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千岩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超級無理頭亂毛迷糊的大獅子
興趣:看小說,睡覺覺,打遊戲,當然最喜歡的還是安靜的寫文

天才是百分之一的靈感,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
只有努力一切才能成真,天下沒有掉餡餅的美事!
所以,我愛胡思亂想尋找靈感,我愛坐下來細細思考,努力寫文~ 
         千岩 的所有作品: 
   


 


                        高永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星座:超級無理頭亂毛迷糊的大獅子
興趣:看小說,睡覺覺,打遊戲,當然最喜歡的還是安靜的寫文

天才是百分之一的靈感,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
只有努力一切才能成真,天下沒有掉餡餅的美事!
所以,我愛胡思亂想尋找靈感,我愛坐下來細細思考,努力寫文~ 
         高永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代售書系 >> 慾火焚身(上下集)

點閱次數: 14335
慾火焚身(上下集)
編號 :267
作者 千岩
繪者 高永
出版日 :20150915
 
件數:2件 
繪者:高永
規格:繁體豎排
字數:20W字左右(含不對外發表番外)
冊數:2冊
預售價:550台幣〈預售期過後調整回原價580元〉
運費:65元〈同時加購龍馬文化出版書籍2本免運費〉
預購時間:即日起至8月31日
寄書時間:9月中旬

相關周邊贈品:
1.書簽1張
2.水晶卡貼2張
3.簽名明信片1張,贈完為止

故事簡介:
石鴻儒也不知道上輩子做錯了什麼事,
自從十六歲那年無意間解開銅鏡的封印,
鏡中的魔頭邪無道就壓著他夜夜纏綿,
邪無道侵佔著他的身體,令他沉溺於慾望的漩渦中無法自拔。

好不容易盼來有人解救他,遊俠聞人毅風度翩翩,儀表不凡,
好心幫他將魔頭重新封印,口口聲聲說愛慕他。
他以為找到了真愛,卻不料聞人毅只是為了他的身體!

原來他身邊的人全都另有所圖,
就連在莊上做客的溫情大夫聶星暉也不是凡人……
最令他意想不到的是,
他唯一的親弟弟石鴻羽也對他心懷不軌,
做夢都想要把他壓在身下侵犯!



原價:580元  
網路優惠價:58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酒,給我酒,我還要喝……」石鴻儒睡得並不安分,在床上翻來覆去。

 

他做了一個噩夢,夢中的鏡魔大發神威,血洗了封龍山莊,山莊上上下下,老老少少全都死無全屍……

深夜子時,明月當空,繁星點點,石鴻儒的臥房之中除了呼吸聲之外並無其他的聲音。

子時一過,古鏡的背後冒出一道濃厚的黑煙,將整個古鏡全都籠罩其中。

眨間功夫,鏡子面前就多了一名黑衣邪魅男子,與之前不同的是,男子頭上並無長角,銀灰色的長髮無風自揚,一雙血紅的眸子卻是更加腥紅。

邪魅男子大步走到床前,一屁股坐在石鴻儒的身邊,飽含興味的打量石鴻儒。

「放你一馬倒好,喝成這樣,是不是不想伺候本尊?」邪無道嘴角微翹,魔掌隔著長褲在石鴻儒的臀上肆意揉捏。

石鴻儒的那點小心思根本就逃不出他的法眼,想要裝醉,沒門!

「唔……」石鴻儒身子一僵,整個人都泄了氣。

他確實是借酒裝醉,想要躲過晚上的懲罰,沒曾想到還是被邪無道看破了。

其實他酒量並不是很差,剛才不過是故意多飲幾杯,倒是害羽弟擔心了……

羽弟也是長大了,知道關心他,還親自把他送回房中,當年不到十年的孩童如今已經是翩翩少年郎,他絕對不能讓羽弟毀在邪無道的手中。

「還不乖乖過來服侍本尊。」見石鴻儒醒來,邪無道嘴角一撇,收回了手。

「頭昏,今晚能不能……」明知道不可能,但石鴻儒還是嘗試一下。

「給點顏色就開染房,你忘了自己是什麼身份?!」 石鴻儒的猶豫惹怒了邪無道。

邪無道魔掌一揮,石鴻儒的衣裳便碎成無數片,散落在床上,蜜色的肌膚立刻暴露在外,在迷蒙的夜色中散發著誘人的光澤。

還沒等他來得及反應,臀間已經多了一個如兒臂粗細的龐然巨物。

邪無道的魔器跟眸子一樣,呈現出可怕的血紅色,上面佈滿了細小的青筋,紅青交纏很是猙獰,比白日間用的玉勢還要粗上一分,頂端處還冒著幽幽黑氣。

「別……啊!」石鴻儒的話音未落,粗長的魔器已經強行頂入他的後穴,一插到底。

溫暖的甬道將魔器包裹住,他的全身一陣痙攣,修長結實的雙腿用力向兩旁蹬去,想要擺脫邪無道。

雖然已經被邪無道強佔了十餘年,但他依然不習慣被邪無道進入,尤其是這種雌伏於人的姿態。

「夾得這麼緊,想死嗎?」邪無道在石鴻儒的臀上拍了一記,低咒道。

「不……不是……」石鴻儒深吸了一口氣,慢慢的調整呼吸,想讓自己放鬆下來。

這樣下去雙方都不好受,這些年他已經知道如何度過難關,只是需要時間而已。

身體裏像插進一根滾燙的鐵棍一般,又熱又漲,他嘗試著動了動腰,尋找著稍微舒服一點的姿勢。

邪無道眯著血眸,一言不發的看著他,猙獰的魔器配合著他的動作,慢慢的在他體內抽送起來,一雙冰冷的大手在他的身上遊移,恣意地把玩著他的肉體。

「這麼多年,怎麼還是那麼緊?」邪無道眉頭皺得老高,在在他的臀部狠狠捏了一下。

「我……我也不知道……」石鴻儒緊咬下唇,不讓自己叫出聲。

「給本尊動起來,別像條死魚似的,沒意思。」邪無道並不打算輕易放過他,抓過一旁的薄被揉作一團塞在他的腰下。

夜還很長,看著石鴻儒那張酷似石景天的臉,心中就像火燒一樣。

只有將石鴻儒壓在身下的時候,他的痛楚才會漸漸被遺忘,當年被石景天傷得太深,直到現在依然記憶猶新。

身下這具身體已經步入壯年,品賞起來卻比少年時更加的美味,尤其是那淫蕩的小穴,被他插上幾下就會趟出水來,再多頂幾下更會緊緊地吸著他不放,到了最後那張倔強的嘴巴還會求著他不要出來。

石鴻儒模樣生得端正,從不對女子多看一眼,外人根本就看不出來石鴻儒是他的性奴,這種優越感令他無比的舒暢。

石鴻儒哽著脖子,艱難道:「能讓我坐起來嗎?這樣實在是……」

整個人都被壓在下麵,臀間含著兇惡的魔器,雙腿朝天,就算想動也沒辦法自己動。

他隱隱約約知道邪無道是在洩憤,也知道邪無道是在故意羞辱他,但他除了順從別無選擇,惹怒邪無道並不是明智的選擇。

「一點小事就把你難倒了,你明天還想不想見你弟弟?」邪無道冷哼一聲。

石鴻儒忙道:「我做就是了。」

他咬牙抬起雙腿,盤在邪無道的腰間,兩臂撐在身旁,試著動了一下臀部。

只是一下,便已經汗流浹背,豆大的汗珠不斷的住額頭上滑落,還好他功底深厚,身體結實,沒有癱軟下來。

「快動起來,扭二下算什麼。」邪無道眉角一揚,臉上的森冷之氣盡除。

這麼聽話的性奴上哪找,不僅身子銷魂,還能助他恢復魔力,連心頭的怒氣也一同發洩掉,他還真有點捨不得放手。

其實,他們魔族素來博愛,只要是強者,身邊不乏俊男美女,石鴻儒雖然生得不錯,但已經過了三十歲,但他還是對石鴻儒很是留戀。

邪無道眯著紅眸打量著石鴻儒,夜色下的石鴻儒似乎有所不同,或許是因為喝了酒的原顧,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紅暈,嘴唇微動想叫又不敢叫,眼角含春,比白日裏多了一分媚色。

筆直修長的雙腿張得大開,嫣紅的後穴將他緊緊含住,他能清楚的感應到腸壁的蠕動,只要他輕輕一動,交合的部位立刻會溢出濕滑的液體。

「不管了,先讓本尊爽一爽再說。」邪無道的喉頭動了幾下,低吼一聲。

邪無道張口咬住石鴻儒胸前微顫的乳珠,猛的抽出魔器,將石鴻儒的臀瓣用力掰開,再重重的頂入,擠出些許媚肉。

撲哧——撲哧——

魔器下的囊袋拍打在石鴻儒的臀上,發出淫靡的聲響,石鴻儒趕緊閉上眼,裝作什麼也聽不到,可是邪無道並不打算輕易放過他。

「睜開眼,看著本尊。」邪無道牙一緊,咬破石鴻儒紫褐色的乳珠。

房內瞬間彌漫著濃濃的血腥味,石鴻儒一時吃痛,只好張開眼,正好對上了邪無道腥紅的血眸,禁不住打了個冷顫。

「真可憐,都破了。」邪無道嘴角微翹,捏住石鴻儒受傷的乳珠,用細長的指尖狠狠的掐了下去。

原本紅腫的乳珠變成了紫紅色,鮮血大量的往外湧,沿著石鴻儒的胸膛撒在了雪白的床單上,落梅點點。

由始至終,石鴻儒都是一臉的平靜,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

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邪無道似乎以淩虐他為樂,樂此不疲,以前他忍受不住還會痛呼出聲,到後來他已經學會置身事外,反正這具身體到了明日就會恢復如初。

「怎麼不叫?」邪無道抬起頭,不悅的撇撇嘴。

一點意思都沒有,他還要聽石鴻儒開口求饒,偏偏石鴻儒一聲不吭,好像他在唱獨角戲一般,實在令他很是挫敗。

「如果你覺得這樣,心裏就好過些,隨便你。」石鴻儒扯起嘴角,勉強一笑。

經過十來年的相處,他隱隱猜到邪無道恨著他,只是為何會恨他,他不得而知……

「你敢取笑本尊?!」血色的瞳仁瞬間放大,邪無道的面孔扭曲得厲害,一副想要吃人的模樣。

「我哪敢取笑你,我不過是自嘲罷了。」石鴻儒苦笑著,打落牙齒往肚裏咽。

他何嘗不知道痛,痛得越狠,邪無道只怕是越痛快,索性不吭聲,忍一忍也就過去了。

「是嗎?」邪無道冷笑連連。

「我的家人和山莊全都在你手中,難道你還怕我逃出你的五指山?!」石鴻儒反唇相譏,臉上慘白一片。

「還想跑?」邪無道俊臉鐵青,五指扣住他的臀瓣,狠狠的抽送幾下。

冒著森森黑氣的魔器磨擦著敏感的腸壁,發出咕嘟的淫靡響聲,緩慢的抽出再快速的擠入,粘稠的腸液令魔器進出非常的順利。

早已適應了魔器的粗大,石鴻儒的後穴越來越緊,只是被插了幾下,便有了感覺。

明知道不應該出聲,但他還是忍不住呻吟了一聲,俊逸的臉龐上浮現出朵朵紅雲。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