,以後生活在政治和權力的漩渦裏。

洺烯一直不讓洺菱去貴族圈子裏社交打轉,便也是因此。所以洺菱基本上不認識多少上層貴族人士,也不知道帝國上層的很多規則。

其實洺烯也見過洺初好多次,洺初是洺徽彧的小兒子,因為生下來就美貌非常,又是小兒子,自然受到洺徽彧的特別喜愛。作為帝國五星上將,洺徽彧位高權重,工作也十分繁忙,但他有時候甚至願意將小兒子頂在頭頂,或者把他抱在懷裏處理公務或者接見官員,由此可見,他對這個小兒子寵到了什麼地步。

也許就是因為寵得太過了,洺初漸漸長大,便變得十分叛逆。洺烯早年就聽聞他作為Omega劍術超群,而且還會駕駛A級機甲,甚至因此出過大事,他偷偷進入帝國軍校,替代他的兄長,在機甲大賽裏打進了決賽去,最後還是他那被迷暈又被關在家中的兄長去將他帶走事情才作罷。這件事知道的人自然不多,但洺烯作為帝國軍校副校長卻是知道的。

由此也可以知道這個洺初膽子到底大到了什麼地步了,瑪律頓家族得知他逃婚跑了,不僅沒有因此生氣,反而很樂意將聯姻對象換成洺菱,完全是可以想見的。

事情緣由如此,洺徽彧沒了最疼愛的小兒子,而且大約還在心裏深深後悔自己一步步將小兒子養成這般叛逆的性格,或者是當初不該逼迫他嫁人而讓他偷盜機甲又被逼得衝入宇宙,不知生死,故而洺徽彧現在絕對沒有心情來體諒洺烯的渴求和另一個受害者洺菱的痛苦。

洺菱知道自己兄長一向說到做到,自己要是不願意嫁給埃斯‧瑪律頓,他一定會想辦法讓這樁婚事取消。只是,他也知道,這樣洺烯一定會受到洺徽彧的厭棄,還有與瑪律頓家產生罅隙。

洺菱遲疑著,雖然醫生給出的報告他還有三四個月的時間才會到第一次發情期,但是洺菱自己卻明白,怕是等不了那麼長時間。Omega的第一次發情期是十分重要且危險的,必須有Alpha對他標記不可,不然幾乎是完全不能熬過去。當然,其實他知道有一種Omega資訊素抑制劑,能夠將Omega的發情期抑制住,而且讓Omega的資訊素變得無限類似於Beta。但是,自然也是有後遺症的,Omega的生育能力是受到神的恩賜的,用了這種抑制劑,以後幾乎就會喪失生育的能力,即使沒有喪失的,生出的孩子很大概率就只能是Beta了。使用抑制劑後,還保持著Omega生育Alpha和Omega的能力的,大約只能是受到了神的護佑,可見概率有多低。帝國對這種抑制劑是嚴禁使用的,出售和使用抑制劑的人,都將受到嚴厲的懲罰。

如此種種,洺菱便無論如何要在第一次發情期前被定下丈夫。

這麼短的時間,不和定好的埃斯‧瑪律頓結合,他還能和誰結合?洺烯也無非是讓比對系統為他找一位在他發情期到來前能夠趕回帝都的Alpha而已。

與其如此,還不如為了哥哥的前途而和瑪律頓家聯姻。

洺菱對洺烯說道,「反正嫁給誰不是嫁,我不希望哥哥你為我的事情而受到影響。哥哥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如果嫁給埃斯‧瑪律頓能夠對你有所幫助,我是很樂意嫁給他的。哥哥,我不希望你因為我和洺徽彧將軍鬧出矛盾來。」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