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訂購方式
國內購書
海外購書
訂購服務
付款完成通知
我的購物車
查詢購物記錄
服務台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儲值VIP會員說明
儲值資訊回傳
                  ●   完美情話
                  ●   代售書系
                  ●   動漫周邊區
                  ●   優惠套書組
                  ●   簡體書系
                  ●   花語系列
                  ●   迴夢系列
                  ●   藏英集
                  ●   萌戀系列
                  ●   絕色情話
                  ●   浪漫情話
                  ●   天堂鳥系列
作者列表
龍馬文化Facebook
龍馬文化微博


                        魚釋水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魚釋水 的所有作品: 
   


 


                         的相關資訊: 
關閉 [X]    
      
         的所有作品: 
   


 
  ≡龍馬文化網路書店≡ >> 個人誌書系 >> 簡體書系 >> 與室友的二三事

點閱次數: 3026
與室友的二三事
編號 :028
作者 魚釋水
繪者
出版日 :20171220
 
件數:1件 
作者 :魚釋水
 
件數:1冊
預購期:即日起~2017年12月10日
字數: 正文7萬字+番外9千字

規格:簡體橫排
出版日:2017年12月20日


故事簡介:

文案:
倒霉催的直男为了引起妹子们的注意回答了一个问题:
如果某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性转了你会做什么呢?
当然是先让室友们爽爽!
于是单身狗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的倒霉催直男,
终于感受到了浴室偷情、寝室PALY等!
马上就要经历4P了……

原價:240元  
網路優惠價:240元  


  分享   推薦   分享   列印   
 
 ::商品詳細介紹

第一章

    不知是不是现在网络视频越来越流行的原因最近流行起各种奇葩的街头调查,刚扫荡完超市打算回寝室的溪路就碰上了这种事。

    夏风习习采访的又是三个可爱的妹纸,溪路捋了捋头发故意走地慢了些,功夫不负有心人,妹纸们总算注意到这个抢镜的汉纸了。

    原本以为又是什么“回家吃饭”之类的话题,结果妹纸一开口他就后悔抢镜了。

    “请问某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性转了,你第一件想到的事情是什么呢?”妹纸甜美的声音问出了这么个丧心病狂的问题让溪路泪流满面。

    他讪讪一笑,想挠挠头奈何手中满满得两袋子零食泡面只好放弃,假咳了声腼腆得答道:“大概是先让室友们爽爽吧。”

    几个妹纸露出诡异以及满意的笑容道谢后离开,寻找下一个目标。而溪路失望地目送萌妹们远去之后拎着零食继续回寝室。

    寝室里正在进行如火如荼得战斗,夏博顶着头金毛光着膀子甩了鼠标拍了旁边的丁辰一掌:“玛的叫你去上路推塔的!”

    丁辰也火了:“都说了我第一次玩儿!还不信非要我一起,现在来怪我!”

    给溪路开完门过来的顾广忙劝了几句:“老三以前是学霸我们不都知道么,阿博你也真是的,动不动就动粗。”

    溪路扔掉四人的粮食唉声叹气得躺床上装死狗:“哎……”

    “路妹怎么了,两袋零食怎么跟肾亏了似得。”夏博向来没口德没手德,还好够义气,一个寝室的彼此也了解,不然刚刚那一掌丁辰也不会这么淡定。

    丁辰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眼镜道:“路妹给我们买零食你还挤兑他。”

    溪路依旧死狗样叹了口气说:“哎……刚路上遇到三个可萌可萌的妹纸。”

    三人听到此立马把他压住:“然后呢?”然后在心中默默地分配了一下,恩,不算上路妹一人一个!

    “有你萌么?!”

    “操!老子一米八的汉子哪里跟萌搭边了?”溪路炸毛,自己明明是身高一米八的正常大好青年不娘不丑怎么就不能好好得用帅来形容了!

    三人笑着放开他挺直了身体,好吧,个个一米九上下,溪路这个身高在他们寝室就是矮子身高。

    看到这三人又用身高欺压他只好继续埋怨:“三个妹纸问我,如果哪天发现自己性转了第一反应是啥?我说先让室友们爽爽,这么劲爆的答案她们居然只说了句谢谢走人了!枉我那么自毁形象啊!”

    “哈哈哈!快脱裤子我们看看有没有机会先爽爽!”

    “滚,找你女朋友去!”

    夏博摊摊手:“刚分掉,所以我们寝室现在都是单身狗了。”

    丁辰抱胸又推了推眼镜:“你让我们失去了一个勾搭妹子的机会。”

    顾广也笑笑:“赶紧分赃,晚上有自习,作业再不交来不及了。”

    溪路摸了罐可乐没理会这三人,“噗”可能是路上颠簸,又因为姿势不对,可乐罐子一打开喷的满身都是,他看到那个刚刚还讨论过的地方一大滩水渍耳根偷偷的红了,为什么感觉身体有点奇怪……

    可乐喷在身上过于黏腻,三人嫌弃地立马退散,他白了他们一眼用两根手指搭起衣角一扇一扇地去浴室洗澡。

    寝室的浴室其实是和厕所一体的,甚至连个帘子都没有,男生们大大咧咧惯了有时候赶时间会一起洗澡,或者一个洗澡的时候另几个还能洗漱上厕所。溪路刚进去夏博就跟着挤了进来。

    “擦,刚刚打游戏喊得太起劲饮料喝多了。”他刚掏出那啥准备“交税”,一瞥眼见溪路还没脱衣服居然闭起眼睛撑着墙沉思,于是用空的那只手戳了戳他腰问:“路妹你在浴室沉思个毛啊?”

    就在刚刚!夏博进来之前!溪路觉得下面感觉非常奇怪,为什么说奇怪呢?因为那种饥渴不是想干人而是想被干,于是拉开裤子一看——晴天霹雳!妈蛋谁来告诉他多出来的那个东西是啥!那三个萌妹是女巫嘛卧槽!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幻觉!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原本撑着墙平复欲望的溪路被夏博这么一捅腰眼瞬间电流激遍全身,那个多出来的小口可耻的吐出一口花蜜。

    “怎么这么热呢……”夏博奇怪的看看自己刚刚交完“税”的小兄弟正斗志昂扬,卧槽?什么时候自己禽兽成这样了?

    “喂,路妹你干嘛不说话,有没有觉得里面很热?”

    就那么几平米的小空间里奇怪的气味弥漫开来,让人忍不住骚动着,溪路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把手伸下去了,暗骂夏博觉得热干嘛不出去,特么的还越凑越近,睁开眼一瞟特么的鸟都没塞进去算什么事?还这么……闪着诱人的光泽,看着就能让人很爽的长度,以前怎么没发现他嗓音这么好听,虽然带着股痞劲。

    夏博吸了吸鼻子把手从溪路的衣摆下慢慢往上游移,裸露出来的皮肤接触到空气的时候仿佛都能感觉到一层一层的鸡皮疙瘩起来又落下,当手指捏住那两颗已经发硬的红豆时溪路终于忍不住呻吟一声,尽管马上住了口但也被夏博捕捉到了,两手卖力的揉搓起他胸前那两点。

    空气越来越甜腻喘息声也越来越粗重,两人早已没了理智。

    “唔……下面……”溪路带着他的手伸进了那个早已饥渴难耐的地方,内裤湿哒哒得贴着那两片“香唇”,夏博刮弄了几下滑腻的那处,两只手指便探了进去。

    刚进去心底还在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马上就又被那温度融化了心智,露出那口白牙嗷呜一口咬住了猎物的后颈。

    因为腿抖,溪路早就换了个方向双手撑着盥洗台,面朝镜子,感受着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抬眼看到咬住自己后颈舔舐的某个金色脑袋,浑浑噩噩的联想到了草原上正在交配的狮子。这种“自己正在和野兽做爱”的禁忌感竟让他更加兴奋了,看着自己内裤间伸着别人的手正一鼓一鼓地捣鼓,双腿不由自主得又岔开了些甚至自觉得弯下腰来趴在盥洗台上。

    夏博正抠弄那个温热的小穴起劲,突然又浇灌下来一股热液沿着指缝向外喷涌,深吸一口气终于忍不住剥了碍事的裤子露出了那个奇异的地方。

    大白天的没开灯,而且厕所也没有向外的窗户只有一个通走廊的小窗,所以光线并不好,啪嗒一声在白炽灯灯光的照射之下只见挺翘的双臀随着双腿的颤抖也微微颤动着,接着是肉粉色的菊穴被淫液蹭地泛着晶莹诱惑的颜色,原本应是丑陋的地方此刻变得美味起来;再然后就是那个怪异的地方了,坚挺的男根下方多出来一个蜜穴正饥渴地翕动吐蜜。

    他用手向两边一掰,那里就像以前看到正在吐水的牡蛎似得一张一闭水流汩汩。

    擦,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了,路妹明明是男的怎么现在多出了这么个跟他前女友一样的肉穴?还有——自己怎么兴奋得头脑发昏只想干个爽?

    箭已上铉不得不发,夏博扶着硬得发疼的那物慢慢插入,伴随着咕叽咕叽的声音由长变短全根没入。

    “啊……”溪路不自觉地双手握紧,那根太长了,当全部吞入之后又疼又爽连后背也轻颤不已,“疼……”太长了感觉要抵进胃里了。

    溪路双颊发红眼神迷蒙,一切全凭本能。一只手伸到后面抓住那只扶着他腰的手腕吐了几口气后轻哼了几声便催促道:“快动……痒……里面痒……”

    本来已经有几分清醒了的夏博被这么一催立刻又糊了,抓着腰啪啪啪地来了几个大力抽送。

    “嘶……疼……疼……”

    “疼你就别夹那么紧行不,擦!这究竟是怎么了!”在溪路白嫩的屁股上抽了一掌夏博又大力地撞击前面那坨软肉:“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长这么白嫩,以前一起洗澡怎么也没发现你长了这么个骚穴?你是妖怪?发情期到了?”

    溪路现在根本听不进夏博讲话,只知道身体越来越热越来越爽,哪怕是那个奇怪的地方更加瘙痒了也还是升起一股满足感,太舒服了。

    两人欲火正浓,敲门声“咚咚咚”不合时宜地来煞风景,门外响起丁辰的催促声:“你俩便秘呢,快去食堂吃饭然后晚自习了!”

    一进入溪路的身体夏博就恢复了神智,但耐不住里面又湿又热比前女友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更何况掐着的腰尽管白嫩但是是与女人完全不同的强韧激起了他的征服欲,男人的自豪感蹭蹭蹭得往上涨也顾不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都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他现在只管眼下爽了再说。

    敲门声一响他一个紧张插入地有些重,溪路喉间溢出几声颤哼,似是戳到了爽处的小声啜泣。

    夏博是清醒了,可溪路欲望没彻底得到满足依旧迷糊着,好在寝室质量是不咋地厕所隔音效果却意外得不错,不提高了嗓子对话一些细小的声音并不会太引人注意。他感觉到后面干着自己的人突然停下了动作不满的夹了夹花穴摇着腰自己用力向后撞击。

    画面非常的淫靡,夏博倒吸一口冷气对溪路现在不要脸的淫荡行为绝望了,朝外面说了句:“便秘不去了!你们先走吧。”后把那只淫魔附体的小兽双手按在两侧,腰部发力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快地蹂躏起来,听到寝室门“哐当”关牢后更是毫不顾忌地冲撞起来。

    起先溪路还只是断断续续地呻吟,到后来只能张嘴哭叫,底下一边被高速抽插着一边哗啦啦得往下流水,半透明夹杂着几丝乳白色的液体源源不绝根本不是正常人的量。

    “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双手被按着特别没有安全感,前面的硬挺已经因为高潮而喷射了好几次,花穴更是连续高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摇着腰觉得自己淫荡得快要死在这欲海里。

    伴随着身体的高潮满足理智也渐渐回拢,但总抵不住被快感击碎,直到夏博第三次泄在他体内,肚子里满满当当全是两人欲孽的罪证时才从刚刚的荒唐中清醒过来。

    那根半软的阳物一退出身体溪路就双腿软绵绵地跪坐到了地上喘气。

    “我去……刚刚怎么回事……呼……嗯……流出来了……”右手在下面一捞满手淫液。

    夏博只脱了上衣,拿过毛巾三两下擦干后马上把衣服穿好靠在盥洗台上手撩了把头发直喘:“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呢,你居然是双性人!草,老子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么猛能三连发!”

    溪路双手撑地抬了抬下身看了眼那个还在流蜜液的地方轻骂一声:“我也活了二十岁第一次知道好吗,以前根本没有好不好。嘶……疼死了,都被操肿了。”

    看到此景听到此话夏博眼神一暗,扶着地上的他起来:“站得住不,你晚自习别去了洗洗睡吧。”

    “滴答”清脆的滴落声响起,两人都低头看向那个隐秘的地方,微开的双腿中乳白粘稠的液状物拉成一条长长的线随着滴答一声断掉又弹回紧接着又延长滴答……里面太多了……

    “擦,硬不起来了。”

    “嗯……你别碰我,一碰我就麻,这事挺不对劲的,让我一个人在寝室理理思绪。”溪路揉揉腰站到花洒下打开水。

    水花四溅夏博忙跳开:“开水通知下啊,我衣服都湿了,啧,反正都湿了我帮你洗个澡你躺吧。”

    直到寝室里只剩他一人躺在床上看着那两袋粮食发呆,这才后知后觉得发现自己刚刚简直吃了大亏。妈蛋!禽兽啊!被男人干了啊!

    可同时他也悲剧得发现刚刚自己又浪又骚像只发情的母猫,夏博其实才是受害者吧,好好的有过前女友的家伙按着个男人就饥不择食得来了三连发……

    自己好端端得怎么就多了个洞呢?而且两人都不能用吃了春药来比喻了,根本就是被别的东西附身了一样,太可怕了,他的幻觉吗?

    翻了个身里面又滑腻腻地流出了些液体溪路绝望地妄想用睡觉来催眠自己忘掉刚刚发生的一切。

    此刻心不在焉趴在教室愣神内心凌乱的夏博有一下没一下地搓着几根半干的金毛,当时故作镇定的他一离开寝室就走路都发飘了,刚刚那场见鬼了的激情戏是什么情况!脑子糊得没有一丝理智简直不科学啊卧槽!

    “阿博,路妹呢?阿博?阿博?”顾广在他眼前挥挥手唤回他游走的灵魂。

    “啊,啊?路妹啊,他说头晕就留在寝室了,估计不想来吧。”

    “嗷。”

    经历了不可思议的两人一个在寝室发呆一个在教室发呆。

    顾广按了溪路的号码等了一会儿没人接听,索性起身决定回去看看。


 
讀者服務專線:05-6626659 傳真電話:05-6628940 或 05-6620867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系統設計 : e速人氣生活網 Copyright 2011  本網頁各鍊結標題及鍊結內容歸原權利人所有