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萱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作者:萱萱
血型:B
星座:射手
興趣:瘋狂迷戀真人同人文……
擅長的事:睡覺,吃
夢想:得到天下掉下來的禮物^^

 
         萱萱 的所有作品: 
   


 


                        一幽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作者:萱萱
血型:B
星座:射手
興趣:瘋狂迷戀真人同人文……
擅長的事:睡覺,吃
夢想:得到天下掉下來的禮物^^

 
         一幽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耽美書系 >> 迴夢系列 >> 總裁的明星愛人

點閱次數: 8355
   總裁的明星愛人
編號 :200
作者 萱萱
繪者 一幽
出版日 :20140925
 
件數:1件 
折扣方式:有折扣類商品
    ●  折扣類書籍3本~9本9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10本~19本8折優惠,均免運費 
    ●  折扣類書籍20本以上75折優惠,均免運費 
有著乾淨而純粹的眼神,
吹彈可破的肌膚,
揚起笑容的嘴角令人耳目一新,
這是鄭文斌第一次看見羅琰相片的看法。
對羅琰充滿興趣的他,在看見羅琰那纖瘦的背影認真練習的情景後,
心不由得掀起漣漪。
但沒想到羅琰為了工作,居然被人下藥,身陷情慾之中!
這位總裁心裡糾結啊!該不該當大野狼把小傢伙給……呢?

鄭文斌對羅琰的關注引來某些人的不滿,某股力量正在蠢蠢欲動。
當羅琰因劇組事故摔下樓時,鄭文斌整顆心彷彿被掏空了,
這時鄭文斌這個天之驕子才知道,自己徹底的淪陷了……
他知道,只要拔除隱藏在黑暗中的爪牙,他的小傢伙就安全了,
此時,該是真男人出動的時候了!

「老婆,你是我的了,現在咬著我的地方,只能是我的……」
「靠!別再做了,你讓爺明天怎麼出門啊!」

網路優惠價:19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午後的日光,透過一排排落地窗照射到訓練室中,這裏是藝人的搖籃,更是造星的工廠,所有的年輕人,都夢想走到這裏,經過包裝,成為萬千矚目的明星。而如今很多在舞台上活躍的明星,也都是從這裏走出去的。鄭氏集團的旗下,有著各式各樣的子公司,而讓鄭文斌付出最多的,還是這個娛樂公司。

這是他在畢業之後,憑藉著自己的能力,一手建立起來的,在這裏包裝出去的明星,一個個都是精英一樣的人物,都是舞台上的大明星。

很多的少男少女,經歷嚴厲的考核,流乾了淚,吃盡了苦,才進入到了這個培訓的訓練組裏面。

而在總裁辦公室裏靠著窗戶的位置放著一張軟榻,在軟榻上,橫臥著一個栗色短髮的男人,白皙的臉龐上,有著一雙大而有神的眼睛,修長的手指翻看手裏的資料的時候,不時地流覽默讀著紙上的文字,尋找可以用的新社員,有的時候,他的臉上還會露出兩個大大的酒窩。一身製作精良的休閒衣衫,把他的好身材給勾勒了出來。一米八三的身高,倒三角的身材,讓人不禁想起T台上的模特,而他周身的氣質卻又不敢讓人往前再走一步,因為就算是站在T台上的模特,也沒有他這樣的氣質。

淺駝色的羊絨衣,白色的牛仔褲,再加上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讓他像是從宮裏出來玩樂的皇子一樣,但當他有神的大眼睛看到了窗外的時候,卻沉默了……

他是鄭氏集團的總裁,如果不是有了當年父母因雪崩離世的話,他可能也會成為娛樂圈裏的一員,但是如今,他只能通過培養更多想做明星的可造之材來完成自己再也不能親自完成夢想了。

他的夢想,就承載在他們的身上。

當文斌手指翻到了眼前的一個藝員的資料的時候,便被一張小小的照片吸引住了,照片中的男孩子,有著乾淨而純粹的眼神,這個是他經過了這麼年的洗禮之後,再無法從公司的薪金人員的身上發現的了。

「羅琰……」從文斌的嘴巴裏面,說出了這兩個字,此時,他只是被羅琰的眼神吸引,看著照片中羅琰吹彈可破的肌膚,噙著笑的嘴角,文斌覺得,這個男孩,應該可以成為舞台上的新星。而更讓他驚訝的是,這個叫羅琰的學員,竟然在短短的三個月之內,從低級班躍升到高級班。

這樣的事情可是從來都沒有發生過的,文斌很好奇,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竟然有這樣大的本事,他已經迫不及待去看看這個叫羅琰的大男孩。

文斌站起身,修長的身影倒映在陽光下,慵懶地伸了一個懶腰,然後像神祇阿波羅一樣走出了門口。

「總裁,您這是要去?」鄭文斌的特助陶煜,看著他居然在沒有安排會議的時候,走出了辦公室,還是在工作時間,這個更是讓他意外了。

「走,去訓練室看看,那幾個你們準備安排出道的人,應該也是在那裏統一訓練的吧?」文斌的手裏,還拿著幾張資料,陶煜看到了放在第一頁的就是那個叫羅琰的。

只是他們都沒有想到,這次簡單的見面,卻讓兩個人糾纏了一生……

 

在訓練室裏,所有訓練的練習生都在休息,但是,只有一個身影,還在對著鏡子在練習著,纖長的身影,讓他的動作看著是那樣地協調,就算是動作有些生澀,但是,也比一般人熟練,而那跳躍也更有美感。

「羅琰,你還不休息一下,一會兒還有更強的訓練呢。」給羅琰安排的經紀人直接說道。

羅琰是很優秀,在最短的時間內,能夠走到這個位置,還能夠和高級班的成員一樣有單獨的經紀人,他已經是所有人員裏面最優秀的了。

「是,我知道了。」羅琰並沒有太在意這個人說的話,他也算是出道了,他在這次的家族夏季巡演的時候和前輩一起唱歌,在外面也擁有了自己的FANS,這些都是他一步一個腳印走來的驗證。

「嗯,晚上你訓練完了,要陪我出席一次飯局。」經紀人安排了這次飯局,也是因為羅琰只是剛剛出道的新藝人,要想趕上那些出道了幾年的藝人,就必須要去走關係。

而站在門外的文斌聽到了這些,眉頭不禁皺了起來,他的公司裏的藝人,什麼時候,要用去陪人吃飯來搞定了?

「陶煜,你去查查,這個經紀人說的是誰?」文斌在看到了羅琰的第一眼,就想去保護這個看著很乾淨的男孩子,想讓他的美好只能是自己看到,不過,他心裏也明白,這些都只是他自己的想法而已。

「是,總裁。」陶煜離開了,但是,文斌還是盯著那個纖瘦的身影,他一直看著羅琰的汗水浸透了衣服,但是,對著鏡子的練習卻一點都沒有停止。這也就是鄭氏旗下的明星,不管在什麼場合都能鎮得住場子的原因了,在他們出道前,甚至是出道後,都是經過這些訓練,才能站在所有FANS的面前。

「總裁,我回來了,是ANDY,這次的試鏡有羅琰,但是他是新出道的藝人,在咱們夏季的家族演唱會之後,那個製片人已經找了羅琰的經紀人好幾次了,他確實沒有答應。不過,這次不知道這個經紀人是怎麼回事,居然答應了。」陶煜說到這裏便開始出冷汗了。在鄭氏集團的娛樂公司,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旗下的藝人,是憑藉著真正的本事來獲得所有的機會的,絕對不能有任何私下的小動作。出席酒會、飯局等,更是不可能了,這些在經紀人簽訂的協定中都說得明明白白地,難道這個宋英明不想混了嗎?

「宋英明在做什麼,難道,他沒有接受過培訓嗎?」文斌怒了,但是這些事情,卻不是他能干預的,畢竟,羅琰剛才已經點頭了,看來,他要另想辦法才成了。

「總裁,他們定的飯店,正好是您晚上準備宴請合作人的酒店,咱們能夠救他的。」陶煜跟在文斌的身邊這麼多年了,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文斌動怒。往常,要是知道了有藝人答應了經紀人這樣做的話,他會連藝人都解約了的,如今,竟然全都變了。

「好吧,你去安排吧。我要確保羅琰不會有任何的麻煩。」文斌的話讓陶煜十分詫異,可是他還是照做了。

 

晚上來到的時候,羅琰坐在裝修得十分豪華的包間裏面,當他看著經紀人在不停地討好著製片人,心裏卻是覺得很彆扭。他不想陪這個人吃飯,因為之前,這個製片人已經用各種理由摸了他好幾次了,他剛想抗議,就被自己的經紀人的眼神給鎮壓了,經紀人的這個行為讓羅琰十分惱火,他還真的不知道,原來,他們這些藝人,在經紀人的眼裏,會如此的沒有人格和尊嚴的。

「羅琰,你要是想演這個角色,就多少應該懂點事情。」宋英明看著羅琰快爆發的眼神,便直接壓低了聲音和羅琰說著。他已經違反公司的規定了,不過,只要能夠讓羅琰接受這個角色,他就能賺到更多的年終獎,就算是讓羅琰付出不小的代價,但是這些都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

「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做?」羅琰雖然為人單純,有的時候還會犯一點小迷糊,但是,這些事情,他還是非常的敏感的。在他進入公司之前,他還特意去問過,這裏不會有那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所以今天當經紀人再次對他說的時候,他也是覺得沒有什麼問題的。不過,此刻他終於是明白了,這次他是掉進了陷阱裏來。

「我怎麼做了,你都到這裏了,還想著袖手旁觀嗎?你也不想想,你有什麼優勢,這次能有一個電視劇演,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是為了你好,難道你不想做明星嗎?」宋英明不覺得自己的做法有什麼缺德的,別的公司不都是這樣,而且,很多公司還會給經紀人提成,他來到鄭氏,卻是一點這樣的機會都沒有,這讓他如何不惱火,做經紀人,還不就是為了賺錢的?

 

此時,門外的文斌還在看著,他看著羅琰的臉色已經有些異常了,他發現,他還是把宋英明他們想簡單了,而旁邊的ANDY卻已經開始對羅琰動手動腳了,他在這個圈子裏面,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和藝人們的緋聞更是多得要命,最關鍵的是,這個人是男女通吃的。

「陶煜,明天,我不想再在公司看到這個宋英明了。」文斌直接推門進入,他不能再看到羅琰受罪了,看著羅琰左躲右閃,而且臉上的紅暈更加多了,他就知道,這個是被下藥的結果,他是經歷過這些的,畢竟,在商界什麼事情沒有發生過,但是,當他看到了羅琰快要哭了的眼神,便心疼得要命,還在深深的痛恨自己為什麼不早點過來,否則,羅琰也不會受這樣的罪了。

宋英明看到了推門而入的文斌的時候嚇得腿都軟了,誰去通風報信了,居然是讓總裁過來了,這不是讓他的事情全都被發現了嗎?

「總裁……」宋英明的聲音裏面都是顫音,他可不敢和總裁叫板,他還是一直想著,自己到底什麼地方出錯了,讓總裁這麼盯著呢?他看了看羅琰,心想難道總裁一直都安排人在暗處保護著每個藝人嗎?

「鄭總,您這是?」ANDY心裏也在打鼓,他也不敢招惹鄭文斌,在這個圈子裏,誰不知道鄭文斌是最不容忍這樣的事情的,他就算是家裏有再多的錢,但是鄭氏和抗衡還差得遠呢。

「沒事嗎?宋英明,公司裏面,有沒有培訓過你,教過你規矩?」文斌走過去,把羅琰給拽到了身邊,讓他乖巧的坐在自己的身邊,但是,羅琰被下了藥,現在已經開始出現了一些症狀,這讓文斌十分的擔心。

「是……總裁,是我錯了。」宋英明看著文斌的樣子,他更是害怕了。別的不說,文斌要是真的和他較真的話,那他就別想好過了,其實他在鄭氏拿錢還是很多的,所以不想因為這個,讓自己失去在鄭氏的工作。

「你錯了?要是我沒有來呢?你是不是就已經把你管的藝人送到製片人的身邊了?」文斌看著羅琰正在用他白嫩嫩的小爪子抓著他的手,那種熱呼呼的感覺讓他無奈地歎息了一下。

「不……總裁,您真的是誤會了,我肯定不敢的。」宋英明明白,文斌應該已經是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了,否則,他不會這樣說的。

「哼,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鄭文斌看著宋英明還在狡辯,怒氣直接就升上來了,他都已經親眼看到了,這個人竟然還想反駁。

「總裁,您再給我次機會,這次,真的是意外,羅琰只是剛剛出道的新人,這次又是想演角色,肯定是要比別人多付出點代價的。」宋英明也是個冥頑不靈的,明知道文斌已經厭煩了,還不斷地做無謂的解釋。

文斌直接揮了揮手,讓人把他帶出去了,他不想讓這些人破壞掉他和羅琰之間的氣氛。

「總裁……」羅琰是文斌親手選出來的人,他還記得文斌的聲音,現在,他已經開始思想有些渙散了,他想讓文斌來救他,不過,他的想法是美好的,現實還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好了,等等我帶你回去。」文斌在看到羅琰被別人摸的時候,心中便是狂怒。

為了讓自己找到一個宣洩的發洩口,他便把氣都出在了宋英明的身上,這樣的事情,怎麼可能能讓他放心呢。

「好……」羅琰乖巧的被文斌抱著,感覺到了羅琰身上越來越燙的體溫,文斌明白,用不了多長時間,羅琰就會做一些讓他大腦根本控制不住的事情,這樣,羅琰就真的毀了。

「陶煜,你來處理這件事情,該怎麼處理,就不用我說了吧?」文斌狠狠的瞪著呆站在一旁的兩個人,很好,居然能夠讓他動怒,真的是好大的膽子。

「是,總裁。」陶煜看著文斌打橫抱起了羅琰,轉身就走的身影,他發現總裁變了,最少,他有了自己在乎的人,這樣讓他們這些在身邊做事的,不會和他一樣都變成工作狂了。

 

文斌抱著羅琰,這時候他才發現,羅琰真的很輕,和女生沒有什麼差別,但是因為藥物的關係,他的小臉紅紅的,粉嫩嫩的小嘴巴嘟著。羅琰對他的依賴,讓他更是開心了。他從平常觀察羅琰的舉動發現,羅琰是一個很難去相信別人的人。

「小傢伙,你這次受到教訓了吧?讓你再什麼都不考慮,直接就答應,你的小腦袋怎麼就不多動動?」文斌對於羅琰這次的事情,還是非常頭疼的,每次想到要是他沒有發現宋英明的事情,是不是羅琰現在,就會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呢?

「唔……好熱……」羅琰扭動著身子,他想把衣服給脫下來,真的好熱,此時他半睜開的眼睛裏面,卻是一片的春光……

「好了,咱們馬上就到了,好嗎?」文斌看著羅琰這樣,他明白是藥性發作了,為了不讓他在外面出醜,他只能把羅琰帶到他在飯店的包房裏面,最少,他不會便宜了別人。尤其是在他明白了自己對羅琰的心思之後,他就更不想便宜別人了。

「這次是你自找的,你要是清醒點,或許,就會發現,我是隻狼了。」文斌無奈地一笑,羅琰還真的是把自己當成了君子一樣的信任,不過,也正因為這樣,所以他才無法讓自己放手。

到了包間,文斌只是先把羅琰給放到了浴室裏面,直接用冷水沖著,讓他先冷靜一點,他害怕羅琰會後悔,還是放過他吧。文斌看著羅琰還是不舒服地在扭動,他心裏就更害怕了。不會是這藥性還有別的作用吧?看著羅琰不住地掙扎,文斌擔憂的眼神更濃重了,他在心裏盤算著,是不是要請他的家庭醫生過來,好好給他看看才好呢?

「要不然,還是讓醫生過來看看吧?琰……」文斌在確定了自己的心意之後,就已經把羅琰的稱呼給變了,他不想讓羅琰害怕自己,他說話的聲音都變得柔和了很多。

「討厭……好熱。」羅琰根本就不在乎他在說什麼,直接就把他濕掉的衣服給脫了下來,但是,這樣的場景讓文斌看得眼睛像要往外冒火似的,卻什麼都說不出來,最後他還是妥協了,什麼君子的想法,什麼紳士的行為,這些都被文斌給拋到了腦後,他只想讓羅琰好受點。

「羅琰,你想我救你嗎?」文斌決定之後,他低著腦袋誘惑著羅琰,讓羅琰親口說出不後悔的話,這樣就算在第二天早上他起床之後,文斌也有得說了。

「嗯?我熱……」羅琰貼著文斌的皮膚,這樣會讓他覺得很涼快,但是文斌卻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巴,他在等著羅琰的答案,他要讓羅琰徹底地答應他。

「要是想涼快,就答應我……」文斌還是不妥協地問著羅琰,他皺著眉頭,感受著羅琰身上滾燙的氣息,讓他根本無法控制,但現在他只是讓羅琰環上了他的脖子。

「不……」羅琰被冷水刺激的恢復了一些理智,看著文斌的動作,就算他心裏再想讓文斌給他解圍,他也不想就這樣和文斌發生關係,因為在他心中是不想和自己公司的總裁發生任何關係的,即使他救了自己。

「好,我不勉強你。」文斌非常有分寸,既然小傢伙不想和他有關係,那就算了,他還是能夠忍忍的。

文斌把冷水開到了最大,羅琰只是對文斌露出了感激的笑容,然後,文斌還非常紳士的把門給關上了,他看著羅琰的理智已經慢慢的回升了,但是心裏卻是非常的苦悶,這樣,羅琰就真的要脫離了他的控制了呢。

「呵呵,我還真的很紳士。」

文斌站在包間裏的落地窗前不禁苦笑了一下,要是剛才堅持一下,是不是羅琰也就妥協了呢?他卻覺得自己還是有希望的,畢竟羅琰下意識的舉動,讓他更加的有信心呢。

「陶煜,事情處理得怎麼樣了?」羅琰在浴室裏面洗澡,文斌覺得心裏煩躁得很,他的腦海裏總是浮現羅琰白嫩的身材,所以他只能給陶煜打電話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了。

「總裁,已經處理好了,您這是……」陶煜知道文斌已經抱著羅琰上樓了,一個還是已經中了藥的,這樣的事情,讓他這個做特助的不想歪了都不成,不過,看著總裁好像並沒有太著急,讓陶煜非常的意外。

「你去安排這兩個人就成了。」文斌看著羅琰穿著酒店裏的衣服出來了,他的心裏咯磴一下,他剛沖了涼水澡,也不怕自己感冒了。他直接掛上了手機,一把把羅琰給抱了起來,然後放到了暖和的被窩裏面。

雖然他已經在被子裏,還有文斌的體溫的雙重的保暖下,但是,羅琰還是覺得自己快凍成冰塊了。

「你在打電話,我打擾到你了嗎?」羅琰臉色有點慘白的看著文斌,他知道文斌是自己公司的老闆,而且,這次自己之所以被救也是因為他的發現。

對於文斌的出手相救,羅琰十分感激,但是此時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是不是有些不正常了?

「沒有多大的事情,你怎麼會同意宋英明來這裏陪人吃飯,難道你在簽署公司的合同的時候,沒有看到那份合同的附加條款嗎?要是讓別人發現了,你到底還要不要在這個圈子裏,要不要在公司裏面混了?」文斌知道,羅琰有的時候有點迷糊,但是他怎麼連這麼原則性的問題都能迷糊成這樣啊?

「這次真的是我的不對,我也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的。」羅琰看著文斌的火氣又上來了,他只好趕緊在他的面前討饒,唉……真的是一時糊塗了。

「先別急著認錯,這樣的事情,你的經紀人說過幾次了?」文斌決定先瞭解一下,羅琰這個小迷糊已經被他的經紀人當成肉靶子幾次了。

「這是第四次,但是,前三次我都沒有去,這次,我覺得要是不去的話,是不是太不給經紀人面子了?而且公司有規定,所以我以為他只是讓我陪人吃飯而已。」羅琰討好地看著文斌,他的那副小表情讓文斌十分的喜歡,文斌覺得,羅琰犯點兒小迷糊的時候挺討喜的。

「哼,算是你清楚,要是有一次成功了,就算我再看好你,你也不能在公司裏面待著了,明白嗎?」文斌不是嚇唬羅琰,在他的旗下,還沒有留下過一個這樣的藝人,全部都被他給清理出去了,所以羅琰更不會被他開綠燈。

「肯定沒有一次成功的,我有點小懶惰,嘿嘿,平常就是宅在家裏而已,所以經紀人對我也是無可奈何,這次真的是唯一的一次例外了。」羅琰不想失去這次寶貴的機會,但是,為了能夠在這個造星的大公司待著,他準備把所有的實情都告訴給文斌。

「你說的都是真的?」文斌看著羅琰,他在羅琰的眼中看到的只有堅定,沒有任何的躲閃。

「下不為例,我不能每次都能保護你,等明天到了公司,我會再給你找一個經紀人的,之後你要明白,不管什麼人和你說要去參加酒宴什麼的,除非是我親自來和你說,否則你都不能去。」

對羅琰,文斌是真正的一見鍾情,就像上輩子就綁在一起似的,冥冥之中似乎就在等這個人。

文斌在知道了自己對羅琰的感情之後,對羅琰的佔有欲就不隱瞞了,直接表現了出來,這讓羅琰嚇了一跳,呆呆地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絕對不會有任何的意見的。

「那個……我這次的角色呢?」羅琰想有更多的人認識他,這樣他就能完成母親的遺願了。母親在年輕的時候,就有一個明星夢,但是,在那個年代,很少人看得起明星,動盪的歲月裏面,被人讚揚的只是樸實的生活。所以,一直以來,母親都是十分遺憾的,即使是臨終前,也是希望能站在舞台上。

所以當初小羅琰就下定了決心,母親的願望他會去完成。他這麼努力,吃苦走到鄭氏集團的娛樂公司,也是因為它是最正派的,但是,他沒有想到,自己剛剛到公司,就被心懷不軌的經紀人給盯上了。而現在,鄭文斌看他的眼神,讓他覺得心口怦怦直跳。

對此,羅琰只能感慨地搖搖頭。

「肯定沒問題,不要多想了,我會處理好的,你現在乖乖的睡覺吧。」文斌強迫羅琰閉上了眼睛,羅琰在文斌的懷裏,難得沒有反抗,這個是羅琰首次,在私下,讓別人這麼抱著他睡覺。

「好。」羅琰真的累了,這一番的折騰讓他覺得精疲力竭。

但是,現在的羅琰還只是對感情懵懵懂懂,直到後來,兩人真正牽手之後,羅琰才明白,文斌就像一個守護的天使一樣,一直都在他的身邊陪著,他也能放鬆的在這個圈子裏面翱翔了。

 

第二章

時間飛逝,每年的年底,都是藝人們最忙而且是最耀眼的時候,羅琰也不例外。他出道至今,剛剛半年的時間,在第一個月的時候,差點被自己的經紀人宋英明賣了,他就換了個經紀人。文斌在事發的第二天給他換一個經紀人,誰能想到,這貨居然自告奮勇的來當他的經紀人了。

「琰,回神了,在想什麼?是不是最近的頒獎禮趕得太緊了?」羅琰成了文斌最用心培養的一個藝人,只要是鄭氏的藝人,都很少有失敗的,但是,像羅琰這樣快速竄紅的還是挺少見的,他只是一個新人,所以在這樣的頒獎禮上,他要非常有禮貌的給每個前輩們鞠躬問好,這樣的禮節,也是鄭氏要求的一個規定。

在這裏,很多藝人都會在有點名氣的時候目中無人,但是鄭氏的藝人是絕對不會這樣的。

文斌看著眼前又開始愣神的羅琰,他只有扶額的想法了,今天,羅琰是要參加新人獎的競爭的,一身深紫色的阿瑪尼西裝,內襯著白色的襯衣,頭髮也染成了栗棕色,用黑色的眼影把他修長的丹鳳眼畫成了鷹眼的造型,這些都是他讓化妝師專門為羅琰特意設計的,他不想讓羅琰在出席這樣的正式的場合的時候,有任何的瑕疵。

「文斌,你……」羅琰看著文斌把他和自己一樣但卻是黑色的西裝放在靠背上,袖子也捲到了手肘處,兩手撐在他的椅子背上。文斌低著頭,看著羅琰的表情,這個小傢伙,還真的是不經逗,這不,小臉都紅透了。

「怎麼了?舌頭被貓咬了?」文斌倒是很滿意這半年兩個人的相處。現在羅琰對他自己的依賴,正好說明了他心裏已經慢慢的有自己了,不過,這些還不夠,他要的是讓羅琰心裏只有自己。

「哼,才沒有,你說說,你個大總裁,怎麼老是在我的身邊轉悠,也不去別的地方看看,你的旗下還有不少的藝人要操心呢。」羅琰噘噘嘴巴。

文斌不知道的是,現在的羅琰心中是十分矛盾的,因為文斌親自做羅琰的經紀人,招來了很多的閒話,以前羅琰在訓練班中人緣很不錯,但是從文斌走到他們中間後,那些人看著他的眼神就不對勁了。

鄭氏集團的確是十分正規的公司,但是就算是設備再完備的公司,也是有不為人知的陰暗,就像人在面對陽光會有影子一樣,沒有人也沒有事情是十全十美的。

羅琰經常會聽到一些來自各方的閒話,有的說他傍上了總裁,所以才有了現在的成績,甚至有一次,羅琰在上廁所的時候聽到兩個前輩竊竊私語,說話的內容無外乎就是他和鄭文斌發展到什麼程度,裏面有的話,現在想起來,他還覺得臉紅。

但是話又說回來,鄭文斌對他的好,他也是看在眼裏的,而且誰對他是發自內心的好、誰對他是虛情假意,羅琰都能感受得到。

所以,每當鄭文斌對他好的時候,他是既忐忑想逃避,又是想走近的。

而且現在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文斌和別的人親密。或許,這就是愛吧。

羅琰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嚇到了,這段時間,他和鄭文斌接觸很多,而有的時候當自己和他單獨在一起,心跳就會加速,說話也是語無倫次,有的時候,就算是陶煜和鄭文斌說話,他也會覺得不舒服。

羅琰甩了甩頭,意圖將這個荒謬的想法甩出腦袋,但是這個想法卻像是生了根似的,竟然一直都不斷地閃現,甚至,他想到了當初那兩個前輩說的話,心中還隱隱有些期盼。

「羅琰,羅琰!」鄭文斌見羅琰臉上變顏變色,心中有些擔心,心說難道他是緊張了嗎?

「啊?」羅琰回頭,見鄭文斌正一臉焦急地看著他。

「我,我沒事的。你說什麼?」羅琰慌張地解釋道。

「琰,這幾天我過得很開心,看到你努力,我真的是很高興。」文斌笑咪咪的看著羅琰說道。

其實他心中有很多的話想和羅琰說,但是當見到羅琰的時候,卻不敢往外說,總是覺得有些難為情。他可不能讓手底下的人看笑話,而且此時鄭文斌已經拿羅琰當自己的媳婦兒了,連自家老婆都不能保護的話,他還有什麼能力打理公司?

羅琰詫異的看了一眼文斌,他只能點點頭。文斌沒有出現之前,羅琰感覺到了各方面的壓力,後來,文斌在他的身邊之後,他才明白,文斌給他頂起了多重的天空。

是的,的確有人會說他的閒話,但是因為有文斌在,即使有人壯著膽子說,也會受到十分嚴厲的懲罰。

「不和你囉嗦了,我要去彩排了,乖乖的在這裏待著,千萬別出去,你的身份太特殊了,應該是晚上才來會場的,現在可好,要是被人發現了,可就有得寫了。」

羅琰悻悻地說道。鄭文斌可是鄭氏集團最大的總裁,竟然會對一個剛剛出道的男星照顧,狗仔隊可都等著勁爆新聞呢。

「不行,我就到台下去看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你為難。而且我以前也偶爾來這裏看自己的藝人彩排。他們不會說什麼的,你自己小心點,知道嗎?」文斌手底下的人已經發現了宋英明的蹤跡,他在離開了文斌的公司之後轉投了他的對手的公司。而且他今天帶領的人,是羅琰的競爭對手,難保不會用什麼激烈的手段,文斌得到消息之後,就一直在關注著這個人了,他要將這群人的行蹤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放心吧,你都已經說了好幾遍了,我那麼笨嗎?」最近文斌的緊迫盯人,讓羅琰大呼吃不消,但是,看著周圍藝人的羡慕的表情,他只能在心裏為自己的不自由默哀了。

「別人想要都求不來的,你這個臭小子還在這裏挑剔什麼?」文斌無奈了,誰讓自己喜歡上這麼一個臭小子,總是不讓他放心。

「就是擔心。」羅琰小聲嘟囔道。

「你說什麼?」鄭文斌的耳朵多靈,一聽羅琰的話覺得有些不對勁。

「沒,沒事的,我去彩排了。」羅琰說完逃似的走了。

「陶煜,你覺得羅琰是不是有些彆扭呢?」鄭文斌對正在彙報工作的陶煜說道。

「這,屬下不清楚。」陶煜是真的不清楚,總裁找到喜歡的人,他當然是高興的,但是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情,他怎麼可能知道呢?

「呵呵,你就從旁觀者的觀點說說,我總是覺得哪裏有些不對勁。羅琰,好像總是抗拒我。」鄭文斌皺著眉頭說道。

「總裁,有句話,屬下不知道該不該說,您,對羅琰告白過嗎?」陶煜壯著膽子說道。像他們這種特助,其實是掌握主人最多秘密的,當然,要想一直都過得一帆風順,就要絕對忠心。

對此,陶煜還是做得很好的。

「你的意思是……」張文斌皺著眉頭,是的,一直以來他都沒有告白過。

「一直以來,您是不是一直都在默默地付出,給他掃清障礙?說句不恭敬的話,您這樣做讓他很苦惱的,就前段時間您讓我處理的那群人,傳的消息無非是羅琰被您包養了。您是一心對他好,但是這樣卻是十分傷害他的自尊,如果您真的喜歡,那倒不如大大方方地說出來,其實屬下也看得出來,羅琰是喜歡您的。」陶煜說道。

陶煜的一番話讓鄭文斌如醍醐灌頂,是啊,羅琰是有自尊心的,自己這樣做,和那些妄圖包養他的富商有什麼區別,對,今天彩排後,就告白!

 

羅琰準備上台的時候,文斌已經坐在了第一排的位置上,準備看羅琰的第一次年終舞台表演。炫目的燈光打在帥氣的羅琰身上,讓他更期待晚上的慶功會了。

而站在一旁一臉陰狠的宋英明,他臉上卻有了一抹詭異的笑容,他當然明白,自己身邊,甚至連自己帶的藝人身邊,都有了文斌的人,他迫不得已,只能找到了曾經的好友來幫忙,不過,如此陰損的事情,還真的是浪費感情呢。

「羅琰……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是不是還有命在,鄭文斌你不是覺得無所不能?我就讓你看著最喜歡的人在你面前凋零,哼,你以為我被你趕出去之後,就沒有人能夠收留我了嗎?」宋英明的心靈已經完全的扭曲了,他最在意的是自己的是否能夠坐到那個金牌經紀人的位置上去,他手底下的藝人,只是給他創造收益和名聲的棋子罷了。

文斌看著羅琰自信滿滿的吊著威亞緩緩的下降,在距離地面還有三米多的時候,突然,威亞斷裂,只是一瞬間的事情,羅琰就倒在了地上。而文斌從前排的座位衝到了舞台上,他不敢碰羅琰,沒想到這會兒還是讓他的寶貝琰出事情了。

「快打電話叫救護車,在那裏愣著做什麼?」文斌的怒吼,讓周圍所有的人都緩過神來,他們都被眼前的這有嚇壞了,化著精緻妝容的羅琰,嘴角帶著詭異的血絲,而左腿已經像是破娃娃一樣的斷裂了。

宋英明站在遠處,看到了這一切的發生,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就是覺得心裏的怒氣終於都釋放出去了,讓他的心裏好受了不少。

「哼,看你們還小瞧我不……」說著,他只是留給了繁忙的人們,一個背影。文斌的所有注意力都在羅琰的身上,並沒有發現這個人的消失。

等到救護車來了,文斌急切的想跟著羅琰一起到醫院去,但是,他看著羅琰身後的威亞,整整齊齊的切口,他就知道,這事情並不單純是器材老化的問題了,是人為的。羅琰的人氣是很高,所以也是有一些不和諧的人存在的。

當羅琰掉下來的時候,文斌只覺得心被掏空了,天好像要塌下來了,可是最終,文斌還是強硬的命令自己,不要再想那些已經發生的事情,先把傷害羅琰的人給找出來,敢傷害他心中的寶貝,就想著該怎麼來度過餘生吧。

「陶煜,你去醫院,好好照顧他,直到我過去,這裏讓英傑跟著我。」文斌看著自己的特助,只有陶煜在羅琰的身邊他才能放心,如果是別人,難保不會有人傷害羅琰第二次。

「是,總裁,您就放心吧,我會隨時打電話的。」羅琰的受傷,已經讓陶煜覺得很沒有面子了,畢竟是他派遣的保鏢保護著羅琰,如今出了這樣的事情,這個已經算是他的責任了。

「放心吧,這個事情我親自解決,這也不是你們的問題。」文斌覺得陶煜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要是讓別人來做,可能還沒有辦法做到這麼全面的布控,不管如何小心,肯定都會有疏漏的。

「是。」文斌的話,讓陶煜和英傑都打了兩個寒顫,看來,總裁是真的怒了。

「你去把你們台長找來,我們公司的藝人,如今還是生死不明,你們這些人,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文斌看著導演和製片過來了,他的怒氣直接就沖向了這兩個人,他不想和他們多說,但是,羅琰的受傷,是肯定隱瞞不住的,這次彩排,也是有不少的歌迷進入了會場,剛才羅琰跌落的時候,那一聲聲的驚呼和哭泣那些都是歌迷傳來的。

台長很明顯也是看到了這次事情的影響,才會這麼緊張的。

「鄭總,您看這次的事情肯定是惡劣的影響,您看是不是應該由貴公司和我們台一起發布聲明呢?」台長是想讓文斌和他們一起把這次事情的焦距給模糊化,但是,這次,台長是踩到了文斌的底線上,要是別的人,文斌可能就同意了,但是,羅琰不一樣。

「呵呵,台長,您這是不是有點強人所難,您應該知道,我們公司對藝人的保護是多嚴格,你這次讓羅琰在年末的舞台上受傷,而且,還是在那些FANS的面前受傷,你還想做什麼?我什麼都不說,他們也會讓你們給他們一個答案的?」文斌看著台長,又看了看還沒散去的FANS,他要的只是一個答案,結果,台長還在這裏推三阻四的,看來,是電視台的人參與進來了吧。

「英傑,你去通知所有的經紀人,咱們旗下的藝人今年都不參加這次大賞了,全部回公司。」文斌轉頭對英傑說著。公司裏的藝人都是要被保護的,這個也是很多經紀公司做不到的,但是,在文斌看來,一個經紀公司要是連藝人都沒有辦法保全,那麼,開這個公司做什麼?藝人是公司的搖錢樹,但是,公司也要保護這搖錢樹安全才行。

「可是,可是,您讓這麼多藝人離開……咱們有話好商量……」台長冷汗直冒,別的不說,就光鄭氏這個強大的造星公司,真正活躍在舞台上的人,要將近一半的人都是鄭文斌旗下的,這些人都不來了,那誰還看啊?這些FANS們可是有著很強的選擇性。

「台長,是你在推諉,現在,你還不說事情嗎?事情真的像是咱們看到的這麼簡單嗎?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這個切口,一看就是人為造成的,而且,發生在你的電視台,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解釋?而不是在這裏想著如何來迷惑外界的人。」文斌發怒了,本來他和這個電台的台長關係就不是很好,這個人是業內出了名的喜歡潛規則的人,他公司裏的藝人都是管理很嚴格的,所以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像別家一樣。

「別……鄭總,您看,這馬上就該直播了,您看這事情是不是應該等到這次大賞完了之後呢?」台長還是很不要臉面的想讓鄭文斌息事寧人。

「那麼,台長您就在大賞之後,到我們公司給我解釋吧,英傑,帶著所有藝人回公司,咱們沒有必要為了一個沒有辦法保證安全的大賞,再大賞幾個藝人的命。」文斌接過了英傑遞上來的大衣,率先離開了電視台,外面卻是已經被各家媒體給包圍了,剛才,有FANS為了給羅琰報仇,已經通知了別的電視台的媒體,所以這裏都成了聚集地。

「鄭總,羅琰這次的受傷,是不是電視台造成的……」

「鄭總,您旗下的藝人,還會參加這次的大賞嗎?」

「鄭總,您率先離開,是不是要到醫院去看羅琰?」

文斌看著這些媒體,後面自己公司的藝人也都跟著出來了,他們在後台也都聽說了羅琰的事情,他們都有些同情在裏面,但更多的是惋惜,少參加一次大賞,就等於失去一次機會,但是話又說回來,他們做藝人的,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和公司的意思反著做。

「好了各位,現在我要趕去醫院,今天我已經讓旗下所有的藝人都出來了,我們不參加這次的電視台大賞了,我不能再讓任何一個藝人受傷,至於別的,等到電視台給我們一個明確的答案之後,我們會召開記者會的,現在大家讓讓……」文斌從容的應對著,他還是第一次想發怒,想讓這些不知好歹的人都回去,免得耽誤了他看羅琰的時間。

等到他坐到車上的時候,他才鬆了一口氣,英傑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連大氣都不敢出一下,他和陶煜都是文斌貼身的特助,他們對這兩個人的感情看得比誰都清楚。

「這事情你來查,一定要把最後的那個人給我挖出來,要是讓我知道誰在這裏面搗鬼的話,我一定會讓這個人生不如死。」文斌的話,讓英傑打了兩個冷顫,看來,這次台長是踩到底線了。

「是,總裁,今年咱們還簽這個台的合約嗎?」英傑小聲的問著。畢竟在外人看來,傷害到他們公司的藝人了,公司要是不做點態度出來,根本就安撫不了歌迷的。

「當然是不簽了,現在在這裏,還有幾個人有合約的?」文斌看著英傑,他是不想再和這樣的老奸巨猾的人合作了。

「除了有一個人還有系列劇,不過還有兩天就殺青了,今天是他在劇組的倒數第二天。」英傑趕緊彙報。之前,他已經打電話給對方的經紀人了,他們說今天應該就能殺青,現在消息應該還沒有傳過去。

「嗯,那麼,讓他殺青之後就不用再去了,連慶功會什麼的都不用了。」文斌直接點頭道,「剩下的,還有簽署日日劇的,就付違約金吧,咱們沒有必要讓那些人得到好名聲。」

「是的總裁。」英傑總算是明白了,文斌準備動手了。

文斌看著窗外的景色,在前一天,琰兒還在他的身邊和他撒嬌,如今,他卻在醫院的手術室裏面生死未卜,這樣的感覺讓他如何能夠平靜下來呢。

「總裁,羅琰會沒有事情的。」英傑嘴巴上這樣安撫著文斌,但是他心裏也明白,文斌是在害怕,羅琰會因為這次的事情,讓自己離開。

 

文斌來到醫院門口的時候,他心裏更是難受了,好像是回到了曾經,自己的父母離去的時候他也是一個人,身邊跟著特助,心裏也是空落落的,但是,這次確實有不少的媒體在圍觀,很顯然,醫院的保安看到了他的來到,已經把媒體給控制在兩旁了。

對於吵鬧的媒體,文斌沒有回答任何的問題,他直接進到了醫院裏面,他需要知道,羅琰到底怎樣了,他的琰……

「陶煜,琰怎麼樣了?」文斌紅著眼睛看著陶煜,他的心臟已經漏跳了好幾次了,生怕羅琰會離開他。

「總裁,羅琰還好,您先放鬆。」陶煜明白,自從文斌的父母離世之後,文斌一直都非常的堅強,他是靠著自己的能力,一步步的把鄭氏給壯大起來的,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心意相通的人,卻被傷害成了這樣,換成誰,都是不能容忍的。

「告訴我,陶煜,原封不動的告訴我……」文斌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最壞的事情,不過,如今的他已經快崩潰了。

「總裁,他沒有事情,他之所以嘴角有血絲,是他在跌落的時候咬傷了自己的舌頭,所以要縫合,等到恢復的時候會非常的痛苦。」

「好了,我在這裏等著他,你和英傑去處理這次的事情吧。」羅琰也是孤兒,他只有乾爸和乾媽,為了讓羅琰能夠好受點,他一直都沒有提過要去見家長的要求,但是他一直想讓琰兒先提出來。

「是的,總裁。」得到了文斌的命令,陶煜率先離開了。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