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茵夢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十年前不慎掉入「腐坑」,

從此推開神奇的耽美之門。

遍覽群書,被坑無數次之後,

終於不得不自己提筆寫故事。

生平最大之心願,

莫過於寫自己喜歡的文,

給喜歡看的人看。

喜歡簡單而精彩的生活,

結交有趣且投契的朋友。

 
         茵夢 的所有作品: 
   


 


                        蒼狼野獸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十年前不慎掉入「腐坑」,

從此推開神奇的耽美之門。

遍覽群書,被坑無數次之後,

終於不得不自己提筆寫故事。

生平最大之心願,

莫過於寫自己喜歡的文,

給喜歡看的人看。

喜歡簡單而精彩的生活,

結交有趣且投契的朋友。

 
         蒼狼野獸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萌戀系列 >> 狼行成三(上下集)

點閱次數: 9121
   狼行成三(上下集)
編號 :024
作者 茵夢
繪者 蒼狼野獸
出版日 :20150420
 
件數:2件 
預購前30名可獲得作者親筆簽名卡一張^^

上集簡介

冷灝覺得自己真是流年不利,倒楣透頂。
飽受信任的下屬包藏禍心,一紙訴狀將他送入牢獄。
而為了救他脫困,齊嘉言不小心竟引狼入室!
一面是窮追不捨的舊愛,一面是癡情不改的戀人,
三個人的情愛,糾纏不清,剪不斷,理還亂。
天生M的冷總,到底該如何選擇?

「你那淫蕩的身體,需要從內到外的調教,
讓我們一起來滿足你,難道不好嗎?」


下集簡介

由於楚曦的強勢加入,他們開啟了獨特的三人同居模式。
甜蜜熱辣的各種羞恥play一再上演,
肢體纏綿中三人的感情日漸升溫。
然而,他們三人的愛情之路並非一帆風順,
浪子楚曦的風流舊賬、
齊嘉言的青梅竹馬、
紐約黑幫的奪命追殺……
在重重危機面前,
三個男人能否經得起考驗,
贏得最後的幸福?


「愛情的偉大,就在於不分年齡和性別,
可以跨越種族和信仰。
我們三人彼此深愛,為什麼不能在一起?」

原價:500元  
網路優惠價:50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1.

  齊嘉言一身西裝革履,手裡拖著一隻行李箱,在辦公室匆匆穿行而過。印著咖啡方格的LV旅行箱在柔軟的駝色地毯上無聲的碾過,留下兩道淺淺的印記。

  他走到冷灝的辦公室門口,還沒敲門,就聽見裡面傳來冷灝不帶感情、仿佛淬著冰的聲音。

  「……客戶指名要巴羅克風格,你做出來的是什麼鬼東西?」

  「冷總,您聽我解釋,巴羅克風格太浮誇,只有沒見識的暴發戶才用,我的設計更具創意,做出來效果更佳。」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回答道,語氣中帶著明顯的傲慢。

  「呵!」冷灝仿佛氣得笑了,「你只是個設計師,只要負責把客戶想要的做出來,不需要你有那麼多的創意,客戶才是上帝,明白嗎?」

  「可是……」

  「沒有可是!原之毅,你的履歷雖不錯,但在我的公司就得按我的規矩來。念在你是初犯,再給你一次機會,但這樣的錯誤,我不希望有下一次,懂了嗎?」

  原之毅忍氣吞聲的認了錯,低著頭推門出來,差一點撞上站在門口的齊嘉言。

  「齊副總……」原之毅嘴上這麼稱呼,可是眼神對齊嘉言並無敬意,甚至沒有為自己的莽撞道歉。

  齊嘉言不動聲色的打量了對方幾眼。這個叫原之毅的年輕人,長得十分俊朗,衣著打扮也很考究。名校畢業的他,年紀輕輕就拿下好幾個設計大獎,是業界小有名氣的新晉設計師。

  冷灝頗為賞識對方的才華,所以原之毅前來投奔的時候,冷灝表示歡迎,並且對他十分器重,一來就給了他經理的職位。

  然而不知怎地,齊嘉言從第一眼就對這個原之毅沒有好感,總覺得此人目高於頂,野心勃勃,不是個安分的人,而且他看冷灝的眼神,似乎暗藏著欲望,讓齊嘉言十分忌憚。

  齊嘉言無聲的點點頭,跟原之毅擦肩而過,走進了冷灝的辦公室,順手關了門。

  看到齊嘉言,冷灝那張籠罩著寒霜的冷臉立刻緩和下來,眉目之間流露出溫柔的情意。

  「準備要出發了嗎?」冷灝笑著迎上來。

  「嗯,六點的飛機,我過來跟你道個別。」齊嘉言放下行李箱,伸臂攬住冷灝的腰,給了他一個深長纏綿的吻。

  冷灝被吻得身體發軟,抓著齊嘉言的手臂才能站穩,主動把臉貼到他的耳邊,依依不捨地道:「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出差吧?」

  「怎麼,捨不得我啊?」齊嘉言失笑,捏了捏冷灝的臉,「你已經夠忙的了,我希望能盡力為你分憂。你放心,處理完那邊的事情,我就馬上趕回來,正好能陪你過情人節。」

  冷灝乖巧的點頭,替齊嘉言整了整領帶:「路上小心,到了給我電話。」

  齊嘉言見他如此鄭重,心裡突然有幾分不安,沉吟道:「剛才我在外面,聽到你訓斥原之毅……」

  「怎麼?他還敢跟你告狀?」冷灝不滿地挑眉。

  「那倒沒有,不過,原之毅這個人,我始終有點看不透。他心氣那麼高的一個人,你剛才那樣訓斥他,我怕他心裡會有芥蒂……」

  「有芥蒂又怎麼樣?我說的都是實情!」冷灝不屑的冷笑。

  齊嘉言無奈的搖搖頭。他的這個寶貝戀人,智商很高,工作能力也強,然而情商卻有待商榷,說起話來尖銳刻薄不留情面,而且越是受器重的下屬,冷灝的要求就越嚴格,私下裡被員工稱為「Devil」,簡直聞虎色變。

  齊嘉言想起自己當初在淩雲做冷灝的下屬,也曾經被逼得差點辭職。他看得出冷灝嘴上說得狠,但其實還挺器重原之毅的,只是原之毅此人卻未必像齊嘉言當年那樣老實,他的眼神總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一絲陰險和野心。

  「總之,你聽我一句,小心提防他,此人心機很重,不是省油的燈。」齊嘉言語重心長的勸道。

  冷灝心不在焉的嗯了一聲,突然輕笑道:「咦,你莫非吃他的醋了?你要是不放心,我馬上讓他走人。」

  齊嘉言勾唇一笑,道:「吃什麼醋?我還不放心你嗎?你的身體……離開我根本不行,不是嗎?」

  

 

  ****** 

 

  冷灝從電腦桌前站起來,揉了揉酸脹的太陽穴,走到辦公室巨大的落地窗前,俯瞰外面輝煌的燈火。

  齊嘉言去歐洲出差已有數天,雖然兩個人都很忙,但每天都會通電話,聊聊各自的情況。平時齊嘉言天天陪在身邊還不覺得,然而一旦他離開,冷灝還真有點不適應,尤其是到了晚上,夜深人靜獨自一人的時候,就特別想念男人溫暖的懷抱。

  冷灝正望著窗外出神,突然感覺肩膀被人輕輕拍了一下,回頭一看,原之毅那張含笑的臉距離他只有幾寸之遙。

  冷灝微微皺眉,下意識的拉開一點距離,問道:「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走?」

  冷灝明顯的躲閃動作讓原之毅眼中掠過一絲陰霾,不過立刻掩飾過去。

  「本來是準備下班了,不過我看你房間的燈一直亮著,就過來看看你。」原之毅微笑道,「冷總還沒吃飯吧?我也還沒吃。我知道有一間很好的日本料理,我們一起去試試?」

  冷灝擺了擺手:「不必,我已經吃過外賣了。你沒事就早點下班吧。」

  冷灝說完,轉過身背對著原之毅,擺明瞭是送客的態度。

  原之毅眸色微沉,不甘的望著冷灝的背影。從背後看,冷灝那細韌的腰肢、筆直修長的雙腿、渾圓挺翹的臀部,格外的性感迷人。窗外闌珊的燈火似乎給他罩上了一層寂寞的輕紗,顯得如此惹人心跳。

  進門的時候,他分明看到冷灝眼中的寂寞,情人不在他身邊,所以他感到空虛了嗎?這正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原之毅偷偷咽了口口水,大著膽子上前,從身後摟住了冷灝的腰。

  「冷總,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願意為你排遣寂寞……你放心,我不比齊嘉言差的,我會讓你快樂的……」

  原之毅火熱的唇貼在冷灝的耳邊,柔情款款地吐出誘惑的話語,火熱的雙手在冷灝的腰肢上緩緩滑動,帶著挑逗的意味。

  冷灝倏地側過臉,黑曜石般的眸子直視原之毅,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原之毅感覺被迎頭澆了一盆冰水,刺骨的冰寒,仿佛一道冰牆突然橫亙在兩人中間,讓他無法越雷池一步。

  冷灝雖然沒說一個字,但他的眼神,不僅是明明白白的拒絕,更有毫不留情的厭惡和鄙視,簡直比扇他耳光還難堪。

  原之毅忍不住問道:「為什麼?齊嘉言就有那麼好嗎?我哪裡比他差,為什麼你不肯給我一次機會?」

  冷灝不耐煩的推開原之毅,處女座的潔癖令他忍不住掏出手帕,當著原之毅的面使勁擦了擦被碰過的耳廓,指著門說道:「我不需要給你解釋,你不配跟齊嘉言比,現在,你給我滾出去,否則我就叫保安了!」

  原之毅漲紅了臉,胸口劇烈起伏,眼中滿是不甘的神情,原本俊朗的臉因為羞辱而扭曲,顯得有幾分猙獰。

  「聽到沒有?滾出去!立刻,馬上!」

  原之毅僵了幾秒,終於敗在冷灝強悍的氣場下,悻悻地退了出去。

  冷灝望著原之毅狼狽離去的身影,無奈的搖了搖頭,真是莫名其妙,竟然被下屬性騷擾了,難道自己看起來那麼饑渴?

  真是奇怪,這人什麼時候對自己起了這種下流的心思?想到自己居然讓原之毅在身邊跟了那麼久,也不知他每天在心裡如何意淫自己,冷灝感覺渾身都不舒服!

  說來也奇怪,當初身為下屬的齊嘉言侵犯他的時候,冷灝只覺得興奮,然而換了一個人,他就覺得無法忍受,簡直想吐。

  冷灝把被原之毅碰過的西服脫下來,丟在椅背上,倒了一杯冷水,坐下來冷靜一下情緒。

  突然,他瞥見地上躺著一張紙片,彎腰撿起來一看,竟是一張名片。當看清上面的名字,冷灝的臉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

  這張名片上的名字赫然是灝言廣告最大的競爭對手——澳美廣告的總經理。冷灝顯然不會留競爭對手的名片,而他的辦公室今天只有一個人進來過,就是原之毅,估計是剛才兩人糾纏的時候,不小心從兜裡掉落的。

  冷灝微微眯起眼,不由地聯想起最近的一個設計專案,他原本信心十足,認為那個專案是灝言的囊中之物,誰知最後的贏家卻是澳美廣告。對方的設計方案,竟然跟灝言的有七八分相似,當時冷灝就存了幾分懷疑,如今這麼前後一聯繫,誰是內鬼便一目了然了!

  這個原之毅,竟然吃裡爬外,出賣公司機密,看來是不能留了!

  怪不得齊嘉言一再囑咐自己要小心這個人,自己還以為他亂吃醋,現在看來,齊嘉言的判斷是對的,自己竟然養了一頭白眼狼在身邊!

  想及此,冷灝又是慶倖又是後怕。

  仿佛是心有靈犀一般,齊嘉言的電話正巧這時打了進來。

  「喂……」

  冷灝說話的聲音帶著一絲輕顫,齊嘉言立刻捕捉到他情緒的異樣,忙問:「寶貝,你怎麼了?」

  冷灝有種衝動,想把發生的一切傾吐給齊嘉言,但想想還是作罷了。他難以想像齊嘉言知道自己被人性騷擾,會氣成什麼樣子,畢竟隔了那麼遠,還是別讓他擔心得好。

  「唔……我沒事。」冷灝道。

  

 

  ******

 

  冷灝走出警察局的大門,初升的旭日刺得他眼睛都睜不開,他不由得半眯起眼睛。

  從拘留到釋放,冷灝在局子裡只呆了三天三夜,然而從心理上,卻感覺像度過了漫長的三年。

  他的一生都很順遂,出生於高級知識份子之家,聰明過人,在學校是尖子生,一路保送進入頂尖大學,即使在哈佛這樣的高等學府,面對來自世界各地的優秀同學,冷灝的成績也是名列前茅,畢業後更是平步青雲,在商場上叱吒風雲,從未想過自己竟然有一天陷入牢獄之災!

  重新呼吸到外面自由的空氣,冷灝心情激蕩,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氣,貪婪的享受那帶著淡淡青草芬香的新鮮空氣。

  「冷先生,請上車!」一名年輕員警態度恭敬地拉開警車的門,請冷灝坐上車,然後目送他離去。

  冷灝坐在車上,一夜失眠令他頭疼欲裂,被釋放出獄的喜悅漸漸淡去,恢復平靜後他開始思考。

  就在昨天,員警還嚴厲地審問他,可是過了一夜,所有人的態度都變得客氣而恭敬,不僅釋放了他,還用警車送他回家。

  如此前倨後恭的態度,讓冷灝一頭霧水,百思不得其解。

  更令他不安的是,他被釋放出獄,齊嘉言竟然沒有來接他,手機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

  警車開道,自然是暢通無阻,冷灝很快就到了家,跟員警道謝告辭,冷灝掏出鑰匙,打開了家門。

  家裡竟然沒有人!

  冷灝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齊嘉言去哪兒了?

  冷灝給齊嘉言的家裡和他的幾個朋友逐個兒打電話,可是沒有人知道齊嘉言的行蹤。

  冷灝不得不安慰自己,齊嘉言畢竟是個成年的大男人,難道還能被綁架了不成?

  在拘留所關了三天,不能洗澡,渾身散發著一股難聞的汗臭味,作為一個有潔癖的處女座,冷灝早已忍不下去,他決定把齊嘉言的事暫且放一邊,先沖個澡把自己料理乾淨再說。

  他花了不少時間,將自己裡裡外外洗乾淨,披著浴袍走出衛生間,猛一抬頭,卻看到齊嘉言正雙目炯炯的望著自己。

  冷灝的身上鬆鬆垮垮的披著浴袍,腰帶沒有紮緊,白皙的胸脯全部露在外面,齊嘉言灼熱的眼神讓他臉上發燙,忍不住轉開視線,低咳一聲道:「呃……我回來了……」

  話音未落,齊嘉言一個箭步沖上去,猛地抱住冷灝,狠狠地吻住了他的唇。

  「唔……」冷灝對齊嘉言突然爆發的熱情小小驚訝了一下,剛回家時找不到人的不快立刻消散。

  男人溫暖寬厚的懷抱讓冷灝十分安心,他柔順地仰起頭,回應齊嘉言的熱吻。

  不知過了多久,冷灝感覺胸腔裡的空氣都要被吸幹,整個人快窒息了,齊嘉言才鬆開了他,兩隻結實的胳膊卻還是霸道的摟著他的腰,下巴擱在他的肩膀上,身體似乎在顫抖。

  「對不起……對不起……」齊嘉言的聲音帶著一絲哽咽。

  冷灝有點哭笑不得,反手抱住齊嘉言,輕輕拍他的後背,柔聲安慰:「你怎麼了?要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才對!你早就提醒我原之毅有問題,我卻還是掉以輕心,這才中了他的招。你不用自責,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再說,我不是已經平安回來了嗎?」

  過了好一會兒,齊嘉言才平靜下來,鬆開了冷灝,只不過眼圈微微發紅,襯著他那張陽光俊朗的臉,無端的讓人覺得很可愛。

  「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守著你,保護你,再也不離開你身邊,不讓壞人有可趁之機!」

  冷灝被他逗樂了,忍不住伸手掐了掐他的臉,笑道:「我又不是柔弱女子,需要你保護什麼啊?」

  「你不需要我保護,那你需要誰?」齊嘉言竟然急了眼,怒瞪冷灝。

  「好好好,讓你保護,讓你保護,行了吧?」冷灝無奈的歎氣,「多大的人了,還跟小孩子一樣, 真是拿你沒辦法!」

  兩人嬉鬧了一會兒,冷灝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問道:「今天我能被釋放,你托了什麼關係?」

  齊嘉言聞言,臉上的笑容瞬間有些僵硬,他想起對某人的承諾,只好選擇隱瞞實情:「說起來也巧,我有個同學的父親跟警察局局長有交情,我托他幫忙的。為了這事昨天我請他喝酒,兩人都喝高了,所以才晚回來的……」

  冷灝哦了一聲,見齊嘉言情緒低落,試探的問道:「是不是欠了很大的人情?不用擔心,再大的人情,咱們以後慢慢還回去就是,錢不是問題。」

  齊嘉言忍不住在心裡苦笑:要是錢能解決就好了……

  恍惚之間,又回到了一個小時前,他在一片兵荒馬亂中醒來,發現自己赤身裸體的睡在陌生的床上,身旁還側躺著一個同樣赤裸的美男。

  楚曦的身體上縱橫交錯著前一夜留下的激情痕跡,尤其是被蹂躪的菊穴,溢出暗紅的血跡和白濁的精液,刺激著齊嘉言的神經,提醒他兩人曾經有過怎樣荒唐的情事。

  目睹這一切,齊嘉言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在去楚曦家之前,齊嘉言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上次楚曦就曾經表示過對他的性趣,齊嘉言想,大不了自己捨身喂虎,被楚曦上一回,讓他狠狠出一口氣,報復回來。只要能救冷灝,自己犧牲一回肉體,也沒什麼的,反正男人的貞操又不值錢。

  然而齊嘉言萬萬想不到,楚曦非但沒上自己,反而下了藥,讓自己上了他!

  從楚曦生澀的表現來看,毫無疑問他是第一次被人上,齊嘉言一想到這個,就覺得非常頭痛,他有預感,事情真的是大條了!

  「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做?」齊嘉言扶額,難以理解楚曦究竟在想些什麼。

  楚曦緩緩坐起身,雖然他的動作很小,但是依然撕扯到下身的傷口,痛得他嘶了一聲,俊臉微微扭曲,他揉了揉腰,淡淡的道:「沒什麼,我只是想知道,他是什麼感覺罷了。」

  楚曦側過臉,望著齊嘉言輕輕一笑:「嗯,雖然第一次是蠻痛的,不過你的技術確實很好,難怪他對你那麼死心塌地!」

  「呃……謝……謝謝……」齊嘉言窘得不知該說什麼好,他承認自己很難理解楚曦的奇葩邏輯。

  齊嘉言心裡依然記掛著關在局子裡的冷灝,忍不住問:「那麼……冷灝……」

  「呵,你回到家就能見到他了,保證毫髮無損。」楚曦說完,扶著腰小心翼翼的下床。

  齊嘉言愣了一下,下意識地伸手扶了一把,楚曦訝然回眸,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

  齊嘉言現在已經明白過來,冷灝的事,楚曦肯定是早就安排好了。想到冷灝馬上就可以脫困回家,齊嘉言的心情便愉悅起來,連帶著覺得楚曦那張臉也變得有幾分討人歡喜了。

  其實楚曦本就是非常有魅力的男人,之前齊嘉言把他當作情敵,才會覺得他討厭,現在兩人稀裡糊塗的發生了肉體關係,心裡頭到底有了點不一樣的感情。

  「多謝你了!」齊嘉言誠心誠意的道謝。

  「謝什麼?」楚曦不以為然的搖搖頭,叮囑道,「對了,不要告訴他是我幫忙的。」

  「為什麼?」齊嘉言確實不願讓冷灝欠楚曦人情,然而不得不承認,這次多虧了楚曦,不然還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把冷灝撈出來。

  「舉手之勞而已,我不想讓他感覺欠了我什麼。」楚曦英俊的臉上竟有一絲落寞。

  齊嘉言深深皺眉,他能感受到,或許楚曦對於冷灝的愛並不比自己對冷灝的少,但是冷灝曾經說過,當年楚曦為了名利而背叛了他,這其中到底有怎樣的緣由?

  「你和他……當初為什麼分手?」

  「這個說來話長,改天再跟你講。」楚曦明顯不想繼續這個話題,推了一下齊嘉言的肩膀,催促道,「別廢話了,快去洗一洗,然後趕緊回去,記得要好好安慰他。」

  「那你呢?你沒事吧?」

  「呵,真以為你能把我做趴下啊?」楚曦似笑非笑的挑眉,琥珀色眸子中寒芒一閃,「我自然有別的事要做。這次的事情,沒那麼容易結束,那個膽敢污蔑陷害冷灝的混帳,我會讓他付出代價!」

  「嘉言,嘉言……」冷灝的呼喚將齊嘉言從回憶中拉回,「你怎麼突然發起呆來,我問你話呢!」

  「哦……不好意思,我有點累,走神了,你剛問我什麼?」

  「我問你,原之毅那混帳去哪兒了?」

  「自從向警方報案之後,原之毅就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過面,只通過他的律師來傳話,估計是躲到什麼地方去了吧。」

  「有本事他就躲一輩子,不然任憑他逃到天涯海角,我也饒不了他!」冷灝的眼神在刹那間森冷如冰,流露出刻骨的恨意。

  齊嘉言望著冷灝,心中不由得感慨:冷灝跟楚曦,在某些方面上還挺相似的,都是那麼鋒芒畢露,絕不肯吃虧的主兒,息事寧人這個詞在他們的字典裡是找不到的。

  「好了好了,你剛回來,先好好休息,別多想這些煩心事。」齊嘉言扶著冷灝在沙發上坐下,「來,我去給你做早餐。」

  冷灝望著齊嘉言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齊嘉言的頭髮有點濕,看上去像是剛沖過澡,可是跟朋友在外面喝酒喝了一夜,怎麼還有地方沖澡?

  不過,他實在太困倦了,精神高度緊張了三天,昨夜又整夜失眠,終於回到安全的家中,他整個人才放鬆下來,很快就歪在沙發上,沉入了夢鄉……

  ******

  冷灝感覺齊嘉言的狀態有些不對勁,自從他被釋放回來以後,齊嘉言經常會莫名其妙的發呆,面帶憂鬱,跟自己說話的時候會走神,看自己的眼神也透著古怪,不敢正視自己,似乎在逃避什麼。

  齊嘉言年輕力強,性欲旺盛,兩人在一起的時候幾乎每天都做愛,每次都做到冷灝哭著求饒才肯放手,然而冷灝從警察局裡回來都好幾天了,齊嘉言只是晚上抱著他睡覺,並沒有跟他做愛。

  開始冷灝還以為,齊嘉言顧念自己的身體,才故意忍耐著,可是戀人跟自己睡在同一張床上,卻不碰他,冷灝自己也有點受不了。他的身體被調教慣了,沒男人操他還真不行,而且他戴著貞操鎖,齊嘉言不給他,他自己也沒法紓解欲望。

  冷灝嘗試著挑逗齊嘉言,用言語暗示他,好幾次明明感覺到齊嘉言下面都硬了,可是卻沒有更進一步的行動,這讓冷灝既羞憤又疑惑。

  欲求不滿的冷灝不得不懷疑,難道齊嘉言另結新歡,移情別戀了?

  可是又不像,齊嘉言除了不跟他上床,在別的方面卻比從前更加溫柔體貼,把他照顧得無微不至,而且齊嘉言每天跟他同出同進,沒有看到他接觸過任何可疑的物件,所以冷灝雖然疑惑,卻也無可奈何。

  就在冷灝因為欲求不滿而鬱悶煩惱的時候,原之毅同學即將面臨人生的重大轉折……

  原之毅,出身在一個貧苦農村,但是他從小就不信命,他發誓要改變自己的命運,他要出人頭地,飛黃騰達,成為人上人。

  他畢業於名校,躊躇滿志,野心勃勃,也小有才華,然而沒有任何背景和社會資源的他,並不是那麼容易成功。

  直到某一天,淩雲的老董事長找到他,讓他去灝言臥底,設法整垮冷灝。老王董許諾給他一筆鉅款,並答應事成後協助他移民北美。

  原之毅是個gay,沒節操愛濫交的那種,能夠近距離接觸到冷灝這樣的美人,本身就很有吸引力,更何況還有豐厚的報酬,簡直是錢色雙收嘛,原之毅自然求之不得,欣然答應下來。

  原之毅加入灝言公司的過程很順利,然而要獲得冷灝的信任,成為他的心腹,卻並不容易,因為冷灝身旁有一個很難纏的護花使者——齊嘉言。

  幾經周折,原之毅通過老王董的關係搭上了競爭對手,出賣灝言的設計稿,使得競爭公司獲利,但是僅憑這一點,遠遠不足以整垮冷灝。

  好不容易盼到齊嘉言出差,原之毅施展魅力,試圖勾引寂寞的冷灝,不料卻被嚴詞拒絕,他本該離開的,可是鬼使神差的半途折返,正好看到冷灝跟齊嘉言通過電話做愛的火爆畫面。

  真沒想到,平時那個清冷傲慢如高嶺之花的冷總裁,背地裡竟然是那樣淫蕩風騷,真是讓他跌破眼鏡,恨不得撲進去強暴了他。

  然而,緊接著,冷灝卻說,發現了他勾結競爭對手的秘密,並且要辭退他,這像一盆冰水澆到原之毅的頭上。他本來還打著財色雙收的如意算盤,但冷灝已經發現了他的秘密,看來是沒希望得到美人了,既然如此,那就索性毀了他吧!讓他為羞辱和輕視自己付出代價!

  原之毅的腦筋急速運轉,靈機一動想出了一條惡毒的計策——竊取冷灝的精液,然後在身上弄出傷痕,裝出被性侵犯的樣子,去警察局報警。

  只要能整垮冷灝,灝言公司肯定就撐不下去,自己完成了淩雲老王董交代的任務,拿到那筆巨額的酬勞,然後遠走高飛,移民國外,從此逍遙快活!

  原之毅的計策果然奏效,冷灝如他所期待的那樣,被員警拘捕,灝言公司陷入混亂。老王董聽聞後非常高興,連口贊他,給他支付了一半的酬勞,並且請了最知名的律師,準備跟冷灝對薄公堂,勢要將他送入監牢。

  一切都進展得很順利,簡直不能更完美!原之毅感覺自己正步入一條康莊大道,仿佛整個世界都向自己敞開了金色的大門,他的自信開始極度膨脹。

  唯一的缺憾是,因為害怕被冷灝的人找到,他不得不找了個地方躲藏起來。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