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茵夢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十年前不慎掉入「腐坑」,

從此推開神奇的耽美之門。

遍覽群書,被坑無數次之後,

終於不得不自己提筆寫故事。

生平最大之心願,

莫過於寫自己喜歡的文,

給喜歡看的人看。

喜歡簡單而精彩的生活,

結交有趣且投契的朋友。

 
         茵夢 的所有作品: 
   


 


                        蒼狼野獸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十年前不慎掉入「腐坑」,

從此推開神奇的耽美之門。

遍覽群書,被坑無數次之後,

終於不得不自己提筆寫故事。

生平最大之心願,

莫過於寫自己喜歡的文,

給喜歡看的人看。

喜歡簡單而精彩的生活,

結交有趣且投契的朋友。

 
         蒼狼野獸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萌戀系列 >> 以下犯上

點閱次數: 34204
   以下犯上
編號 :019
作者 茵夢
繪者 蒼狼野獸
出版日 :20141213
 
件數:1件 
青年設計師齊嘉言躊躇滿志的加入凌雲廣告,卻不幸遭遇魔鬼上司冷灝。
全年無休,二十四小時待命,加班到吐血,沒有私生活,這也就罷了;
最恐怖的是,不管他做什麼,在挑剔的上司眼裡,統統都是錯!
受盡壓迫的齊嘉言終於怒而掀桌:
老虎不發威,當我是Hello Kitty啊!老紙不幹了!
神馬?辭職就要賠償一百萬?!坑爹!這還能不能愉快地散伙了?

既然不能辭職,齊嘉言只好鋌而走險,
做了一件別人想都不敢想的事——上了那個魔鬼!

冷灝,凌雲廣告的設計總監,廣告界的業界精英,絕對的鑽石王老五。
雖然業務能力出色,性格卻糟糕至極,被稱為「穿Prada的男惡魔」。
然而,誰又能想到,頂著一張高貴冷艷的禁慾面孔的冷總監,
私底下卻有著難以示人的特殊癖好。
當這一驚人秘密被下屬齊嘉言發現,
冰山美男冷灝,又將何去何從?


原價:270元  
網路優惠價:25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1.

  週一去上班的心情,比上墳還沉重。

  對於這一點,沒有人比齊嘉言體會得更深刻。

  齊嘉言望著地鐵裡熙熙攘攘的人群,一張張臉,有男有女,有長有幼,臉上帶著相似的麻木,呆滯的目光在密封的空間裡交錯。

  地鐵窗戶的深色玻璃反射出他的倒影,一張棱角分明的年輕臉龐,如果忽略那一對深深的黑眼圈,倒也堪稱英俊。

  齊嘉言自嘲的笑笑,連續多日熬夜加班,累得跟狗一樣,沒有黑眼圈才怪呢!

  不及多想,地鐵已經到站,齊嘉言拎著事先買好的咖啡和三明治,行色匆匆地走出地鐵站。

  地鐵站的出口正對著一棟高聳入雲的金色大樓,是S市有名的地標。無數知名企業入駐其間,齊嘉言就職的凌雲廣告就是其中之一。

  齊嘉言搭乘電梯來到五十樓,刷卡進門。

  因為來得早,此時公司裡空空蕩蕩的,沒幾個人。

  凌雲廣告在廣告業界首屈一指,以時尚前衛著稱,其辦公室自然是設計獨到,充滿創意。

  整間辦公室以紅、白兩色為主色調,牆上掛著當代抽象派的名家作品,每台辦公桌上都配著最新款的蘋果電腦。

  這裡的每一件傢俱都充滿設計感,帶著流暢圓潤的弧線,據說是斥鉅資從義大利訂製進口的。

  凌雲公司的座位排布也跟其他公司不同,是一種看似隨意、實則精巧的流線型佈局。坐在辦公室的任何位置,抬眼就可以看到公司每一位同事,但又不用正對著任何人。

  如此匠心獨到的設計,據說是由凌雲的設計總監冷灝親自操刀,令每一個初到凌雲的客戶讚不絕口,在第一眼就被震懾乃至征服。

  然而,齊嘉言顯然沒有心情欣賞辦公室的設計,他小心地掃了一眼最左邊的辦公室,發現大門緊閉,裡面沒有燈光溢出,頓時鬆了一口氣。

  齊嘉言施施然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放好包,打開電腦。

  一般人上班頭一樁事就是開郵箱查收郵件,但齊嘉言卻沒有這麼做。

  他上班第一樁事,不是查看郵件,而是一邊慢慢地吃早飯,一邊打開網頁流覽自己最喜歡的職業棒球賽報導。

  因為他知道,如果他先打開郵箱看信,迎接他的必定是鋪天蓋地的炸彈,被轟炸完以後,他的心情肯定會糟糕頭頂,不會再有胃口吃早飯,更沒有心思去關注自己的愛好了。

  他加班加點忙活了整整一個禮拜,終於在昨晚半夜把三個專案的最終設計稿發給了上司冷灝。齊嘉言覺得自己這麼辛苦,配得上好好吃一頓早餐,吃飽了以後,才能有力氣應付他的魔鬼上司。

  齊嘉言細嚼慢嚥地啃著三明治,隨手流覽最新的職棒聯盟的新聞,正看得津津有味,突然整個辦公室騷動起來。

  設計部助理阿傑一陣風似地跑過,衝他大叫道:「齊嘉言,我的天,你還敢吃早飯?快收起來,Devil已經到樓下啦!」

  Devil(惡魔)是他們私下裡給冷灝起的綽號,用阿傑的話來形容,他們的上司冷灝,整個就是一男版的「穿Prada的惡魔」。

  齊嘉言嘴裡正含著一口咖啡,被阿傑的話驚到,差點一口噴在電腦螢幕上:「他不是今天一大早要去東京嗎?怎麼來公司了?」

  阿傑苦著臉指了指窗外陰沉的天空:「天氣預報說將有颱風過境,他的航班取消了!」

  「所以他現在的心情肯定不好,大家要小心了!各就各位,準備好,快點!」阿傑大聲喊著,風馳電掣地衝向樓梯間。

  齊嘉言聽完整個人都不好了,心情糟糕,連帶著胃都隱隱絞痛起來。他低頭看看手裡還剩半個的三明治,歎了口氣,隨手丟進了垃圾桶。

  大門砰地一聲推開,一身米白色西裝的冷灝快步走了進來,阿傑低著頭,緊緊跟隨在他身後。

  整間辦公室鴉雀無聲,人人埋頭幹活,連大氣都不敢出,氣氛壓抑到極點。

  齊嘉言低著頭,耳中飄過來冷灝特有的聲音。一字一頓,平緩而優雅,沒有抑揚頓挫,卻帶給人如山的壓力。

  「航空公司真荒謬,這麼一點毛毛雨竟然就停飛。」冷灝邊說邊把精緻昂貴的西服脫下,丟給身後的阿傑,面無表情的吩咐道,「你幫我改訂明天早上去東京的機票。」

  「可……可是……我剛剛打電話問過航空公司,他們說受颱風的影響,今明兩天的航班都取消了,您看……」阿傑戰戰兢兢,邊說邊抬頭打量冷灝的臉色。

  冷灝的臉瞬間沉了下來,他微微挑眉,輕緩卻斬釘截鐵地道:「我不需要聽你的理由,不管用什麼方式,明天早上十點,我必須抵達東京機場!」

  這完全不容反駁的冷酷口吻讓阿傑渾身一抖,只能哭喪著臉應下來,轉身拼命打電話聯繫飛機去了。

  見老闆的心情不佳,所有人的頭低得更深。冷灝環視一圈,把客戶經理嚴豐叫進了辦公室。

  等冷灝進了他的辦公室,恐怖壓抑的氣氛才有所緩解。

  齊嘉言深呼吸幾次,做好了心理準備,才點開了郵箱……

  二十幾封郵件爭先恐後地跳出來,寄件者都是冷灝,發信時間赫然是今天凌晨兩三點。

  冷灝的每一封郵件都是長長的英文,毫不留情地評點了齊嘉言交上去的設計稿,批得體無完膚,慘不忍睹。此外,冷灝又交給他好幾項新設計任務,要求他在本周內完成。

  齊嘉言忍著怒氣,逐字逐句地讀完,胸口憋了一口老血,想吐卻又吐不出來。

他茫然地盯著電腦螢幕,怔怔出神,這時突然跳出一條消息,是冷灝發來的:「來我辦公室,馬上!」

 

  齊嘉言懷著悲壯的心情,在同事們充滿同情的目光注視下,走到冷魔頭的辦公室門口。

  辦公室的門虛掩著,從裡面傳來冷灝和嚴豐的對話。

  「您聽我解釋,這次華天專案的競標,我真的已經盡力了!客戶對於我們的設計方案很滿意,但問題是競爭對手開價比我們低太多,出於預算的考慮,客戶更傾向於選擇對手。不過華天老闆說了,如果我們肯降價百分之十五,他還是會優先考慮我們的。」

  「降價?」冷灝冷哼一聲,語氣中帶著不屑,「凌雲向來是明碼標價,從不打折,華天邀請我們競標時就該知道我們的規矩。」

  「可是……這一次情況真的有點特殊,如果我們堅持不讓價,恐怕很難……」

  冷灝冷冷地打斷了他的話:「我沒功夫聽你解釋你的無能,降價絕不可能!華天的項目我們投入那麼多精力設計方案,參加競標,你必須給我拿下來。如果失敗了,你以後就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了。」

  齊嘉言透過門縫看進去,頭髮花白年近五十的老嚴,一個勁地鞠躬道歉,腰彎得都快折斷了。

  冷灝卻看都不看他一眼,不耐煩地揮了揮手,命他出去。

  老嚴佝僂著背退了出來,臉色灰敗,額頭上全是冷汗,彷佛陡然間老了十歲。

  這樣的場景齊嘉言並不陌生,他才加入公司還不足半年,親眼看著冷灝炒掉了多少人。

  凌雲的設計部原本有三十多號人,現在留下來的已經不足半數。人少了,活兒卻沒少,於是剩下的人身上的壓力就更大了,人人都處於超負荷工作的狀態,偏偏頭頂上還有個魔鬼上司,大家都活在惶惶不可終日的恐怖氣氛中。

  齊嘉言默默歎了口氣,雖然心中很同情老嚴,卻幫不了他,他自己也屬於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他硬起頭皮,規規矩矩的敲了三下門。

  「進來。」冷灝的聲音清冽剔透,像淬著冰水,透著一股子寒意。

  齊嘉言推門進去,冷灝翹著二郎腿,手裡正拿著他昨晚交上去的設計稿。

  冷灝穿著一件深藍色襯衫,領口微敞,隱約可見脖子上懸著一條銀色鏈子,下身是貼身的米色休閒褲,修飾出他修長筆直的腿。鼻樑上架著一副設計師品牌的銀邊半框眼鏡,襯著他清冷的五官和白皙的膚色,別有一種冰冷禁欲的美感。

  齊嘉言以一個Gay的眼光來看,冷灝的樣貌真是非常有魅力。

  不過,冷灝給人印象深刻的不僅僅是他的外貌,更是因為他出色的能力。二十五歲從哈佛MBA畢業後,他拒絕了多家跨國公司的高薪邀請,加入了當時還默默無聞的凌雲廣告,做了凌雲的設計總監。只用了短短五年時間,他就把凌雲推上了廣告業界的頭把交椅。

  齊嘉言至今記得自己第一次見冷灝的情景。

  那是在一次客戶會議上,當時齊嘉言還在為另一家廣告公司工作,作為專案小組的一員參與競標會。

  冷灝代表凌雲廣告上臺展示他們的設計方案,他無可挑剔的風度和精彩絕倫的演講征服了在場的所有人,以至於他講完之後,其他競爭對手自歎弗如,紛紛棄權,主動退出競爭。

  齊嘉言聽完冷灝的演講後激動地想,如果能為這樣的人工作,該有多好!所以當接到獵頭打來的電話,說凌雲有意聘請他擔任設計師時,他幾乎想都沒想就答應跳槽。

  可惜想像是美好的,現實卻是骨感的。有些人只宜遠觀,不宜近看,誰能想到看上去那麼風度翩翩的冷灝,私下裡卻是那麼可怕的性格!

  短暫的入職培訓之後,齊嘉言正式簽約加入凌雲,從此陷入了一場噩夢。

  一周七天無休,手機二十四小時保持暢通,加班到半夜是家常便飯,忙得天昏地暗,毫無私生活可言。

  他齊嘉言好歹也是英俊瀟灑的純1一枚,每次去Gay吧,都會有漂亮的男孩主動投懷送抱,可自從加入凌雲,他已經幾個月沒有過娛樂放鬆了,光應付他的魔鬼上司就夠他疲於奔命了。

  作為一個典型的處女座,冷灝將這個星座的缺點發揮到了極致,龜毛、毒舌、完美主義,對屬下要求嚴苛,不能容忍一絲差錯,任何事情不按照他心意來,就會被批得體無完膚。

  齊嘉言可憐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快被打擊得不剩什麼了,感覺每天上班面對冷灝都是一種折磨。

  「我說……」冷灝突然開口,把齊嘉言跑到爪哇國的思緒拉了回來,「你大學是怎麼畢業的?這樣的設計稿,就是大學生也比你做得好!我是不是該感謝這場颱風來得及時,否則拿著你這樣的設計方案去東京見客戶,我的臉面都要丟盡了!」

  齊嘉言被叫進來就做好心理準備會挨罵,但冷灝的話還是給了他一記窩心腳。

  阿傑說得對,冷魔頭還是不要開口說話比較好,一開口就破壞美感,讓人胃口倒盡。難怪他三十歲了還沒個伴兒,這樣的爛性格,誰能受得了啊?

  齊嘉言深深吸了口氣,低聲道:「您的郵件我都看過了,我會按照您的意思去修改的。」

  冷灝面無表情的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今晚十二點前把改好的方案發給我。」

  「今晚?」齊嘉言面有難色,「可是,今晚家父六十大壽,我要回父母家給他賀壽……」

  冷灝毫不客氣的打斷齊嘉言的話:「我對你的私生活不感興趣,你想做什麼都可以,但是在十二點之前,我必須看到修改好的稿子!」

  」這……「齊嘉言的臉色難看起來,這是擺明了刁難他嘛,冷灝給他提的修改意見多達幾十處,就算他用最快的速度趕工,都未必能在十二點前做完,哪裡還有時間去給父親賀壽?

  他忙得好幾個月沒有回家看望父母,父母嘴上不說什麼,但心裡肯定不滿意,如果連父親的六十歲壽辰都不能回去,他可以想像父母該有多失望!

  於是齊嘉言鼓起勇氣,再度請求道:「總監,父親一輩子才有一次六十大壽,我答應過一定回去的。我父母住在近郊,去賀壽完再改稿,肯定來不及,我請求您寬限一天,明天晚上我一定交給您。」

  冷灝挺秀的眉峰高高挑起,下巴微微上抬,這是他發怒的先兆。

  「呵,我想你還沒搞明白情況,我的指令不是給你討價還價的!而且,不是我不讓你做孝子,是你做的東西太爛了,不得不返工重來。再說一次,今晚十二點前必須給我,明白嗎?」

  齊嘉言氣得捏緊了拳頭,望著冷灝那張囂張至極的臉,再也感覺不到半點美感,只恨不得一拳砸上去,砸個稀巴爛。

  他憤憤地抬頭瞪著冷灝,可惜只持續了短短幾秒,就被對方強大的氣場擊退,被迫屈服於Devil的淫威之下,忍氣吞聲地領命離開。

  

  齊嘉言憋著一肚子氣回到位置上,雖然對冷灝的不講情理很惱火,但為了趕上父親的壽宴,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埋頭拼命幹起活兒來。

  為了能早點交差,趕回家去跟父親賀壽,齊嘉言心無旁騖,連飯都顧不上吃,全神貫注地改設計稿。

  終於按照冷灝的要求全部修改好,又複查一遍,確定沒有任何疏漏,齊嘉言才按下發送鍵,將稿子發到了冷灝的郵箱。

  發完稿子,齊嘉言抬頭一看,才發現公司裡空無一人,同事們都回去了,只剩下他一個。他抬腕看錶,赫然咦是晚上十一點半了!

  天,父親的壽辰!

  齊嘉言提著事先準備好的賀禮飛奔下樓,攔了輛計程車直奔位於郊區的父母家。

  然而,等他抵達時,父母家的窗戶一片漆黑,燈光全滅了。

  這也難怪,現在都過了半夜十二點,父母自然已經入睡。

  齊嘉言頹喪地扶額,長長歎了口氣:拼了老命的緊趕慢趕,還是錯過了父親的六十大壽,唉……

  那口心氣兒一洩,他立刻就感覺又疲乏又饑餓。從早到晚就吃了半個三明治,就是個鐵人也撐不住啊!

  齊嘉言猶豫了一下,正準備把禮物悄悄放進信箱就離開,身後的大門卻開了,他的母親托著個燭臺從院子裡走出來。

  「嘉言,是你嗎?」齊母猶疑地喚道。

  「媽,是我,抱歉,我來晚了……」齊嘉言內疚地望著母親,「父親已經睡了嗎?」

  「你爸晚上被你姐夫敬了兩杯酒,你也知道他的,酒量那麼差還偏愛喝酒,這不,剛才就不舒服了,吃了兩片藥就睡了。」

  齊嘉言跟著母親進了屋,齊母關心地道:「餓不餓?我去給你煮點夜宵。」

  齊母跑進廚房一通搗鼓,很快就端出來一碗酒釀湯圓,上面還打了個雞蛋。

  齊嘉言一天沒吃飯,正餓得發慌,二話不說捧起碗,狼吞虎嚥的吃起來。

  齊母見兒子清瘦了許多,還一副牢裡剛放出來的餓死鬼樣,不禁心疼地道:「嘉言,你怎麼瘦了那麼多?新工作很忙嗎?」

  「唔,還行……」齊嘉言不想讓母親擔憂,含混其詞道,「就這陣子忙,以後應該會好起來,到時候我就能常回來看你們了。」

  「唉,瞧你這孩子說的……」齊母摸了摸兒子的頭,眼神慈愛而溫柔,「回家看我們倒是其次,我跟你父親呀,就是擔心你,怕你累壞了身體。你一個人在外面住,身邊也沒個人照顧你,說起來你也不小了,就算你不喜歡女人,至少也該找個穩定的伴兒……」

  「媽,我現在哪有功夫考慮這個?」齊嘉言哭笑不得的說道。

  「你這孩子從小就很有主意,又很要強,媽說的話你未必聽得進去。但是我還是要提醒你,也許你覺得年輕時要打拼事業,但對父母來說,孩子賺多少錢不重要,你能過得平安健康才是我們最關心的。」

  齊母看著小兒子,語重心長的道:「雖然你不說,但我看得出來,自從換了這份工作,你好像就一直都不太開心……」

  齊嘉言一邊吃著酒釀湯圓,一邊聽著慈母的念叨,心裡百感交集。

  以前他經常覺得母親在耳邊念叨很煩,但這次他承認母親的話不無道理。凌雲給他的薪水在業內算是高的,但畢竟只是一份工作。為了這麼點錢,天天被冷灝折磨,當牛做馬地幹活,連陪伴父母的時間犧牲了,這樣是否值得?

齊嘉言在父母家裡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夜,總算恢復了精神。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