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墨黑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墨黑花,
懶惰的A型瓶子,
喜歡吃喜歡睡沒事喜歡碼字 ,
偶爾熱情頹廢,惟獨放不下文字,
平日愛臭美愛帥哥愛八卦囧人一枚,
溺愛即將出版發行中。 
         墨黑花 的所有作品: 
   


 


                        蒼狼野獸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墨黑花,
懶惰的A型瓶子,
喜歡吃喜歡睡沒事喜歡碼字 ,
偶爾熱情頹廢,惟獨放不下文字,
平日愛臭美愛帥哥愛八卦囧人一枚,
溺愛即將出版發行中。 
         蒼狼野獸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代售書系 >> 美色(上下集)

點閱次數: 18276
美色(上下集)
編號 :275
作者 墨黑花
繪者 蒼狼野獸
出版日 :20160331
 
件數:2件 
作者:墨黑花
繪者 :蒼狼野獸
冊數:2冊
價格:630台幣(過了預購期恢復680台幣)
運費:65元〈同時加購龍馬文化出版書籍2本以上免運費〉
題材:非靈異、有肉肉、輕鬆甜文
字數:三十萬字左右(特典二萬多字收錄書中)
排版:繁體豎排
預購贈品:
1、甜蜜特典(含惹火上身特典一篇,收錄書中)
2、精美書簽兩張
3、預購前五十名送杯墊一份
4、簽名卡(送完即止)
預購期:自即日起至3月26日

簡介:
圓圓的小腦袋、短短的四肢、一臉蠢萌蠢萌的爬啊爬,
背上還有一個硬梆梆的殼,
一場車禍讓失業的方立輝變成一隻自帶衰格的小烏龜,
沒有在車禍裡身亡他該感到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但成為小烏龜有什麼用,
不是被養家裡當玩物,就是蒸了變成一道菜都嫌沒幾兩肉。
但就是這麼一副自己都嫌棄的蠢態,
卻有酷帥狂霸豪的大逼格BOSS寵愛他、照顧他、將他捧手心裡呵護,
哼哼!哪怕他在意外裡又恢復人形,BOSS依然不變初衷的對他好,
還說喜歡他,當他接受對方的追求就被吃乾抹淨不留渣,
他心裡又驚喜又不安,難道他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內心裡的惡魔龜羞答答地穿著白西裝探出頭:
BOSS!吃了我就要養一輩子。

原價:680元  
網路優惠價:68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你的情況我瞭解了。」

「我們會在三天之後通知你。」

「今天的面試到此結束。」

又失敗了!方立輝垂頭喪氣的離開食品企業,這已經是第八次面試,還沒有成功是他不夠努力嗎?可他在網上看到的招聘要求裡,覺得自己很符合條件才投了簡歷,沒想到面試之後,對方主管依然讓他回去等通知,一旦說等電話通知就是沒希望。

八月的天宛如火爐一般,方立輝又累又餓的走在街上,路過一家西餐廳,一股誘人的食物香就充斥在鼻腔,卻不怎麼敢進去點套餐享用,他又走了一段路,來到一家巷子裡的小餐館,仔細地看了一遍菜單之後,點了最便宜的鮮肉土豆絲炒飯,然後找了一個乾淨的位置坐下。

他其實不想在吃的方面節省,但他已經失業兩個月,要不節省開支隨意揮霍,很快就會變成城市裡的一個無業遊民。

兩個月前他在理財公司上班,這家公司在業內默默無聞,但他大學念的是國際經濟與貿易,在理財公司上班還算專業對口,天不遂人意的是一場金融風暴來襲,公司受到了巨大的創傷,老闆決定裁掉一部分職員,因為公司短時間裡沒辦法「扭虧為盈」,而為什麼那麼多人裡裁他。

想到理由他就糾結,且他的簡歷裡還多了兩個月就離職的經歷,每次面試的人問起離職理由,一聽是裁員,對方的鼻孔就開始往外噴冷氣。

「你怎麼會被裁?」                                                                                                                                                     

剛開始他誠實的解釋是公司經營困難,可後來發現根本沒有用,他們會說「你一個大學生會先裁你?」可事實是,老闆總不能解雇那些簽了合同的老職員,他怕違法啊,而他剛進公司兩個月,各方面都不夠成熟,比起公司裡經驗豐富的老職員自然選他。

而被裁員不是什麼光榮的事,但,他不覺得過於可恥,世界五百強的尚且有裁員,更何況巴掌大的民營公司,但接連受挫之後,他就在被問起時改變口風,直接說了一句「公司倒閉了。」這句話很管用,此話一出,整個世界瞬間就安靜無聲。

可躲過被裁掉的黑歷史,對方亦沒有面試後就雇用他,總之是各種不滿意,各種挑剔,以至於想要找份合適的工作都不容易,就連在動物園附近的某食品企業(做糕點的)都沒有要他,他應聘的職位是司機兼行政助理,對方都不考慮他,他有那麼差嗎!?

好再只是面試,又不是簽了勞動合同,這家不行再找其他的。

方立輝拿起調羹,大口吃著盤子裡的炒飯,炒飯的味道一般,肉又少,還有些鹹,不過想到是用錢買的,他就面不改色的吃完,而後坐公交去另一家公司面試,他將希望放在下午的面試,不幸的是剛下車就迷路了。

這家要面試的公司在開發區,很多路還在修,走了一圈又一圈,他都沒找到辦公樓。他打電話給通知他面試的人,對方耐心的說了公司地址,又讓他順著正溪路往前走五百米,可走了五百米也沒見到正溪路的標識牌,更別提她說的橙色辦公樓了,而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

看到一個打車的女孩子,方立輝連忙上去打聽,「請問正溪路在附近嗎?」

年輕的女孩看了他一眼,剛好一輛計程車停下,她上了車就絕塵而去。

方立輝愣了一下,很快又換了一個,一個看起來就熟悉附近的男人,「請問附近有正溪路嗎?」

「對不起,我不清楚。」繼續低頭看他的手機,走開。

怎麼辦?眼看面試的時間就要到了,方立輝只得打電話給公司,說明原因,所以可能要晚幾分鐘到,現在正趕過去。

電話那邊的前台小姐,很不屑地冷笑,「方先生,我們的面試四點正式開始,倘若你十五分鐘到不了,我們的面試就自動取消。」

「我會儘快趕過來。」方立輝焦急地說,他覺得前台小姐之所以會笑是認為他腦子不好使,才會連正溪路都找不到,可她說的地方真不好找。

方立輝走到十字路口,看到等紅燈的阿姨,看上去挺面善的,他走上前繼續問,「阿姨,請問正溪路在附近嗎?」

「哦,正溪路,這條是南京西路,正溪路在那邊。」說著指了一個方向,「你順著那條路走上去,往北路方向走十分鐘,再右轉就是。」

「謝謝。」方立輝急忙往她所指的方向走去,走過北路,右轉進正溪路,又走了五分鐘,終於看到那棟孤零零的橙色大廈,看表,二十分鐘。

——面試取消了。

方立輝難免有些鬱悶,他面試過幾家公司,如果因為高峰期堵車或者迷路而造成遲到,他們會主動調整面試時間,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熟悉陌生的環境,並能在這片區域裡找到她所說的公司大樓,再加上面試應該雙方配合,為此,他很不理解這家公司的態度為何那麼傲慢。

更糟糕的是今天的時間都浪費了,還一無所獲,方立輝失落地歎了口氣,拖著疲乏的四肢往來時的路走去,足足走了一小時才到公交站。

夜色怡人,月亮似彎彎的暖玉般掛在濃墨染過的天空,霓虹的看板宛如七色的彩帶,為原本就繁華的城市綴上風采,一切都那麼的安逸。

方立輝坐在公車裡,吃著打折買到的全麥麵包,公車開得很快,車窗開著,吹亂了方立輝的頭髮,露出那張棱角分明的英俊面容,他穿著一件灰色T恤,質地不是特別好,款式又不新穎,卻沒有絲毫的俗氣,那件粗糙的衣服包裹著他結實的胸膛,下身是修身的牛仔褲,不管怎麼看都年輕而帥氣,但他神色疲倦的,活像一件曬了七天的背心,被大風吹到地上,再被歇斯底里的烈日暴曬過一輪又一輪,徹底變得又乾又扁。

車裡只有六七個人,有的玩手機,有的看著窗外發呆,有的戴著耳機聽音樂,非常安靜,方立輝吃完麵包,喝了幾口涼茶就睏意十足,回想起下午的面試經歷,覺得沒有去那家公司面試也好,畢竟那家公司的附近沒有住宅區;如果面試成功,每天上下班要走半小時到公司,時間久了也吃不消,現在等回家之後,他再繼續投幾份簡歷,說不定明天的面試會適合,他會有好的工作,想著想著,他就迷迷糊糊的睡過去。

結果路上出了車禍,公車在轉彎時遇到迎面而來的加長林肯,司機猛轉方向盤避開,卻逃不了下一個劫難,硬生生的撞到護欄上。

「砰!!」劇烈的撞擊聲響起。

昏睡中的方立輝一下子被拋起來,來不及像其他人那般抓穩,就重重地撞破玻璃摔在路邊的樹叢中,黑乎乎的涼茶潑了他一頭一臉。

他登時呼吸不過來,滿嘴都是血腥味,似乎是肺被肋骨戳壞,每一次呼吸都牽扯到內臟,那樣的痛楚讓他動一下都難,緊接著粘稠的鮮血從他的頭上流下來,他驚恐的睜開眼,眼前的景物卻開始模糊起來,頭部跟胸口傳來的陣陣疼痛跟暈眩讓他難受得想吐,他安慰自己不會有事的,疼痛卻越來越強烈……難道他要死了!還是這麼難看的死相,公車裡的其他人說不定還活著,只有他,這麼衰的飛出公車還被涼茶潑一臉。

方立輝驀地抑不住悲傷的情緒翻湧,他活了二十三年,賣力的念了十六年的書,好不容易畢業了,還沒來得及施展雄心抱負,還沒有享受過什麼就要死了,這輩子太不值得了!更悲慘的是他連女朋友都沒有,別說初吻,連手都沒有牽過,他怎麼能就這麼死了,怎麼能就這麼死了……

想到此,身體裡突然湧出一股奇異的熱力,之前模糊的視野開始變得清晰,強烈得讓人幾乎作嘔的痛楚漸漸消失,呼吸終於順暢了,一瞬間他覺得身體都變得不同,但他顧不上那麼多了,開始吃力地往前爬,他要趕快離開樹叢,然後看到亮光,急忙探出頭,看到那輛熟悉的公車。

公車將鐵質的護欄撞得變形,他看到車裡的乘客驚恐的下車,聽到不遠處傳來警車鳴笛聲跟救護車的響聲,接著看到林肯轎車走下一個男人。

銀色的月光將男人的身影映照得發亮,透著一種極致的純美誘惑,男人的個頭很高,英挺的身軀配上黑色的華貴西裝,他黑亮的髮絲微微有些長,距離的關係無法看到他的面容,只覺得男人的皮膚很白,氣質又非常好,舉手投足裡都是吸引人的魅力,一眼望去只能用美豔來形容。

注意到他的目光男人轉過頭,方立輝登時愣了一下,他從沒有見過這麼美的男人,感覺那張臉像是藝術家手裡繪畫出來的,應該掛在牆上而不是長在臉上,男人看到他之後,突然朝他所在的方向走來,在方立輝眼裡那應該是很長的一段距離,男人卻不到片刻就來到他的身邊。

在他不明所以的同時,男人打量了他一圈,一雙幽深的瞳眸裡沒有流露出任何情緒,卻帶著與生俱來的居高臨下。

方立輝被他看得自慚形穢,萬般覺得自己這副狼狽又醜陋的樣子實在對不起天地良心,當場想挖一個坑活埋了自己,可是全身都沒辦法動彈一分,四肢就像灌了鉛一般重,之前靠著求生的意念,一鼓作氣的從樹叢裡爬出來,想要被救護人員發現,現在鬆懈下來就疲倦得動不了。

「你掉在路邊嗎?」美男子優雅的開口,聲音就像低醇的紅酒一般,帶著清冽的低沉氣息。

掉?他明明是從車裡飛出來!方立輝覺得男人的問題很奇怪,後來明白男人為何這麼問,但此刻他疲倦得什麼都說不出,只是看著男人。

男人又開口說,「我先帶你回去。」他的聲音不大,夾在不遠處的喧囂聲音裡還顯得有些小,卻又足以讓方立輝聽清。

問號又爬上方立輝的臉,不是該帶他去醫院,怎麼他的口氣是帶自己回去?大概是之前的車禍讓男人受到了驚嚇,畢竟要不是他的轎車,公車也不會為了避開他而發生車禍,現在車上不知什麼情況,但看到渾身是血的他躺在路邊,他才會驚得表達不清楚,於是沖著男人點了一下頭。

男人的臉上浮起一絲微妙的表情,轉瞬間又消失不見,他彎身拎起方立輝,方立輝驚得天靈蓋都要翻起來,更可怕的是他感覺自己似乎特別輕,因為男人拎起他時,甚至沒出多少力,而他身高一米八,體重又著實不輕,可男人的表現顯然他是一團棉花,而他還趴在男人的手心!

他清晰的看到男人修長的手指,感受到他掌心裡的溫暖熱量,那樣的溫度牢牢地包圍著他,他是真的趴在男人的手心,方立輝嚇得臉都白了,又像突然被人狠狠揍了一拳,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襲來,接著他就暈了,之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不知睡了多久,方立輝只覺的睡得很沉很沉,還做了一個夢,夢裡他變成一隻小烏龜,掌心般大,背著一個硬邦邦的殼,蠢萌蠢萌的在池子裡撲騰著短短的手腳,水很清,周圍很多魚,他在水池裡煩躁的游來遊去,不停揮開沖著他吐泡泡的金魚,這夢完全是不祥之兆!

「昨晚八點在華南路發生一起交通事故,起因是公車為避開迎面來的高級轎車而撞到護欄,所幸車上的乘客跟司機並未受到嚴重的傷害,醫生表示住院觀察幾天就能離開,由於高級轎車路權大,責任重,這起醫藥費都由高級轎車的車主承擔……」

車上的乘客怎麼會都沒事!明明他傷得半死不活的需要在重症監護室裡吸氧氣,怎麼新聞報導裡沒有提起他,電視機裡傳來的早間新聞吵得方立輝從睡夢中醒來,他緩緩地睜開眼,發現看到的不是熟悉的天花板,他的眼前蒙著一層潮濕的水汽,他閉上眼又睜開,依然沒有改變。

伸手,看到短短的小爪子,轉過頭,另一個水缸裡都是五彩繽紛的魚,水缸裡倒映出他的樣子,他嚇得魂都要飛出身體,他、他變成了一隻小烏龜!撲通一聲,方立輝掉進了水裡,整個人都懵了,他還活著,只是變成了另一種生物,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這不科學,一定是別人秘密製作的整蠱遊戲,想到這,他整個人就呈現出負智商的惶恐樣子,開始上下左右的尋找攝像頭(……)結果發現更不得了的事。

他不是躺在醫院的病房裡,也不是在自己租住的房間裡,他待在一個陌生的地方,白色的裝飾櫃上放置著兩個水缸,一個大水缸裡是呆頭呆腦四處遊動的魚,一個水缸是他所在的窩,他在這個窩裡睡一晚上竟然沒被淹死!難道是變成小烏龜的關係?方立輝的臉頓時就黑了。

他又四處看了一圈,發現房子非常大,他覺得自己看到的客廳,做成一個游泳池就能跳進去歡快的游泳,然後房子的主人肯定有潔癖,地板是一塵不染的白色瓷磚,還要鋪上奢華的羊駝毛地毯,打掃起來多不方便,那堆滿白色椅墊的皮沙發占地寬敞,沙發對面的牆上貼著歐美風格的牆紙,並做了前衛而時尚的背景設計,然後掛著一個超大型的液晶電視,感覺掉下來就能砸死人(小烏龜的視野)

電視裡的女主播面容嚴肅,一絲不苟的直播著早間新聞,新聞的下方顯示著現在的時間,八點。

陽台處的一面玻璃是弧形,窗外是綠意盎然的樹木跟不遠處的花園別墅,然後靠近大門的右邊是白色的大型餐桌,餐桌前坐著一個男人,男人穿著立體剪裁的米色上衣,強韌的肌肉線條在衣服裡若隱若現,他的皮膚白皙勝雪,像是散發著銀白色的瑩光一般,他的五官生得比女人還美,但眉眼間的冷峻削弱了過分陰柔的氣質,但不管如何削弱,別人看過去,就只有三個字浮現在腦海——美男子。

美男子連吃飯的樣子都賞心悅目,站在他旁邊的冷漠男子似乎是管家的樣子,貼心的給他倒著咖啡,並將他需要的餐點盛在奶油般的瓷盤裡,然後恭敬地跟他說什麼,他不時回應一句,這樣的畫面怎麼看都像電影裡出現的場景,任何人看到都會不自覺的沉浸在男人的魅力裡。

方立輝卻伸出小短手,摸向自己心臟的位置,他覺得受到了很大的驚嚇,美男子是昨晚在車禍現場見到的人。

方立輝呆呆地看著他,滿心的驚恐跟不安,昨晚發生的事一股腦的湧向腦海,回想起男人來到他身邊,問他是掉在路邊嗎,又說要先帶他回去,難道那時他已經是現在這副又醜又蠢的樣子,他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不然怎麼可能帶一個陌生人回家,這裡明顯是他的家。

可他是一個人,自小身體健康,沒有特異功能,如果有特異功能不會念書時怕考不好想要作弊,不會見到喜歡的人就臉紅,還連表白的勇氣都沒有,更不會失業了連工作都找不到,他普普通通的,是一個丟在人群裡就被淹沒的小屌絲,所以,怎麼會突然變成一隻小烏龜!

難道是從公車裡飛出去時產生了詭異的磁電波,或是他身邊有小烏龜出沒,而後本該肋骨戳破肺部而死的他重生了,方立輝的腦子裡自動播放起電視裡宣傳的某些劇《穿越XXXX的愛》《重生XXXX》那樣的狗血劇,不對,他是摔在樹叢中,身邊沒有小烏龜,哪怕有,小烏龜也活不了。

因而,如果是意外,一定有方法能恢復原樣,可現在得出去才行!方立輝伸手要抓住水缸邊緣,離開,卻發現手太短,根本夠不到,努力地伸長一雙手,仍差一段遙不可及的距離,更可怕的是行動起來時,胸口就會傳來一陣痛楚,低頭一看,那裡有一道傷痕,是車禍時受傷的地方。

他不信邪的按下去,強烈的痛楚令他險些彈起身,這、這是他的身體!

方立輝的世界觀瞬間崩塌成廢墟,他覺得現在不是受到驚嚇,而是需要速效救心丸穩住心臟。

他在原地僵了一分鐘,想了很多,也被驚嚇了太久,但回過神之後就像八章魚般貼在玻璃缸上,姿勢難看地往上爬,沒有停歇地往上爬,但他還沒有掌握到技巧,爬上去就會掉水裡,這麼可笑的身體,別說出去,連行動都困難,一時間心裡鼓鼓的,以為這樣他就放棄,方立輝握了一下拳頭,繼續撲騰著短短的手腳,使勁的往上爬,好不容易爬出來,卻因體力透支而抓不住水缸,硬生生的摔在櫃子上,身體還滑出大半。

他嚇得頭皮發麻,下意識地抓住櫃子,但力度不夠大,只在櫃子上留下一道抓痕,便「滋溜」一聲掉下去,以人類的視線來看,水缸離地面的高度一般,但對身形迷你的小烏龜而言,這樣的高度足以摔死他,方立輝的心臟一下子緊縮,難道他又要死一次,這次還是摔死的!可預料中的粉身碎骨的痛楚沒有襲來,他摔在羊駝毛地毯上,乳白色的柔軟地毯吸收了他掉下來的衝擊力,他沒事!方立輝登時舒了一口氣。

「你不想待水缸裡嗎?」頭頂突然傳來一道優雅的男聲。

方立輝睜開眼就看到那張不再陌生的面容,男人居高臨下地看著他,清冷的五官好像掛在天空的明月,實在漂亮極了,只是他好高,這身高把他對比的好像風雨飄搖中瑟瑟發抖的小弱雞,不,是小烏龜,還是不對,他是人,等他恢復過來就不覺得他高,不過他的視野怎麼有些怪。

他覺得看那麼高的男人不費勁,後來發現自己是四腳朝天的仰躺著,立馬羞得遮住下身,但小短手不僅摸不到自己的下身,還什麼都遮不到,他急得額頭上都冒出一層汗,恨不得拿起鏟子挖一條縫鑽進去,因為男人饒有興致地看著他,他卻連翻身的力氣都沒有,沒用得慘不忍睹!

「這樣會好一些。」一雙白玉般的手伸來,落在他的殼上,稍一用力,就將他翻過身,恢復到趴在地毯上的姿態。

方立輝驚訝地看著男人,男人面無表情的,沒有取笑他的狼狽姿態,一雙瞳眸像是漩渦一般,深邃得要將他吸進去,他有一瞬間的迷惑,覺得這個男人只是眼神就有殺傷力,想到他的幫忙就開口道謝,但發出的聲音亂七八糟沒有人能聽懂,他立即閉嘴(……)果然話都不能說了!

男人看著他,神色裡又多了一絲興味,轉頭跟不遠處的肖管家說了一聲,「你準備一份食物給它。」

肖管家愣了一下,很快地說,「好的,盛先生。」昨晚參加完商業宴會,他開車送盛言默回來,豈料途中發生車禍,超速行駛的公車為了避開他而撞到護欄,他急忙打電話聯繫救護車,而盛言默儘管波瀾不驚的,卻下車察看公車裡的乘客情況,然後還在路邊撿到一隻小烏龜,由於小烏龜身上有一些駭人的血,他以為是車上的乘客掉的,而乘客在車禍裡受到嚴重的驚嚇,都被送往醫院治療,他便將小烏龜帶回來暫時照看。

今早他打電話給醫院,醫院那邊確認幾個乘客情況穩定,除了皮外傷沒有其他問題,司機的情況稍微重一些,外傷加骨折,但沒造成傷亡已是不幸中的大幸,然後問起乘客有誰飼養過的小烏龜車禍時掉在路邊,所有人都一致的說沒有飼養。

他在早餐時將情況告訴盛言默,盛言默就說養,他要養那就沒辦法拒絕,畢竟家裡大,多一隻小烏龜無礙,但他覺得這只小烏龜麻煩,昨晚將他放魚缸裡,他就跟裡面的魚起衝突,不停地揮開它們,霸道的佔據一席之地,然後煩躁的在水底爬來爬去,爬來爬去,直至將他放在另一個魚缸,他才消停。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