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魚危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魚危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完美情話 >> 全洪荒都知道魔祖在鬧離婚(全五冊)

點閱次數: 4399
全洪荒都知道魔祖在鬧離婚(全五冊)
編號 :131
作者 魚危
繪者
出版日 :20171130
 
件數:5件 
預售價:1240(預購期後恢復原價1340台幣)
運費:65元
裝幀:繁體橫排/A5全五冊
預售時間:10/01 20:30~11/05 20:30
預計發貨時間:十一月下旬
贈品:明信片*1(預售期間付款,含作者太太簽名)
黑蓮異形書籤*1(目前的效果圖仍要再修改)

【文案】
穿成人生贏家,羅睺也有不滿的時候。
前世,他是洪荒文寫手,
為筆下的主角各種牟利,可是輪到自己,
他才發現金手指不是那麼好開!
苦思冥想之下,
羅睺打算先解決自己的人生大事。
他果斷把高嶺之花的鴻鈞追到手。

原以為有了道祖當伴侶,
什麼劫難都沒了,
結果婚後生活告訴他——鴻鈞性冷淡!
羅睺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決定離婚,過自己的神仙日子去!

原價:1340元  
網路優惠價:134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紫霄宮的一處水池中,紅衣漂浮在水面上,黑髮纏繞,一個男子倚靠在盛開的黑色蓮花旁,氤氳的魔氣圍繞著他,令人看不清容顏。他就像是滅世黑蓮中的精魂,又像是自水裡化形而出的妖魔,透著絲絲的凶煞之意。

不過這些煞氣,在一隻手觸及他的臉頰時,消失無蹤。

羅睺從小憩中醒來,感覺到有人在摸他,便大大方方地舒展四肢。可惜溫柔撫摸他的手只在脖子以上的位置打轉,撩得他心都癢了。羅睺在手指第三次碰到嘴唇時,有些不滿地睜開了眼:「鴻鈞,你能不能像個男人一樣乾脆一點。」

「男人是什麼?」

縹緲而透著仙氣的聲音在他耳邊出現。

羅睺:「……」

好吧,這個時代還沒有人族。

一個紫衣人不知何時落在了滅世黑蓮上,屈起膝蓋,清雅地坐在了蓮臺上,雙臂擁抱著羅睺的肩膀,其中一隻手停留在羅睺的唇上。這朵先天靈寶品級的蓮花有些不開心,花瓣抖了抖,想把對方晃下去。

它剛開始抖動,浸泡在靈泉裡的羅睺就抬了抬眸,用意念制止了:「別亂動。」

滅世黑蓮有些小委屈。

它的主人只有羅睺一個,為什麼現在又要多一個人踩在它的頭頂上!

一寶不認二主啊!

羅睺微微仰起脖頸,黑髮散亂,狹長的眼眸半闔:「鴻鈞,你又閉關了很久。」

這一聲「久」字被拖長,音調中帶著威脅。

鴻鈞摩挲著他淡色的唇瓣,隱約間似乎能聞到蓮香,果然是有什麼寶物,就有什麼主人。

他眉頭展開,不由輕聲說道:「羅睺,你該鍛煉一下耐心了,這還不足上次一半的時間。」為了讓羅睺不再計較閉關時間的問題,他果斷把話題轉移到了身下的這朵蓮花上,「你和滅世黑蓮的緣分不淺,連出海閒逛,都能比我先找到它。」

「這是當然。」

「我們再比一比誰更快找到下一個寶物如何?」

「你探寶上癮了?」

「把這些寶物收藏起來,偶爾把玩欣賞,是一種樂趣。」

鴻鈞的話一說完,羅睺就無語了,這習慣放在後世就是典型的收藏癖!

要知道現在不是混沌世界,在這片盤古開闢的洪荒裡,他們這些混沌魔神都是外來者,不被天道承認。鴻鈞縱然能提前奪取許多寶物,也難保日後不會被天道逼著交出去。

羅睺抓住他的手,聲音放軟了一些:「本座只是不想讓你白費功夫。」

「我知道。」鴻鈞心情很好地應道,隨後眸光微閃,「羅睺,『本座』這個自稱是怎麼回事?」

羅睺坦蕩地說道:「本人正在聖座之上。」

鴻鈞:「……」

發現自己把鴻鈞堵得啞口無言,羅睺笑得肆意起來,提前開闢這種高逼格詞彙的感覺不錯。誰讓整個洪荒剛結束了龍鳳大劫,文化知識層面較低,生靈普遍蒙昧,他想要找個能平等交流的對象都找不到。

僅存的那些混沌魔神,不是被盤鳳、祖龍他們的結局嚇破膽,就是力量被削弱太多,連站在他面前的資格都沒有。

如今大地一片混亂,唯有三十三天外的紫霄宮能獲得些許清靜。

羅睺想著這些不著邊際的往事,手上一用力,打算將滅世黑蓮上的鴻鈞拉入水中。

黑蓮和他心有靈犀地配合起來。

使勁搖晃!

可惜鴻鈞早一步看穿了他的意圖,紫色的衣袖一震,把他的力氣卸去,腳下鎮住黑蓮。羅睺一時沒料到他會這麼做,手腕酸痛,心中又驚又氣,等了幾千年的負面情緒頓時爆發!

他從水中猛然站了起來,紅衣黑髮,宛若一尊魔氣湧動的殺神。

「鴻鈞!」

他受夠了鴻鈞的冷淡!

鴻鈞一怔,措手不及地看著羅睺從水裡走了出來,濕漉漉的頭髮和衣服都沒管,要直接離開紫霄宮。

眼看紫霄宮外就是一片混沌色彩,羅睺冷笑一聲,鴻鈞這輩子還是和他的右手過去吧!至於對方需不需要用到右手解決,那就不在怒火燒心的羅睺的考慮範圍內了。從混沌破滅到洪荒出現,再到龍鳳大劫,有哪對道侶這麼久都沒有發生過關係!

鬱氣橫生之下,他大步流星地走出紫霄宮。

忽然酸痛的手腕被拽住。

羅睺還沒思考好要不要掙脫他,就被鴻鈞從後面抱住了腰,紫色的道袍衣袖交疊在紅衣上,分外好看。

感覺到腰上施加的力道,羅睺的心情平復下來,冷漠地說道:「你想幹什麼?」

鴻鈞許久都沒說話。

羅睺的臉色越來越黑沉,邪異的眉眼間皆是殺氣,然而在他想發飆的時候,耳畔忽然一暖。鴻鈞低頭吻了一下他的耳畔,緊接著把脾氣易怒的羅睺直接抱了起來,往紫霄宮的大殿方向走去。

羅睺驚喜。

難道鴻鈞開竅了?

眨眼之間的變化讓羅睺有些心跳加速,目光緊盯著鴻鈞這張讓他覺得是禍水的臉。

鴻鈞長得很好看,最主要的是完全符合他的口味!

想當年,他在一群妖魔鬼怪般的混沌魔神裡,審美觀遭到了巨大的摧殘。本以為連盤古都是一副糙漢子的模樣,他也不用對其他同類產生什麼期待,結果一次意外,他在混沌世界尋寶中偶遇了對方,立刻驚為天人。

某種一定要脫單的衝動,促使羅睺開始追求這個仙氣飄飄的紫衣人。

事實證明,眼光太好也是一個悲劇。

羅睺瞧上的不是其他無名之輩,而是未來赫赫有名的道祖鴻鈞,他命中註定會有一戰的死敵。苦思冥想了一段時間,羅睺決定先定下人生大事,把鴻鈞追到手,什麼道魔之爭的問題,留到盤古開天闢地之後再思考吧。

於是,就有了今天。

他們成為了道侶,共同參悟大道,追尋萬劫不滅的境界。

除了缺少性生活外——

羅睺表示自己對鴻鈞哪裡都滿意。

紫霄宮。

往日論道的大殿裡清冷至極,寥寥煙氣從香爐中騰起,散發著好聞的氣味。

鴻鈞沒有在大殿停留,抱著羅睺繼續往後面走去。這裡是論道的地方,如果他們在大殿上發生關係,羅睺以後肯定不會老老實實地坐在蒲團上論道,這一點他絕不允許發生,尋道是他們一生需要追求的事情。

羅睺有足夠強大的修為和體魄,甚至避過了開天之劫,沒有成為隕落的魔神之一。

不僅如此,他在降臨洪荒後,比自己更早地適應了這個新世界。因為低調行事,而沒有過早被洪荒天道盯上,所以羅睺活蹦亂跳地活到了今天,實力強橫到讓天道都忌憚三分。

在鴻鈞眼裡,羅睺有優點,也有缺點。

他情緒化十分明顯,煞氣極重,要是不能及時穩住他,肯定翻臉不認人。

畢竟羅睺走的是以殺證道的路線,自己就是他的障礙之一。

鴻鈞並不擔心自己的情況,在混沌時期,他的實力比羅睺強許多。就算在盤古開天闢地的劫難中魔神之軀受損,掉落聖人境界,但是他的心境仍在,差的只是證道之基鴻蒙紫氣。何況最近他又得到了混沌至寶造化玉碟,待他參悟完全後,恢復實力是遲早的事情。

現在重要的是解決羅睺的心結。

鴻鈞自我反省了一下,自己居然忽視了羅睺這麼多年,完全不知道對方在渴望這種事情。

他性慾寡淡,不代表羅睺和他一樣!

跨過門檻,鴻鈞俯下身,將羅睺放在自己平時休息時才會睡的雲床上。

羅睺感覺身下柔軟如雲朵,坐起身來時被鴻鈞的力量烘乾了身上的水分,黑髮順滑地落滿了肩頭和雲床,與鴻鈞的白髮形成鮮明的對比。鴻鈞坐在雲床邊,淡紫色的眸子注視著他,似乎在醞釀情緒,或者是在想怎麼進行下一步。

羅睺往後一躺,紅衣凌亂,慵懶地說道:「本座已經躺好了,你來。」

鴻鈞的神色微妙。

幾千年不見,羅睺好像比以前還坦蕩直白了。

發現鴻鈞遲遲未動,羅睺睜著一雙黑瞳,似笑非笑地看他,嘲笑著對方的臨陣退縮。

其實羅睺心中非常失望。

這種事情本該水到渠成,可是他和鴻鈞卡在人生大事的最後一步,始終沒有身體上的親密接觸。

是鴻鈞修習忘情道的原因嗎?

認為今天又是純粹的睡覺,羅睺閉目養神,不想去看惹他心煩的鴻鈞了,以免生氣過頭影響感情。倘若不是上輩子可恥的偏好延續了下來,他早就強行推了鴻鈞,而不是等鴻鈞慢吞吞地來發展關係,溫水煮青蛙也不是這麼煮的啊!

可是事情總是在突然之間發生改變。

羅睺的眼皮跳動,發現身上的衣袍一鬆,腰帶被人抽出。

被、被被解開了?

羅睺驚訝地想要去看鴻鈞,卻被鴻鈞的手擋住了視線,只能看見指縫裡模糊的光線。

對方捂住他的雙眸,指尖微微冰冷,羅睺沒有放出神念來觀察四周,心亂如麻,任由鴻鈞的另一隻手撩開自己鬆垮的衣襟,只是在大片胸膛暴露在紫霄宮的靈氣之中時,他的皮膚微縮,胸膛起伏,洩露出主人的內心其實沒有那麼鎮定。

鴻鈞下意識地多看了幾眼。

雲床上,黑髮紅衣的男子衣衫半褪,美不勝收。

這就是自家道侶。

羅睺渾然不知道自己美色的殺傷力,眉心蹙起,不悅地說道:「你到底要看到什麼時候。」

鴻鈞移開手,脫下自己紫色的道袍,上床和羅睺共寢。

在鴻鈞的身體覆蓋他身上的剎那,羅睺的身體一顫,隱忍了許久的欲念燃起。比起其他混沌魔神,他完全追求自我,從來不克制七情六欲。只是為了鴻鈞,他才會收斂與生俱來的煞氣,掩藏起渴求欲望的心思,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

而他得到了回報。

羅睺露出期待已久的愉快笑容,伸手抱住了身上的鴻鈞,引導對方撫摸自己。

雖然他也是新手上路,但是他相信自己比鴻鈞好多了。

好歹他知道該怎麼做!

 

 

第二章

雲床上,紅衫落在一邊,

連盤古都敢開玩笑打趣的羅睺,卻在鴻鈞親吻他脖頸的時候臉頰微紅,眼波流轉,狹長的眸子裡溢出柔軟的情緒。他終究不是一個冷血冷情的混沌魔神,這一點在他最初選擇是否與鴻鈞為敵上就顯示得一清二楚。

真正的混沌魔神,在掐算到未來的危險時,只會想盡辦法去抹除。

他們絕對不允許有誰凌駕於自己的頭上。

包括盤古。

那一場開天大劫下隕落的混沌魔神不計其數,鴻蒙紫氣被奪,身軀破碎。說他們傻,也未必,混沌魔神活了那麼久,該成精的都成精了,他們只是不願意讓盤古以力證道,毀滅賴以生存的混沌世界而已。

盤古收集了他們的鴻蒙紫氣,想要創造出一個不遜於混沌的世界。

然而他完全沒有料到,開天闢地後,天道未全,居然還差了最後一縷鴻蒙紫氣。

也就是這一縷紫氣的缺失,讓盤古領悟到混沌世界隱藏著更高一層的大道意志,它不願意盤古證道成功,與羅睺的想法一拍即合,於是大道幫助了來自後世的羅睺。

盤古不甘眼前的新世界消失,力竭而亡。

其他活下來的混沌魔神都不知道,到底是誰那麼幸運地逃過一劫。

唯有鴻鈞知道——

是羅睺。

紫霄宮中有眾多寶物遮蔽天機,羅睺說話就隨意了很多,偶爾吃著靈果就會說出幾句石破天驚的話。

他的道侶隱藏修為,看似是准聖巔峰,實際上是聖人境界。一旦秘密暴露,羅睺會是真正被天道不容的眼中釘,肉中刺。若不是鴻鈞得到羅睺的信任,他不會知道這麼多洪荒背後的秘密,也不會幫著羅睺隱瞞這件事情。

這個傢伙再怎麼心狠手辣,依然是他的道侶。

「在想什麼?」

羅睺的雙臂勾住他的脖子,眉眼間一派風流綺麗之色,哪怕是定力極佳的鴻鈞,都微微晃神。

鴻鈞忍不住在想,當初是怎麼會答應和羅睺結為道侶的?

好像是羅睺從盤古手上救下了他後。

欠了一個恩情。

鴻鈞沒有掩飾地說道:「我在想自己是為何答應與你結為道侶的。」

羅睺大言不慚道:「你被本座勾引了。」

鴻鈞的手指點了點他的眉心,對他的口無遮攔有些頭疼:「你呀,忌言。」

實力達到這種程度,說出的話是有可能化作真實的。

「怕什麼,紫霄宮很安全。」羅睺對他的擔憂知之甚詳,甚至享受著他為自己著想的心思,「你已經是悶葫蘆了,本座要是再悶,豈不是要在紫霄宮和你坐到地老天荒也不說一句話嗎?」

鴻鈞被他的比喻弄得很新奇,忍不住反駁道:「我和你論道的時候,不是說了很多嗎?」

羅睺翻了個白眼:「平時呢?」

他一點都不想和鴻鈞玩意念流或者心有靈犀!

拌嘴聊天期間,鴻鈞手上挑逗的動作也沒有停下來過,鴻鈞學習的速度和修道一樣快,不到一會兒就把羅睺弄得身體酥麻,眼中帶笑。對於今天,他期待已久,之前礙於臉皮,才從混沌世界忍到了龍鳳大劫尾聲,現在他已經明悟不要和鴻鈞玩什麼矜持!

不然對方有可能和你矜持到底!

他不想當一輩子的處男!

羅睺攀在鴻鈞後背的手伸出,摘了鴻鈞的髮冠,滿頭白髮落下,與潔白無瑕的雲床化為一體。

他笑道:「真好看。」

鴻鈞的眼中閃過疑惑,手指撫摸著羅睺俊美中帶著三分邪氣的面容,問出許久以來的不解之處:「混沌裡向來以力量為美,盤古的樣子才是混沌魔神喜歡的類型,你為什麼會喜歡我的樣子?」

羅睺想到盤古粗獷的外表,打了個寒戰。

天知道他在盤古開天闢地,身體擴大成巨人的形態時,留下了多麼嚴重的心理陰影。

雙腿之間的那個玩意,也是會擴大的!

「鴻鈞,你沒有自信嗎?」

羅睺凝視著鴻鈞的面容,拿對方來清洗腦海中打滿馬賽克的畫面。

鴻鈞見到對方認真的神色,像是被觸及了心底的柔軟,熱流劃過心頭。他的眸光柔和了下來,清冽得不似凡人的容顏中染上淡淡的情愫:「我從來沒有低看過自己,也沒有低看過你,你在我心中一直是最好的道侶,羅睺。」

羅睺被他百萬年都不會說一句的情話直戳心扉,不自然地側過頭,惹得鴻鈞輕笑起來。

他的笑聲格外好聽。

【這是犯規!】

羅睺在心中磨著自己的一口好牙。

坦誠相見的下一步,自然是所有生靈都能無師自通的情愛之事。

有了許多次的幻想作為前提,羅睺很快就進入了狀態,平穩的呼吸亂了一些,身體裡似乎有一簇簇火苗在四處竄動,元神也微微跳動,證明著身心都興奮了起來。為了防止傳說中的「不適感」出現,他特意放鬆身體,讓腰部盡可能被鴻鈞的掌心包裹。

雖然被摸腰很癢很敏感,但是為了鴻鈞,他忍了。

「你看上去在臉紅。」

鴻鈞捏了捏他腰間的一點軟肉,指尖勾勒過腰線,莫名的愛不釋手。

羅睺的身體抖了抖。

好癢!

要是換一個傢伙敢這麼幹,他一定用誅仙劍陣把他轟得魂飛魄散!再把破碎的元神當養料送給滅世黑蓮吃!

鴻鈞當然不知道羅睺腦海裡兇殘的念頭,按照洪荒世界的風俗,他低下頭,親吻著羅睺有些薄的嘴唇,像是吻一片花瓣般高雅而不沾俗氣。羅睺被他吻得春情蕩漾,一絲拉的羞澀都飛到天邊去了,毫不猶豫地讓鴻鈞明白最熱情的接吻方式。

感覺到牙齒被撬開,舌頭纏繞住他,鴻鈞的眼神驚訝,完全不知道還能這麼幹。

羅睺……平時到底在想什麼啊?

你儂我儂的接吻,羅睺也頂多是面紅心不跳。

他異樣地迷戀鴻鈞的味道,眼中是濃濃的佔有慾,恨不得把他吞入肚子裡。鑒於道侶緩慢的速度,他主動分開雙腿夾住了鴻鈞的腰,沒有了紅衣的遮擋,線條漂亮的大長腿暴露無遺,哪怕是多看一眼都會讓人心神動搖。

羅睺對自己的魅力很有自信。

男女通吃不在話下。

可惜他的性取向是彎的,見過鴻鈞之後,更加難以瞧上其他生靈。

羅睺放縱自己的低喘,眸中含情,水霧朦朧,即使再情動,依舊有種揮之不去的危險氣息。

他天生殺戮之體,以殺證道,情慾極為旺盛,又因為求道的特殊性,他一直遭到很多混沌魔神的排斥。但是他想要讓鴻鈞明白,自己是有理智的,倘若他是一柄嗜血的誅仙劍,那麼他願意讓鴻鈞成為自己的劍鞘,安撫他無法克制的殺意。

在鴻鈞的手指進入他的身體時,羅睺嗓子都啞了:「你想要我嗎?」

哪怕是「本座」的自稱也忘了。

鴻鈞應道:「嗯。」

這句話不是承諾更似承諾。

羅睺等到了他的回答,閉上眼眸,緊張的情緒一掃而空,慵懶地等待著鴻鈞帶給他歡愉。

沒有什麼比兩情相悅的結合更讓他期待了。

等了好半晌——

羅睺都感覺到自己被手指摸得有了感覺,欲念湧動,可是鴻鈞還是沒有進來。

「鴻鈞?」

前戲夠了啊。

面對道侶的欲求不滿,鴻鈞的神色有些遲疑,眼前的羅睺顯然十分符合他的心意,眼角生魅,衣衫盡褪,完全是能產生心魔級別的美人。然而為什麼自己的下半身沒有動靜,元神也無法產生情慾?

羅睺的指尖都有些發軟,也就沒有睜開眼,用小腿蹭了蹭鴻鈞,暗示意味都快要成為明示了。

「我難受,快一點。」

「……」

回應他的是沉默,這讓羅睺心中一個「咯磴」。

他壓抑住體內的情潮,惡狠狠地瞪著鴻鈞,若鴻鈞是在故意吊他胃口,他一定事後找他算帳!

入眼是顰眉的鴻鈞。

白髮的道者從他的身上坐起來,容顏如畫,極為出塵。

羅睺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比起單純的吊胃口,還有另一種能讓他氣瘋的可能。

「羅睺,我好像沒辦法繼續下去了。」

「啊?」

「你再給我一段時間……」

鴻鈞向來風輕雲淡的表情多出一絲尷尬。

羅睺難以置信地看著他毫無動靜的腹下三寸,如同五雷轟頂。

鴻鈞對他沒感覺?!

這麼多年的陪伴,就算是石頭也該焐熱了,他從混沌時期認定的道侶卻毫無反應!

羅睺整個人都不好了。

「羅睺!」

鴻鈞突然有些無措地攔住羅睺,因為羅睺把他推開,撿起掉落的衣服往身上胡亂一裹,臉色鐵青地想要下床離開。什麼情慾都變成了浮雲,羅睺現在根本不想留下來,裡子面子一次性全部丟光,再留下來,他想殺了鴻鈞的心都有了!

果然洪荒世界就不適合談戀愛!

他應該趁早走忘情道,把自己的七情六欲都斷個乾淨!

憤怒中的羅睺沒有再對鴻鈞留手,一招揮開對方,雲床一瞬間被打散。他不再回頭,紅衣凌亂地從紫霄宮飛奔了出去,一路上赤著腳,珍貴的靈草靈花都被他身上夾雜的煞氣驚得收攏枝葉,瑟瑟發抖,好不可憐。

水池中的滅世黑蓮一看主人要走,連忙化作流光跟了上去。

紫霄宮外是大羅金仙才敢孤身單闖的混沌氣流,羅睺赤足踩在滅世黑蓮上,黑發揚起,要是不看他身上遍佈吻痕,當真是滅世魔神一般可怕。

「回洪荒大陸。」

他從牙縫裡擠出這幾個森冷的字眼。

滅世黑蓮無愧於先天靈寶的品級,當即避開氣流,載著心情極度糟糕的主人從三十三天外返回下界。

龍鳳大劫的尾聲,似乎也因此再起波瀾。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